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穿越小说 »婚后宠爱之相亲以后最新章节列表 » 66回 初年表白

66回 初年表白

文/简思
婚后宠爱之相亲以后 本章字数:12212 婚后宠爱之相亲以后txt下载
推荐阅读:周氏医女 网游之无商不尖 求个身体去结婚 极品全能学生 始皇圣剑 我在末日有基地 天数[洪荒] 制作人 回归的女神 王座分你一半[未来]
    乔荞开新车上班,这是第一次开到单位去,车子一进门,几乎就引起来反响了,各楼层都是看见的就扫两眼,他们这单位说实在的,还真是几乎没有不买车的,乔荞最后。

    原本大家就都知道乔荞,因为这一年就考进来两个人,很好辨认,上电梯的时候虽然他们不说话,但是也清楚,知道这人是哪部门的,这里有没有亲戚,是考进来的还是走后门进来的,大家心里都清楚。

    乔荞这车倒是没有多夸张,价位呢也是在一水的好车当中显现不出来,那奥迪,a6别以为他们单位就没有,还真有。

    有的人家条件那叫真好,乔荞不算,她是靠前夫起家的。

    停好车,径直就上楼了。

    “二乔的车不错呀。”

    同事拎着饭盒准备下去吃饭,有的人早上起不来,就来单位吃,单位的伙食好的很

    乔荞则是属于少部分从来不会在单位吃的,没什么原因,早上自己起床在家里就对对吃一口了,早上的胃口也不见得就有多好。

    乔荞笑笑着点头:“那是,我选的,能不好嘛。”

    同事无奈的摇摇头,夸她胖,她还喘上了。

    上午工作的时候,主任过来一趟看了一眼,大家都在工作,其实工作真是不多,一年到头可能都没有几天好忙的,就那么一点工作,要是认真做未来几天都可以没事儿干了,乔荞的活就更加轻了,每天都是同样的流程。

    主任点点她桌子,乔荞转过身看了过去。

    “主任您说。”

    正主任站住一脚:“买车了?”

    乔荞嘿嘿抓抓自己的脖子:“嗯,上下班有些不方便。”

    “车不错,性能挺好的,性价比也好。”

    乔荞点头,买的时候就参考过,她上了很多本地的论坛,论坛里几乎没什么富二代,全家挣钱你知道买辆车要经过多少次考虑在考虑嘛,车子的性能方面大家都是给出来一点意见,买了车之后有什么问题上面都有,乔荞是长期潜水,主要对车子这块也不太懂,她觉得费心思去记车标然后知道这是什么车,是件挺浪费脑细胞的事情,她脑子又没多灵活,这样的事情还是少做吧。

    买了车,就这样开了,除了上了保险,其他方面的巩固工作乔荞是一点没做,看论坛上有人说贴车模,乔荞才懒得去弄,费力气的事情她都讨厌,能开就开,不能开就淘汰。

    也不能怪她如此想,你说她身上没有任何的压力,今年28岁全身心健康的女人,好吧暂且也不能说是少女了,少妇目前为止也不能算了,离婚接受了前夫的馈赠,自己又挣了工资,没有房贷车贷,等于说自己挣钱自己花,银行里还有存稿,她有底气的很。

    跟主任说了两句话,这头有工作,主任也就走了。

    中午单位宣布明天晚上去度假村度假,为期两天,不走远,就是本地的度假村,以温泉出名的。

    几个女同事高兴坏了,还没下班呢,就叽叽喳喳的说上了,乔荞倒是不大想去,说实话她上班这么久,怎么说呢?

    乔荞是有点讨好正主任的意思,为什么?

    为了拍马屁?

