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穿越小说 »婚后宠爱之相亲以后最新章节列表 » 67回 破坏家庭

67回 破坏家庭

文/简思
婚后宠爱之相亲以后 本章字数:12326 婚后宠爱之相亲以后txt下载
推荐阅读:网游之无商不尖 周氏医女 求个身体去结婚 极品全能学生 我在末日有基地 始皇圣剑 天数[洪荒] 制作人 回归的女神 王座分你一半[未来]
    人往往就是这样,命运总是跟你拧着干,谁都不知道下一步会走到哪里,如果知道她就不会结那个婚,偏偏自己结婚了考上了,于是乎心里不平衡了,她这么好的工作可以找更加好的男人的,心思漂浮不定。

    乔荞听大概就听明白了,这种事情呢,她一个外人不好插嘴,其实真是没有想象当中的那么简单,哪怕你工作再好,你要知道女人挑男人的同时,其实男人也是在挑女人,更加好的男人为什么要你?

    这样的问题,乔荞也问过自己,比如慕初年为什么会喜欢她呢?

    乔荞把答案归类于自己的人格魅力,她美被,自己没皮没脸的想着,在走廊上快速的走着,来回的走。

    压抑不下心里的那种兴奋。

    你说慕初年也真是第一次恋爱,什么准备都没,想给她打个电话问问睡了没有,要是没睡的话,你看现在花前月下的,可他手上没有乔荞的手机号,这才是重点。

    忘记要了。

    慕初年现在就恨不得拿着板砖照着自己的头给来一下,活活敲死自己算了。

    乔荞这头也是心里有担忧,他知不知道自己的具体情况?

    当时也是有点懵,你说她谈恋爱的时候那都是多少年之前了,结婚之后那就不是恋爱了,和恋爱也是两码事,他要是不知道的话,自己是不是应该先通知他一声?

    胡思乱想,加上同住一起的同事是折腾到了半夜,乔荞这觉睡的也不安稳,同事早上就走了,也没跟乔荞打招呼,乔荞听见有人敲门,你说她昨天原本就睡下的晚,脑袋迷迷糊糊的,就连房间里少个人都没发现,还以为同事早早就去了,没带门卡,顶着一头乱发,自己踩着拖鞋,穿着睡裤就去开门了

    可真是……刺眼啊。

    谁说年轻不好?

    年轻一点,个子高点样子在给力一点,那穿什么就像是什么,比如现在的慕初年,仿佛就像是一团烈日突然出现在乔荞的眼前,刺的她眼睛都要睁不开了,怎么就那么帅呢?

    问题是这么帅的人还喜欢她,这点就让人难免心里有点得意。

    “怎么了?”

    “我给你买的饭,你拿进去吃吧。”慕初年快速的往乔荞的手里递袋子,递了过去转身就快速离开了,他也不知道屋子里没有别人,害怕别人看见了不好,自己一整宿几乎没睡,突然就想到结婚了,很想结婚。

    你知道他到年纪了,也应该结婚了,现在恋爱了接下去的结果就是结婚。

    他也是抱着结婚的目地为前提的。

    应该男朋友都做些什么呢?慕初年傻乎乎的昨天在论坛上蹲了一个晚上,问题没人教恋爱呀,都是讲自己恋爱的经历,有人就说曾经在女朋友没睁开眼睛之前给送了吃的,结果女朋友感动的半死,最后加了一句,其实就是打牌回来的晚,准备回家路过女朋友家,你说手里拎着东西呢,打算回家吃,结果撞上女朋友她妈了,这是为了讨好,就说专程买的,却没有想到一个小小的谎言收到了这么好的效果。

    乔荞看着手里的东西,再看看已经走没有影子的人,摇摇头,他这是……

    带上门,才要问旁边的人吃不吃东西,一看被子已经扬开了,估计已经走很久了,手摸上去都没温度了。

    买的都不是乔荞喜欢吃的,不过乔荞依旧觉得很高兴。

    终于也再次享受了一把被人追的感觉。

    在度假村里,两个人能总碰到,慕初年这回记得跟她要电话了,擦身而过,相视一笑,乔荞几乎就是脱队行动的,一起住的人临时说是家里有事情就回家了,可依着乔荞看,不是有事情,恐怕是回去闹离婚了。

