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穿越小说 »婚后宠爱之相亲以后最新章节列表 » 73回 等着我过去

73回 等着我过去

文/简思
婚后宠爱之相亲以后 本章字数:13036 婚后宠爱之相亲以后txt下载
推荐阅读:魔门败类 冷王霸宠之彪悍医妃 足球皇帝 帝国的朝阳 我家萝莉是大明星 超级动物园 史上最强师兄 无量钱途 你有权保持沉默 凤朝江山
    “你不想知道我因为什么离婚的?”乔荞看着陆卿的脸问。

    如果是自己的话,她一定会问,不知道为什么要问这样的问题,但是会问的。

    陆卿没料到她会问这个,其实离婚的原因问了人家不说实话,或者说了实话都不会对未来的生活起到什么样的作用,不如不问,就单一的冲着她这个人来的。

    “不想问

    。同样的道理,我也不希望你纠结我的过去,我不想提以前。”陆卿淡淡的说着。

    他认为这种就是尊重,我尊重你的过去,同样的也希望你来尊重我的过去。

    过去我们毕竟没有碰上,过去发生过什么,那些都是不太重要的。

    乔荞好奇:“你妈妈很好相处吗?”

    刚刚听着电话里的声音,乔荞真的没办法把里面的人和和蔼之类的词挂上钩,逼着亲生的儿子发毒誓,这不是一般母亲能做出来的事情,乔荞觉得也许会是一个比孙国慧还要在厉害几分的人物,如果真的那样的话,就算是馅饼砸到自己的头上她也还是撤算了。

    遇上个恶婆婆,这辈子就别指望翻身了。

    她没指望婆婆能跟妈妈似的,说实话自己亲妈都那样,那至少也得能沟通,这样才能相处下去。

    陆卿的表情颇有些微妙。

    “我妈不是你想的那样的,她人很好。”

    陆卿拿过来车钥匙要送乔荞,乔荞摆手:“我开车过来的,你在家里好好休息吧。”

    说着转身开门就要出去。

    “乔荞,我希望你认真的去想想,有问题我承认,可我家目前应该不会太在乎孩子。”

    乔荞站住脚,看着他:“好,我会认真考虑的。”

    这时候矫情什么?说自己配不上他?

    乔荞不想说这样的话,机会送到自己的眼前了,并且伸出手愿意拽住她,她一定会上手死死拽住的,好运气不是天天都有的。

    陆卿看着乔荞离开自己家,收回目光。

    谈恋爱这东西,过了风花雪月的年纪,再一次的捡起来,似乎有点难。

    乔荞会和陆卿发短信,大部分都是相对无语,不知道能说些什么,她不知道他喜欢什么,陆卿也不知道乔荞喜欢些什么,加上陆卿很忙。

    打电话起先两分钟还算是不冷场,然后呢?

    乔荞觉得与人交流,其实真的就是一件力气事儿,即使体力活又是脑力活。

    “你说你爸爸是给人看墓地的?”

    这点乔荞一直很好奇,这是不是就算是江湖骗子了?

    乔荞是无神主义者,是有听说过这些,就是觉得稀奇,不靠谱。

    也有看过一些神神叨叨的,乔荞是不信的。

    陆卿拿着电话,看着外面,没想到她会对这个感兴趣,说实话陆卿和陆天娜似乎都没有得到父亲的真传,两个人对这些都不懂,连点皮毛都不知道,更加确切的说,陆卿和陆天娜也同样的是无神论者,陆天娜则是更强烈一些,陆天娜从来不会对别人家自己父亲是做什么工作的,不是觉得丢人,只是觉得自己不接受这种职业。

    “嗯,请他需要一点面子和钱外加身份

    。”

    乔荞觉得有趣儿,那不就是挺牛叉的?

    “能给我算算吗?”

    她之前运气不太好呀,如果能算的话,算算自己跟陆卿,合适的话那就继续交往下去多好。

    陆卿的眼眸认真的看着窗外,车子从路上飞驰而过,这个时间不堵车。

    “他只给死人看风水!”

    乔荞:……

    就还是算了吧,她还没活够呢!