    其实不是的,瞧瞧你才来这单位的是被借调的,原本是要在过一段时间才来的,等于说因为正主任的原因她提前上班了,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加上又是这样的身份,难免会被人问到,婚否,乔荞觉得尴尬,不说吧你好像故意隐瞒一样,如果谁好心想要帮你介绍对象,这就难堪了,说吧,自己的事情又不愿意张扬,因为这样的心理,跟同事都不算是亲,也就是见面打个招呼,集体活动乔荞很少参加,除非正主任点名了,这乔荞才一定会去,那是一种英雄惜英雄的感觉。

    乔荞心里有多感激正主任,她体检的时候,尿检不合格,当时身上连带着来例假外加感冒,正主任并不认识她,通知她然后介绍了医院叫她再去做一次详细的检查,乔荞觉得自己是傻人有傻福。

    大运就这样被她给撞上了,撞的这样的轻松

    她得回报主任一点什么,不能送礼,那就只能尽量配合主任的话。

    主任呢,是个很老的老江湖,也是个老菜鸟,一个单位待着,他不是特别对乔荞照顾,而是所有人差不多的他都能照顾,乔荞怎么回事儿他心里也清楚,其实放在现在,离婚这真不是算是什么,好男儿多的是,两条腿的男人特别的好找。

    他特别注意这乔荞,为什么喜欢乔荞呢?

    有时候喊她跑个腿就特别快,从来不会不情愿,看见他永远笑呵呵的,满身都是活力,叫干活就干活,吩咐她一点事情也从来不推脱,嘴巴还严格,单位的事儿从来不瞎说,主任是考验过乔荞的,把事情故意当着她的面说出去,谁是谁的亲戚,他就等着看,如果乔荞嘴巴大,那就没办法了,可事实上乔荞嘴巴紧的很。

    这点主任可能不清楚,不是乔荞嘴巴特别紧,而是她觉得自己跟单位的同事关系有些发生。

    特别木的那种,亲近不起来,就好像人家原本是一个团体,然后她是转校生,现在没有到那个时间段,她融合不进去,好在现在是好了很多。

    中午吃饭,又撞上了慕初年,乔荞想招手来的,可自己这身份吧,特别的尴尬,你说她要是招手,人家会不会多想什么?

    慕初年打好饭,端着菜盘,乔荞的心就一直跳跳个没完没了,觉得他会不会觉得自己过于装逼了呢?直接漠视她?

    所以才说离婚的身份叫她很尴尬,做什么事情都会多想。

    慕初年将盘子放在桌子上。

    “没有约人吧?”

    乔荞抬起头,手里还拿着汤匙,乔荞用筷子其实用的不是特别好,这得怪张丽敏,小时候没教好,长大了也就那样了,吃饭呢习惯用汤匙,反正也是在单位,没人看见的。

    对着他笑笑。

    “没,你坐吧。”

    慕初年掰开筷子看着乔荞,挑了一口米饭送进嘴里。

    “我还以为你约了人呢,我往你这边看,你也没看我。”

    乔荞有些尴尬的笑,没有办法跟他解释,人家只是看见她,认识她,也许就跟自己一样是新进来的,别人都不熟悉被,她要是张口就说,我是离婚的,人家心里怎么想她?

    乔荞心里的小心思是过了一遍。

    慕初年是个很风趣的人,懂的东西又多,看起来很稳当,你知道的这种稳当跟他的年纪是不相配的,乔荞就是猜也能猜出来,慕初年撑死也就是二十五六岁,人很年轻,样貌和气质都很好。

    吃过饭他端着盘子马上就要离开,临走之前看着乔荞问。

    “明天晚上你们也去泡温泉吗?”

    乔荞点头,心里比了一个手势,这是老天为她创造的机会嘛?

    帅哥也去泡温泉?

    尽管和帅哥发生点什么,这样的事情有些不现实,可乔荞觉得帅哥还是很养眼的,能多看看也不错,跟自己那些相亲的人比较起来,慕初年完全就是拉高了他们的层次

    乔荞想起来自己相亲过的对象,心里重重叹了一口气,你说怎么就没有故事里那些多金又帅气的男人对着她一见钟情呢?

