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穿越小说 »婚后宠爱之相亲以后最新章节列表 » 69回 我的骑士

69回 我的骑士

文/简思
婚后宠爱之相亲以后 本章字数:12490 婚后宠爱之相亲以后txt下载
推荐阅读:极品全能学生 始皇圣剑 求个身体去结婚 天数[洪荒] 制作人 周氏医女 王座分你一半[未来] 红楼之一世安乐 网游之无商不尖 异世界的魔王大人
    张丽敏看着大女儿:“按理妈不应该说这个话,可青霞啊,乔荞不容易……”

    张丽敏没把话说直接了,有蒋晨那会儿吧你怎么说呢,蒋晨有钱,蒋晨不差钱,乔荞又不是一个抠的,搭姐姐也就搭了那现在乔荞离婚了,虽然又上班了,但是钱到底不像是过去那样富裕了,可叫张丽敏说青霞错了,张丽敏也说不出来,毕竟乔荞手里攥着的那叫几百万,光扔在银行里吃利息,就青霞和陈元庆好几年的工资了。

    青霞点头,面上有些讪讪的。

    “妈,我知道。”

    “行了,当我没说,当姐姐的有困难,妹妹拉扯一把就拉一把被,谁让你们是姐妹了。”

    张丽敏叹口气,青霞日子不好过她当妈的看着心里也是不好受,乔梅那就是溜尖耍滑的,你指望乔梅,这辈子都没戏,也就是乔荞有点良心,挂着家里。

    张丽敏不愁?

    怎么可能不愁,她跟乔建国都没工作,家里还养辆车,过去那就是小意思,有蒋晨什么都解决,没蒋晨日子就难过了。

    原本手里还有点存款,也够花,现在花的七七八八了,乔建国看中一个鱼竿说是特别的好,要六千,他就活心想买了,可钱都在张丽敏手里握着呢。

    晚上进家门,就跟张丽敏商量。

    张丽敏来劲儿了,斥责乔建国:“你以为家里有多少?还买六千块钱的鱼竿,我想你倒像是鱼竿,你想都不要想。”

    乔建国动动嘴,最后没吭声,知道张丽敏说不给就是不给了。

    张丽敏觉得乔建国没心,家里什么条件你不知道呀?这时候还挂着玩呢。

    “我们俩都没有退休金,这些年也没有挣过钱你就没想想以后怎么办?”

    乔建国皱着眉头:“有女儿怕什么?”

    张丽敏是一脸的恨铁不成钢:“有女儿怕什么?你大女儿不从你身上刮一层就不错了,二女儿比谁都尖,老三是好可老三现在离婚了,你好意思跟她伸手要钱吗?”

    张丽敏上火就上在这里,钱是越花越少,过去花钱不当刀,花习惯了,一个月花出去一万甚至更多也没觉得有什么,但是现在没有进项,存折上的钱是越来越少,越是少她越是心里不安宁,闹心的厉害。

    乔建国撇嘴:“乔荞离婚拿那么多的钱……”

    “怎么你女儿的钱你还算计呢?”

    “不是算计,我们是她爹妈……”

    张丽敏的脸色没有那么好看:“你心里的打算你就都给我收起来,我告诉你乔建国,我养丫头不是为了坑她们的……”

    有钱她要点也就要了,现在这情况,谁都不能要。

    乔建国嘴上答应的好好的,转身趁着张丽敏出去洗澡就给乔荞去了电话

    “三儿啊,爸看中一个鱼竿,也不贵才六千……”

    一个破鱼竿就六千,还说不贵?

