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穿越小说 »婚后宠爱之相亲以后最新章节列表 » 80回 反作用

80回 反作用

文/简思
婚后宠爱之相亲以后 本章字数:12412 婚后宠爱之相亲以后txt下载
推荐阅读:九荒纪 无量钱途 超级天启 我家萝莉是大明星 魔门败类 冷王霸宠之彪悍医妃 足球皇帝 农香满园 帝国的朝阳 超级动物园
    乔梅跟陈元庆是往日就有恩怨,乔梅离婚的时候陈元庆就想拿出来当姐夫的范儿,陈元庆站在黎兵的一侧,乔梅不待见陈元庆,青霞挨打是一回事儿,陈元庆他妈糊弄青霞,在一个就是陈元庆不是什么好东西。

    这姐夫怎么说呢?过去好过,没钱的时候刚和青霞结婚人品肯定就是不错的,慢慢的经过生活的洗礼人就变了。

    什么事儿他都想管,但是他又没有能力去管,还总惦记着别人的钱。

    阮雷好不好,乔梅就喜欢阮雷就愿意跟阮雷过,换句话说她哪怕有一天跟阮雷分手了,她乔梅第一不用陈元庆帮自己出头解气,第二不用陈元庆养活自己,陈元庆摆脸色给阮雷看,乔梅就不搭理陈元庆。

    乔梅别开脸,当没看见,看着青霞也没吭声。

    乔荞看青霞喊了一声:“姐,你回来了。”

    青霞肩上还背着包呢,也是才下班,饭也没吃一口,将包扔在沙发上,陈元庆坐了下去,青霞进厨房去找水喝。

    “乔荞的对象条件怎么样?”青霞问。

    青霞心里可真是着急,这嫁人就是一辈子的事儿,你第一次已经出现问题了,第二次就得考虑好了,考察好,千万别急,不然将来有你后悔的。

    离婚 一次你可以把责任推到丈夫身上,在离婚呢?

    说出去多丢人呀。

    “给我也倒杯水。”陈元庆对着厨房说了一句。

    他现在是学好了,他也懒得去问,刚刚乔荞怎么说的?

    陈元庆记在心里了,你不是心里没把我当姐夫嘛,那以后我也不把你当成小姨子,你将来过好过不好都与我无关,也别指望你跟你未来丈夫打架我当姐夫的帮你出头。

    青霞喝了一口水,她嗓子眼都要冒烟了,将杯子放在原地又倒满了水给陈元庆端了出去。

    青霞身上穿的也是好几年之前的衣服了,舍不得买。

    乔青霞就属于典型的,吃饭挨不上桌,穿衣服挨不上潮流,家里两个人挣工资可有个大儿子啊,将来孩子考学娶老婆这就都需要钱,还是个男孩子敢乱花嘛?现在小孩子花的钱就别提了,补习费一个月就不老少,陈元庆又是个副科长,穿衣服也得可着他来,这不陈元庆一直闹腾着要买车嘛,青霞都要愁死了。

    青霞身上穿了一件碎花的衣服,这件衣服整个把她的年纪给提升了十岁,看起来就跟谁家的大妈似的,自己一点不注意自己形象。

    乔梅呢,好美,什么好东西好穿的好吃的都紧着自己,自己吃完才是阮雷,自己穿完才会考虑别人,乔荞呢是年轻,自己有工资以前好看的衣服没少买,就算是现在日子过的也算是滋润,没孩子啊,来往很少,也就是同事之间,以前的同学都不怎么走动了

    姐妹三站在一起,青霞像是乔梅和乔荞的阿姨。

    就这副样子,你在看陈元庆穿的人五人六的,头发也梳后面去了,乔梅心里翻着白眼,人家当科长都是几十万几十万的往家里拿,陈元庆呢?狗屁拿不到不说,还得叫青霞娘家搭点,可真有意思。

    青霞挽起来袖子,一身的热汗,她人又有点胖。

    “你说说,怎么就这么着急就要再婚了?”青霞看着乔荞的裙子也没发表意见,要是换成乔梅这样穿,青霞就得说乔梅不守妇道,总体来说,为什么以前乔荞对青霞好,实在也是因为她大姐对她,比乔梅对着她好。

