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穿越小说 »婚后宠爱之相亲以后最新章节列表 » 64回 有那意思

64回 有那意思

文/简思
婚后宠爱之相亲以后 本章字数:12688 婚后宠爱之相亲以后txt下载
推荐阅读:诛魂记 国师夫人太妖娆 主宰战神 无敌世家子 死亡高校(终结的白菜) 佣兵女王:逆天大小姐 农香满园 超级天启 九荒纪 无量钱途
    “元庆介绍的这叫什么人?看看他这个张狂劲儿,就连给蒋晨提鞋都不够格。”张丽敏恨恨呸了一声。

    想当初蒋晨条件好不好?好成那样敢说这样的话没?今天这可真是山中无大王猴子逞英雄,长成那样自己家愿意接受,那就是他祖上烧了高香了,还敢挑剔?

    张丽敏越是想越是火大,对着陈元庆就指责了出来,陈元庆黑脸。

    去的时候你们可都是知道人什么样的,那时候怎么没人说他不靠谱?介绍的不好?现在人家看不上了,你们调回头就说我,陈元庆也彻底翻儿了,脸色不善的看着岳母。

    “妈,对我是没有蒋晨好,那你觉得蒋晨好你找蒋晨去,我不侍候了。”

    陈元庆直接摔咧子走人,爱谁侍候谁侍候,他是不管了,爱咋咋地

    陈元庆起身,张丽敏一听,这是要反啊你?你还跟我摔咧子了?

    青霞起身就要去追,张丽敏放话:“老大你不用去追,我看看今天怎么了,不想过了是吧?”

    陈元庆原本这口气就是没有出去,现在一听,冷笑着。

    “妈,你还真没说错,乔青霞我今天就扔这句话,你要是过呢,你就跟我走,你要是不过呢,得干脆你也别回去了,省得你妈看不上我,离婚就离婚,谁怕谁,谁不离谁是孙子。”

    张丽敏愣了愣,压根就没想到陈元庆火气这么旺。

    乔建国见状只能和稀泥,吭声了。

    “行了,都少说一句。”

    可惜人陈元庆不给他这面子,摔门走人,乔荞原本是想让大姐离婚的,也乐于看见大姐离婚,可也知道自己大姐是什么样的人,真的离婚了,恐怕青霞得去死了,自己也是经受过一遭的,随便青霞吧。

    “姐,你跟出去看看,妈这里有我呢……”

    乔荞推着青霞出去,青霞追了出去,张丽敏骂骂咧咧的:“怎么?我还不能说他了?德行,这些年靠着我们家,现在觉得他行事儿呢?能站住脚了是不是?我告诉你陈元庆,你想都不要想,我闺女嫁给你,那是我闺女吃亏……”

    乔荞撑头,人都走了,你说这些干什么?

    再说都在气头儿上,现在说有什么用?当初陈元庆打青霞的时候为什么不吭声?

    事后英雄还是不要了,乔荞坐在沙发上,翘着腿,自己还累够呛呢,你说一口饭没吃上,花出去大半个月的工资,这笔钱谁给报销了?

    “还有你,你还有闲心看电视?”

    张丽敏的火对着乔建国直接喷了出来,乔建国一看这情况,家里自己是呆不下去了,他走还不行嘛?省得处处都看着他碍眼,骂完女儿就得骂自己。

    乔建国下楼遛弯去了,直接去了江波家楼下,转了几圈,江波看见他就下来了。

    “乔荞相亲去了?”

    乔建国唉声叹气:“相了,没成。”

    觉得是有点可惜,可是吧心里又觉得应该是这样的,乔建国跟张丽敏是一样的想法,实在是因为前面的蒋晨太过于强大,每个人跟蒋晨站在一起就没的看了。

    这样也好。

    江波问了详细的,自己看看乔建国。

    “我说这话,你也别往偏了想,如果你总是拿前女婿的条件要求现在未来有可能变成你女婿的,这样乔荞再婚的可能性不大,一次是撞运气撞上了,可不代表一辈子都能撞运气。”

    江波也是将心比心,一个女人的运气乔荞也算是用的差不离了,哪里还能有更多呢?

