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穿越小说 »婚后宠爱之相亲以后最新章节列表 » 77回 复合

77回 复合

文/简思
婚后宠爱之相亲以后 本章字数:12648 婚后宠爱之相亲以后txt下载
推荐阅读:我在末日有基地 网游之无商不尖 周氏医女 求个身体去结婚 回归的女神 极品全能学生 始皇圣剑 天数[洪荒] 我的农场能提现 制作人
    张丽敏被乔荞折腾的,一大早就开始打哈气,下楼去买早餐,人家看见她问:“这是没休息好?”

    张丽敏想起来乔荞就头疼,这个死丫头,大晚上不睡觉看什么鬼片,在屋子里一惊一乍的。

    乔荞今天值班,早上没敢开车去单位,脑子一直不清楚。

    招手拦了一辆车。

    “去哪里?”司机按下牌子,看着后面。

    乔荞报了地址,车子跑了起来,到单位门口递过去十块钱,上中起价是七块,但是据说也是要涨价了,不过大家对于涨价似乎没有多大的反响,城市就这么大,跑一圈也用不了几个钱,所以多那么一块两块真心影响不是很大。

    单位今天不提供早餐,也不提供午餐,周末值班得自己去买,上班的人实在太少,做了也不划算。

    乔荞上了楼,将包扔进箱子里,自己换了衣服,坐在椅子上打着哈气,真是够累的了。

    下辈子也不晚上看鬼片了。

    陆卿昨天也是没有睡好,早上就愣是没起来,司机在外面敲了半天的门

    陆卿是被砸门上敲起来的,顶着黑眼圈出去开门。

    “陆先生不是九点有个会议?”

    陆卿早就把这码事儿给扔脑后面了,回到房间里拿着手机看了一眼,果然有很多未接来电都是秘书打的,他昨天接完乔荞的电话来气就给放忙音了。

    换了衣服很快就从里面出来,上了车。

    陆卿这一天头痛欲裂,疼的难以支撑,他就算是几天不睡按道理也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脸色有些难看。

    “陆先生,你是不是哪里难受?”

    陆卿眼里始终挂着淡淡的笑意,站起身说了几句,很是抱歉的说着他身体确实出现了一点问题,大家到时能理解,有项目的具体负责人在,陆卿走不走影响不大,最后给他去通电话,将最后的信息传达到他的手上他拍板就好。

    陆卿的秘书跟着他从里面退了出来。

    “有没有止疼药?”

    秘书一愣:“是哪里难受?”

    从来就没见过陆卿这样。

    陆卿的太阳穴跳跳的疼,整个脑子就是有点跟不上了,因为疼痛现在已经影响到了他的判断力。

    “该死的女人。”

    陆卿恶狠狠的骂着,要不是乔荞跟神经病似的打那么一通电话,他会变成这样嘛?

    大半夜的学鬼叫,她想去死吧?

    如果乔荞现在就站在陆卿的面前,陆卿一定会毫不客气的伸手去掐乔荞的脖子,最好掐得她口吐白沫。

    秘书很快买回来了止疼药,一个小小的纸袋,送到陆卿的手边一瓶水,陆卿扫了一眼。

    “不是我喝的那个牌子。”

    秘书也是着急回来,这边没有进口超市,买不到陆卿经常喝的那种,眼看着就要出去重新买,陆卿拿了过来,拧开盖子。

    “对付喝一口吧。”

    吃了药找了一间休息室,秘书先进去看了一眼,觉得能休息,陆卿现在的样子也不适合回去。

    “你回去,有什么事儿给我打电话,我眯一下。”

    陆卿躺在沙发上,用西装盖在自己的身上,就那么躺着。

    可这头疼不是一点半点的,陆卿用手去按也不行,可能是因为这种撕扯的疼痛,害得药效根本就发挥不出来。

    陆卿拿着手机给乔荞打电话。

    乔荞正在值班呢,饿的半死,胃疼。

    “你能不能争气点,不就一顿饭没吃嘛?”