    乔青霞没结婚之前谁都挂着,二妹妹老妹妹,开工资也没少给两妹妹买东西,疼小的超过老二。

    觉得乔荞年轻怎么穿都是应该的,再说乔荞没孩子,乔梅有孩子啊,有这个钱就应该都攒着给孩子留着,你都这个年纪了,还穿什么?穿就买点便宜货不就得了。

    乔青霞这是很会过的人,买床单轻易不买纯棉的,就去早市买那种布头,一个床单也就六七块钱,当然了这种呢不是纯棉的还起球不说,颜色染的也有问题,可青霞说了,便宜呀,便宜才是王道。

    买衣服买件绒衣能买二十块钱一件的,你说仔细不,会过不。

    张丽敏用鼻子喷着气,没好气的说着:“都已经领证了。”

    青霞一听,觉得眼前一片黑。

    “你怎么就不跟家里商量商量呢?对方是做什么的啊?你打听清楚了吗?他爸妈人好不好相处啊?”

    青霞那是真着急,这人家是什么人性啊,乔荞这虎孩子,你都打听清楚了嘛?找急忙慌的就把自己给嫁,那家人性要是不好怎么办?吃亏了怎么办?

    陈元庆也吓了一跳,愣了一下神之后就开始觉得解气,你乔荞不就是作嘛,这回我让你嫁,转过头你就得离婚,我叫你臭得瑟,不就是手里有两个钱嘛。

    乔梅喷青霞:“跟你商量得着嘛,她跟我商量了,怎么我就能害她?”

    乔荞过去跟青霞感情好,现在则是跟乔梅感情好,青霞不是不明白,就离个婚,突然之间乔荞人就变了,青霞不知道发生什么了啊,自己什么也没做,你说乔荞就跟她疏远了,过去有什么不是先跟她说。

    “我是那意思嘛,乔梅你怎么就那么歪呢?这么大的事儿,她登记你就让她登记?”

    在青霞和张丽敏心里都是认为乔梅就是不着调,她看事情也不行,反正就是会毁人的,可张丽敏忘记了,她出事儿的时候是乔梅一个人把事情给扛下来并且解决掉的。

    “家里有钱,父母不需要儿子养,小姑子跟乔荞也算是朋友,哪里不好?”乔梅反问。

    青霞掌心一片冰凉,要是说陆卿条件没那么好,青霞也许还能安心一点,她一听见说是有钱人,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乔荞被骗了

    你运气怎么可能那么好呢?蒋晨有钱,离婚你又遇上一个有钱的?

    “你是不是跟人家说你离婚蒋晨给了你不少的钱?”青霞追问。

    乔荞叹气,扯扯笑容:“大姐你觉得我是傻子吗?我跟人家说这个干什么?”

    她又不是神经病,看见人就对人说,我有钱,我和我前夫离婚的时候我前夫给了我不老少的钱,这不是有病嘛。

    最可恨的就是,全家都好像认为她没智商似的。

    青霞一听没说,这情绪才稍稍放松了下来。

    “你见过他家里人吗?乔梅跟着去见过?”

    青霞觉得没有亲眼看见的,总是有点悬,还是得自己去确定一下。

    乔梅嘲讽:“她是我妹妹,不是我女儿,我自己亲儿子我还没管到那个位置呢。”

    至于这么操心吗?

    可乔梅不能理解乔青霞对乔荞的感情,乔荞小时候青霞也帮着带过,就跟自己孩子似的,感情不一样的,而且乔荞小时候又乖又听话,不像是乔梅从小就有主意。

    “他爸妈都是干什么的?有具体工作吗?”

    问到这里,张丽敏突然发力了,冷笑着把乔荞告诉自己的又重复给青霞讲了一次。

    青霞满脸的不赞同,这婚结的真是冲动了,现在就是想后悔,证都领了怎么办?