    这个点回去上班还有点早,干脆跑回办公室,两张椅子一拉,自己躺在上面披着衣服就睡了。

    晚上下班开车去超市买准备带的东西,泡温泉就一定要带泳衣的,乔荞弄的是热血沸腾,一方面觉得可能看见美男的身材,正想的脑子里冒泡呢,不幸的看见了蒋晨和一个女的。

    女的身材很好,长相也很好,估计年龄会更好,脸上看不见一丝的所谓上了年纪才有的沧桑,可能也是才毕业吧,乔荞想起来自己大学才刚刚毕业的时候也是这样的,青春无敌,满脸的朝气,从来不会为未来担心。

    黄茗挽着蒋晨的手臂,黄茗是天生的有些羊毛卷,那张脸长得真是不错,和蒋晨也是一个会所里认识的,当时她是别人膊上的嘉宾,此时她则是蒋晨的,也不知道蒋晨是喜欢乔荞对乔荞难以忘情还是怎么样,他就喜欢在这地方转来转去的。

    乔荞看见那两人,立马就躲了起来,自己缩在架子的后面,蒋晨的背影就算是化成灰,乔荞都会认出来的,一起生活那些年,认不出来她才是失败的。

    黄茗挽着蒋晨的胳膊,细声细气的问着他要喝那种啤酒,两个人是才从酒店出来,去酒店能做什么,所谓狗改不了吃屎说的就是蒋晨了。

    谢聪聪想管住蒋晨?

    乔荞没有那本事,谢聪聪就更加没那本事。

    蒋晨有点不耐烦:“你自己买吧,我先出去等你。”

    黄茗一看他这么着急,自己也跟了出去,随便买点就是了,经过某柜台,蒋晨看了一眼,从上面取下来两盒杜蕾斯,被的牌子的他用不惯,酒店的他也不喜欢,你知道酒店的就安全?被人扎了呢?

    这方面蒋晨一直很小心。

    黄茗挽着蒋晨的胳膊去结账。

    乔荞推着车,自己就蹲在车的后面,蹲在地上,好像是被人遗弃的哈巴狗一样,又乖又可怜。

    不看是一回事儿,看见了是另外的一回事儿。

    一双黑色的皮鞋出现在眼前,乔乔抱着自己的腿,努力让自己缩的小点在小点,她不会挡住别人去路的,同样的也不希望别人来烦她,她的心里有一点点的难过,就一点点。

    乔荞想,以后自己在看见了,就不会了,照比着刚刚离婚的时候已经好了太多太多。

    可是那人似乎就跟她过不去一样,郑重其事的站在她的面前。

    “……”

    乔荞眼睛里还飘着水雾,可怜巴巴的抬头对上陆卿的眼睛,她现在不能动,前面蒋晨似乎等的有些不耐烦,一直在回头看,乔荞害怕他看见自己,她顾不得许多,不能叫陆卿也被发现,她伸手去扯陆卿。

    “陆卿别动好吗?”

    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去扯陆卿的袖子,嘴里连名带姓的叫着陆卿的名字

    陆卿是看见了熟人,准备要过去,结果被她给拉住了。

    陆卿就站在乔荞的脚边,她就像是个可怜虫一样的蹲在地上,正在努力的将自己缩成一团,小手扯着他的裤腿,陆卿拧着眉头看着她把自己抓皱的西装裤,她的眼睛里全是雾气,闪闪的,比超市里的灯光还要闪亮,几乎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了。

    陆卿突然很想抽烟,伸手去摸摸裤兜,这才想起来自己此时还在超市呢,烟在车上扔着呢。

    乔荞对上陆卿的视线,自己马上把手拿了下来。

    “我不想看见一个人,求你了陆卿。”

    她说,求你了陆卿。

    那句话到后来的很久很久,陆卿都记得,有个人蹲在地上看着他说,求你了陆卿!