    乔荞没有理会,直接开口:“爸,我一个月工资到手才四千多。”

    乔建国抿抿嘴,你手里不是有别的钱吗?可这话他也说不出口。

    “爸就挺喜欢那鱼竿的……”

    乔荞叹气,她爸这就是算计上她了,今天要是同意,明天说不定就买什么了,银行的钱她压根没打算动,要是父母身体有什么情况,她肯定会拿出来的。

    “爸,鱼竿就是钓鱼用的,什么鱼竿都是一样的。”

    乔荞没管乔建国,直接堵了回去,买六千的我肯定不能给你买,你要是买个一百多的,兴许我还有可能给拿。

    乔荞在电话里给乔建国算了一笔账:“我每个月租房子要房费,开车要花油费外加七七八八的,我这钱花的很多,工资还没到手呢,我身上就剩二十多块钱了,要不爸你赞助我点算了……”

    乔建国没好气的说着:“我哪里有?你妈把钱都把得死死的……”

    挂了电话,自己躺在沙发上,光着脚丫子,乔荞今天没有去运动,没心情。

    在单位这一天,想起来捂着自己的脸,觉得自己太傻了,怎么就那么缺心眼呢,怎么想怎么觉得自己是个笨蛋。

    用手捂着脸,陆天娜一直到九点多也没有回来,乔荞估摸着也许晚上她就不回来了,自己换了衣服浴巾放在一边,进了浴室去洗澡。

    乔荞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就这样的小心眼,其实就是一点事儿,也过去了,为什么脑海里就反复的去想,想起来自己当时的那个傻样子,她叹气继续叹气,各种叹气,手撑在玻璃板上,任由水冲着自己,头发冲的满脸,也不去拨开,光着脚站在里面。

    关掉水,拿着浴巾裹住自己,用手擦掉镜子上的哈气,乔荞认真的看着镜子里的女人。

    乔荞今年二十八了,不管承认不承认,已经有走向衰老的症状,笑起来或者脸部动作太大的时候眼角也会有细细的鱼尾纹,用手使劲儿的猛拍脸蛋,脸色果然红润了起来。

    “我一点都不想老!”

    乔荞对着镜子说着,这估计也是每个女人的心里冤枉。

    星期二开工资,钱中午到了卡里,下午乔荞的工资就剩一千块钱了。

    女人嘛,时时刻刻的都在为保留青春做着奋斗,这还没开始这个月的生活呢,钱就剩下一千了,想想都觉得脑仁疼,一开始觉得工资很多,可钱不禁花啊,一花就没。

    几个女同事也是知道乔荞有些不好意思,今天就主动勾着乔荞说话。

    “我说二乔,昨天回家问没问,东西是谁送的?”

    乔荞把这码事儿给忘记了,原本猜测是自己爸或者她妈,现在看是谁都绝对不会是她爸妈,她爸能开口让她出钱给买六千的鱼竿,还说社么心疼她啊

    摇摇头,也许就是送错了。

    “哎呦,这还有个白马呢。”

    同事开玩笑的说着,不是白马是什么,弄不好谁就看上乔荞了,这姿态做的,够神秘的了。

    郑梦琪冷哼了一声,声音清清楚楚的传进了乔荞的耳朵里,乔荞自认自己没得罪过她,看了郑梦琪一眼,中午了,大家出去吃饭,乔荞依旧泡食堂。

    郑梦琪离婚了,最近相亲呢。

    有些女人是把生活想的过于美化,觉得以前的丈夫不好吧,挑吧,这回好了,终于离婚了,终于顺心了,可往往现实更是刺激人。

    郑梦琪觉得自己不难看,最主要的是她是公务员呀,工作好待遇好,应该很抢手的,要是单身的话,这也倒是没错啦,可问题她现在是离婚的身份,找未婚的小伙不现实,离婚的你想绩优股?

    你看看郑梦琪能认识男人的途径,首先就是各种婚恋网站,不是说这不靠谱,可你想在这上面认识新贵这也不太可能,别人介绍,人说自己本身是什么层次的,交到的更多就是跟自己本身相关的同等的朋友,郑梦琪没有认识特别牛逼的人,现在惨了。

    见的几个离婚的男人,差点没气死她了,要么是领着孩子的,要么就是工作不好的,不然就是不靠谱的,又丑又胖简直不能入目的,郑梦琪恨不得抓花那些相亲对象的脸,好男人都死哪里去了?

