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穿越小说 »婚后宠爱之相亲以后最新章节列表 » 60回 抢劫

60回 抢劫

文/简思
婚后宠爱之相亲以后 本章字数:12948 婚后宠爱之相亲以后txt下载
推荐阅读:主宰战神 死亡高校(终结的白菜) 佣兵女王:逆天大小姐 农香满园 国师夫人太妖娆 超级天启 九荒纪 无量钱途 我家萝莉是大明星 魔门败类
    张丽敏这一送,算是把乔荞给拉下架了,马海生他妈直接就认为离过婚的女人果然行情不如离过婚的男人。

    张丽敏回来,看着老女儿还在睡呢,自己蹑手蹑脚的进了厨房,开始准备饭菜。

    乔荞醒过来的时候看着床头摆着一盘樱桃,不用想就知道是妈买给自己的,吃了两个,还挺甜的,从床上找着拖鞋,套脚丫子上就起床了。

    “醒了?渴不渴,喝点水然后准备吃饭,你爸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你爸啊这每天……”张丽敏就开始嘟囔上了。

    说乔建国怎么怎么不靠谱,早上下去健身,晚上散步,中午还得出去,一天天把他给得瑟的,不知道怎么得瑟好了。

    乔荞笑:“愿意出去走走那还不好,身体健康啊,躺在床上你侍候?”

    张丽敏摆手:“你们姓乔的只要不给我找麻烦,我就千恩万谢了。”

    从老到小,你就看有一个靠谱的没有?

    乔荞坐下身,张丽敏给女儿端饭菜,自己神秘兮兮的坐下身,看着乔荞道:“你跟妈说,那马海生你瞧上没?”

    乔荞的眉头皱了起来,在马家人面前她不给摆脸色看,那是因为家教的问题。

    “妈,你以为人家看上我了吗?”

    张丽敏张口:“怎么没看上?我女儿工作不错,人模样也不错,哪里不好?”

    乔荞笑:“是,我是觉得我哪里都好,但是人家不见得这样想。”

    离婚不见得就要比别人差一截,乔荞觉得她跟马海生没戏,想都不用想,不来电对付过,早晚也是离婚的局面。

    张丽敏恨铁不成钢:“那你就一辈子单身了?人家都结婚了,你也不能单着,赶紧把自己嫁出去,实在不行就找个条件差一些的……”

    张丽敏想着,不是说有那种可穷地方出来的人嘛,那样的话只要人好,他们家也愿意。

    乔荞懒得接话,这话接起来也没有多大的意思。

    “妈,你别牵线了。”

    张丽敏能是听话的人吗?

    曹笙雨这头要准备结婚,未婚夫说了房子、车都给买,问曹笙雨家能给什么。

    曹笙雨原本就是个特没有主意的人,被问的一下子就懵了,回家跟父母就说了。

    姨夫就说:“我们家就这条件,拿也拿不出来什么,他要是愿意呢,那就结婚,不愿意呢,那就拉倒

    。”

    老姨一听不干了,好不容易才攀上这样的人家,就是借也得像样一点把女儿嫁出去。

    老姨夫叹气:“你没觉得这小子有点不对劲儿吗?”

    姨夫也不敢肯定,反正从面相上看,他觉得这未来的姑爷看着有点滑头,笙雨这孩子原本就心眼少,能少惹还是少惹的为妙。

    老姨拍着女儿的手,对着女儿使使眼色,等姨夫出门以后,老姨从房间里找出来一个存折,乔家人包括张丽敏娘家人为什么喜欢蒋晨?无非那就是因为蒋晨算得上是真正的散财童子,他是真的舍得,对谁都舍得,这些年老姨从张丽敏的手里也没少划拉钱。

    递给曹笙雨。

    “剩下的妈在想想办法。”

    曹笙雨一脸感激的接了过来,乔荞姐当初不就是因为娘家不给力,才让人瞧不起的,自己绝对不能走乔荞姐的老路。

    乔荞晚上要回家,张丽敏留女儿过夜。

    “叫你爸睡小屋儿,咱们娘家睡一张床,妈跟你好好聊一聊。”

    乔荞一听,脑袋都大了,聊一聊?聊什么?

