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穿越小说 »婚后宠爱之相亲以后最新章节列表 » 68回 守护神

68回 守护神

文/简思
婚后宠爱之相亲以后 本章字数:12294 婚后宠爱之相亲以后txt下载
推荐阅读:佣兵的战争 妖孽兵王(笔仙在梦游) 茅山术之三神鬼宗 我的老婆是土匪 鱼在锅里 婚心不良,霸道总裁慢点宠! 一婚成灾 我的农场能提现 回归的女神 我在末日有基地
    “妈……”

    “你别叫我,我不是你妈,你就把自己的亲妈想成那个龌蹉的样子?我怎么就成了那样的人?”

    母子两个人四目相交,彼此都愣住了。

    孟达没有再说其他的,他心里憋着一口气,如果母亲缺个人陪,正正经经的想要找个人陪,他并没有意见,而不是像是现在这样,跟一个有家室的男人拍这些照片,或者一起出去玩,出去玩的那些天,两个人是怎么睡的,孟达现在已经不想去想了。

    慕母邀请琳琳一家人过来家里吃饭,事先慕初年根本就是不知情的,结果看见进门的三个人,他脸色变了变。

    “你站住,怎么这样的没有礼貌?”慕母训斥着儿子。

    倒是琳琳的母亲在中间打着圆场:“孩子有自己的事情要做,让他去吧,我们都这么熟了。”说罢看着慕初年,脸上带着笑意:“去吧去吧。”

    慕初年下楼,琳琳坐在沙发上没有动,慕母最近被儿子弄的也是有点心力交瘁,要是换个像样的至少也不会像是现在这样头疼了,想想那个女人,那个玩意儿,头就大。

    儿子简直比傻子还是傻子。

    乔荞在健身中心跑步,跑习惯了突然不跑还会觉得有点不适应,一个人带着耳机匀速的跑着,没一会儿身边多了一个人,脚步几乎与她相同,乔荞最恨的就是跑步的时候旁边的人步伐比自己快,她听着那样的声音就闹心,今天这个……

    抬头一看,是陆卿!

    陆卿也是来健身的,这一块儿就这一家最是出名,晚上来健身的人也不少,陆卿今天没穿西装,真是难得,也是来健身在穿着西装那也是奇葩了,乔荞用眼神上上下下的打量着,还不错呢

    “看够了?”陆卿戏谑的说道。

    陆卿身上穿了一条深蓝色的运动裤,整个人看起来干干净净的,不巧,乔荞最喜欢的颜色就是深蓝色。

    乔荞收回视线:“有什么好看的。”简单明了。

    值得我偷看你嘛。

    陆卿的体力明显要比乔荞的好,乔荞流了一身的汗,用毛巾擦着脸,她不太习惯在健身房洗澡,这里洗澡都是人挨着人,被别人看她还有些接受不良,衣服也没有换,换了鞋开着就回家了,一直到离开也没有看见陆卿。

    而后三个星期再次看见陆卿是在某八卦娱乐杂志上,当然拍的不是陆卿本人,而是一位女明星,陆卿是凑巧被拍到了,能让女明星陪在身边的男人必定是有级别的,乔荞关了网页,果然是男人!自己抱着腿坐在椅子上,有钱的男人有几个不花的?

    要是把他们全部都送回古代,恐怕他们会乐得鼻涕冒泡吧?

    慕初年的母亲又找了乔荞一次,很明显对方已经势在必行了,请求乔荞要点脸面,否则她是不介意闹到局里知道的,乔荞原本就是借来的,这个时候如果真的闹出来什么动静,对谁都是不好交代,自己也有想过,她跟慕初年之间,或许是她真的一个人单身久了,有点寂寞了吧。

    你看她就说一个人的运气不会永远都这样好的,好运气已经通通都用光了。

    乔荞退避,慕初年自然感觉得出来,给她发短信五次有三次她都是不回,中午不在单位吃饭,早上去接她,她说让人看见不好,晚上也不让自己送,慕初年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

    “你就没想过跟他挑明了说?也许会为了你放弃他家呢。”陆天娜挖着冰淇淋吃的很满足。

    乔荞叹气。

    “我似乎都预见了结果,其实我很怕!”