    乔荞想要换下来身上的裙子,可张丽敏不叫她走,乔荞声音不温不火的。

    “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做主就行,不需要你们管。”

    一句话叫张丽敏炸锅了,指着乔荞的鼻子开骂。

    “我不管你,我要是不管你,你现在说不定就去干什么了,你要是那么有主意,你现在就走,愿意哪里去就哪里去,少在家里待着。”

    乔荞来劲儿了,别动不动就玩撵人这一套。

    “妈,你动不动来劲儿就指着我骂,我从来没当着你说过一句过分的话,你是我亲妈不?我好不容易再婚了,你就算是担心你能给我一点祝福不?你心里期盼着我能再次离婚是不是?”

    张丽敏眼泪都被女儿气了出来,这说的是什么混账话?

    她在女儿的心里就是这样的被?

    “好啊,我还成了后妈了,我盼着你离婚,青霞你听听你妹妹说的话,我当初生个畜生也比生你强……”

    乔荞瞪着眼睛。

    “那你就当没生过我。”发过脾气自己努力往下压,乔荞恨不得抽自己一记叫自己冷静下来,吵架是没用的,该说的话自己得说清楚了,不然广发脾气有什么用啊,解决不了问题。

    “妈,你扪心自问你在我的人生轨迹上起什么作用了?在我们姐妹三的人生轨迹上起什么作用了?人家说母亲大过天,我爱你,也爱爸爸,再不好的妈妈也没有女儿挑不是的,我离婚你拦着不让我离,我当时都难过成什么样了?你劝过我一句吗?你只会拿着刀来威胁我,我要是敢离婚你就干抹脖子,这就是我亲妈,我想考公务员呢,就算是我考不上,做女儿的难得愿意努力努力,当妈妈的你鼓励两句,我一辈子都会感激你,可是您呢?每天摔打着,吃饭按时不给做,总在提醒我,你是离婚的,人家干吗不要未婚的,要你一个离婚的,妈我的伤口你觉得不够深是不是?我住院的时候,你知道我过的有多难?”乔荞开始掉眼泪,住院的时候真是对自己爸妈产生了极深的怨恨,她是说不让爸妈来,毕竟住医院老人家休息不好,可她当时被捅了一刀,做完手术下不了床,直接上尿管,满了没人给倒,她一点水都不敢喝,晚上疼的实在忍不住,就双手抓着病床的两侧咬着牙,牵动到伤口了,没有人可以说

    她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孤儿?

    乔荞觉得心寒的事情还不仅仅是这些,张丽敏总说她心粗,这是心粗吗?

    她压根就不愿意对着子女多付出一点,乔荞出院回家,张丽敏当时打不到车跟人拼车,乔荞身上还有伤口呢,到陆天娜家还有那么远,结果张丽敏是怎么说的?

    张丽敏听人司机说要送后面的人不顺路,她竟然提议叫司机把车停在路边,叫乔荞走回去。

    乔荞那叫刀伤啊,被人狠狠的捅了一刀,不是说就刮破一点皮,做母亲怎么能这样不上心呢?

    她挑理挑的有错吗?

    桩桩件件的,她忍着没说,今天全部都倒了出来。

    张丽敏也是掉眼泪,心里委屈的半死,我说陪床,你说不用,你一个劲儿的让我回来,那时候你离婚整个人情绪就变动的特别大,我说句话都有可能惹你不高兴,你想要人陪,为什么不吭声?伤也没在我身上,我怎么知道你难受不难受?

    再说考公务员的事儿,张丽敏也得替自己辩解两句。

    “我怎么就不支持了?你第一次考你考上了吗?原本就是没关系你考不上。”

    “考海关去沈阳的时候是你拦着不让我打车,下火车的时候明明时间还够用……”乔荞喊。

    这事儿不说出去放在心里也是一辈子,乔荞自认自己考不上那是她没本事,可考都不让她考,明明时间就要来不及了,张丽敏不让打车非要坐公交车去,一路上不停的刺激乔荞,人家都坐下开始答卷了,乔荞求考官,自己跟个三孙子似的,求人家放自己进去,她大老远来的,她坐车特意为了考试来的,她容易吗?

