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穿越小说 »婚后宠爱之相亲以后最新章节列表 » 76回 一双绸缎鞋

76回 一双绸缎鞋

文/简思
婚后宠爱之相亲以后 本章字数:12902 婚后宠爱之相亲以后txt下载
推荐阅读:天数[洪荒] 始皇圣剑 制作人 王座分你一半[未来] 极品全能学生 红楼之一世安乐 异世界的魔王大人 求个身体去结婚 美利坚牧场 超品奇才
    乔荞的最后一条微博内容颇有些搞笑。

    我明天就出家当尼姑去!

    陆卿手里的香烟烧到了指尖,他缩了一下,他能想象到乔荞说这句话时候的脸部表情。

    不处就不处,这世界上又不是只有你一个女的!

    陆总傲娇了。

    乔梅跟阮雷早就有约定,乔梅不去见黎明,但是乔梅要给儿子抚养费,抚养费这是做母亲最基本应该执行的,阮雷在这上面没有深究,乔梅呢不能主动给送过去,她也不愿意去黎兵家,离婚就离婚了,实在没有见面的必要性。

    乔荞人在单位呢,乔梅说想吃枇杷,这阮雷一个朋友给送的,乔梅也吃不了,正好在单位就想着抚养费这事儿,顺路给乔荞送点。

    “姐你在哪里了?”

    乔荞夹着手机,乔梅说自己已经在门外了,叫乔荞下来一趟就好。

    最近不是网上闹快递有中毒的嘛,单位上头下来的命令,快递一律不准许进入单位里,谁的快递谁下楼去拿,所以乔梅进不来。

    乔荞拿着电话,才到楼下,就看见乔梅的车停在门口,推开车门,从车上下来。

    乔梅戴的墨镜三千多,阮雷给买的,阮雷那对乔梅可真是十个好,其实阮雷的条件真没怎么好,一个月就是五千多的工资,手里握了一点钱,以前跟前妻一起生活的时候,阮雷自己攒私房钱不给老婆,他前妻也弄不了他,这后来离婚钱他就都带走了,跟乔梅在一起就都交给乔梅了,自己手里没留多少,阮雷挣的不多可敢一个月的工资都给乔梅花了。

    乔梅手里捧着箱子。

    “给你拿点枇杷,阮雷说是他朋友给带回来的,你尝尝。”

    乔荞接了过来:“拿多少还给我送,你自己吃得了。”

    “我留了。”乔梅看着乔荞说:“那2b什么时候有空啊?姐跟他见一面吧。”

    乔荞秀丽的五官有些扭曲,咬着牙:“黄了。”

    乔梅一愣,这才处几天就黄了?

    不过没深究,妹妹的事儿,她跟事儿妈似的问,乔荞估计也不乐意。

    “我这里有两万块钱,你替我拿给黎明。”乔梅从自己包里拿出来一个信封,里面装的就都是新票。

    来之前特意去银行换的。

    当初离婚也没经过法院,乔梅一个月给多少呢,就看她这个当妈的心里挂着儿子多少,乔梅一年给孩子能有三四万,钱虽然不多,可已经占据她工资的一多半了,乔梅一个月才开三千七八百

    。‘

    乔荞接了过来:“你何必呢?黎明挺懂事的,你就是见他,孩子也不会怎么样的。”

    乔荞觉得黎明这孩子很有灵性,什么事情你都可以跟他商量,特别的大方宽容,这婚姻过不下去了,你跟他好好说,孩子也是能接受的,何必不见面呢?

    乔梅拍拍乔荞的肩膀:“你不懂,晚上就给送过去吧。”

    乔荞点头。

    “我晚上下班就给送过去,你放心。”

    乔梅交代完了,自己回车里就回单位了,车才开到单位,阮雷的电话就跟了进来,还能干什么,查岗被。

    乔荞拿着信封锁在了柜子里,没有钥匙谁也打不开,再说谁也不知道这里面有钱。

    下班自己换下来工作服,把信封装进包里,省得明晃晃的,跟同事打着招呼就直接去黎兵家里了。

    黎明从来不参加补课,爷爷奶奶不让,老师也说没有必要,现在的课本根本教不了黎明什么,老师有提议过叫黎明跳级,可黎兵觉得孩子念书还是按部就班吧,把念书当成乐趣,别当成一种负担或者责任。

