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穿越小说 »婚后宠爱之相亲以后最新章节列表 » 81回 陆卿见家长

81回 陆卿见家长

文/简思
婚后宠爱之相亲以后 本章字数:12395 婚后宠爱之相亲以后txt下载
推荐阅读:超品奇才 天后成长日常 美利坚牧场 素女寻仙 异世界的魔王大人 嫡女骄 红楼之一世安乐 异世农家 王座分你一半[未来] 凤朝江山
    “跟我妈都说什么了?讲我坏话了?”陆卿挑着眉头,一脸潇洒的倚在门口。

    乔荞不以为然,能讲你什么坏话?跟你妈妈又不是多认识。

    “家里过两天会换个门,你白天得过来一下,我没时间。”陆卿跟老太爷似的吩咐。

    成夫妻了就别说见外的话,这是我的家同样也是你的家,他不是推脱活,而是自己真的没时间浪费在这些小事情上,他的时间都用来赚大钱用的。

    乔荞进了厨房,吓了一跳,就让他洗个菜,把菜都恨不得给你揉碎了,洗的一团一团的,乔荞就看一眼就没食欲了,这是给猪吃的吧?

    “你哪天搬过来?我提前换张床。”

    乔荞不明白,换床做什么?

    陆卿笑:“省得你认为我什么香的臭的都往家里带过。”

    乔荞有些发干的笑着,一下子就上升到这个熟稔的程度真是叫人觉得尴尬呀。

    好在陆卿没有在继续打趣她。

    “后天吧,我得回家收拾一下,也得给我妈做个心理上的准备。”

    陆卿回答的特别爽快:“行呀,你觉得好就好。”

    人都是他的了,用得着着急嘛,早睡晚睡还不都是睡,也不差那么两天了。

    陆卿说把家里的事情交给乔荞,就真的当了甩手掌柜的,什么事儿他都不管,事先订好或者秘书联系乔荞。

    乔荞这上班呢,一会儿一通电话,她上班也是要看领导脸色的,登记那天不算,毕竟这是大事情能请下来假,那现在呢?因为家里要换床换门她就得回去?

    而且乔荞有件事儿放在心里觉得有点不爽。

    陆卿不给她钱。

    不是乔荞小心眼,陆卿买这些东西全部都是提前付款的,这倒是没什么,登记之后他把家里的门钥匙给了乔荞,乔荞没搬进来,他提都没提过卡的事情,乔荞说后天搬过来,那生活费怎么算?买菜钱怎么算?

    这些可能就是她想的多了,但是乔荞是二婚啊。

    不是恋爱结婚的,总觉得和第一次婚姻完全不同,第一次那时候还没结婚呢,蒋晨就开始交钱,陆卿则是没有这方便的意思。

    这样的话题,乔荞怎么提出来?

    不能生硬的提吧,不然陆卿会怎么想她?

    不吭声难道自己拿工资养他?乔荞不是在乎这两个钱,但凡是得有个章程吧,陆卿这么聪明的脑瓜子乔荞可不信他是没有想到这方面的问题,那不交公就是说明他心里有别的心思了?

    这个还真不算是乔荞冤枉陆卿了

    陆卿没办法给。

    他手里的卡给了乔荞,说实话他也是有点不放心,二婚不是头婚啊,在怎么样得有点防备人的心思,虽然这娶到家就是自己老婆了,谁都说陆卿聪明了,聪明自然就想的多,至于这生活费怎么花,陆卿现在没时间去想,合计着先把手头上的事情摆平了,然后腾出来半个小时一个小时的再去细细的想乔荞的事儿。

    不放权呢,是对乔荞能力的怀疑。

    为什么?

    里面还有个详细的原因,这原因陆卿恐怕一辈子都不会乔荞说,乔荞把话都说明白了,蒋晨和陆卿还有千丝万缕的联系,陆卿想要去打听打听过去乔荞的事儿不太难,陆家那边的亲戚呢,一致的说法就是乔荞这丫头贪心,贴娘家贴的厉害。

    别说贴一万两万就是贴几百万陆卿也有,但是他凭什么要拿自己的钱去给乔荞贴她家里?

