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穿越小说 »婚后宠爱之相亲以后最新章节列表 » 61回 优越感

61回 优越感

文/简思
婚后宠爱之相亲以后 本章字数:12370 婚后宠爱之相亲以后txt下载
推荐阅读:无敌世家子 诛魂记 国师夫人太妖娆 主宰战神 死亡高校(终结的白菜) 佣兵女王:逆天大小姐 农香满园 超级天启 九荒纪 无量钱途
    乔荞的伤口虽说没有到致命的地步,但同样的也没轻到哪里去,整个人躺在床上根本动弹不得。

    张丽敏每天跑医院,闺女住院了,她当妈妈的不来看,还能指望谁来管,早上早早就起床,五点多就去了市场大包小包的买菜,拎着进门,乔建国也是才起床,张丽敏里外忙活。

    “你出去锻炼身体吧,别待在家里,看着你也碍眼。”

    张丽敏不待见的说着,她看乔建国是越看越气,整天待在家里,你说一个大老爷们,什么都不做,烦不烦。

    张丽敏锅子里炖着汤,这边忙着收拾屋子里,乔建国起床了也不会叠被,张丽敏唠唠叨叨的,叠完被子听着有人敲门,看了一眼时间,这还没到七点呢,是谁啊?

    踩着拖鞋狐疑的过去推开门,等看清门外站着的人。

    “你来干什么?走……”张丽敏大吼着。

    蒋晨伸出手横在门板上、:“妈,我过来看看你……”

    张丽敏恨不得撕碎了蒋晨,妈?叫谁呢?

    她可没有这个福气,也没有这种资格。

    “我跟你也没有话讲……”正说着呢,那边锅子有响声,张丽敏怕锅子有个万一,小跑着进了厨房,没想到蒋晨径直跟了进来,带上了门,蒋晨以为乔荞会搬回来住,那房子乔荞给卖了,蒋晨都知道,按照她的个性来说,没出手一把火给烧了就算是不错了。

    张丽敏关小了火,从厨房里出来,顶着一脸的黑。

    “我跟你没说的,你赶紧走,不然我就报警了。”

    “妈,我知道你恨我……”蒋晨笑笑说着,看着张丽敏的方向:“我做的过了。”

    张丽敏眼圈里含着眼泪,说实话她真是把蒋晨当成亲儿子一般的去喜欢,对他都比乔荞好了,最后他转过身就捅了自己一刀,不是再婚了?那还进来做什么?

    蒋晨叹气:“我这段时间过的也不好,妈,我再婚你也应该知道的,我这人其实脾气不是很好,我有错,不应该跟乔荞赌气,妈你也知道我以前对乔荞怎么样的,可乔荞呢?我不说外面这些事情,既然她想离婚,我跟她离了,我做给她看,我离婚了一样能娶到别人……”

    张丽敏不知道为什么心肠有点软

    “你什么都别说,赶紧起来,出去,出去……”张丽敏揪着蒋晨就要往外推,正好赶上乔建国到点回来吃饭,乔建国一对上蒋晨也是一愣,脸色立即就变了。

    “你来干什么?马上给我滚……”

    不是因为蒋晨,他女儿能进医院吗?

    差点就死了,这也就是命大。

    乔建国的火气蹭一下子的就从脚底板蹿升到了头顶,激愤的一脸是血:“你现在可高兴了,我家乔荞就差没去见阎王爷了。”

    蒋晨一脸的恍然,急切切的问着:“乔荞怎么了?”

    张丽敏不语,乔建国一个人嘟嘟嘟把所有事情就都说了出来。

    不能怪张丽敏心存侥幸,她也盼着乔荞好,那时候如果不是蒋晨再婚的消息传来,这当然还是蒋晨亲手补了张丽敏一刀,不然的话,张丽敏还是会劝乔荞跟蒋晨复合的。

    马海生也好,任何一个人都好,有谁能比得上蒋晨?