    乔建国闷声不语,事实上他确实拿着每一个人去跟蒋晨比较。

    张丽敏看着乔荞还坐着,丈夫也走了,手指就差点指到了乔荞的脸上

    “你心杂就那么大呢?人家这巴掌都打脸上了,你还跟没事儿人似的?谁让你买单的?你有钱啊?有钱没地花你给我……”张丽敏不解气的将衣服摔在沙发上,自己坐下身继续骂。

    乔荞挑着眉头,叹口气。

    “妈,你这个性也应该改改了,动不动就骂我爸,他这一天都不敢在家里待了,早晚会出事儿的。”

    乔荞也是随便这么一说,那你说老出去老出去,还总是这样骂,早晚会出问题的。

    张丽敏没好气的翻着眼皮子。

    “用不着你来管你爸,你爸好着呢,你先把自己管管清楚,我问你呢?你就不生气?”

    她不是脾气比谁都大嘛?怎么现在就一点脾气都没了?

    乔荞摊手:“妈,你要是好好跟我说话呢,我就留下来陪你说说话,你要是骂我呢,我都这么大了,那我就回家了,你看我明天还要上班呢。”

    “滚滚滚,看见你就脑袋疼。”张丽敏挥着手。

    一个两个的就没一个听话的,愿意滚就都滚,别在她眼前碍眼。

    乔荞也没惯她妈的脾气,自己起身就真的走了,拎着包特别潇洒的回家了。

    花这个钱,乔荞觉得没什么,不花才是丢人呢,就差这么一顿了?

    她妈想问题想的倒是挺有意思的,关键问题不去想,想这些没用的。

    站在路边伸手拦车,好半天也没车经过。

    陆卿坐在车上,前面的司机开着车,他突然低低的笑了出来,自己的脸上蒙着一块帕子,喝高了。

    有人存心想要灌他酒,推也没推开,加上当时桌面上有长辈,陆卿也就干了,有一就有二,喝来喝去就喝成这样了,自己一个人笑,把司机笑的有点毛。

    陆卿大笑出声,他觉得靠着那虎妞儿自己都能乐一阵子,你说她是故意的还是非故意的?

    陆卿觉得她出现的时机怎么看着就有点那个玄乎呢?这虎妞是真的跟他有缘分呢,还是人造的缘分?

    陆卿伸出手将脸上的帕子扯了下去。

    “你明天帮我查个人……”

    司机一听,点点头,这样的事儿他干的多了,实在没办法,他老板就是一块美味的蛋糕,谁看见都想咬一口。

    陆卿的身体靠了回去,自己慢悠悠的拿着脸上落下来的帕子玩,脸色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现在走出去也不会有人认为他喝了酒。

    司机把他送到家,陆卿叫司机明天上午九点来接自己,开了门进去,他家很大,陆卿喜欢住大房子,这样没有拘束感,现在的问题出来了,房子太大了。

    陆天娜挂了电话,自己揉揉脑仁,才被自己妈狂轰乱炸过,她真不愿意管老哥的事儿,再说她哥对她那么好

    “哥……”

    陆卿接起来电话,自己踩着拖鞋进了厨房,他不习惯家里有陌生人出现,所以一直没请阿姨,家里卫生呢,通常都是陆天娜一个星期过来一次帮着收拾,当然陆天娜不是白干,陆卿也不差这么一点钱。

    换只手拿着电话,冰箱里摆着一水儿的某名牌水,据说这个水的味道跟别的很不同。

    “说。”

    陆天娜尽职的告诉哥哥相亲的地方,她也是很头疼。

    “你就从里面勉为其难选一个吧,不然妈总逼着我给你介绍。”陆天娜有点抓瞎。

    你知道她认识的人实在有限,每次求爷爷告奶奶的通过朋友的朋友介绍,她也觉得烦,自己欠别人多少人情呢,再说说出去也不好听啊。

    陆卿呛了一口。

    “真的哥,我下次也找不到什么人来给你看了,要不你就自己想想办法。”

    只要不让她介绍,就什么都行,在这样下去,她都要精神崩溃了,现在全局里有几个不知道她哥是个没人要的男人?