    喜欢她,给她买东西,这是正常的花销,但是养她家里,这就……

    陆卿想起来就头疼,干脆就扔到脑后面不去想。

    陆卿家换了一个电子锁,上午十点对方就一直给乔荞打电话,乔荞上班呢,肯定不能请假。

    “师傅,这样能不能等中午的?我十一点四十分下班,我到时候联系您好吗?”

    对方自然不干,那个时间是他的休息时间,他还得吃饭呢,总不能剥夺他吃饭的权利吧。

    乔荞说的嘴巴都干了,她上班没办法请假出去,单位不给假,好不容易说服了对方,十一点三十分乔荞开车去的梅林阁,她下车对方就在小区门口等着呢,没有人来领门卫是绝对不会放人进入小区的。

    乔荞跟保安打过招呼,例行的人需要做登记,还要把身份证压在门口,那师傅就有些叽歪的。

    “多高档的小区我也进去过,怎么就你们这地方说道这么多?”

    他在外面被拦了二十分钟,乔荞这半天才回来,人家就觉得不爽了,耽误他吃饭的时间了。

    “麻烦你了师傅,这样午饭我请。”乔荞赶紧给对方熄火。

    她上半天班她也很累,实在不愿意听别人抱怨,她又不是出气筒,乔荞宁愿花钱买对方一个安静,话说出去果然对方安静了许多,门不需要换,只是把门上的门锁换换。

    “这是指纹识别的,没带钥匙能记住密码或者手在这个位置……”师傅详细的给乔荞解释着,省着在浪费他的时间,他可不愿意来回跑。

    换完门,走马观花似的那头送床的,家具还有乔荞的化妆台,陆卿当初是想让乔荞去选,后来怕她目光不行,自己就直接都下手了,他自己是没时间啊,十一点三十分乔荞从单位开车来的梅林阁,家具搬到楼上来来回回的挪,乔荞在回单位都将巴巴的一点,她一口饭一口水都没喝上

    陆卿吃过饭想起来家里买东西的事儿了,给乔荞来电话。

    “东西都送去了吧?你觉得还合适吗?”

    她用的东西,她自己得看得上才行呀,她要是看不上那就还得换,不过陆卿相信自己的目光,他是觉得乔荞会喜欢的。

    乔荞嗓子有些冒烟,找水呢,才喝了一口,勉强润润喉。

    “合适。”没好气的说着。

    陆卿听出来她话里是有气,就觉得乔荞有点小性子,你看动不动就生气,知道麻烦你了,可他不是忙吗?

    “我怎么听着你这话说的言不由衷呢?因为耽误你时间了?”

    乔荞起身,在办公室里说话声音要是呛了,八成明天就得传出来她要离婚了。

    “陆卿,我中午一口饭都没有吃,到现在才回来单位。”

    “我知道了,这不是我对这些方面都是很在行,这个家交给你我很放心,你辛苦了,以后我肯定会多多注意的。”陆卿的场面话说的多漂亮,态度非常之好,马上就做检讨,让乔荞的气无处可去。

    陆卿又说明天还有一天,乔荞还得辛苦辛苦。

    陆卿都放下架子了,乔荞还能怎么样?认倒霉被,谁让自己时间多了。

    乔荞随便的买了一个面包自己嚼着嚼着就吃了,陆卿自然没有上多大的心思,想着女人说饿,难道真的能饿着肚子不吃?无非就是为了在自己的面前宣扬宣扬她多辛苦了,他记住了不就成了。

    乔荞还真不是这意图,她真是抱怨自己没吃上午饭,不吃饭很饿的,食堂有那么多好吃的,她吃不上只能吃面包,谁没有怨言?

    晚上下班回家,拎着包就跟人吸走了精气神似的,蔫了吧唧的就进屋了,车钥匙往鞋柜上一扔,包放在上面,无精打采的换着拖鞋。

    “怎么跟掉粪坑里了似的?”张丽敏出来一看,这样子怎么弄的?