    还是算了吧。

    “妈,我明天还上班呢,我走了啊。”

    “你这孩子,你把樱桃带走,都洗干净了,我装口袋里了。”

    张丽敏踩着拖鞋赶紧的去开冰箱将樱桃都拿了出来,找了一个布袋子给装好,袋子里面不仅仅装了樱桃还有一些菜。

    “早上不愿意起来做饭,就下去买点,这些菜记得吃,要不然放坏了,你说你有房子不住,非要折腾卖了租房子住……”

    乔荞一听这话茬,自己赶紧溜,张丽敏开着门看着,一直再也看不到女儿的背影,才带上门。

    这不就是折腾嘛,自己有房子住多好,干嘛要租房子住?

    乔荞前脚才到家,东西正往冰箱里折腾呢,自己拿着盘子准备把樱桃倒出来,听着有人敲门,自己有些狐疑,这么晚了能是谁?

    踩着拖鞋出去开门,外面站着曹笙雨。

    曹笙雨对着乔荞笑笑。

    乔荞让开身体让她进门。

    “怎么突然来我家了?”

    以前曹笙雨几乎不来她家的,除了老姨总往自己家跑。

    曹笙雨有些腼腆,她看着乔荞其实是有点怕的,至于怕什么,她也说不清,轻声说着:“姐,我要结婚了。”

    这事儿乔荞听乔梅说过,乔梅也说了蒋晨离婚的时候是说那个男的靠不住,在这点上乔荞相信蒋晨,因为拿这个来骗人,蒋晨也是犯不上。

    “我听我二姐说了……”乔荞看着曹笙雨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她心里叹口气,她是大灰狼吗?

    不是的话,为什么怕她?

    活到今天她才知道还有人怕自己,怕她什么?

    “坐呀

    。”

    自己姐姐家有什么拘束的,可是曹笙雨坐的姿势都很正式。

    乔荞一眼看过去,笙雨长得很好,可惜个性不行,比自己还弱,且不说那些,就这男的,考察过吗?

    “你去过他家吗?”

    “还没有,他爸妈都很忙。”曹笙雨慢悠悠的说着。

    乔荞的脸纠结了起来,都要结婚了,你连他家里都没去过,你不觉得很有问题吗?

    笙雨也就算了,老姨那么仔细的人,为什么不问呢?不觉得奇怪吗?

    乔荞端正神色。

    “我跟蒋……离婚的时候他跟我二姐说,这人并不是他朋友。”

    乔荞说话的时候注意着曹笙雨的表情,曹笙雨反应出来的表情就是半信半疑,或者说她压根就是不信的。

    “你不信是吧?”

    曹笙雨动动嘴:“姐,我不是不信,他可能心里有怨气……”客观的来说,曹笙雨觉得这样想也过分,离了婚就不是一家人,不是一家人的话,为什么要相信蒋晨的话?

    他既然能骗你外面有女人,这足以证明他的话就不能信。

    乔荞叹气:“蒋晨的人品我信,无缘无故他不会乱说,你要是不是我妹妹,我也懒得说这个话,笙雨啊,你回去仔细想想,多点心眼,凡事自己多看看多想想,接触最多的人就是你自己,旁人不能给你什么意见。”

    曹笙雨觉得尴尬,她今天原本是来借钱的,乔荞姐手里肯定有钱,她跟前姐夫离婚的时候分了那么多的钱,可现在乔荞姐把自己的路给堵死了,她还能怎么说?

    “姐……”

    “嗯,你说。”

    曹笙雨摆摆手,笑笑,表示自己没有话了,起身:“那我就先回去了。”

    乔荞没打算轰她走,不过自己说了这些话恐怕她心里也是觉得不舒服吧。

    “你别跟我提她,这辈子我都不想听见她的名字,你叫她去死……”

    陆卿的母亲一听见某个名字就心跳加速,那个该死的女人,那个该死的,捂着胸口瘫在沙发上,直接气背过气去了。

    “妈,妈……”

    陆天娜拽着母亲喊着:“来人来人……”

    她真不是故意的,她怎么就那么缺心眼呢?明知道妈不能听见那个人的名字。

    陆卿的母亲住了医院,医生说问题也不是很大,就是怒火攻心,别再让老太太生气就是了,多关注一些开心的事情,过去的就过去了

    主治医生很清楚发生在陆家老太太身上的事情,说起来还真是……

    陆卿的前妻是家住联姻娶的,可以算是门当户对了,人呢什么都好,就是很善良。

    你会说,善良有什么错?