    张丽敏见过好的,再去看一般,就难怪看不上眼。

    “你走不走?”乔建国说着就动了拳头,蒋晨不见得打不过,就愣是没还手,被乔建国打了两下,张丽敏拉开乔建国,看着四周,她也怕闹的别人家都听见,她家实在丢不起这个人了,皱着眉头:“你走吧,以后别来了,你跟乔荞也离婚了,就当我们家欠你的,现在也还完了。”

    说着拉开乔建国就带上了房门。

    “你就这么放过他了?我恨不得捅死他……”乔建国恨恨的说着。

    张丽敏低声道:“真的打出来事情了,他那样的人什么人不认识,真的拉上官司,我们家能占什么便宜?”

    乔建国依然有些愤愤不平。

    张丽敏侍候乔建国吃了早饭,自己提着保温桶去医院,女儿还没吃饭呢,乔荞这时候也吃不了什么,不过吃不吃她当妈妈的也得给做,自己穿着衣服嘱咐乔建国:“中午我就不回来了,晚上你去医院看一眼,然后我们俩在一起回来。”

    乔建国答应着。

    张丽敏前脚一走,乔建国后脚就去找了江波,给江波拿了一箱梨,这是乔梅前两天给买的。

    “你这客气,进来坐。”

    江波整理整理头发,乔建国进去,一看江波的家很整齐,不像是自己家那样显得很富有,那时候家里装修,因为有蒋晨这么一个后备,自然买什么都可好的买,没少往装修上花钱,即便过了几年装修好就是好,谁也挑不出来旧,江波家呢很干净,清新的气息扑面而来,家里摆设并没有多少,也从另外的一方面说,江波条件不是那么好,一个寡妇带着一个儿子,日子能过成这样就不错了。

    江波客气的笑:“来就来吧,还带什么礼物,下次可不行了。”

    乔建国看起来情绪有些低落,江波问了一句:“跟大姐这是吵架了?”

    乔建国摇头,说起来蒋晨就有些不耐烦

    “小女儿的前夫今天登门了,要不是他,我女儿能离婚吗?离婚自己一个人住,孩子嘴上不说,我是她爸我还能感觉不出来她过的好不好?昨天在租的房子里,被人捅了一刀,进了医院……”乔建国急急的说着,他越是说越是恨蒋晨,乔建国跟张丽敏不一样,张丽敏是打从心眼里的真正的喜欢蒋晨,并且后期真是把蒋晨的位置看的比亲生女儿还重,乔建国是有钱拿的时候蒋晨很好,上桌吃肉,吃完肉就骂娘,这种人你见过的吧。

    不能说不好,可现在乔建国就没觉得自己家欠蒋晨什么,相反的,你蒋晨把我女儿坑的这样惨,你有什么脸上门?

    “有些事情你也不能这样去想,退一步海阔天空,如果他是真心真意的想要悔改,离婚了哪里就真的能找到十全十美的人,你也说他以前对乔荞那么好,这时候父母放宽了心思,给孩子指引着一条宽路,以后孩子走上康庄大道,你不也是心里高兴嘛。”江波劝了一句。

    其实女人就是这样的,这辈子拼的无非就是丈夫儿子,说实话如果小乔的身体很好,生孩子不费劲儿,那离婚也没有什么觉得可惜的,在另找那就是了,可现实里乔荞不是身体有问题嘛,这个你总要放在条件之上考虑的。

    乔建国提高声音:“我女儿是因为谁生不出来的?”

    江波压着乔建国的怒火:“不管是因为谁,病在小乔的身上,这社会对女人多不公平呀,你说找离婚不带孩子的男人,早晚还是要生孩子的,未婚的人家就更加会要孩子,小乔怎么办?即便找个能带孩子的,要是男的有心眼,过不到一起去怎么办?”