    这辈子求过陆卿的人何其的多,前妻离婚的时候也说求你了,可那时候陆卿只想把她从楼上给扔下去,真是很不得叫她马上去死,这辈子都不想再看见她了,陆卿以为这辈子他听见这句话,会吐出来,结果换成了另外的一个人,却没有。

    乔荞有些语无伦次,她怕陆卿不能理解。

    “我看见我前夫了,他身边还带着别人……”

    “嗯?你说什么?”陆卿将耳孔里的无线耳机拿了出来,看着乔荞,乔荞脑门上都是汗,觉得自己闹了一场大乌龙,探探头,看着蒋晨确实走掉了,自己才试着站起身,腿顿的有点发麻。

    摆着手:“没事儿没事儿,什么东西这么高科技?”

    乔荞随便的说着,陆卿将另外一个耳孔里的也拿了出来,递给乔荞看看。

    “正在听别人说话呢,你刚刚跟我说什么了?”

    乔荞觉得老天爷至少在今天是站在她身边的,自己糗死了。

    “没有,我腿有点抽筋,刚刚站不起来,看见你了,想你帮帮我,呵呵,现在好了,一点都不疼了……”乔荞继续语无伦次的说着。

    她这大脑一向不是多灵活,编瞎话也不是张口就来,自己都觉得破洞百出的,偏偏陆卿就真的当成那么回事儿了。

    “就腿抽筋就想哭了?”

    打趣她,将手里的篮子递给她,自己试着蹲下身:“上来吧,我背你……”

    乔荞闹了一个大红脸,真让他背,自己成什么了?

    再说人家也没有义务背他,乔荞的脑子原本就是慢,现在多了一项,说过的话自己就来回的想,想着自己刚刚是不是给了陆卿错误的信号,让他以为自己是想他背自己?

    这么一想,乔荞就有点站不住了,她真不不是那个意思,一丁点那意思都没有。

    正是尴尬的时候,陆卿淡淡的说:“既然好了,那就走吧

    。”

    倒是无形之中化解掉了乔荞的尴尬,乔荞准备结账的时候东西也没买全,没心思买,可陆卿呢?

    他来超市就都不买嘛?

    “你没有想买的?”看了陆卿一眼,还是问了出来。

    “一会儿去商店买,这里的不好。”陆卿淡淡的说着。

    乔荞点点头,陆卿说送她,乔荞说不用了。

    “别不要用了,一会儿腿又抽筋了,你缺钙吧?”

    乔荞也不能否认,自己上了车,有点尴尬:“其实我不是总抽筋,就今天抽了这么一次。”

    明摆着此地无银三百两,多此一举的解释着,为了试图叫陆卿相信自己,乔荞列举了自己经常锻炼身体来证明。

    车子里的气氛怪怪的,开车的人冷冰冰的,乔荞就想自己怎么会上了他的车的,当时陆卿的气势太强了,她自己都没搞懂呢,就跟着上来了。

    陆卿去的地方就在商店的东南角,停好车,瞅了瞅一眼乔荞:“想买什么,去买吧,我等你,顺便我去买烟。”

    陆卿下了车,乔荞这时候彻底反应过来了,大小脑今天有点不协调,自己下车了,东西还在车里扔着呢。

    “我自己回家就行。”

    陆卿没管她,迈开步子自己就去了东南角那边的店里,乔荞看着四个圈的车里面属于自己的东西,她还买了两包卫生棉,害怕姨妈会临时来报道,要是别的东西,她就不要了,这个东西多少显得有些尴尬,摸摸自己的鼻子。

    陆卿买了两条烟,他是这家的常客,进门几乎没说什么,人家就直接给装上了。

    “给我车里抬一箱矿泉水。”

    陆卿用手指点着玻璃板,他的手指又细又长,骨节分明。

    陆卿明显就是比乔荞先出来的,乔荞上了楼还是去买了泳衣,原本特别想走香艳的路线,结果被刺激的,她都这把年纪了,跟人家比什么?乔荞伸出手摸摸自己腰上的那一圈小肥肉,暗暗叹口气。

    难道拿小肥肉跟人家去比?