    陆卿呵呵笑。

    “你就别管了。”

    陆天娜叹气,突然想起来一个人:“要不你就跟我室友试试算了,她要是成我嫂子,我吃东西以后就不用给钱了。”

    陆卿觉得啼笑皆非:“就为了几个钱你就出卖你老哥?给多少你回头告诉秘书,得了,我给你送过去……”

    陆天娜打断他的话。

    “我家里现在有别人,你还是尽量少来,毕竟我在家的时间不一定,你来了呢,也打扰人家休息。”

    陆天娜不愿意自己的亲人总上门,打扰别人也打扰自己。

    陆卿无奈挂了电话,这妹妹要不要有什么用?随手就能把自己给卖了。

    陆天娜挂了电话,乔荞进门。

    “回来了?”

    陆天娜进了屋子里,自己拿出来两张票。

    “我单位发的,是苏泊尔的卷,你看着家里需要什么你就买吧,对这些我也不了解。”

    乔荞接了过来,这没有什么不好接的,毕竟将来她走了,东西也是要给陆天娜留下的。

    “这么多?”

    陆天娜以前就发过,不过没想起来用,反正都是今年以内有效的,用什么看着她买吧。

    乔荞拿着卷,说自己明天晚上去看,白天她得上班。

    “你跟我一起去?”卷拿在手里回头问陆天娜。

    陆天娜吃着樱桃,撇嘴:“我就不去添乱了,明天晚上有会要开,说不上几点回来

    。”

    前天叫头儿给训了,就算是有人抢劫她,怎么说亮家伙就亮家伙呢?

    乔荞早上把早饭准备好的,自己眼看着就要迟到了,一只脚单立着换着拖鞋,另外的一只手去摸门钥匙,带上门自己就往公交车站跑,跑了一段才想起来自己很傻缺,现在能坐公交车嘛?

    伸手拦车。

    到单位换了制服,她们上班几乎就不能穿自己的什么衣服,一年到头都是工作服,就连大衣也发,不过谁穿那玩意,穿出去都丢人,发了也都是给家里人穿,乔荞是新来的,还没轮到过发大衣的时候。

    到单位换衣服,往楼上跑,同事对着她挤挤眼睛。

    “你这可真够准时的了,车还没到呢?”

    乔荞说早着呢,哪里能这么快。

    上午接电话接的耳朵疼,有些心不在焉,对方倒是一直哇啦哇啦说个没完没了的,乔荞觉得她现在就跟居委会大妈似的,也差不离了,整天跟这些人打交道,什么脾气都磨没了。

    晚上下班直接去了指定的地方,乔荞走了几圈,看什么都好,东西当然也不便宜,转了一圈,除了陆天娜的钱,自己又搭进去一千多,她就不打算吭声了,反正自己也是要用的。

    准备结账,然后拎着东西从里面出来,东西实在是有点多,打车也打不到。

    陆卿开车,从城东往城南来,才办完事,开着车看着前面的人,哎呦。

    停在路边,降下车窗。

    “我说喂……”

    乔荞一直伸手,伸了半天就是拦不到车,这该死的交通。

    乔荞心里咒骂着。

    陆卿倒车,停在乔荞的面前:“你好呀,我们还真有缘。”

    乔荞没给陆卿好脸色看,几次见面这人给自己留下的印象实在有些不靠谱,翻着白眼。

    “去哪里啊?我送你?”

    乔荞站着没动,用他送?

    他是自己什么人?

    可拎的东西太沉,她的手有点拎不动了,想要放在地上,陆卿推开车门,自己下车,上手就去拽乔荞手里的东西,乔荞都没反应过来呢,他直接把东西一样一样的都给放后面了。

    “抢劫啊?”

    陆卿笑呵呵的推着她进副驾驶的位置,乔荞挣扎要下车,陆卿笑了。

    “我把身份证抵押给你,我做好事儿还得留名,真是可怜。”

    乔荞知道现在打车是肯定打不到的,他愿意送自己一程那就送被,不搭理他,自己心里数着绵羊。

    “你上回说你在哪里上班来着?”

    乔荞没好气的翻着眼脾气:“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告诉你对我有好处吗?”

