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穿越小说 »婚后宠爱之相亲以后最新章节列表 » 79 闪婚

79 闪婚

文/简思
婚后宠爱之相亲以后 本章字数:12824 婚后宠爱之相亲以后txt下载
推荐阅读:我家萝莉是大明星 魔门败类 冷王霸宠之彪悍医妃 足球皇帝 无量钱途 帝国的朝阳 超级动物园 史上最强师兄 九荒纪 你有权保持沉默
    老头儿抖着眉头。

    “我说你这个小姑娘,你戏耍我你会倒霉的……”

    乔荞翻着白眼就回家了,我要是信了你,我才会倒霉呢。

    结婚or不结?

    乔荞拿着一枚硬币,如果是花儿的话那么就结婚,偏偏就是国徽,就跟乔荞过不去。

    三局两胜!

    继续抛,又是国徽。

    三次只有一次花。

    嗯,就算是决定命运也得五次才算数,再来五次好了。

    三次国徽两次花儿。

    这摆明了就是不让她嫁。

    乔荞扔开手里的硬币,恨恨地咬着牙,你是谁派来的间谍?怎么就非要跟我过不去呢?

    抓过来手机,打了过去,没等陆卿说话,乔荞快人快语。

    “明天我去单位请假,十点半你来我单位门口接我。”

    她就不信了。

    刚刚原本想听听算命人说的话,结果证明对方什么都不懂,都是骗人的,那她就跟命运对着干好了。

    乔荞说完直接关机,不给陆卿说话的机会,要是他反悔了,那自己多糗,多丢人。

    乔荞伸伸胳膊伸伸腿儿,躺在床上踢着腿。

    踢了一会儿出了一后背一脑门的汗,坐起身,从床上跳了下来。

    “妈……”打开门,对着外面喊了一句。

    乔建国现在就住客厅,没办法呀,张丽敏这气还没生完,江波那头是彻底不理他了,江波的话可比乔建国给伤完了,你儿子值钱我不值钱,我告诉你,在我心里你也不值钱,你以为自己就是什么好东西了?

    心里这还愤愤不平呢。

    张丽敏顶着满头的卷发器,拉着脸

    “一天一惊一乍的,你从离婚就开始有毛病了,你发现没?”

    乔荞略略挑眉:“我要再婚了,我通知你一声。”

    乔家炸锅了。

    乔荞要睡觉,张丽敏就拽着女儿的手不让,现在张丽敏暂时先放弃了对付乔建国的策略,现在两个人对着乔荞进攻。

    “你跟妈说,对方是个什么样的人啊?”

    张丽敏着急让乔荞再婚,可这一天真的来了,张丽敏担心。

    当妈的嘛,首先得为自己女儿考虑,这乔荞手里有不少的钱,男的是干什么的?是不是为了钱来的?这社会什么都能发生,什么都不好说。

    乔建国担心的也是同样的问题,乔荞手里的钱可不少啊,要是到时候被人骗了……

    “干什么,能干什么啊,就是给人打工的……”

    乔荞一说打工的,张丽敏自动归类,打工不就是没工作嘛,心凉了一半。

    找来找去就为了找个没工作的?这太滑稽了。

    “家里呢?”

    小心翼翼的问着。

    乔荞说是打工的同时,乔建国直接在心里帮着乔荞否定了,乔建国也好张丽敏也好,两个人都是抱着同样的目标,都希望乔荞能找个条件好的,张丽敏这样希望,首先是想要确保女儿后半辈子能有好日子过,其次就是做给蒋晨看。

    别以为你之前再婚就算了,乔荞没有你照样活,不仅活着还得豁出来风采,之前张丽敏心里就想好了,要是乔荞再婚,她一定得让乔荞去五星级酒店摆酒,就算是为了面子,到时候把蒋晨请过来,气不死你,我跟你姓!

