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穿越小说 »婚后宠爱之相亲以后最新章节列表 » 72回 要不要跟我在一起

72回 要不要跟我在一起

文/简思
婚后宠爱之相亲以后 本章字数:12697 婚后宠爱之相亲以后txt下载
推荐阅读:天后成长日常 素女寻仙 超品奇才 嫡女骄 美利坚牧场 异世农家 异世界的魔王大人 凤朝江山 红楼之一世安乐 你有权保持沉默
    孟达傻眼了,家里闹也就算了,如果真的闹到单位去,他的脸面就真的全部都丢光了。

    江波一听坐在地上,喃喃的说了一句什么,然后大声的开始哭,哭的这个悲惨。

    江波这样的声音难免会叫四邻觉得乔梅是上门来欺负人,特别是不清楚的状况下。

    “爸,是你自己说要离婚的,别看你跟我妈结婚这些年,家里房子呢是乔荞买的,户主自然要写乔荞名,车呢就更加没有你什么事儿,你要走东西你已经都拿走了,以后别找借口回去拿,妈养我们三个女儿不易,我们也就且行且珍惜了。”

    乔梅轻飘飘的对着乔建国飞过来一句。

    房子早晚都要改名字的,不如现在就改。

    乔梅活的精细,老人家老了,最后还是要办过户手续,这房原本就是蒋晨买给家里的,蒋晨虽然跟乔荞离婚了,但毕竟是看在乔荞的面子上买的,所以二话不用说,房子归老三,父母死后也还是老三的不如现在趁着明白直接写老三的名字。

    这都是乔梅跟张丽敏说的,张丽敏现在脑子有点不好使,乔梅就糊弄张丽敏,有时候对待父母就得这样,你真的深说了,她会想其他的,乔梅现在就是用逼着乔建国回头来吊着母亲

    自己对那房子没有奢求,谁买的给谁,但是青霞恐怕不会那么想吧,或者她大姐不会争,那陈元庆呢?

    青霞最恨的就是姐妹争产,说起来丢人还伤感情。

    乔建国指着乔梅的鼻子,自己都要脑溢血了。

    乔梅别有深意的看着孟达:“咱们不算是完,明天我找你领导聊聊,就讲讲这社会道德的问题,是,你领导管不了这个问题,但是我可以个毛他深入的交流一下,省得现在这乱糟糟的社会,有些人呢,做了对不起别人的事情,哭的还跟死了亲妈似的,我不知道你们家是不是天生就有这样的基因,阿姨,觉得孤单呢,就去找个丈夫,你就没想过,将来您儿子生个孙女也去当小三了怎么办?也这样被人砸家里,想想不难过吗。”

    江波一脸委屈的看着乔建国,乔梅拉着阮雷就走了,阮雷挥开乔梅的手。

    “你是不是看上那小子了?”阮雷阴狠狠地问道。

    乔梅主动去拉孟达手的,这阮雷可是看的一清二楚的,什么意思,觉得他不够年轻了?

    乔梅就烦阮雷这墨迹的劲儿,拉一下会死人还是会怎么样?磨叨起来就没完了。

    “对,我就看上他,怎么了?”

    阮雷把乔梅打横,扛在肩膀上:“你要是真的看上他了,我就杀了他,乔梅你别以为我不敢,你多看别人一下你试试看。”

    哎呦,我还怕你了!

    “你要杀,你就杀个干净,你坐牢了我正好找下家。”

    乔梅说话绝对能气死一个人。

    乔梅回家,就剩乔荞陪着张丽敏,张丽敏这心也没有一个做主的。

    “三儿啊,你说妈是不是闹的动静太大了?”

    乔荞看着自己妈的脸,别开。

    “妈,你想原谅爸吗?”

    张丽敏讪讪的笑:“妈跟你不一样,妈都这把年纪了,要是离婚多丢人,你爸他也就是……也就是……”张丽敏不停的在给乔建国找借口。

    乔荞看着母亲,问道:“我二姐这次也是为了你,就连我爸都骂了,妈你就不可怜可怜我二姐吗?”