    “我不吃晚饭了,我想睡觉。”

    乔荞推开自己的房门,把包随意的扔在椅子上,将自己扔进床里,扯过来被子随意的盖在身上。

    张丽敏就看着乔荞这情况不对,这是去参加马拉松了?

    回到厨房把勺子放在碗里,自己踩着拖鞋进了女儿的房间。

    “怎么了?有人欺负你了?工作上有不懂的?”

    乔荞一句话都不愿意说。

    “妈,我累了,你带上门叫我睡会儿。”

    “睡什么睡啊,赶紧起来,马上就吃饭了,现在不吃晚上又喊饿。”

    乔荞没招,被她妈吵的,坐起来,抱着被子将头一下一下的往床上撞。

    张丽敏担心厨房的火呢,再次返身回去把火闭了然后叉着腰:“你跟妈说,是不是那男的欺负你了?”

    乔荞叹气,她妈的嗅觉可真敏锐,一点风吹草动都瞒不过她妈的眼睛

    “妈,你跟我爸结婚,我爸就把钱交给你了吗?”

    张丽敏故作严肃,交钱?就乔建国那两下子,有什么?结婚就五百块钱,够干屁的。

    “他没把钱交给你是不是?”

    乔荞撇嘴:“我知道他防着我呢。”

    张丽敏却道:“乔荞啊,你们这是半路夫妻,你明白半路夫妻的意思吗?妈当初不让你离婚就是担心这个,不是原配处处都是毛病啊,他不肯交钱你不能算人家错。”

    人有防备之心也是应该的,还没一起过呢,还没开始磨合呢,那谈恋爱也有结婚就马上离婚的,对不对路子也得慢慢磨合的来。

    “所以他就担心我把他的钱都给骗走了被?”乔荞不带任何情绪的说着。

    除此之外你还能叫她怎么去想?

    就这两天你就看吧,乔荞只能得出来这样的结论。

    张丽敏现在是劝的态度,女儿再婚都再婚了,可不能在离婚了,不然她非得跳楼去不可,张丽敏现在就怀疑自己上辈子是不是挖过别人家的祖坟,要不然你就说,大的小的外加老的就没一个消停的。

    乔荞没深说,也是怕张丽敏想的多,这事儿她想了很久,想要跟陆卿直白的说吧,但是不好说。

    还没怎么样呢,两人还没过到一起呢,你首先惦记上人家的钱,要是陆卿这样问她,乔荞也会心里不舒服,所以暂且不提。

    第二天又是一堆的破事儿,如果第一天来说乔荞情绪上出现一些波动,那么第二天乔荞真是有点心灰意冷,陆卿的秘书来家里的,给家里的工人结算,这是个什么意思?

    家里的家用电器全部都二手一样的折了出去,秘书是直接拉回了自己的家里,陆卿要处理,全部的事情都交给他来办,乔荞不过来呢,还不行,她不来外面的人进不来,她来了,她看着憋气。

    你既然都有交代了,也给别人权力了,还叫我干什么?

    “你走的时候把门锁好就行,我单位还有点事情。”

    乔荞直接撂挑子不管了,我看着生气,我干脆就不管,你放心我也放心,你不着急上火的,我干嘛多担心呀。

    乔荞直接就回单位了,秘书也是看出来乔荞有点不愿意,回去就跟陆卿说了。

    陆卿没放心上,实在是忙,忙的脑子装得满满的,秘书说过他就给忘记了。

    晚上陆卿打了一通电话,原意是这样说的,叫乔荞去买床上用品,结账呢,秘书跟着,话说的多漂亮呀,找个人帮着乔荞拎东西,再给派个车。

    “你让你秘书直接买就行了,我什么都可以。”乔荞没情绪的说着。

    这就是她最近得出来的结论,多大的事儿值得她去生气?可真是爱生气,你买了我就用,好的坏的我都能用,她相信陆卿不就完了

    买东西这事儿呢,陆卿把钱给她,或者他直接说叫乔荞拿钱去买,乔荞也不会有意见,你愿意当小白脸我就养着你,多大的事儿?姐不是没有钱。

    但是你看看陆卿办的这事儿呢,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要跟他秘书结婚了,既然这样你们两个男的折腾去吧,她觉得什么都可行,都好。

    她放心的很!

