520小说网 » 穿越小说 »婚后宠爱之相亲以后最新章节列表 » 58回 极品相亲男

58回 极品相亲男

文/简思
婚后宠爱之相亲以后 本章字数:12694 婚后宠爱之相亲以后txt下载
推荐阅读:超级动物园 帝国的朝阳 史上最强师兄 你有权保持沉默 足球皇帝 凤朝江山 异世农家 冷王霸宠之彪悍医妃 嫡女骄 素女寻仙
    “我爸又出去遛弯了?”乔梅觉得有点不对。

    就因为乔梅自己经历过,所以她才能感觉出来,父亲最近出去的太过于勤快。

    家里出了这样的事儿,你看也没耽误他出去遛弯,是散步这件事情本身吸引着他,还是有其他的因素在里面?

    张丽敏哪里有心情管乔建国出去遛弯不遛弯的,一个大男人总待在家里也不像是那么回事儿,她最近脾气有些暴躁,点火就着也不愿意整天看着丈夫。

    “你找他干什么,不遛弯他还能干别的?”

    张丽敏不屑的说着。

    要是丈夫有本事,她至于把希望全部都放在女儿的身上吗?结果这下可好,乔荞一下子就让她从天堂跌倒地狱了。

    以前有多风光,现在就有多丢人。

    正说着,乔荞的姥姥来电话了,还能说什么?无非就是让张丽敏出面,去把蒋晨给请回来。

    张丽敏这口气憋在心里也不是一天半天的,正好她妈就撞到她头上了

    求什么求?

    “妈你少提这个名字,他都再婚了还求什么求?”

    老人家不想那些,觉得离婚就是儿戏,只要乔荞低个头,蒋晨一定会回来的,说什么再婚就都是骗人的,故意想气人的。

    张丽敏说了几次,可老太太不信,总打电话回来说这事儿,就说张丽敏心粗,那蒋晨再婚那天她是没去,乔梅去的,说是真的结婚了,不是骗人的,张丽敏听了之后差点没脑溢血死了,什么吓唬人?

    什么骗人?蒋晨这个人她压根就没看透过,你看看这之后办的事情,桩桩件件,他但凡看在自己的面子上,能不能这么快就再婚?

    偏母亲还一个劲儿的说。

    “蒋晨啊,是个好孩子,离婚还给乔荞这么多的钱,上哪里去找,你让乔荞低个头……”

    “低什么头,我都说了他已经结婚了……”

    “他都是骗你的……”

    张丽敏咬着牙,恨不得将电话一口气给嚼个稀碎,觉得老太太烦人,整天有你什么事儿,唠叨个没完没了的,你知道什么?不就是怕给你的好处少了嘛,张丽敏也是火大了,你从前疼儿子比疼女儿多,现在你知道我好了。

    “妈,你也不用惦记着乔荞,我自己养的女儿我清楚,她这离婚就不能走回头路,我家现在就是这样了,以后我手里也没钱了……”

    乔荞姥姥讪讪的道:“谁说那个了……”

    “是不是你心里比我清楚……”

    乔荞姥姥挂了电话就开始抹上眼泪了,她心疼啊,心疼什么?

    心疼乔荞离婚?

    自己儿子孙子还没心疼过来呢,哪里有心思心疼乔荞,她是心疼少了这么一个好资源。

    蒋晨那时候是真大方,自己做寿过生日都好,每次都是大场面,她觉得很有面子,自己儿子孙子在怎么说都能占到便宜,现在乔荞离婚了……

    姥姥就算计着乔荞手里的那点钱,你说一个姑娘家的,你也不懂做生意,钱放在手里不就亏本了,借给你舅舅或者你弟弟周转周转多好,可姥姥不敢开这个口。

    她心里清楚的很,自己敢开口,张丽敏就敢回娘家来作。

    她是有口难言啊。

    乔梅多了一个心思,自己在附近转没找到父亲就走远了一点,哎呦喂,还别说,真被她给撞上了。

    你猜她看见什么了?