    黎明这孩子也是有点小犟,他奶奶才去学校把孩子给领回来。

    这不小考试嘛,黎明是万年的学校第一,这一次掉了两分,虽然还是学校第一,可黎明觉得老师给批错卷子了。

    题目呢是对的,不过黎明用的是另外的办法去解的,脑子好使和脑子不好使之间的差别就是,一道题目放在你的眼前,比较聪明的人呢,正常思维的,想着有两种或者三种办法去解开就算是不错了,这样老师都会觉得这学生了不起,黎明判断一个人跟自己有没有共同语言就是,他看一道题,一眼得出来的结论就是至少会有十几种以上的解答方法,这就是聪明人和不太聪明人的不同。

    再说句典型的话,黎明现在的老师教不了他,让他跳级他家里家长不让跳,不跳级对于老师来讲这样的孩子就等于是在显摆,哪里有学生比老师还聪明的?

    甚至有的方法黎明解了出来,她才能知道啊,原来还有这样的解法,很丢人。

    判错卷了,黎明又揪着这一点不放,老师只能去找家长,气的也是心肝脾肺哪里都疼,哪里有这样的学生?

    黎明奶奶还是很客气的。

    “黎明,跟老师道歉。”

    黎明站在哪里就都是焦点,聪明的孩子嘛难免就会有些自傲,黎明不肯。

    “回去吧,我也教不了他,我还是那句话,这么聪明的脑子为什么不跳级。”

    奶奶对老师说了一声抱歉,领着孙子回来。

    在老师的面前批评过了孩子,可带着黎明离开却再也没有说孩子一句,这事儿她不认为是孩子错了,可对老师的礼貌是应该有的。

    回到家,黎明去看访谈节目,他很喜欢看对话之类的节目

    乔荞上门了。

    “谁呀?”

    黎明的奶奶去开门,就看见乔荞站在门外。

    乔荞的骨架原本就特别的纤细,穿了一条黑色的裙子,腰部的位置又是收身的,起来有点不盈一握的视觉冲击。

    “阿姨你好。”

    黎明看着门外,扔开遥控器。

    “老姨……”

    乔荞伸出手摸摸黎明的头发。

    “你怎么过来了?”

    黎明奶奶对乔荞也没有好感,反正姓乔的她一个都不稀罕就是了。

    “阿姨这是我姐叫我送过来的给孩子的抚养费,里面一共是两万。”

    乔荞打开包将里面的信封拿了出来,然后交到黎明奶奶的手上,黎明奶奶可没说不要,为什么不要?这是给孩子花的。

    自己没收转手给了孩子:“你妈给你的,你自己拿着吧。”

    黎明是个小富豪,每年过年接的钱,还有各种奖金,他爸妈给的包括像是亲戚之类给的还有乔荞给的都攒一起了,自己存一个存折,家里人不会去问里面有多少钱,更加不会用黎明的钱。

    “老姨你进来坐啊。”

    起身进了厨房端着水果盘子送到乔荞的眼前,乔荞跟黎明说说话,问问孩子的学习情况。

    “有个夏令营,是说要去国外,老姨你说我参加吗?”

    乔荞幽默的看着他:“去啊,干什么不去?”

    她真是羡慕她二姐,怀孕的时候也不知道吃了什么东西,孩子这么聪明,要是自己儿子,她肯定天天带出去显摆,多争气。

    赵雪梅下班,每天都是回婆婆家吃饭,黎兵要跟儿子培养感情嘛,她就顺带着过来做饭了。

    进门就听见客厅里有笑声,一眼看过去,乔荞她一点都不陌生。

    “雪梅姐你下班了。”

    乔荞跟赵雪梅又没有仇,该打招呼就打招呼,该怎么样就怎么样。

    赵雪梅僵硬的笑着,她其实心里是挺排斥乔荞来家里的,毕竟乔梅都跟黎兵离婚了,你说乔家人还上什么门。

    “嗯,你来了。”

    不冷不热的打了一声招呼,然后就进了厨房准备做饭,耳朵恨不得立着听着外面再说什么。

    “我有点想我姥爷和我姥姥了,这周末我过去看看他们。”

    乔荞就笑,你看这孩子可会说话了。

    “行啊,周六老姨过来接你,顺便吃点好吃的

    。”

    乔荞听了黎明要参加夏令营,这肯定当老姨的就要出血的,可惜她现在卡里也没有多少钱,得临时去取。

    “你送送老姨行吗?”