    张丽敏现在完全就拿捏住了乔建国,江波对着乔建国是彻底冷了下来,孟达都要疯了,江波还能跟乔建国有牵扯吗?加上一些流言流语的,乔建国在家里住着也不安心,家里兄弟外加老娘没一个看他顺眼,身上也是没钱,憋了一段就想回家了。

    原本就没打算闹离婚,他就是跟江波交个朋友,结果你看看张丽敏这架势。

    张丽敏这头取得了绝对性的胜利,又开始操心乔荞了。

    老三不再婚就是她心头上的一根刺,张丽敏家里的亲戚,七拐八拐的,都不知道跑哪个辈分去了,说是认识一个局长。

    “在什么单位呀?”

    对方说已经退休了,张丽敏的表情跟雷劈了似的,头顶冒着黑烟,乔荞今年才二十八,那人都退休了得多大啊?

    就是再不值钱也不至于就找个老头儿啊?

    简直就是欺负人。

    张丽敏跟倒豆子似的往外蹦。

    “叫那老头子多留点钱去买棺材本吧,或者你把你女儿嫁给他,你看看一个局长多好,别舍不得,你家里不是条件不是很好……”

    那人在电话里跟张丽敏就吵了起来。

    张丽敏直接就上了脏话,你欺负到我脑门上来了,咣当一声挂了电话,然后拔掉电话线。

    “我呸!”

    恶狠狠的收回视线,气死她了。

    胸口来回起伏着,张丽敏七窍生烟,这群该死的,老三这年纪,怎么就沦落到去找个老头儿了?

    想起来当时那亲戚说的话,就恨不得现在杀上门去扯她头发,说什么有权势?有权势有什么用?这是找老公还是找爷爷呢?我女儿嫁给你,你有那福气娶吗?

    越是想越是生气,张丽敏咬碎了一口银牙。

    以后娘家这边的人她是不能信了。

    张丽敏认识的人差不多都介绍到了,没办法,出去买菜的时候看着街边有那个婚姻介绍所,张丽敏就动心了。

    她知道这些都是骗人的,无非就是让人花钱被,那她不掏钱不就完了,守住钱,谁还能骗得到她?

    进去,里面就一个老板娘,这婚姻介绍所顺带着还开房屋中介

    张丽敏看了一圈,那里面的人条件,说实话她一个都看不上,那模样张的,张丽敏叹气,这一个个的都是吃什么长大的?要么工作不好要么长相不好,不然就是身高不好,还有领着孩子的,那样她看都不看一眼。

    老板娘和张丽敏打着招呼。

    “大姐给女儿找对象?”

    张丽敏摆手:“不是,就随便进来看看。”说着拿着东西就往外走。

    都糟践她家乔荞这张脸了。

    张丽敏站在原地深深叹口气,想找个好一点的男人,怎么就那么难啊?

    回到家,开始准备晚饭,给乔梅打电话。

    “你就不认识什么好一点的人?”

    阮雷端着一盘菠萝给乔梅端了过来,拿着牙签喂到乔梅的嘴里,乔梅拽过来一旁的靠枕:“我问问阮雷。”

    张丽敏听见阮雷的名字还是有些不待见,匆忙说了两句就挂了。

    阮雷看着乔梅:“问我什么?”

    “我妈说想让你给乔荞介绍个差不多的。”

    阮雷抬眸看着乔梅,他就不愿意搀和她家的事情,乔梅拽着阮雷的领子,手摸着阮雷的脸:“怎么不愿意?”

    “愿意,哪里敢不愿意,我就合计给咱妹妹找个什么样的,不好的肯定不能给。”乔梅表示很满意。

    还别说,阮雷可真上心,他要找就得给找好的,不然乔梅也轻饶不了他,阮雷有个哥们也是离婚的,条件挺好的,今年三十七,跟前妻那就是性格不合,一直没找,有个姑娘他妈现在给养着,回来跟乔梅一说。

    “带孩子?”

    阮雷叹气:“你就不能看这个,乔梅啊,乔荞这身体,她要是真生不出来呢?难道叫人直接绝了后代?你不能这么自私的去想问题吧?”