    什么事情你都要考虑多面性,不能任凭感情冲动而为之。

    “那就任由他耍着我女儿玩?我女儿现在手里的钱也足够花的,离婚的时候划拉划拉手里几百万总是有的……”

    江波吃了一惊,有想到过乔荞离婚也许会分到钱,不过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多,她跟乔建国的关系走的比较近,说是朋友其实里面还夹杂着一些其他暧昧不明的关系,乔建国之前就说过乔荞离婚蒋晨给了钱,但是没说的这么详细。

    乔建国一时大脑发热,突突的就都全部都说了,蒋晨给乔荞几处房子,车什么的都留给乔荞了。

    站在江波的角度来说,已经离婚了,一个男人能做到这个地步,真是不易,找不到的。

    这前夫已经很是难得,很有义气的了。

    平心而论如果是自己的儿子,自己能让儿子这样去做吗?答案一定就是否定的,将心比心,一个前夫你还能要求多少?这样的男人在江波的眼睛里来说,就是已经准备回头的好男人了,女人呢,不能捏住男人的过错不放,如果他愿意承认错误回头跟你好好的过,你也大度一点,别揪着过去不放。

    乔建国说完也是有些后悔,自己怎么就管不住自己的这张嘴呢?

    女儿手里有多少钱那都是女儿的,跟自己不发生任何的关系,他这么激动的说出去做什么?

    “我家的事儿,你也别多管,原本就跟你没有多少的关系……”硬邦邦的开口说着。

    江波从椅子上起身:“是,原本就是我错,我算是你哪门子的朋友,这样的事儿也轮不到我来管,我也不过就是发表一下我当女人的看法,我跟你女儿都是女人,我不会盼着她不好,以后这些话我不会再说,都是我错,好了,你走吧

    。”

    江波来劲儿了,谁愿意管你家里的事情?

    也不过就是有感而发,她知道乔建国的意思,不过就是认为刚刚他脱了口,说出来了乔荞离婚得到了多少钱,现在怕自己有其他的想法,刚刚听见江波承认自己是有些吃惊,那些钱穷尽自己一辈子也赚不到,可她能做什么呀?是能害了乔荞还是能怎么样?乔荞跟她家也是一毛钱的关系没有。

    乔建国未免有些以小人之心妒君子之腹。

    “小江,我不是那个意思……”乔建国讪讪的解释。

    蒋晨开着车,跟在张丽敏的身后:“妈……”

    张丽敏只当没有听见,自己加快脚步,可惜无论她走的多么的快速毕竟没有蒋晨的车来的快,蒋晨降下车窗。

    “妈,你是去医院看乔荞吧?”

    张丽敏站住脚步,难得好声好气:“蒋晨啊,过去我也不追究了,你就别缠着我了,你也结婚了,就放乔荞一条生路吧。”

    张丽敏给乔梅打电话,原本张丽敏是抱着一丝侥幸的心思,别人能从乔荞手里抢走蒋晨那是乔荞愿意松手,现在乔荞再把蒋晨抢回来,这一箭之仇不就也就报了,还有什么过不去的,这样女儿也出口气了,幸福也就重新找了回来,多好。

    可乔梅却没有这么乐观的想法。

    “妈,你自己想,今天蒋晨能为了一时高兴气乔荞,这是我妹妹命大,命小一点自杀了,跳楼了不是不可能,女人跟男人比不了,男人换个女人照样风流潇洒,女人认准了就是一条路走到黑,不信你就当着乔荞的面说,你看看你女儿会不会马上被你气背过气去。”

    张丽敏这下又犹豫了,犹豫的是自己到底应不应该做这个推波助澜的帮手。

    蒋晨的条件实在好到,再也找不到了,满人群里找找,你也不会找到这样的人,在一个就是怕女儿转不过来弯。

    你知道张丽敏说着话的时候心里多疼?

    多纠结?

    她很想就让蒋晨跟乔荞马上去复婚。

    蒋晨陪着笑:“我也没有别的意思,就算是离婚了还能当朋友,她住院了,我去看看她……”

    张丽敏踌躇,最后还是领了蒋晨去了医院。

    乔荞现在的情况根本就起不了身,躺在床上,动一动刀口就疼,流出去的血暂时估计是补不回来了,脸色苍白的要命,跟纸人似的。

    张丽敏跟蒋晨一前一后的推门进来,蒋晨看着这环境拧拧眉头,蒋晨一贯对生活品质要求就很高,怎么就在这样的地方住了?