    乔荞提出来,黎明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乔荞就没打算多待,她看见黎兵自己也尴尬,你说怎么称呼吧?叫姐夫那赵雪梅心里会不会不得劲?不叫姐夫叫哥呀?叫这些年姐夫都叫习惯了,所以趁着黎兵还没回来,自己赶紧撤。

    乔荞领着黎明到楼前的提款机取了两万,黎明是小富翁,乔荞这个老姨那就是真正的大富翁。

    “拿着。”

    黎明也没客气,他大小乔荞就给钱,黎明才出生的时候其实那时候乔荞念书呢也没什么钱,就零花钱省下来给黎明买吃的。

    “老姨以后要是没孩子,黎明给老姨养老吧。”

    “行啊。”孩子笑着说。

    “回去吧,我看着你上楼。”

    看着黎明进了楼洞里,乔荞才上车开车走人,才开了能有几步,黎兵骑自行车回来了。

    “姐夫……”

    乔荞到底还是开口喊了。

    黎兵停住,看着乔荞笑笑:“乔荞来了,吃饭了没?”

    黎兵对乔荞也不错,黎兵本性就是不坏,很好相处的一个人。

    “还没呢,回家吃。”

    黎兵跟乔荞说了两句,赵雪梅人站在阳台上就看见了,看着那两个人在说话,乔荞也下了车,不过说些什么她看不见。

    黎明推门进来。

    “你老姨走了?”黎明奶奶问。

    “嗯,奶,我老姨给我拿了两万。”

    黎明他奶得承认这点,乔荞对自己这孙子那是真舍得花钱。

    “给了你就收着吧。”

    黎兵上楼,推门进来,赵雪梅的最后一道菜已经上桌了,上次因为妞妞的事情,黎兵都不想过了,自己这样狠绝,是个人心里都会有所不满的,过下去也没意思,可赵雪梅不离。

    “回来了,洗洗手马上就吃饭了。”

    黎兵点头,看着儿子看电视呢,说了一句。

    “离远点啊,小心点眼睛。”

    一家人围在一起吃饭,黎明奶奶就说乔梅给送了两万,乔荞给送了两万,黎兵也不是没恨过乔梅,可恨不下来,现在那股子的狠劲儿过了也就算了,乔梅一个月挣多少钱?一口气给拿两万,年头拿一次这又拿……

    赵雪梅小心翼翼的看着自己的饭碗,她觉得婆婆这话就是对自己说的

    赵雪梅想用自己工资了,可黎兵说不用,黎兵是真心诚意的说,赵雪梅可以用工资给她女儿买点什么的,黎兵又没有算计赵雪梅的钱,可赵雪梅就不,偏要对着黎明表现大方,买完了吧她还觉得贵,觉得给孩子买那些都是败家。

    桌子上黎明就说着发生好玩的事情,黎兵也愿意听,这一家人和乐融融的,赵雪梅就觉得孤单。

    收拾完桌子,跟黎兵回家,两个人一前一后。

    “雪梅啊,要不咱们俩还是算了吧……”

    黎兵可怜妞妞,就是因为可怜才想跟赵雪梅离婚,别因为自己不让带你就真的舍弃女儿,怎么来说女儿也应该比丈夫重要的,黎兵呢是肯定不会接妞妞到自己家来养就对了,他也不忍心看着赵雪梅思念女儿,唯一的出路就是离婚,一了百了。

    赵雪梅推着车子,默默的掉眼泪,黎兵只要提离婚,她就这副样子。

    乔荞进门,张丽敏问她去哪里才回来。

    “给黎明送抚养费,对说了周末回来看看你跟我爸,说想你们了。”

    老人家其实都偏爱会说话的孩子,乔青霞的儿子陈放很闷,话又少又不会说,成绩呢也没多好,跟谁也不亲,反倒是乔梅这儿子跟谁都亲不说,小嘴可甜了,头脑还灵活,你说摆在一起,张丽敏会喜欢谁?