    为你们出头,然后你们中间变卦,乔梅成什么了?

    不是亲妈谁愿意出这个头,一边是妈妈,一边是爸爸,真的很难为。

    张丽敏讪讪的。

    “你就真想爸妈离婚?”

    乔建国那人虽然看着没有什么脾气,可被女儿这么下面子,真的要离婚,怎么办?闹到那时候不就便宜那老狐狸精了。

    乔荞听不进去,站起身

    “就算是真离婚,离开我爸你就活不了了吗?你有我们,你有房子有钱,什么都有。”

    张丽敏一个劲儿的说不同,这是不同的,乔荞也懒得劝了,拿起来包,张丽敏问她去哪里。

    “我回家,妈你的事儿我不愿意管了,爱谁管谁管吧。”

    乔荞现在明白了,这中间的角色真的不好做,就冲着母亲现在的态度,狠不下心来。

    乔梅第二天过来又劝着张丽敏赶紧的把房子的名给改了。

    “妈你就不相信我?你跟我爸真的要离婚的话,房子还有我爸一半,凭什么?你想让他拿着房子给江波住……”

    张丽敏的火气飙升的老高,乔梅说了昨天她爸还跟江波手拉手的去逛街了呢,肯定是承诺了,将来把房子卖了给江波钱花,乔梅知道怎么给别人火上浇油。

    “现在就去,我就不信了,我的房子我还留给他……”

    张丽敏跟着女儿去办的转户,花了不少的钱,张丽敏这个肉疼,乔梅哄自己妈。

    “妈你别心疼,晚上跟老三要钱,房子写到她名下,她应该出的。”

    房子将来卖了能麦多少钱?改名字这才花了哪么一点?

    哪个合算?

    乔梅给乔荞去电话。

    “二姐,我没打算把房子要回来……”

    “放屁,你的房子你不要谁要?痛快的晚上给妈送过来两万块钱,以后房子就是你的,当着你大姐就先别说……”

    这是为了家庭稳定团结,要是说出来陈元庆说不定又要起什么幺蛾子呢。

    乔荞在回到家里,就发现张丽敏这态度变化的,嘴上一口一个离婚,好像谁给了莫大的勇气一样,把自己二姐给扯到一边,乔梅吃李子呢,酸酸甜甜的挺好吃的。

    “干嘛?”声音懒洋洋的。

    “你跟妈说什么了?”

    “也没说什么,把昨天晚上看见的说了一次。”

    乔梅第二天没有马上去孟达的单位,江波提心吊胆了一整天,最后听见孟达有气无力的声音总算是放下心了,挂了电话,眼看着儿子就要下班了,乔梅威胁她,吓唬她是不是?

    江波给乔建国去电话。

    “夫妻就算是要离婚,我也没见过女儿搀和成这样的,你看看那哪里像是你女儿,简直就是冤家。”

    乔建国下不来台,被乔梅指着鼻子骂,他当父亲的还没有落到这样的地位过,关键他还不能还口,他知道自己要是还口,乔梅绝对敢张扬的谁都知道这点破事儿,那时候丢的就不是一点的人了。

    孟达准备下班,这边有人堵在单位门口,孟达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结果还真的是

    你看乔荞她老姨跟张丽敏俩怎么掐,怎么咕哝那是人家两姐妹的事儿,乔梅把话都说的清清楚楚的,张丽敏的娘家就不干了,就算是看在乔荞的面子上,也得给她妈出这口气。

    老姨就站在门口堵人,一个一个的看,大声的喊着。

    “谁是孟达,谁是那个老狐狸的儿子你给我滚出来,勾引别人爸爸是不是?”

    老姨这么一喊,还有谁不明白,孟达一下子就成名人了,就算是不认识的,现在对这名字都熟悉了。

    孟达恨死江波的心都有了,闹到现在不仅在家里丢人,他以后还怎么来单位上班?

    单位的领导出来就说让老姨先回家,老姨是个能听懂人话的人吗?