    乔梅脸上带着坏笑。

    乔建国拉着江波的手,你说两个人的岁数加在一起也过百了,在街上拉着手走,人家也觉得挺好意思的。

    “爸,这位是……”乔梅突然出现打招呼。

    乔建国觉得魂儿都要飞了,赶紧松开江波的手,江波也是赶紧就避开了几步,讪讪的看着乔梅

    乔建国心里暗道,这下子糟了,要是让张丽敏给知道了,这还不得挠死江波?

    你说自己都走出来这么远,还能撞上女儿?

    乔梅看着乔建国的脸色,说这两个人没事儿她都不信,你以为出轨就真的是滚到一起去,那才叫出轨吗?

    没想到啊,自己爸都到了这把年纪还弄了一个黄昏恋。

    “乔梅啊……”乔建国尴尬的开声,江波接收到乔建国的信号,自己转身就要离开,乔梅虚拦了一把:“先别走,给我介绍介绍,我ahi不认识呢。”

    乔梅巧笑着说着。

    她出轨那是她的事儿,但是有人敢勾搭她爹,乔梅虽然在笑,可恨不得挠花眼前人的这张脸,简直给脸不要,你都多大的年纪了?

    “乔梅你干什么呢,怎么跟你江阿姨说话的?”

    乔建国打算拿出来当父亲的气度。

    “哦,原来是江阿姨呀,江阿姨没丈夫吧……”

    江波脸上的血色一下子褪得一个一干二净。

    “乔梅……”

    “我要是没看错的话,江阿姨刚刚跟我爸手拉着手,这你们年纪也不像是小学生那样过马路需要别人牵着……”

    乔梅的话一出来,乔建国就瘪茄子了,原本想赌女儿没看见,结果还是看见了。

    “你让她先走,有什么话,咱们说……”

    “行啊,你是我爸,我肯定要给你这面子的。”乔梅看着江波,眼神很是不友善:“阿姨,我爸有家有业的,您这样做有些不地道,这次我就算了,下次在被我看见,别说我砸您家玻璃去。”

    江波的嘴皮子抖着,似乎被乔梅给气到了。

    乔建国扯着乔梅,乔梅皮笑肉不笑的看着江波:“那江阿姨您就先走吧,我爸似乎要跟我解释解释为什么要跟您在马路上手拉手。”

    江波是逃走的,遇上乔梅这样的选手,她压根就连辩解的机会都没有。

    乔梅似笑非笑的看着乔建国,乔建国不敢惹乔梅,这个二丫头脾气看着比老三好,可心眼多。

    “你就是误会了。”乔建国想一笔带过。

    乔梅呵呵的看着父亲,她误会什么了?

    对上乔梅的眼神,乔建国也辩解不出来其他的。

    “我们就是朋友,也没有做过分的事情,一起散散步,你回家别跟你妈乱说,你妈这阵子心情够不好的了……”

    乔梅点头,哦,还记挂着她妈心情不好呢?

    “爸,那江阿姨我看着长得也不怎么样,不过就是一般人啊

    。”

    乔建国有些恼羞成怒:“人家好看不好看跟你我有什么关系,我就是跟她是朋友,今天也是偶然撞上的,你别那么多。”

    “我没想那么多,你也别激动,回家我跟我妈也不会说什么,但是爸,我有话说在前面,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下次若是被我看见,就不会这么轻巧了,我说去砸她家,我不是开玩笑的,她不管她有没有丈夫……”

    “你这孩子,你这是要干什么,我都说了……”乔建国剩下的声音在乔梅的眼神下都吞了回去。

    老子怕女儿,这说出去也是丢人。

    乔荞等着最后的分数公布下来,上网查了一下,有戏。

    只不过就是不知道面试的时候……

    说起来也是倒霉,面试的那天下雨,乔荞选择了一身雪白的衣服,想给别人给自己都有个好印象,结果瓢盆的大雨洒下来,别说好印象了,鞋也透了,溅了满身的雨点子,早上出门的时候晴空万里,突然就乌云密布,走在路上突然下雨,哪里能有准备?

