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穿越小说 »婚后宠爱之相亲以后最新章节列表 » 82回 磨合期

82回 磨合期

文/简思
婚后宠爱之相亲以后 本章字数:12436 婚后宠爱之相亲以后txt下载
推荐阅读:嫡女骄 素女寻仙 异世农家 天后成长日常 凤朝江山 超品奇才 美利坚牧场 你有权保持沉默 异世界的魔王大人 史上最强师兄
    阮雷没认为自己就因为陆卿多优秀而嫉妒,就事论事,陆卿也不是个省事儿的,找这么一个男人日子好过不好过就单看乔荞自己怎么过起来了。

    乔梅也不喜欢陆卿,就冲那次陆卿当2b的事情,但一码归一码,这是乔荞嫁人不是她当姐姐的嫁人,对乔荞再婚的事情上,乔梅是投赞成票的。

    想法结论和阮雷保持一致,就看陆卿用两三句话能把陈元庆收服了。

    张丽敏恶狠狠地去瞪乔梅和阮雷,这什么场合?他们两个人就在一边嘀嘀咕咕的,张丽敏心里不爽。

    乔梅点到即止,饭也吃了,自己也来了,剩下就没她事儿了,出声说自己有点事情要办,必须得先走。

    “乔荞和陆卿去送送。”陆卿的母亲开口。

    乔梅就顶着张丽敏的眼刀子不在乎的起身,跟乔荞并肩走着。

    “你再婚按道理二姐应该花钱,你也知道我手里现在没多少,那边黎明我刚给拿了钱……”

    乔梅手里肯定不会连几千块钱都拿不出来,但是她不想花。

    别说当姐姐的怎么样,她对乔荞已经够意思了,乔荞也不差这点钱,面子活呢,乔梅就不打算做了,你高兴呢,你就多想想你姐我对你的好,你不高兴呢,你姐我就是这样的人,我也没指望你能对我怎么样不是。

    乔荞难道就差乔梅的钱?

    “行了。”

    乔荞使了一个眼神,姐妹之间还讲这些干什么。

    “男人是你自己选的,乔荞路好走不好走姐就跟你说一句,你们俩不是谈恋爱到一起的,等于说陌生人现在就变成一家人,陆卿呢有本事有钱,他交给你来管钱呢,说明他这人不错,他不交给你管,你也别抱怨。”

    乔荞笑:“我知道了。”

    送着乔梅进了电梯,跟阮雷打了一声招呼,电梯门关上,乔荞心里笑,跟张丽敏说那么一次,乔荞都后悔了,因为她妈嘴不严,自己家的事情最好还是不要让陆卿从别人的嘴里听见自己说过的话。

    陆卿单手搂着乔荞的腰身。

    “回去吧。”

    这一顿算是吃的大家都很开心,张丽敏觉得面子十足,散了之后乔荞跟着父母回家,青霞和陈元庆也回了张丽敏家,张丽敏进门就去倒水。

    乔荞回到房间,青霞跟了进来。

    “我跟你姐夫就这点表示,你拿着吧。”

    乔荞看着青霞递过来的钱,既然大姐给了,自己索性慷慨的接受。

    “那谢谢了

    。”

    乔荞眼睛笑得弯弯,从青霞的手里把钱接了过去,青霞脸上表情一丝变化都没有,她愿意拿出来的,当然不会是为了走形势,不过青霞出来,陈元庆盯着青霞的手,等看见青霞手里的钱没了,陈元庆的脸黑了。

    乔荞心情好,满脸都是笑容,说话也是温声细语的,对着陈元庆难得也有了几分好颜色。

    陆卿回到家,陆卿母亲就说乔家这三个丫头。

    “老大不怎么说话,看样子好像家里地位不行,老二那双眼睛……”做人陆卿他妈肯定是喜欢乔梅这种类型的,但是她心里清楚的很,乔梅你就单看样子,那样的女人能玩死你,做女儿做朋友做什么都好,千万不能做婆婆,不然你得从十八楼跳下去,那乔梅说话眼珠子动的那个劲儿,不是一般人。

