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穿越小说 »婚后宠爱之相亲以后最新章节列表 » 59回 想要有个伴

59回 想要有个伴

文/简思
婚后宠爱之相亲以后 本章字数:12539 婚后宠爱之相亲以后txt下载
推荐阅读:妖孽兵王(笔仙在梦游) 茅山术之三神鬼宗 鱼在锅里 婚心不良,霸道总裁慢点宠! 佣兵的战争 一婚成灾 我的农场能提现 回归的女神 我在末日有基地 网游之无商不尖
    乔荞坐在位置上,自己调节着自己的情绪,得,也别当相亲了,就当看戏吧。

    淡淡的一眼扫过去,男人还在说,都是说自己父母如何伟大,应该如何的对他父亲尽孝,结婚后一个月要给他父母多少的所谓零花钱

    乔荞真是恨不得喷他一脸,叫这位兄弟醒醒,诶诶这还没结婚呢,还没泡到手呢,说这些是不是有些早了?你孝敬爹妈没人反对,可也没有这样孝敬的不是。

    乔荞心里淡淡的想着,眼前的这位仁兄缺的不是老婆,缺的是个能被他随心支配的富婆。

    仁兄说自己工作不错,一个月一万多块,很骄傲很自豪,爹妈一个月就给八千块的生活费,剩下的才是过日子的,乔荞眼睛抽了抽。

    “喝点水吧。”

    笑呵呵的给他倒了一点水,这位兄台似乎也是说渴了,端起来一饮而尽,乔荞在笑笑的起身。

    “那行,就到这里吧。”

    兄台有些发懵,这还没说完呢,关于结婚的婚房婚车问题,他都没说清楚呢,女方应该出的,他还没说呢。

    也行,下次见面再说。

    “留个电话吧。”

    乔荞笑的灿烂:“电话就甭了,我这学历配你也是高攀,我还是脚踏实地的找个人吧。”

    说完轻松的抽身,至于身后的人愿意怎么想就怎么想去,她有工作还算是不错的工作,手里有钱,干什么委屈自己。

    没直接回家,站在路边扬手打车回租的房子了,临睡下之前她妈来电话,乔荞没等张丽敏发飙,自己就先说了对方的所谓条件。

    “我呸!这是卖儿子吧。”

    张丽敏咣当挂了电话,乔荞这边清净了,不过毛阿姨那头可惨了。

    张丽敏这人嘴上机关枪,你说给我女儿介绍对象,就介绍个这种玩意?

    毛阿姨夹在中间,她哪里具体都是什么人,你看她就热情的帮着牵牵线,结果现在不说感激她,还喷了她一脸。

    “老张老张,你先冷静下来,这事儿是我失察了,我这不是好心办坏事儿了嘛,回头我说他。”

    张丽敏这心里的邪火算是压了下去。

    “没这么相亲的,大家都是奔着结婚来的,还要求有两百万,我女儿就是有两百万他也甭合计,他想当凤凰男那就找个能让他去当的,我们家不要这种山猫野兽。”

    张丽敏拿着电话巴拉巴拉喷了半天,乔建国在卧室里叹气。

    自己老婆强势了一辈子,她说一不二,没有理也得被她找出来三分。

    张丽敏满意的挂了电话,说痛快了,出气了,又央求毛阿姨帮着乔荞在介绍两个。

    “你看我家乔荞,这也有正经工作,男方我们没什么要求,人品好点,不能花心,钱不钱的,小两口都挣钱能过日子就行。”

    张丽敏悠悠叹口气,都说子女是债,现在可不就是债了,以前没管,女儿离婚了,这次自己一定要管。

    毛阿姨也是知道张丽敏之前的那个姑爷,心里挺同情乔荞的,跟乔荞妈妈一个小区住着,怎么说也不能胳膊肘像外拐,女同志就应该抱在一起,集体力量才大

    “行,你就等我好消息吧。”

    毛阿姨为人热情,就喜欢牵这些男男女女的事情,你说她其实也是免费义务的,不图回报的。

    毛阿姨问自己女儿:“你有没有认识的小伙子?条件看着不错的,不能花心的?”