    她没有办法阻止别人做什么事情,如果是自己,丈夫没有出轨,就昨天听到的那些事情,那自己同事身上存在很大的问题。

    忠言逆耳,这样的话,别说同事之间,就是堂姐妹有几个能说的?不是最亲的亲人是不会有人对她讲这个的。

    中午吃饭,乔荞没什么胃口,夹了一些草莓、西瓜片还有樱桃,慕初年穿了一件流川枫q版的t恤,人年轻就是好,这样穿看着就青春逼人,乔荞身上突然产生了一种类似于老牛吃嫩草的感觉,这种感觉还不太坏。

    慕初年拿着盘子悄悄的走了过来,坐下,将盘子推到乔荞的一边。

    “光吃水果胃凉,随便先垫一口,我昨天吃她家做的酸奶挺好的,你尝尝……”

    乔荞用眼皮子去扫慕初年的脸,唇上忍着笑意,自己偷偷的笑,慕初年看得出来乔荞很高兴,自己左看右看了一下,然后握住乔荞的手,两个人的手交缠在一起。

    这头有人钱包忘记在餐厅里了,回来拿,说好要跟别人打牌的,结果就看见这一幕了,到了自己的位置上拿了钱包,然后明显愣了一下,最后摇着头笑笑的离开了

    慕初年和乔荞分开自己回家,高高兴兴的回了公寓,一进门他妈在客厅里坐着呢。

    “妈!”他挺高兴的。

    乔荞离婚的事儿他知道了,可谁能过下去的话,谁愿意离婚?她虽然没说原因但是一句前夫不好的话都不讲,慕初年觉得自己喜欢的就是这样的乔荞,大几岁也就大了,他自己愿意就行。

    慕初年的母亲一改往日的拘谨,打破沉默,说道:“你方阿姨邀请我们后天去她家里吃饭,我过来通知你一声。”

    “嗯。”

    “你到时候去给琳琳买点花,男女朋友交往,不送点花像是什么样子。”

    做母亲的从沙发上起身,剩余的话她就不想多浪费口舌了。

    昨天晚上接到了一个令她非常不痛快的电话,气的她一个晚上都没有睡,她不知道自己的孩子到底有没有头脑?一个离过婚的女人,这样的你也愿意要?还比你大?你是找不到老婆了吗?

    慕初年这回听明白了。

    “妈,我跟琳琳……”

    “初年我跟你爸是这样的家庭成分,你的未来妻子也只能是这样的家庭,中国呢有句话讲叫门当户对,你不会让妈妈失望的是不是?”

    慕初年原本的那点高兴劲儿全部都飞走了,认认真真的看着自己妈,见他妈就要出去,犹豫半响还是开口了。

    念高中的时候父母千交代万交代不能恋爱,他答应了也做到了,到了大学他妈说有些女孩子你弄不清楚不要乱接触,他是听话加上个性内向问题,他也听了,那现在他到了年纪,自己谈恋爱,这样也不行嘛?

    乔荞也是公务员,这不就叫门当户对?

    “妈,我想跟你说,我找了一个女朋友挺好的……”

    慕初年的动静立马就被他母亲的声音盖过了:“有多好?挺好的?离过婚叫好?”

    慕初年母亲的声音在狭小的空间里显得特别的清晰,每一个字都让她儿子听得清清楚楚的。

    初年不知道是谁看见了,试问他跟乔荞也才开始两天,谁眼睛这么神?不过不管是谁,说开了也好,省得他通知了。

    “我觉得挺好的,她人不错,哪天我把她带回来给你和我爸瞧瞧。”

    初年的母亲冷笑着:“你最好别逼我,你很清楚,我有办法弄走她,我想她离婚之后好不容易考进来的,现在又是借调的关系,离过婚大你四岁这样叫好?全家只有这么一个公务员,这样的家庭能跟我们家叫门当户对?”