    这么来看,乔家三姐妹乔荞还算是不错,大大方方的,不特别的聪明也不笨。

    陆卿他爸笑道:“这孩子面相不错,父母不行。”

    不需要看面相,就单看张丽敏说话,乔荞的爸爸虽然一句话没说,整个过程除了必要的话,多余的一句没有,一看就是老婆压在头顶的,张丽敏话多,可一句都说不到点子上,这点她和她姑爷不相多让,总体来说有用的一句没有,废话连篇。

    依着陆卿他爸来看,姓乔的全家也就是那个老二能看,全是草包。

    就陈元庆那个嘚瑟的劲头,陆卿他爸摇摇头,不过结婚都结婚了,就这样吧,姑娘好就行。

    “我看着这一家也不行,太浮躁,张扬到不行了。”陆卿母亲叹气,话音未落,陆卿走了进来,陆天娜手里拿着瓶子正在喝水呢,陆卿他爸叫陆卿坐下来。

    “你们俩以后钱方面要怎么解决?”

    陆天娜无语,哪里有当家长的问这样的话的?儿子都结婚了,自然要将权力交给儿媳妇的,不是家家都这样的吗?

    陆卿从容不迫的站在窗边,拉开窗子,让外面的风吹进来一些,一双沉静的眼睛在父亲的身上扫了扫。

    “暂时不会交到她手里。”

    陆卿的父母齐齐点头,这实在是因为儿子身上牵扯到的钱太多,等以后熟悉熟悉再说吧。

    乔荞哪里能想到人家姓陆的全家聚集在一起开会,商量要不要把钱给她管呢。

    张丽敏也在告诫乔荞,这管钱的事儿,不能操之过急,现在陆卿不信她就是正常的。

    “男人嘛不就都是那个熊样的,你对他好点,会撒撒娇……”

    乔荞不乐意听这些没营养的,说自己困了要睡觉。

    过了没几天家里那边都弄好了,该换新的全部都焕然一新,乔荞搬了过去。

    搬过来的第一天,乔荞晚上下班去市场买的菜,因为今天是第一天,乔荞有所期待,买了很多的水果,回来一直在忙,就为了晚上能吃顿叫大家都满意的饭,得陆卿夸一句,自己也就满足了。

    她也就没算白干不是。

    陆卿七点进门的,脸色不是很好,乔荞想着是他公司发生什么事情了,没去过问

    “洗洗手吃饭吧。”

    陆卿换了拖鞋,上了二楼,然后人就没下来,乔荞听得见他在二楼发火,说话的声音很冲,她就站在一楼叫楼上的人不是,不叫也不是,就这样尴尬的站在原地。

    等到七点四十,陆卿还是没有下来要吃饭的意思,乔荞从下班一直忙到现在她饿了。

    自己拿着碗筷,悄然无声的吃着,陆卿不饿她饿啊。

    吃了两口脸上的表情僵硬的很,怎么也维持不下去,你就是在有脾气,今天是什么日子?

    我搬过来的第一天,就算是你多生气,是不是要看在她的面子上收敛一下?

    陆卿从楼上下来,看着乔荞没等自己,她都快吃完了,嘴唇抿得紧紧的,坐下,两个人这哪里像是新婚的夫妻?

    乔荞就想,按照自己过去的脾气,早就饭碗扔他脸上去了,他就感谢自己现在这脾气改了不少吧。

    “什么事儿这么生气?”乔荞问了一句。

    总不能一直不说话。

    陆卿说:“说了你也不明白。”

    原本就是,公司的事情说了乔荞能懂吗?

    一句话差点没噎死乔荞,眼睛里恨不得喷火,直接把陆卿给考了。

    吃过饭,陆卿碗筷一放,这就是要完事儿了,乔荞笑眯眯的:“你把碗筷洗了,饭是我做的。”

    陆卿觉得乔荞就是星外来人,叫他洗碗?

    他洗一个碗的时间能赚多少钱?她知道吗?

    乔荞乐呵呵的笑着:“今天是头一夜,我得洗个澡……”

    乔荞的理由很充分,我是女人,我要好好的美美,我美了就是对你的尊敬。

    这理由陆卿就算是想发火,自己也发不出来,这婚结的,跟自己想的完全就是两码事儿,太不一样了。

    乔荞轻飘飘的踩着拖鞋上楼:“老公,我先去洗澡了!”