    乔荞努力让自己去想林志玲,看人志玲姐姐的身材,努力像志玲姐姐靠齐,想要有个好身材就得挨饿,这才哪里到哪里,才一顿饭而已

    乔荞的手也是欠,明明很饿了吧,自己点吃的,你说这一看,就更加饿了。

    自己趴在桌子上,值班就是这点好,没人看得见,没人管,你就是躺着值班,只要上面领导不下来不看见,一点没有影响。

    电话响,趴在桌子上抓了起来,也没有去看上面的名字,放到耳朵边,有气无力的喂了一声。

    陆卿冷笑。

    乔荞拿开手机,你接过电话对方不说话就冷笑的吗?

    一看是陆卿的名字,语气立马冷了下来。

    “你有病吧你?”

    陆卿原本不想跟她一般见识的,可这女的神经病。

    “乔小姐……”

    乔荞反口:“你才是小姐,你全家都是小姐……”

    陆卿蹙着眉头,眼中的不悦越来越明显,这话说的就太没有水准了,陆卿觉得自己就是没事儿找事儿,给她打电话干什么?

    主动切了线,就这个层次的白送他都不稀得要。

    开完会司机送陆卿回梅林阁,司机一般是不进陆卿家门的,除非是接陆卿从机场回来,他需要将行李箱给提进去,今天陆卿主动开了口。

    “你上来一下,帮我扔点东西。”陆卿上了楼,看见那双摆在自己屋子里的鞋,上去一脚就给踢飞了,看见就来气。

    “这玩意扔了。”

    陆卿看都不想看,看见这双鞋仿佛就看见了乔荞的脸,厌烦的很。

    司机也是纳闷,陆卿的房间里怎么会有双女鞋?

    难道是有女朋友了?可看着这个架势似乎有些不高兴啊。

    拎着鞋就下去了,陆卿站在窗户前,抱着胸看着外面,他现在就特别的想杀人,陆卿是没杀人,乔荞这边气不过,觉得陆卿是疯子,弄了一张纸,在上面写了陆卿的名字,然后看看办公室反正也是没别人,自己把脚上的鞋脱了下来。

    蹲在地上拿着鞋子去抽陆卿的名字。

    “打死你个小人脸,踩你的小人脚……”

    这玩意是乔荞从电视上看见的,有没有效果她是不清楚。

    处个对象能把两个人弄的跟仇家似的,估计他们也是头一份了,不想处就干干净净的挥手告别,这才处了多久啊,至于有这么大的恨吗?

    乔荞中午吃了两碗牛肉面,被陆卿气的,一下子就爆发了。

    老板看着她吃到最后都要吐出来了,叹口气,现在这小姑娘啊,一失恋就玩了命的吃,吃完在喊着减肥,不知道这是为何。

    陆卿一直在睡,睡的不安稳,要么是外面的阳光刺眼睛了,要么就是有声音了,家里来打扫卫生的,这么大的房子陆卿又不能自己清理,只能请人了,他才勉强有点睡意,就被打扫的声音给弄了起来

    踩着小羊皮的拖鞋站在楼梯口。

    “你干什么呢?”

    家政员工吓了一跳,平时陆卿都不在家,今天这个时间他怎么会在的?

    “先生,我来打扫卫生。”

    其实这些家政人员一般都不很愿意跟房子的主人打交道,越是有钱的人越是有怪癖,有些个性很怪,可能有钱人脑子聪明的人思维跟别人都不同吧。

    陆卿以手撑头,他真的挨不住了。

    “你走吧,今天就不用打扫了。”

    家政人员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不需要打扫了不过还是很听话的换了鞋带上门就离开了。

    陆卿将身体抛到床上,蹬着腿又坐了起来,拽了一把头发。

    他哪里能不合格的地方?哪里有能被乔荞嫌弃到如此地步的地方?

    她哭的时候是谁给她安慰来的?

    她失恋是谁给她出主意来的?

    她看见前夫躲起来哭的跟小可怜似的,是谁怜惜她来着?

    做人能不能这样忘恩负义?