    毛阿姨养出来的女儿跟她一样,也是热情,尽管没少说自己妈多管闲事,你说人家成了行,成了之后还有吵架呢,舌头跟牙齿都打架更加别说人了,真的干起来,你是中间介绍人,到时候找不找你?很麻烦的事情,可自己妈介绍成一对,她看着也挺高兴的。

    为人民服务了被。

    “又是谁呀?”

    毛阿姨就说乔荞,说乔荞多可怜,原本嫁的那么好,丈夫有钱什么都好,可惜丈夫一出轨家就毁了。

    “这孩子我就喜欢,有血性,丈夫离婚不离婚托着干什么?好像我们女人就找不到下家了一样,离开他们照样活,不仅活还活的更滋润。”

    毛阿姨的女儿在电话里笑:“妈,你这跟打了鸡血似的。”

    周五毛阿姨的女儿来电话。

    “要说还真有一个合适的,我同事的大哥,也是离婚的。”

    毛阿姨一听来了瘾头,这女儿那边忙工作就将这事儿给打岔打过去了,可她心里还记挂着呢。

    女儿最近加班,累的够呛。

    “妈,你就等等,等我忙完这一段的……”

    “你这孩子,打铁得趁热,不用你忙,你试着联系联系,让双方见个面,见了面他们自己聊这还不行?”

    女儿无语:“我的妈呀,你就在等几天……”

    “不行,不能等了。”

    毛阿姨这人最大的特点就是热情,缺点可能就是热情过头了。

    这边毛阿姨的女儿被逼着逼着跟同事定了时间,同事给自己家里打电话回去。

    “真的看呀?”

    毛阿姨的女儿点点头:“不看还能怎么办。”

    约好了时间地点,乔荞这在去的路上,被张丽敏嘟囔的脑仁都要炸了,天天嘟囔,她原本就不想看的,可张丽敏不放过她,她是看明白了,如果自己不去的话,张丽敏会嘟囔死她的。

    德祥楼这地儿其实不是很好找,饶了好几个圈,她是没有来过这里,对这里不熟悉,司机带着她转啊转的,乔荞差点就认为司机在宰自己了,可细想想人家也犯不上,本城才多大,五十块钱能绕着城边转一圈,虽说有些夸张。

    下了车,司机也是累的一头汗,你说他挣这么一点钱容易嘛。

    “哎呦姑娘,下次咱们吃饭换个地方

    。”

    司机收了钱摇摇头,太折腾人了。

    乔荞进门就不利,有客人吵架,一杯水迎面就泼了过来,你说她这个倒霉的,正好就迎面接脸上了。

    见过接骂没见过接水的,幸好这是水不是硫酸,不然非毁容不可。

    “对不住,真是对不住……”

    夫妻两个人出来吃饭,吃着吃饭就干起来,你说这暴脾气,乔荞也不是那种得理不饶人的人,就是一场误会,水也不是很热,要是很烫的话,她肯定不会这样算了。

    “没事儿没事儿……”

    人家赶紧上手给她擦脸,乔荞接过来纸巾笑着摆手。

    按照约定的找过去,找了一圈,没说哪一桌,因为之前没定位置,你说转啊转的,几乎都是三三两两的来吃饭,乔荞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单人,看样子应该是,咬咬唇准备过去。

    陆卿才喘口气,架不住这些人热情,今儿明儿的要请他吃饭,他这次下来锻炼,哪里就是为了这口饭吃。不是有人请吃饭他就瞧得上,吃饭也得看心情看人的,才跟老同学见了一面,人才叫他给打发走,陆卿不喜欢有人在自己的眼前磨叨。

    乔荞站在陆卿的身前,松口气。

    “您好,我是乔荞。”

    陆卿对着乔荞笑笑,露出一排整齐的牙齿,特好看。

    乔荞眼睛闪了一下,觉得都能去拍牙膏广告了,这人看着挺有意思的。

    从这女的落座开始,陆卿就知道她找错人了。

    相亲的。

    “你好……”

    陆卿的招牌笑容,笑的乔荞心里有点发毛,因为这人看起来实在是哪里都不错。

    乔荞的小眼神趁着对方不注意,上上下下的扫着,这结婚也是跟买东西差不多,这商品看着上档次了……

    停停。

    自己胡思乱想什么呢?