    被放进去,就那么一点时间,她不怪张丽敏怪谁?

    乔梅不说话,乔荞住院这事儿她没什么可后悔的,她不能侍候人,倒是青霞有些语塞,不是她不想去陪,是陈元庆不让,她说了不算啊。

    家里气氛仿佛凝固住了,陈元庆心里笑,看见了吧,付出的多要求就多了,怎么做都是错。

    乔梅是谁说什么都伤不了她,反正她就是这样的人,你最好什么事情你都别指望我,你真的遇见难事儿了,咱们是一奶同胞,我肯定管你,但是事情也要分什么。

    张丽敏哭了出来,捂着脸坐在沙发上哭。

    “我在这个家就是罪人,我对不起你爸,你爸出去找人了,我对不起你,我给你们磕一个,我对不起你们啊……”张丽敏捶着胸口,她真是咽不下这口气,这当女儿的就当面指责她,张丽敏觉得胸口一阵一阵的发闷

    乔荞其实心最软,她看不得母亲这样,张丽敏再不好也是她妈,生了她养了她,谁愿意叫母亲哭的死去活来的。

    乔荞照着自己胳膊狠狠拧了一下,拧的太用力,眼泪差点又掉了下来。

    刚刚那些抱怨真是不应该说出口的,她总告诉自己要修身养性,要学会隐藏,哪怕气的要死也应该面上微微一笑,这才是人生最高的境界。

    疼叫乔荞清醒了起来。

    张丽敏这段日子也不好过,乔建国闹出来这破事儿,二姐前几天就数落自己妈一遍了,自己在继续,恐怕她妈得躺下。

    乔荞自己想要把气氛给扭转回来。

    “妈……”

    乔荞起身去抱着张丽敏,张丽敏就要推乔荞,乔荞不让张丽敏推开自己。

    “妈,我知道你难,我不是故意说那些话的,我脑子不清楚,我总是小心眼,不说出来我憋在心里太难受了,妈我太难受了……”乔荞把自己的伤口就呈现在张丽敏的面前,你说当妈的在气,能盼着女儿去死不?

    张丽敏也许不着调,那不至于恨不得女儿去死,乔荞一服软,刚刚说的那些话老早就飞走了,张丽敏也可怜自己女儿,就是蒋晨这个王八蛋把家里给害的,好好一个家给拆了,叫乔荞差点就变成神经病了。

    那张丽敏不知道乔荞才离婚的时候情绪不对头,受刺激过大了被,她哪里能真的跟女儿计较,搂着乔荞,搂得紧紧的。

    老三跟老二不一样啊,老三可没说过她什么,都是被老二给带坏的。

    “妈,不是不管你,你说你当时不明说,妈就是粗心你们从小就知道我是这样的,我都这把年纪了,我还怎么改?”

    张丽敏也得解释,真不是她不想陪,她这人就是心粗,有什么你就堂堂正正的说,别玩那些虚的假的,自己亲妈又不是外人,有什么不能说的?

    “妈,我错了,我不应该那么说,我小心眼……”

    乔荞就把小心眼三个字往自己身上一贴,张丽敏可就不干了,事情过去就得了被,至于这么上纲上线的嘛。

    乔荞再婚的这事儿就被母女俩这么一哭给哭过去了。

    陈元庆原本今天还是抱着买车的目地来的,谁让就乔荞手里有钱啊,别人手里炸不出来钱,要是张丽敏跟乔荞干了起来,他在中间说两句话,弄不好这钱就到手里了,可现在……

    “他爸妈你见过了?”

    乔荞点头,说都见过了,人都挺好的。

    “你能看出来什么啊,下次约个时间,妈跟你一起去见见……”

    乔荞这回没反驳,约个时间说不定是什么时候,以后再说呗,现在这关头就别惹她妈了,乔荞懂得什么叫见好就收

    “妈,你还撵我出去住吗?”