    说完自己头也不回的直接上楼奔着浴室去了,乔荞进了浴室,脱了衣服,拧开水任由水淋在自己的身上,跟想的不一样不说,陆卿不是很好相处,这些真是不结婚看不出来,光是看一个人哪里能看出来这些?

    陆卿随意的洗了洗碗扔在一边,自己就上楼了。

    第一夜怎么说也得有点样子,乔荞买了一件红色的蚕丝睡衣,比较轻薄,用毛巾捂着自己的头发,从浴室出来,陆卿在床上看书呢,屋子里灯光比较暗淡,八成是怕她觉得尴尬吧。

    陆卿看着她出来,将手里的书放到一边,从床上下来。

    谈恋爱不见得谁都会谈,不过这一步,是个男人都会,陆卿把乔荞拽到自己的怀里,不是陌生人是自己有那么一点喜欢的女人,想要加温还很难吗?等陆卿把乔荞的睡衣给拽下来扔到地上去了,两个人就差最后一步了,乔荞的大姨妈来报道了

    准时报到。

    陆卿是怒火冲天,哪怕现在就是见红也不能阻挡住他,临门就差一脚。

    乔荞这身体过去就是因为这样落的毛病,当然跟陆卿不能直接说,可直接来,乔荞不干,对她身体不好,医生都讲了,来例假是绝对不能胡来的,乔荞推开他。

    “现在什么情况,你还要继续?”

    陆卿恨透了这个’姨妈‘,你说这叫什么事儿吧?是你定的这一天,你什么时候来例假你心里不清楚?

    陆卿绷着一张脸,换个脑思维一想,他多聪明的人呀,一句话别人觉得还没怎么样呢,陆卿心里已经有十多个念头闪过了,有时候也不知道精明是好还是不好,这不是陆卿没答应把钱放给乔荞来管吗,今天她就在第一夜闹出来这么一出。

    陆卿不信一个女人连自己的例假都弄不清是哪一天来,自己深呼吸一口气。

    “你睡吧,我还有点事情。”

    直接摔门就离开了,把乔荞给扔房间里了,乔荞挤出来一丝极其僵硬的笑容,这叫什么玩意儿啊?

    从开始就没有一点顺利的,不顺极了。

    乔荞的例假很不准,有时候准上三五个月,回头就有可能月尾去月头,她能阻止姨妈来吗?

    答案自然就是不能的。

    第二天一大早,乔荞起床,饭是要做的,生活习惯不同,陆卿早上九点去公司,当然有事情除外,他的睡眠不是很好,就怕听见有一点点的动静,乔荞六点钟起床,陆卿裹着被子就听见好像有脚步走动的声音。

    你知道的,对于要求睡眠质量很龟毛的人来说,哪怕就是有一点的声音他都恨不得马上起来劈了发出声音的人。

    乔荞走路是没有放轻脚步,因为没有人提醒过她要放轻,蒋晨以前不会挑剔这个,至于自己爸妈就更加不用说了,陆天娜神经很好,睡熟的时候什么声儿都听不到,乔荞现在走路就是正常,没故意鞋底蹭着地面。

    乔荞下了楼,用水,开水龙头总会有声音的吧?

    陆卿觉得耳膜都要真破了,谁让她起来这么早做什么饭的?

    掀开被子,脚把拖鞋蹭过来,踩上然后站在二楼的楼梯抱着胸。

    “我还在睡觉,你能考虑一下我的感受吗?”

    乔荞听见声音,猛地吓了一下,手里的锅直接就掉地上了,地面都是水,垂着眼帘。

    “知道了。”

    陆卿回房间咣当一声就摔上门了,他被吵醒了,现在就没有办法继续睡了,睡不着脑子疼的厉害。

    偏头疼的厉害。

    乔荞看着脚边的锅,自己蹲下把锅子捡起来,厨房的水擦干净,然后回房间就坐着,守着到点然后简单的梳洗了一下直接就开车去单位了

    她侍候不了这样的人物,简直就是他妈的神经病!