    乔建国想的跟张丽敏不是一条路上的,乔荞嫁好了,这样才能对父母更加大方,要是找个条件不好的,钱不就都搭婆家了,再傻钱能花娘家人身上,不能花婆家人身上。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问乔荞,乔荞就是不说实话,问不出来所以两个人更加着急。

    乔荞和陆卿约好了明天十点半,她还想好好睡一觉呢,虽然明天不穿婚纱,那说到底也是大日子,也得美美的出现呀。

    “妈,你就别问了,过几天我把人带回来,就上次去派出所接我们的那个……”

    乔荞起身回了房间往脸上敷了一张面膜。

    “谁呀?”乔建国问张丽敏。

    张丽敏有乔荞这句话,她就放心了,上次那小子哪里是一般人,开跑车来的,这样的还能是缺钱的主儿?张丽敏抿抿唇,要是这人她还能同意同意,张丽敏哪里知道乔荞明天就要跟人去登记了,她还以为自己见过之后,在帮着把把关,到时候再说被。

    张丽敏对乔建国玩神秘,当乔建国是空气,反正有话也不对他说,乔建国气的心肝乱颤也没办法。

    乔荞早上起床,张丽敏这个殷勤,何止是给做饭,楼下卖的那个鸡蛋做的汉堡乔荞就很喜欢吃,五点钟张丽敏就去市场排队去了,一大早这就跟要做满汉全席似的,脸上洋溢着喜悦的光芒

    买菜的时候对上了马海生他妈,对方也是出来买菜的,这上次打架都进了派出所了,你说得结多大的仇恨啊?

    马海生他妈见到张丽敏用鼻子冷哼了一声。

    “我呸。”

    张丽敏今天心情很爽,不愿意跟对方一般见识,笑嘻嘻的,心无旁骛的挑着大闸蟹,等晚上给女儿加餐的。

    “来两斤,这个也太小了,来大的来大的……”张丽敏叫老板给来两个大的,老板扔回去一个换了一个更加小的,张丽敏急的自己上手,差点被螃蟹给夹了,这都没有绑绳子。

    “虾爬子怎么卖的?”

    老板叼着烟,换了一只手,弹弹烟灰,笑呵呵的:“这是怎么了?怎么舍得花钱?”

    张丽敏笑的叫人全身发麻:“我家丫头这要再婚了。”

    老板一愣,顺嘴说了一句:“哎呦,这是好事儿啊。”

    张丽敏拎着袋子给完钱,走起路来虎虎生风,一扫过去的阴霾,想当初乔荞离婚她都恨不得贴着墙根走了,你说先是有乔梅然后接着乔荞,最后弄出来乔建国这事儿,张丽敏还有什么能耍威风的?可现在不一样了,她女儿争气啊。

    想起来张丽敏就笑不拢嘴,你说老三这丫头,命就是好。

    马海生他妈心里不屑,再婚?

    找了一个什么样条件的?

    说实在的,马海生他妈真喜欢乔荞,模样说的过去,条件更好,现在也不流行说什么女的不能离婚了,原本给儿子相中了,结果儿子就看中了一个小妖精,生生把一件好事儿就给拆了。

    张丽敏遇上熟人了,对方也是来买菜的,随意的打了一声招呼。

    “来买菜啊。”

    张丽敏笑意盈盈的:“嗯,晚上来家里吃呀,我家有好事儿。”

    对方肯定是要问有什么好事儿的,一听乔荞要再婚自然替乔荞高兴,饭自然不能去吃,她以什么身份去吃,人家客气两句,她不能当真的棒槌。

    张丽敏看见谁都能说上两句话,反正得瑟的够呛。

    马海生就胸闷,这是要嫁给总统了?不然这么高兴干什么?

    回到家,手里提着七八个袋子,换手将门给带上,乔建国压根一夜没睡好,就担心乔荞这再婚的问题。

    “你跟我说句实话,男方什么条件?”

    张丽敏不搭理乔建国,乔建国来脾气了:“乔荞也是我女儿,一个女人手里有这些钱,要是嫁个算计自己的……”

    张丽敏撇嘴:“你就不能盼着你女儿点好,我女儿是有残疾啊还是有什么拿不出手的地方?你怎么就盼着她找个不好的呢?”

    乔建国蹙眉:“我什么时候盼着她找个不好的了?”