    这世界上,只有两种女人能遇上好男人,完美无缺的好男人。

    第一你在老天爷的面前刷存在感,把好感刷爆,让老天爷可怜你,俗称运气好,典型的上天呵护型,走到哪里吃香到哪里,不需要有多大的本事,自然有人帮你,做什么都顺,第二种就是自己有本事,接触到的层次高一些,或者火眼金睛别人觉得不行的,你收入囊中,以后发达了,丈夫一心一意的对着你好,要不然就是自己会找,找了一个对自己千好万好的丈夫,但是有一点,模样要漂亮,很美的那种,身材好,不然的话就是第一种,结论就是,要么运气好,要么脸蛋好。

    再不然呢,还存在一种,本身家世就好的。

    可郑梦琪就惨了,在老天爷那道门槛上没刷到好感,似乎老天爷没格外的关爱她,对她也没有什么照顾,人呢就是一般人,长相不难看也算不上是美人,身材倒是说得过去,不胖算是苗条,可惜脸上贴上离婚两个大字,接触到的又是这个层次的,能介绍到她手里的,通通就是淘汰货,可不是一个不如一个了。

    原本她就是心高才会选择离婚,现在好了,现实直接当头一棒,砸的她是眼冒金花。

    郑梦琪看不惯乔荞,就是觉得乔荞有点像是娇气,怎么说呢?你看那样儿,说话做事儿,明明跟自己都是一样离婚的,偏偏乔荞就弄的跟未婚少女似的,不装能死不?

    自己给自己订餐,这样有意思吗?

    叫别人羡慕,你要是真的有追求者也就算了,既然有追求者,为什么不每天送餐?

    乔荞坐在食堂里吃饭,大师傅还问呢,跟她一起吃饭的那个人怎么没来,问的是慕初年,乔荞愣了愣,然后笑笑:“他转走了。”

    想起来慕初年心里也是一阵的遗憾,原本真的以为能行的事情,原来在世人的眼睛还是不能被接受的,经过这么一茬,以后她可不敢随便的答应别人了

    吃完饭打算休息一会儿。

    老杨说今天自己有时间,陆卿说过来接他。

    “你有时间?”

    “就是没时间也得挤出来点时间。”陆卿说着。

    陆卿走楼梯上来,不走楼梯也没用,根本没电梯,经过二楼,看了一眼手腕上的手表,这个时间貌似应该没什么人,自己迈着步子像那头的办公室走了过去,果然里面没人,陆卿在门口站了一会儿。

    老杨问他上午去哪里了,能顺路经过自己这里。

    “我妹妹不是在公安局嘛……”陆卿淡淡的说着。

    老杨想起来了,陆卿似乎还有个妹妹,拍拍陆卿的肩膀:“你可真是个好哥哥……”

    老杨吃饭的时候就看着陆卿,点了一根烟:“你跟哥哥我说实话,那乔荞跟你什么关系?”

    他昨天晚上回家想了想,有点不对劲儿,就算是陆天娜真的求到陆卿的身上,可以陆卿的脾气而言,他不像是会管闲事的,这样拜托自己,又拜托别人照顾乔荞,这里面的文章大了去了。

    陆卿但笑不语。

    现在说什么都早,能不能成,他自己也不清楚,开始是因为乔荞的身体,不能生这虽然不能算是大问题可问题也不小,就算是他不在乎,两个人真的走到一起,就能一帆风顺?

    没成之前,话就不能说的太满。

    陆卿身上的衬衫一尘不染,老杨这么套话就愣是套不出来一句。

    “这孩子我也观察了几天,做事情挺稳当的,你是没看见,有人员的很……”

    这几天也是有闲言碎语流进他的耳朵里,老正那头对着乔荞上心的就不是一点半点的,别人还是猜测有亲属关系,可老杨知道不是,老正那人吧,轻易不会对人这样,只能说有些事情就是缘分。

    谁都有莫名就看一个人顺眼的时候。

    “我手下有个主任,当初招人的时候就是他亲自过去招的,可能是因为他挑中的,就格外看重,当时进来的时候身体检查出了一点情况,他还亲自打的电话,然后亲自联系的医院……”

    弄的他都以为老正是对着这姑娘有什么想法了,如果不是老正的为人的话。

    陆卿只是听着并不吭声,有时候笑笑,有些倜傥,自成一派。

    老杨是知道陆卿为什么离婚的,心里微微叹口气,有些女人天生就是不会抓住机会,这么好的男人送到你眼前,你愣是能给松开了。

    陆卿送老杨回去,老杨转身进去,乔荞嘴馋,到底还是能吃进去的年纪呢,自己出去买了三个苹果。

    以前是吃习惯了,手边经常有水果,拎着袋子从街边那一头横过来,走过来,看着前面的人。

    “陆卿?”