    陆卿抓过来车钥匙,身上的便服也没有换,直接开车就出去了。

    乔荞吃完午饭准备回单位,下午两三点就可以下班回家了。

    往回走呢,老远看着单位门口停了一辆车,哎呦跑车呢。

    乔荞对车没有多研究,可女人嘛,看见跑车看见帅哥也会多看一眼,这叫下意识的冲动。

    一般来说开这样车的,长相都不怎么出彩,越是有钱长相越残,这么一想乔荞一下子就有了优越感。

    每当自己觉得赚的钱还不够买点什么的时候,她就去找孤寡老人做一下对比,你说有个窝总比流浪来的强吧。

    至少还能赚个饭火钱呢。

    陆卿看着乔荞笑意盈盈的往自己这边走,带着火推开车门。

    “你站住。”

    乔荞根本不停,我又不是小狗你让我站我就站,我跟你有什么好说的?

    径直往里面去,陆卿拽她的手,乔荞挥手,陆卿一个用力。

    “你干什么?小心我叫非礼啊。”

    陆卿冷着一张老脸:“你电视剧看多了吧,我非礼就非礼你这样的?”

    乔荞的脸气成了茄子色

    陆卿穿着家居服呢,也不可能站在原地跟乔荞说话。

    “你上车,我们俩谈谈。”

    “我跟你没有什么好谈的。”

    “我有。”陆卿现在真是恨不得给乔荞一巴掌,没见过这么气人的女人。

    乔荞进了车里,有话要说她就听听被。

    “你昨天给我电话,大半夜的然后鬼喊鬼叫的……”陆卿拿着自己的手机,找到通话记录照着乔荞的身上一扔。

    别弄的当别人都稀罕你似的,你自己看,证据就在这里呢。

    乔荞拿着电话,自己什么时候给他……

    然后剩下的话都吞回肚子里去了,她记得当时是好像有人说话,可当时实在太害怕了,就没去多想。

    错那就是错了被。

    “我道歉,我昨天晚上不是故意的。”

    乔荞是能屈能伸,我做错了我就给你道歉,这样总行了吧?

    伸出手要去开车门,陆卿又拽了一把乔荞。

    你说从他出差回来,事情就不顺,一件接着一件的,让他想喘口气都难。

    “我就不明白之前好好的,你突然就说不处了,不处也得有点理由吧?你别拿那些来推搪我,乔荞你也不是十七八岁的女孩子,这社会上你找一个能每天围着老婆转的人,我跟你姓。”

    乔荞翻着白眼。

    “不管有没有,我没有感受到你任何的诚意……”

    陆卿:“有没有诚意不是按照一通电话算的,我工作比较忙,你知道的有收获就一定有付出,我出去工作没接到你的电话,就算是失礼了,可这能成为一个不依不饶的问题所在吗?我是拿出来诚心……”

    陆卿看着乔荞要下车,拽着她的手不肯松开。

    “你听我把话说完,我说完你愿意下车就下车,我这个年纪了,绝对不会拿再婚当成玩笑,我想你也不是开玩笑的,我们都是认真的,不过认真的方式不一样而已,乔荞你应该明白,我们俩不是在谈恋爱……”

    如果年轻个十岁八岁的,陆卿想自己是有能力去跟一个女人恋爱的,但是他现在的心思都扑到别的事情上面去了,有好感慢慢培养感情不就是喜欢了?

    “你可能觉得我这样说有点残忍,相亲相处总要经过一些磨合的,你就连磨合的机会都不给我,直接否决我,我觉得这是对我的不公平,我从回来,从我母亲的嘴里知道你的意思,我也觉得我没有被尊重,你明白吗?”

    乔荞皱眉。

    她承认陆卿说的有些事儿,是,自己是有点小心眼。

    “陆卿,就因为我没有拿男朋友的标准去要求你,我才会失望,你的母亲也才仅仅跟我见了一次面而已……”

    乔荞自己心里也会发慌的,特别是在陆卿他妈前一次明显有点不太同意的情况下,这回你直接陆卿就撂挑子了,把全部的责任都推到我乔荞的身上,你说我是什么感受?