    自己留给乔荞钱,就是怕她日子不好过。

    说实话蒋晨即便在恨乔荞的时候,他更多的是想让这个女人生活的更加好些,即便离了婚也别因为这个过不好,如果乔荞过不好,他的心会很难受的,他就爱过这么样的一个女人,不管最后自己有没有守住,爱是不变的

    “妈,我出去一下。”

    张丽敏点头,这样也好,省得女儿睁开眼睛看见他会情绪变得激动,缓冲缓冲也是好的。

    张丽敏推门进来,乔荞还在睡觉呢,昨天晚上折腾了一个晚上,伤口还是疼,疼就睡不着,别人都有家人陪着,乔荞不让张丽敏留下来,张丽敏竟然就真的回去了,乔梅人家有家,青霞想来医院,可架不住陈元庆不让,张丽敏当妈妈的心都粗成这样,你还指望乔建国能怎么样?

    乔荞一个人躺在床上,因为生病有些事情变得无力起来,只能麻烦护士,别人都有人守床她却没有,不是不觉得心酸,可应该试着自己坚强起来了,咬着牙关去撑,还是对床的阿姨看着她似乎疼的厉害,叫了护士来,护士后来又给打的止疼针,这勉强才睡下,所以到现在人还没醒呢。

    小脸蜡黄蜡黄的,张丽敏将东西放在柜子上,自己赶紧去接水回来给女儿擦脸。

    乔荞感觉有人在碰自己的脸,睁开眼睛,眼前有些迷糊。

    “妈……”

    叫了一声。

    张丽敏应了一声,然后眼泪就掉了下来,砸在乔荞的脸上。

    乔荞这回是彻底的醒了。

    张丽敏能哭什么,哭女儿运气不好被,明明那四年就好像中了奖一样的攀至了人生的顶峰,谁知道随后就一落千丈砸了下来,砸的她自己粉身碎骨的连带着家里都跟着上火。

    “妈,你怎么了?”

    乔荞张着嘴看着自己妈,试着笑笑。

    张丽敏给女儿擦擦脸:“一会儿有人来看你。”

    乔荞也没往心里去,觉得不是姥姥家的人就是奶奶家的人,这个样子真是不愿意见任何人,你想她又不能坐着,躺着原本又难受,如果家里来人自己得不得陪着人说话?可她现在的精神状态压根就是不能陪人聊天的。

    蒋晨要求医生换病房,医生说倒是有空闲的病房,就是这价格,很多病人家属都觉得不合适,这适合不合适,就只能看当事人怎么去想了,这里自然条件不比宾馆的。

    “现在能换吗?”

    蒋晨看不惯让乔荞跟别人住在一起。

    医生说办手续,马上就能换。

    蒋晨手里拿着包进了病房,张丽敏没有起来,低垂着视线,跟女儿解释了一句。

    “来家里了,你爸说出去你住院的,他说想来看看你。”

    乔荞看着蒋晨,蒋晨心里有很多的话,拿捏了半天,嘴里却说不出来一个字,倒是乔荞眨了眨眼睛,索性一笑。

    “嗯,来了。”

    “嗯,疼不疼?”

    蒋晨站在床边,两个人对望着,蒋晨的眼底闪过一抹难受,她跟自己的时候,别说委屈了,就连她伤到一点他都难受的半死,现在人被捅了躺在这里,蒋晨的情绪波动很大

    离婚原本就不是他所愿意的,是乔荞不停的逼着他。

    张丽敏起身:“你们聊吧,我出去一趟。”

    乔荞张张嘴:“坐吧。”

    蒋晨的视线凝聚在乔荞的身上,看着她,仿佛就要刺透她的身体看着,乔荞淡淡的微笑着。

    “你看我现在这身体状况也没办法陪着你聊天,谢谢你来看我。”

    蒋晨的眼睛,黑沉沉的。

    “老婆……”

    乔荞静静的看着蒋晨,仿佛没有听见他所说的话,只是那样的看着。

    乔荞的病床挨着窗子,外面的阳光照射了进来,照射在白色的被套上。

    “听说你再婚了,还没来得及恭喜你。”