    陆卿这身段很好认,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乔荞还惊艳了一把呢,为自己灰暗的相亲岁月还是留下过美好的一笔,就这么一个趁头的人,还是个帅哥,可惜后来遇上的都是歪瓜裂枣,事实证明,这个还是阴差阳错,相的也根本不是她

    陆卿的视线定格在她的手上,漫不经心的点头。

    “我在里面工作,你怎么跑这里来了?”

    难道是要办什么手续?

    要是办什么的话,她倒是能帮上忙。

    “嗯,路过。”

    “真巧!”

    乔荞说着,自己看着陆卿一直视线盯在她手里的袋子上,拿出来一个苹果递给他:“吃个?”

    陆卿的声音有点低哑。

    “谢了,进去吧。”

    乔荞对着他摆摆手,自己领着袋子就进了办公室,买水果这东西不可能自己每天都给别人带,你知道一个办公室有多少的人?天天都给别人带,乔荞也带不起,把苹果洗了,自己拿着一个开始啃。

    乔荞承认她嘴是有点馋,在吃的方面穿的方面她从来没委屈过自己,过去条件好,现在条件似乎也没有多差。

    郑梦琪吃完饭回来睡觉了,睡着呢就听见有人吃苹果的声音,自己起来,果然看着乔荞啃苹果上网呢,吃的这个欢。

    郑梦琪一看乔荞那样,气就不打一处来,每天都吃零嘴,你以为自己还是孩子呢?

    就没见过这么馋的人。

    乔荞下班,开车去加油,加了两百多的油,估计这这个月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了,不跑远的话基本就是足够了,去市场买菜,结果看见草莓了,又红又大的,看着就让人心情特别的好,乔荞知道这个月的生活费肯定就是不够花了,走过去,先将菜买了回来,结果还是没忍住。

    “草莓多少钱一斤。”

    卖草莓的是个老头儿,穿的有点破,人挺爽朗的,说是十五一斤,乔荞一听,可真贵啊。

    现在叫个水果就没有下五块钱的,可实在又馋,到底是称了二斤,买了草莓自己拎着上了车,美滋滋的就开家里去了。

    乔荞晚上做的是沙拉,用漂亮的杯子装起来,上面为了漂亮还撒了一些巧克力豆,不太多,才做好听着敲门声,以为是陆天娜回来了,踩着拖鞋打开门,一脸的笑意。

    “今天吃沙拉!”

    陆卿的声音很淡:“好。”

    乔荞:……

    见过混饭吃的没见过混饭吃的这样自然的,沙拉她没吃几口,心思全部都在草莓上呢,原本就是冲着草莓又红又好看才买来吃的,不吃饭就吃水果怕对胃有刺激,吃了两口,跟小耗子似的从位置上起身去拿那盘洗好的草莓。

    乔荞就觉得自己很虚荣呀,喜欢漂亮的东西,就算是不好吃,好看她也喜欢

    捏着一个草莓很满足的送进嘴巴里,没吃的时候就觉得一定好吃,吃到嘴里之后觉得果然!

    又甜又清爽,竟然是夏天里吃过最好吃的一回草莓。

    “有那么好吃?”陆卿的眼皮子都没抬一下,问了一句。

    “嗯,是我这阵子吃过最好吃的一次,买的时候差点就错过了,十五块钱一斤啊,真是奢侈!”

    估计也是没有几个像是她这样过的。

    其实不然,就算是同单位有很多同事过的日子比乔荞更加的奢侈。

    “你工作怎么样?”