    还是算了吧,走正常路线吧,买了一件没多出彩也不会过分保守样式的,叫服务员开票,自己交了钱就拎了下来,陆卿站在车子边抽烟呢,动作一看就是很老练,娴熟的很。

    “买完了?”陆卿问了一句。

    “今天真是谢谢你了,我自己打车回去就行……”

    “我给天娜送点东西,顺路而已。”

    乔荞在心里呸了自己一口,完全都自作多情了,人家只是要给他妹妹买点东西顺路,她矫情个什么劲儿啊。

    顺路,那就顺被。

    下车自动自觉的拎好自己的东西,陆卿倒是没帮着拿,这点让乔荞觉得挺安心的,你知道的,人每过一段时间就会发贱一次的,谁对她好,她就看谁不顺眼,陆卿千万别对她好,他不是什么都没听见嘛

    陆卿给陆天娜扔了东西,扔了一条烟,乔荞研究半天,因为就她跟陆天娜一起住这么长时间里,她是真的没发现陆天娜会抽烟,难道是当着自己的面没好意思?

    觉得这种可能性很大,毕竟陆天娜那职业熬夜也是平常的,乔荞没觉得有什么不好,对会抽烟的女人她不讨厌当然也不至于欣赏,无感而已,为了自己不在家里抽,这个实属没有必要的。

    陆天娜哪里知道她哥发什么神经病,拖着疲惫的身体进了家门,乔荞正洗澡呢,停掉水,喊了一声。

    “天娜?”

    陆天娜应了一声,都要累死她了。

    抬起来脚用手把鞋子脱掉扔到一边,换了拖鞋。

    “嗯。”

    “你哥给你送了点东西,我放在你房间的床上了。”

    陆天娜带上门回了房间,点开灯,一条烟?

    这是什么意思?

    陆天娜实在困的厉害,将东西扔到一边,自己歪床上就睡了。

    好在乔荞没有继续跟她说话,陆天娜有时候也知道自己身上有点毛病,她不喜欢说话的时候,别人就千万别抓着她说个没完,就算是关心也没有必要,谁也不是谁亲戚,用不着别人来好心。

    乔荞从里面出来,自己伸手抓过衣服套上,将头发挽起来撑在头顶,弄成一个丸子状,蹲在地上开始收拾卫生间。

    因为不是自己家,所以不能等别人洗不洗在收拾,洗完就要收拾,这点乔荞很自觉,将换下来的内衣裤洗干净然后送到阳台挂起来,踩着拖鞋进了厨房,打开冰箱,看了一眼陆天娜的房间,真是一点动静都没,从冰箱里娶出来牛奶倒了半杯加热一下,自己端着就回房间里了。

    牛奶先放在一边,可能是年纪关系,会对外貌越来越在乎,比如每过一段时间看看自己的脸,觉得哎呀,怎么又黑了?

    就会下意识的去吃一些会叫自己美白起来的东西,最近跟牛奶拼上了。

    天生美丽不指望了,后天加强一下还是可以的。

    单腿踩在椅子上,自己侧着身体吹头发,记得那时候看旋风小子,那时候乔荞还是个非常青涩的小丫头,徐濠萦用着一种非常意味深长的目光看着徐若瑄的那种眼神,乔荞摇摇头,徐若瑄可真是个女神呀。

    自己摆了半天的姿势,愣是没学出来这种风采,吹风机扔到一边,坐在床垫上,伸手拿过来杯子一口干掉,春边上蹭到了一点,乔荞用纸巾擦干净。

    穿着睡衣挤牙膏的时候就看着自己脖子下面似乎有些红红的,乔荞扯着领子照着镜子一看。

    “我的妈呀……”

    人家喝牛奶说能有这样那样的效果,甚至可能脸蛋都会白起来,这样的话到了乔荞的身上愣是没出现,不但没出现,甚至起了很多的小包,一看就是营养过剩了,乔荞恨不得把自己刚刚喝进去的那半杯给抠出来,她是为了美好,不是为了毁容,要是知道这样的结果,她还喝什么?

    晚上在极度抑郁的心情当中入睡了,早上睁开眼眼睛有点肿,拿着湿巾一直按压着

    陆天娜好像也没休息好。

    “烟是我哥送过来的?”