    不仅仅是张丽敏偏爱,就连乔荞也是。

    乔荞以前给青霞送年货平时给钱,那都是看在大姐的面上,可乔荞挂着黎明则不是看在乔梅的面子上,纯粹是孩子得她心。

    简单的打个比方,乔荞离婚的时候,黎明给乔荞打过电话,不管说算不算是安慰,孩子有想到你,当老姨的接到电话会怎么样?觉得孩子心里有你,也别说黎明是别人告诉的,那陈放也没比黎明小几岁,一样都是孩子。

    “好啊,周末我出去多买点菜,这孩子好久没来了,估计就是那死奶奶不让来。”

    夫妻一旦离婚了,可能原本的亲家现在也变了味道,张丽敏动不动就说乔梅的婆婆不好,看着孩子不让孩子过来,就怕跟姥姥家的人亲近了。

    乔荞吃过饭就回房间了,现在工作也有了,就不需要努力了,下半辈子就可以混着过日子了。

    想起来陆卿恨得牙根痒痒,不就是有点破钱嘛,牛逼什么?

    乔荞心里这个发恨啊,说要处的人是他,不联系的人也是他,结果还追问自己为什么?

    他好意思问吗?

    越是想心里越是来气。

    谁稀罕你似的。

    早上起床早饭也没吃,张丽敏喊乔荞,乔荞说自己来不及了,匆忙的穿了衣服拿着包就下楼了。

    到单位吃的早饭,进了办公室屁股坐在椅子上开始工作,下午两点钟的时候快递给乔荞打电话。

    “是乔荞吧,这里有你一份快递,现在能下来拿吗?我就在门口呢

    。”

    快递?

    她最近什么都没买呀。

    乔荞吓了一跳,她买的护肤品早就到了,最近也没乱花钱,难道是二姐?

    狐疑的起身,下楼接了快递上来,正好手边就有剪刀,顺带着就给剪开了。

    rv的平地绸缎鞋,这些乔荞买过,不是便宜货。

    当然真假她是分不出来,谁也不是专业的,谁知道是真还是假?

    谁给她买的?

    看着快递上面的名字,就写了一个地址是外面发过来的,乔梅最近没出过上中啊,是不是有邮寄错了?

    上次的寿司就不知道是谁给买的。

    乔荞给快递又打回去了电话。

    “你好,我想问一下快递是谁邮寄出来的?”

    快递员表示自己也不知道,只有一个电话号码,因为他负责送,看见的单子写的就是一个地址,一个手机号。

    “那手机号能告诉我一下吗?”

    快递上的手机号有些模糊,看不清。

    快递一念,乔荞就知道了,这破号码她太熟悉了。

    她就觉得陆卿是个暴发户,手机号码一串的8,有意思吗?这人什么意思?

    不是跟自己都黄了?

    同事看见乔荞手里的盒子,看过来一眼。

    “真的假的?”指指这鞋。

    乔荞笑:“假的。”

    同事说做的真够逼真的了,几个人问乔荞哪里买的,乔荞说自己也不知道,这不还在想是谁给邮寄过来的。

    “行啊,二乔你这总有神秘的王子……”

    乔荞苦笑,王子?

    陆卿什么意思?

    乔荞自己想了半天,推论了半天最后得出来一个结论就是,这鞋应该是陆卿人在外地的时候买的,谁知道邮寄到她手里了,两个人分手了,那这东西自己不能要,她又不是眼皮子浅的就能看见一双鞋,你爱给谁你给谁去,我不稀罕。

    乔荞憋到下班,给陆卿去了一通电话。

    “把你家里具体地址告诉我,我把鞋给你邮寄过去。”

    陆卿还没下班呢,接到电话满头冒问号,鞋?

    什么鞋?

    他早就忘记自己干的事情了,他一天干的多少事儿呢,哪里能记住这一桩

    “你买的鞋不是?留的是你的手机号。”

    陆卿终于闹明白了,他这么要面子的人,一双鞋还送不起了?