    新婚第一天就给气受的,乔荞估计她也是头一份了。

    同事知道她结婚了,都好奇什么时候摆酒,乔荞笑嘻嘻的,自己过不好也不能写在脸上,等着别人笑话自己吧。

    真是有一种求助无门的感觉,之前相处还觉得挺好的,特别是自己跟陆卿说她和蒋晨曾经有过一段婚姻,陆卿都没犹豫就娶她了,那时候乔荞还挺感动呢,自己想,以后一定要跟陆卿好好过,结果现实就是住在一起的第一天就弄的非常不愉快。

    陆卿这人说白了,也就是表面能看,又会穿,身材又好,脸蛋也不错,能哄人的时候也会哄,内里呢?就是一个粗神经的,懒得对家庭付出一点力气的人,全部的精力都用在工作上了。

    他应该娶的不是老婆,而是佣人。

    或者缺个管家。

    想象当中的完美婚姻,完美到爆的老公,乔荞抓了两把头发。

    果然美梦不能多做啊,不然注定一场就都是空。

    得到一样就得失去一样,自己不是图陆卿条件好吗?不是图陆卿帅嘛,报应来了。

    陆卿就好比摆在货架里的商品,最新款的内衣,迷的乔荞有些走不动路,总觉得这样漂亮的东西我如果能够拥有,穿在身上会怎么样怎么样,试穿的时候就发现有点卡胸,按照正常的道理来说就不应该买,可自己就偏认为自己也许明天就瘦了,瘦的时候首先就是从胸瘦嘛,结果买到家这件内衣叫她觉得痛苦万分,卡的她上不来气,空有个好看的样子。

    陆卿一条短信,一个电话都没有,这可真是娶到手了。

    晚上乔荞菜也没买,就别做了,人家都不欣赏,你还累自己干什么。

    随便吃了一口就回来了,洗了一点水果切了自己回了房间去玩游戏,七点多陆卿回来的,看着家里连饭菜都没坐,脸又拉长了。

    这不是找病是什么?

    做了你就不停的有事情,不做你就黑脸,太难侍候了吧?

    陆卿这脸上就刻着字了,乔荞只要不眼瞎就绝对能看得出来。

    “没做饭?”

    “你又没有告诉我你回不回来吃,我做了你不吃不就浪费了?”

    乔荞垂着眼睛,要么你就发短信发微信你告诉我,要么你就别回来找茬,我是你老婆,不是你家的保姆。

    “你在跟我赌气。”陆卿简单的一句。

    乔荞看着陆卿:“婚姻是两个人共有的,你首先就没有进入婚姻的状态,陆卿你回不回来吃,是否应该先给我一个消息?这样我好知道我能做些什么。”

    这一局乔荞胜在有道理,陆卿说不出来其他的。

    第二天陆卿起来的早,这几天头疼缓解了许多,早上六点等着乔荞起来做饭,他有些饿了,乔荞的手艺还算是不赖

    乔荞新婚的第一天起床做饭了,结果被人责骂,睡懒觉谁不会?

    六点五十五分起床,把被子全部叠好,然后洗漱找出来自己今天要穿的衣服,把东西都收拾好,拿着包开门准备去上班。

    陆卿翘着脚,光着脚踩着拖鞋,看着楼上下来的人。

    “去上班?”

    乔荞点头:“是呀,我其实原来挺喜欢做饭的,但是你这样关心我,想来也是,女人一辈子都奉献厨房了,我听你的话,你不让我做我就不做,我去上班了,今天外面变天了,你注意换衣服。”

    乔荞脸上没有一丝的僵硬,笑嘻嘻的,认真的关心,就像是妻子关心丈夫那样的关心,然后还堵的陆卿一句话说不出来。

    是你不让我做的。

    陆卿笑:“嗯,你也多穿。”

    乔荞下到一楼,陆卿起身,送着乔荞出了门,然后在乔荞的脸上落了一吻:“自己别累到了,有事儿给我打电话。”

    你看陆卿的表现,你把之前他做过的事情都抛开,单看今天早上的举动,那绝对就是天底下最好的男人,送老婆到门口,看着老婆上车,然后微笑着送着老婆离开,可综合一下他前几天的表现,乔荞算是看明白了。

    唬人的架势陆卿有。

    今天早上她就敢赌十块臭豆腐的,陆卿生气了。

    不过是没表现出来而已,总结呢就是陆卿的脾气一点都不好,暴脾气!