    乔荞点点头,陆天娜换了制服:“我先走了,这几天很忙,说不定什么时候回来,你就别等我了,你自己吃吧。”

    拎着车钥匙就离开了,乔荞这两天花钱花的有点大手大脚没有控制,很遗憾的钱包里只剩了不到二十块,这个悲剧。

    一个月当中她原本就要买水果,买的还狠,一天至少三四样的买,而且还买好的,偶尔出去吃个饭,在偶尔喝个咖啡,还有邮费呢,就真的只能当个月光族。

    银行里的钱,乔荞不想动,做什么投资之类的,她也懒得去弄,原本头脑就不见得有多好,折腾来折腾去,为了利息实在不划算,她觉得钱有够用就好,这辈子没意外的话,她应该够花,前提没有得什么治不了的绝症的话。

    乔荞自我满足着,上了车开车就去单位了,今天明显大家工作情绪高昂,可能是因为度假吧。

    乔荞到了单位换上制服,换了一双鞋,将鞋扔到柜子里,换上一双舒服的,走进办公室,坐了下来,打开电脑,一天的工作就算是正式开始了。

    晚上浩浩荡荡的队伍就要出发了,正主任肯定是香饽饽,大家争相邀请,乔荞就没想凑这个热闹,当别人都热情的时候,她觉得自己还是装着一点吧,主任没开车来。

    上班就是奔着蹭车来的,年纪大了不像是小年轻,腰也不是有多好。

    正主任跟前面的同事比比后面的车,然后拉开了乔荞的车门,乔荞一愣。

    “没人吧?”

    乔荞下意识的摇头,主任带上车门:“就没带点好吃的?”

    乔荞笑:“又不是小孩子。”

    正说话呢,那边处长过来,敲敲车门,叫正主任下去,说车在后面呢,他们坐一起,正主任一看自己躲不过了。

    “你自己行吧?”

    乔荞觉得主任就像是爸爸一样,其实人家真是没有义务对她好的,真的没有。

    没有亲戚,自己也没有给人家买过什么东西。

    点点头。

    乔荞开车很稳,稳的另外一种说法就是慢,晃晃荡荡的车队都上去了,她丢了。

    没跟上,乔荞这急的,用导航吧,实在是这玩意不会弄。

    乔荞这辈子运气不错,小时候家里三姐妹,你说她妈生了三个闺女,要是运气不好一点的话,也许就被送人了,结果没有,平平安安的把她给养大了,然后顺顺利利的念书,考大学,最后遇上蒋晨了,她也没废什么心机,就是运气好,蒋晨和她恋爱的时候就给乔荞钱花,可以说乔荞从跟蒋晨恋爱开始,全部的生活技能就都还给老天爷了,她开车至多也就是在以前的公司和自己家来往,剩下要么是蒋晨开车,要么则是司机开,她也不用动脑子,弄的现在这城市好像自己不认得一样

    同事那边来电话。

    “你开哪里去了?”

    乔荞也发懵啊,她明明是跟着车的,说了半天,同事也没听懂是哪里,她对这地方附近也不是很了解,那谁说出生在这个城市就得哪里都知道?

    问了旁边的人,你说大家都等着吃晚餐呢,马上就到自助餐的时间了,谁也没有心思出去去找。

    乔荞收了线,隔着电话,明显对方就不知道她开哪里去了,问也等于白问,难道叫同事出来接她?就连她在哪里都不知道,乔荞有些懊恼,觉得自己怎么就那么笨呢?