    “这可不一定,弄不好你就找到一个好老公呢

    。”

    “就你这样的?”

    “就我这样的怎么了?哥有钱……”陆卿笑眯眯的说着,只差没脑门刻着两字,土豪!

    乔荞叹口气。

    “一司机,开着老板的车到处跑,还哥呢,就你这样的能是我哥?我哥要是长这样,生下来我妈就直接把你溺在马桶里,还能留着你出来得瑟?”

    “……”这丫头的嘴皮子可真是了不得。陆卿也不生气,呵呵的笑着:“行,就当我多嘴了,家住在哪里啊?”

    乔荞报了一个地址,能介绍给她相亲的也都是熟门熟路的,就是真的抢劫了也不用怕找不到人。

    陆卿翘翘唇,跟他妹妹一个小区?

    这还真邪门。

    开到地方,小区不让陌生的车进去,陆卿降下车窗。

    “身份证压你这里不就得了。”

    保安摇头:“这可不行,这是上面的规定,就是压人也不行,不是登记的车辆不能进。”

    就是保安也没有资格放车进去,车辆回来后,自己用蓝牙一扫自然就进去了,没有带,那就甭进来了,也有业主闹腾过,毕竟有时候忘记带,就给开个门能怎么了,这缺德的小区,就愣是不行。

    陆卿挑眉,乔荞下车。

    “那谢谢你送我回来了,慢走不送。”

    下车去开后车门,陆卿跟了下来,自己上手将东西拎在手里。

    “走吧,送你上去。”

    乔荞气笑了:“我说,我跟你又不认识,你是不是觉得我住在这里的小区就特别有钱啊?我租别人的房子住的,我可是拜金女,生气就喜欢花钱,多少钱到我手里我都敢花,先生我妈教我要带眼识人,现在这话我送给你。”

    乔荞小腰一扭,自己抢过去东西就走了,呦呵,这叫一个利用完立马就将人踢了。

    陆卿摸摸鼻子,这妞儿脾气有点冲,辣的他鼻子疼。

    探头看着保安。

    “刚才进去的那个住哪一栋哪一层,我跟她相亲的,人家没瞧上我,我得使把力气不是。”

    保安是个年轻的小伙子也是家里催婚的年纪,每天也都是忙着相亲,说起来这个也是一肚子的苦水。

    “她啊?八号楼902的,跟一个警察一起住,大哥你说现在这女的都怎么了?上来直接就找不合实际的,那天我相亲你猜我听见什么了?找都教授,我靠,教授还用相亲吗?就是相亲人家看上的也是全智贤好不好……”

    现在女的太虚荣了,保安哥哥心里默念着。

    总得给别人留条活路吧?

    跟天娜住在一起?

    陆卿笑笑,这倒是出乎了自己的意料之外

    陆天娜在单位开会呢,私下玩着手机,面上装的高贵冷艳,单位一般人不敢得罪她,陆天娜就是冲天炮,笑起来像是软糖,出手就像枪,这是大家对陆天娜的评价。

    生活里,陆天娜是个很不拘小节的人类,夏天脚上踩着几块钱的拖鞋,办案的时候那就是一把机关枪,扫的敌人片甲不留,死伤遍地啊。

    说她像是软糖,多么锋利的问题在她这里就占不到丝毫的便宜,有人就对陆天娜的审美质疑过,一个年轻的女孩子,女孩子没有几个不爱美的,同样的陆天娜也爱美。

    “你这穿法是新潮的穿法?”

    “我觉得这样穿很神秘,我就试试。”“跟你一起住的人是个离婚的?”

    陆天娜不知道陆卿从何得来的,表情也认真了起来,她不想别人的私事被自己大哥当成下饭菜。

    “打住,这样的问题请你以后不要问我,还有我现在在开会,再见不送。”

    陆卿苦笑着,这妹妹就跟刺猬似的,哪里像是小时候一样。

    乔荞回到家,将东西整理归类,想起来陆卿被拦在门外,也觉得这人教养似乎不错,要是一般的估计都会骂骂咧咧的,骂两句肯定就是避免不了的。

    车行那边终于来电话了,那是一个明媚的早上,乔荞昨天晚上锻炼身体锻炼大发了,她就觉得不是说当公安的身体素质都好嘛,她傻乎乎的就去挑战陆天娜了,一个人去健身房反正也没意思。

    比较起来,乔荞更加喜欢健身房胜过去外面任何陆地跑,为什么?