    再说乔荞的脚跟陆天娜也不一样,他要回来给谁穿?还不是扔掉。

    “给你吧。”

    乔荞冷笑一声,她凭什么无缘无故的要人家的鞋子。

    “你把地址发到我的手机上。”

    “你这人怎么就这么龟毛?不就是一双鞋,你不愿意要扔了就是了。”

    陆卿也来劲儿了,有完没完啊?他这头工作呢,就这么一点破事儿没完没了的,看不中就用剪刀剪掉或者给别人穿。

    乔荞还有气儿呢,你钱多是吧?你钱多你愿意哪里砸哪里砸去,少砸我身上。

    “陆卿这样就挺没劲儿的,你也别来这套……”

    “有病!”

    陆卿直接挂了电话,觉得脖子上的领带有些勒的自己很不舒服,松松 ,一巴掌排在桌子上。

    这女人到底自我感觉有多好?

    鞋拿回来他能穿吗?

    行!

    陆卿叫秘书进来:“你现在去拿回来一双鞋。”

    秘书看着老板这样气冲冲的原本还以为怎么了呢,结果是让她去拿鞋,陆卿把手机扔给秘书。

    “就最近通话的那一个你跟她去联系……”

    秘书联系上了乔荞,乔荞话语也跟冰雹似的,秘书无辜躺枪,跟她有什么关系啊,你说她这是按照老板的命令来的。

    乔荞快速的将手里的盒子拿给秘书,自己头发一甩。

    陆卿这些就被秘书给放在他的车上了,晚上下班司机送他回家,还特意的提醒了陆卿一句。

    “陆总,鞋子在后面呢。”

    陆卿拎着鞋盒进了家门,鞋盒扔在地上,当初买的时候是陪着一个客户,正好客户说自己的鞋坏了,陆卿就顺路了,就顺手给乔荞买了一双,结果你看还拍马腿上了。

    陆卿看着鞋盒来气,照着一脚就踢一边去了。

    自己上楼洗了澡下来,进厨房去喝水,结果站着喝水的时候又看见这鞋盒了,出来咣当又是一脚给踢左面去了。

    陆卿准备睡觉,满脑子里就想着乔荞的电话,结论就是这女的有病,还病的不轻,当自己是公主呢?

    谁还能缠着你不放了?

    你身上能掉金蛋是吧?

    从床上猛地坐了起来,踩着小羊皮的拖鞋下楼,然后拎着鞋盒上了楼,把鞋子从鞋盒里面拿了出来,鞋子很闪,颜色也很漂亮,都说rv的鞋子不好穿,穿一会儿走路脚就疼,可女人就是奇怪的动物,哪怕不好穿,还是有那么多的女人趋之若鹜

    陆卿看看那鞋,然后拿着自己的脚就伸了进去。

    好好一双鞋,陆卿穿着小啊。

    你想女人的脚跟男人的脚能一样吗?

    估计乔荞也是把陆卿给气的够呛,陆卿今天就跟这些干上了,死活非要把脚给穿进去,穿不进去后脚跟在外面踩着,好好的一双鞋马上就成了’破鞋‘。

    两个人谁晚上都没睡好,女的觉得男的就是神经病,男的觉得女的就是公主病。

    结论就是都有病!

    乔荞跟同事去汇海源吃饭,什么叫冤家路窄?

    他们是下班过来,一直吃吃喝喝的到了八点多,乔荞出来上卫生间,她出门往楼梯那边去,卫生间在最边上,陆卿他们是才从电梯里出来,他衬衫的扣子开了几颗,看起来有些放荡不羁的。

    两个人视线绞杀,乔荞往左走,陆卿的朋友就往左,你说就这么一条路,两个人跟玩杂耍似的。

    这朋友也不认识乔荞,觉得今天真是邪门了。

    “漂亮的小姐,我的腿看见你就迈不动路了……”朋友适当的开了一句玩笑。

    乔荞的脸跟黑锅底似的,淡淡的开口:“你先过吧。”

    陆卿笑:“真巧!”

    朋友这才知道,原来认识啊?