    “欺负我姐,现在你们还不给做主,你见过这么贱的贱人吗?主动勾搭别人的男人,送上门白给睡,跟着就出去玩,出去玩是睡一个房间还是睡两个房间啊?我姐夫那是有家的人,三个闺女……”

    老姨的声音足够的大,有些人还围观,觉得这事儿有意思。

    江波在乔建国这边搅合成功,觉得拿回来颜面了,她就不信乔建国不离婚。

    原本你说她对乔建国没有别的心思,就两个人当个朋友处,也没干什么别的过火的事情呀,结果你看看乔建国这女儿,得理不饶人,这么闹腾,那就别怪她使坏。

    江波看着已经六点了,儿子怎么还不下班?

    给孟达打电话,孟达到现在还没走呢,人就在门口堵着,他能哪里去?

    “妈,我求你了,你就别给我打电话了,从今以后你愿意怎么样就怎么样,那个家给你,我以后不回去。”

    孟达是人在气头上,还回什么家?

    他妈愿意跟乔建国过,那就过吧,他净身出户,什么都不要了,就是去要饭,孟达都不愿意回那个家了。

    孟波的脸色这回可没有刚刚那么好看了,简直得用没血色来形容。

    “他们是不是找你单位去了……”

    “我明天就不干了,我干不下去了……”

    孟达挂断电话然后关机,无论江波怎么打就是进不进去,孟达是真的不能在单位干了,丢了这么大的人,还有何面目去见别人?

    江波的脑子一下子就懵了,乔建国重要还是儿子重要?

    自然是儿子,乔建国就连孟达的一个脚趾甲都比不上,儿子毕业之后好不容易找了一个单位,干的虽然不是风生水起那也不错,现在说不干就不干了,还是因为自己,江波心里清楚的很,现在一份工作多不容易找。

    江波抖着手穿上衣服赶紧的往孟达单位去。

    打车到了孟达单位下车,就看见乔梅了,乔梅在一边坐着呢,江波彻底怕了。

    “呦,出现了……”

    乔梅一句话,老姨那两只手也没闲着,揪着江波的头发就开始挥耳光,江波都没有抱怨一句,为了儿子就是死了都行,但是绝对不能这样下儿子的面子,对着乔梅就给跪下去了

    老姨可听说这女的骨头挺硬的,怎么就给跪下了?

    “我求你了,乔梅你别在我儿子单位闹,我跟你爸断,以后我绝对不联系你爸……”

    乔梅要的就是这句。

    这简直就是闹剧一场,乔梅解释好像认错人了,不是这个单位的,围观的人齐声骂着,搞什么飞机,闹了半天竟然找错人了?孟达,他们单位不是也有个叫孟达的?

    乔梅对着几个领导鞠躬。

    “你看这事儿我闹的,我也没查清楚,现在查清楚了,是在高新区xxx……”乔梅说着,让老姨领着人马上就走。

    几个领导气的脸色也铁青的,你说这事儿闹的。

    乔梅揪着江波上车,阮雷给要的面包车。

    “你别跟我说对不起,你最对不起的就是我妈,还有江阿姨别觉得委屈,人说当了小三就得受到惩罚,我没让你儿子丢掉工作你就得感激我,你以为我在他单位闹闹就完了?我是谁啊,我是乔梅,我最得理不饶人,我连我爸都敢骂更加别说你,惹急了我,我烧你家房子,你别忘记了,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怎么跟你说的。”

    江波的脸惨白惨白的,她怎么不记得?

    乔梅特别张狂的说着,就这么一次,下次在让她遇上了,她就去砸江波家的玻璃。

    “我有一千种一万种让你们这种人扬名的办法,现在这社会,虽然乱套了一点,可正直价值观的人还是有的,你说互联网时代,我把你的事迹挂到网上,你儿子孟达还能有活路吗?我p个你跟我爸的照片扔到网上,阿姨你好意思出门吗?”

    江波的嘴皮子抖了两下,她没想到乔梅竟然这么狠。

    这次算是自己眼睛瞎了,惹了不能惹的人。

    其实江波愿意肯吃这个亏,就是她看明白了,指望乔建国管住乔梅这事儿一点不现实,乔建国拧不过他这个二女儿。

    老乔家的这个老二,完全就是狠角色。

    老姨吭声:“你说我这姐夫,不着调你倒是找个年纪小的,这长得跟我妈似的,我妈都比你年轻,找你干什么?缺爱啊?”