    乔荞真的怕慕初年的母亲闹到自己的单位去,她原本就是新人,就挺惹眼的,如果这时候闹出来这样的事情,她以后还怎么在单位干?乔荞承认自己的心里防线不够,你知道单位的活不多,每天很多人都是在背后八卦的,八卦这个谁外面跟谁暧昧了,那个谁是谁的亲戚,乔荞一点都不想成为她们嘴里的闲话。

    陆天娜摊手,从沙发上起身,穿上拖鞋伸出友好之后拍拍乔荞的肩膀。

    “我在精神上支持你。”

    慕初年中午堵乔荞,乔荞一出门就看见他了,倒是别的同事多看了一眼,觉得很奇怪,这个时间还有工作要谈?

    “你在躲我。”慕初年用的是肯定句。

    “你妈找过我。”乔荞淡淡的说着。

    慕初年一愣,随即说着:“你不用管她说什么……”

    乔荞轻轻呼口气:“你家就你这么一个儿子,如果我们要结婚势必要经过你母亲的同意,她对我说,如果我跟你在纠缠不清她就要找我的领导谈,我在单位是个什么样的位置我想你很清楚……”

    慕初年的脸色极其的不正常,好半响扔出来一句

    “所以你怕我妈来找领导谈,就放弃我了?”

    办公室里的人都走干净了,此时就剩下他们两个人,外面没人,安静的很。

    “我已经过了冲动的年龄,说实话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你能告诉我,或者教教我吗?”

    乔荞没有准备去迎接属于慕初年母亲的耳光,也更加没有准备十年抗战,她自认自己没有爱慕初年爱到这个地步,她有属于自己的原则,爱情可能一开始很美好,但是过程却不是一帆风顺的,问题不是在于她要怎么做,而是对方要怎么做。

    慕初年也是没有经验,第一次恋爱,又是不被父母祝福的,原本以为她会跟自己抱怨,并且跟他紧紧抱成一团,结果就因为他妈说了一句会来找领导,她就退缩了?这跟自己所想的完全不同,至少不是他想要的,他想要的并非这样。

    乔荞懦弱的叫他……

    慕初年以为如果两个人互相喜欢,哪怕就算是丢了饭碗这也是尚在接受的范围。

    可瞧瞧你来看,为一段根本就还没发展起来的感情,丢掉自己的工作,实在不是很明智的行为,或者说她现在是理智多过脑残。

    “我能解决好的。”慕初年慢慢的吐口。

    “好,我相信你。”乔荞说的真是自然。

    问题发生在你的身上,自然就需要你去解决,这没有什么不对的,如果你不能说服你的父母,那么这段感情在继续下去,也没有价值。

    慕初年看着乔荞的脸,嘴角勉强扬了扬。

    乔荞叹气,你可以说她过于理智,因为已经过了疯狂的年纪,现在活的更加务实一些,没办法老了。

    两个人一同吃的饭,慕初年的话格外的少。

    晚上回到家里,他找了母亲去谈。

    “妈,请你不要干涉我的生活。”

    慕母没有回话,只是直接用行动告诉自己儿子答案,第二天直接找到了正主任,很简单的道理,一个离了婚的女人妄图勾引她儿子,她做母亲的对这个女人的德品表示怀疑。

    正主任觉得头疼,怎么私生活的问题闹到了单位?