    乔荞眼皮都没抬一下,跟骄傲的孔雀似的,傲慢的就离开了,那样子就恨不得开屏了,朋友忍了忍没忍住,用胳膊推推陆卿:“怎么得罪人家了?连个斜眼都懒得给你。”

    陆卿有些含糊不清的说着:“点头之交而已,脸也不是我喜欢的。”

    朋友挑眉,陆卿的喜欢的类型他们都知道,念大学的时候大家都是一起混的,那时候陆卿就偏爱这个类型的,就是乔荞这样的,问他吧,他说喜欢这调调的,后来娶了曹一凡,大家还纳闷呢,这胃口变的也太快了。

    乔荞挂着一张冰块脸回了包厢里,同事用胳膊碰碰她的。

    “怎么出去一圈好像见鬼了似的?”

    乔荞翘唇:“要是见鬼了还好呢,比见鬼都恶心人。”

    陆卿几个哥们生冷不忌的说着荤笑话,乔荞她们准备离开,正好经过门口,听见了,乔荞就觉得陆卿这人……

    怎么说呢?

    远看吧像是一个人,近看吧,那就说不定是什么玩意儿了。

    陆卿原本笑着回话,男人之间开个黄腔怎么了?结果你说扭头的时候看见乔荞那张不屑的脸,陆卿这个郁闷,怎么阴魂不散的呢?

    回到家又把那些给撑了撑,这鞋已经彻底变形了

    大脚丫子伸进里面,陆卿把鞋当成乔荞的脸去踩。

    乔荞等着别人给自己介绍呢,结果好像所有的介绍人都约好了似的,一个介绍的都没有。

    害得乔荞这个寂寞,冷。

    晚上闲的实在没事儿,就拉着张丽敏去逛超市,张丽敏跟着去了。

    你说超市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倒霉根据地,在这里遇上过一次蒋晨,这次又遇上了。

    乔荞想躲都躲不开,蒋晨搂着黄茗的细腰,两个人卿卿我我的,耳鬓厮磨,乔荞手里拿着罐头,就这么一转身,对上了。

    “怎么不说话了?”黄茗问蒋晨,娇滴滴的推蒋晨。

    蒋晨倒是没有推开黄茗,就那么看着乔荞。

    乔荞不要稳住了,输人不输阵,有什么了不起的。

    乔荞将罐头瓶子放在推车里,自己就当眼前的人是垃圾,张丽敏回头,张丽敏这脸色就难看许多了。

    “妈,买点水果吧。”乔荞挽着母亲的手,她在心里祈求自己妈千万别闹起来,她很害怕丢人,就当不认识吧。

    好在张丽敏今天好像头脑比较冷静。

    蒋晨的眉头不由得一皱。

    乔荞走了几步,张丽敏感觉出来女儿的手在发抖,当妈的心里能好受吗?

    “就这小王八蛋你趁早给我忘了他,什么东西吧,那怀里的就是他新娶的?”

    乔荞听过谢聪聪的声音,恐怕不是,但是这个时候也没有心情去说这些。

    别人的事情干自己什么事情。

    乔荞觉得自己的心是凉了又凉,到底还是自己不争气,还能被这样的场面气到。

    拎着东西回到楼上,电话响,乔荞接了起来,电话里面的声音很熟悉,低沉切性感。

    “乔荞……”

    “我没有什么好跟你说的,永远不见!”乔荞挂了电话,却没想到对方很不知趣又打了过来,乔荞不断的按掉,陆卿不断的打进来,乔荞到底还是接了:“你想干什么?”

    “这么久没见面,一见面火气就这么大?”

    乔荞的脸色煞白煞白的。

    “蒋晨我跟你没有好说的。”

    蒋晨脸色一阵难看。

    “你要是这样,我只能换号码了,我留着号码不换并不是因为你,而是我很多朋友平时不怎么联系……”

    乔荞说这话也不是假的,有很多朋友也就是逢年过节的时候发个短信问候问候,乔荞换了电话恐怕会有很多人找不到她,不方便这才没换的,原本刚离婚的时候换了一次,电话给了乔梅,手机停机了两个月,乔荞后来又缴费了,她以为蒋晨不会在给她打电话了

    蒋晨把玩着手里的手机,他对乔荞是有势在必得的信心的,一起过了这些年,自己难道不懂她的心?