    陆卿等乔荞离开了,自己脸上的笑容马上就落了下来,阴阴沉沉的,行啊,知道用话来堵他的嘴。

    陆卿一直都觉得自己是无往不利的,他没在谁的面前输过,任何人,可乔荞骑在他头上两次了。

    乔荞上午十点收到陆卿的微信。

    “老婆,晚上我想吃……”

    陆卿洋洋洒洒的点了十几个菜,乔荞脸上的表情特别的严肃,这边有人不停的在投诉移动,乔荞已经被人缠了一个小时就了,她听着陆卿的话,问了一句,没开玩笑吧?

    陆卿回一句,说他平时就这样吃的。

    乔荞说行。

    陆卿拿着手机,听着乔荞那一声没有任何情绪的行,心里狐疑,她真给做?

    他承认自己就是故意的,谁让乔荞叫他觉得不爽了,没结婚之前觉得乔荞就是小可爱,结了婚之后才发现,小可爱有爪子,陆卿就想,人果然不能只看表面,你说他那时候看见乔荞的都是好的。

    蹲在雨里的时候多柔弱,看着多叫人怜惜,结果呢?你能把乔荞和早上笑嘻嘻说着,因为你不让我做,心疼我,所以我以后就不打算早上起来给你做饭了的人对上号吗?

    乔荞下班继续去买菜,陆卿不是说要吃嘛,乔荞是答应做了,可自己做出来陆卿能全部都吃光吗?不能的话这就是浪费粮食,陆卿故意激自己,她上当了才是笨,她就笑呵呵的,不温不火

    乔荞上来这劲儿也能气死人,买好了菜,陆卿打电话。

    陆卿就跟谁家老太爷似的,翘着脚横在沙发上,提前很早就下班了,回家等着乔荞做饭呢。

    乔荞开车进小区,停好车,然后把袋子全部都拎在手上,扣上后备箱,走到家门口,都不需要按秘书,伴随着电子门的声音,陆卿笑呵呵的顶着一口大白牙欢迎她回家。

    “回来了?”

    做丈夫做到这个程度,你上班送你到外面,你下班出来给开门迎接,也算是不错了。

    乔荞把手里的袋子递了过去,陆卿没接,自己的手抄了起来,就站在门边,乔荞递了半天看着他也没动,自己弯着腰身换拖鞋,将脚上的鞋放到鞋架里。

    “才买这么几样?”陆卿挑眉。

    不是说要做十个菜的吗?

    乔荞的眼睛动了动,特别认真的看着陆卿,一双眼睛溜圆又认真的对上陆卿的。

    “我做了十个菜你能都吃了吗?”

    陆卿自然说不能吃。

    “那剩下的呢?剩下的倒掉?”

    陆卿仰着下巴,乔荞拎着袋子进了厨房,包就随手扔在了沙发上,陆卿坐在一楼的客厅看电视呢,就看着乔荞的背包觉得挺有意思的,小小的一个。

    他对皮包这东西不是很了解,不过牌子不就是那些嘛,mcm这是什么牌子?

    陆卿拿着乔荞的包,上下看了几眼,又迅速的放了回去,踩着拖鞋上了楼,你要说陆卿这脾气呢,说抽风就抽风,对你好的时候,你觉得他简直就是王子附体了,说不好的时候,眼睛一转一百个心眼就出来了。

    陆卿给秘书打电话,叫秘书给乔荞买个包,秘书自然要详细的过问,买什么样牌子的。

    陆卿哪里晓得,他像是有时间专程去给女人买包的人吗?

    上次那鞋就是顺便了,他哪里有那样的美国时间。

    “你如果觉得我能去买,我还打电话给你做什么?我如果自己都解决了,我还需要秘书干什么?”