    往公车站去跑,至少得找个地方避避雨才行,这边才开始跑,那边黑色的车送她身边经过,溅了一身,雪白的裙子这回漂亮了,带着灰突突的花儿,乔荞站定脚步。

    黑车的主人似乎并没有意识想要停车,直接就开走了。

    “你奶奶的……”乔荞喊出声儿。

    陆卿听见后面似乎有人问候别人的奶奶,笑着摇摇头,现在的女孩子呀,出口成脏。

    乔荞比着中指,头发也淋散了,现在回去换衣服根本来不及,招手打车,就希望面试的人都是瞎子吧,或者艺术修养比较高的,直接把这身上的点子当成艺术品去欣赏。

    因为突如其来的这场雨,打车也打不到,出来的时候明明掐的时间,绝对的够用,到现在时间过去了一半,自己心里骂着自己,简直就是一头猪,不是猪的话,为什么刚刚不回家去取车?现在好了,耽误这么长的时间,是打到车也不见得就来得及,打不到车就死路一条。

    真想着呢,对面开过来一辆空车,有个男的从台阶上下来,穿的挺帅的,估计工作不错,不然不能穿的西装笔挺的。

    “先生,我今天面试,能不能先让我……”乔荞咬着下唇,不知道这招好使不好使,先用了再说。

    美人计!

    那帅哥笑笑,一口的大白牙,看着可真是闪眼,估计也就是二十五六岁,正是好年纪的时候,笑容晃的乔荞眼睛生疼。

    “你要去哪里?”

    “xx路。”乔荞报了地方。

    “那顺路送我一程行吗?我也是去那附近。”

    两个人拼车,乔荞到地方就下车了,下车的时候还觉得挺遗憾的,你看跟帅哥萍水相逢的,人家还送了她一程。

    没时间乱想,直接就进去了。

    乔荞面皮上撑着笑,心里没有底,行不行也就这样了,别昂费打车钱,心里也是给自己下了结论,八成今年不行,明年还得努力

    面试看着效果也蛮不错的。

    笑眯眯的起身,出去的时候撞上了熟人。

    帅哥猛然回头看着乔荞,“我还以为看错了,真巧。”

    是啊,真巧!

    乔荞色眯眯的看着帅哥,若是按照电视剧的发展,或者言情小说的套路,帅哥恐怕会对她一见钟情吧?至于原因她也不晓得就是了,反正是这样的套路。

    “你也来面试?”

    帅哥摇摇头:“我是来办事情的。”

    乔荞点点头,办事情的?来这里办公室?他是干什么的?

    “那下次见。”帅哥笑呵呵的说着。

    乔荞叹口气,果然自己不是言情女主角的命。

    本来很有信心去面试,结果倒霉的下了一场雨,从她面试之前开始下,到她面试结束后雨停了,这不是下给她看的吗?

    老天爷在传达着一个信号,告诉乔荞,她这次恐怕又要失败了。

    乔荞觉得无聊,又不想回家,家里只有自己一个人,外面的天空又见了太阳,直接杀到商场,低着头在专柜上面看呀看的。

    现在的乔荞很少花钱,即便手里有钱,冥冥之中可能是自己矫情吧,拿了蒋晨的钱,却不愿意花,有时候乔荞都恨不得吐自己两口,你的那点骨气够干什么用的?你以为你不花人家的钱,人家就感激你了?可有时候自己又觉得人活着总得有点追求,她现在回到最朴素的生活,吃最简单的,用最简单的,其实也照样活的愉快,看看就好,不一定要拥有。

    “有什么需要帮助您的嘛。”

    可见这个柜台小姐依然还认识乔荞,露出一排整齐的牙齿,托以前的福,她现在进来不会有人撵她出去,更加不会对着她飞白眼。

    “暂时不需要。”

    准备出门的时候,遇上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苗艺。

    真是忘记了,苗艺也是同城人,乔荞没有想到过,会在离婚之后这么久的日子里遇上苗艺,可见这个城市并不是很大不是嘛。

    对于苗艺她做不到微笑,可能是自己小心眼,但是怨恨其实也不然,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生活方式,你不能因为你不接受就去骂人家。