    蒋晨跟谢聪聪已经过不下去了,离婚就是早晚的事情,蒋晨从来没有这样的厌倦过一个女人,谢聪聪很不上台面,惹的全家竟然没有一个人能站在她的一侧为她说上一句话。

    可见人缘之差。

    乔荞将手机关机,睡觉之前狠狠看了一个鬼片,然后就睡不着了,大半夜的看贞子能好才怪呢,乔荞还是那种自己吓自己的,不敢去看,还要露着手指头缝去看。

    想要上卫生间,但是现在肯定就不敢去了。

    坐在电脑前,一会儿叫一声的,张丽敏也受不了啊,受不了女儿这么一惊一乍的,可想着在超市看见蒋晨和另外的女的,张丽敏也没办法说乔荞,就装不知道吧。

    乔荞的屁股压到了手机,手机自动开机了,然后按到了陆卿的名字,那谁知道就这么存。

    陆卿已经睡下了,两天都没好好休息了,才勉强闭上眼睛,他觉得大脑都已经有些转不动了。

    半夜一点电话响,陆卿迷糊糊的接了起来。

    “我的妈呀……”

    乔荞嗷的喊了一声,这一声可不要紧,差点把陆卿的魂儿都给吓飞了。

    陆卿从床上一激灵的爬了起来,怎么了?失火了?发生命案了?

    赶紧开灯,心脏咚咚咚的跳着,等看清名字,陆卿将那声靠优雅的吐了出来。

    “你有病吧你,大半夜的扮鬼。”

    陆卿恶狠狠的将手机就给断卦了,乔荞被陆卿吓的,光着脚跳到床上,扯着被子把自己给包了起来,有鬼啊。

    “妈……”

    用被子捂着自己一直叫妈,张丽敏踩着拖鞋过来,这就作死吧。

    “你把电脑关了,我害怕。”

    乔荞抖着声音,张丽敏也不会弄这玩意啊,想来想去,自己直接将电源就给拔掉了,把乔荞从被子里给拽了出来。

    “你就作死吧,大晚上的不睡觉看鬼片,鬼哭狼嚎的……”

    张丽敏一边骂一边把女儿搂进怀里。

    乔荞这一夜睡的不是很好,早上起床顶着两个熊猫眼,自己拿着手机,发现上面有跟陆卿的通话记录。

    这人有病吧,给自己打电话干什么。

    亲,你确定是人家打给你的吗?

    周六乔荞开车去接的黎明,青霞也领着陈放过来了,陈放跟黎明玩不到一起去,主要是黎明觉得陈放太笨,大脑不是在一个层次的。

    “黎明啊,桌子底下有酸奶,你老姨说这是最好喝的酸奶

    。”

    黎明把箱子拽了出来,自己拿了一盒给陈放一盒,陈放就拿在手里,慢吞吞的喝着。

    黎明把张丽敏给逗的,一会儿一笑的。

    青霞等乔荞出了厨房,就压低声音问自己妈。

    “妈,放票改成乔荞的名字了?”

    张丽敏脸色一白,她是没合计乔建国嘴能这么快,你说杂就这么碎嘴呢?跟老娘们似的。

    张丽敏也心疼老大,谁让老大过的不好。

    “当时我也没想别的,过都过了,乔荞不像是乔梅,好说话,等将来妈没有的那天,这房子还是你们姐三分。”

    青霞听着这话,再一想陈元庆说的,乔荞条件好,那真是不差钱,手里握着多少钱呢,乔梅人有阮雷,就自己不行,出来的时候是陈元庆手把手教青霞说的话,青霞压低姿态。

    “妈,你也知道我家这个条件,不然我就不争了……”

    张丽敏叹气:“妈都知道……”

    青霞也没办法,总跟丈夫干架也不是那么回事儿,再说她跟陈元庆都是为了儿子好,丈夫也不至于坑她。

    张丽敏看着两孩子呵呵的笑着,吃饭的时候看着乔荞来了一句。

    “你现在有活期的钱吗?”

    乔荞挑眉,问自己有没有钱干什么?

    “没有啊,怎么了?”