    乔荞叹口气,就把那天的事情说了出来,她也是想找个吐糟。

    “没见过我这么笨的人吧?我当时就恨不得买块豆腐直接撞死算了,怎么就那么丢人呢?”

    现在想起来还觉得丢人呢。

    乔荞回到家,衣服都换了下来,就穿了一个大背心,到了腿肚附近,头发松散着,好在皮肤比较白一点,笑起来的时候很甜,她自己也许不清楚,其实她这人很容易满足,吃点自己想要的,就能笑出来。

    乔荞前两天做的指甲,她不太喜欢留很长的指甲,只有一点点,颜色是她喜欢的宝蓝,跟陆卿说话的时候,注意力被陆卿袖子上的袖口给吸引了,看着很亮,倒是很典雅,看起来就像是很贵的东西。

    瞧瞧你一直纳闷,陆卿到底是干什么的,有钱这是一定的,看着他车总是换,陆天娜能住在这里也说明一定的问题。

    陆卿不动声色的将视线拉了回来,放在自己的蓝宝石袖口上,他的身上没有太明显值钱的东西,都是低调的奢华。

    乔荞看看陆卿的肚子,收回视线,觉得女人盯着一个男的肚子看有些失礼,可老天爷往往就是这样的不公平,她坐下来肚子还有两层肉呢,陆卿的肚子看着特别的平,乔荞都有点嫉妒了。

    一个男人要不要有型成这样?

    陆卿拿着叉子叉了一个草莓。

    “是挺好吃的,天娜几点能回来?”

    乔荞这才想起来:“她今天没有跟我说。”

    陆卿决定不等下去了,乔荞送着他出门,陆卿整个过程语气都比较淡漠,乔荞也不会自作多情觉得人家会对自己怎么样,开始就是开玩笑被,陆天娜也说了,她哥相亲的对象都是未婚的并且一水的漂亮美人,乔荞对陆卿也没有别的看法。

    周末一个人呆在家里,没有事情做,逛论坛,说是科技馆那边有展览,乔荞开车就去了,结果堵在路上了,这个郁闷。

    今天是不是全城的人就都出动了?要不要这么整齐?

    乔荞堵在路上二十分钟,耐性就全部都用完了,天气又黑,外面的阳光又刺眼,好不容易终于动了吧,车子有点不对劲儿,一看好像是轮胎出问题了,乔荞赶紧靠边停下

    她一个女的,身上也没有什么劲儿,开的又是越野车,虽然是小型的,那也不会换轮胎呀,找人换?

    气呼呼的回到车里,带上车门就听着手机有动静,乔荞心里一声不好,手机自动关机了。

    今天她出门一定就是没有查黄历。

    真倒霉!

    倒血霉了!

    这种情况以前真没遇上过,以前车子有问题,她只需要记住蒋晨的电话号就可以了,蒋晨哪怕人就是在国外,都能很快的帮她把这件事儿给解决掉,不会让她着急上火的。

    乔荞摇着头,总想他干什么。

    司机送陆卿回家,他才从外面回来,看着前方停在路边的车,站在路边的女人,叫司机靠边停。

    乔荞拦住一辆车,那车好像要进二院,正好就停了一下,乔荞见状赶紧的小跑了过去。

    “打扰了先生……”

    乔荞顶着太阳指着自己停在一边的车,那头车上下来的男人看了一眼,然后摇摇头。

    乔荞又走了回来,人家说要赶去医院看病人,没有这个时间,请乔荞在找其他人帮忙。

    陆卿从马路对面横穿了过来,马路的中央被拦了起来,怕的就是有横过马路的,前方就是十字路口,陆卿看着这时候车也是在等信号,单手撑在栏杆上身体一跃,可见运动还是有好处的。

    “车坏了?”

    乔荞看见陆卿,觉得天都变蓝了,现在只要有人帮她把车弄好,让她叫祖宗都行。

    陆卿鼻梁上架着墨镜,取下来递给乔荞,乔荞指指自己的轮胎。

    “怎么不打电话找人?”