    张丽敏没好气的推开乔荞。

    “谁说撵你了,就你自己多心,你愿意住多久就住多久,这是你家。”

    乔荞擦擦眼泪自己踩着拖鞋进卫生间去洗脸,外面青霞现在也什么都不敢说了,她妈才闹腾完。

    乔梅脸上不动声色,觉得乔荞可能是在单位待的,以前绝对不是这样儿的。

    有心计有想法了。

    刚刚发脾气的时候明明情况就特别糟,就张丽敏这个性吃软不吃硬,你跟她硬碰硬,就跟乔梅似的,乔梅以前多得宠啊,现在被张丽敏给恨的,亲生女儿也是恨,问题出在哪里乔梅自己心里清楚,但是她不愿意哄着自己妈,乔荞现在出息了,懂得以软克刚了。

    这单位就是锻炼人啊,傻大姐一下子就变成聪明小女儿了。

    乔荞哄住了张丽敏,张丽敏现在气势也没有刚刚的强,听着乔荞说,那事情已经变成这样了,还能怎么解决?

    “行了,我去做饭,你们姐儿三都回来了,晚上一起吃顿饭……”

    乔荞说自己吃过了,张丽敏狠狠瞪她:“吃过了也得吃……”

    饭菜原就是要快做好的,这不闹腾一圈有点凉了,张丽敏赶紧继续快点的让菜重新上桌。

    陈元庆用脚踢踢青霞的脚,青霞有些欲言又止,家里今天这就闹腾的够呛。

    张丽敏能看出来大女儿是有事儿想求自己,其实不就是想买车嘛。

    乔荞这孩子……

    张丽敏是典型的好了伤疤忘了疼,刚刚才跟小女儿重归于好,这又挂念上怎么去算计小女儿了。

    乔荞买车就跟玩似的,钱也有,就借给青霞,叫元庆和青霞每个月还不就完了?

    “青霞你怎么了?”

    张丽敏对着女儿眨眨眼,桌下狠狠踹了青霞一脚,自己的妹妹你不直接说,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

    青霞还是没打算张口。

    张丽敏又问:“你要是有话说你就赶紧说。”

    乔梅起身进厨房去盛汤,她妈呀……

    乔梅摇摇头,端着碗重新坐了回去,这排骨海带汤做的正是味道,她得多喝两碗。

    青霞有些不好启齿,到底看着乔荞还是开口了。

    “乔荞,大姐想跟你借点钱……”

    哎呦!

    乔梅笑了,陈元庆进屋子的时候听见乔荞说的话,心里把老三给恨死了吧?肯定是想过说以后再也不求老三的,这真是,记吃不记打啊。

    青霞要借钱,别说十万,一百万乔荞也敢借,但是借给陈元庆,她不愿意

    这买车是买给谁开的?说着好听什么接送陈放,陈元庆几点下班?他下班的时候陈放早就放学了,这些年他接过几次孩子?

    陈元庆原本这两年就得瑟的厉害,特别是现在,乔荞就看着陈元庆那一身,你别说倒是有点当领导的感觉,在买个车这不是叫别的女的主意陈元庆嘛,青霞自己又不收拾,说了又不算,陈元庆说点什么她都信,骗她不就是小菜一碟?

    经历过蒋晨的事儿,蒋晨对她好不好?最后呢?

    乔荞暗示乔梅一个眼神,乔梅倒是收到暗示了。

    “你们俩也有工资,那就贷款被,房子也没贷款,买辆车还不是小菜一碟。”

    乔梅一说话,乔荞挑挑眉头,她二姐抓重点永远都是高手中的高手。

    张丽敏这货又出来了。“给银行利息多亏,自己家人……”

    “那老三就傻被?放着利息不要……”

    张丽敏沉默,自己说什么,乔梅就出来捣乱。

    乔荞神色平常,脸上就写着两个字,不借。

    大姐生气她也不借。

    青霞倒是没什么生气的,就是觉得自己回家之后,陈元庆又得作,果不其然,陈元庆在乔家是没闹腾,回家就闹腾起来了,指着青霞鼻子就说乔荞没瞧得起他这个姐夫,青霞挨打就是跑不了的。

    陈元庆他妈这次出动了,推开门照着儿子就是一耳光。

    “妈……”陈元庆大叫。

    “有本事出去跟别人喊去,跟别人打去,回到家打老婆算是什么本事。”