    不过这样貌好,又有气质,身材又不错,这样的人来相亲?衣服穿的也不错。

    乔荞喜欢能把西装挑起来的男人。

    陆卿笑着,从这女的偷瞄他开始,他就知道自己的外形还是给自己增加了不少的分数,果然这层皮还是占翘的。

    明知道人家相错亲了,又不肯出声告诉人家,这人也是一肚子的坏水儿。

    陆卿微笑着。

    那头中间人毛阿姨听见女儿打电话回来。

    “妈,这回要坏事儿了,我同事她哥之前离婚是因为把他老婆的鼻梁给打碎了……”

    毛阿姨一听,浑身一抖,这要是让张丽敏知道了,还不得吃了自己,再说她给乔荞介绍对象那就是真心实意的盼着乔荞好,想要找个好人送到乔荞的面前,去疼疼她,那会打老婆的男人算是怎么回事儿?

    给乔荞打电话,乔荞今天这水喝的有点多,手机扔在桌子上就去卫生间了

    陆卿现在知道了,司机为什么选了这么一个地方,原来顺带着相亲来的。

    “陆先生,没有什么人找我吗?”

    陆卿笑的无辜,“我坐在这里半天倒是没看见什么人过来,你约了谁吗?”

    陆卿故意的问着。

    司机哪里敢承认,自己带着陆先生出来吃晚餐,说是要尝尝本城的特色,顺带着妹妹给自己介绍了一个对象,他想抽时间就看了,行的话就处处,反正也是离了婚的女人,都开—b了还装什么纯洁,大家住在一起试婚,行就行,不行那就算了,谁都没有损失,你看女的也是有生理上的需求不是。

    司机赶紧摇头。

    “那你先走吧,我自己在这里吃就好,我约了人。”

    司机看着桌子上的电话,明明自己送陆卿进来的时候没有这个东西,陆卿笑,视线扫过去,司机点点头。

    “那明天八点我去接陆先生。”

    陆卿伸着手:“车钥匙给我就行。”

    司机转身离开,乔荞这头从卫生间出来,实在有些不好意思,第一次见面自己就这样失礼,可她憋不住,憋的自己膀胱都要炸开了。

    毛阿姨打车过来的,看着乔荞从卫生间出来招手。

    “毛阿姨您怎么来了?”

    “小乔,这男的不行,阿姨也是才知道的,他离婚的时候把他老婆鼻梁都给打碎了,这样的男人咱们不能要。”

    乔荞一愣,把老婆的鼻梁都给打碎了?这得是多么大的仇恨啊?

    就算是老婆真的做了什么不对的事情,一个男人说出手就出手?

    乔荞心里觉得有些腻歪,她不喜欢动手的男人,甚至对这样的男人厌恶的很。乔荞说:“阿姨,我的手机还在桌子上,我现在就这样走……”

    “没事儿你走你的,阿姨过去给你拿,你在外面等我,我跟他说。”

    毛阿姨走了过去。

    等看清楚坐在椅子上的人有点懵,这气质看着……

    自己都想把女儿嫁给他了,毛阿姨心里胡乱的想着,然后告诉自己要淡定,好看的男人靠不住,何况是个暴力男。

    “我是中间人。”

    毛阿姨自报家门。

    陆卿笑:“阿姨,她是因为什么离婚的?”

    毛阿姨想,毕竟自己女儿跟人是同事不能把事情往坏了弄,将来跟他妹妹还要相处呢

    “结婚几年了一直没孩子。”

    陆卿点头,病咖!

    乔荞等在外面,陆卿就觉得有意思,问毛阿姨。

    “阿姨她是您女儿?”