    车子里的气氛很是诡异,两个人都不再说话了

    陆卿心中焦躁,真的很焦躁。

    他不以为是问题的结果现在都变成了问题。

    “好,这点我道歉,是我自己主观的固定带入认为你可以,我把你当成我的属下了。”

    陆卿也自我检讨,乔荞不是他员工,不是自己吩咐一句她就会照着去做的,好,这点他承认。

    “电话短信那个我真是很抱歉,因为我自己的私人电话很多时候我顾虑不上,要是有急事儿的话,一定会不停的打。”

    陆卿解释,你看两个人都是真心诚意的去交往,那就没有必要在乎什么脸面不脸面的。

    陆卿一眼就能看穿乔荞心里的想法,无非也就是觉得女人主动了,会不会给他造成一种什么样的想法,不会的,就是她想的太多。

    “还是算了吧……”乔荞出口,陆卿的目光对上她的,眸光沉沉。

    “我希望你能认真的去想想,真的,别因为一些自尊或者其他的东西影响自己的判断,我自认我的条件算是可以的,样子也不至于面目可憎,身材保持的也还算是不错。”

    从相亲开始,都是女的狼哇的往他的身上扑,现在遇上这样的一个女的,就死活不要他,陆卿的心里感觉很是微妙。乔荞的表情很是认真,就像是陆卿说的,错过他也许就真的没有靠谱的了,她对陆卿的不满,现在解释清楚了,当时去想,乔荞很是火大,可陆卿解释,人家有工作要忙,一个女人一种个性,可能他之前的太太很独立,他以为自己能很好的处理和他母亲的相处,乔荞也试着站在中间的立场去想问题,表情有些严肃。

    陆卿握着乔荞的那只手没有松开,一开始是怕她跑掉,现在则是摸着觉得有点过瘾。

    陆卿心思都回归到原位了,你说也奇怪,头也不疼了,乔荞没怎么做过太多的家务,那双手保养的很好,很滑溜,陆卿都多久没有摸过女人的手了,他觉得自己的内心就特别的猥琐,一个老男人好不容易抓到了一双女人的手,自然得摸个够本。

    手指动了动,乔荞的脸是白了又红然后又白,最后恶狠狠的瞪了陆卿一眼。

    “好,是我当时脑子一热,我收回自己说过的话,我有时候会矫情有些小性子……”乔荞承认自己的缺点,身上有什么毛病其实自己都知道的,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以前是有人惯着,现在没有了。

    “那我们现在就算是握手言和了?”

    乔荞看着陆卿伸出来的那只手,慢慢伸出属于自己的手。

    “很高兴我们能达成共识。”

    乔荞要下车,陆卿又拽她。

    “又干嘛?”

    “你几点下班?我等你下班。”

    乔荞淡淡瞥了一眼陆卿的衣服,陆卿也知道自己现在这形象有点不太文雅:“我开车回去换件衣服,二十分钟就够了

    。”

    乔荞抿抿唇:“三点。”

    陆卿松开自己的手,乔荞下车,带上车门,目送他离开的,自己叹口气,前两天才告诉二姐黄了,这又捡起来了?

    乔荞拍着自己的脸,觉得她就是虚荣,不然的话,也许下个会更好呢。

    心里另外的一个自己吐糟。

    “得了吧,你有什么了不起的,你以为自己是刘嘉玲还是张曼玉啊,你是有什么本事叫男人都能爱上你?”经历过慕初年乔荞就明白了,其实她的路没有多宽,有离婚嫁的更好的女人,但是自己不能跟那样的去比,邓文迪很牛逼,她比得起吗?