    乔梅摇头。

    “这个不行,乔荞不能给人当后妈。”

    赵雪梅现在过的有多惨,乔梅能不知道吗?

    给人当后妈,还是个不懂事的孩子,这日子多难过,找就找个轻松的。

    乔梅不肯松口,阮雷摊手:“你要是这样,我是没办法了,我找不出来更好的了。”

    乔荞周六休息,周日要值班,陆卿来电话,他人才从外地回来。

    “一起吃个饭?”

    乔荞说要不然就在家里吃吧。

    “都这个时间了,在折腾出去……”乔荞也是有点懒,她要是出去还得化妆还得弄头发换衣服,这半天一折腾,陆卿不是才下飞机嘛,肯定累了

    陆卿的眼眸中折射出一道细微的光芒。

    “如果你方便的话。”

    乔荞方便,有什么不方便的。

    陆天娜上班没休息,家里就她,赶紧的把拖鞋给摆放在门口,自己挽了挽头发,刚刚一直在玩游戏来的,自己给自己找消遣,随意的踩着拖鞋进了厨房,给弄点什么吃呢?

    打开冰箱,看了半天,不知道他在飞机上有没有吃。

    乔荞决定简单的弄点,正好昨天晚上买了一个菠萝,还没有吃,洗了一点草莓,切好放在一边。

    陆卿叫司机把自己放在楼下就好。

    “行李你放到我的门口就行。”

    陆卿家的钥匙从来没有给过司机,他特别的讨厌别人进入自己的空间领域,行李就算是摆在大门口也不会有人去动,小区就是这点好,随便扔地上点值钱的东西,你就放心,除非风给吹飞了,不然是不会有人弯下腰去捡的。

    即便就算是捡走了,你去物业找,一样能找得回来,相对来说,物业费高的吓人。

    陆卿的脸上有点疲惫,按着电梯毽子,有人一同上楼,多看了陆卿两眼。

    遇上养眼的人,谁都愿意多看两下,反正又不吃亏。

    乔荞听见敲门声,自己喊了一声:“来了……”

    她在烤章鱼小丸子,正准备翻个个儿,结果他来敲门了,自己快速的动作,然后跑了出去,推开门立马往厨房跑。

    陆卿拧着眉头,这是干什么呢?

    “你坐一下,要不要吃水果?想吃就进来拿,我现在没手。”

    陆卿进了厨房,锅子里炖着汤,发出噗噗的声音,整个厨房都是汤的味道,很浓的萝卜味儿。

    “再弄什么?”

    陆卿自动的靠近乔荞,乔荞的脸不可避免的红了起来,没办法,很浓的雄性荷尔蒙。

    直面扑来。

    “章鱼小丸子。”

    陆卿对这种东西没有太大的兴趣,小女生喜欢吃的,自己看看锅子:“现在能吃吗?”

    “你没有在飞机上吃东西?”

    “我从来不吃飞机餐。”

    乔荞心里直接评价,可真傲娇,你要是长途飞行呢?一口不吃,准备饿死?

    自己转身,谁能料到他还没有出去,直接就撞进了他的怀里,很硬!

    乔荞揉揉鼻子,能很清楚的看见他的睫毛,那张脸简直不可直视,鼻子很挺,嘴唇也很好看。

    “小心

    。”

    乔荞心里暗暗骂着自己,心跳个什么劲儿,你比这更过分的也经历过好不好?

    怎么弄的跟白莲花似的?

    饭菜很快上桌,陆卿吃饭很安静,乔荞倒是想打破安静,可你知道的,有些男人天生就是用来看的,而不是用来生活的。

    你说一句,他只是点点头,然后就没然后了。

    乔荞收住声音,这就是没的聊了。

    “你的发卡挺好看的。”

    乔荞狐疑的看着陆卿,发卡?

    哪里有发卡?

    等上手摸到自己额前别住发丝的那一枚,乔荞嗷嗷的叫了一声,完蛋了,丢死人了。

    她的头发有点碎,平时上班的时候都是卷一下,可这不是做饭嘛,早上起床也没有打扮自己,想让皮肤呼吸一天空气,进了卧室里,捂着脸看着镜子里傻愣愣的人,怎么会这么随便呢?