    毛阿姨心想,要是我女儿你就更加没机会了。

    “你看她好像也没怎么看上你,我女儿也没跟你妹妹把话讲清楚,小乔你看着她模样挺的,可能花钱了,可能败家了,还喜欢吃零食……”毛阿姨就往毁了说乔荞,反正这桩因缘不能成就是了。

    毛阿姨要走,陆卿带笑起身,毛阿姨心里嘟囔着,这条件,哎,不去做牛郎都可惜了。

    陆卿送着毛阿姨出门,喊住乔荞:“小乔,很高兴认识你,我叫陆卿。”

    乔荞捏捏自己手里的包,看了陆卿一眼转身就跟毛阿姨离开了。

    毛阿姨一路上没少道歉,你看自己明明就是好意,可第一次相不成是自己的错,识人不清,这第二次又是这样。

    毛阿姨满脸的悔恨,乔荞看着毛阿姨说着:“阿姨,你别往心里去,其实就是真的打了老婆离婚的,也有可能里面有什么误会,别人问我,我也不愿意说……”乔荞下意识的收住嘴,“总之阿姨我还得靠您给我介绍对象呢,你千万别往心里去。”

    乔荞工作的这几天,嘴皮子功力眼见着看涨,在单位不比家里,能遇到形形色色的人,特别信心中心这块,每天都是跟电话打交道。

    毛阿姨赶着回家做饭,跟乔荞不是一条路,就先离开了。

    乔荞一个人走在路上,后面陆卿开着车跟着她。

    “小乔,这附近不好打车吧,上车我送你。”陆卿喊她。

    乔荞慢悠悠的走着,觉得这人挺有意思的。

    “不用了,我马上就到家了。”

    陆卿一下笑了。

    “是真的到家了,还是不愿意我送你?”

    乔荞停住脚步,瞪他:“你都知道我是不想叫你送,你还跟着我?”

    “小乔你不是来相亲的,你不觉得我其实挺好的,样貌也可以,身材也不错,其实我工作也挺好的。”陆卿劝乔荞。

    自己多好呀,绩优股,多看两眼都养眼呢,知道吗,看习惯了他在看别的男人就看不进去了,像是他这样有内涵的少有。

    乔荞觉得这人可真是够墨迹的了,他越是这样说,乔荞就越是肯定他有毛病,要不然你条件这么好,你为什么没女朋友?还没再婚呢?

    暴力男。

    而且她来的时候一开始找了一圈,没看见他,说明他也是后进来的,暴力加上迟到。“你再好我也不要。”乔荞用眼睛夹他

    还别说,这一眼把陆卿夹得舒舒服服的,他就喜欢这调调的。

    “那你说说看,你要什么条件的?”

    “有钱有权有势。”乔荞脱口而出。

    只要能甩开他,她也不怕了。

    自相惭愧了吧?

    陆卿摇头,又笑了。

    “那你找我就更加对了。”一口大白牙闪闪的晃动在乔荞的眼前。

    乔荞差点没一口血喷了出去,摔死在马路上。

    一个给领导开车的司机,就敢说自己有钱有权还有势?“你知道我在你的脸上看见了什么吗?”

    陆卿单手成脸,在他的脸上?

    除了能看见英俊潇洒还能看见其他的吗?伸出手摸摸自己的脸,男人活到他这把年纪,真是不易你要知道并不是所有的少年慢慢成熟之后都会变得极具魅力的,像是他这样的很少,所以他是极品中的极品。

    “我看见了你的身上泛着死鱼一般的光芒,然后你的脑门上写了两个字,2b……”

    乔荞扬长而去,留下陆卿一个人对着走掉的背影,正在拥着一种极其诡异的目光看着乔荞的背影。

    乔荞特意跑到便利店买了很多零食,要化悲愤为力量,你看好好的一个种子选手,身上的缺点简直就是光芒万丈啊。

    自己开着电视机,她一个人在家的时候电视机普通都是开着的,因为家里太寂寞了,再不然就是害怕,有时候半夜有人找错门,过来拉门,乔荞就会觉得害怕,她需要一点动静来警告外界,她家里是有人的。