    这样的场景不禁让苗艺燥得慌,苗艺身边的这位就是蒋晨的新任太太。

    正在闹离婚的新任太太。

    是的没错,在闹离婚。

    蒋晨现在玩的很开,简直跟以前的形象对不上号,身边的女人来来去去,新太太自然没想约束他,可依旧拢不住蒋晨的心,睡也睡过了,当初娶她就是因为觉得她合胃口,觉得她漂亮,可惜这女人没脑子

    男人有许多事情不能问,蒋晨原本跟前妻乔荞离婚就是被乔荞硬逼的,新太太就一个劲儿的想要跟过去的太太比较一个高低,蒋晨觉得可笑,你不是想跟她比较嘛,干脆滚蛋了,你就能跟她一起比了。

    到底里面发生过什么,苗艺一个局外人,她不是很清楚。

    乔荞转身离开,没有留给苗艺一个眼神,苗艺对着里面的人说了一句:“我肚子有点不舒服,我去趟卫生间。”

    “嗯,你去吧。”女人轻轻点着下巴:“这件那件还有那件都拿s码给我试试……”

    苗艺追上前面的人,不由得轻声喊了一句:“乔荞……”

    乔荞站住脚看着苗艺:“好巧。”

    “乔荞,蒋晨再婚了……”苗艺的眼眶里含泪,她真是拿乔荞当朋友看待的,可惜蒋晨的事情不是她能说了算的,当时闹离婚苗艺以为乔荞就是做做样子,谁能想到她自己一个人最后竟然把婚给离了。

    “你就是为了告诉我这个?没有晕倒没有伤心更加没有想死的心情,是不是有点失望呢?”乔荞牙尖嘴利的说着。

    苗艺的眼泪原本就在眼眶里打转,听乔荞这么一说,眼泪哗哗的往下流。

    “我不是那意思……”她只是不想瞒着乔荞,蒋晨不是为了吓唬谁,而是他真的再婚了,苗艺怕乔荞后悔了,站在原地等蒋晨,事实就是这样丑陋的。

    “那你是什么意思呢?”乔荞看着苗艺,她们两个成为朋友的原因还用细说吗?

    “德洲毕竟也只是一个秘书,我们俩……”苗艺苦苦的说着。

    再婚不再婚那是蒋晨自己的事情,他们就是说了,蒋晨也不会听,更何况蒋晨当时就是为了出这口气,不然不会亲自打电话去乔家,依着苗艺来看,蒋晨心里是有乔荞,可回不去了,一旦男人的这道门打开,除非乔荞以后愿意忍,看着他玩遍女人,不然的话,没有回头路可以走。

    乔荞松口气。

    “苗艺,我希望你过得好,比任何人都好,我也同样的希望德洲过得好,可惜我们当不成朋友了……”

    乔荞转身离开,苗艺皱了皱眉头,按照自己想象当中她不应该是这样的表情情绪,至少不应该像是现在这样的稳定,苗艺觉得如果乔荞骂了自己,或者动手打她,这样反倒是能让她求得心宁。

    别人不知道她心里清楚的很,自己愧对乔荞。

    回到店里,人已经买了很多衣服,柜员在进行打包当中,从自己的钱包里递出去一张卡,回头看着苗艺。

    “回来了?”

    苗艺点点头,没有解释,但是谁也不是没有脑子。

    “那是蒋晨以前的老婆?”

    说着不以为然的撇撇唇,闻名不如见面,蒋晨又总是不说,如果让自己看了,她何必纠结呢。

    跟自己想象当中差了很多,抿抿唇看着苗艺

    苗艺面有难色:“不是,只是我一个朋友。”

    蒋晨的新老婆很年轻,今年也才二十二岁,个子比乔荞矮了一点,脸蛋至少不分伯仲,年轻有年轻的好,张扬,如果非要说出来一个比较的话,乔荞的脸是有些偏圆,蒋晨现任的这位脸有些长,脸上几乎没什么肉。

    蒋晨的老婆有些烦躁、;“是就是,我又不会吃人,看看你吓的。”

    苗艺轻轻叹:“真不是,这是我朋友,我很好的一个朋友,嫁的很好,老公是个高官。”

    蒋晨的新老婆双眉轻蹙,真是自己看错了?