    陆卿表面上不露情绪,声音依旧,心里却是在冷笑。

    没完没了你知道吧?

    陆卿待见乔荞,可乔荞一开始态度就表现得很明白,她想抓钱。

    这点叫陆卿有点不爽。

    没说不给你,但是你三番两次的掉脸子,你掉给谁看呢?

    谁结婚都是为了过日子的,不是为了哄人玩的,他现在这样忙,乔荞还不理解,端架子是吧?

    陆卿也够狠,你不是不去挑嘛,那行,我就让秘书去买。

    陆卿他妈给儿子打过电话,电话里说的也是这个意思,家里的钱的问题。

    陆卿个人呢,名下的私产很多,当父母的不至于就去算计儿子的钱,可乔荞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姑娘,谁都不了解,儿子那就闪婚了,现在说什么也来不及了,按道理来说这钱应该交给老婆来管理,谁家也都是这样做的,可具体事情具体看。

    “钱什么的,就稍稍在等等,过一过的,看看她品质怎么样。”

    是不是个会过家的人,是你的东西早晚都会落到你手里的,你何必急于一时呢。

    该给的,陆家现在都准备给,房子陆卿有,乔荞自己有车,如果她想要换辆车的话,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儿,首饰什么的,不用你开口,陆家就会管,她自然没闲心给儿媳妇买什么首饰,陆卿自己都会看着办的,但是家里的财政大权,目前是肯定不会落在乔荞的身上。

    秘书这头也是忙的半死,不属于他的任务现在全部都压在自己的肩膀上了。

    乔荞让陆卿去家里和自己家人见一面,陆卿是想着早晚都得见,这样干脆两家一起吃顿饭,这样也算是名正言顺了。

    “你看行不行?”

    乔荞点头:“我没意见。”

    陆卿对乔荞也是多有亏欠,知道每个女人都想有个梦幻的婚礼,可他不愿意办,不愿意弄的大张旗鼓的叫谁都知道,自己的事情自己知道就行了,陆卿对乔荞说,口气里也是带了歉意。

    乔荞点头。

    “我没什么问题。”

    陆卿认真的去看乔荞的脸,似乎就真的没什么生气的预兆,眼睛里闪过一丝满意,你看自己挑的,到底还是合心意的。

    乔荞等着陆卿说完话,自己看着他问:“你都说完了?”

    陆卿点点头

    “那好,现在换我说,陆卿以后我们俩一起生活,生活费怎么算?”

    陆卿往乔荞的脸上看了几次,有些诧异,竟然就这样正大光明的就提了出来?

    你知道乔荞说出来这句话她做了多少工作?

    她一直就不想问,觉得丢人,丢份儿,就好像自己差陆卿的钱似的,她自己也有工资,可一起过日子,难道她每天买菜然后回来报账?她现在看着陆卿就有点这个架势了,抱歉的很,如果这样做的话,她不侍候了。

    两个人的视线撞到一起,陆卿淡笑着移开眼。

    “自然是我出,怎么了?”

    陆卿对乔荞的那点自豪感一瞬间又刷没了,他承认乔荞这几次说钱的问题都叫他觉得有点那个……

    他要是没钱,估计她也不能嫁吧?

    不是说乔荞贪钱,女人想为自己找个条件好点的,倒也是能理解的。

    这么一想,语气未变,却带着几分冷漠。

    乔荞也不是傻子,自然听得出来。

    “你怎么出?”