    老姨的嘴里不干不净的说着,江波眼泪唰唰的往下掉。

    乔梅可没有一点同情的意思,谁让你贱了,谁让你做小三了,做小三就是这样的下场,下辈子叫你在做。

    给你长长记性。

    带着江波回到家里,果然进门,张丽敏一听这就是乔建国在外面的,对着江波又是锤又是打的,江波只能忍着。

    张丽敏跟发疯似的,老姨拽着张丽敏,省得真的把人打严重了,到时候问题就大了,可张丽敏现在只想挠死江波。

    “你们打也打了,骂也骂了,这口气应该出了吧……”江波从地上爬起来

    “出气?我呸,个不要脸的,骚狐狸精,你是缺少男人滋润是不是?不行我就买一筐萝卜给你……”

    张丽敏这嘴也是够缺德了,这些江波哪里听见过,可张丽敏现在指着她的鼻子就开骂,左一句破鞋右一句破鞋的,张丽敏这战斗力也不能小瞧,江波直接傻眼,这样的战斗力,她还对战什么?

    只有投降的份儿,这边人家娘家都在家里呢,江波要是敢还嘴一句,张丽敏又是有哥又是有弟的外加还有妹妹,还不得挠死她。

    江波觉得回家她就得找根绳子上吊,她也活不下去了,被人这样侮辱。

    张丽敏娘家这样闹,算是给张丽敏撑腰了,现在乔荞奶奶家如果不拿出来点态度,真离婚了,谁养乔建国?

    哥几个也不是缺心眼,你乔建国要真的离婚能分到什么东西,大家还是兄弟,偏偏你毛都没有一根,还嘚瑟什么?

    张丽敏给乔建国下了通牒。

    “我把那个小贱人给打了,乔建国这日子就没办法过了,房子我改成乔荞的名字了,家里一毛钱都没有你的,你给我净身出户……”

    张丽敏一句话,电话直接砸了下去。

    乔建国气的够呛,什么叫没有他的钱?

    他跟张丽敏结婚到现在,怎么就没有他的份儿了?

    乔建国不服。

    指着房顶骂骂咧咧的,乔建国不懂法不代表别人不懂法,你现在就剩个空架子。

    “你愿意闹你就自己闹去,明天你就给我走人,你愿意哪里住就哪里住去。”

    乔荞奶奶直接开口了。

    这么大的岁数闹离婚,你丢人不丢人?

    乔建国现在也是四面楚歌,江波就更惨了,被人修理的金光闪闪的,原本想着,总算是过去了吧?

    结果大晚上的乔荞奶奶亲自上门了。

    “我是乔建国他妈……”

    江波冷着脸:“我跟乔建国不熟。”

    奶奶不屑的看着江波,一脸的嫌弃:“你跟他不熟?你都快要吧他的家给拆了,你跟他还不熟呢?我可听说你们两个人去的外地,怎么别人都看见了……”

    孟达实在受不了了,孟达不回家还能去哪里?

    不怕对手强,最怕的就是遇上猪一样的队友,明显孟达的队友就比猪笨,孟达被刺激的,这一天他的神经都处在高度紧张当中,如果孟达豁出去不要这张脸也就算了,那他现在不会这样的难过,偏偏孟达想要这张脸,又不停的被人刺激,孟达觉得真的活不下去了。

    听着一次一次的过来人侮辱他妈,他还不能解释。

    孟达叫着,脸上的青筋全部都凹了出来,大声的吼着,乔建国他妈吓的够呛,这是怎么了?要发疯吗?

    乔荞奶奶也是惜命,自己往后一退,江波看着儿子这样,鞋都没有穿就追了出去

    “孟达啊,妈妈错了……”

    要是儿子活不成,江波以后还有指望吗?