    善良没错,但是善良过头了。

    那就是大错特错。

    陆天娜站在床边,有些抱歉的看着自己大哥:“我不是故意的,我没想到妈现在还会这么生气……”

    都过去那么久了。

    陆天娜捂着脸:“哥,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提起来她的……”

    陆卿看着陆天娜:“好了,我知道。”

    陆卿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医院那头他已经安排了人照顾母亲,说起来也是他不孝。

    秘书敲门:“陆总如果没有事情的话,那我就下班了。”

    陆卿点点头,椅子并没有转过来,他看着外面,一个晚上他也不知道自己吸了多少的烟,只觉得嘴巴苦涩,那段经历他永远都不想回忆,绚烂的灯火一明一暗闪烁着,掠过陆卿的脸,陆卿垂下眼,抓过来一旁的衣服。

    乔荞睡不着,出来买啤酒。

    她真怀疑自己有一天会不会死于酒精中毒,还好没有到酗酒的地步。

    穿着牛仔裤上身随便穿了一件t恤,自己手里抓着钱包,进了便利店,这个时间人已经很少了,谁会闲的没事儿大半夜的出来买东西,估计也就只有她了。

    乔荞从货架上取下来两灌啤酒,她心里想,人家以为她是神经病,既然每天都要喝,为什么不买一箱或者买更多呢?

    她一旦买了更多,明天就没有借口来便利店了。

    是的,她每天都需要找借口,说自己缺这个了缺那个了然后下来买买东西,散散心,这是摆放在心里的小龌蹉,不敢告诉他人,病态!

    售货员抓过一旁的机器扫了一下,递给乔荞。

    “十块。”

    乔荞从钱包里拿出来钱递了过去,售货员接了过来,善意的提醒着。

    “这么晚了,出来尽量还是不要带钱包的好。”

    乔荞回以笑容,点点头:“好。”

    从便利店出来,从家里出来的时候空气就有些乌糟糟的,竟然掉雨点了,乔荞只觉得很爽。

    她有多久没有放声的大哭一场了,其实她想蒋晨。

    不能说出口的话,她不能对任何人说她其实很想蒋晨,真的很想。

    这个男人有多不好,也是陪着她走了四年,陪着她走过少年,以为会一直一直走下去,走到白发苍苍,走到她掉了牙齿,走到……最后这段路只剩下她自己

    密集的雨点打在脸上,分不清到底这是眼泪还是雨水。

    陆卿一个人开着车,无意识的在街上乱开,心里有些烦。

    乔荞蹲在某个不会经过人的巷子里,她抱着头蹲在地上,她知道自己很懦弱,既然离婚了为什么还要去想他呢?放开就放开了,有什么舍不得呢?

    可人的心有感情不是一块肉,不是一块猪肉,切掉就切掉了。

    有一只小猫咪也许是为了躲雨,来到乔荞的脚边,喵喵的叫着,小猫的毛色有些杂,眯着眼睛眼睛嘴巴全部都挤到一起。

    “瞄瞄……”

    乔荞抬起头,看着眼前的小可爱笑了出来,如果张丽敏看见乔荞现在这样的状况恐怕会发疯的,一定会尽快的把乔荞给嫁出去,这么下去不变成疯子还能变成什么。

    “你怎么不回家?”

    乔荞试着开口逗着猫咪,眼泪顺着脸颊落了下来。

    猫咪一直叫着,好像很饿的样子,乔荞掏着裤兜里,好像并没有什么,她伸出手,小猫走了过来伸出舌头舔了舔,乔荞哭的更加的大声。

    “为什么是我……”

    “瞄瞄……”

    陆卿停着车下车去便利店想要买两瓶啤酒,今天这样的天气很适合喝啤酒,拎着袋子准备上车,听见有女人哭的声音,陆卿回头看着。

    不会是闹鬼了吧?