    这还没怎么样呢,在人家面前就一点也不庄重了。

    陆卿歪着头,突然来了一句:“挺好看的。”

    乔荞糗透了。

    陆卿吃过饭,是想陪着她聊聊天,可说实在的,真是没有共同话题。

    可见想再婚是个挺难的事情,乔荞呢喜欢看报纸看杂志看些八卦,要不然就是泡论坛,陆卿从来不看这些,就连一些明星他都认不全,陆卿看财经新闻,乔荞从来不看这个,怎么沟通?

    陆卿原本是打算看会儿电视,等她收拾完碗筷在说说话,结果就睡了过去。

    乔荞看着睡熟的人,松了一口气,说真的,他如果醒着,两个人更加尴尬。

    人人都想找个更好的,乔荞自然也不例外,有好的生活谁愿意过不好的生活?可现在难题就来了,她跟蒋晨那时候是自由恋爱,蒋晨脸皮又厚,全部都是蒋晨主动,等熟悉了,似乎做什么都不会显得尴尬,但是陆卿不是这样的人,乔荞又找不到和他的共同话题。

    一见钟情?

    乔荞捂着脸,她倒是宁愿一见钟情了也好过现在这样相对无声。

    乔荞回到卧室里继续玩着游戏,她玩的都是一些开发智力的小游戏,书上说要经常进行动脑运动,省得年纪轻轻的就变成了老年痴呆。

    乔荞在玩五子棋,可悲的是,自己总是输,竟然连第一关都过不去。

    越是输越是想玩,越是玩,越是输的惨。

    乔荞恨不得一口老血喷出去,不带这么耍人的,她的智商就真的这么低吗?

    陆卿就眯了一下,见她在屋子里一直念叨念叨来的,从沙发上起身,她玩的很专门,没有注意到他,陆卿看着乔荞把自己给送绝路上去了。

    陆卿笑了笑,智商真是令人堪忧啊

    乔荞动鼠标的时候陆卿就想提醒她了,注意斜前方,果然张飞获胜了。

    “我靠!”

    乔荞出脏口,能不能行了?要不要这样啊?

    气的一身都是汗,推椅子的时候感觉后面有人,面上有些讪讪的。

    “你醒了?”

    陆卿点头:“你接着玩。”

    乔荞哪里还能玩了,总不赢,在人家面前还是保留一点面子的为好,干干的笑:“不玩了。”

    陆卿说自己试试。

    这张飞可真邪门,换到陆卿的手里,几把就过关换人了,乔荞咬着牙,这是不是歧视女性?

    陆卿看着乔荞那张僵尸脸就特别想笑。

    “你上学的时候,成绩不是很好吧。”

    乔荞中箭了!

    是的,她念书的时候成绩不是有多好,奇怪的很,你说一直名列前茅的也上了重点高中,结果自己拼命学竟然比不上人家那些随便学学的,现在直接被陆卿扒了出来,乔荞咬着牙:“是,我脑子笨!”

    “知道笨,还没无可救药,笨点有笨点的好。”

    乔荞磨牙。

    陆卿笑笑起身:“那我回去了。”

    乔荞送着人出门,你说有这样谈恋爱的吗?

    来家里吃口饭,然后夸了她一句她很笨,问她上学的时候成绩一定不是很好吧,然后走人了?

    乔荞就是个生手,觉得谈恋爱也不应该是这样的。

    陆卿回到家,刚刚眯了一下反倒是不困了,想着乔荞难看的脸色,撑着头笑了出来。

    他真是不是有心的,他就是故意的。

    都说孩子的智商遗传母亲,幸好她不能生,不然的话……

    陆卿摇摇头。

    陆卿记得乔荞的账号,自己发过去邀请,乔荞纳闷,这是谁?

    自己试着进场了,她就不信自己真的智商不够。

    乔荞下的很小心,每走一步自己都要想了在想然后继续想。

    陆卿呢,手里拿着文件,那边看着新闻,这边偶尔扫一眼,就这样七连胜。

    “你妹的,你有没有搞错啊?”