    陈元庆他妈拽关于哦来青霞,把青霞拽回自己的房间,青霞这头发叫陈元庆给打的,跟鸡窝似的,脸上也肿了,他不顺心啊,他就得拿青霞来出气。

    陈元庆叫青霞收拾东西滚回娘家,现在婆婆给儿媳妇做主。

    陈元庆他妈对青霞多了解,自己捂着脸哭。

    “你说我就养这么一个混蛋儿子,我也管不了他……”

    青霞挺理解婆婆的,过去她跟陈元庆打架,婆婆就躲起来,谁家妈愿意看着儿子打架?那拦不住出来也没用啊。

    当婆婆的说叫陈元庆贷款买车。

    这贷款就不能买太贵的车,一个月还一千两千的,多了也还不起。

    陈元庆他是挂个副科长的名头,可工资就两千多啊,手里没实权,狗屁划拉不到,干的又不是特别的好。

    这是逼着逼着,这车算是买了,陈元庆消停了。

    乔荞知道姐夫打的是什么主意,自己真的借钱了,青霞说没钱还不上她能去逼自己大姐嘛?最后不就不了了之了。

    陈元庆这得瑟的,学了车,等车一下来就开着上街了,亲自去接的儿子,陈放果然也很高兴

    这爷俩高兴了,青霞自然也就高兴了,觉得总算是翻页了,省着点花就是了。

    陆卿出差回来,半夜下飞机的,打开手机结果连个短信也没有。

    这没结婚之前吧,乔荞就因为他没给回短信两个人差点就黄了,应该是说黄了之后又捡起来的,是他大人不记小人过放低身份的,他这出去五六天,乔荞就一通电话都没打过?

    陆卿发短信。

    “你睡了?”

    乔荞没回。

    司机将陆卿的行李抬到门口,陆卿让他回去,带上门,自己换了拖鞋,行李今天就先不收拾了,很累。

    乔荞早上起床才看见陆卿的短信,昨天睡的早,睡的特别好。

    “你回来了?”

    陆卿沉默的听着,不开口说话,这人也是够小心眼的。

    “是啊,我回来了,没人关心没人慰问的。”

    陆卿调侃乔荞。

    乔荞笑笑:“找一天来我家里吃个饭吧,前几天我家都世界大战了。”

    “为了我世界大战?”

    乔荞笑:“你就当是吧。”

    陆卿笑着挂了电话,门卫来电话,说是有人要见他。

    陆卿拧着眉头,他住的地方轻易不会告诉别人,因为不太喜欢别人来骚扰他,回家就意味着和工作切两段。

    “是位叫曹一凡的女士。”

    陆卿蹙眉沉声说着:“我不认识这人。”

    门卫很是遗憾的看着曹一凡:“对不起陆先生并不在家。”

    曹一凡还能不明白门卫玩的这一套她都有听见门卫跟电话里的人通话,怎么就突然不在了?

    陆卿想来就不喜欢家里有外人的,所以不可能是保姆接的电话。

    “你能不能帮我传句话?”

    门卫笑着摇摇头,曹一凡还是从包里拿出来一个本子,然后写了一些什么,最后交给门卫。

    “麻烦你了。”

    门卫笑笑,曹一凡上车,开车离开。

    她已经拿出来自己的态度了,她想争取回陆卿。

    她愿意道歉,过去是自己做错了,她已经认识到了。

    曹一凡开车开了三个小时才回到凉州,将车子停在自己家的院子当中,曹一凡的母亲听见有车的动静,踩着拖鞋就从里面出来了

    “你这孩子,你跑哪里去了?”

    曹一凡心里敢确定陆卿没忘记她,他们做了三年的夫妻,在怎么说也是一日夫妻百日恩,陆卿又不是那样绝情的人,他们之间有个儿子,虽然孩子没了,但一凡相信那会是陆卿永远的疼,这个结只有自己才能解开。

    陆卿不肯见她,就是怕看见她之后会心软。

    叫曹一凡头疼的就是婆婆的态度,陆卿他妈怎么说呢?原本是没有什么杀伤力,但是固执起来也很可怕,见她一次就晕一次,这样一凡没有办法下手。

    “妈。”一凡看着自己母亲,紧咬着下唇。

    “怎么了?”