    加上慕初年的母亲是市局的人,作为领导他也没有办法把话说死。

    “乔荞……”

    主任对着乔荞招招手,说是要出去办事,叫乔荞跟着自己一起,在楼下正主任直接开呛了。

    “慕初年的母亲找到了我,剩下的我就不说了,你自己想好。”

    他是真的不太愿意过问别人的感情生活,作为领导这些事情他也不应该横加插手,唯一能做的就是将对方母亲的态度告诉乔荞,站在他个人的立场认为,这样的感情,既然对方父母已经站出来反对,获胜的可能性不大,乔荞很好,但是……

    乔荞觉得很尴尬,自己的感情问题被上级领导拿出来说

    乔荞的脸微微有些红,可心里又有些凉,果然他没有办好。

    面色有些发白,唇色褪得一干二净的,呼吸也是有些急促,想要张嘴去解释,主任看出来乔荞的紧张。

    “好了,你上去吧。”

    乔荞回到办公室,拿着手机,发了一条短信给慕初年。

    “你妈找了我的领导,我很抱歉,就当我懦弱了。”

    乔荞果断的撤退,原本人帅真的就是空架子而已,她过去觉得慕初年很帅很细心,是那种会叫自己觉得心暖的类型,可现在才发现,他并不是自己想要的那种男人,他并不能很好的解决问题。

    出了问题,自己又将问题告诉了他,但是他没有能力解决好。

    慕初年没有到下班的直接,两点多直接来了办公室找乔荞。

    “你出来,我有话想跟你说。”

    这下办公室彻底炸锅了,这样的情绪,一看就不是工作上的事情,乔荞最最不愿发生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慕初年不想分手,他们两个人互相喜欢,为什么要分手?他甚至觉得乔荞的态度转化的太快,快到让自己难以接受。

    明明前几天还是很好的。

    乔荞垂眸。

    “我之前的婆婆我跟她关系不是很好。”乔荞淡淡的开口。

    慕初年似乎已经听明白了乔荞的意思,刚要开口,又被乔荞打断:“我这人其实优点不多,缺点太多,我矫情我不会做的事情要比会做的还多的多,我离婚的时候做梦都想找个很帅的男人嫁了,说实话有些虚荣心,想以后不管怎么样撞上前夫能气气他,当然并不是说因为这个原因我跟你在一起,我喜欢你,你也喜欢我……”

    慕初年的眸子动了动,那就是了,既然双方都互相喜欢,那还有什么问题?

    乔荞的身上还穿着制服,脚上穿了一双坡跟鞋,在单位是怎么舒服怎么穿,慕初年真的很帅,可有时候帅真的不能当饭吃。

    “你妈已经来单位警告过我两次,第一次我告诉了你,然后她转身找了我的领导,下一次我不知道她还能干出来什么……”

    “乔荞,我保证……”

    乔荞暗暗叹气,会做的男人一定就不会说出来这样的话,嘴上的保证并没有行动来的实际,如果他真的能保护得了自己,他妈就不会找到主任哪里去。

    “我离过婚,还比你大,或许是我高攀了……”

    慕初年伸手握住乔荞的。

    乔荞现在也是骑虎难下,当初一时被冲昏了头,原本就不应该答应的,不想想人家才毕业又是未婚,家里怎么会同意?闹到现在,明天单位肯定就会风言风语起来。

    “你这样对我并不公平,你不能把你前婆婆的问题强加在我的身上……”

    年轻

    是啊,喜欢他的时候觉得年轻真好,可是乔荞给忘记了,年轻也就意味着没有经历过事情,好比现在此刻的慕初年,他妈有句话说对了,你喜欢他什么?

    喜欢他什么?

    乔荞觉得是喜欢慕初年带给自己的好运气,遇上他之后,自己的运气就真的好了起来。

    她是个女人,是个不是很强势的女人,需要男人维护在自己的身前,说白一点乔荞觉得自己个性不是很强,她很弱什么征服婆婆,斗倒婆婆这些都不是她能做到的,现在摆在眼前的难题她跨越不过去,不如趁早收手,是,她承认自己当初真的把很多事情想的很美好。

    慕初年的恋爱才刚刚开始,乔荞就打算退缩,他觉得这是对自己的不公平,如果她真的有那么一点的喜欢自己,是不是应该为自己坚持下去?