    乔荞打着字,陆卿没想到她会恼羞成怒,这人太输不起了。

    原本想跟她说自己是谁,一看她这样就没说,说了恐怕她下次也不好意思见自己了吧

    陆天娜回到家,倒头就睡,乔荞挪动椅子看了一眼,见她没有要醒的意思,就不玩游戏了,省得鼠标出声音。

    乔荞这几天过的有点困难,为什么?

    工资全部都花光光了,真真是悔不当初,早知道就省着点花了。

    可怜巴巴的去挤公交车了,能有什么办法,油都加不起了,要是在闯个红灯之类的,那就搞笑了。

    中午无比想吃煎饼果子,跑到单位外面,买了一个,吃到嘴里觉得整个世界都幸福了。

    陆卿接到前大舅哥的电话。

    曹可凡在电话里为妹妹说情,其实发生这样的事情谁都不愿意的,那也是曹一凡的亲生儿子,难道她疼的不比别人更加的多吗?

    孩子是他妹妹怀胎十月生下来的。

    “陆卿,我知道你夹在中间为难,可你得为一凡讲两句,一凡对你妈妈怎么样……”

    曹可凡觉得自己妹妹很倒霉,当时谁能想到孩子就放在安全的地方,结果孩子被撞了?

    陆卿态度很是冷静:“我跟她没有缘分。”

    曹可凡噎住。

    “事情都过了这么久了,陆卿你就没有站在过一凡的立场替她想想吗?她现在瘦的厉害,总是失眠,能成夫妻这是上辈子修来的……”

    陆卿收回目光,直视前方,利索的开口。

    “我想我前辈子一定没有积德,我跟一凡不可能了。”

    曹可凡叹气。

    “你听我一句,好好在想想行吗?一凡真的很惨,这个月已经进医院两次了,陆卿你就当可怜可怜她……”

    “我已经有女朋友了。”

    曹可凡沉默。

    “你跟一凡三年的感情,就因为一个小误会不能原谅她?”

    “曹可凡,死的不是你儿子。”陆卿直接挂断了电话。

    曹可凡抓了一把头发。

    曹一凡救了他儿子,他恨不得给妹妹跪下,他就这么一个儿子,可妹妹现在离婚闹成这样,曹可凡觉得很烦。

    陆卿那头又是盐油不进的,原本想着他动作也不至于那么快,毕竟发生这事儿把大家伤的都挺厉害的。

    陆卿跟一凡多么的般配,如果就缘尽与此,他这辈子也不会原谅自己的。

    曹可凡的太太看着丈夫的脸色:“他还是很生气?”

    曹可凡叹气:“怎么会不生气?明明是喜事儿,最后变成了丧事。”

    可凡的太太有听见说陆卿说新处女朋友了,这对一凡来说绝对就是致命的打击

    “你觉得陆卿说的话是真的还是假的?”

    曹可凡苦笑:“他从来不说假话的。”

    曹可凡的太太脑子里浮现一个念头:“不然我去陆家跟阿姨聊聊?”

    “你可别,陆卿他妈受的刺激太大,就连陆卿都不想见,你送上门……”

    当嫂子的很是心疼小姑子,那一天如果不是儿子发脾气,怎么会发生这样的惨事儿呢?她就是不明白,老太太恨一凡也就算了,可陆卿跟一凡一张床上睡了三年,在怎么样也会有点感情吧?怎么就不能替一凡想想呢?最痛苦的人就是一凡。

    “当着一凡,你什么都不要说。”

    嫂子点点头。

    陆卿的母亲正在浇花,今天的太阳有些大,刺的她眼睛有点睁不开。

    陆卿的父亲是风水先生,只给死人看风水的先生,陆卿的母亲已经退休了。

    “妈……”

    曹一凡来到陆母的面前,陆卿的妈听见有人喊自己,抬起头,不看见曹一凡这张脸就算了,这辈子她从来没有恨过一个人,一个人都没有,她觉得恨一个人太累,可曹一凡打破了这个先例。

    “你……”

    “妈,我知道错了,妈你原谅我吧……”