    再说乔荞也不认为自己有邓文迪的那两下子。

    做人还是脚踏实地的好,陆卿把自己已经放在地面平齐的跟她对话,那自己何必站在天空呢?她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人,就这个陆卿她都觉得自己运气特别的好。郑梦琪嘴上没说,可乔荞看得出来,郑梦琪的相亲生涯貌似不是太愉快。

    嫌弃丈夫然后离婚了,原本想着从此能过上更幸福的生活,结果却是人前夫再婚了,新娘不是她,在找合适的目标吧,找不到,自己把自己给坑死了,这就教了乔荞一个道理,人不能铁尺,不能不知足,送到手的幸福该抓住就得抓住。

    矫情也得分对象,你要是能吃死这个男人,你怎么矫情他都得围着你转,你吃不死他,人家甩袖子走了,你就成孤家寡人了,在遇这样的你就找去吧,适当也得给自己泼泼冷水,做人要知足你都遇上这么好的了,在站着一山望一山那就过分了。

    说陆卿翻脸比是翻书快这形容绝对没错,出来的时候就恨不得手里提着一把刀直接把乔荞给抽筋拔骨了,结果谈好了乔荞的气势也软了下来,陆卿的气儿也就消了。

    自己开着车伸着手摸着自己的老脸,他就说自己还是有点战斗力的。

    还剩点美色呢。

    乔荞这下也不萎靡不振了,自己去卫生间顺带着把头发梳梳,洗了一把脸重新上的bb霜,从包里拿着口红淡淡的涂了一层。

    她上班就从来没有在快下班的时候补妆,乔荞有些汗颜。

    实在太敬业了。

    为了约会,果然就开始打扮了。

    陆卿说过来接在家里换了衣服,开着柜子的门找着衣服,对着镜子臭美臭美,宝石蓝的西装,灰色的领带,摇晃着车钥匙嘴里哼着歌,弄弄头发,陆卿对自己的外表还是很有信心的。

    年龄带给男人的只有无穷无尽的魅力。

    哼着歌踩着羊皮小拖鞋到了门口,找出来前几天才送过来的黑色皮鞋,自己吹了吹并不存在的灰。

    乔荞换了衣服,眼看着就要下班了,掐点看着手表。

    郑梦琪是来单位拿快递,快递打电话,叫她过来取。

    顺路上来拿点东西,探进半个身体往里面瞧了一眼

    “你还没下班呢?”

    乔荞看了郑梦琪,面色如常回答:“嗯,快了。”

    郑梦琪觉得回家也没意思,家里不是父母嘟囔的声儿就是电视,也没有好看的,今天没相亲,索性就陪着乔荞坐会儿吧。

    “你相亲吗?”

    乔荞笑:“嗯,相亲。”

    郑梦琪拿出来绿箭口香糖递给乔荞:“来一片?”

    乔荞不喜欢吃口香糖,不是讨厌那个味道,纯粹就是觉得嚼口香糖会让自己的脸变大,客气的谢绝掉了。

    郑梦琪坐了一会儿,乔荞就准备下班了,两个人一前一后的从楼上下来。

    陆卿为了表示自己对乔荞的重视,电话那个他真是以前没有注意到,他以后会注意的,说开就好,经过花店的时候车又调头开了回去,他没给女人买过什么花,那时候跟曹一凡保持婚姻的时候,曹一凡也没说她想要,过什么节呢陆卿永远赶不上,陆卿这人其实也挺木的,你想要什么不对他说,他也不是小叮当,都能想到的。

    “先生买花吗?”

    花店里漂亮的小姐在剪花,看着陆卿进来,招呼了一声。

    陆卿看了一眼那些花,对花他没有研究。

    “我想送人的,买什么样的合适?”

    花店的小姐微笑着:“送给家人或者探病?结婚纪念日?”

    陆卿笑:“送给女朋友的。”

    店主推荐百合,陆卿觉得也好,白色的花看起来比较干净。

    他买这花也真是为了干净去的,白白的也没有其他的颜色,店主说配几朵粉色的,陆卿没让放进去,在陆卿看来参杂了别的颜色显得脏兮兮的,店主没有继续推荐,每个人的审美眼光都不太相同。

    乔荞和郑梦琪前后下楼,乔荞看见了停在路边的那辆招摇的跑车,倒是郑梦琪虽然也有在街上见过跑车,上中虽然不大可有钱人还是很多的,经常能在街上看见跑车,只是看不见开车人的样子而已。

    “你看是跑车。”