    大半夜的哪里来的女人?

    陆卿提着袋子听着声音寻了过去,慢慢的拐了进去,小巷里有个女人蹲在地上哭的很惨,伸着手对着一只猫在哭,哭的真惨。

    哭的真不漂亮,喵咪看着那个女人,不知道是在同情她一些呢,还是更想抓她一把。

    “你看,你都不愿意理我……”乔荞哭的更加伤心了。

    她就是想找个借口大哭一场,然后在振作,这样下去真的不是办法。

    陆卿隐藏在外面,毛丝丝的雨滴藏不住无限的悲伤,叫人觉得疼痛,路灯随着风吹轻轻的晃动,已经不知道在哪里有多久了,杆子脱了漆,陆卿静静的靠在墙壁上,眼睛里有一种深深的感伤。

    他也曾经很想找个地方,找个没有人会发现的地方然后哭一场。

    陆卿不知道自己是在看蹲在地上哭的那个狼狈的女人,还是透过那个女人看着倒映在其中的自己,很想抽烟。

    打火机的声音并没有引起乔荞的注意,她哭的那么专注,陆卿扯扯唇,难得有人愿意专心的干着一件事情。

    跳耀的火焰,幽暗的阴影里,一个女人在哭,一只傻猫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男人狠狠吸了一口烟,转身离开

    乔荞起床的时候换衣服,发现衣服竟然有些小了,她抓了一把头发,赶紧收拾自己,然后去上班。

    上班的乔荞永远都是正常的,你怎么样的去看,你不会从她的身上看见伤过的痕迹。

    “乔荞,你最近胖了挺多的吧?”

    他们单位的福利有这样的好呀?吃成这样?

    乔荞中午吃过饭去了药店称体重,一度她以为自己的眼睛坏掉了,重新站了上去。

    “老板,这个称是好的吗?”

    “好的呀。”

    老板懒洋洋的来了一句。

    乔荞看着指针上面的数字,从上面下来,午饭照吃晚饭照吃然后晚上去跑步,自己为自己找到了一项愉快活动。

    其实她并不爱运动,蒋晨就总说她很懒,能躺着绝对不会站着。

    乔荞每天会跑二十圈,跑的嗓子冒烟,然后全身都是汗,好像从水里被捞上来的一样,累了也不喊累一直跑一直跑,一直跑到心脏再也负荷不了。

    “妈,明天跟我去看电影吧?”

    乔荞在电话里说着。

    “好啊,我都多久没进过电影院了。”张丽敏答应的很痛快。

    看的机械战警,乔荞觉得很有意思,可3d的片子戴个眼镜,张丽敏觉得很难受,说不出来的难受。

    好不容易看完了,说让乔荞跟自己回家去睡,乔荞又说不要,说自己还回家要去跑步呢。

    “现在都九点了,你还跑步?”

    张丽敏诧异的问着,这样一看的话,最近女儿确实胖了很多,你说她心思也没放在这上面,都没注意到。

    乔荞应了一声:“去健身房,你不用担心。”

    偶尔去一次体育场,次数多了她也不敢,因为怕遇上不好的人,运气不是天天都有的。

    张丽敏回到家,乔梅才打算走,张丽敏让她们姐俩说说话,自己去了卫生间,可憋死她了。

    她也不经常看电影,哪里知道电影院的卫生间在哪里,在说折腾来折腾去还叫女儿觉得不舒服,心想着我妈陪我出来看场电影还这么多的事情。

    张丽敏从卫生间出来,没看见乔荞还以为老三走了呢。

    “这老三啊,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拉着我去看电影,你说我哪里喜欢看那些,一个半小时这给我坐的,腰都要塌了……”

    乔荞就站在厨房里喝水呢,听见母亲跟二姐的抱怨,自己低垂着视线。

    乔梅说要送乔荞。

    “不用,我去健身房。”乔梅叹口气:“相亲没有太好的人?”