    这还没开始谈情呢,就开始先谈上钱了。

    “你花多少我会多给。”乔荞也不生气,就那么冷冷的看着陆卿,满脸的嘲讽。

    可真是有钱人啊。

    一分一毫都恨不得算计得清清楚楚的。

    “乔荞……”

    “我在呢。”乔荞压下火气,收回脸上的嘲讽,乔荞就拿着张丽敏给自己做靶子。

    她爸妈这一辈子怎么过日子的乔荞全部都看在眼里,是陆卿有做的不对的地方,可自己也应该试试站在陆卿的角度上去想想,黎兵和赵雪梅再婚之后那日子过的,乔荞大概也知晓,赵雪梅的日子也不见得就比自己好到哪里去,这不是都是半路夫妻嘛,半路出家肯定就唱不到一块儿去,乔梅那种是少有。

    这样一想,乔荞生气的念头就压了下去,生气能起什么作用?

    除了干架吵嘴还能有别的?

    “你总不能让我买了菜然后跟你报账吧?”

    陆卿原本都存了心思,一旦乔荞说的过分,他倒是想问问,她想要什么?是要房子要他手里的全部的钱还是要公司?

    乔荞的语气软了下来,陆卿也不至于跟一个女同志过意不去。

    “我不是那意思,你也知道我对这方面不是很……”陆卿说的很为难。

    一个人过了很久,突然身边的多一个人,请乔荞体谅他的难处。

    乔荞就心想,你跟你前妻也是这样过的?如果不是的话,跟前妻就能全部上缴,跟后妻为什么就做不到?这不是看人下菜碟吗?

    乔荞目光一敛,甘心不甘心都嫁了,嫁了就得把日子过好,不然蒋晨也等着看笑话呢

    试着放软语气:“我也知道我们都是半路夫妻,陆卿你能相信我能照顾好这个家吗?虽然我是月光族,有时候也乱花钱……”乔荞说着就笑了出来,说到缺点上,这说的就比较顺溜了,乔荞确实没因为钱被难为住过,过去就大手大脚的,上班之后工资也是全部都干掉,没人管啊。

    乔荞说自己能花钱,也挺败家的,她是个女人,看见漂亮的鞋子看见好看的衣服就会生出来心思想买,乔荞把这种症状归结为虚荣!

    陆卿眼底有了几分笑意。

    买几件衣服和几双鞋这真不叫虚荣,做他太太,至少出门得能看吧,穿的破破烂烂的,陆卿还觉得丢人呢。

    “陆卿,我们都想把生活过好是不是?”乔荞握着陆卿的手。

    陆卿多少有点喜欢她,这乔荞看得出来,不然的话,怎么会在明知道她的情况还娶了她。

    可乔荞不会知道,如果陆卿不去打听,至少不会现在这样,偏偏就是乔荞的娘家拖了后腿,叫她的新生活还没开始,就盖了一层浓重。

    “我给你一张卡,留着你平时买衣服包括做家用的……”

    陆卿的语气很是复杂,他很怀疑这些钱最后的流向。

    可乔荞说的很真心。

    陆卿和乔荞登记之后也是偶然之间碰上了蒋晨的二姑,二姑呢对乔荞的印象一贯不好,不需要陆卿刻意去问,二姑几乎就全部都说了出来,如果是之前没有登记之前遇上的,恐怕这估计会影响到陆卿的判断,人生不就是这么回事儿嘛,偏偏就是登记了之后遇上的,陆卿就算是想有其他的想法,也不至于登记两天就去离婚吧?

    乔荞觉得这样也行,至少迈了一小步了。

    成功!

    两家人约好了一起吃顿饭,乔荞就是再瞧不起陈元庆,毕竟说的是一家人,她不不让陈元庆来,难道青霞没丈夫了?在生气在瞧不上乔荞也不会这样的做事情。

    张丽敏翻箱倒柜的去找自己那一身衣服,乔荞结婚她买了一身套装,可漂亮了,衣服是蒋晨给买的,管着谁买的,重要的场合自己就得拿出来态度,先力压对方一下再说。

    张丽敏那衣服一直都觉得没有场合穿,就收起来了,现在找,找了半天没找到,乔建国好说,衣服也准备好了。

    张丽敏翻了半天才翻出来,乔建国就说穿成这样,你这是去给下马威啊?

    人家怎么想你?