    曹一凡跪在陆母的面前,陆卿的母亲只觉得眼前一黑,人向着后面栽了过去。

    “妈……”

    谁也不知道曹一凡是怎么进来小区的,陆卿他妈这是第三次因为曹一凡进医院了。

    曹一凡一直在门口哭,眼圈哭得红肿。

    “人怎么样?”陆卿的爸爸看起来很一些看风水的先生不太像,本人更加儒雅一点。

    “我说过了别让在病人生气了,这次是运气好……”

    医生看了一眼家属。

    陆卿和陆天娜先后赶到的医院,曹一凡的母亲优雅的笑着:“一凡你进去给你婆婆赔罪。”

    陆卿开口:“请不相干的人离开吧,我妈醒了不想看见你们。”

    曹一凡的母亲文青迟疑的看着陆卿:“一凡只是想给你母亲道个歉,陆卿你应该知道的错不在她。”

    文青看着陆卿,一脸的体谅,脸上带着笑意:“我有同学认识医院的人,我给他打个电话吧。”

    “不需要了,我们家会看着办的。”陆卿的父亲声音很沉稳。

    儿女发生这样的事情,谁都不愿意看见,可这就发生了,孩子没有回缓的余地,妻子现在这样子,只要听见曹一凡的名字就会被气晕过去,根本没有后续

    “老陆,我们两家这些年的交情,我知道她心里不痛快,可毕竟一凡是孩子的妈妈,她比任何人都来的……”

    “文阿姨你先走吧。”陆天娜开口。

    陆卿淡定地看了一眼曹一凡:“我们俩绝无可能,我希望以后你不要出现在我家里,我母亲并不想看见你……”

    曹一凡的眼泪唰唰落了下来,文青将女儿揽进怀里:“陆卿,话何必说的这么绝……”

    “哥你们进去。”陆天娜经过上一次,就知道母亲绝对不是开玩笑的,她妈现在恨曹一凡已经恨到了极致。

    陆卿跟父亲闪身进了病房里,陆天娜看着曹一凡。

    就因为两家人彼此都熟悉,她对一凡姐感情更加不同。

    “你们都回去吧,以后别来了。”

    文青板脸:“天娜,我们也是好意……”

    “我妈每次看见一凡姐就会心脏骤停,这已经是第三次了,我不敢拿我妈的命来堵,你们也都是有父母的人,希望你们理解,抱歉了,我不能陪你们。”

    陆天娜带上病房的门,曹一凡哭的可怜巴巴的。

    她不想离婚,可当时婆婆跟疯了似的,差点掐死她,曹一凡现在想起来都觉得后怕。

    她不想的,那也是自己的孩子,她比任何人都痛,她不想的。

    文青推开病房的门。

    “陆卿,你能单独跟我谈谈吗?”

    曹一凡的母亲一直在试图维持住自己的表面优雅,即便现在家里有些劣势她也需要拿住腔调。

    “你跟一凡结婚三年,共同生养了一个孩子,一凡现在情绪有点……”

    陆卿点了一根烟,文青拧着眉头,当着自己的面,他怎么能如此失礼?

    文青是好家庭出身,丈夫也是门当户对的,曹一凡嫁给陆卿她一直都认为这是下嫁。

    陆卿是有个公司,陆卿的父亲是有钱,可他们都上不了台面,陆卿是借助了自己家才有今天的,一直到今天为止文青的心里就是这样认为的。

    陆卿听着前岳母的声音,偶尔抬头对上前岳母的视线。

    你知道的,公主病这是一种致命的病。

    曹一凡情绪不稳定,自己就需要体谅她吗?谁规定的?

    “我已经交了女朋友,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我会跟她结婚。”陆卿顿了一下,看向曹一凡的方向,曹一凡试着挤出来一丝笑容对上陆卿,她跟陆卿结婚的三年里她觉得自己很幸福,丈夫是那种完全不需要她去操心的类型,一直对着她也是呵护有加,因为这样曹一凡才觉得就是婆婆在中间搅合,不然陆卿不会放弃她的。

    她对陆卿有意,她一点都不想离开陆卿,她想要跟陆卿继续在一起。

    “你能找到比一凡出身更好的人?”