    在跑步机上跑步可以看电视可以听音乐,当然最讨厌的就是在跑步机上遇上跟自己步调不一致的,听着那种交错的脚步声她总想揍人,跟陆天娜似乎就没有这方面的冲突,陆天娜的体力……

    乔荞只跑了十五分钟就真的坚持不下去了,相差的不是一点半点,她想追上陆天娜太难,那人就跟个电动马达似的不停的在运动,陆天娜的前襟后背全部都是汗,就跑步五十分钟下来,她还能顺带着做一套八分钟的腹部锻炼,那种强度,乔荞真的是服了。

    不服也不行,她做了一分钟不到,腹部酸的呦……

    陆天娜的小腹的线条特别的漂亮,这也是乔荞昨天才知道的,可这个东西真是羡慕不来,要付出的太多,她不行。

    早上差点就没起来床,拿着药膏自己对着镜子伸手够着努力往上贴,左肩膀一块,右肩膀一块后腰上无数块,套上衣服总算是能敲了。

    陆天娜跟没事儿人似的,起来蹭着拖鞋,拖鞋跟地面擦着很有节奏的声音,莎莎莎的进了厨房然后开冰箱找水喝。

    “桌子上有凉白开。”

    “小乔你真可以当贤妻良母了。”

    陆天娜笑笑的说。

    乔荞换了鞋,拿着包:“车行给我来电话了,我要去提车,你要一起去吗?”

    陆天娜觉得也好,反正自己今天没有什么事情,倒是下午要去练枪

    两个人结伴,陆天娜说下午带着乔荞去开开眼界,不是不能带外人进去,就是手续有些麻烦而已,其实也不能算麻烦,你也知道的,虽然并不是真枪实弹,可这些东西的伤害性还是蛮大的,有这种考量也是能理解。

    陆卿睡醒了,自己穿着睡裤推开窗子,外面今天是他前几天打电话叫来的人正在做修剪工作呢,吵的陆卿睡不着了,他这人有个毛病一旦醒了在想入睡就特别的困难。

    坐在桌子前,家里除了面包就面包,到了一杯果汁。

    “真应该请个人来了。”陆卿喃喃的念叨着。

    给妹妹打电话,陆天娜说她陪着同屋提车呢,陆卿此时正在穿衬衫,视线犹豫在黑白两色之间,最后抓了黑色的。

    “在哪里?我去接你们,然后顺路一起吃个饭吧。”

    陆天娜挑眉,她真是觉得老哥赶紧找个人结婚才是正经,不然他永远都会觉得无聊。

    陆卿从桌子上抓起来车钥匙,视线落在桌子上的盘装土司上,对着土司摆摆手:“再见了,哥哥我去吃更好吃的了。”

    开车到地方,鼻梁上方夹着墨镜,乔荞跟陆天娜就在里面,陆天娜一身的运动服,要说穿着还得是乔荞会穿,很有女人味儿,陆卿摩挲着下巴,他为什么喜欢这个女人呢,说直白一点,乔荞不难看,模样很俏,说话狠辣,行动起来很猛,交手几次陆卿很喜欢她的个性,敢说敢做的。

    想起来那一次介绍人说的,不能生的问题,陆卿挑挑唇,兴许哪一天他就出车祸挂了呢,那时候还哪里有心情想有没有儿子?

    大步迈了进去,陆天娜招手,乌黑的眼眸动了动:“哥,这里……”

    乔荞就说,人家不会无缘无故的送自己,那人脸皮得多厚啊,原来是有原因的,你看看自己昨天的做法,乔荞有点不好意思,脸蛋儿有点红,也是晒的,今天阳光真的很好,目光很是坦然的落在陆卿的身上。

    “昨天我不是故意耍你的,抱歉,我不知道你是天娜的哥哥。”

    陆天娜挑着眉头,带着满脸的问号看着陆卿,陆卿挑唇:“我这人呢,最大的优点就是善忘,都忘了。”

    乔荞当时是听说那人有个妹妹,是陆天娜?