    慕初年跟父母再次摊牌,摊牌的结果也不过就是他的母亲再次找到了单位来,这一次是进到了楼里。

    “我想……”

    乔荞承认,慕初年他妈张着一张不是很慈眉善目的脸,看着她的指甲就知道这样的人狠不好对付,此时万幸万幸自己已经讲话说的清楚。

    打断对方的话。

    “阿姨,首先我已经提出来跟慕初年不要相处下去了,其次请阿姨您放过我,不要一次又一次的来单位找我,我没有心虚,我已经知道了您家里的意思,我也做出来了相对的态度,可阿姨我也不是软柿子。”

    慕初年的母亲愣愣的看着乔荞,她撇撇唇,正想说话,乔荞继续打断她。

    “想闹谁都会闹,阿姨来我单位闹,叫我丢人,那么我也不会舍不下脸面,阿姨的车牌我大概也看清了,每次来坐的都是市局的车吧,我想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乔荞狠狠回击,你不要拿着我的弱点就来威胁我,我已经跟你儿子把话说清楚了,剩下你若是这样不依不饶的,那豁出去,大家脸面就都别要了。

    慕母冷笑着。

    “我真是小看了你,好,我自己的儿子我会管住。”

    慕初年转了单位,临走的时候见了乔荞,他咬着牙,脸色铁青,人家说恋爱谈不成还能做朋友,可在慕初年这里,他只会恨乔荞,觉得她是个又冷血又自私又害怕事情的女人。

    “是我瞎了眼睛。”

    乔荞觉得为什么要毁了当初的美好呢?

    她第一次看见慕初年的时候真的觉得他就像是一阵清风,轻轻的刮过自己的脸颊,哪一天明明那样的倒霉,可最后她还是胜利了,他就像是自己的幸运石,乔荞心里有很多的话想对他说,可最终咽了回去。

    感情生活似乎又恢复到了平静。

    上班、下班每天依旧去混健身房,倒是跟陆卿见面的次数比较多,陆卿这人呢,嘴巴很严,乔荞觉得自己主要是跟陆天娜关系很好,自然而然的就把陆卿当亲人看了。

    自嘲:“其实也不怪他了,我根本努力都没有努力,难怪他恨我……”

    乔荞理解慕初年的恨意,第一次谈恋爱遇上自己这样的,没有嫌弃她离过婚,最后竟然还是被她给抛弃了,要是严重的话,也许心理上会留下阴影

    陆卿喝了一口啤酒,看了一眼啤酒的名字。

    “哪里买的?”

    乔荞:“超市呀,怎么了?”

    “真难喝。”

    乔荞无语的翻着眼皮,这人简直就是挑到家了,既然不好喝,你还喝?

    陆卿修长的手指捏着啤酒罐:“你们俩不合适。”声音就像是泉水一样。

    乔荞扯唇:“我高攀了是吧。”

    陆卿回头,认真地说:“看你怎么理解,女人找丈夫还是要大两岁的好,能包容。”

    “是啊,我也觉得是,喜欢是一种感觉在一起之后要面对的问题很多,从他妈反对开始,到我告诉他前前后后他妈找了我三次……”乔荞早就觉得没有坚持下去的必要,她不是什么大人物,每天被人甩脸色被人警告会严重影响她的心里情绪的,并且她也没有那么糟糕吧?

    陆卿嗯了一声,然后起身,声音很是平静:“想得开就好。”

    乔荞笑,想不开又能如何,老天爷也没准备给她掉下来一个十全十美的男人啊。

    一口喝掉灌里的啤酒,自己将易拉罐抛开,还是运气不够好。

    陆卿跟朋友吃饭,朋友迟到,家里拿着包扔到桌子上,自己坐下。

    “真是难得,大忙人怎么就联系上我了?我请你老人家多少次,一点脸面都不给我?”