    张丽敏面部表情狰狞了起来,手照着乔建国的脸就抓了过去

    乔荞没睡醒是被她爸妈打架的声音吵醒的,推开门,她妈这跟老疯子似的,张丽敏这口气一直就没吞下去,今天可算是找到机会了,抓着乔建国的脸。

    “你个老不要脸的,你都多大的年纪了啊?你还跟外面的女人暧昧不清,我废了你……”

    乔建国原本不想还手,可张丽敏没完没了,这上手照着他的脸就是狠狠的两条血道子。

    乔荞一大早的就看见父母干架,心情能好到哪里去?

    真的,干脆赶紧走人算了,以后眼不见就好了,也不用担心了。

    换了衣服,早饭一口没吃,拎着包就走了。

    “老三,老三啊,你早饭还没吃呢……”张丽敏拍大腿。

    这些个丫头,一个一个的都不省心,都是来讨债的。

    乔建国哪里都去不了,脸上都被抓花了,老老实实的得守在家里。

    乔荞到了单位,找的杨处长,去找主任请假了,主任也挺难为。

    “你看你之前也有请过假……”不是他不给,而是乔荞的事儿太多了,先是进医院,之后还请过两次呢,一个办公室他要是给了吧,那别人以后请假呢?虽然说工作不多,可也得全部都在岗位上守着不是。

    正主任给乔荞出了一条道,你找杨处长去说,他要是给了,那别人就不能说什么了。

    陆卿早上跟老杨打的招呼,老杨算是少数知道的人。

    看见乔荞推门进来,指指自己前面的位置。

    “小乔啊,坐,工作上遇到什么问题了?”

    乔荞耍小聪明,带着杨处长饶啊绕的,杨处长是知道原因的,觉得这小姑娘挺有意思的,你直接说不就完了,还在他这里玩策略呢。

    等着乔荞切入正题,乔荞说她要分两个时间请假,九点的时候请一个小时,然后十点半在请一个小时,下午回来上班。

    “原因呢?”

    处长没难为乔荞,拿出来请假条了,你要出去干什么,去哪里都得写明白了,这就是按规矩行事,谁请假都是这样请的。

    “我今天要去登记。”

    杨处长笑:“那喜糖呢?”

    乔荞后知后觉挠挠头发,真是没准备。

    这么大的事情老杨能不给假嘛,准了,但是有个条件,过两天喜糖得补上。

    乔荞呢,不想对办公室的人公布,可杨处长这动作这个迅速,过来告诉主任给乔荞假,顺带着就说了出来

    “记得跟乔荞要喜糖,这么大的喜事儿不给喜糖可不行,回头叫她补上啊,我这里可记着呢……”

    然后全办公室就都知道乔荞要再婚了。

    乔荞这个尴尬。

    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同事就问呀,打算什么时候办酒席,这都是要花钱的,乔荞被问的不好意思,什么时候办酒席办不办酒席这都不一定的呢,得看陆卿的。

    她自己说了不算。

    郑梦琪一愣,这就要再婚了?

    是那天的那个人?

    “我说二乔你怎么追到帅哥的?”

    大家都知道前阵子乔荞亲口说的在追一个男的,这就真的追上了?原来女追男隔层纱这就是真的,弄的大家准备回去跟家里讲,真的喜欢就追,千万不要不好意思,你看单位就有个现成的例子,原来真的是能追到的。

    乔荞九点出去的,处长已经给假了,是出去化妆了,乔荞那两下子也就是一般的手艺,今天到底是大日子。

    她昨天晚上就准备好今天穿的衣服了,也约了化妆师,乔荞自己本人是挺在意这事儿的,不管怎么样再婚了,自己得有个新面貌。

    心里长长叹口气,胸口堵得慌,为什么?

    乔荞现在就担心嫁不出去,要是陆卿反悔了呢?

    她好不容易嫁出去的,陆卿你可挺住了,千万别后退呀。

    画完妆回到办公室,难免又被人打趣了一通,化妆变了一个模样,原本就有底子在,乔荞自己看着镜子里的那张脸都有点不好意思,总有点一点欲语还休的意味,原本她没打算公开,结果处长这么一说,弄的大家都用异样的眼光看她。

    郑梦琪闹心死了,实在是因为乔荞平时看着吧,也挺一般的,她觉得办公室没有太美的女人,结果乔荞一倒腾上,郑梦琪心里泛酸,至于嘛?多丢女人的脸,怕自己嫁不出去呀?