    乔荞笑。

    此时的乔荞可能是人生当中最狼狈的一次,全身都要痛死了,可神情却是那样的收放自如,不是她在装,而是她在看见这个男人的时候,突然发现了,原来爱过一个人就是这样的感觉,再次看见这个人心里还是会微微发痛,因为爱过,怨恨过,才会产生各种负面的情绪,最后叠在到了一起,最后爆发了出来。

    “嗯,人也就那样吧……”蒋晨不屑的说着。

    从他的表情里可以看得出来他对新任的妻子似乎不屑多过一切,那样的不屑足以令女人溺毙在其中,蒋晨一贯都是骄傲的,他伸出手握住乔荞的:“好像胖了一点。”

    跟自己离婚之后竟然胖了吗?

    乔荞侧着头回给他一记轻笑,她的手现在还使不上力道。

    “蒋晨……”

    “嗯。”蒋晨轻轻应答着。

    “最恨你的时候,恨不得天上掉下来一块石头然后砸死你,现在这种想法依旧,求你不要在出现在我的面前了。”乔荞的眼泪唰的一下子落了下来,她闭着眼睛突然开始痛哭了出来:“你知道这段日子我是怎么度过的?求求你了,放过我吧,不要在出现在我的面前了……求你放过我……”

    乔荞的情绪起伏的厉害,手上的吊针被轻轻一扯,有些回血,蒋晨按住她的手,站起身。

    “妈,你让他走吧,妈……”

    张丽敏推着蒋晨出了门,张丽敏真的不做其他的想法了,只要乔荞自己高兴,能活下去就行了。

    “你走吧,走吧,以后别来了。”

    张丽敏拿着毛巾给乔荞擦着脸,自己也跟着哭:“你说你这何必呢?”

    乔荞住院,除了父母会经常来医院看她,大姐二姐来的次数都很少,想来也是,谁也不能天天守着你不动

    陆天娜来医院还是为了破案的事情找乔荞,乔荞还在睡觉,被子有些落地,陆天娜是下班之后过来的,买了一点水果,看着乔荞似乎没有家人在,倒是旁边床的陪护叹口气。

    “你是她家里人?”

    陆天娜摇头。

    “这孩子看着也挺可怜的,有爸有妈,晚上没人过来陪床,有时候疼的忍不住就听着床咯吱咯吱响,躺都躺不住,能叫的人也没有……”

    老太太活一辈子有些事儿自己不愿意多嘴,当父母的,至少得心细一些。

    陆天娜将乔荞的被子往上放了放,不想惊动她了。

    “陆警官……”

    乔荞有些不好意思,自己想试着起来,她忘记自己受伤的事儿了,才动了一下,只觉得伤口被伸到了,陆天娜扶着她躺回去。

    “要不要叫护士?”

    乔荞干脆的回应:“没事儿,一点都不疼。”

    陆天娜知道她撒谎,满头都是汗,明明刚刚还没有,自己出现在这里,估计她也是觉得不方便。

    “人我们抓到了,你看看是不是他……”

    乔荞记得很清楚那张脸,刀子捅过来的时候她压根就没发现,一直到刀子没入进了自己的身体里,她看着腹部才感觉到,那时候疼痛才渐渐的蔓延开,血,全部都是血。

    “是他。”

    陆天娜从医院离开,上了电梯,自己给陆卿的秘书去了一通电话。

    “你会不会煲汤?”

    陆卿的秘书还在加班,听了一愣。

    “是有谁生病住院了吗?”