    看着可不像呢,能让苗艺带着一脸的愧疚。

    嫁的是高官?看外表可真看不出来,接过来袋子,随意的问了一句:“她家里很有本事?”

    苗艺不愿意在这个问题上纠结,闪避着话题。

    蒋晨的新老婆心里念叨着,如果家里没有本事,想要嫁的好不是那么容易的,能像是自己这样让一个有权有势的男人娶了她,这是需要一点技能的,你以为围着蒋晨转的女人就少了吗?

    苗艺心里依旧是把乔荞给放在高位的,即便是撒谎,她也不愿意让蒋晨的新老婆瞧不上乔荞,乔荞已经是人生的输家了,她不想叫乔荞输的过于狼狈。

    回到家,孙德洲最近跟着蒋晨在国内,外面的事业差不多都转了回来。

    “我今天遇见乔荞了。”苗艺觉得浑身的力气都被吸走了,格外的觉得疲惫。

    孙德洲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说道:“还是跟她保持远一点的距离,现在你们没有必要有过多的接触。”

    苗艺诧异的看着孙德洲,她以为德洲会关心的问两句,毕竟他跟乔荞的关系也算是不差,自己有些噎住,半响缓缓说着:“她已经够惨了。”

    孙德洲看着苗艺的眼神变得温和了一些:“你心疼人家,你就知道人家过的不好?”

    孙德洲的眼神变了变,蒋晨就算是够讲情分的了,一口气给了乔荞多少的钱?乔荞这辈子就是不工作都不愁了,她还有什么好吃亏的?

    从嫁给蒋晨起,她也没付出过什么,谁家过日子老婆都是这样的,所以孙德洲不觉得乔荞亏损了。

    苗艺觉得丈夫有些陌生,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来。

    她想如果有一天自己跟德洲离婚,是不是他也是这样去想问题?这么的现实,用金钱来衡量一切。

    乔荞付出了几年的青春,最后蒋晨这样对待她……

    蒋晨的老婆晚上回了婆婆家,她也没有正当的职业,每天就是逛逛街买买东西,进了门,难得蒋放在家待着呢,蒋放窝在沙发上,懒懒的看向门口。

    “这是吹了什么风?”

    蒋晨的新老婆笑呵呵的跟小叔子打着嘴仗,孙国慧对这个儿媳妇也没有多少的待见,可新媳妇儿嘴甜,说什么都是捧着孙国慧来,即便这样背后孙国慧给的分数依旧不高,甚至压根就不及格

    “爸妈,我回来来蹭饭了……”

    孙国慧冷眼瞧着,没有东西能让你吃饱?

    跑回家里来做什么?每天看着你的这张脸让人觉得无比的厌烦,孙国慧拉着脸子,给儿媳妇做饭?

    她还没有这个资格,孙国慧没动,蒋放没动,蒋放的父亲出去跟人打牌了还没回来,佣人对着蒋晨老婆笑笑,赶紧就进去给弄吃的了,全家人都不搭理,这气氛不就僵了。

    孙国慧给大儿子打电话。

    “回家来,把你老婆弄走,别弄的跟没有吃过饭似的,总回家里来做什么?蒋放还在家呢,让她少回来。”

    说完没等蒋晨有所反应直接挂断了电话。

    蒋晨听着嘟嘟的电话声笑笑。

    去接老婆回家,从家里下来,直接甩了脸子。

    “你去哪里?我陪着你去吧。”

    蒋晨一点不给面子:“你陪我去?有你待的地方吗?”

    新妻子勉强挤出来一丝笑,为什么就不能跟当初一样的气氛呢?明明才结婚的时候他对自己也很好,怎么就突然变了?

    “姐,你有认识的男人吗?”