    张丽敏说:“这房子呢,写你名下了,要不你就拿钱买下来,你们姐三平分。”

    青霞有些不自在的坐在椅子上。

    乔荞手里的筷子放下,怒由心生,冷冷地用视线扫过大姐的脸。

    这是陈元庆又在里面说什么了?

    说:“这房子我要是没记错的话,是我买的。”

    张丽敏缓缓开口:“你买给妈妈的,那就是妈妈的财产对不对?”

    乔荞不急不躁。

    “这话也不是这么说的,现在妈是要跟我算的这么清楚了?”

    张丽敏叹气:“乔荞啊,你大姐条件也是不好……”

    过去乔荞听见这个就心软,可现在她觉得大姐是属于圣母类型的,钱给了大姐,早晚都得被陈元庆给败活光,不如就放在自己手里,等有一天大姐真的需要钱了,自己在拿出来不是更好?就大姐被陈元庆洗脑的这个劲儿,她就不能退。

    “这和我无关……”

    青霞有些难堪,觉得妹妹这样不给自己台阶下,到底是没说出来什么,咬咬嘴唇,叫陈放赶紧吃饭。

    “妈,先别说了

    。”

    张丽敏还想说,可听青霞这么一说也就不继续了。

    青霞领着陈放回家,陈元庆的妈妈就拉着孙子问。

    “在你姥姥家吃什么了?”

    陈放都一五一十的回答了,然后老太太问都在他姥姥家玩什么了,陈放回答没有。

    “黎明来了,我姥稀罕黎明多过我,我老姨说房子是她的,没有我妈的份儿……”

    陈放这孩子会学舌,就把张丽敏和乔荞的对话都学给自己奶奶听了。

    陈元庆他妈这一听,乔荞现在这是眼红了,看见钱就不撒手了,缺钱花了是吧?

    婆婆从房间里出来,进了青霞的屋子里,青霞正换衣服呢。

    “妈。”

    当婆婆的坐下看着青霞:“陈放回来都跟我说了,黎明是挺聪明的……”

    正常孩子跟那样的孩子就比不得,不过也没有什么可比的。

    青霞点头:“都这么说。”

    婆婆就说陈放这成绩虽然不好,可至少孩子也努力了,跟黎明一起吧,孩子就灰心,以后尽量还是少让孩子和黎明一起。

    “人家是在母亲的肚子里就不一样了,咱们是普通的孩子……”

    青霞点头,她自己也这样觉得的。

    “你妈身体还挺好的?”

    婆媳两个人闲聊,婆婆挺关心青霞的,最近婆婆说她闲着也是闲着,晚饭她就管了,所谓的管自然也不是全然都管,青霞干活都习惯了,当婆婆的愿意从神坛走下来,这几次都站在青霞的一边,替青霞说话,陈元庆呢,是当上这副科长自己就有点控制不住了,觉得自己和青霞的层次就拉开了。

    青霞再不好,可乔青霞能一根筋儿的和儿子过,当妈的现在就感觉到儿子的心思很浮躁。

    陈元庆一直念叨着要买车,青霞是手里真没那么多钱,老婆婆手里有点钱呢,没打算拿出来,因为她清楚这车要是买了,绝对不像是元庆所说的那样,为了接孙子的,肯定不是的,陈元庆开着车上班,你说单位那些女的不是更主动了?

    青霞这人呢,心慈手软的,婆婆以前对着多不好她都不记着,婆婆对着好一点呢,立马就往心里去,那真是把婆婆当成亲妈,可听自己婆婆话了,这不婆婆发话了,说以后叫陈放少回她娘家去,青霞就听进去了。

    “人家孩子聪明我们也羡慕,可惜羡慕不来,你们家老二原本就奸……”

    青霞尴尬的笑笑。

    当儿媳妇的嘛,首先就得跟婆婆把关系拉好了,这样才能更加和平的相处,把日子安安稳稳的过好了这才是真,比什么都强。

    “妈有些话不应该说,可青霞啊,你就没想过你爸妈的房子应该有你一份的?”当婆婆的慢吞吞的开口,一点一点的提及这事儿。
(快捷键 ←)上一章:75回 骂街返回目录下一章:77回 复合(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