    郑梦琪用下巴指着前方,她能很准备的说出来这车的牌子,乔荞心里汗颜,她就看了两次了,也没认出来这车是什么。

    她对这些真是没兴趣。

    “就是不知道开车的人是不是很难看。”

    有钱就残这似乎成了至理名言,郑梦琪心里也是如是想着。

    陆卿推开车门,风度翩翩的,他如果愿意装一装的话还是能骗得了几个女孩子的。

    看见乔荞和别人一起出来的,陆卿这花就没拿出来,觉得丢人。

    郑梦琪的脸庞瞬间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粉色,眼睛闪着些许的光芒,那种光芒乔荞很懂

    乔荞觉得很倒霉,是谁不好,偏偏就是郑梦琪,这回好了。

    “下班了?”

    乔荞开口介绍:“我同事郑梦琪,陆卿。”

    郑梦琪听见陆卿开口说话,不是对着自己,那就是对着乔荞了,沉默了几秒,再次抬起头对着陆卿笑的很是灿烂。

    “你好,我是郑梦琪。”

    陆卿没有马上回话,过了就秒才淡淡的点点头说了一句你好就没有下话了,三个人站在这里,陆卿觉得没有郑梦琪什么事情,乔荞是觉得尴尬,郑梦琪自己又没有提出来要走,杵在这里。

    “我定了地方,晚餐一起吃?”

    乔荞不得不回头看着郑梦琪说:“那我们就先走了。”

    郑梦琪看着飞驰而去的跑车,她在想,这两个人是什么关系?但凭着这辆车,这男的给人就是一百分的印象。

    乔荞上了车陆卿开口:“你自己回身去拿花,刚刚你同事在,我没好意思拿出来。”

    乔荞坐进来的时候因为觉得心虚,也没有看见,鼻子就闻着好像是有花的香气,听着陆卿如此说,自己扭身一看,果不其然是真的有鲜花,抱了起来放在怀里,用鼻子低下头去细细的闻。

    没有女人不虚荣,没有几个女人不喜欢鲜花的。

    陆卿一看自己这行动可见还是对的,至少能换回来一个笑容,值得了。

    陆卿熟门熟路的带着乔荞去凯撒广场用餐,下车的时候乔荞就想捧着这束花,反正她喜欢,管别人怎么看呢,陆卿身体一僵,这玩意儿放在车里不就好了,抱在怀里多招摇?

    “还是扔车里吧。”

    脸上有点窘迫。

    乔荞有些恋恋不舍的看了一眼花,陆卿没忍住:“下次还送你。”

    乔荞偏过头,脸微微有点红,怎么弄的好像她多期盼似的,她一点都没期盼好不好。

    乔荞跟在陆卿的身后,她步子小,陆卿人高步子自然也大,乔荞跟起来有些吃力,她穿着高跟鞋呢又是裙子的,总不能跑吧?

    陆卿走着走着,想起来跟在他身后的不是自己的秘书,而是所谓的女朋友,放缓了步子,不急不慢的走了起来,步伐很是平稳,乔荞看了看陆卿的侧脸,刚刚走的那么快,怎么突然就降速了?

    心里那点着急也就一飞而散了,剩下的只是宁静温暖的感觉。

    陆卿故意等乔荞,两个人并肩走着,上了电梯直接奔着餐厅去。

    他还算是个比较幽默的人,可能是因为乔荞给提了醒,这次相处并没有发生相对无言的情况,陆卿自己本身很能活跃气氛,一直没让气氛冷场,倒是乔荞自己也难得说了很多话。

    吃过饭按道理来说应该送乔荞回家,陆卿有些意犹未尽,在怎么说衣服也是自己用心搭配的,虽然平时就这样穿,吃饭的时候好几次他都看见了乔荞偷瞄他,觉得他很有型吧,既然这样有型马上送她回家,她岂不是看不见了,多看一会儿叫她多欣赏一会儿好了

    陆卿领着乔荞去底下车库取车。

    “看个电影吗?”

    “噢。”乔荞缓缓说着。

    两个人又去的电影院,陆卿买的票,又绅士的提出来意见。

    “买些东西吃?”