    笨的跟猪似的,一行人出来的,她竟然跟丢了。

    很是沮丧。

    自己挑头回去,这边有盘山道,乔荞开着车越开越觉得不对劲儿,好像越来越远了,又沿着回去,到了下面,看见有警车停在那地方,乔荞觉得看见了希望,自己停好车,打开车门跳了下去。

    “同志我问一下……”

    警察同志回答的特别的简洁,就是走错路了,中间有个岔路,需要拐进去然后左转,右面就是别的度假村了。

    乔荞从来没这么喜欢过警察,那警察先生有些黑,乔荞心里想着,要是你没老婆的话,我就嫁给你算了。

    古代不是说以身相许嘛,解除危机,自己满脑袋跑火车,乔荞要是胆儿大一点的话,弄不好就真的能促成一段马路情缘呢,可惜胆子不够大,也就脑子里想想而知,正准备翻身回车上,后面的人快步跑了几步。

    “喂……”

    乔荞回头看过去。

    慕初年也是迷路了,这个悲剧的劲儿,被出租车司机就给扔这里了,他都已经上去过了,结果人家说并没有集体订的这里,慕初年打电话就知道自己找错地方了,这不怪他,该怪那个司机,他明明说的挺清楚的。

    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出租车特别的少,走过去的话至少需要二十分钟,正准备走呢,看见了乔荞。

    “你啊……”

    乔荞笑笑,让他上车,自己系上安全带看了他一眼,看看这可怜的样子,满头都是汗,累的吧?

    “真是运气好,遇上你了,不然我就要走过去了……”

    乔荞说了一句客气,出门在外的,都是难兄难妹。

    慕初年听了乔荞的话笑了笑,他的笑容叫乔荞恍惚了一下子,实在没办法,你要理解,一个失婚妇女面对帅哥时候的冲动,乔荞压下内心的躁动。

    乔荞跟慕初年到的时候,同事都拉开战局了,有的去泡温泉了,有些打上麻将了,无聊的则是回到房间里跟老公或者孩子煲电话粥,乔荞他们俩是最后到的,人家都吃完了,就剩他们了。

    慕初年是什么部门的,到现在乔荞也没闹明白了

    换了鞋子,她踩着拖鞋,晃晃荡荡的往餐厅去,看着餐厅的伙食不错,可能是因为知道他们要来了吧,乔荞看着什么都挺好的,什么都想吃一吃,嘿,牙好胃口就好。

    端着几个餐盘装了一个七八分,又是果汁又是水果的,吃的很香,慕初年那边进了餐厅就看见乔荞了,她闭着眼睛吃草莓呢,白晃晃的灯光就打在她的脸上,脸上的笑意叫人觉得很温暖。

    慕初年这孩子,怎么说呢?

    大学毕业直接就进单位了,家里确实有点门路,他爸妈就都是机关单位的干部,慕初年念书的时候他妈要求儿子不能恋爱,或者说从小就要求儿子不能跟女同学有牵扯,小时候是父母管,长大了是个性问题,他大学毕业了,也没恋爱过一次。

    出来工作了呢,一进单位是有不少的女同事,要么结婚了要么有对象,不然就是有对象骑驴看唱本,等着选择待定的那种,慕初年虽然话少,可心思一点不少,什么样的女人好,什么样的女人不好,他分得出来。

    感情的这根线也就才开窍,遇上乔荞了。

    乔荞跟别人不一样,看他的时候不敢看,好像有点不好意思,不像是别的女的那么直白,有时候还躲他,你知道男人就是这样的,你越是躲,他就越是好奇,加上确实乔荞模样不赖。

    蒋晨之所以喜欢乔荞,多少也是因为感觉对了,乔荞要是扔大街上就找不出来的,估计蒋晨也不至于这么对她,多少有点自己的特色。

    慕初年坐过来,乔荞对他摆摆手。

    “你也是我们单位的?”

    慕初年点头。

    集体大活动,说是泡温泉,就是大家一起来哈拉,弄的还是混合池,男女都泡在一起,这样才有意思。

    男的有些就喜欢打麻将,压根没下来泡,剩下池子里的女人们抱怨自己的生活,抱怨自己的公公婆婆,抱怨自己老公,乔荞不爱听这个。

    自己动了动,一个女同事说着。

    “我是一点不想过了,跟他一起我觉得很亏……”

    巴拉巴拉数落着丈夫哪里哪里不好,乔荞听着笑笑,从里面起身,拽过来浴巾,想去试试其他的池子。

    据说还有什么人参池,各种各样的,乔荞披着浴巾,慕初年那大长腿才从里面爬出来。

    不能怪乔荞瞧上这少年了,你说当你正面临这倒霉的时候,天降一绝美少年,当然没那么夸张,可面相那真是不错,真带劲儿,并且这少年对你跟别人的感情就不一样,谁能没点想法?