    慕母曾经就说过,他们家找儿媳妇就找公务员,你多有钱不是公务员,长得在漂亮也不要你,家里父母或者长辈都是要当公务员的,这样的才跟他们家叫匹配。

    “妈……”

    “我希望你认真的听进去了,我跟你讲的话。”

    初年的母亲拎着包带上门,坐了电梯就下楼了,她的车子停在楼下,上了车,带上车门,把包放到一边,这个女的估计应该很有手腕,没有手腕的话,怎么会去勾引人?

    她自己生的儿子,自己太过于清楚,初年的个性原本就是有些沉闷,不会是主动的人,能把关系过了明路,肯定就是因为那女的在后面鼓动的,离过婚还想找个未婚的?好像嫁到这样的家庭里来?

    慕初年的母亲觉得不可思议,这女人是不是有信心有过头了?

    回到家,跟丈夫简单的提了一句,慕初年的爸爸在沙发上看报纸呢,听见乔荞的条件眉头皱了一下,又是离婚又是比自己儿子大的,考虑都没的考虑

    “哪个部门的?我找她谈谈?”

    有些感情就不能等他们发展下去,那样就不好遏制了,从一开始发芽就要果断的掐死,让他们没有继续燃烧下去的理由。

    慕初年的母亲淡淡的扯扯唇:“这么一点事儿还不用你出手,你不要管,哪天我过去他们单位我找那个女人谈谈,我儿子不懂事,难道她也不懂事吗?”

    张丽敏给乔荞来电话,无非就是介绍对象。

    “你晚上回来……”

    “妈,我这段就不想看了,你就别逼我了,好了,我挂了。”

    乔荞没有对张丽敏说,她一贯就是这样的,没有十足的把握,自己轻易不会下结论的,跟慕初年恋爱的事儿,乔荞还是想等以后有个一定的情况下在对母亲张嘴。

    张丽敏气的头顶冒烟,拿着电话自己跟自己唠叨。

    “我就是咸吃萝卜淡操心,这是我要再婚吗?前阵子是谁难过来的?”

    张丽敏起身回房间里,不知道怎么就把乔荞的婚纱照给翻出来了,乔荞离婚的时候手里的那些都烧了,她觉得没有必要留着,张丽敏家的这些呢,是当初她留着给别人炫耀用的,一直就放着,也没腾出来时间去收拾,张丽敏今天找东西,就正好看见了,照片掉了出来,拿着影集自己上手去摸。

    女儿和蒋晨真的就太般配了,怎么看怎么就是金童玉女,乔荞结婚的时候那多威风,没有人不羡慕的,你看看照片上的两个人,张丽敏给他们算过多少次的命,人家都说是白头到老的。

    哪怕看了这些男人,之前觉得马海生条件什么的都很好,可现在再一看蒋晨的照片,张丽敏有点神伤。

    真是比不了,任何一个都比不上蒋晨。

    蒋晨这小子现在也不往自己家跑了,你说你要是有那个意思……

    张丽敏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想干什么,其实心里还是想让乔荞回头。

    毕竟那样的丈夫不多见,不好找,真的将来嫁的不好,你会后悔的。

    深深叹口气,将照片都收了起来,蒋晨就是这张脸惹的祸,他要是丑点难看点在胖点,不就不招女人了,他要是个丑八怪,肯定不会有女人往他身上贴的。

    乔荞一个人在家,陆天娜没回来,她周末出去度假了也不清楚陆天娜回家吃了没有,厨房桌子上似乎没有什么吃过饭的痕迹,也许都是在单位解决了吧

    乔荞闲不住,自己翻找着冰箱,有个人难得来喜欢自己,就好像浑身都加满了油,乔荞想让自己变得更加丰富一点,比如做饭这方面,她觉得自己还缺少一点耐性,乔荞拿着笔记本放到厨房的流理台上,然后找着那种做便当的教程,看着很好看,以前这种她是不会去碰触的,毕竟做的再好看都是要吃掉的,费那个力气干什么,可现在却愿意尝试。

    自己实在没有什么太突出的才艺,唱歌一般般,跳舞不会,画画呢画的四不像,再怎么样也得给自己找个增分点不是嘛。陆天娜推门进来,看了一眼地上的鞋。

    “你回来了。”

    乔荞应了一声,陆天娜进厨房来找水,看见乔荞做的半成品,指着盒子。

    “这是有用处的?”