    电视机随意的开着,自己盘着腿坐在沙发上。

    张丽敏自然关心女儿相亲的问题,平均一天两通电话追问。

    乔荞早上上班,又差点起来晚了,这是离婚之后留下来的毛病,晚上睡不着,白天醒不了。

    从床上爬起来,自己把头发用毛巾裹了起来,在脸上扑着化妆品,她现在是活明白了,谁告诉你男人不在乎你外表的这一层的?说不在乎的那都是骗人的,他们在乎的要死。

    换了衣服打车直接去的单位。

    这单位很有意思,大部分人都是有路子进来的,要说就乔荞一个人身上干净吧,这似乎说的有点邪乎,多多少少里面都是有点沾亲带故的,乔荞是一干二净,狗屁人不认识一个。

    单位不管是年纪大年纪小的,差不多都有车开,乔荞开始来单位的几天没开车这没什么,慢慢的别人看着她的目光就有点变化了。

    “乔姐结婚了没有?”

    “离婚的。”乔荞坦然说着。

    倒是问话的刘楠被噎了一口,档案她是看见过的,也是诧异乔荞竟然离过婚的,人说离过婚的妇女那私生活就更加的乱套了,愿意跟谁还不是自己的事儿,没有丈夫束缚更加的方便,想要知道她的后台也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因为什么离婚?”刘楠小心翼翼的打听着。

    乔荞笑:“大概是我不够好吧。”

    她不想当着外人去说蒋晨的坏话,其实走到今天也离婚了,两个人从今以后也就是陌生人呢了,怨恨一个陌生人去浪费自己的心力,何必呢。

    刘楠喃喃嘟囔了一句。

    他们出去吃饭,乔荞没去,没人邀请她,她自己开口她也拉不下脸这面子,自己在食堂吃也挺好的。

    一个单位有个刘大头,跟乔荞算是同事吧,这人也是比较热情。

    “我能不能坐下?”

    乔荞点点头,刘大头坐了下来。

    “小乔怎么没买车?”

    刘大头一边吃着饭一边问,倒不是他打听别人的**,而是你看单位这些人,谁没有车的?

    “目前还没这能力。”乔荞淡然的说着。

    刘大头点头:“贷款买房了?”

    乔荞摇头:“我是租房。”

    刘大头打听清楚了,那之后看见乔荞也会见面点头,不过就没第一次这样热情了,其他人闹清楚,新进来的这个压根就没什么关系,大家也就放心了,其次该怎么样就怎么样。

    一个单位待着,新进来的几个人,全单位从上到下都是知道的,毕竟一年就能进来几个人,记不住那才怪了呢。

    乔荞五点多准备下班,几个同事出去聚餐,她没有参加。

    自己一个人买了电影票,随便买了一点吃的就进电影院了,不愿意回家,因为家里只有自己,她又不像是人家那样喜欢下厨,懒得弄那些,每天开着电视机,重复的那些节目她看着也会觉得烦。

    电影院里稀稀拉拉的人,这个时间正是吃晚饭的时间,谁会神经病的选择这个点来看,最近也没有什么大片,乔荞选了最后面一排的位置坐了下去,买了两个汉堡,吃一个觉得吃不饱,吃两个又吃不掉,只能两个放在一起然后从中间掰开吃。

    乔荞小一点的时候看过一部电视剧,电视剧的名字大概记不得了,但是她记得里面的演员,那时候傅艺伟很漂亮,男主人公是汤镇宗,傅艺伟所演的赛明军就喜欢这样吃汉堡。

    明明很喜剧的片子,有那么好一点感人的情节,乔荞被汉堡噎了一下,伸手去找可乐,结果可乐摔在地上洒的哪里都是,乔荞拍着胸口,试图叫噎住的那一块下去,她使劲儿拍着。

    乔荞的胳膊已经长了一点力气,也学会很多事情,比如家里的电灯坏了,她踩着梯子就能上去换了,比如家里有蟑螂,现在没有人会替她踩死,她不能只继续尖叫,现在要自己淡定的上脚一脚消灭掉。

    一场电影看完才六点多一点,紧跟着又买了一张票,乔荞想,售票员一定觉得她很奇怪,看了一场又一场,还是自己一个人,到底有什么好看的?