    乔荞笑,哪里有那么容易遇上好人呢,你以为这世界上的人一抓一大把,可惜在你的范围之内只有这么一咪咪,然后夹杂着几个极品,算了不去想了

    乔梅拍拍乔荞的肩膀,乔梅说打车顺路就送她了,正说着呢,包里的电话响了起来,乔梅对着乔荞摆了一个手势,示意乔荞先不要说话了。

    接了起来电话。

    “喂……”

    电话是阮雷打过来的,阮雷跟朋友在打牌呢,跟乔梅报备一声。

    “要不我就先推了牌局去接你?这么晚了,一个人走不安全……”

    乔梅翻着白眼:“得了吧,我跟乔荞同路。”

    “那成,跟我小姨子说护送好你,要是遇上绑票的让你先跑……”

    乔梅不愿意跟阮雷哈拉个没完,挂了电话才伸手打车,张丽敏从楼上追了下来。

    又把乔荞和乔梅给叫了上去,没有什么大事儿,就是让一人拿点菜回家。

    “我这辈子就只能给你们当老妈子,别一天天的都那么懒,咱们女人啊……”

    乔梅是压根就不做饭,爱谁做谁做,有的吃她就吃,没的吃她就买,她活着的这项大目标里不包含做饭这项。

    再次下楼的时候,姐俩手里拎着几个大大小小的袋子,乔梅还嘟囔。

    “要不都给你算了?”

    乔荞摆手:“我就一个人,能吃多少,你留着吧。”

    她还不知道自己手里的需要怎么消灭掉呢。

    乔梅跟乔荞正说话呢,阮雷开着车过来,降下车窗摆摆手。

    “这儿呢……”

    乔梅嘴上说不用接,但是阮雷这样在她妹妹面前给脸,乔梅能不高兴吗?

    “走吧,我们送你。”

    阮雷很会说笑话,跟乔梅两个人一搭一唱的,乔荞坐在后面,有时候也会跟着笑两声,到了地步下车。

    “到家给我来通电话。”

    乔荞回到家给乔梅去了电话,然后将母亲给拿的东西放进冰箱里,自己又折腾下楼去了健身房。

    健身房里有很多的教练,并且其中的一个教练看着就是有那个意思的。

    “这样是不对的……”

    对方上手纠正乔荞的动作,乔荞看着眼前的人,他的信号很是明显,乔荞也有接收到,她真的很寂寞,很需要有人来陪陪自己。

    乔荞几乎就会鬼使神差的点了头,对面的人笑笑,他就觉得自己的魅力还是有的。

    “我去换衣服,你等我一下……”

    乔荞看着人离开,自己一个激灵似乎明白了自己在干什么,马上去换衣服,从健身房仓惶而逃

    她逃跑了。

    她刚刚要干什么?

    她竟然刚刚差点就找个人,乔荞捂着脸,就是觉得寂寞也不可以这样的,刚刚升起来的勇气偃旗息鼓,跟破皮球一样的泄了气,身上还有汗,招手打车,上了车报了地址,将身体靠在后面的位置上,她都干了一些什么?

    她疯了吗?

    乔荞觉得这样的自己很可怕,太可怕了,她竟然想随便找个男人。

    双手捂着脸,脸色变得苍白无比。

    “这么晚怎么回来了?”

    蒋晨搂着新老婆的腰身,在她的脸上亲了一记,捏捏她的小脸,今天他很高兴,新老婆也忍不住露出了笑容,两个人腻在一起,蒋晨上了床怀里搂着新老婆说着话,他老婆就躺在他的怀里静静的听着。

    “你讨厌啦……”

    女人锤着蒋晨的胸口,腻腻的笑着,觉得他最讨厌了,总打趣自己。

    乔荞想起来那天自己看见的那只猫,买完啤酒买了一袋猫粮,昏暗狭窄的老巷子她慢慢的喊着:“喵喵……”

    她也不清楚那只猫叫什么名字。

    两边的墙壁有些老旧,青砖斑驳,地上那天下过的雨还没有干,阳光照射不进来,踩一脚一个水坑,一声紧跟着一声。

    “喵喵……”

    并没有找到那只猫,乔荞带着遗憾回了家。

    喝了两灌啤酒,现在已经养成这样的习惯了,每天不喝就觉得好像少了一些什么。

    门似乎有推动的声音,乔荞觉得自己好像警觉过头了,大半夜的怎么会有门响呢?