    乔荞腼腆笑笑:“没,你吃吧,我就是练练手。”

    陆天娜抓了一块,心里摇头,她一直都认为女人把时间花在这上面真是浪费,还不如去深造深造学点东西,弄这些干什么呀?

    陆天娜是天生的工作狂,这种事情呢也是一个人一种想法,看你怎么样的去想。

    “给你,胡萝卜汁。”

    这是乔荞在超市买的,八块钱一瓶,就那么小小的一瓶,你说她一个月的工资几乎都花在这上面了,不月光才怪呢。

    陆天娜看了一眼,心里叹息着,这乔荞一看就是理想主义者,你从她买的东西上就能看出来。

    “很好吃,你很有当贤妻良母的潜质……”

    乔荞笑:“那怎么是潜质呢?”

    “你在努努力就好了。”

    乔荞坐在椅子上,跟着视频去学怎么切水果,陆天娜进房间,随便冲了一个凉出来,乔荞这盘水果才切出来,陆天娜觉得她可真有耐性,水果反正最后都是扔进嘴巴里的,是什么样的形状重要吗?

    乔荞那一盘水果弄的比较像是艺术品,陆天娜三把两把就都吃光了。

    “对了,这个月我没给你家用……”

    乔荞说不要了。

    “各是各码,我收你房租,你要是这样说,我还不能收了呢,东西也不是你一个人吃的。”陆天娜拉开抽屉,里面有个信封,装了一万块钱,她家里都是有放现金的习惯,从里面抽出来一千八递给乔荞,一般的家两个人合伙吃,肯定就用不上,可乔荞买什么都可好的买,陆天娜也差不多知道每种的价格,给差不多的钱,前几个月是一齐给的,最近很忙,过了一些日子,差点就忘记了,正好今天下班的早,就顺带着给了。

    乔荞接了过来,陆天娜一定要给,她也只能接收。

    “不会觉得我买的东西浪费吧?”

    乔荞小心翼翼的问着,如果陆天娜觉得不合适,觉得她很败家,但是她这样买,陆天娜又不得掏钱,这样就闹的大家都不愉快了,乔荞是觉得人活着就要享受,这不还赚钱嘛,可不见得人人的想法都是跟她相同的,她肩膀上现在毕竟没有任何的压力,她得搞清楚陆天娜的真正想法

    陆天娜觉得乔荞墨迹,给你钱了你就随便花被,总担心这个担心那个的,她要是不愿意早就不给钱了。

    “这人怎么就这么墨迹呢?”

    陆天娜直接关门。

    她个性就是这样的,乔荞也不会生气,至少知道了她心里的想法,她赞同就好。

    乔荞将厨房收拾干净,自己回了房间里,慕初年的短信跟了进来。

    “明天我去接你?”

    乔荞笑笑着拿起来电话,一来一往,原本是打算八点就睡觉,结果十点半了,她还在跟慕初年俩发短信,现在终于明白了什么叫时间飞逝,过的这么快,她就愣是没感觉出来。

    除了以前跟蒋晨聊到这么晚,已经很多年没有这样过了,乔荞收了电话,十点多硬是一点睡意都没有,蹑手蹑脚的起来,从冰箱里拿出来猕猴桃,搅成水果泥,然后用模子一个一个的将碾碎的米蒸起来,等到大米粉半干的时候将猕猴桃的泥放进去,然后用恒尺磨平,最后用模子在上面轻轻按压一下,留下所谓的样子图。

    陆天娜听见外面的声音,自己睡的迷迷糊糊的,推开门看了一眼:“这么晚了还不睡?”