    秘书满脸的无语,那男秘书也不是用来给老板娘买皮包用的啊,老板你不了解,我就了解吗?

    放下电话,幸好他也是有老婆的人,女人对这些就比较清楚多了。

    乔荞哪里知道这些,自己在厨房做饭呢,吃饭就得有个愉快的心情,总是去想不开心的,她也闹心,弄不好就早死两年,自己死了陆卿还会快快乐乐的娶第三个老婆的,这么一想,乔荞还是觉得陆卿挂了自己再嫁吧,还是这样的结果比较喜闻乐见。

    乔荞上手速度很快,这边切水果,她就愿意在切水果上面浪费时间,弄的尽量漂亮一些,依靠着流理台,身上系着围裙,穿的是半身裙,今年很是流行一长一短的裙体,前面短后面长,小腿的线条很饱满,一只腿微微的弯着一些,自己在弄芒果

    乔荞不吃芒果,吃芒果就过敏,但是陆卿吃。

    为什么乔荞知道陆卿吃?

    乔荞和陆天娜住的时候,切过几回水果,还真不是特意留心去看的,偶然看见那么一眼。

    头发有些乱,顺着皮筋就滑落了出来,乔荞微微低着头,专心的在弄手里的芒果,陆卿进来,看了一眼,自己这钱也算是没白花。

    陆卿这人吧,也是有点说不好到底是什么个性。

    对乔荞就把自己手里的钱看的很重要,再婚了也没打算交出来,不能说这样做就是错,每个人都有每个人考虑的角度,因为这事儿两个人闹的确实不是很开心,也因为这个陆卿有点猜忌乔荞,然后就给做顿饭,自己回头就让秘书去给买一包,那到底是在乎钱呢,还是不在乎钱呢?

    叫人看着有点迷茫。

    乔荞把水果装盘,陆卿上手抓了一块。

    “洗手了吗?”乔荞瞪他,她眼睛瞪得溜圆,粉亮亮的,就那么一眼,瞪出来风情了。

    陆卿觉得哎呦,接上信号了。

    前几天信号就一直接不上,频道有些错乱,总是接错,乔荞在那边呢,他在这边,终于现在接上信号了。

    陆卿看着自己被打到的手,送到乔荞面前,:“你给我吹吹。”

    乔荞觉得无语,你是小孩子吗?还相信吹吹就不疼那一套?

    再说她根本就没有用力气好不好?

    “你喜欢什么包?我送你一个。”

    陆卿说这话真是好话,其实男人和女人相处很简单,你把他弄高兴了,送你个包啊,给你买点什么就挺现实的,这点钱陆卿舍得。

    听进乔荞的耳朵里呢,生活费都差点干起来了,我还让你给我买包?

    这包我要是真要了,我在你眼里恐怕也就变成为了钱跟你结婚的人了吧?

    可不要自己就吃亏,他提出来了,自己干嘛不要?

    乔荞脑子一转,似笑非笑的看着陆卿:“好呀,老公给买的,给买我就要,不过话说在前面,可不是我逼你给我买的。”

    陆卿早就忘记自己不太满意的事情了,勾着乔荞的下巴,特别傲娇的点点头。

    这顿晚饭两个人吃的不错,陆卿算是满意乔荞的手艺,不过照比着那些大厨师来说,还是差的远了。

    家里饭偶尔吃吃还好,总吃会吃腻的。

    饭后吃水果,陆卿负责消灭,乔荞就上楼了。

    “你不吃水果?”陆卿叫住乔荞。

    乔荞站在楼梯往下看:“你吃吧,我对芒果过敏

    。”

    其实也不能算是过敏,乔荞吃芒果呢,有时候运气好就没事儿,有时候儿运气不好嘴唇就过敏,会肿。

    “真是好东西不会吃。”

    乔荞笑笑,好东西你认为好吃就好了,自己回了卧室,身上不方便也就不洗了,弄满地都是血,她自己也懒得收拾,再说影响心情,就这么五天,撑撑就过去了。

    乔荞玩电脑呢,她喜欢玩单机游戏,跟人玩五指棋,总是输。

    自己开了外挂,结果还是输,永远都是她去追着对手跑,这点叫乔荞很是郁闷。

    陆卿洗过手自己推门进来。

    “玩什么呢?我看看……”

    说着就往乔荞的身边凑,乔荞捂着屏幕不让陆卿看见,陆卿跟乔荞可是玩过的,乔荞的手太臭。

    说白了脑子就是摆着看的,小学生恐怕都会比她玩的好。

    这战绩……

    啧啧啧!