    胖男人翘着腿,点了一根烟。

    陆卿修长的手拿着壶给他倒水,胖子嘿嘿笑了出来:“说吧,无事不登三宝殿,有话直说,我们这样的关系犯不上打官腔。”

    陆卿的那双手漂亮得不可直视,似乎男人的面相好手指就一定会长得好这似乎已经成了定律,外面的光照在陆卿的脸上,脸上扫过一层淡淡的光辉。

    外面就是假石林,这家的老板没少在这上面下功夫,假山、流水外加古筝。

    “帮我照看个人……”

    陆卿关系门路都多,说实话他虽然是做生意的,可什么样的人都愿意接触,一来是个性问题,二是多个朋友总比多个仇人来的强,加上父亲的原因。

    胖子弹着烟灰,看了陆卿一眼。

    “谁?”

    ……

    慕初年他妈咽不下这口气,儿子虽然跟乔荞断了,可说到底被那样的女人给玩了一圈,这口气她必须要吐出去。

    分局那边她倒是认识几个人,开除乔荞自然做不到,这又不是儿戏,给她穿穿小鞋还是能够的。

    那边分局的人儿子就在她丈夫的手下,只需要把话轻轻一点,对方就明白了

    乔荞每天该上班照旧上班,不过对这个相亲现在已经看得很淡了,说实话过了那个寂寞的劲儿也就不想了,没觉得怎么寂寞了,该吃就吃该睡就睡。

    领导下来检查,十点多上面通知今天之内不要上网,因为会下来人检查,真的被抓住了,到时候是会被开除的,这不是在开玩笑。

    “真是闲的这些人……”

    每天都有人像上面反映他们的待遇过于好了,上面也不知道抽什么风就真的开始整顿,食堂的伙食一下子就掉了几个层次,弄的平时喜欢来单位吃早餐的人现在都不来了,中午原本是一天几个菜小意思,现在是固定就那么几个菜色,在单位的话严格要求不能上网,否则抓到一个死一个。

    乔荞也是寸,这边要资料,那头下来检查的人就来了,隔壁的一个实习生正在逛淘宝,这个倒霉的劲儿,直接就让拿东西走人,全楼都震惊了,因为确实没有这样的先例,尽管上面一再的警告,但是大家都没往心里去,以为这次也不过就是走个形势,谁能想到最后就真的地动山摇了,乔荞开着电脑,那边检查的人下来了,进了办公室转了一圈,然后最后视线定格在乔荞的电脑上。

    “还能上网呢?”

    正主任也是郁闷,这一下来检查弄的很什么似的,解释了一句,说乔荞现在在干活,你说乔荞这个点背啊,电脑是自动连接,弹出来的网页,她也不想这样啊,谁愿意在这个节骨眼上出头,结果偏偏就撞枪口上了。

    这个倒霉催的。

    “这是上网呢?看网页?”

    说罢人家转身就去看乔荞身上的牌子,乔荞就激动了,这弹出来的不怪她啊,领导要让她中午以前把文件交上去,她才开的电脑。

    正主任也是跟在人后面负责解释,乔荞跟实习生不同,实习生那都是靠着关系进来的,走不走其实人家也不见得就多在乎,可乔荞是考进来的,再说今天真的是很倒霉。

    “她跟你有亲戚关系?”

    那人倒是说的意味深长,正主任笑:“哪能呢,就是挺好的一个孩子……”

    检查的人说这次就是立典型,谁让乔荞倒霉了,她就撞上了,不管是不是故意的,有没有看,抓到她就是她了,要做给全体的人看。

    “现在人家外面都说我们工作不认真,上班挂着qq一边淘宝买东西……”

    正主任说了几次可不见效果,心里也是急的够呛,乔荞现在还是借调的关系呢,真要是闹出来这一码等借调结束了,你让她去哪里工作能工作好?

    可惜对方什么都听不进去。

    杨处长也是才从外面回来,进来跟那人握握手。

    “来的时候也没给我挂个电话……”

    对方还是要给处长面子的,简单的把情况说明了一下,不是我不给你面子,要怪只能怪这个人,明知道上面下来检查,今天还敢这样做,不拿她当这个典型都有点对不起自己。

    杨处长眯着眼睛

    “小乔啊,这孩子没说是我让她上网的?”