    文青坚决不信,陆卿娶到一凡,就是他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如果曹可凡人在的话,曹可凡一定会拦着母亲,不让母亲说这样的话,曹可凡比任何人都懂,陆卿不是别人能压得住的,而且事实并非是母亲所认为的那样,他母亲总是认为自己出身高人一等,瞧不起别人。

    陆卿笑笑:“她挺好的,离过婚,我也喜欢她个性,我这人不想要太复杂的。”

    这话简直就是对着文青挥了一巴掌,你竟然还找了一个二婚的?

    文青正要开口,听见有脚步的声音,自己回头,就看见曹一凡睁大着双眼,眼睛哭得通红,上前拽着陆卿的胳膊。

    “陆卿,我给你生过儿子……”

    陆卿觉得很烦躁。

    这一家都听不懂人语,他突然怀疑起来,自己以前到底为什么会跟曹一凡结婚呢?

    陆卿抬手将曹一凡的手指一根一根的掰开,如果曹一凡不说这样的话,或许陆卿会多同情她一点,可惜没有如果。

    “我永远都不想看见你,滚!”

    “你……”

    文青脸色有些铁青,陆天娜从里面出来,将陆卿推了进去。

    陆卿看着病床上的母亲,很是头疼。

    陆母悠悠醒了过来,想起来自己是因为什么晕的,她看着陆卿,眼睛恨得通红:“你要是跟曹一凡复婚,我就死在你面前!”

    陆天娜扶着母亲。

    “妈,哥没有,不会了,我们谁都不会了,我已经让他们走了……”

    “你是不是还在等她?你为什么不肯再婚?”

    陆母现在已经糊涂了,她就怕陆卿糊涂的回头,曹一凡原本她就觉得不合适,她就像是朵小白花一样,需要别人呵护,需要别人养着呵护着,娇惯着,当婆婆的没有办法,娶都娶了,睁只眼闭只眼,可有些事儿能原谅有些事情不能原谅,这辈子她都不会原谅曹一凡。

    陆卿的父亲拍着妻子的肩膀。

    “我不想看见她,我一点都不想看见她,她怎么不去死啊……”

    “妈,我有交往的对象了,如果你想见见她,我可以把她带来。”

    陆卿站在几步之遥看着母亲对着母亲说着,他是想和乔荞来真的,既然走到这一步,大家都是为了再婚,母亲现在这样子,陆卿只能先把乔荞领出来。

    陆卿的母亲情绪似乎平复了一点。

    “你是不是骗我?”

    “没有,我发誓,是天娜的室友。”

    “乔荞?”陆天娜吐口。

    怎么可能?

    什么时候开始的?

    陆天娜心里有很多的话想问,真的是乔荞?陆天娜是喜欢乔荞,可说句实在的,如果作为自己大哥再婚的对象,她觉得乔荞的条件还差了那么一点,不然的话,她早就主动介绍了

    跟很多人一样,陆天娜也觉得陆卿再婚的对象应该是未婚的,哪怕年纪稍稍大些,也不应该是离婚的。

    “天娜一起住的人?”陆母狐疑的问着。

    陆卿点头。

    好不容易安抚住母亲,陆卿的母亲一直在问乔荞的情况,既然是离婚的,因为什么离婚的?有没有孩子,离婚勉强还算是可以,要是有孩子那绝对不行,哪怕不要孩子,陆卿也不能给人当后爹。

    陆卿一五一十的回答着,陆卿的母亲叹口气。

    “给你介绍那么多,为什么就看中一个离婚的?”

    她有些闹不明白,这条件实在不能算是好,说句实在的,以她儿子的条件想要找个小姑娘未婚的很容易,乔荞毕竟跟人结婚几年了,睡了那么多年,她心里上有些接受不了,哪怕就是叫没睡,这二婚的女人……

    “妈,我又不是二十多岁的毛头小伙子,我相亲的那些姑娘吃饭要拍照,坐下要拍照,趁着我不注意又要拍照,假睫毛很吓人,瘦的不像是人……”

    陆卿的母亲悠悠叹口气。

    “你哪天带她来看看我,我先瞧瞧。”

    陆卿扶着母亲躺下去,等母亲睡着了,才离开,带上房门,陆天娜拽住陆卿。

    “你真的看上乔荞了?”