    空气中似乎刮过一阵疾风,乔荞闭着眼睛咬着牙,她不敢睁开眼睛,有人在翻抽屉。

    那人翻了那边又翻了这边,乔荞家并没有放什么值钱的东西,那人翻来翻去都没有翻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自己有些沮丧,看着躺在床上的女人……

    乔荞的心提在嗓子眼间,她现在只能盼着对方赶紧拿到自己想拿的东西然后离开。

    那人似乎发现了什么,对着正在睡觉的乔荞走了过来,乔荞被子里的手紧紧捏着,那人伸出手……

    “救命啊……”

    乔荞从床上跳了下来,光着脚就照着门口去跑,把这人也是吓了一跳,反应过来首先就是去追,他当时并没有想做什么,只是看见了摆放在乔荞床头的手机,他不能一无收获的离开,才要伸手,结果这娘们就喊了出来。

    乔荞被人抓着头发,整个身体重重摔在地上,后脑勺先着了地重重一磕

    “别伤害我……”

    那人看着躺在地上的人,自己的脸也被她给看见了,如果她要是去报警,自己怎么办?

    他不能在进去了,犹豫当中,乔荞怕,很怕,心里的黑雾越来越多,她不想死,自己还没活够,大脑意识首先就跳跃了起来,起身就想跑,结果那人也是跟着下意识的反应……

    乔荞看着自己腹部的刀子,手摸了上去然后摸到了一手的血,身体觉得很冷,很冷。

    血滴在地上,顺着刀子流了下来,眼前有些发花,脑子里几乎就是空白的。

    曾经有人开玩笑的说过,人在临死之前脑子里都会想一些事情的,其实并不是的,整个脑子都是空的,什么都没有想,也想不起来,爸爸妈妈谁都好,脑子里都没有存放的地方,钝钝的就剩难受了,然后明白一个事实,也许自己会死。

    人一看自己闯祸了,转身就跑了,大开着门,乔荞就躺在客厅里的地上,觉得生命一点一点的在流失当中。

    陆天娜值班,接到报警。

    “去哪里?”

    “闹出来人命了……”

    两个人赶紧上了警车,飞奔而去,是一个邻居下夜班回来,正巧住在这一层,要经过乔荞家门口才能回家,就看着大门开着,她起先也没觉得有什么,可能人家半夜有什么事情被,结果准备走过去的时候听见里面有人喊救命。

    狐疑的探着头进去,她跟新搬来的人不太熟悉,知道是个女人,有没有丈夫什么的,自己也不清楚,毕竟接触不多,她每天上班忙着带孩子照顾孩子也没有心思去关心别人家的事情。

    “救命……”

    她进去的时候吓傻眼了,不夸张的说有很多的血,看见人躺在地上对着她伸手,她是个女人啊,看见这样的场面自然会觉得害怕的。

    打了急救的电话然后报警,最后就是现在这局面了。

    乔荞被抬了下去,血迹还残留在地上,陆天娜在做笔录。

    “你是几点几分下班的?”

    女人详细的回答着,具体的几点她记不住,谁也不能闲的总看表吧,她只有一个大概的时间,好不容易心跳平静了下来,可是看见这样的场面缓冲也缓冲不到哪里去。

    “是仇家寻仇吗?”

    这只能是情债了,不然谁会这么恨,直接捅刀子了?

    陆天娜详细的观察了卧室里包括客厅还有外面大门每个地方的痕迹。

    张丽敏接到电话,穿着睡衣就跑医院去了,乔建国也没好到哪里去,乔荞做了手术,问题不是很严重,差一点,就差那么一点,运气还算是不坏。

    “谁是家属?去交一下费用。”

    张丽敏就哭。

    “我女儿好好的,怎么会被人捅?”

    到现在她还没有消化这个消息呢,乔荞怎么会被人捅了呢?她就是一个平凡的上班族也没得罪过谁,是谁这么狠?