    乔荞一开始是有点不好意思,看电影自己吃东西咔嚓咔嚓的叫人听着多闹心,可陆卿都主动提出来了,自己要是平时不吃那就算了,现在说不吃好像就有点矫情。

    “你吃什么?”慢条斯理的说着。

    “我好养活,给口吃的就行。”陆卿低沉的嗓音缓缓而道。

    乔荞脸有些烫,这是在跟她表明什么吗?

    陆卿和乔荞进场,看的是爱情片,难免就会有些肢体上的碰触,自己看呢也就算了,经常看着片子,就算是以前婚姻生活也没少经历呀,可现在身边坐着一个陌生人,这种感觉还是挺尴尬的,乔荞眼睛就不知道应该往哪里看,你说屏幕上也是,今儿还没完没了了,就男女主人公亲亲热热的,那衣服都脱没了,要不要演的这么详细?

    乔荞很想大声的喊着,允许暂停吗?

    陆卿的手往乔荞手里拿着的爆米花盒子去够,眼里噙着淡淡的笑意。

    不好意思吗?

    看完电影陆卿送乔荞回家,这也算是完美的一天了,吃过饭送过花看了电影又亲自给送到家门的。

    “乔荞,晚安。”

    乔荞慢吞吞的等着陆卿的车离开,自己捂着脸。

    “不要发s……”

    不就是个男人嘛,不就是个趁头一点的男人嘛,要不要跟没见过男人似的?

    可心里那股子的高兴的劲头就是压不下去,发s就发s吧,乔荞抱着花在楼洞里转了一圈,你说就那么巧,有邻居才回来,正要进门,就看着乔荞跟神经病似的转圈呢,乔荞转了一圈正好对上人家惊讶的脸,脸烧得通红通红的,真是的,一把年纪了,不就是被人送了一捧花,至于吗?

    敲门,张丽敏踩着拖鞋过来开门。

    “买花干什么?”

    张丽敏拧着眉头,总花这些没用的钱,有钱自己攒着多好?

    乔荞说看见喜欢就买了。

    母女俩正说话呢,听见敲门声,张丽敏过去开门。

    “你来干什么?这里不欢迎你,滚蛋。”

    乔荞看过去,外面站着的不是她爸还能有谁,跟在乔建国身后的就是乔梅和乔青霞,可见是她们两个人去把乔建国给接回来的

    张丽敏就要关门不让乔建国进来,乔梅一巴掌就把门给推开了。

    “做饭了吗?我都要饿死了。”

    “没有,爱哪里吃哪里吃去。”张丽敏没好气的说着。

    乔荞扯了扯自己妈的衣服,张丽敏一个用力就把乔荞的手给打掉了。

    青霞带上门,乔梅看着自己妈叹气:“我爸知道错了,回来给你赔不是了,妈这事儿就过去了吧。”

    张丽敏突然哭了出来,哭的这个惊天动地的,她这么委屈,道个歉就算是完了?

    合着你出去玩完女人这就算是完了?

    张丽敏气不过。

    乔梅就看不上自己妈这副做派,你闹也闹了,这时候就应该笼络人心的,你看看这样子,你要是不想受委屈你就别过,别过就都解决了,大家都不烦了,要是想过你就打掉牙齿和血吞。

    乔建国沉着脸,进门也没有说一句话。

    他一点都不想道歉,这个家还哪里有他的地位?

    对张丽敏他不是不想过了,可张丽敏这人,乔建国说不好,反正挺厉害的,管的他很难受。

    青霞开口劝:“妈,你别哭了,爸也知道错了,这不回来给你道歉了,过去就让它过去……”

    张莉秘密咬着一点不肯松口。

    “不行,怎么就过去了,我受的委屈呢?”

    乔荞把花拿到了厨房里,出来拧着眉头呵斥张丽敏:“妈,你闹的差不多就得了,都这么多天了,何必呢?”

    张丽敏的脸彻底撂了下来,一个老二一个老三这就都是抱成团的稀罕她爸是不是?既然这样就都跟着你爸走人,谁拦着你们了?