    这人最近情况有点不对劲儿,陆天娜是干什么职业的,一看就知晓了,能叫女人突然变成这样的也只有感情了。

    “嗯,马上就睡。”

    一大早果然起来晚了,陆天娜也没有喊她,乔荞睁开眼睛已经七点半了,只觉得脑门一热,完蛋了,这回彻底完蛋了!

    就随便洗了一把脸头发都没有梳,慌慌张张的往楼下跑,结果门钥匙没带,也顾不上这么许多了,门钥匙和车钥匙都栓在一起,乔荞只能打车去单位,到底还是晚了,被主任看了两眼,乔荞抱着头往里面冲,她这造型别人看也知道了,肯定是睡过头了。

    “去把头发弄弄。”

    对面的同事咬着牙说着,真是的,看看这样子,至于吗?大不了请假被。

    乔荞从椅子上起身进了卫生间,早上出来的急,什么也没擦,包里也没有装,叹口气用手摸着眼圈,心里祈祷,可千万别老的太快了,她已经十足了,就多可怜可怜她吧,用手拍拍脸,就回去干活了。

    慕初年给乔荞发短信,乔荞正挂着线准备上网转一圈,拿着手机回着,他说今天有点事情,慕初年想了很久,他必须得跟琳琳说清楚,既然他妈有这个意思,他就得预防。

    所以中午的时间已经约了琳琳,乔荞倒是没什么,谁能没有点事情,谁说谈恋爱就得天天腻在一起的?

    慕初年放下电话。

    琳琳是市局的,她妈早就有这个意思,她自己本人也是有这个意愿,说实话自己跟慕初年的条件相差不多,可以算得上是门当户对,琳琳她妈前几天还说,争取今年内就让他们结婚。

    琳琳背着包进了店里,服务员上前。

    “请问有预约吗?”

    琳琳报了名字,服务员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让琳琳跟着她一直走,上了二楼的包间,慕初年很早就到了,在里面等着呢

    “什么时候来的?”琳琳将包放在一边,看着桌子上的菜单拿了起来,眉头拧着:“菜还没有做是吧?”

    服务员点点头:“这个不行,全部都换。”

    琳琳进门除了跟慕初年打了一个招呼,剩下全部的注意力都花在了菜单上面,点的东西都不是她爱吃的,已经点完之后才将视线落回到慕初年的身上:“这样点行吗?”

    原本慕初年提前点菜,就是不太愿意花更多的时间跟琳琳在一起,孤男寡女的,在一个包间里难免有些说不清。

    “你喜欢就好。”

    琳琳甜甜一笑,就喜欢他这样。

    “怎么想起来请我吃饭了?”

    慕初年看着琳琳:“我想有件事儿我要跟你说清楚。”

    “你说。”琳琳浅浅的说着。

    “我妈和你妈可能有些误会,我对你没有其他的意思,我谈了一个女朋友,准备今年结婚……”这就是他心里最真实的想法,他喜欢乔荞,乔荞也应该喜欢他,恋爱是建立在双方都自愿的情况下,那就等于说是成立的。

    “我还有事情,我先走了。”琳琳愣了几秒,然后抓起来自己的包,阴沉着脸就走了,把慕初年一个人给扔在包间里了。

    等自己上了车,将包砸在位置上,说什么玩意儿?

    有女朋友了?