    陆卿在心里佩服,这要是乔荞给他生个孩子,这孩子得笨成什么样啊?

    陆卿叫乔荞起来。

    “你干嘛?”乔荞谨慎的盯着陆卿。

    “帮你报仇。”

    “哎呀你不会玩了……”

    乔荞觉得陆卿虽然脑子挺聪明,可他不玩游戏的啊。

    乔荞现在还在张飞这关呢,一关都没过去,简单来说一把都没胜利过,这个悲剧劲儿。

    陆卿坐下,抓着鼠标,乔荞抱着胸就等着看好戏,她就不信陆卿能多牛逼。

    陆卿上手就知道有没有,玩了七局只输了两局,直接就晋级了换了貂蝉,陆卿的手指敲在桌子上,他的手指很长,骨节分明,那是一双很漂亮的手,乔荞说是手控吧,其实真不能算,说是声音控吧,其实也不算。

    就是偏好看这些,觉得一个男人如果帅气一点加上手长得漂亮,声音好听那就是完美。

    经乔荞实验表明,帅哥的手都很好看,没有不好看的,但是帅哥的声音不见得都好听。

    她曾经坐车就在车上看见一个长得特别帅气的男孩子,应该已经工作了,出去跑业务,结果一打电话,一张嘴,乔荞觉得真是失望。

    那种感觉立马就没了。

    好在陆卿的声音还能听。

    陆卿敲啊敲的,带着笑眼去看乔荞,这有多难?

    他还没拿出来全部的注意力去玩呢。

    乔荞翻着白眼,她觉得陆卿长了一张欠揍的脸

    “你真聪明。”

    陆卿直接接话:“谢谢,我一直这样聪明,我妈说没见过我这样聪明的孩子,我念书的时候拿的是奖学金,你要感谢老天爷,如果是在念书的时候我遇见你,我一定不会娶你。”

    这是陆卿的实话,如果是那时候的话,恐怕他不一定能看上乔荞。

    乔荞听了这话,也不生气也不高兴,淡淡的别开眼睛,陆卿从她脸上看不出来什么表情,一双深黑的眼眸转了转,他就觉得这女的突然就开窍了。

    乔荞之前还是跟自己拉开很远的距离,情商智商都不在一个层次上面,现在她竟然正常了?

    真是不易啊。

    这就好比一个脑瘫患者突然正常了,陆卿觉得可以开酒庆祝了。

    伸着手去揽乔荞的头,屋子里的灯光折射在地板上,乔荞的电脑配置很好,网速很快,陆卿站起身将脸孔凑近乔荞的。

    “我家脑瘫患者终于好了。”

    你大爷!

    乔荞直接问候陆卿大爷。

    “我要是脑瘫你是什么?”

    陆卿没有回答,今天晚上也没有去隔壁睡,早早就上床了,不能做些别的还是可以一起睡的,今天晚上的气氛不错。

    乔荞上了床,床垫跟着动了动,乔荞一直保持在外面的姿势,不想挨着陆卿过近,倒是陆卿出声调侃。

    “怕我吃了你呀?”

    乔荞没好气的推开陆卿的脸。

    “我是怕你熏到我。”

    陆卿后反应过来,自己凑近乔荞的脸庞边:“来闻闻,能熏到吗?”

    屋子里拉着厚厚的遮阳帘,帘子的颜色很厚重,这就是陆卿秘书选回来的,他哪里知道老板喜欢什么样的颜色,老板娘又不管,按照屋子里的色系,就弄的这种灰沉沉的颜色。

    乔荞关掉自己一侧的台灯,陆卿没打算马上睡。

    “你要睡了?”