    “你明天能不能去看看陆卿他妈?”

    一凡的母亲诧异:“一凡,你为什么要去求她?他们家找我们家这样的是他们家占便宜……”

    曹一凡一直都觉得母亲自恃清高。

    “妈……”

    “你什么都别说了,我不可能去给陆卿他妈道歉,这件事儿谁心里都有遗憾,不是她当奶奶的会痛,我也会痛……”

    曹一凡叹气:“妈妈,你就当是为了我也不行吗?”

    第二天周末,乔荞没有事情做,陆卿已经回来了,总不能避不见面的,到底都是夫妻了。

    乔荞说自己去超市买点菜,然后去陆卿家做给他吃。

    “好啊,那我就有口福了。”

    陆卿原本想再睡一下的,可乔荞说不定什么时候会来,他还是起床了,将被子叠好,自己换了家居服。

    乔荞十点左右到的陆卿家里,在门口做了登记,即便门卫认识乔荞,这依旧是固定的程序。

    乔荞的头发扎的有点松是,手里提着袋子,袋子太多,又是菜又是水果又是海鲜的,头发很不好整理,又不能放在地上,按门铃,陆卿出来开门,他倒是没有伸手的意思。

    乔荞心里翻着白眼,真是一点不绅士。

    “今天要吃什么?”

    乔荞说看着做被。

    “你跟你妈说我们登记了吗?”

    陆卿还没来得及。

    乔荞说这通电话自己来打吧,事情是她弄糟的,怎么也得自己把场子圆回来,说实在的,乔荞就特别想和婆婆搞好关系,以前没机会,好不容易换一家了,必须也一定要搞好关系。

    陆卿坐在沙发里就没有动,乔荞抬头看着他,陆卿不解的迎上她的视线,看自己做什么?不是要给自己妈打电话吗?

    倒是打呀。

    “你能帮我把菜都洗了吗?”乔荞给陆卿分配任务

    陆卿诧异:“我洗?”

    乔荞点头。

    “行吗?”

    陆卿起身,他能说不行吗?

    陆卿没洗过菜。

    不好意思的紧,身为男性的他很少进厨房,小时候他妈全包,大了之后念书有食堂,毕业了赚钱了想吃什么拿着钱就刷了,需要会自己做吗?

    这东西上手不见得就难,他这么聪明的一个人。

    乔荞给陆卿的母亲拨了电话,其实陆卿再婚这事儿吧,他妈听了乔荞说之后,没有感觉到不高兴。

    挺心平气和的,儿子觉得合适,想要再婚了,她一个老太太去拦什么拦?难道儿子永远单身她就开心了?

    乔荞能主动打这通电话,陆卿母亲的语气又柔和了几分。

    “前阵子我是生过你的气……”

    陆卿他妈心平气和的把自己的不理解都说了出来,确实你做的事情会叫人产生一点看法,她即便是生气了,也没有不对吧?

    乔荞叫了一声妈。

    满脸通红,她一点都不情愿叫,事实上乔荞觉得这样喊很奇怪,但是乔荞告诉自己,这一次婚姻不管怎么样,就算是跟丈夫关系不好,她都要跟婆婆搞好关系,就算是为了弥补一下自己从来没享受到过婆婆的喜欢也好。

    “哎……”

    这一声妈叫陆母高兴起来了,她就喜欢敞亮的孩子,过去不要紧,要紧的是你打算跟陆卿好好过,你们打算好好的生活,别作就行。

    跟乔荞说了半天的话,这总要举办婚礼的吧?男方可以不在乎,女方也不在乎吗?

    “这个就看陆卿怎么说吧,我没什么意见。”

    陆母这才挂了电话,原本儿子又结婚了,怎么说是也是喜事儿一件,她是觉得乔荞很上道,陆卿要是办婚宴的话,你说办大办小?