    乔梅厉害就厉害在,她能拿捏住别人的三寸,怎么样才能叫你生不如死,我清楚的很。

    整个过程全部都掌握在乔梅的手心里,每一步都是按照她的设计来的。

    张丽敏离婚的事情就这样耽搁了下来,江波肯定不要乔建国,避而不见面,乔建国还得瑟什么?张丽敏现在拿乔,离婚就离婚,谁怕谁,离开你乔建国我照样活,钱反正都是在她的手里。

    乔荞觉得累。

    但是不能不承认,她二姐确实有叫人狠狠叫一声爽的本事,整件事情都是乔梅管的。

    乔荞最近的精神有点蔫,中午吃饭,胃口也不怎么好,吃饭就跟小鸡吃米似的。

    有人走了过来,乔荞抬起头看过去。

    “我能坐吗?”

    是慕初年,还是那副样子,依旧是能叫人心跳加速的那张脸。

    “坐呀。”

    乔荞有点尴尬。

    当初就是太草率了,如果没有同意在一起过,何必像是现在这样尴尬呢。

    两个人不咸不淡的说着话。

    慕初年现在也想明白了,选与不选其实权力都在乔荞的身上,他是真心真意的喜欢过这女人,想跟她一起生活的。

    “我就是想知道,你为什么放弃我,就连努力都没努力过。”

    乔荞看着慕初年没吭声。

    “当不成情人也能成朋友吧,就连一句实话都不愿意对我说吗?”

    “你不能很好的解决掉我跟你妈之间的问题,我如果没有猜错的话,你妈应该是个很强势的人。”乔荞说。

    乔荞在说话,慕初年一直没有吭声,乔荞对慕初年的母亲所有的猜测都是来自孙国慧,一个类型的,她太熟悉了解孙国慧了,同样的,哪怕自己做的再好,慕初年他妈会因为自己的婚史问题永远瞧不上她,哪怕慕初年努力,更何况他从来没努力过。

    他太小了,才毕业,很多人情世故都不懂,这些乔荞觉得不能怪他。

    慕初年低着头,原来都是自己的问题呀。

    “我跟琳琳要结婚了。”

    跟谁结都是一样的,父母每天都没有好脸色,所有人都觉得他跟琳琳相配,慕初年叹口气,以前可能真是自己荒唐了。

    乔荞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乔荞看了一眼号码,按下通话键,接了起来

    接电话顺便能转移尴尬的情绪,乔荞真的觉得太尴尬了。

    陆卿问乔荞,家里的钥匙能不能还给他。

    乔荞的脸涨的,早就把这码事儿给扔脑后面了,你说家里最近发生的事儿,猛拍自己的头,发现慕初年已经离开了,乔荞幽幽叹口气。

    “这么舍不得还我钥匙?”陆卿扯扯领带,将车停靠在一边,熄了火认真的听着手机里的声音。

    乔荞苦笑:“你就别打趣我了,我的男神刚刚才走……”

    乔荞说慕初年又来找她了,不过这次冷静多了,也没有说恨,毕竟都不是小朋友了,成长的太快,你说也没有什么撕心裂肺的,倒是叫乔荞有点遗憾。陆卿换手接电话。

    “觉得我虚荣吧,我也觉得,你看那么好看的男孩子,又比我小……”

    乔荞打着哈哈。

    好的总是留不住。

    就这个命了。

    乔荞哈拉完,说晚上叫陆卿过来拿钥匙,她要做卷饼,如果陆卿赏面子的话,可以来家里吃。

    “再说吧。”陆卿的唇轻轻翘着。

    乔荞心里撇撇嘴,看看这个傲娇的劲儿,还再说吧,免费请你吃,不吃拉倒。

    乔荞晚上回家就开始忙活,陆天娜准时下班,前天开始的好像就不忙了,反倒是乔荞因为娘家的事儿,忙的够呛……

    “晚上吃什么?”