    乔荞坐在里面,空空荡荡的只有六七个人,她看的很认真

    电影结束后,自己拎着包慢悠悠的从里面出来,乘坐电梯下去,然后沿着街边慢慢的散步。

    她也说不清自己为什么不愿意回家,明明这条路就是这样长,可愣是被乔荞走出来很远很远,她反复来回的走着。

    回到家里,才八点多,乔荞从来没这样勤劳过,洗了澡,自己已经尽量在拖延时间,墨迹墨迹,出来的时候不到九点,她上了床扯过被子,自己告诉自己的大脑,其实她很困,闭上眼睛却怎么样也睡不着。

    一只羊两只羊……灰太狼……

    从床上坐起身,又反复试了两次依旧还是睡不着,踩着拖鞋带上胶皮的手套,开始收拾家里的卫生,首先把卫生间全部擦了一通,蹲在地上勤勤恳恳的干着活,然后刷马桶,不停的刷,一直到一尘不染,自己又到客厅跪在地上擦着地板,擦完了然后继续一直擦一直擦,不怕别人害怕的话,她兴许都要出去擦玻璃了。

    一直弄的自己精疲力尽再也没有力气,家里没有活可以给自己干了,乔荞上了床。

    每天晚上都是依旧,看着床边空出来的位置,她心里很难受。

    乔荞想其实这就像是一场重感冒,好了之后那就好了。

    下班的时候去了药店,买了一瓶安眠药,她现在人为的睡不着,那只能借助药物了。

    乔荞看着镜子里的脸,最近头发也是掉的厉害,真想找个人结婚,哪怕床上多出来一个人,哪怕是没有爱情的婚姻,她一个人太孤单了。

    明明脸还是那张脸,可是看起来却是那样的陌生,乔荞伸着手抚摸着镜子里的女人,这是自己吗?

    她试着扯扯笑容:“你好!”

    镜子里的女人也说着同样的话,乔荞试着微笑,却发现自己流泪了,她用手擦掉眼泪,觉得吃惊,她明明情绪很平静,为什么会流眼泪呢?

    她真的好后悔,也许那时候答应那个司机是最正确的决定。

    白天上班她就像是一个正常的人,跟人交流与人打交道,正常到不能更正常,一切看起来就是风过无痕。

    下班之后自己永远躲在电影院里,看着屏幕里的欢乐悲苦,随着里面人的情绪波动而波动。

    寂寞骚动着她的心,遮住了她的眼睛,乔荞看着窗纱慢慢被吹了起来,晃荡在房间里,漫天飞舞,她坐在地板上出神的看着看着,然后抓着钱包跑出去。

    就穿着大大的t恤一口气跑到便利店,她只是突然很想吃东西,肚子很饿,就是想吃。

    乔荞无意识的从架子上扫着零食,她并不清楚自己都拿了一些什么,扫进购物袋里,一路走一路扫,她来的急匆匆,脚上踩着拖鞋,乔荞变得更加喜欢吃零食,喜欢吃刺激性的东西,吃很辣很辣的零食,一边吃一边被刺激的流眼泪吸鼻涕,然后看着电视机嘻嘻哈哈的随着里面的节目笑出来,康熙来了里面小s很是搞怪。

    抓着扔在地板上的面巾纸,一张一张的抽着吸吸鼻子,太辣了,嘴巴有些发麻。

    十一点,乔荞依旧没有任何睡意,电视里已经没有什么好看的节目,乔荞觉得心里空的发慌,她想出去跑步

    她现在就是这样,如果自己想做什么,就一定马上去做,穿上鞋子跑到了附近的体育场,她一圈一圈的跑着,胸口上下起伏着,每跑一步都觉得身体有万斤沉,她真的很想,寂寞的时候能有个伴,日子在忙也有个人能一起吃早餐。

    “能不能别让我伤心……”