    “你认识马阿姨?”

    陆天娜满头的雾水:“哪个马阿姨?”

    乔荞压低声音:“我跟你哥相过亲。”

    陆天娜笑了,拍拍乔荞的肩膀,她这人是直肠子也是有什么说什么。

    “不可能,我哥相亲的都是……”陆天娜在想着要怎么去找形容词、;“首先必须是长发飘飘,身材超级好,偏瘦,瘦的很闪电似的,我哥这人喜欢闹笑话了……”

    乔荞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这样来说貌似就是闹了一个大乌龙

    陆卿看着乔荞有些跃跃欲试,将自己捷豹的车钥匙扔了过去。

    “接住。”

    乔荞听见声音看着他一扔车钥匙,自己下意识就伸手去接,双手合十接住,陆卿几个大步从她手里拽走新车的钥匙。

    “你们在前面带路,我开你车。”

    乔荞张张嘴,到底没说其他的,自己挠挠头发,感觉怪怪的。

    陪着陆天娜去练枪,乔荞这技术那压根就没的看,在陆天娜的光环下直接就碎成了渣渣,可怜见的,枪枪脱靶,能炼成这门技术的估计也是需要一定的天份。

    陆天娜是习惯开枪的时候不会被外界影响,所以压根就没注意到,手很稳还在继续。

    陆卿取下耳朵上的耳罩扔到一旁,出来的时候就看着乔荞在左看右看的,用手点点她的头。

    “看什么呢?”

    乔荞对着陆卿嗤牙,这人什么意思啊?自来熟?

    “我对枪没有兴趣,随便看看。”

    陆卿笑:“走吧,她还得等一会儿,我这妹妹从小就不会照顾自己,谢谢你了。”

    乔荞被他说的有点不好意思。

    “你也别这么说,话说开了就好,那天在交通队我……”

    乔荞那时候恨不得扒了陆卿的皮也是真的,谁让他嘴那么欠了,可现在不是化干戈为玉帛嘛。

    陆卿翘唇:“是我让人讨厌了。”

    “不不不,你别这么说……”尽管她还是觉得陆卿当时的做法,让自己很讨厌,不过嘴上不能这样说。

    “那意思就是说,我们和解了?”

    乔荞点点头。

    陆天娜练完枪三个人去吃饭,吃的韩国料理,是乔荞带的路,她经常去的一家,熟门熟路的领着人进去,要了包厢,外面实在太吵了,不过这里的格局跟陆卿身上的衣服有点不搭配就是了。

    乔荞扫了一眼陆卿的衬衫。

    坐下吃饭,吃到半路陆天娜被局里给叫走了,就剩下陆卿和乔荞,气氛有点尴尬,乔荞心想,早知道就坐外面了,现在也不至于就这么尴尬。

    “这家你经常来?”

    乔荞笑:“嗯,我比较喜欢吃韩国料理。”

    陆卿细细的看着乔荞吃东西,他见多了一吃饭就在数米粒的女人,乔荞今天出门因为也不是上班,自己也没怎么收拾,脸上拍了一点化妆水然后就加了一个隔离霜,吃的很像,特别是用生菜包着肉的时候送进嘴巴里,嘴巴实在太小了,吃的满嘴都是,鼓着腮帮子,陆卿觉得有意思。

    她似乎特喜欢吃?

    乔荞吃着烤肉,筷子夹上来觉得有点热,用嘴吹着然后满足的送进嘴巴里,再烫也值得了笑嘻嘻的眯着眼睛

    陆卿倒着所谓的清酒,这酒喝起来真是没滋味儿,其实这玩意就是不会喝的人才会想尝试的,一点味道都没有,喝了两口就扔到一旁不喝了,看着她吃。

    陆卿见过乔荞哭的最惨的时候,对着猫哭的稀里哗啦的,哎呦那叫一个惨,见过她笑起来特别阳光特别满足的时候。

    包里的电话响,乔荞伸手去拿,从里面拿了出来,看了一眼号码,座机号,但是不认识,接了起来。

    “老姨你在哪里呢?”