    陆天娜踩着拖鞋站在门口。

    乔荞说晚上吃卷饼。

    陆天娜表示对这个东西很感兴趣。

    乔荞也是第一次做,效果不是很好,弄不出来那么薄,虽然视频上看着很简单,可上手就知道有多难了,做好了之后摊在桌子上然后放上土豆丝一点一点的卷起来,水果切好放在一边备用。

    陆天娜抓了一个,听见敲门声,自己踩着拖鞋出去开门。

    “来的真巧,家里有卷饼。”

    陆卿坐在椅子上,袖子微微卷了起来,那兄妹俩坐着就开吃,特别陆卿那个劲儿,就差身上镀着一层金色的光了,一个男人吃饭都能吃成这样,真是精品呀。

    不过乔荞掉回头想,凭什么自己做,他们吃的那么欢呀?

    她又不是保姆。

    “你最近相亲了吗?”陆天娜咬了一口饼问自己大哥。

    陆卿吃东西很有意思,一口一口斯文的吃着,看了陆天娜一眼。

    “嗯。”

    “没有相中的?”

    相中的?

    陆卿的脑子里过着,他妈给他介绍的人选通通都是小姑娘,问题就是小姑娘们太过于物质了

    陆卿不是多喜欢年轻的女孩子,因为需要哄,他又不是当爹有瘾,成天围着一个孩子去哄。

    好不容易见了一个年级觉得差不多的,可有代沟。

    你知道的遇上那种叫人无语的女人,陆卿也挺是无奈的。

    这些呢就懒得对妹妹说了。

    陆卿相亲这回见的是个二十九岁的女人,其实女人到了这个年纪应该成熟了是不是?思想上也更应该上升了一个层次,可偏偏的这位没有,介绍人中间也有可能说话不清楚,没把陆卿的职业说清,但是女人有一双善于观察的眼睛,看见陆卿扔在桌子上的车钥匙,原本拉着的面孔就突然热情了起来,对陆卿很是满意。

    陆卿客观的分析,他的条件摆在这里,女人看见他心动就是应该的,但是那个女的叫人觉得无语,眼睛里写满了物质的东西。

    是,这个世界上没有天使,人活着就得算计钱,可明晃晃的还没有一定,这样很掉价的。

    那女的颇为主动,陆卿当时心里只想笑。

    他进来的时候听见女人好像在给朋友打电话,说的是:“我年纪大怎么了?可是我也有优点,我父母工作不错,家里条件还可以,就我一个独生女,以后什么都是我的,我要求高怎么了?我没说要教授那样的,那至少也得能看吧,对我好吧……”

    陆卿抿着唇笑笑,当时就冷场了。

    女的问陆卿对她满意不满意,原本这话应该是告诉中间人的,陆卿直接吐了三个字。

    “不满意。”

    那之后就算了被,结果这女的很勇敢,总打电话,陆卿总结,有些女人笨的实在不可爱,看了就让人觉得心烦,有些人说不满意是为了以退为进,有些人说不满意,那就真是的不满意。

    虚荣女太多。

    陆卿总结最后,得出来这样的一句。

    乔荞侧着耳朵听着,听完心里舒坦了,大家都不如意,你看陆卿条件这样好,相亲也找不到好的,大家都不好,乔荞就安心了。

    原来不光是她一个人遇不上好的,大家境况都一样。

    陆天娜咬着饼。

    “也不知道你到底想找个什么样的女的,你这么挑下去小心以后再也找不到了。”

    陆卿呵呵笑。

    “是吗?”说话的眉头上挑,笑的特别的邪气。

    陆天娜开玩笑的说着:“要不你跟乔荞凑一起得了。”

    乔荞准备坐下来吃饭,听见陆天娜的话。

    “你就别取笑我了,我要找就找个平平常常的,能听我的,钱挣的少点也没关系,模样至少能看过去的……”

    乔荞瞄了一眼陆卿,找这样的?还是算了吧,太有危险性

    已经失足一次,可别来第二次了,看着陆卿这张脸,那上面就写满了桃花,找这样的男人就等于给自己找压力。

    “再说你哥也不是我喜欢的款……”

    乔荞张嘴吃着卷饼,嘴里呼着热气,将手里的最后一块吞了进去,觉得满足。

    陆天娜也笑,觉得说的没错,她哥有时候也挺龟毛的。

    乔荞伸手去拿叉子,想要吃水果,她就有这毛病,吃饭的时候喜欢配着水果吃,或者应该说她比较馋,饭吃不了多少,水果吃的特别的凶猛,陆卿伸手也去拿叉子,两个人的目光就交汇到了一起,乔荞笑笑着递给他叉子。