    “你别跟我说话,家里有你说话的地方吗?我不能叫别人瞧不起我女儿……”

    乔建国撇撇嘴,你就折腾吧。

    乔荞定的地方,陆卿的父母提前一天来的上中,住的儿子家,陆卿他爸话少,到点陆天娜在单位呢,今天是周二啊,陆天娜还要上班呢,定好的是晚上六点钟,六点了天娜还没回来,陆母给女儿去了一通电话

    “别忘记了,今天跟你嫂子的娘家人吃饭。”

    陆天娜觉得这声嫂子可真是感慨良多呀,以后就变成嫂子了,必须得尊敬了,不能再随便了。

    “我下班就过去,你们先开动,我还得半个小时。”

    陆母说好。

    陆卿叫司机接父母,自己早早就去了酒店,陆卿也算是拿出来诚意了,不管怎么样这是给妻子的面子,他得摆出来。

    陆卿最讨厌的就是不知趣的人,不巧前一任妻子娘家也是那德行,那丈母娘……

    陆卿想起来文青冷笑着,但是听说乔荞她妈也跑不出这样子。

    乔荞全家一齐来的,陈元庆这不是买车了嘛,说是去接张丽敏乔建国,陈元庆这就是为了得瑟,你看没你们我也买车了,我开上了。

    张丽敏这一身可真压人,陈元庆笑呵呵的说着:“妈,你这是踢馆去呀?”

    张丽敏摆手。

    “这车买的不错。”

    陈元庆搭话:“是吧,我也觉得不错,定的那个酒店啊?”

    张丽敏报了名字,陈元庆听了心里不是滋味儿,这老三命就好成这样,又找了一个有钱的,定的五星级酒店,可真是有钱没有地方撒。

    陈元庆开车前进,乔荞下班直接开车过来,她先到的。

    乔荞也是怕陆卿爸妈来的早,到时候自己来的晚,好像故意要压人家一样。

    结果陆卿和乔荞到的最早,然后就是陆卿的父母。

    陆卿父母想的很简单,他们是男方的家属,应该拿出来一点态度,人家把女儿嫁给他们家,他们必须要早来的。

    “阿姨,叔叔你们来的这么早?”

    乔荞看了一眼,现在才五点十五分呀。

    陆母笑笑:“嗯,在家里待着也没有什么事儿,就先过来看看菜,你爸妈还没来是不是?”

    乔荞点头:“我告诉他们的是六点。”

    陆卿母亲表示理解,原本定的就是六点,是他们来早了。

    跟乔荞站在一边说说话,陆卿一直在接电话,就半个小时接了六七通,也不知道怎么就那么忙。

    乔家人浩浩荡荡的进来,张丽敏跟螃蟹似的,就恨不得横着走了,气势倒是有了,青霞去前台打听。

    “你好,我问一下……”青霞问是在那个厅吃饭,前台小姐请青霞告知姓名,然后说着:“左手边的电梯十七楼的维多利亚厅1755包房。”让青霞他们上去,说是到时候电梯门口会有服务生接待的。

    青霞他们陆续上了电梯,陈放就特别好奇,哪里都想看看

    “妈妈,咋么不坐旁边的啊?”

    青霞搂住儿子:“可能这边近吧。”

    青霞没有来过这里,乔梅和阮雷是后来的,乔梅就走隔壁的电梯去了,自己看了一眼,才发现这边的电梯只停在一楼、四楼、十楼然后直达二十二楼,中间其他的楼层不停,所以不能乘坐这个。

    出电梯,服务生微笑着,一个特别帅气的男生,一身的黑色西装,标牌上别着属于他的职称。

    “您好,是去维多利亚厅1755包厢的是吧?”

    手里的通讯器响了两声,他引领着一行人往里面去。

    推开包房的门,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这时候陈元庆就萎了,陈元庆这种人吧,平时觉得自己特了不起,到一个他没见过的环境,他立马比谁都老实了,拿不上台面,也没见过什么世面,属于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里面的猴子。

    进了门,陆卿父母都起身了,陆卿没在里面,出去接电话了。

    这双方家人见面,自然得认识一下。

    乔荞简单的介绍着:“这是我妈,这是陆卿的妈妈……”

    双方简单的熟悉一下,陆卿那头才挂了电话,直接关机,推门进来,全部人的目光都落到陆卿的脸上了。

    青霞眼睛里可闪过一抹高兴。

    找这么一个人,她当然替妹妹高兴了,要模样有模样看着就很不错嘛,难怪乔荞要嫁,乔荞的眼光不错。

    陈元庆只觉得乔荞踩了狗屎运,这样的男人到底看上她什么了?