    弄的这么恨嫁是的,就生怕别人看不见。

    乔荞换了衣服和鞋子,乔荞原本就是个喜欢精致东西的小女人,以前也没少买,不可能说跟蒋晨离婚,就把花蒋晨钱买的那些衣服都给扔了,有挺多是能震住场面的,昨天晚上选的时候心中也是百感交集,也懒得矫情,选了一条lanvin的抹胸红色连衣裙,裙子很有线条感,配了一双粉红色的蕾丝高跟鞋,这鞋当初乔荞买的时候没穿过,因为跟太高,没想到还有机会穿。

    头发发型师也给卷了,一直到现在乔荞心里的那种感觉才觉得真实,真实之后就觉得自己的阵势好像有点大,要是陆卿看见这样的自己笑话她呢?

    杨处长觉得要是办公室天天都是这样的气氛就好了,女孩子嘛就应该美美的,他也鼓励大家化妆,但是不能化浓妆。

    你自己漂亮了,被人也赏心悦目了,一举两得多好。

    在后面拍了一张照片发给了陆卿,就算是自己给这小子的提示吧,让他先看看。

    十点钟,陆卿打电话上来,声音低沉

    “我人在楼下,你现在下来吧。”

    乔荞觉得心都要跳出嘴巴外了,怎么就那么激动呢?

    激动?又仿佛不是,好像有点提心吊胆,反正说不好那种感觉,就像是人饿过了劲儿一样,有点想吐,有点胃疼,又有点想吃多了撑得难受感觉,反正胃部压力很大。

    乔荞拿着自己的包,因为提前了半个小时,还是要跟主任打声招呼,处长那边假都给了,主任也不会难为乔荞,今天也算是大日子那么。

    “去吧去吧,没事儿,下午按时回来就行。”

    乔荞脑门上出了一圈密集的汗,身上也有点热,下楼的时候别人都看她,乔荞才觉得自己好像穿少了,弄得太正式了,正式过头了。

    扭扭捏捏的走到车前,陆卿没下来给她开车门,乔荞伸手拉开车门就坐了进去,还是陆卿那辆捷豹。

    陆卿看了一眼,淡淡的挪开眼睛。

    “挺好看的裙子。”

    乔荞的心脏持续加速,她都怀疑这样跳下去,心脏都会被玩坏的。

    陆卿翘唇:“后面有个袋子,里面有咖啡,你拿出来喝吧。”

    果然,乔荞坐进来的时候就闻见咖啡的味道了,不过想着哪里有咖啡,八成是自己紧张。

    是焦糖玛奇朵。

    “紧张吗?”

    陆卿的手瞧着方向盘。

    乔荞按压着自己的胃部:“我要是跟你说我不紧张那就是骗你的,事实上我现在胃疼。”

    陆卿淡笑着:“我也一样。”

    乔荞觉得这是自己听过最不像真话的假话,陆卿看起来就四平八稳的,哪里紧张了?

    陆卿也确实在撒谎,男人跟女人不同,哪里会激动,不就是结婚嘛也不是没结过,但是要说不激动,还有心里的实话,八成坐在旁边的女人得恨死他,所以陆卿才选择善意的谎言。

    乔荞上车陆卿没看见她的鞋子,一直到开车到地方,两个人下车,陆卿这视线才注意到,说实话乔荞这一身弄的,真是有点踢馆的感觉,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想干什么呢,来登记的人不是很多,每一对都很平常,你在看这两个人。

    一个礼服都穿上了,一个一身的西装笔挺,后面有对闪婚的,人家小年轻看着前面那俩装逼的,心情就有点不愉快。

    “没结过婚吧,弄的跟拍戏似的。”

    男的点点女的鼻子:“以后我也给你买。”

    乔荞的脸红了又黑,心里想着,嘴巴怎么就那么贱呢,她愿意穿什么这是她的自由。

    里面有冷气,陆卿把自己的西装给乔荞披在肩膀上,省得别人总看过来,这衣服倒是起了一点作用,陆卿的手牵着乔荞的,他的手掌很厚实,很宽干干的,很暖,乔荞的小手很滑很小有些润润的,手心里都是汗