    “你们要是心疼你爸就都跟你爸去那个女的家里过去,不是看上人家了吗?怎么现在人家不要你了?乔建国你看看自己这副德行,你也玩外遇,你也配,我呸!”

    张丽敏这下可算是打开话匣子了。

    “你不撒泡尿照照,你什么玩意你?”

    乔建国的脸马上就变了味道。

    乔梅觉得自己妈缺心眼。

    原本江波不是不打算跟乔建国过,这是叫她硬给拆开的,当时江波不就是赌气想跟乔建国过嘛,不说别的,乔建国就真的跟张丽敏离婚了,她们姐妹三能看着父亲不管不?将来父亲生病能不照顾吗?

    父母的婚姻两方面都有错,谁也别怪谁。

    乔荞嘴快。

    “妈,你够了,你要是这样那就离婚吧。”

    你说大家都在拼了命的劝和,结果张丽敏还装。

    乔建国觉得憋气,既然真的不想过了,那就算了,离吧,他这回豁出去了,他回头就去找江波去,不要脸自己也跟江波一起不要脸了

    乔荞去扯自己妈,张丽敏还是气儿不顺。

    乔梅和乔荞把张丽敏拉进屋子里,乔建国和青霞在外面,青霞给自己爸顺着气呢。

    “爸,你别跟我妈一样的。”

    乔建国觉得心头哇凉哇凉的:“你妈什么时候看得起过我?觉得我不能赚钱,不能养家,这个家都是她支撑起来的,青霞啊你可别对老公这样,这日子过的真难心。”

    青霞说不出来话,她妈就是这样的人。

    乔梅和乔荞把张丽敏弄进屋子里,姐妹两个人开始炮轰老妈。

    “妈,你到底要怎么样啊?就这么一直僵着?我爸怎么回头的你不清楚?我丢了多少人去闹腾,你以为我也没脸没皮呢?”乔梅铁青着脸,这事儿她也就管这么一次,以后真的不能和好她也不管了。

    张丽敏哭哭啼啼的,她就是觉得委屈,自己特别的委屈。

    “他对不起我,我跟他结婚多少年了,我为了这个家……”

    乔荞从自己妈的身上又学到了一点,那就是别揪着自己的功劳和优点不放,明明你是有贡献的,明明你是对的,可总挂在嘴上,这样会叫人生厌的,聪明的人就应该无形当中叫这个男人感受到你的付出,然后你还保留了尊敬丈夫的好气度。

    张丽敏现在就是看不开,你闹还能闹到什么程度?还能闹出来一个什么结果?

    真的把人闹的急了,真的离婚了,你能松手可以,当初真的要离婚的时候,是谁一个劲儿的不肯离的?

    现在有个台阶差不多的下来就得了。

    乔梅负责恐吓,乔荞负责哄,乔荞用面巾纸给张丽敏擦着眼泪。

    “妈,你委屈我都知道,我们姐三心里都感激你,真的,特别的感激,你看你跟我爸没有固定的工作却养大了我们三姐妹,我们都有工作,打从心里尊敬您,这个家要是没有您,谁还愿意回来,可妈啊,就像是我二姐说的咱们就原谅他,等着他以后好好做。”

    乔梅用鼻子喷气。

    “你要是按照现在这态度,估计我爸还得走人,一个男人在家里一点地位都没有,他图什么啊?”乔梅靠着门板,自己伸手拨弄拨弄乔荞拿回来的花束。

    “花多少钱买的?一会儿我走拿走了啊。”

    乔荞赶紧喊停。

    “我给你钱,你自己去买,别拿我的花儿。”

    乔梅也没合计这花就是别人送的,瞪了乔荞一眼。

    “看看你那样儿就那么一点花,拿钱。”不是说给她钱嘛。

    乔梅伸着手,乔荞扭着屁股去找自己的钱包,张丽敏恨不得灭了这两个孩子,现在到底在说什么呢?
(快捷键 ←)上一章:76回 一双绸缎鞋返回目录下一章:78回 闪婚?不闪?(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