    陆卿回家,才进门就接到了母亲的电话。

    今天是陆卿儿子的忌日,母亲的情绪有些变动,其实他上午推乔荞的时候是真的没打算过去,他想一个人静静,这事儿虽然也过去挺久了,可在陆卿的心里留疤了,还没有愈合。

    准备的说是陆卿的父亲打过来的电话,叫陆卿劝劝他妈。

    “你也知道你妈现在情绪受了刺激,你安慰安慰她吧……”

    当父亲的实在不想麻烦儿子,为什么叫陆卿离开凉州?因为他妈一看见他就高血压犯病,虽然陆卿没错,可看见陆卿就等于想起来孙子。

    陆卿扯着自己的衣领子,觉得无形当中有个手抓着他的脖子不肯松开。

    陆卿的儿子生下来没有多久,人见人夸,谁都说孩子长得很像是陆卿,很漂亮的一个男孩子,那么大点就有已经有些帅哥的意思了,孩子满月,办完满月陆卿去拿车,妻子抱着孩子,那边领着陆卿小舅子的儿子,小男孩儿嘛都有脾气,因为两句争吵就跑到了马路上,要死要活的,陆卿的老婆就去追,推着一个车,孩子在车里,然后去马路上追侄子,当时路上的车很多,孩子不懂事也吓傻了,有个司机跟女朋友在车里闹,也是没有看清,照着孩子就去了,两个孩子,陆卿的老婆选择了自己的侄子,把侄子抱在怀里,她松开了婴儿车的副手,她认为自己的儿子很安全,结果车子转向直接撞到了婴儿车上。

    陆卿的儿子在办满月的那一天死的,陆卿他爸妈当时全部都进了医院。

    这是陆卿不愿意提起来的以往,想起来就觉得心疼,他用手捂着胸口。

    这辈子他都不可能原谅前妻。

    她不配做母亲。

    母亲在电话里哭着,声嘶力竭的哭着:“那样的女人就应该下地狱,我们家是做了什么错事儿才会娶进门这样的一个女人?”

    陆卿抿抿唇。

    “你到底什么时候再婚?你是不是对她还有依恋?”

    出事儿之后,陆卿的母亲对着儿子只有一句话,你要是要她,你就别要你妈了。

    “妈,我只是没有找到合适的……”

    陆卿撑头,知道母亲不肯相信自己,可事实上他现在确实就是没有遇到合适的,好不容易发现一个目标,可乔荞这身体……

    “什么叫合适?什么叫不合适?你别看着我老了,你以为我死了你们在一起我就不会怎么样是不是?我就是做鬼我也不会放过你们……”

    陆卿头痛欲裂

    母亲说什么只能是什么。

    乔荞想起来自己要给陆卿钥匙的,结果又给忘记了,自己跟陆天娜打了一声招呼,就开车去陆卿的小区了,到了门口做了登记,将证件压在门口,乔荞径直照着他家走了过去。

    陆卿打开门,看了乔荞一眼,乔荞刚要开口,就听见陆卿说。

    “妈,你相信我,真的没有,我跟她回不去了……”

    陆卿的母亲一直哭一直哭,陆卿觉得自己这辈子做的最失误的就是结这个婚,他结婚的时候母亲就有些不满意,虽然不满意大面上也过得去,没给过自己妻子脸色看,陆卿敢说他妈绝对是个不错的婆婆,虽然跟亲妈比不了,但是没下过什么绊子。

    “我要你发誓……”

    陆卿看了乔荞一眼,安抚自己妈,他妈就一句不肯听,一定要陆卿发誓,陆卿嘴里回答着母亲,想要抽烟,烦躁的想要抽烟,可没发现烟,找了一圈,最后在鞋柜上看见自己的烟盒,乔荞就站在哪里。

    陆卿走了过来,示意乔荞把烟盒递给他,他现在非常需要这支烟。

    乔荞照做。

    “我发誓,如果我真的回头……”

    乔荞觉得自己似乎听见了被人的**,面上讪讪的,早知道就不来了,这下好了,听见别人的秘密,这下可怎么整?陆卿继续安抚着母亲,陆母的情绪似乎得到了安抚,冷静了许多,又开始哭儿子的命。

    “你叫妈怎么活啊?我儿子条件这么好,怎么会命这么不好?”