    乔荞叹气:“今天好像走背字,电话没电了。”

    然后她又没有记住电话,有了手机之后,记性就一直不太好了,所有的电话号码全部都记在手机里面,只要手机一没,自己就成了聋子成了哑巴。

    乔荞原本以为陆卿是要英雄救美,只见他微微挽了一下袖子,就在乔荞认为他要替自己换上轮胎的时候,陆卿拿着手机给自己的司机去了电话。

    “对,你过来一下。”

    手指微微卷起敲在车盖上。

    很快陆卿的司机就跑了过来,然后替乔荞换了轮胎,几分钟的事情。

    “师傅谢谢你了,真是谢谢你了。”乔荞真是千恩万谢的,要不然今天自己就要糗大了。

    看着时间:“要不我请你吃点东西吧。”

    司机摆手,表示不需要的,陆卿被当成闲散旁人站在路边,司机偷偷看了一眼老板,真是为这姑娘的智商捉急,你谢我没用啊,要是没有眼前站着的这位,他也不能伸手管。

    陆卿抬了抬眼皮

    “吃什么?”

    乔荞:……

    陆卿喜欢穿西装,当然西装也更加能衬托他优雅有力的线条,宽肩窄腰的,这样的男人其实特别的招女人喜欢。

    陆卿都开口了,瞧瞧你自然不能推了,那就请吧。

    乔荞说自己领路,陆卿回头淡淡看着司机,表情很是放松:“你把我的行李送回家。”

    司机点头。

    乔荞开车挺稳的,就是有点慢,陆卿探究的看了她一眼:“你以前出过车祸?”

    乔荞啊的看着陆卿,此话何意?

    找了一家环境不错的咖啡馆。

    “有包间吗?”

    陆卿问出口,服务员清甜的声音传来:“有的,不过我们最低消费是588元。”

    乔荞的心在淌血,她兜里满打满算也就剩这么一点了,陆卿这是要抄家啊,一点不打算给她留,她原本就想随便找个地方坐坐,花一二百的就差不多得了被,心里暗暗骂着陆卿就是黄世仁。

    脸上却硬挤着笑容,乔荞现在算是知道了,什么叫打肿脸充胖子。

    “来一壶锡兰红茶,你吃过了吗?”陆卿扫着乔荞的脸,乔荞点头,她不敢点啊,这里出了名的贵,她跟陆卿就是客气客气,结果谁能想到陆卿是真的没跟她客气,乔荞的心里在淌血,她很穷有没有?

    “英式红莓饼。帕玛芝士草饼、烟熏三文鱼百吉饼,樱桃巧克力蛋糕、栗子焦糖慕斯……”

    陆卿一直在点,他说一句乔荞的心就淌一次的血,幸好身上有带卡,得取钱了。

    窗外树影婆娑,可乔荞哪里有心情看什么树影,墙上尽是国内当代艺术家的真品,乔荞不懂画也没有那样的艺术系跑,现在只觉得看的脑仁生疼,觉得满墙的都是不顺眼的。

    陆卿的脸上似乎挂着淡淡的疲惫,乔荞想笑都笑不出来。

    “今天真是谢谢你了。”

    真是嘴里含着一口血,早知道这样,还不如把车先扔在一边,然后打车去找人来弄了呢,那样都花不了几个钱。

    最可恨的是自己挨宰了,还得笑出来。

    “吃吧。”

    第一层的水果塔,用酥饼代替了蛋糕底座,用刀叉可以切开,酥脆的口感和新鲜的火龙果、草莓、葡萄尝起来更加有层次,第二层是传统的英式下午茶必备,本来呢是需要自己蘸取果酱和奶油,但是陆卿请厨师做了蓝莓奶油馅料,这样口感更湿润。

    陆卿点的东西,其实都不是他喜欢的,奶酪蛋糕是这里的招牌产品,带着淡淡的琥珀色,一抹雪,上面洒满了红浆果和蓝莓,冰凉的奶酪和浆果的酸甜完美融合。

    乔荞吃的是很开心,可更加觉得还不如找个五星级酒店,看着很有面子,然后还能省两个钱

    “你怎么不吃,不都是你点的?”