    找个大姑娘多好,找乔荞这个二婚的,又不是娶不到老婆,你急什么急!

    “妈您好,我是陆卿。”陆卿主动上前,跟张丽敏打招呼。

    张丽敏见过陆卿,可当时没觉得陆卿这么帅,当时就看了一眼,虽然觉得好那也是无关紧要的人不是,现在可不一样了,这变成她女婿,以后出去说不就又有资本了?张丽敏觉得真是解气,她早晚得通知蒋晨,最好到时候大办,她就不信不能下蒋晨的面子。

    看见没,我女儿离了你,找到更好的了。

    张丽敏这么一想,语气就好了起来,跟陆卿他妈就像是失散多年的姐妹一样,陆卿原本就对张丽敏带了看法,张丽敏这点变化陆卿都看在眼睛里了,张丽敏喜欢他什么?

    不就是他条件好一点嘛,也对,陆卿想着那次自己去接她们娘三,张丽敏那眼睛就没离开过他的车。

    乔建国和陈元庆差不多都是一个属性的,一看人家气势这么强,又是五星级酒店的,对方爸爸吧看着好像也没穿什么名牌,可是就比自己像样子,乔建国这么一想,就更加不愿意说话了,就听着张丽敏跟火鸡似的,呵呵的笑着。

    陈元庆和陆卿握握手,陆卿没叫姐夫。

    傲娇的劲儿又上来了,陆卿没瞧上陈元庆,很简单的道理,陈元庆他看一眼就看到骨髓里了,这样的男人有什么值得深交的?如果不是因为乔荞这带了一点联系,陆卿才不会对这样的人多看一眼呢

    大家都在说话,陆卿叫乔家人点菜,那边服务员靠在张丽敏的旁边,这乔梅两口子到现在还没上来呢,跑哪里去了?

    是不是没找到啊?

    “元庆你点。”

    张丽敏哪里会点菜,直接推给陈元庆了,陈元庆的声音也没什么力气:“妈,叫陆卿点吧。”

    陈元庆这样的,是敌强他就弱,敌弱他强。

    陆卿在哪里一坐,他就老老实实的了,不仅仅是陈元庆,乔建国还有陈放这都跟被老师罚坐了一样。

    “陈放叫姨夫。”张丽敏看着外孙子说着。

    青霞拍拍孩子,叫孩子喊,陈放有些小心翼翼的。

    陆卿不喜欢这孩子,一点都不喜欢。

    看着胆子小,眼睛都不敢看自己。

    “陈放叫啊……”

    张丽敏让陈放叫人,陈放就是不开口,青霞被弄的也有点尴尬,乔荞打岔就给打过去了,心里想着自己妈可真是的,叫什么姨夫啊,陈放这孩子原本就不爱说话,头疼死了。

    这不是让双方都尴尬吗?你说陆卿家里人会怎么看孩子?

    张丽敏有些讪讪的,觉得陈放不给自己争脸。

    正尴尬呢,乔梅和阮雷来了,又是一番介绍,乔梅会说话啊,笑声和铃铛似的,特别会活跃气氛,一个人直接把场子就给撑起来了,有说有笑的,跟陆卿父母都能聊几句,哪怕就是陆卿父亲,乔梅都没冷落对方,你问人家肯定会回答的。

    陆卿她妈只是简简单单的看了一眼这三姐妹哈,乔荞当然她见的次数是最多的,不一定准,但是觉得乔梅肯定是最受疼爱的,这丫头很会说话,老大呢就很闷,没什么话说,小的这个还可以,就冲乔荞给自己打那通电话,陆卿他妈就愿意对乔荞好点。

    有乔梅在就不用怕冷场,阮雷也能跟着缓和气氛,这两口子表现一突出,陈元庆的脸就彻底黑了。

    他是大姐夫,怎么弄的自己跟陌生人似的?