    陆天娜说着自己一个案子的受害人现在住在医院里,看着挺可怜的,可惜的是她不会做那些,做饭炖汤之类的陆天娜全部都不拿手,只能拜托人。

    “可以去饭店预定。”

    陆天娜挑眉:“那你去吧,然后好了之后通知我,不要加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最好是补血的。”

    秘书看着挂断的电话,觉得无语。

    陆卿眉头动了动,秘书解释着:“是天娜,说是有个朋友住院,让我去饭店订一些补血的汤。”

    陆卿也没放在心上,他妹妹的心肠一向都是这样的,遇上什么阿猫阿狗都觉得心疼。

    陆天娜给人一种很正的感觉,有些过正了,年纪不大,身上的英气逼人,有些咄咄逼人的架势,其实人还好,只是这行业,陆天娜跟她的外表其实很不相符,私生活里就是个傻大姐,也没什么朋友,破案的时候英勇无比,局里就没人不知道拼命天娜的,家世好出身好,可这么拼的估计没几个,别人是混日子,陆天娜却是把每天都当末日在过。

    换下了警服的陆天娜显得很年轻,奇怪的很,穿上那身衣服不会有人去看她的脸,明明就是二十七岁的女孩子而已,还没结婚也没恋爱

    推门进来,旁边陪床的人倒是眼尖,认出来了陆天娜。

    “又来问案子了?”

    陆天娜笑笑,乔荞一直在睡,旁边的阿姨解释说才打完止疼针,陆天娜的眉头轻轻的蹙着,这是她第几次听见止疼针了?什么样的病打多了这种东西总是不好的,自己坐在椅子上,手里变出来一本书,就这样静静的坐着。

    乔荞是八点多才醒过来的,觉得口渴,想要喝水,自己的手摸啊摸的,才醒过来意识还不够清楚,加上病房里灯光不够亮,有两个病人已经在休息了。

    陆天娜伸手将杯子里倒满水然后递给乔荞。

    “陆警官……”乔荞含着笑。

    陆天娜有一张娃娃脸,笑起来很甜,只是那双眼睛犀利毒人,仿佛一切都能看得透彻明白。

    “嗯,你家里人晚上不陪你吗?”

    乔荞摇头:“不是,我不习惯有人陪着我,也不算是什么大事儿。”

    下意识的就想替父母去解释,也是自己开口要求父母不要陪床的。

    陆天娜皱着眉头,没有继续追问。

    “陆警官你找我有事情吗?”

    人不是已经都抓到了?那现在还来找她,是出了什么问题吗?

    “没有,就是过来看看你,对了我带了汤,你要不要喝?”

    乔荞有些尴尬,她现在暂时不能下床,所以喝水喝汤都要很小心注意,特别是晚上,总麻烦护士她也会觉得过意不去,袋子就那么大一点,很快就容易满的。

    乔荞尴尬着,陆天娜倒是看出来了她的尴尬,自己很快起身就告辞了。

    陆卿相亲,是一位认识的阿姨从中穿线介绍的,据说条件不错,陆卿看的都是未婚的。

    作为一个重新恢复到王老五位置上的单身汉,陆卿很有市场,他从未说过自己想找未婚的女性,可介绍给他的全部都是才毕业或者未婚的白领,条件都算是不错,而且一个赛一个的美丽。

    陆卿迟到了,出来的时候有些堵车,开车下来就已经迟到了半个小时,对方拿着自拍器在拍一些什么,陆卿人走过去,对方站起身,伸出手:“你好。”

    声音都要软化了。

    陆卿知道现在一些女的吃东西之前都要拍个照,对此他没有什么意见,不过如果是跟自己过的话,他觉得自己是有些龟毛的,不能接受。

    那张脸怎么看都觉得奇怪,陆卿坐在椅子上,单手撑着脸,想着想到了之前弄错的那一个,自己忍不住笑了出来,他觉得乔荞可真是就是玩笑一场了,自己也是够坏的,你说怎么就那么坏的起心思去调戏人家?

    “陆先生……”小美女轻轻喊了一声,声音几多甜,就差瞬间融了陆卿

    陆卿收回神色,淡淡的笑着,他笑的时候惯于眉眼上挑,眼前的小美女嘴巴涂得晶晶亮的,陆卿心里摇着头,他可不敢亲,他很怕中毒。

    “陆先生在想什么事情,看表情好像很沉醉的样子。”

    小美女挑着一个非常安全的话题慢慢进攻。

    这个男人她当然是知道他什么条件的,不然的话,迟到这么久她为什么还要继续等下去,等到最后的才是大菜。

    “嗯,也没什么,在想一些白痴的事情。”

    陆卿的眼神幽暗,语气极轻,那也不过就是一抹意外,不会在自己的生命当中留下任何的痕迹。

    小美女的脸色变得苍白了起来,说她是白痴吗?