    陆卿气定神闲的喝着红茶,抿抿唇:“我喜欢看别人吃,我自己不是很喜欢这些。”

    乔荞脸上的笑容抽了抽,他就是故意的,绝对就是故意的。

    不吃你点这么多,不吃你要,要了这样又要那些,你有钱没有地方花是不是?

    乔荞是真的很想敞开肚皮吃,可你想,都是一些蛋糕之类的,虽然做的好吃,也架不住吃这么多吧,吃了几口就腻了,挑着水果吃。

    陆卿很善于跟人沟通,能很好的带动气氛,乔荞是被他带着走,他问自己就回答,时间不知不觉的过去,最后陆卿问慕初年。

    “觉得可惜吗?”

    乔荞放下手里的叉子:“说不可惜是骗人的,我也是普通人,也会虚荣,想着要是有一天领着他撞上我前夫,然后特潇洒的从他身边经过,也许他会晚上睡不着……”乔荞笑笑,自己抓抓头发:“其实我也挺小心眼的,主要慕初年又是个帅哥,不过到底他家里不赞成,没办法的。”

    陆卿掠唇:“想的开最好,家里人不同意,这条路走不通,就换条路走,你跟他不合适。”

    陆卿起身,表示自己要去卫生间,乔荞打开门,从包厢里出来,叫服务员结账,结果服务员笑呵呵的说:“那位先生已经结过账了。”

    乔荞沉默。

    好吧,她以小人之心妒君子之腹了。

    陆卿从卫生间出来,乔荞脸上有两团不太自然的红。

    “说好今天我请客的……”

    陆卿起身,乔荞自然是要跟着起来的,一前一后的从店里离开,乔荞跟陆卿的距离保持不远不近,实在是躲避不开,出门的时候他单手推着门,示意乔荞先出去,乔荞路过的时候能闻得见他身上清冽的味道,一直萦绕在自己的鼻尖。

    味道很好闻,就是不知道是什么味道。

    “下次我一定请你。”

    乔荞保证的说着。

    陆卿突然笑了,他一笑,乔荞倒是有点反应不良,自己说的很认真,他笑什么?

    “你替我照顾天娜,我还没谢谢你。”

    乔荞正色:“一码归一码。”

    陆卿锐利的眼睛对上乔荞的:“真的要谢谢我?”

    乔荞点头,这是自然的。

    “我过两天要出门,我家里养了一些鱼……”

    乔荞表示明白,风水鱼嘛,现在都很流行的,怕饿死了?

    不找陆天娜那就是正确的,陆天娜每天忙的跟什么似的。

    乔荞很爽快的就答应了,不就是照顾几天鱼,小意思

    送陆卿到了地方,陆卿请她进去,乔荞表示今天实在太晚了,都已经快下午一点了。

    “你不看看,我怎么告诉你需要注意一些什么?”

    乔荞乖乖的就跟着陆卿进去了,陆卿的家很大,是真的很大的那种,乔荞一进门,只有一个感慨。

    “有钱人!”

    现在的房子都是寸土寸金的,你能买这样的一个房子,土豪!

    陆卿的家很干净整齐,乔荞猜测估计是有请钟点工或者保姆之类的,不然一个人收拾这房子,能累疯了。

    陆卿领着乔荞左转右转的,终于看到了那些雨,陆卿说是热带鱼,比较娇气,告诉乔荞要怎么做,乔荞看着富丽堂皇的鱼缸现在有些退缩,这玩意看着就挺高级的,她怕赔不起,这些都是他自己养的?

    乔荞觉得一定是有人专门负责的吧,那为什么不交给别人呢?

    金鱼什么的,她倒是能帮着养养,这种还是算了吧。

    “那人放假了,不然你以为我愿意交给你?我要是嫁给天娜,等我回来的时候估计鱼都死光光了,还不如放手赌一把。”

    陆卿将门钥匙交给乔荞。

    “我明天就要走,大概两个星期左右。”

    “……哦!”