    明天起也许她的命运就会开始变化了,到底是好还是不好她就不知道了,反正扔硬币的结果是不让她嫁给陆卿。

    正常的流程,没有过分的秀恩爱,秀也秀不起来,实在是因为两个人不是谈恋爱一起的,现在都不算是熟悉彼此呢。

    拖拖拉拉的,一直办完手续,对方将结婚证递给他们,乔荞和陆卿一人一个,陆卿倒是直接交给乔荞保管了,她拿就拿两个好了,不然扔哪里去他回头找不到。

    乔荞看着手里的结婚证百感交集,终于把自己给嫁出去了,终于!

    “我看着你的表情就跟挨了一枪似的。”

    陆卿幽幽叹气,怎么领完证是这种表情呢?这叫陆卿很郁闷呀。

    不说嫁给他的女人偷笑,那至少也不应该是这样的表情啊,他还算是能看吧,你看一表人才,身上也没有赘肉条件也不错,这是什么情况?

    乔荞捏着嗓子:“我把自己交给你了,但愿我没有选错,昨天我丢硬币,丢了八次有五次都不让我嫁给你。”

    陆卿瞟了乔荞一眼,她可真出息啊,用硬币决定自己的一生?

    乔荞似乎知道陆卿在想什么,自己干干的笑着。

    “这不心里没有主意嘛。”

    陆卿挪开视线:“中午一起吃个饭吧,今天怎么说也是特殊的一天。”

    乔荞也如此想,可吃什么呢?

    乔荞提议去吃肯德基,陆卿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乔荞,你穿成这样去吃肯德基?

    陆卿不吃快餐,特别憎恨洋快餐,乔荞却觉得高兴的日子里就应该做一些能叫自己兴奋起来的事情,比如吃个新奥尔良烤鸡腿堡,配一杯冰可乐,这就是快意人生了。

    陆卿不能理解乔荞所说的快意人生,不过到底还是跟着去了,他身上穿的是深蓝色的衬衫,西装在乔荞的肩头上披着呢。

    乔荞把自己的包放在桌子上,就要去点餐。

    “乔荞……”陆卿叫她。

    乔荞站住脚,对上陆卿的视线,叫自己做什么?

    陆卿拿出来自己的钱包,从里面掏出来两张一百元。

    “我有钱。”乔荞说。

    “你的是你的,我的才是大家的。”陆卿知道女人喜欢听什么。

    电视剧都是这样演的,你的钱是你的,我的钱还是你的,谁的钱都是你的,这话说出来哄女人百发百中。

    乔荞扭头要走,陆卿坚持把钱放到她的手里。

    “老公请你的。”

    这一声老公说完,乔荞彻底胃更疼了

    说实话,不习惯!

    狠狠不习惯!

    听着胃都要抽了。

    陆卿看着乔荞这表情,拿到结婚证的时候她的表情就跟死了老公似的,等他说自己要拿钱请她吃顿饭吧,就跟死了亲老公似的,反正怎么死都是他挂了。

    乔荞逃难似的跑到前面的柜台点餐,原谅她,她得习惯两天。

    以前陆卿也请她吃过饭,你说奇怪的很,那时候就没有一点的不自在。

    “现在点餐吗、”

    乔荞点头:“两个奥堡,两个奥尔良烤翅……”乔荞慢慢的说着,然后对方给配,找了乔荞钱,乔荞端着盘子走了回来。

    陆卿往里面挪了挪,他们坐的是沙发类似的位置,乔荞想坐在对面,陆卿挪动了一下,他跑里面去了,那意思就是想让乔荞坐在他身边。

    乔荞没坐,明知道他什么意思还是坐在对面了,陆卿瞅了瞅她。

    用手拍拍自己身边的位置。

    “你坐这里。”

    乔荞在心里浅浅叹了一口气,所以才说她不能找个比自己年纪小的男人,为什么?