    杨处长淡漠的看着对方一眼,别他妈的拿着鸡毛当令箭,什么叫上面检查?这么多玩电脑的你不去管,他过来的时候看着有人就明晃晃的在购物呢,怎么就不抓呢?现在抓到他头上了,他自己的人都护不住,说出去还能听了吗?

    双方你来我往的,杨处长就是不肯松这个口,哪怕就算是乔荞真的往上被抓住了,他今天说没上就是没上。

    正主任也是怕两个人闹的太僵,中间缓和的说着话,对方倒是借着台阶就下来了。

    “这姑娘跟老杨你有点关系?”

    “关系肯定就是没有,我就见不得别人在我手里碰脏……”

    杨处长这句话说的很是强硬,彼此都懂,对方今天觉得也是倒霉,遇上了这么个刺头。

    乔荞这心情就跟坐过山车似的,她是真的很冤枉,缺心眼的人才会在检查的时候去偷看网页呢,她又不是离开网络活不了,就真的是各种倒霉而已,办公室里安安静静的,掉根针都能听见,乔荞觉得憋屈,脑子里闪过很多画面,如果真的被开了,那她就走人被,至少银行里还有一些存款,过日子还是够的,可真的委屈。

    明明就是没有,领导一下来那种气势很强,压的她多一句话都不敢说,乔荞现在后悔了,刚刚自己为什么不说话?她就应该把所有的委屈都说出来,她没看,凭什么一句话不让她说啊?就是定罪也得问问是不是?

    正主任进了办公室,拍拍乔荞的肩膀。

    “行了,处长回来了,没事儿,别往心里去。”

    乔荞的电脑页面还那样放着呢,她现在还哪里有心思写什么?哪怕上头交代让她快点,她现在已经快要崩溃了,就这样的心里素质。

    自己越是想越是觉得憋屈,那头杨处长叫正主任陪着人出去吃顿饭,该怎么样是怎么样,路过办公室门口往里面看了一眼。

    等事儿过了,大家到时来安慰乔荞了。

    “行了,你也是倒霉……”

    哪里有人能倒霉成这样的,真寸!

    不知道出门的时候踩到什么了。

    郑梦琪就是才刚刚离婚的那位,对乔荞怎么说呢?其实乔荞并威胁不到她什么,可是同事之间难免就会生出来一种既生瑜何生亮的感慨,乔荞进单位正主任就护着,虽然都说两个人没有任何的亲戚关系,郑梦琪是靠自己进来的,就看不惯乔荞这样的,看着人弱弱的,也没看出来有多能干,然后前几天还跟一个未婚的牵扯不清,别人不说不代表自己就不知道,淡漠的扫了一眼乔荞,心里觉得有些惋惜。

    这要是被开除了,那多好。

    那天在度假村她跟丈夫吵架,乔荞劝过她一句吗?还跟她说什么,夫妻就得互相体谅着过日子,这日子又不是她过,她怎么知道自己没体谅过?放空话不累是吧?

    既然她那么能体谅,她为什么就离婚了呢,不继续体谅下去?

    郑梦琪这样的也是少有,反正自己最近什么都不顺,就想看着别人比自己更惨点,特别当自己在单位干了几年都没能引起领导的注意,可乔荞动不动领导就找她说两句话,这点让郑梦琪很是不爽

    老杨打出去一通电话。

    “你得好好谢谢我,今天……”

    老杨原本没打算插手的,谁叫这名字前几天陆卿提起来了,他说了自己就得卖面子,在一个他确实问过了,正主任说就真是意外,人呢他给护住了,剩下就看陆卿怎么谢自己了。

    “你跟她什么关系啊?我可听说她才离婚?”