    每个当母亲的都觉得自己的儿子是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好的,遇上那样的烂人,把好好的儿子都给坑了。

    陆卿没有打火机,又看向鞋柜,果然就在上面,陆卿弯身去拿,乔荞就站在哪里,她没有地方可以躲,能感觉到他吐出来的气息,就那样冰凉凉的漂浮过自己的脸庞。

    陆卿将烟含在嘴里,然后点火。

    “陆卿,妈刚刚有点激动,对不起……”

    陆母这就是彻底缓和过来了。

    “妈,你别这么说……”

    陆卿好半天挂了电话,乔荞也没换衣服,就一身家居服就这样出来了。

    “那个抱歉,我不是故意挑这个时间来的,我是来还钥匙的。”

    乔荞将钥匙放在鞋柜上,自己就准备撤退。

    陆卿坐在沙发上,手臂横在沙发背上,看着乔荞,吐了一口烟,一看就是老手了,动作极其的娴熟

    “能不能聊两句,我今天心情不是很好。”

    乔荞大概也听明白了,就是详细没听,点点头,换了拖鞋。

    “你相亲遇上觉得顺眼的了吗?”

    乔荞摇头,就经历过马海生的事儿,她现在都不想相亲了,闹到派出所还被关起来了,这多丢人。

    陆卿吸着烟,手指上的那点忽明忽暗,亮光闪闪,一闪一闪的,他将烟蒂最后按在水晶烟灰缸里。

    “我怎么样?”

    彼此的对话格外的简洁。

    乔荞动动嘴:“你别开玩笑了……”

    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开什么国际玩笑。

    陆卿重新开口。

    “我不是开玩笑,你认真的回去考虑考虑,我们都这个年纪了,说一见钟情不现实,感情慢慢培养也可以,我这人没什么暴力的习惯,也没什么不良的嗜好,喜欢抽点烟,偶尔也打打牌,会喝点酒……”

    说到最后,陆卿似乎也觉得越说越错,说没什么不良的嗜好,结果一扯扯出来这么一堆。

    乔荞对陆卿只说了一句。

    机会送到眼前,傻子才不会珍惜,陆卿诚然个人条件十分突出,这样的就是乔荞把所有的婚姻介绍所都走遍了,估计都遇不上一个,乔荞不想矫情的说她就没动心。

    自己一个人过,有时候太寂寞了,她想再婚,她没打算单身一辈子。

    “我身体有点毛病……”

    与其支支吾吾的说,不如直接一次性的开口说个明白,乔荞觉得机会就是给有准备的人准备的。

    “我可能生不了,因为习惯性流产,能怀孕但是保不住……”

    陆卿又点了一根烟。

    这也是他为什么迟迟不肯跟乔荞挑明的原因,今天之所以说,确实情绪上受到了刺激,加上他对乔荞也有那么一点的意思,陆卿狠狠吸了一口。

    那只烟安安静静的燃烧着,陆卿很是冷静的将这根烟吸完。

    孩子?

    不生反倒是好,也省得母亲再次的受到刺激,陆卿看着乔荞。

    “我家里的情况我不想对你多说,和前妻没有孩子的牵扯,以后也不会见面,至于你身体,我确实有点在乎,但是这些也不是绝对重要的,先试试看,你觉得呢?”

    陆卿觉得两个人在一起,不见得最后就能走到结婚哪一步,因为这中间还有许许多多的事情,承认他条件好,可自己也是个离婚的,乔荞离婚也没有什么好计较的,感情对了,觉得人也不错,可以相处看看,那就试试吧。

    本院首发,请勿转载!
(快捷键 ←)上一章:71回 霸气无比返回目录下一章:73回 等着我过去(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