    乔荞闭着眼睛喊着,奔跑着,夜幕那样的重,只有天空中的星星依旧恪尽职守的守在天空中,乔荞不知道自己跑了多少圈,一直到再也跑不动了,自己躺在地上,她看着天空,哽咽的闭着眼睛。

    “能不能别让我伤心,可不可以不三心两意……”

    乔荞大声的喊着,回答她的只有回音。正主任叫住乔荞:“小乔……”

    乔荞抱着文件站住脚,回头看着主任,有些不解。

    正主任觉得这丫头……他不可能不叫乔荞丫头,她跟自己女儿差不多的年纪,才进单位的时候看着可没现在这么圆,乔荞的脸圆了很多,他有些话作为领导不能不说,又是知道了她的情况。

    “工作上有没有什么觉得困难的?”

    乔荞跟主任并排走着,自己摇摇头,似乎并没有,很好上手。

    正主任叹口气:“你看我的年纪都能当你父亲了,你如果需要找个人谈谈心事你就来找我,我随时欢迎。”正主任笑笑:“小姑娘还是要注意一下身材的,别以后吃胖了在嚷嚷着减肥,在痛苦的事儿都会过去的。”

    乔荞觉得眼眶有些热。

    主任其实没有义务来关心她,她又不是任何人的亲戚,她也不过就是一个普通的员工。

    晚上下班的时候正主任叫住大家,说是晚上有聚餐。

    “小乔啊,这回你必须得去。”

    主任发话了,乔荞不能不给面子,吃饭的时候主任对乔荞照顾有加,他带领着其他的同事也不好做的过分,细细回想其实他们也觉得脸红,都是一个单位的又是一个办公室的,这样欺生实在不是什么光荣的事情,加上主任现在已经插手管了。

    “别下班就往家里跑,跟同事一起出来玩玩,年轻人眼界要放宽一点……”

    有这么好的工作,离婚算什么?

    乔荞笑笑。

    周末不上班,自己睁开眼睛才五点,她昨天晚上十二点才睡,从床上爬起来去卫生间然后就怎么样的也睡不着了,在床上滚来滚去,最后还是坐了起来。

    张丽敏七点来的电话,说是让乔荞回家一趟。

    张丽敏早上去早市儿跟人闲聊,遇上一个老太太对方买菜她也买菜,对方说自己儿子离婚就没在娶,张丽敏说自己姑娘离婚了没在嫁,两个人合计合计,就说要不然让孩子们见一面。

    张丽敏又没有跟乔荞说实话,乔荞进门的时候听着家里有笑声,二姐还是大姐回来了?

    敲门

    张丽敏踩着拖鞋去开门,推开门拽着乔荞进来。

    “别换了,来,这是马海生……”

    张丽敏笑呵呵的看着马海生,她看着这孩子觉得哪里都好,配自己女儿刚刚好。

    乔荞这才明白,张丽敏闹的是什么,心里觉得怪怪的,被母亲推到沙发上坐下身。

    “这是我们前面小区的,锦绣小区你知道吧……”

    看样子张丽敏是打听出来不少的消息。

    乔荞点点头,她哪里知道什么锦绣小区什么小区的。

    马海生跟乔荞似乎都没有太多的话,也许是因为陌生,反倒是马海生他妈跟张丽敏之间简直就是失散多年的亲人一般。

    马海生他妈不动声色,外表一副憨憨的样子,其实内里比谁都尖,她进门的时候首先就是看乔家的这个大房子,这么大的面积,按照张丽敏所说的她跟乔建国没什么正经工作,这她是不信的。

    这年头能买得起这样房子的,说明手里还是有些实力的。

    马海生并不是人腼腆,而是今天他原本就不愿意来的,是被母亲强迫逼来的。

    之前谈了一个,女的很漂亮还是未婚,但是人家有要求,要求马海生给买房,多大的房子人家不挑,但是就这么一点要求,不能跟婆婆一起住,可马海生的妈不干。

    马海生之前的老婆就是因为婆媳关系最后散的。

    马海生对上乔荞的笑脸,转了转头。

    乔荞看出来了,这是没看上她。

    不过这也没什么,青菜萝卜可有所爱。

    马海生他妈就大有今天就要敲下来结婚日期的打算,张丽敏也是越说越激动。

    张丽敏起身送马海生娘俩下去,你别看张丽敏外表一副很精很灵的样子,被人套话那就是分分钟的事儿。

    “乔荞这是在哪儿上班?”