    乔荞的好运就是从认识慕初年开始的,就打车的那一次开始的。

    “你不泡了?”

    慕初年现在多少也是有这意思,但是不知道要怎么开口去讲,他没有追过女的。

    自己要是出口,她不同意怎么办?

    现在还处在这样的阶段,一个是过于成熟了,一个是过于青涩

    乔荞是看出来对她有点想法,但是那种想法是怎么样的,她也不好下定论,乔荞总不能走到人家面前,就问,你是不是对我有点那个意思?

    “想换个池子。”

    乔荞先进去的,然后慕初年跟着下来了,你说他坐在乔荞的身边,这是池子里啊,穿的又是泳衣,两个人都觉得尴尬,特别慕初年,身上粉的跟一只虾子似的,想要开口吧,觉得这样的场合说这样的话,有点不应当。

    乔荞拿着瓶子喝水,心里就想着,对我有意思?对我没意思?

    叹口气,泡的浑身的皮都要掉了,他也没说给个反应,乔荞不能等下去了,天知道她已经坐在这池子里两个小时了。

    慕初年也是全身都是汗,很不舒服,但是想开口,又害怕。

    乔荞起身,对着他笑笑。

    “那我就先上去了,都快十点了。”

    乔荞经过他身边,慕初年几乎就是下意识的伸出手拽住了乔荞的手,他的手隐隐有些发抖,这附近没什么灯光,设计者要的就是这样的气氛,不然谁会大晚上的跑这里来泡温泉?想要光,白天来就泡就好了,乔荞的心快速的跳着,天气很闷,这又是山里,偶尔能听见知了的声音。

    “我……”

    慕初年顿了顿,从吐出第一个字他因为很紧张,声音有些抖,说出来的话极其的吃力,定了定神。

    乔荞就站在池子里,被他拉着手,身上裹着浴巾,正准备上去休息,两个人的手在昏暗的灯光下照射着,乔荞过了几秒钟,才攥了攥他的手。

    事实上照比起那些相亲对象,乔荞没觉得她是多么了不起的人,她其实也是个大俗人,喜欢帅哥喜欢高高帅帅,瘦瘦弱弱的男孩儿,现在等于是说天上掉下来一张彩票,就砸到了她的头上,她也只是在努力回应着。

    出来两天,乔荞完全就没跟上办公室的队伍,她一直处在脱队的情况下,周五晚上过来的,周五晚上九点四十八分,慕初年表白的。

    乔荞躺在床铺里,满脑子都是乱七八糟的,没有办法入睡,她坐起身,这样可不行啊,她得马上睡觉睡觉。

    慕初年人就站在乔荞的床下,他就是觉得吧,也许会有什么心电感应的,呆呆的就站在窗子下,眼巴巴的看着乔荞窗子的方向。

    事实证明,他不是罗密欧,她也并不是朱丽叶,所谓心电感应根本没有发生。

    乔荞滚来滚去,努力寻找睡意,瞪着眼睛愣是睡不着,坐起来,旁边的女同事跟丈夫在电话留吵了起来,又是鸡毛碎皮的小事儿,乔荞不愿意听,决定出去去走廊跑跑步,好吧,就当她是奇葩。

    女同事火大了起来,乔荞披上衣服还能听见房间里的骂声。

    “爱过不过,我跟你也过不下去了,你不看看自己的长相……”

    乔荞的这同事早就跟丈夫撕破了脸皮,道理很简单,与丈夫结婚的时候她没考上公务员,领证了就那么寸,那边考上了,她真是以为自己考不上,没有办法之下退路中的选择,才选择了丈夫。
(快捷键 ←)上一章:65回 糊涂账返回目录下一章:67回 破坏家庭(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