    陆卿笑,修长的身影映在墙上,半面墙留下他完美的剪影。

    “我妹妹的朋友,没办法不照顾。”

    陆卿的嗓子微微有些沙哑,开了一上午的会,原本都不想再开口了,这是没办法。

    挂了电话,叫秘书进来。

    秘书推门进来,脊背很挺。

    陆卿交代她去办一点事情,秘书点头,转身出了办公室,陆卿转动着椅子看着外面,这人也是真够神的了,似乎料到他求人了?

    陆卿捂着头笑了笑,他们俩看起来真是太有感应了,自己才顺带着跟别人开口说了一说,她那头就立马出麻烦,好像专程是为了配合自己一样。

    叠起腿,双手放在膝盖上,手一下一下抛着。

    十一点半的时候在开会,乔荞心思都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今天经历这么一场,估计她这一天精神都不能集中了,脑子里有些涨涨的,等到快四十五分的时候,散会,大家才准备起身,这头有快递送了进来。

    快递小哥很帅,脸上带着笑容。

    “乔荞小姐是哪位?”

    乔荞一直沉静在自己的世界里,后知后觉看过去一眼。

    “我是……”

    快递小哥将手边的东西快速的摆放在桌子上,然后将单子递给乔荞让她签收。

    “你等一下,我没有订这些。”

    乔荞觉得这就是错觉,她如果还在跟蒋晨保持婚姻关系,那么不会有意外,会做这件事情的人只能是蒋晨,可她跟蒋晨离婚了,慕初年前几天就差没有用眼睛杀死她了,家里人不可能做这样的事情,身边朋友更加不会花这个钱,那是谁?

    全办公室的人都在看,乔荞觉得脸上很热,她今天已经出了两次的风头了。

    “你是不是搞错了?”

    快递小哥摇头:“你是叫乔荞?”

    快递小哥将手里的一个果篮放在桌子上,果篮很大,上下三层,就这么一个玩意摆在这里,谁看不见?简直就是晃瞎了所有人的眼睛,这是干什么呢?以为演电视剧呢?

    乔荞的脸涨得通红,她现在真是不需要这个

    女的同事就让乔荞想想,是不是朋友什么的给送的,乔荞摇头,另外的一份则是寿司,顶级寿司店送过来的,盒子本身就足够漂亮的了。

    “你朋友还挺有钱的……”

    乔荞本能的摇头,现在这么多双的眼睛盯着她,她就是想否认也不现实,签了字,有好吃的,大家又都是同事,人家不走盯盯的看着,乔荞能好意思自己收起来吗?

    撕开叫大家都尝尝。

    乔荞一个办公室的有两个人是顶级的吃货,看了一眼盒子上面的名字,笑笑。

    “可真是够下本钱的了,二乔是不是有人追啊?”

    前几天他们可都是看见了,慕初年的样子很容易就给人一种有钱人的错觉。

    “真没有……”

    她把身边的每个人都想了一圈,就是想不到,因为不会有人这样做,你要是说有可能也就是乔梅了,乔荞叫大家吃,自己出去给乔梅挂电话。

    果篮里面的水果果然很够级别,市面上贵的水果你能在里面通通找到,车厘子现在是便宜了,好的依旧还是杠杠的贵,几个同事你一把我一把的抓着,送的人数明显就是给大家一起吃的,他们倒是没客气。

    乔梅人在外地呢,阮雷求爷爷告奶奶的给领去的。

    “给你订餐?没有啊。”乔梅觉得乔荞是不是发烧了?自己闲的没事儿给她订什么饭?

    “我人还在外面呢,说什么胡话呢。”

    乔荞挂断电话,那是谁啊?

    返身回来,大家都吃上了,你来我往的,谁跟谁客气啊,乔荞苦笑着,等会儿人来说送错了,就别怪她了,她说不是她的,可快递说没送错。

    不可能是蒋晨,因为他不知道她的单位在哪里,这些事情乔荞相信不会有人跟蒋晨说的。

    “是你爸妈?”

    乔荞只能勉强点头,谁知道是谁送的,难怪是天使?