    乔荞看着乔梅悠悠说着。

    乔梅手里的勺子掉在桌子上,瞪着眼睛:“你要干嘛?同居?”

    不会吧。

    乔梅虽然想是这种想法,可自己的思维是很清楚的,找一个男人不能随便找,阮雷如果不是这样的愿意听她的话,她当初绝对就不会离这个婚。

    “想再婚。”

    乔梅叹了一口气:“想做给谁看?”

    乔荞摇头,一开始有过这样的念头,后来就淡了,自己过了一段,实在觉得太寂寞了。

    晚上睡不着失眠的时候想要找个人聊聊天,这样的人都找不到,失眠就只能一坐到天亮,太寂寞了。

    “就是想找个人,平平淡淡的生活。”

    乔梅不由得多看了妹妹两眼。

    “过去觉得你傻,现在才知道我妹妹一点都不傻,这么想就对了,别为了别人的错误买单,好不好坏不坏咱们翻过这页,以后还能遇上更好的,手里握着钱,什么样的找不到。”

    乔梅看着妹妹,慢慢说道:“不是姐不疼你,就是因为疼你才要劝你,乔荞咱们是时候得站起来了,蒋晨是好,还有比蒋晨更好的,退一步说,蒋晨再好也不是你的了,你愿意要个别人睡过的?他那玩意从别人身体进进出出的……”

    “呕……”

    乔梅看着乔荞的眼神有些急切

    乔荞纯属是被乔梅给恶心的,只要想到那样的场景,自己就想吐,乔梅说,进进出出的……

    乔荞捂着嘴往卫生间跑。

    吐了一个底朝天,肚子里的东西全部贡献给了马桶,乔梅有句话没有说错,乔荞有洁癖,精神上有洁癖。

    重新回到位置上,脸色有些憔悴,乔梅坐着没动,看了乔荞半响,开口:“你怀孕了?”想想不对,时间对不上。

    那现在这反应……

    乔梅变了变脸色,该不会是她在外面玩出来祸了?

    乔梅的眼神有些不善,乔荞知道乔梅心里怎么想自己的,离婚了,她就得好像疯狂一把似的,不然不能够表现出自己当了弃妇一般,她要是找别人游戏一场,大家还觉得这才是正常的她。

    “我没怀孕,更加没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你想的那些通通没有,还有,二姐我被入取了。”

    乔荞起身,要说自己人生当中唯一能叫她高兴起来的事儿,估计就是眼前这件了,那天她已经做好了准备,想着明年继续,她就要跟公务员死磕,离婚怎么了,离婚才要硬考,她一定要踏进去国家的队伍当中,考不进去,死了都不能闭上眼睛,咬着牙准备在报名的时候,自己竟然被入取了。

    乔梅当然替妹妹高兴。

    乔荞原本应该过几个月才开始上班,但是局内现在是缺人手,作为借调乔荞提前上班了。

    上班的第一天,早上五点起床,其实八点才正式上班,八点到单位就好,不过乔荞有些兴奋,终于找到了一点事情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靠着自己吃饭的感觉很好,很棒。

    衣服换了一套又一套,她的衣服看起来好像都不够庄重,怎么办?

    扔了满地的衣服,最后也没能找出来觉得看顺眼的衣服,随便穿了一件,自己高高兴兴的觉得,一切重头开始,做个早饭,自己吃完饭收拾完房间,直接上班就好,可惜乔荞高估了自己。

    几年闲逸的生活下来,她早就已经忘记了女人的本能,自己计划当中很完美,七点半饭才刚刚好,那边菜才抄了出来,然后一身的油烟味儿,她只能快速进去再次冲了澡,等出来的时候时间已经有些来不及了。

    勉强卡着时间到了单位,第一天嘛,有些发生。

    “会开车嘛?”

    借调的主任看着乔荞问着。

    现在需要去接一个人,可惜单位没有司机,你说需要人的时候永远找不到人,正好今天有新人报道。

    “会。”乔荞硬了一声。

    “那你来开这辆车,接待一个上级领导,行吗?”