    这是不得已才找自己的,没有办法,被逼上梁山了。

    “你这小区房价一定挺贵的吧?”

    刚刚进大门的时候,她开车进来,貌似看见了一个长水池里面养的都是锦鲤?

    对于锦鲤这种东西,乔荞也不了解行情,有一次也是看电视,说是挺贵的。

    陆卿轻描淡写:“尚在接受的范围。”

    乔荞呵呵的傻笑,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

    从小区里出来,乔荞擦了擦自己额头上的汗,觉得自己真是越活越回去了,想当初她也是见过世面的人啊,怎么跟农村人进城似的?乔荞把一切都归类到业务有些不熟悉当中了。

    开车到家,才掏出来钥匙,青霞打过来电话。

    “乔荞有时间吗?”

    青霞的声音很小,按照乔荞的了解,自己大姐通常是有求于她的时候才会这样,前天自己妈打来电话,有些话没说完,想必就是大姐此刻想说的了。

    “你说。”

    乔荞拧了一下钥匙,拉门进了屋子里。

    青霞跟乔荞借钱。

    借十万!

    乔荞问青霞:“你要干什么?”

    “你姐夫上下班也没有个车,不是很方便

    。”

    乔荞冷笑,不方便的人多了去了,难道就只有陈元庆一个?

    没本事赚买车的钱,还打算买车?就陈元庆这样的,都不是乔荞瞎想,一旦他有了车,他就会更加的不安分。

    “姐,我一个月的工资才四千多,我也才刚刚买了车……”

    青霞听见乔荞的话愣了一下,乔荞离婚的时候蒋晨给的那些,大家都清楚,她现在竟然说自己没钱?

    陈元庆就坐在青霞的身边,推着青霞,无声的说着:“你求她。”

    青霞再次开了口。

    “姐知道这事儿你挺难为的,可乔荞陈放也不小了,班上有很多家长都开车……”

    青霞买这车主要就是为了儿子,觉得婆婆说的很有道理,其他的孩子都有,她不想委屈陈放。

    “姐,哎……”乔荞原本想跟青霞说,你连一辆车的钱都没有,还借钱买车,后来一想,毕竟是亲大姐,难听的话她就不打算说了;“我手里真没钱……”

    陈元庆一听,出声了。

    “行了行了,人家不愿意借,你还打什么,赶紧挂了,去做饭。”

    陈元庆的声音有些唧唧歪歪的,乔荞没理会,想威胁她,陈元庆还早着呢。

    乔荞现在对别人的事儿也没办法上心了,今天要车,明天说不定就要什么了。

    大姐要是一个劲儿的顺着陈元庆,她也没招。

    “那接你要是没事儿我就挂了。”

    乔荞收线,陈元庆的脸就黑了下来,看青霞就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原本是阴阳怪气的,后来孩子回来就干脆拿着孩子出气,骂孩子不学好,青霞把儿子搂在怀里。

    “你这是干什么?”陈元庆他妈看着儿子出声了。

    “乔青霞我告诉你,以后我要是再求你们老乔家一点事儿,我就不姓陈……”

    陈元庆他妈推着儿子:“你出去消消气,干什么一天回家就吵,赶紧下去消消火去。”

    转头安慰着孙子,青霞咬着唇看了婆婆一眼:“妈……”

    “哎。”当婆婆的唉声叹气,就给青霞听。

    陈元庆火大了,不是没有钱,乔荞手里有多少钱呢?十万块钱对于她来说就是鸡毛菜,自己又没想借多,都说借了,一定就会还的。

    乔荞原本讨厌陈元庆就不是一天两天的,但是开始也是尊敬过这姐夫的,乔青霞现在还欠乔荞七万块钱呢,那还是乔荞没跟蒋晨离婚前的事儿,有一次乔荞是无意当中听见的,陈元庆抱怨,说乔荞和蒋晨那么有钱,还让他还钱,真是抠死了,从那以后,乔荞对陈元庆的看法就变了,不是为了青霞,就是东西她都不可能在给。
(快捷键 ←)上一章:68回 守护神返回目录下一章:70回 人生这出戏(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