    脸颊微微有些泛红,强忍着怒意,继续甜甜的笑。

    “陆先生有什么喜好?”

    陆卿拿出来属于自己的烟盒,比比:“不介意吧?”

    说实话他已经懒得再陪小妹妹玩游戏了,这样的小妹妹他如果在年轻个二十岁兴许还会有兴趣。

    美女的脸变得有些扭曲。

    “你的眼睛在哪里开的刀?鼻子做的不错,如果我挥拳头会不会打偏?”

    小美女扭着屁股然后一杯水泼到了陆卿的脸上,连带着他还没有点火的烟蒂都成了落汤鸡,陆卿用手擦擦眼帘,这美女脾气还挺暴躁的,不过就是说实话,怎么就翻脸了?

    能做就别怕人说嘛。

    陆卿叫来服务员,他还真是一天没怎么吃饭,陆卿正吃呢,家里的电话打了过来,没意外的是他母后大人。

    “陆卿你到底要怎么样?”

    陆卿眉头略略皱起,觉得这美女未免气量太狭小,他才要夸对方肚子里能撑船,她结果马上就去告了黑状,真是……

    啧啧。

    “妈……”

    “你还好意思叫我妈?你说人家什么了?”

    陆卿沉默不语,最后他妈说的口干舌燥。

    “她人品我也觉得不好,竟然背后告我儿子黑状……”

    陆卿无奈的笑着,哄了几句母亲,挂了电话吃饭的心思已经飘得太远了,陆卿觉得吧,人活着每当自己觉得不幸福的时候,他就应该去找个更加倒霉的存在。

    鬼使神差的去了医院,乔荞疼的实在有些扛不住,不知道为什么伤口一到了晚上就会痛,医生说这就是她的想象问题,不能给她开止疼药,乔荞又睡不着,她想叫,可一个病房有那么多的人,她不敢叫,别人都在休息,她的手抓着床头,浑身都在发抖,是真的很疼,就要疼死了。

    好像刀子片在身上,一片一片剃了她的肉然后剃了她的骨

    乔荞又觉得渴,伸手想去碰杯子,实在够不到,其他床的陪护已经都睡了,乔荞只能躺在床上。

    陆卿站在门外,他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记得这样的清楚,这样的事情按道理来说他早就应该已经忘记,每天等着他去忙的事情都很重要,这也不过就是一个无足轻重的人,她疼死干什么什么关系,可此刻他就站在了这里,看着她难受,然后觉得……

    心里意外的很爽,她应该很疼吧?

    真可怜,好像很想喝水,喝不到吧?

    嘴干的滋味儿最不好受了,真是痛苦呀,陆卿啧啧的在心里说着,然后转身出了走廊进了电梯,从医院里出来,看着满天空的星辰,自己伸伸懒腰,他觉得真的很幸福,为什么就那么幸福呢?

    原因就是刚刚见过了一个比自己更惨的人,幸福就是比较出来的。

    如果乔荞知道半夜有个神经病不好好睡觉,跑到她这里来找优越感,乔荞一定会喷他一脸的花露水。

    个不要脸的!

    几多不要脸撒!

    陆卿看着母亲发过来的传真,上面一个一个那脸蛋嫩的,陆卿叹口气,他这是要再婚还是要养情人?

    怎么看着目标都有些不对头呢?

    叫秘书以后这些东西就不要给自己看,秘书强忍着笑意。

    “你给xx医院……”陆卿淡淡的开口,手里拿着笔写着自己的名字,他让秘书给乔荞送去一个果篮,不要署名,秘书有些不明白,不过马上微笑。

    “好的,陆总。”

    张丽敏接过来快递小哥手里的果篮,嘴里念念有词,这是谁买的?