    乔荞犹犹豫豫半天,憋出来一句话:“我不陪酒。”

    她也不陪别的。

    主任这会子倒是腾出来功夫认真的看了看乔荞,从人进来到现在他都没仔细看,乔荞这人他有印象,为嘛有印象?

    乔荞体检的时候,当时人是感冒,体检有些不达标,下面将报告送了过来,那意思就是说把这人刷下去,主任当时也不知道脑子里闪过什么东西,让乔荞又去了一趟医院,并且当时他亲自给医院去了一通电话,医生是这样回答的,说完全没问题,当时尿检不合格除了她感冒还有例假也来凑趣,今天主任突然脑子就清醒了过来,想起来这乔荞是谁了

    上了车,让乔荞去酒店接人。

    乔荞上了架势的位置,这车照比着自己以前开的还差上一点呢。

    “小乔是吧。”

    乔荞从后视镜当中看了主任一眼,她跟主任在电话里通过话,人不认识,但是声音她似乎现在有点听出来了。

    “你还得感谢我呢,当时我给你打过电话的,你记得不记得了?”乔荞点头如捣蒜一样。

    “记得……”自己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没让你陪酒,就是正常的接个人……”

    车在半路,主任接了一通电话,那边说是司机已经去了酒店把人接了,主任挂了电话,告诉乔荞先回局里,具体工作等到时候有人会安排。

    乔荞今天第一天报道,开了不到半个小时的车,然后又将车开回了局里。

    局里的工作对她来说一切都是陌生的,工作交代下来,乔荞想着也没有事情可做,那就做工作吧,下班的时候上午给她的活就全部都干完了。

    “小乔啊……”

    正主任对着乔荞招呼了一声,乔荞跟着进了正主任的办公室,正主任喝了一口茶。

    “坐坐,新来的,适应不适应局里的环境?”

    乔荞也说不出来一个所以然,工作不就是这样,哪里有什么适应不适应的。

    点点头,腼腆的笑着。

    “这是你今天做的?”

    乔荞看着自己的劳动成果点点头。

    “不能这样干活的,这是一个月的工作你明白吗?”

    正主任在用话点乔荞,每个单位有每个单位的规矩,工作并不是你干的越多越好,这些是一个月的量,你一天全部都给干完了,你让别人怎么办?

    部门跟部门之间也是不同的。

    好在乔荞的脑子转的快,明白过来了,自己脸上有些发烧,不会以为她是故意表现的吧?

    万幸的是,领导的目光并没有在她的身上逗留许久,她也不过就是一个小员工而已,引不起多大的风浪,单位的同事几乎人人开车,乔荞这每天坐公交车倒是成了一道风景。

    张丽敏张罗着做菜,乔建国玩着自己的鱼竿,这些可都是他的宝贝,划拉划拉买的时候加在一起也有七八万了,不过转手肯定不值这些钱就是了

    张丽敏知道女儿考上公务员,掉过头,反对的人就不是她了。

    对谁都说,那乔荞当时要离婚,她鼓励的,一定得离,不能惯蒋晨这毛病,女人得有女人的世界,出轨了这样还要他干什么,乔荞说决定考公务员的时候也都是她在背后默默鼓励的,现在女儿终于成功了。

    “去给乔荞打个电话,问她到哪里了?”

    乔荞不想回家,可架不住母亲总打电话,张丽敏现在换了口风,对乔荞特别的好。

    因为乔荞给她张脸了,离婚怎么了,离婚之后女儿考上公务员了,还是有面子的。

    乔荞回家不会空手,或多或少都会买点东西回来,进门将手里的东西放在桌子上。

    “回来就回来,看看我女儿最近瘦了,是不是单位特别的忙?”

    乔荞摇头:“不忙。”

    张丽敏给女儿夹着菜:“前楼的毛阿姨你还记得吧?”

    乔荞记不清那个是毛阿姨,张丽敏径直说着:“你毛阿姨跟我说给你介绍个对象,小伙子不错,xx毕业的……”

    乔建国一听来了精神,还是名牌学校的呢?