    张丽敏就说了:“在工商局信息中心,早前大学毕业就结婚了,哪里能想到,后来离婚之后自己考的,我们家哪里有什么本事帮她……”

    张丽敏这说的就是实话,家里确实不认识什么人,没人能帮得上乔荞,其次呢,她的意思就是说你看她女儿还是挺聪明的,没人自己也考进去了。

    可听进马海生的母亲耳朵里,这话就变了味道,越是有本事的人家越是低调,你看张丽敏不停的说她家什么本事都没有,那换过来是不是就说明她家里还是有一定本事的?

    要不孩子说上公务员就上了?“我们家海生也是公务员,你看这多相配,我家海生呀,孝顺没买房是跟我们两个老人住在一起……”

    有些话得说在前头。

    张丽敏一听点点头,那住一起就住一起吧,反正将来还是会买房的

    张丽敏今天看着马海生就是觉得哪里都好,这简直就是天上掉下来的缘分。

    马海生他妈笑,其实心里还有很多的问题想问,今天就不能在开口了,不然显得有些过了。

    “那好,您回去吧,我们自己走就行。”

    张丽敏一直给送出小区门口,等张丽敏回走,马海生的母亲开口了:“这乔荞工作好,条件也好。”

    马海生冷嘲:“真的那么好,能被人甩了?”

    马海生他妈瞪着儿子。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想什么,那个小妖精绝对不行,你妈我吃咸盐比你吃的米都多,那一看就不是本分的。”

    找儿媳妇就找老实可靠的,那姑娘现在说要房子,是说不管多大面积是个房子就行,那将来买,考虑将来以后要孩子,得不得给买个大的?这还用她张口要嘛,她想的美。

    “你愿意那就娶。”马海生一甩袖子就先走了。

    张丽敏这中午上市场看见大樱桃,自己蹲下身。

    “这是你自己家种的?”

    人家点点头,张丽敏尝了一个,觉得挺甜的,“来二斤……”

    乔荞回家了,还没走呢,家里也没什么水果了,张丽敏出来买菜顺带着给女儿买点东西吃,才说买二斤转念一想,跟卖货的人说着:“给我来七斤,分开装。”

    一份是二斤的,一份是五斤的,张丽敏有在摊上抓了一把扔进袋子里,小贩嚷嚷着,这都高了。

    “你做生意的,你还能赔了,你看看我买多少。”

    张丽敏说着。

    小贩见她这样摆摆手:“那就这样吧。”

    张丽敏先把五斤的那份送到楼上,洗干净了都弄好了放在盘子里然后断进小屋儿,乔荞睡觉呢,乔建国出去遛弯了,张丽敏轻手轻脚的进了房间,将盘子放在床边,自己把乔荞蹬到地上的毛巾被捡了起来,看着女儿眼睛下方的青色,其实当妈的也是心疼。

    张丽敏知道,最好的办法,就是乔荞再婚,再婚了就没有别的心思去想以前的事儿了。

    带上门,自己拎着另外装着二斤樱桃的那个袋子就下楼了,张丽敏知道马海生的家住在哪里,马海生他妈自己在家呢,儿子出去了,丈夫去小公园下棋了。

    “来了,哪位啊?”

    “是我……”张丽敏笑呵呵的出声。

    马海生的母亲一愣,踩着拖鞋赶紧去给开门,张丽敏说自己就不进去坐了,眼看着就要到做饭的点了。

    “给你那二斤尝尝,挺甜的……”

    张丽敏东西送到了自己转身就走了,马海生他妈看着那装着樱桃的袋子出神。
(快捷键 ←)上一章:58回 极品相亲男返回目录下一章:60回 抢劫(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