    自己个性原本就木,比如现在这一幕,如果陆卿不说,她是绝对不会坐过去的,要是男的年纪比她小,面子比她更薄,估计这关系就有的磨了,现在这样也好。

    乔荞安慰自己,陆卿主动,说了算,她听着照着去做就好,什么错都不犯。

    “吃吧。”

    坐在挨着窗子的位置,外面的阳光照在陆卿的脸上,乔荞就心想,陆卿他妈到底是怎么把陆卿生出来的,真是一表人才。

    乔荞看着陆卿摊开纸,自己伸手。

    “你给我一半行吗?”

    乔荞吃汉堡就喜欢这样吃,她就是当初看电视看的嘛,很小的时候看见傅艺伟演的赛明君你知道她那时候多羡慕傅艺伟,离婚了领着一个孩子还能嫁给高富帅,那时候的汤镇宗也真帅啊。

    乔荞吃汉堡就要两个放在一起掰开,然后吃一个,这样吃觉得会吃饱,单个的吃一个不会觉得饱。

    陆卿笑了一下,乔荞一掰你说里面有萨拉酱啊,肯定会弄出来的,陆卿觉得自己的胃也疼了。

    好好的自己吃自己的不就得了,非要掰开吃,请问这样吃喝吃整个的汉堡有分别嘛?

    所以才说女人嘛,所什么都太靠感觉去行事,墨迹,不够果断,天生的弱者。

    啪啪啪,陆卿一时之间在乔荞的脑门上贴了好多的标签。

    女人,你的名字就叫弱者!

    乔荞对着陆卿笑笑,实在有些尴尬,可不这样吃,她吃不饱,吃了还会觉得没味道

    陆卿勉强的拿了起来,看了一眼,哎呦喂,这夹的……

    一口咬下去,他都说自己好养活了,给口吃的就能活,现在就是兑现说过的话了。

    陆卿不喜欢可乐,这东西都是汽儿,女人小孩子才乐意喝呢。

    坐在这鬼地方,全部都是闲人,陆卿用自己的阳光来看就全部都是闲人,后面的那两女的一直在讨论某个明星的八卦。

    “哎我去,你看那个黄xx上头条了……”

    陆卿挑眉。

    乔荞一听激动了,不是真的吧?这种假新闻很多的,结果被证实这就是真的,乔荞觉得男人啊,你的名字就叫做见异思迁。

    在肯德基墨迹了一个多小时,陆卿也不能马上送乔荞回单位现在还有点早,乔荞说她要去喝一杯果汁,陆卿是还有事儿,他晚上就得飞。

    “那我就不送你了,钥匙给你。”

    乔荞接了钥匙,陆卿交代了两句,就先离开了,乔荞找了一家咖啡店进去坐坐,屁股还没坐稳呢,乔梅的电话跟了进来。

    乔梅人在单位呢,乔梅单位比较轻松,也是混日子,今天单位捐书,说是要给一些孩子建个读书馆,乔梅就负责登记这事儿,这工作也没说要马上做完,慢慢做呗,抽空就想着给妹妹打电话了,这登记了吗?

    “登记了?”乔梅挑着眉头。

    乔荞点头。

    “嗯,登了,我把自己个推销出去了。”

    “你可真行。”

    乔梅以为乔荞就说说而已,没想到两个人竟然就真的这么利索的把婚事给办了,真是太速度了。

    这可真是闪婚。

    “你想要什么,二姐送你。”

    乔梅难得大方一次,妹妹再婚了,怎么说都是喜事儿,当姐姐的出点血也是应该的。

    “真的假的?你要是给我买,我就真的要了。”

    乔梅讹乔荞的时候她可没心软,乔荞现在想着,既然好不容易找了个由头,得,我也得让你出把血。

    “姐,我都没有金手镯呢,你给我买个被。”

    乔荞以前自己说的,戴金子多土啊,怎么会有人戴金子呢,可她现在就喜欢金子。

    乔梅答应的特别利索,翻着眼睛。

    “你就狠狠敲竹杠吧。”

    乔梅跟妹妹又说了两句,阮雷给乔梅发短信,乔梅这几天有点不太愿意搭理阮雷,乔梅觉得男人就是一条狗,你不能对他好,对他好了就蹬鼻子上脸。

    一天对着他脸抽他几嘴巴子,你对他笑笑,他就会觉得你是天仙了

    “啊?”