    琳琳开车回了单位,被他给气的一口饭没吃进去,见到领导笑笑跟领导打着招呼。

    “我妈前几天还跟我说呢……”

    琳琳的领导跟琳琳的妈妈是老同学,关系又特别好,琳琳从进单位的时候就是被照顾的。

    等到领导离开,脸上的笑容掉了,自己打算去休息,大家都在吃午饭呢。

    “妈,慕初年今天约我吃饭。”

    “吃饭是好事儿啊,怎么要跟你求婚了?”琳琳的妈妈高兴的说着,那这也是好事儿啊,争取今年就把事儿给办了,你看她还有这么多的人情来往呢,这也是不小的一笔,等女儿结婚,她家给出个三百平米的复式楼。

    琳琳说:“他说他有女朋友了,准备要结婚。”

    琳琳的妈妈的眉头皱了起来,她原本人在桌子上,听见女儿的话,语气愣了一下:“你等我一分钟。”笑笑的从桌子上离开,然后到了走廊上,重新给女儿拨打了过去:“你跟妈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双方家里虽然没有捅开这层关系,可四个家长都是有这个意愿的,彼此都看中对方的家庭了,觉得很好,慕初年现在什么意思?

    琳琳倒是不气。

    “被单位的什么同事迷花眼了吧,这我也能理解,毕竟我跟他不在一个单位,他自身条件又这样的好,我倒是不怕别的,可毕竟现在已经影响到我的情绪了,我将来是准备要跟他结婚的,我不想我闹的很难看……”

    琳琳妈挂了电话,她对女儿的表现很满意,确实不需要闹,慕初年就是蹦跶也蹦跶不了多久的,一个才毕业的孩子,你以为脱离开家他能行?

    真是笑话一场

    琳琳的妈妈晚上约了慕初年的妈妈一同吃饭。

    “听说初年恋爱了?”

    初年的母亲笑:“是个离婚的女人,你觉得可能吗?”

    琳琳的妈妈下句话就没有再问,这根本不现实,未婚的都不现实呢,更加不要说是离过婚的,只此一条她就知道对方不会对自己的女儿构成威胁。双方都觉得这样的女人根本不是问题。

    慕初年的母亲到底还是来找乔荞了,有些话她觉得当母亲的她要先开口,先礼后兵,如果对方听不懂人语的话,那么也别怪她不客气了。

    乔荞听说外面有人找自己,单位就是这制度,外人进不来的,需要做登记,从楼上跑下去,还以为是快递呢,结果不是。

    “乔荞?”

    慕初年的母亲身上没有太多高贵的感觉,就是个很时髦的中年妇女,当然你可能会觉得她保养的很好,很会收拾,人很苗条,涂着蓝色的指甲,这个颜色……

    乔荞问:“您哪位?”

    “我是慕初年的妈妈……”

    对方开口的同时,几乎乔荞就想到对方是想说什么来的。

    “您好!”

    “我一点都不好,你不是很清楚嘛。”

    慕初年的母亲避开警卫探视的视线:“我们到一边说,我不想影响你的工作。”

    乔荞应了一声,两个女人就站在一旁的树荫下,慕初年他妈身上的这个所谓的高贵劲儿照着比孙国慧那差远了。

    “我之所以这样冒昧的前来,也没有跟她约好地方见面,首先我认为我们俩没有任何一同喝个咖啡或者喝杯水的必要,你说呢?”

    乔荞张了张嘴。

    “阿姨,你有话就请直说吧。”

    “你叫我一声阿姨,我也就不承让了,我儿子今年才大学毕业,你是一个离过婚的,剩下需要我说明吗?”

    乔荞原本就想扭头走,什么时代了?恋爱这种事儿也不是家长能搀和的,可一想吧,觉得挺无奈的。

    她这辈子最恨的就是婆婆不喜欢自己,前一个婆婆没办法,离都离了,乔荞不争馒头争口气,她就想再找丈夫,怎么样的豁出去也得让婆婆喜欢上自己,可这回好,还没怎么样呢,对方就上门了。

    前一次自己已经吃了很多亏,乔荞真的已经受够了婆婆给脸子看,心里也是万幸,幸好也仅仅是才开头

    不是她看见人家反对就要放弃了,你一看这个女的指甲你就知道她不是善茬,包括今天来见她所讲的每句话。

    慕初年他妈也是在观察乔荞,脚上的鞋看着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如果是真的,只能说这女的很虚荣,不是真的话那就坐实了虚荣,买不起还要穿,那不是虚荣是什么。