    蒋晨?

    张丽敏觉得脑子一片清明,肯定就是蒋晨觉得心里不甘愿,然后捅的,一定就是这样的……

    乔梅接到母亲的电话,起身,幽幽叹口气,妹妹被捅了,她当姐姐的不去看似乎也说不过去,知道了乔荞没事儿她也就不着急了

    “你起来,我妹妹进医院了。”

    阮雷管你妹妹进医院还是你妈进医院的,和他有什么干系,阮雷翻了一个身,乔梅下了床,照着阮雷的屁股就是一脚。

    “你没有毛病吧?你妹妹住院跟我有什么关系?我要睡觉。”阮雷重新卷着被子就要继续睡,乔梅比着阮雷的脸。

    “行,你继续睡,我自己去,要是半路上遇到一个抢劫的顺带着也把我给捅死吧。”

    说罢自己转身就要走,阮雷就怕乔梅玩横的,乔梅一来脾气,他的脾气就彻底都没有了。

    翻身抓了一把头发:“你看看你这样儿,又生气了,我去我去还不行吗?”

    乔梅跟阮雷不管情愿不情愿人俩是出现在医院了,青霞那头自己想去,可陈元庆不让。

    “这个时候你去能帮上什么忙?你就在家里等消息,明天早上再去。”

    陈元庆翻身,青霞偷蔫蔫的要穿衣服,陈元庆听见声音立马就翻脸了。

    “你要是去了你就别回来了,那么多抢劫的怎么不抢别人就抢你妹妹?有好好的房子不住非要卖了然后去租房子,这回好了,没死就算是她命大……”

    青霞压低声音:“那房子是蒋晨买的,她住着心里能舒服吗?”

    陈元庆坐起身:“你妹妹了不起,你妹妹是这个……”自己比比大拇指:“全天下就你妹妹最娇贵,既然自己什么都不需要我们,现在叫我们去医院干什么?不许去,借辆车都不借,这就是活该……”

    乔梅跟着在医院折腾了多半宿,阮雷跟三孙子似的,乔梅让去买早饭,他没睡醒自己也得滚去买早饭去,乔梅干活很麻利,她什么都会做,其实乔梅的脑子转的很快,看什么学的也很快,可惜就是懒得去动,学都不学。

    坐在乔荞的身边,乔荞醒的时候说疼,乔梅拿着杯子用棉签给她擦擦嘴。

    “哪里疼?”

    问明白哪里疼了,乔梅倒是放心了,就怕你不疼,疼是好事儿。

    张丽敏顶着一头的乱发看着乔荞,眼睛熬得通红通红的。

    “你就不听话,你就非得折腾你妈,我死了你也就放心了,你就安心了,乔荞啊,你能不能给妈省点心啊?”

    张丽敏直哭,你说这要是小命没了,你找谁去说去?

    到时候那可不就是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你要是住在家里哪里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在怎么说你父母都在家里呢,就是要杀人也不会去杀你,自己挡在她前面也能先让她跑了

    乔梅回头:“妈,你就让她好好休息一会儿,你这么哭,你说她难受不难受?”

    谁能没事儿愿意往刀口上撞啊?这不是飞来横祸嘛,也不是谁愿意的。

    陆天娜知道受害人醒了之后过来做笔录。

    进门,张丽敏跟她说了几句,张丽敏无非就是希望警察能把罪人好好的治治,她姑娘受了多大的委屈啊。

    “这简直就是丧尽天良,我家乔荞从来不犯法,更加没做过对不起别人的事情,一刀子进去,她要是没了,我也不活了……”

    陆天娜觉得这个老太太有些絮叨,尽管自己也能理解,发生这样的事情对吧,谁都不愿意看见的,家属情绪激动她也理解。

    “阿姨,您放心,我们一定会给乔小姐一个答复……”

    陆天娜站在床边,弯下腰身,陆天娜的长相就是偏比较正直一些的,看看乔荞。

    “现在能说话吗?”