    办大的话人家难免会说些什么,到底影响有些不好,主要就是看儿子的态度,影响不影响的,如果陆卿愿意,她当妈妈的自然就没意见。

    正想着呢,曹一凡她妈上门了。

    “你又来干什么?你们家就没完没了了是吧、”

    陆卿母亲听见姓曹的就闹心,要是陆卿这次再婚找个姓曹的结婚,她肯定不会干的,憎恨姓曹的就已经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

    原来关系有多好,现在就有多恨。

    曹一凡的妈妈到底是在g场打滚的,压抑着自己心里的不满。

    “还生气呢?我们俩这么多年的朋友,你还气我?”

    陆卿母亲冷着脸子。

    “我哪里敢生你的气

    。”想想儿子如今也再婚了,终于脱离开曹一凡的魔掌了,她还有什么可气的:“我家不欢迎你,这样的话我也说过多少次了,你信或者不信,陆卿跟曹一凡绝对不可能回头。”

    直接把曹一凡她妈的话全部堵住。

    文青一脸的无奈。

    “你就不想想,出了这样的事情我难受不难受?谁的心都不是钢铁做的,你是奶奶,我也是外婆啊……”

    陆卿吗听到这里,冷哼了一声,视线变得锐利。

    “外婆?你孙子没死,要不咱们就换换,你孙子死了你在来跟我讲这样的话。”

    文青的脸色很是难看,不过想着家里的女儿,谁让自己生了一个不争气的女儿,其实文青心里明白的很,她跟丈夫不过就是有些面子,没有陆卿,这些面子变不成钱,她心里不屑陆卿,觉得陆卿就是靠着自己家关系爬起来的,这年代没有关系能走几步远?

    脸色缓缓,浅浅的叹气:“我知道你还生气了,我今天就是来赔礼道歉的,你也不是那样的人,何必说这样狠毒的话呢。”

    陆母情绪不高,说那些也没用了。

    “你也别在我这里套什么话,你瞧不上我们家陆卿,这回陆卿跟曹一凡也彻底分手了,我们家陆卿也再婚了。”

    文青脸色一边,道:“你就是生气也不用说这样的瞎话来骗我,你说我就是为了自己好吗?陆卿和一凡结婚三年,你就非因为一个意外拆散他们俩。”

    陆母立马道:“我没时间也没有功夫骗你,陆卿和曹一凡离婚不是我拆散的,我可没有那么大的功劳,你女儿做了什么你心里比我清楚。”

    文青不信陆卿再婚了,这么短的时间里怎么就可能再婚呢?

    以陆卿的条件要想再婚,早就能再婚,可一直迟迟没有动静,不就是等着他们家低头嘛,她现在也愿意成全孩子了,看在一凡的面子上,自己也亲自来求陆母缓口气了。

    “亲家,咱们置气有什么用,咱们都是马上一脚跨进棺材里的,儿女好才是真的好……”

    陆母何尝听不出来曹一凡她妈的话,觉得这人就是自话自说,以前陆卿没离婚的时候,曹一凡那架子端的,真以为自己跟别人不一样呢,她这当婆婆的就算是懒得去伸手管孩子的事情了,加上曹一凡和陆卿结婚之前,陆卿他爸就说过,曹一凡的命相不好,陆卿跟她一起享受不到什么福气,这东西你信不信吧,就摆在这里最后落得怎么收场的?陆卿走到今天,靠谁了?

    靠的就是他自己,既然你姓曹的这么牛逼,那曹可凡怎么就没出息呢?

    一边踩着陆卿,一边花着陆卿的钱,然后说她养出来的儿子是因为挂上了姓曹的姑爷才一帆风顺的,人啊,别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也别把自己不当回事儿。

    陆母不肯多说一句,你爱信不信,我也懒得跟你较真。

    心里憋着一口气,就冲曹一凡的面子上,她都得对乔荞好,一定要跟乔荞好好相处,相处的跟亲母女似的。

    到时候气死曹一凡!
(快捷键 ←)上一章:79 闪婚返回目录下一章:81回 陆卿见家长(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