    见乔荞迟迟不肯说话,自己又补了一句。

    “我反对,如果你听不懂我说的话,那么也好,我会找你母亲谈……”

    “就因为我离过婚?”乔荞问出口。

    “没结过婚初年和你也不相配,初年还是个孩子而已,你的家庭和他成长的环境不同。”

    乔荞从外面回来,坐在椅子上满脑子就想着慕初年他妈说的话,说实在的,这种被人警告的感觉很不好,狠狠不好,她非常非常的讨厌。

    晚上下班,没有等慕初年,自己开着车就回家了,陆天娜依旧没有回来,慕初年打电话问她怎么了,是不是生气中午没有跟她一起吃饭。

    “我看了一个电视剧,当婆婆的特别的不喜欢儿媳妇,很反对……”

    慕初年没能想到他妈竟然会这么快的找上乔荞,说了两句,电视就是电视,那东西看多了没有意思,也不会产生任何的帮助,乔荞原本想从他的嘴刘听见一些建议,或者是保证,可现在乔荞觉得自己过于期待高了。

    聊了一下下挂断了电话,有人敲门,乔荞踩着拖鞋出去开门。

    “天娜还没有下班呢。”乔荞找了一圈,家里也没有男人穿的拖鞋,陆卿抬脚就要进,乔荞喊住他:“先换鞋呀。”

    这什么人啊,进门不换鞋,他踩完了,谁来擦?

    陆卿看了一眼自己的脚,无语的换了鞋,拖鞋有点小,显得特别的滑稽。

    “她最近很忙?”

    “她是你妹妹还是我妹妹?你竟然来问我。”乔荞起身去厨房给他倒水,陆卿坐在沙发上,将手里的东西放在茶几上:“别给我倒水,我不喝那样的水,给我从冰箱里拿一瓶。”

    乔荞翻着白眼,要求可真多,真当自己家了,拿她当佣人使唤呢是吧?

    打开冰箱从里面拿出来一瓶,然后拿出来几样水果,切好端了出来。

    陆卿就特擅长观察别人的表情,一看乔荞这样就知道是为情所困了。

    “谈恋爱谈的不顺心?”

    乔荞一脸黑线,她脸上有写字吗?

    “我帮你出出主意?”陆卿挑眉。

    乔荞抿了一口水,看陆卿:“你怎么跟神棍似的?”

    陆卿笑,背部微微靠在沙发上。

    “说说看。”

    乔荞现在也是满头雾水,自己抓不住情绪,跟家里不能说,她现在有什么话都懒得回家说,说实在的跟自己爸妈说了也没用,一点帮助起不到,陆卿很认真的听着,然后陆卿得出来一个结论

    他先看上的,然后被人给撬走了,幸好现在撬的这个人自己满身的危机。

    陆卿抿抿唇,一脸的高深莫测,乔荞就来劲儿了,让自己说的人是他,怎么现在不说话了?

    “你不是说帮我出主意吗?怎么不说话呢?”

    “你想听真话假话?”陆卿说。

    嘿,这不是玩人嘛,要是想听假话,用你说?

    乔荞翻着白眼:“真话。”

    “你们俩好不了。”

    乔荞自己也感觉出来了,之前吧觉得挺兴奋的,自己好像就走狗屎运了,你看随手一泡就是一帅哥,心里也是带着虚荣的,要不然干嘛相亲那么多次,一个都没看上呀,可现实的问题摆在眼前。

    “他也许能为了我……”

    “为了你什么?不要他妈?还是为了你不要自己的家?他爸妈应该都是公务员吧……”

    乔荞点头,看样子特别的像,当时她有扫过那车牌,应该是市局的车,乔荞觉得自己还是挺细心的。

    “这样的家庭看中的不是钱,你就是有几百万人家不见得能瞧上……”

    乔荞觉得自己的胃有点疼,陆卿说的每一句话都让她胃疼,说的都在点子上,就好像他参与进来了一样,乔荞的手按压在胃上,陆卿现在却多一句都不肯说了,乔荞让他继续,陆卿也只是笑。

    “你笑什么?”