    陆天娜的同事从外面进来,两个人站在乔荞的身边,乔荞点点头,身体还是有些虚弱,毕竟是动了手术的,昨天挨了那么一刀也不是闹假的。

    “你如果身体觉得不舒服,那我明天再来。”

    陆天娜看着乔荞的精神状态不是很好,如果病人情况不是很好,也不是一定要急着马上今天就办,当然了越快知道嫌疑人的模样,就能越快破案。

    “没关系……”

    乔荞说话很慢,而且有些费劲儿,像是喘不上来气儿。

    陆天娜认真的做着笔录。

    “你是自己住吗?”

    张丽敏黯然神伤。

    “嗯,我女儿离婚了……”

    陆天娜倒是没觉得这有什么,离婚的女人很多见,发生了这种倒霉的事情也没办法,只能当做避债了,度过这回以后就都是一帆风顺了。

    起身从病房里离开,张丽敏送着陆天娜下楼。

    “哥……”

    陆天娜喊了一声。

    陆卿身边的秘书先回头看见陆天娜笑笑:“陆姐来医院办公?”

    陆天娜点点头,她有些狐疑的看着陆卿,他怎么来医院了?

    陆卿叫秘书先提着东西送进去,他是看一个朋友父亲的,老人家都是老年病,也没有办法预知,抽了时间过来走一趟。

    陆天娜身边的同事说自己先下去了,在车上等她。

    “嗯,我跟我哥说两句话

    。”

    陆天娜看着陆卿:“妈,有好点吗?”

    陆卿点头:“早上才通过电话,都是老毛病了,倒是你,有时间回去看看妈,妈不是冲你。”

    陆天娜苦笑。

    “妈这回一定恨死我了,我哪天也不知道抽什么风话就说了出去,她给我打了电话,问我你最近的状况……”

    陆天娜认真的观察着陆卿的表情。

    哥哥嫂子以前虽然说是联姻模式,可说到底毕竟也有感情很好的时候,嫂子做的事儿吧……

    陆卿打断陆天娜的话。

    “以后别跟她联系了,天娜我对她已经失望透顶了,永远都不想看见这个人……”

    陆卿的话说的很干脆,过去就是过去了,前妻带给他的伤害,永远都弥补不了的,除非让生命重新来一次。

    陆天娜点头。

    “我知道了,我以后不会多嘴的。”

    “你来医院干什么?”

    “嗯,昨天晚上发生一件案子,我过来做调查。”

    陆卿还是那一身,穿的很像是出席什么商务谈判的场合,路过的护士也会多瞧上两眼。

    “回头说吧,我先过去了。”

    陆天娜点头,自己转身就下楼了,等电梯的时候微微叹口气,是啊,事情弄到这个份儿上,两家人见面都会觉得尴尬呢,是自己心肠过于柔软了。

    陆卿进了病房,跟里面的老者闲聊了一会儿,然后起身准备告退。

    “陆卿啊,还没打算解决解决个人问题?”

    老者一头的花白,笑呵呵的看着陆卿,陆卿一脸苦笑:“现在这些女的我可太怕了。”

    “是个男人就拿出来爷们的胸怀,过去就算了,美好的人生还能重新开始,是她不懂得珍惜福气……”

    陆卿笑笑,自己出了门,老太太送他到病房门口。

    “那我就先走了。”

    陆卿客气的笑笑,然后转身离开,秘书跟在后面,陆卿走了没几步,无意当中视线扫进了路过的病房看看,瞧过几个,然后看见了乔荞,她的脸正对着门口,似乎有些疼的样子,表情不是很好看。

    陆卿觉得好玩。

    第一次她以为自己是她相亲的对象,第二看着她蹲在巷子里哭,哭的跟死了祖宗似的,第三次她直接就进医院了,不知道下次会不会在殡仪馆见面。

    陆卿摇着头就离开了,当时他跟乔荞说的那些话,其实就是有逗她的成分,自己那时候突然就想结婚了,她不也是嘛,她要是答应了他才会害怕呢,现在陆卿也就没那念头了,自己径直走了过去,秘书按着电梯,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进去。
(快捷键 ←)上一章:59回 想要有个伴返回目录下一章:61回 优越感(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