    看起来好像很贵的样子,张丽敏拿着篮子进了病房。

    “你通知你朋友了?”

    乔荞摇头,单位那边已经打了招呼,主任昨天来的,他们主任人很好,乔荞不要钱,主任到底还是扔了,并且以单位的名义买了一个果篮,告诉乔荞好好休养,不用担心工资。

    公务员就是这点好,哪怕就是一个月不上班工资也丝毫不会有任何的影响,住院甚至能赚一些钱。

    “那是谁……”张丽敏最后一声收住,似乎想到了谁,乔荞似乎也想到了同一个人。

    青霞领着儿子来看乔荞,坐在一边,青霞有些尴尬。

    “我这两天要带孩子,所以……”

    陈元庆不让她来,青霞不敢偷偷的来,要不然夫妻又要干架,青霞不为别人着想,也得为自己儿子着想。

    乔荞理解。

    “没事儿,也不是什么大事儿。”

    青霞问乔荞有没有要换洗的衣服,自己拿去给她洗了,乔荞表示医院有人专管这些,叫青霞坐着

    青霞的儿子陈放看着最大的那个果篮伸手要摸,青霞打了儿子的手一下。

    “别乱碰。”

    乔荞叹口气:“陈放啊,你一会儿走的时候拿回家里去,老姨吃不上了。”

    陈放走到床前,似乎有些害怕乔荞,咬咬下唇问着:“老姨,你被人捅刀子了吗?”

    乔荞笑笑:“嗯,所以你要听你妈的话,我就是不听你姥姥的话,不按时回家……”

    陈放也有小孩子的毛病,玩起来就不愿意回家,男孩子嘛,难免的。

    张丽敏瞪了女儿一眼:“你可真会找机会做榜样。”

    青霞待了一会儿就要走,还得回家做饭呢,哪里能在医院久留,张丽敏划拉划拉病房里的东西,就连乔荞主任买的果篮都给青霞收拾好了,能拿的全部都让青霞拿回家去吃。

    乔荞看着自己妈跟土匪似的,是,自己现在不能吃,可每天总要吃点水果的吧?

    要是开口,难免又跟母亲吵起来,决定还是算了,眼不见为净。

    “给乔荞留点……”青霞推。

    “不用,她现在什么都不能吃……”

    乔荞鼻子差点没气歪了。

    青霞是把东西都给拎走了,青霞领着儿子回家,进家门,青霞婆婆看着儿媳妇大包小包的拎着东西,开口问:“去医院看你妹妹了?”

    青霞点头。

    “乔荞说她不能吃,让我拎回来了。”

    当婆婆的点点头:“你没花点钱?”

    这就是在打探看看青霞有没有胡乱花钱,青霞叹气:“乔荞没要。”

    “亲姐妹又不是生的,也不在乎这个。”当婆婆的说着。

    上手将果篮拆开了,然后拿了几个进了卧室里,乔青霞的婆婆是个很会保养的人,喜欢吃也喜欢穿,对自己从来不会委屈,爱吃水果这是出名的,比青霞吃的都勤快,什么东西好吃,什么东西值钱她都清楚。

    陈元庆进家门,看见这些东西,脸色难得好了起来。

    青霞就在桌子上说:“今天去领着陈放,我也没腾出来手买点东西,去了还拿了这么多回来,我合计过两天买点东西再去看看乔荞……”

    陈元庆和他妈齐齐选择收声,一个说话的都没有,反倒是青霞倒是有些像是自说自话,气氛有些冷场。

    眼下这种情况如果青霞还不知道的话,那她就白活了,青霞闭上了嘴,她心里是想给妹妹买点吃的,毕竟那是亲妹妹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她当姐姐的不能就当什么都没看见不是。

    全家吃完饭,青霞收拾着桌子,想着明天早些起来,然后买点骨头给妹妹炖点汤,这样也不算是太难看,至少还关心妹妹了,面子上还好看。
(快捷键 ←)上一章:60回 抢劫返回目录下一章:62回 冤家(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