    阮雷问乔梅干什么呢,跟自己说话也注意力不集中。

    “乔荞不是登记了嘛,跟我要个手镯……”

    阮雷心里郁闷的吐血,他跟乔梅登记的时候乔荞是什么都没送啊,凭什么给她买?

    阮雷不愿意给乔荞买,可乔梅愿意,钱也在乔梅的手里,乔梅晚上下班直接杀到商场,周大福的专柜,好不好也就它了,刷了一万六给乔荞就真的买了一个金手镯。

    阮雷那边接到银行的短信,他一看乔梅刷了一万六,乔梅花不要紧,要是别人把卡偷了呢,赶紧联系乔梅。

    “你花钱了?”

    乔梅点头。

    “嗯,花了给我妹妹买了一个金手镯。”

    阮雷吐血。

    “你妹妹这都二婚了,还给买东西,下次她要是还离婚呢。”

    乔梅瞪着电话:“你妹妹才还离婚呢,能不能说点好听的?离婚怎么了?你是瞧不上你自己还是瞧不上我啊?没瞧上就敢说,赶紧换人,我不拦着你。”

    这祖宗!

    阮雷就郁闷,他明明说的就是乔荞,乔梅局非要往自己的身上扯,他赚点钱也不容易不是。

    “不是那意思……”

    乔梅懒得听他墨迹墨迹的,今天她高兴,她愿意怎么花就怎么花。

    乔梅晚上回家吃,先乔荞一步,张丽敏在厨房忙活呢,早上孩子就没吃,晚上得来顿好的,毕竟菜都买了。

    乔梅换了拖鞋,把包扔到鞋架上。

    “妈,乔荞还没下班呢。”

    张丽敏人在厨房过油呢。

    “这才几点,五点十分能到家。”

    乔梅站在厨房的门口:“做这么多菜?”

    “乔荞不是要再婚了,你知道不?”张丽敏还怕乔梅不知道呢,就说那天去接他们的那个跑车男,自己嘟囔着:“你妹妹运气不错,我记得生她的那天就看见喜鹊了,果然命好……”

    乔梅翻着白眼,她妈就瞎说。

    小时候乔梅记得可清楚了,张丽敏不喜欢乔荞,为什么?就说生乔荞的时候梦见乌鸦了,好多好多的乌鸦,中国人就视乌鸦为不吉祥的,现在她妈反口说生乔荞看见喜鹊了,话都是她说的,可真是的。

    一旦这人运气好,别人就会拼命的往这人身上放各种吉祥话,比如命好呀,比如什么运气好呀之类的,不然出生的时候就跟别人不同。

    张丽敏是典型的两片嘴,乔荞考公务员的时候她给填了多少堵?考海关的时候明明是有戏的,结果张丽敏就非说乔荞是去见识见识,感受一下氛围就好了,到底还是去晚了,等乔荞考上公务员了,你看张丽敏这嘴脸变的这个快

    乔荞离婚是她支持的,乔荞考公务员也是她力撑的,没有她的支持,乔荞就考不上了。

    乔梅懒得跟自己妈去认真的计较,乔荞更是懒得计较,那是自己亲妈,你要是揪着一点不放,你能累死了。

    “是应该庆祝庆祝,青霞没回来?”

    这么大的事儿,老大就都没说回来给乔荞庆贺庆贺?

    “这算是什么大事儿……”

    张丽敏觉得这不还没结婚嘛,等约个时间,叫男的来家里,在告诉青霞,叫青霞和元庆都回来。

    “登记还不算是大事儿呢?”

    “登记?”

    张丽敏手里的勺子掉在地上,乔建国也喊了一声。

    今天登记了?

    乔梅给乔荞打电话,乔荞开车呢,正往回开呢。

    “二姐,怎么了?”

    乔梅看着自己妈暗沉的脸,“你自己多保重吧,妈知道你和陆卿登记了。”

    乔荞恨不得去挠乔梅两把,干嘛说啊?