    郑梦琪冷眼瞧着,她觉得乔荞特别的会演戏。

    谁送的?

    还用猜吗?肯定就是她自己订的,自己给自己找面子被,上午觉得丢了面子,眼下就用这一招找回来,可真是够虚荣的。

    郑梦琪也没有少吃,为什么要少吃?挺贵的东西呢。

    乔荞就觉得纳闷,你说就偏偏选择今天,好像知道她不高兴似的。

    大家吃过饭该休息的休息,该干嘛的干嘛,乔荞自己躲楼梯口去坐着去了,就想一个人安静安静,你都不知道她当时特别想哭,觉得无助。

    用手撑着脸,觉得自己真是太弱了,张嘴巴是干什么用的?

    为什么心里有话就不能说呢?

    陆卿过来请老杨吃午饭,也是临时起意,顺便说点别的事情,老杨今天中午说是约了人,眼看着就要走,只能推陆卿,毕竟陆卿是他晚辈,说以后有机会的,跑不掉的,陆卿想下楼,推开门就听见里面好像有人哭

    自己认真的听了一下,还真是哭声。

    谁挑这么大中午的时间哭上了?

    陆卿从上面往下探,乔荞半仰着头,用手去擦眼泪,职场就没自己想的那么简单,到底还是出错了。

    陆卿保持微微前倾的姿势,乔荞坐在楼梯上,自己一边哭一边还训自己。

    “哭什么啊,哭能解决问题吗?你怎么那么弱呢?你又不是白雪公主,还等着王子来解救你啊……”

    乔荞就是想把自己给骂醒,自己浑浑噩噩的混到现在都二十八了,离开蒋晨她也没干出来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情,就想安安静静的把日子过好吧,你说就那么寸,她得多蠢啊才能犯今天这样的错误?

    想想就觉得自己蠢毙了!

    陆卿单手撑着脸,他就横在上面的楼梯,陆卿在四层,乔荞在二层,好像有两层的距离,但是又似乎挨得格外的近,哪怕就是算是乔荞脸上小小懊悔的表情,陆卿都可以看得一清二楚的。

    乔荞心无旁骛的哭着,陆卿摇头,遇上这么一点小事儿就哭,那下次你要怎么办啊?

    陆卿将头收了回来,用手撑撑脸。

    他如果没打招呼呢?

    陆卿轻轻的从安全门离开,乔荞又坐了一会儿,然后洗了一把脸,重新抹的护肤品,然后回到了办公室,东西她基本没有吃两口,哪里还有胃口。

    下班的时候也是蔫蔫的,没有什么心情,就连晚饭也不想做了,给陆天娜打电话,原本想通知她最好在外面解决再回来,结果电话打不通,倒是省了力气。

    乔荞停好车,拎着自己的包,一路走一路叹气。

    倒是楼上下来的老天太看了乔荞一眼,似乎在想,年纪轻轻的怎么就不停的叹气呢?

    乔荞坐电梯上楼,没精打采的,母亲张丽敏来电话,叫她回家吃饭。

    “我不回去了,妈我很累。”

    “乔荞啊,怎么了?听着声音不高兴呢?”张丽敏问了一句,青霞就在客厅里坐着呢,今天回娘家是有事情来求母亲的。

    “没事儿,妈我先挂了,明天在给你打电话吧。”

    张丽敏挂了电话,看着青霞:“乔荞好像不太高兴,要不改天再说吧。”

    乔青霞也是没办法,那就赶上乔荞不高兴了,从乔荞离婚开始,她婆婆就三天两头的说,陈元庆现在这位置连一辆车都没有,出去都叫人看不起,想买吧,可没钱,说话的时候就总用别样的眼光看着青霞,每看一次青霞都觉得自己的心脏就会骤然停跳一次。婆婆又说要是有辆车,全家去哪里都很方便,就算是接送陈放也是好的,不为别的,为了陈放,青霞动心了。
(快捷键 ←)上一章:67回 破坏家庭返回目录下一章:69回 我的骑士(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