    这可好。

    乔建国只是不懂,女儿这离婚了,虽然现在工作不错。

    “对方带孩子?”

    张丽敏瞪了丈夫一眼:“我女儿就得找离婚的啊?未婚。”说着给乔荞夹着菜。

    乔荞苦笑,她自己现在这个条件,找个未婚的?

    未婚还是名牌学校的为什么能看上她?

    这话说出来她都不信。

    张丽敏看着女儿跟丈夫的样子,撂下筷子,她今天让女儿回家干什么,不就是为了说这个事儿,她谁都没跟说。

    “三儿啊,妈跟你说你得看,这条件一等一的好……”虽然照比着蒋晨是差了不是一星半点的。

    想起来蒋晨,张丽敏就觉得心绞痛,她不痛就怪了。

    有钱的女婿哪里找?

    可遇不可求。

    “妈,我一离婚妇女,人家未婚的能看上我吗,还是别填笑话了。”

    不是她妄自菲薄,自己还真就没有到那种叫人看一眼就能达到醉生梦死的程度,她还是老老实实的脚踏实地的活吧。

    “你看,你就这点自信都没有,我女儿虽然离过婚吧,可条件还是不错的,工作又好,你听妈的话,见见……”

    张丽敏哄着女儿。

    难得今天母女俩没有吵起来,也没有说活一些伤感情的话,乔荞也是想再婚了,那就见见吧

    张丽敏给中间人去了消息,那边毛阿姨的速度倒是很快,马上给回来消息了。

    “晚上小区门口有家上岛咖啡知道吧?就在那见一面吧。”

    张丽敏一愣,这么快?

    毛阿姨笑笑:“都是年轻人,先见见再说,你女儿不是在家,下次回来也不方便。”

    张丽敏挂了电话:“约的小区门口上岛咖啡。”

    乔荞揉脸:“妈,你这是卖白菜呢吧,刚跟我说,这马上就见面了,不会是事先说好的吧?”

    乔荞狐疑的看着母亲,她觉得这事儿很悬。

    张丽敏还觉得委屈呢,这不是当着女儿的面打的电话,她怎么就跟人事先说好了。

    “爱看不看。”果断的撂了脸子。

    她就都是欠她们的,一个一个的都不让自己省心。

    乔荞一看张丽敏发飙了,哄了两句,张丽敏这口气来的快去的也快。

    “好姑娘听妈的话,你哪里都好,不是你的错……”

    乔荞对着母亲笑笑,拎着包就下楼去了。

    她进去的时候对方也进来了,挺中规中矩的一个男人,今年三十二岁,看样子稍稍有点老成,乔荞见到了之后倒真是一愣,比自己预想当中的有些老。

    更加直白一点,经历过蒋晨那样的老公,你说乔荞在看眼前的人,这话怎么说呢?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就是这么个道理。

    坐下身,男的见了乔荞,脸上还能看见一点笑容,似乎有点满意。

    介绍人说这女的长相方面还是可以的,见到真人了,他也觉得不错,比自己想象当中漂亮许多,有点出乎意料的惊喜。

    相亲的主要目地就是为了结婚,不结婚谁闲的没事儿相亲,这男的开始说话乔荞没觉得有什么,等在听一听就有点不对了。

    他先是介绍自己。

    “我大学念的是xx,毕业之后考研究生考的xx大,现在在一家世界500强的工作工作,我对未来妻子只有一个要求,我妻子必须有两百万。”

    乔荞咖啡才送进嘴里,烫了一下,主要也是没想到对方会说这个,自己将杯子放回原处。

    这是准备结婚呀,还是准备把自己给卖了?

    这话听着怎么就那么别扭呢?

    你大学念的是名牌,念的研究生也是名牌大学,现在听着工作也不错,怎么提出来这样的要求?

    男的没有注意乔荞的脸,继续说着。

    “我爸妈把我养大太不容易了,我结婚要给我爸妈买套复式楼住,给我爸妈请个保姆……”
(快捷键 ←)上一章:57回 一个人过返回目录下一章:59回 想要有个伴(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