    让她自己说出来多好。

    “你问她什么时候回来,赶紧的给我滚回来……”

    乔荞在电话里听的可是一清二楚的,乔荞说自己马上就到了,就挂了电话。

    张丽敏还有什么心思做饭了,开跑车也有可能是别人的跑车是不是?长得帅也有可能从事一些不务正业的工作,这都是说不好的,她还没有见过的,她原本想自己确定以后在让女儿决定交往还是不交往,结果乔荞手这个快,你着急什么?

    张丽敏关了火,自己往沙发上一坐,乔建国这心里就没主意了。

    “乔荞有没有跟对方说她离婚分钱了啊?千万不能说啊……”

    乔建国就反复合计那点钱呢,他一辈子没见过什么大钱,这一下子蒋晨这么大方给了这么多钱,那能不往心里去嘛,要是对方知道了算计钱可怎么办?

    乔梅玩着自己的手指,要就说她爹妈挺有意思呢,你看看她爸,就惦记钱了。

    那怎么都是乔荞的钱,不会变成你乔建国的钱,也幸亏她爸这是手里没多少钱,要不说不定还得出现多少个江波呢。

    自己妈的态度有问题,可自己爸不是什么好鸟,简单来说,一个巴掌拍不响,她家是一个巴掌就能拍响。

    乔荞停好车,自己拎着包,深呼吸一口气,昂头挺胸的进了电梯里,家里门都没有锁,直接推门就进来了,这就跟三堂会审似的。

    乔梅扔给乔荞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

    “你过来坐下,我问你,你跟那个人登记了?”

    乔荞点头。

    “嗯哪,登记了。”

    张丽敏站起身指着乔荞的鼻子就开骂。

    “你是嫁不出去了还是怎么着了?你着什么急你等我帮你相看相看的,你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你知道他家里都是干什么的?”

    乔荞无所谓的说着。

    “知道啊,他是给人打工的,他爸是给死人看坟墓的,妈是退休的。”

    张丽敏直觉得脑子一炸。

    什么,什么玩意?

    给死人看坟墓的?

    那不就是骗子嘛。

    张丽敏对乔荞说的这职业,首先映入脑海里的就是,以前张丽敏看过一个电视剧,叫贤子贤孙伺候着,是陈佩斯和赵丽蓉演的,里面的那个看墓穴的不就是骗子嘛,张丽敏印象很深,找这么一个不正经的老公公,这什么家啊?

    瞪着大眼珠子,喘着粗气。

    “他那跑车是借的是不是?”

    乔荞笑了下:“这倒是他自己的。”

    张丽敏愣愣,那这钱来的也不干净,张丽敏心里懊恼,她还想去蒋晨面前得瑟呢,结果根本就是个拿不上台面的,她难道对蒋晨说乔荞的准公公是骗子?

    想到这里,脑袋一疼,哎呦哎呦的叫着。

    乔建国开口。

    “你的钱没跟他说吧?”

    乔荞是没打算把钱都给陆卿,但是也没打算都给家里,她觉得做人吧,有困难的时候伸手帮一把谁都觉得你很好,要是闲来无事你总伸手,别人就会认为这是应该的,这是以前成长学到的教训。

    乔荞和蒋晨离婚的时候,蒋晨说她家的那些话,乔荞现在还记得呢。

    细细想来,自己家就真的一点问题没有吗?

    乔荞觉得很有问题,所以她绝对不会在重蹈覆辙了,自己赚的钱她愿意搭也就搭了,她绝对不会用陆卿的钱去搭娘家,哪怕陆卿的钱没有地方扔。

    乔建国对上女儿的视线,乔荞叹气。

    “爸,我的钱谁都不给,包括我大姐你和我妈。”

    乔建国的脸子僵了僵,张丽敏也是一口老气没喘上来,这个小没良心的。

    “我以前那样对我大姐,其实就是害了她……”乔荞的话音刚落,青霞和陈元庆进门了,一前一后,因为乔荞进门的时候门也没有关,听的一清二楚的。

    张丽敏有点事儿就得把全家人都召集齐了,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嘛。
(快捷键 ←)上一章:78回 闪婚?不闪?返回目录下一章:80回 反作用(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