    笑的这样的神秘,明明就是有话说,那就直接说被?玩什么神秘啊?

    可陆卿不说了。

    坐了一会儿没等到陆天娜,东西扔下叫乔荞转给陆天娜就走了,拿着车钥匙想起来自己刚刚说的话,不是他精而是她太笨,你知道江湖骗子都是怎么骗人的?这些人不需要有高超的技能,只要很会聊天就行了,心在细一些,关键的问题能问的出来,那就没有任何的问题。

    在有这就是遗传外加天分了。

    陆卿的父亲是出名的风水先生,给活人看风水的?

    nonono,只给死人看风水,而且一般的人请不动老先生出马,是要看级别的,轻易不会出山给看。

    这些年已经渐渐洗手,很少人能请动,哪怕就是出在高的价格,能有多高?

    前几年给看了一个,光是墓地花费就高达一千万,高不高仁者见仁,当时去的时候看了一眼,就说墓碑太正,所谓的墓都是要按照位置偏离一点点的,太正的话压不住后人就遭殃,不是没有人立正的碑,皇帝可以这样立碑,平常人可以吗?

    有人说他们这样的挣钱来的就特别快,撑死讲几句话。

    乔荞晚上也没睡好,不过这回没有弄吃的心思了,弄的陆天娜还纳闷呢,前几天高兴的就跟中了彩票似的,怎么今天就不做了?

    早上慕初年来接乔荞,人就等在小区的下面,乔荞拿着包上了车

    “昨天你睡的早不早?”

    乔荞笑笑:“还行吧。”

    慕初年去抓乔荞的手,两只手握在一起,乔荞看着他的脸,好几次都想问出口,可最后还是没讲。

    乔建国给江波买了一件衣服,花了八百多,为什么买?

    想买就买了,两个人这是借着钓鱼的借口,一起又去了丹东玩,晚上住旅馆自然是要开一间房间的,在船上拍了不少的照片,江波拿了回来,乔建国依然没敢拿回家,如果被张丽敏发现了,还不得挠死他,乔建国恐怕就是他自己都有些闹不清他跟江波算是什么关系了。

    江波的儿子找自己的毕业证,有点用处,结果翻来翻去,就把江波和乔建国搂在一起的照片给翻了出来,孟达对母亲有个朋友这事儿已经睁只眼闭只眼了,但是看着母亲现在这样子是越陷越深,孟达自己也是有点反感母亲现在的态度。

    要么你就跟他结婚,要么你就换个人,人家有家,你总这样勾勾搭搭的算是怎么回事儿?

    孟达好几次都想跟母亲说,但是之前提的那一次,他母亲那样的伤心,说她也没有其他的想法,就是多个朋友。

    孟达看着照片里的火车票,这明显去的就是两天,两天总要睡的吧?

    那是怎么睡的?

    孟达原本不想说了,可看见火车票,又来火气了。

    江波买了菜回来,将菜一样一样的拿出来,看着儿子从自己的房间出来,也没觉得奇怪,自己儿子又不是外人。

    “下班了?”

    孟达看着自己妈。

    “你前几天去丹东跟谁一起去的?”

    江波一愣,抿着唇,就不打算说话了,孟达就来劲儿了。

    “妈,你到底想干什么啊?人家有家庭有老婆有孩子的,你这样的要是被人发现,人家将来打你不?”

    江波的脸色拉了下来。

    “干什么打我?怎么就来打我了?”

    凭什么打她啊?

    孟达就不懂母亲哪里来的底气,你现在这样做,不是等于当小三吗?

    你说人家为什么打你?

    “妈,你要是想和他有点什么,你就让他离婚娶你……”这样的话,孟达也不会反对,至少是光明正大的是吧。

    江波一听,就跟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

    “我干什么要跟他结婚了?人家有孩子有家的,我也没打算去破坏别人家庭……”
(快捷键 ←)上一章:66回 初年表白返回目录下一章:68回 守护神(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