    陈元庆觉得自己在老乔家就是最大的,有谁是副科长了?

    想要拿乔说两句话吧,可怕丢人。

    看着阮雷一枝独秀,陈元庆又不甘心,自己清清嗓子,去主动跟陆卿母亲说话。

    阮雷心里鄙视。

    阮雷也是坐办公室的人,他在的那是什么单位,全部都是人精啊,能在那样的单位干出来,阮雷就不是白给的,不光是嘴会说,陈元庆虽然挂着一个副科长的名号,狗屁不是,他要是会干,怎么一点外来钱都没有呢?手上要钱没钱,要权没权,要什么没什么,说话说不到点子上,说的都是白纸话,阮雷笑呵呵的喝着杯子里的水。

    不能表现你就安安静静得了被,可陈元庆偏不

    陈元庆讲着自己单位的事儿,乔荞黑着脸,有病吧,你单位的破事儿来这里讲什么啊?

    就这点都看不明白?

    可陈元庆还讲上瘾了,他觉得自己优秀的范围就是在工作当中,告诉人陆卿父母有什么难办的去找他,他在单位也特别的好使。

    “别看我就是个副科长,我还管些人呢……”

    乔荞心里叹气,说这些干什么啊?

    服务员推门,陆天娜从外面进来,陆天娜特别爽利的短发,人说敢梳这样发型的人一般都是对自己特别的有自信。

    免不了又是一番的全家介绍,陆天娜也会说,对着张丽敏乔建国叔叔阿姨的叫着,小嘴也可甜了。

    张丽敏就觉得陆卿家会养孩子,你看儿子养的这么好,这一定就是上辈子做了什么好事儿,这辈子才会有这么帅气稳重的儿子,女儿也漂亮,听说是警察,这工作多好。“姑娘处对象了吗?”

    陆母呵呵的笑着:“她还小呢,没着急。”

    陆天娜进来了就打断了陈元庆的话,你就别说了得了被,可陈元庆又捡起来话,又开始嘚嘚上了,气氛怪异的很,陆天娜倒着白开水,她最近不喝饮料,有点上火。

    这是乔荞的姐夫是吧?

    青霞扯扯陈元庆的袖子,说个没完了?你就这点事儿来来回回的说,知道你本事了,行了吧?

    陈元庆推青霞的手。

    乔梅冷笑,可真出息,丢人丢到外面来了。

    这一家人,你说这不是跟演戏似的给人看呢嘛,乔荞心里都火大死了,当面人家能说什么?回家肯定就得说陈元庆。

    “姐夫,你喝点水吧……”

    乔荞起身给陈元庆倒水,这边开始上菜,陆卿说大家都喝点酒。

    “我开车来的,我就不喝了……”

    陆卿心里不屑陈元庆,可面子上一点看不出来,要就说最奸诈的其实就是商人,好的坏的都是他说的。

    “姐夫今天咱们难得聚在一起,我和乔荞呢组建了新的家庭,你怎么也得给个面子喝一杯,没事儿喝完了我叫司机送你……”

    陈元庆这就跟陆卿攀谈上了,一下子就恨不得把陆卿当亲兄弟了,觉得陆卿对他特别的敬重。张丽敏和瞧见也是觉得陆卿这小子行,很会说话,看着还很稳健,是个不错的人选。

    阮雷见多了陆卿这样两面三刀的人,这男人他看一眼,就知道不是好相与的,乔荞玩不过人家,你看陆卿的那双眼睛,跟正常人就不同,玩死陈元庆,陈元庆都不一定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阮雷擅长观察人,也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主儿。

    举杯的时候私下压低声音对乔梅说着:“乔荞这丈夫不是省油的灯,看见没就几句话把你姐夫就给收服了,境界啊。”
(快捷键 ←)上一章:80回 反作用返回目录下一章:82回 磨合期(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