    乔荞嗯了一声。

    “我看下文件,你先睡。”

    乔荞对着陆卿笑笑,陆卿扔开手里的文件,单手就撑在枕头上:“你对着我这样谄媚的笑想要干些什么?”

    乔荞可不承认,她就笑笑怎么就成谄媚的笑容了。

    身上不便,实在不宜有什么不文明的举动,可能是因为陆卿对乔荞的态度有所软化,导致她早上起来晚了,根本没时间收拾打扮,从床上爬起来光着脚在柜子里翻腾着衣服。

    “完了完了……”

    都是窗帘害的,过去乔荞虽然也是怕光打在脸上,可从来没有买过这么厚重的帘子,别说现在是七点就算是九点了,屋子里也跟晚上十一点似的,就因为一点阳光进不来,害得她睡的太香了

    乔荞从床上下来,踩了陆卿一脚,陆卿昨天睡的也不是很晚,他回来的时候乔荞已经睡着了,没化妆和化妆肯定会有分别的。

    你说女人真是奇怪,上了妆是一张脸,卸了妆又是另外的一张脸,很普通,微微有些黑眼圈,陆卿也睡过头了,是被乔荞给踩醒的,奇怪的是今天睁开眼睛心情就很好,乔荞就算是踩了他一脚,陆卿都不想计较,懒洋洋的单手撑着胳膊,看着地上到处乱转的人。

    乔荞嘴里喊着要死定了,随便洗了一把脸披上衣服慌慌张张的拿着包。

    “我上班了……”

    说着话去找拖鞋,拖鞋可能有点大,脚一下子就飞出去了,她拐了一下,身体跟着一扭,偏着身体就跑出去了,陆卿无声的笑了出来,他总觉得乔荞有能安慰别人心情的本事,她自己总出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在身上,能娱乐别人。

    这就好比,当你倒霉的时候你就想遇上一个比你更加倒霉的人,别人比你更加倒霉,你的心里就舒爽了。

    陆卿慢悠悠的离开自己一夜好眠的床垫,继续慢悠悠的拉开窗子,看着乔荞披散着头发,这样来说确实不好看,苍白着一张脸,脸上有几个小斑点,鼻子上有两个坑,陆卿看的清清楚楚的,那鼻子上的坑是乔荞小时候生水痘自己去挠,留下来的疤痕。

    特别普通的一个女人,满小区随便抓都抓不出来一个这样形象的,其实陆卿之前也觉得自己很喜欢精致的女人,前妻曹一凡也好,乔荞也好,乔荞很会收拾自己的,结果今天一看她这张脸,觉得看多了太精致的东西,突然看看另类的心里也很舒服。

    “你慢点开,要不要我送你?”

    乔荞摆手,赶紧的带上车门,降下车窗对着楼上喊了一声:“我上班了。”

    开车就走人了,风风火火的,到单位不用说肯定迟到了,乔荞捏着脚,祈求领导千万不要看见她不要看见她。

    正主任出来,看了一眼,别有深意的用眼神点点乔荞,乔荞虚弱的笑笑,整理整理头发,睡过头了能怪谁。

    换了衣服赶紧的回来,同事就说乔荞今天形象有点不对劲儿,对,皮肤好像黑了一点,因为平时乔荞又是隔离又是粉底加上防晒又是粉的,皮肤肯定会比现在更加的莹白,突然脸上什么都没擦,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下子就黑了。

    “哎呦,要是这么看,你可真像是三十岁的女人……”

    乔荞坐下,气息还有些不稳,听见郑梦琪压低的嗓音落入耳中,翻了一个大白眼送了过去。

    “我是马上就三十了,老应该的。”

    不软不硬的回了一句,讽刺我老,你能年轻到哪里去?你能跟十五六岁的小姑娘站在一起比较?

    郑梦琪心里冷笑,这才结婚几天呀,你看看这脸色弄的,早上就连妆都没有画就来上班了,闹矛盾了?听说半路夫妻是不好走到一起的。

    郑梦琪君,请问难道你以后结婚不是二婚嘛呦喂!你这样出言讽刺,难道就没有为自己未来担忧过嘛
(快捷键 ←)上一章:81回 陆卿见家长返回目录下一章:83回 老家成事儿(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