    “她有什么不好的?她离过婚我也离过婚。”

    陆天娜知道是这样,但是心里有些接受不了,谁能想自己好心好意的可怜乔荞,结果她掉过头就把自己大哥给勾引了?

    不能说勾引,那以乔荞的条件确实就是高攀。

    陆天娜回到家里对着乔荞脸色就有点不好,她现在笑不出来。

    “我做了晚饭,你要现在吃嘛?”

    陆天娜了然,难怪会对自己那么好,原来是在这里等着她呢,先讨好她,以后过了门,她自己跟她交好,也就不会难为她了是吗?陆天娜的目光轻轻掠过乔荞的脸,看着乔荞这副坦然自若的模样,翘唇:“你跟我哥在一起了?”

    乔荞一慌,陆天娜是怎么知道的?

    “你是搬进来的时候就有这样的心思了,还是看见我哥之后才有这样心思的?哦对,我记得你说过你跟我哥相过亲。”陆天娜点点头:“我知道我不应该难为你,可是情理上我现在觉得被人耍了,你能理解我的情绪吧?”

    乔荞沉重的点点头。

    “你是从一开始就策划上了……”

    “天娜,你不能这样冤枉我,我住进来的时候根本不知道你是谁,你哥是谁

    。”乔荞辩解。

    陆天娜摸下巴:“说起来也是奇怪,我跟你不认识,我邀请你同住,你马上就答应了……”

    “我现在说些什么,你都会认为我是在辩解。”乔荞答。

    “难道不是吗?”陆天娜反问,自己摆手示意乔荞不要再说了:“你搬走吧,我们现在这样的关系,没办法住在一起,容我说一句,你的条件实在不是很好。”

    乔荞点头。

    “好,我会尽快搬。”看着陆天娜:“但是我还是得为自己辩解一句,天娜我是个女人,离婚不是我想的,没有女人会愿意想去离婚,你哥前几天提出来想要跟我相处相处,诚然你哥的条件摆在这里,我不骗你,有个条件好的人看上我,我不觉得这是一件坏事儿,你可以说我虚荣,我只是想找个人再婚,就这么简单而已。”

    “那如果我说,不希望你们成呢?”

    乔荞苦笑:“这不由我,如果我跟你哥相处的不好,那自然没有结婚的必要,如果我们俩能相处的很好,我不会因为你的一句话就马上跟他分手。”

    陆天娜点头。

    “你果然是两面派,你单位的那个男的,当初你为什么不肯争取呢?”

    陆天娜轻飘飘的问了出来。

    乔荞噎住。

    这事儿她也有跟陆天娜提过两句,没想到现在竟然成了她攻击自己的言语。

    陆天娜踩着拖鞋进了卧室里,自己坐在椅子上,开着电脑,脑海里想着乔荞说的话,晃动着手指尖的笔。

    曹一凡确实家庭不错,乔荞有什么?

    找个离过婚的女人,陆卿是不是大脑发热?

    乔荞没有多做停留,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东西,将钥匙放在门口,东西太多,一天之内拿不完。

    “我先回娘家住,钥匙我给你放在门口了,等过一段时间我给你打电话在来取东西。”

    乔荞换了鞋,拎着包等电梯,那头陆卿的电话打了进来。

    “我跟家里说了……”

    乔荞苦笑,他妹妹已经发作了。“嗯。”

    “天娜有没有对你说些什么?”

    “哎……”乔荞幽幽叹了一口气,还能说什么?

    “怎么了?”陆卿敏感的听见乔荞的叹息声。

    “我现在要搬家,等我回家之后在跟你说吧……”

    “你站在原地等我,乔荞你站在原地等我来……”

    陆卿的唇贴在电话上,将车靠在路边,安慰的声音:“乔荞,你不要动,等着我过去。”
(快捷键 ←)上一章:72回 要不要跟我在一起返回目录下一章:74回 见家长(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