    电话是黎兵打的,黎兵跟陈放虽然都是孩子,可性格完全不同,乔梅的儿子黎明甚至还比陈放大一岁多呢。

    乔荞问黎明怎么了,黎明说就是想她了,这孩子嘴甜。

    “老姨跟人吃饭呢,你来不来?”

    黎明问了问在哪里吃,觉得自己也好长时间没有蹭饭了,说打车就过去,不过打车费得老姨掏。

    “知道了,你来吧。”

    挂了电话对上陆卿颇有意味的双眼,解释了一句:“我姐家的孩子,难得今天没课。”

    陆卿点头。

    “多个人吃也热闹,还要什么?”

    黎明来了之后果然包房里就热闹起来了,这孩子长得高,就是瘦的厉害,风风火火的,处在变声期,声音有些像是鸭子叫。

    “这不是我未来姨夫吧?”

    黎明知道自己小姨离婚了,具体的孩子不知道也没问,就是偶尔听自己奶奶提起来的,当然他奶奶说的就不是什么好话了。

    黎兵他妈特别的恨姓乔的,觉得你看老二离完婚现在轮到老三离婚了吧,之前那丈夫不是千好万好的,现在说丈夫出轨,谁信啊,弄不好就跟乔梅一个德行,老乔家没有正经的人,也就老大能勉强能看。

    乔梅的公婆原本多待见她,因为闹这个离婚,后来就有多厌恶她。

    这些黎明不说,在一个黎兵确实是个好人。

    黎兵带给儿子的都是正能量,满满的,跟儿子讲,你长大会分辨这些事情了,要不要看你妈,要不要对你妈好,你自己去想,你要是觉得依然妈妈很可怜呢,爸不会拦着你,要是觉得妈没有尽到责任,那爸爸也没有什么好说的,黎兵不会跟儿子撒谎,是怎么回事儿就是怎么回事儿,一字一句,真真实实的。

    黎明这孩子有点小大孩儿的意思,两颗虎牙。

    “瞎说什么呢。”乔荞瞪孩子一眼。

    倒是陆卿抱着胳膊看着黎明:“你多大了?”

    现在的小孩儿是不是都特别的早熟啊?看起来特别的青涩,怎么说话这么老道呢。

    黎明呵呵的笑着:“老姨,你千万别着急结婚,慢慢等在能等到最好的

    。”

    哎呦这孩子!

    乔荞揉了一把孩子的头发。

    “你新妈妈对你好吗?”

    乔荞不想挑拨,自己二姐对孩子不够样儿,孩子说扔就扔了,也不说看看,多伤孩子的心啊。

    黎明点头,他才进门一头都是汗,乔荞细心的拿着纸巾给他擦,黎明就仰着小脸叫老姨给擦,这是自己老姨也不是别人,他挺喜欢老姨的,因为老姨特大方。

    “挺好的,我爸跟我说,要是她对我不好就跟她离婚。”

    乔荞一听,大姐夫是一点不着调,二姐夫是过于着调了。

    “你爸对你很好,黎明啊这话不能跟新妈妈说,你要跟她好,知道吗?”

    黎明翻着白眼:“老姨你以为我傻啊?当着她面我就不说这些话了,她跟我爸之间的事儿我才懒得去管呢,我就是一个小孩儿……”

    乔荞拍拍孩子的头,这孩子,真是出息了。

    黎明胃口很好,上筷子去夹年糕,乔荞也跟着吃,两个人干掉了一锅,乔荞的嘴吃的红彤彤的,陆卿基本就是作陪了,壁上观。

    乔荞一边吃一边注意着孩子,其实她也有点小唠叨。

    乔荞说好的这顿自己请,陆卿笑:“行,叫你请。”

    半路去了卫生间,等要结账的时候服务员说有人买过了。

    “都说了我请,你怎么偷偷出去结账了?”

    陆卿笑呵呵的,让乔荞先顾着黎明,还别说黎明这样子真有点帅哥的架势了,乔荞拉着黎明的手,黎明就叹气,自己都多大了?老姨能不能别当他是小孩儿啊?可也没挣扎,知道老姨没孩子,一直吧他当成亲儿子看。

    乔荞从钱包里拿出来一千块钱,塞进黎明的手里。

    “自己留着花,你爸就是要也不能给知道不?”

    黎明点头。

    黎明这孩子很靠谱,别说一千哪怕就是一万他也不会乱花,乔梅跟黎兵没离婚的时候,乔荞每年给孩子压岁钱,乔梅就说黎明可有心眼了,存的钱比她都要多了。

    乔荞叫黎明上车。

    “新买的车呀?”

    乔荞点头:“怎么样?酷不酷?”

    黎明摇头:“这颜色太深了,不是我喜欢的。”

    乔荞照着这小子就是一爆栗,不是给你开,自然不用你喜欢。

    “那我们就在这里分开?”乔荞回头看着陆卿,陆卿说自己还要办点事,叫乔荞他们先走,自己从裤兜里掏出来烟点了上,乔荞搂着黎明,大小伙子眼看着都要比他老姨高了,愣头愣脑的,乔荞死死勒着他的脖子,黎明的公鸭嗓声音传了出来

    陆卿觉得乔荞跟她外甥的关系一定很好,看着就让人能感觉那种亲。

    乔荞把黎明送到他奶奶家楼下,后车座上都是乔荞给黎明买的东西,她自己也没孩子,挣钱就是自己花,好不容易外甥给打个电话,乔荞也不能亏了黎明,大包小包的给买了不少的衣服,黎明这小家伙也没少炸他老姨,买了几身运动服,还有鞋子。

    乔荞推开车门,黎明跳下车,自己去开后车门拿。

    “用不用我送你上去?”乔荞问他。

    黎明摆手:“这些都是小意思,老姨你慢点开车,要是想我了,就给我打电话啊,还有今天那哥哥人挺好的,站在人群里,有高大又俊朗的。”

    乔荞听的啼笑皆非的,这孩子。

    “快上去吧。”

    黎明提着大包小包的跑上楼,赵雪梅给打开门,一看黎明手里提着这么多东西,笑呵呵的问:“回来了?”

    “嗯,跟我老姨去吃饭了,她给我买的……”说完飞快的换完了旅游鞋,就跑到阳台,拉开窗子,对着下面摆手:“老姨,我上来了,你回去吧,路上小心开车。”

    乔荞伸出手摆了两下,升上车窗就开车走了,赵雪梅跟着上了阳台,看见了那辆车:“你老姨换车了?”

    “嗯,再怎么说我老姨也是有身份的人,不能开那么拉风的车。”

    黎明解释着,黎明他爷爷奶奶也是才遛弯回来,一进门就看见孩子在折腾呢,别说男孩子不会美。

    “你老姨买的?”

    孩子的爷爷扯扯老伴,别总说人乔荞不好,他看着就挺好的,多好的一个丫头。

    黎明有几身不要的衣服这就是打算淘汰了,毕竟有新的了,他奶奶就笑呵呵的看着大孙子。

    “你们班上不是有几个条件不好的同学,叫你妈洗干净之后问问同学要不要。”

    黎明点头,他也是这样想的,他衣服还挺新呢,就是长个子有点穿不了了。

    赵雪梅听着客厅里奶奶跟孙子的笑声,就想起来自己女儿了,赵雪梅现在每天晚上都失眠,就因为日子过的越来越好,她越来越觉得不知足。

    她要是能把女儿带在身边那多好啊。

    可她跟黎兵说了几次,黎兵就是不同意,还说什么黎明现在年纪小,家里要是多个小姑娘,将来就容易出问题,出什么问题?赵雪梅觉得黎兵就是想的多了,她女儿不会抢黎明什么的。

    将黎明的衣服扔进洗衣机里,黎明提着一个口袋送到赵雪梅的怀里。

    “什么啊?”雪梅问。

    “我老姨买给你的化妆品。”

    赵雪梅拿着袋子,笑笑,转身脸上的笑容怎么也维持不住,她用着高档的化妆品,女儿却在遭罪,赵雪梅突然出声:“黎明,妈想求你一件事儿你看行吗?”
(快捷键 ←)上一章:63回 车里的人返回目录下一章:65回 糊涂账(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