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穿越小说 »婚后宠爱之相亲以后最新章节列表 » 84回 夫妻一场

84回 夫妻一场

文/简思
婚后宠爱之相亲以后 本章字数:12535 婚后宠爱之相亲以后txt下载
推荐阅读:异世界的魔王大人 美利坚牧场 红楼之一世安乐 超品奇才 王座分你一半[未来] 天后成长日常 素女寻仙 制作人 嫡女骄 天数[洪荒]
    陆卿家和蒋晨家太不相同了,蒋晨一家是都眼睛长在天上,蒋晨的父亲还能稍稍好些,这也是乔荞一直没闹明白的,孙国慧那样的到底何德何能就把蒋晨的父亲给圈住了,就自己前婆婆那德行的,按道理来说前公公有钱之后必须要踢开她的,结果不但没有,对着好了一辈子,乔荞承认她很想看见孙国慧倒霉

    陆卿家的气氛相对来说更平民化一点,家里也挺大的看不见保姆的身影,根本没请过,也没有装饰的叫人一进来就觉得生硬,很温暖就像是一个家。

    陆卿的母亲洗了水果,一样一样的装在果盘里。

    “叫她切,她切水果可拿手了。”陆卿在外面喊。

    回到家就是感觉不一样了,瞬间从王子变身成邻家男人了。

    乔荞一听,赶紧起来去切吧,陆母不用乔荞,乔荞叫陆母别对自己客气。

    “妈,我切水果是很有一手。”乔荞说着,她的唇线很优雅,鼻子很挺,起来的晚休息的还算是不错,如果陆卿昨天不闹的话会更好,但也是因为昨天那一闹,今天起床感觉就不同了,这样才像是夫妻,一样更加像是同居人。

    乔荞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想的有点多。

    陆卿扯着脖子:“切点芒果。”

    乔荞应了一声。

    陆母就笑:“这孩子欺负人。”

    乔荞哪里能赞同呢,当新儿媳妇就是得少话,婆婆说什么就是什么,别多嘴。

    乔荞上手麻利的干活,陆卿他妈呢,原本自己出身就是这样的出身,她也不是生下来家里就有多少钱,也受过苦,那年代都是那样的,陆卿他爸也不是一开始就这样有钱的,以前打这个,陆卿他爸差点就没了,这是慢慢的风俗开始变化,大部分都是越有钱越是相信这个,到底准不准呢,她自己也不好说,她是信一点点。

    丈夫的事情她从来不张嘴问。

    想当年结婚,父母也不是很同意,毕竟这有点像是江湖骗子的感觉。

    陆母呢就是个很实在的女人,有文化很温柔,但是也有属于自己的小脾气,她大部分表面上都能让人过去,除非这人把她给得罪很了,比如曹一凡那样的。

    你不能收服你的婆婆,哪怕现在曹一凡就不是这家的儿媳妇了,但凡只要想起来曹一凡,她就能找出来曹一凡身上一千个毛病。

    曹一凡不会做饭,就连刷碗都轻易不刷,吃东西眼睛里没人,得婆婆把水果洗好了送到她的面前,吃上饭了从来不会让公公婆婆先上桌,家里如果有别人家的孩子,她也不会让孩子上桌的,特别的毒,就是这样的个性。

    可那时候曹一凡是她儿媳妇,她能怎么办,能包容就尽量包容被,这是后来发生那么大的事情,她活剐了曹一凡的心都有了。

    把乔荞和曹一凡放在一起,乔荞就是不好都好了。

    陆母就不信这个劲儿,她就要跟儿媳妇好好相处,一定得弥补上来,叫外人都知道,她现在娶的这个儿媳妇无限好,就算是离婚了也是比前一任强一千倍。

    这婆媳俩算是接上头了,乔荞也是憋着一股劲儿,以前跟婆婆相处不好,难免就会有人认为是她做的不够,这次再婚了,她一定得跟婆婆处的跟亲母女俩似的

    陆母看着乔荞的脸,就觉得这孩子很温柔。

    她是不太会看面相,乔荞很犟的。

    脾气上来也是够人喝一壶的,不生气的时候那笑的叫一个温柔,不过那些都是骗人的。

    陆卿在客厅里等着,乔荞端着果盘给他送出来。

    “怎么切的不如上次好看呢,没用心啊。”

    乔荞将手里的东西递给陆卿,恶狠狠的照着他的胳膊就拧了一下,倨傲地看向他,那小眼神全部都是控诉,给你吃的还堵不住你的嘴。

    陆母离的那样的近,不可能看不见的,老人倒是笑笑没理会。

    陆卿他爸回房间里换衣服,陆卿妈妈还好不是很喜欢穿,陆卿他爸特别的喜欢穿,享受型的,年轻的时候就是他穿,陆卿他妈轻易不怎么买衣服,后来女儿大了,她的身材跟女儿差不多,就捡陆天娜的衣服穿。

    乔荞坐在沙发背上,拧陆卿的肉。

    有敲门声,陆卿叫乔荞去开门,乔荞没动。

    她一个人都不认识,敲门的肯定是他家的亲戚,偏偏陆卿不动,乔荞就恨,好在陆卿他妈出来的快,踩着拖鞋一路走向门口,打开门果然就是陆卿家的亲戚。

    “来认识认识啊,这是我们的小乔……”

    乔荞到底叫什么,人家也不一定能记得住,毕竟也是头一次见面,但是小乔呢,就比较好记了。

    一群女人坐在客厅里闲聊天。

    “小乔什么单位的?”

    无非就都是问问工作啦,父母啦,姐妹啦都是这些问题,乔荞笑笑的回答,该怎么回答就怎么回答,这些人也不能把她给吃了。

    “陆卿这也不打算办酒席了?”

    陆母叹口气,有些话不能当着新儿媳妇的面去说,当时曹一凡干的事情,几乎这前楼后楼附近就都知道了,医院传的沸沸扬扬的,陆卿在办,这事儿又得被提起来,她一点都不想回忆过去。

    说起来那孩子也是惨,那么大点,不能单独的埋一个地方,想起来这些陆母就恨得牙根痒痒。

    乔荞一听这话题,知道自己在场不方便,赶紧起身,说自己去厨房洗点水果。

    “三嫂这……行吗?”陆卿的老姑用下巴指指进了厨房的乔荞,看着可有点娇儿啊,说话有点软绵绵的,这样的一般都是需要人哄的。

    “谁知道呢,现在才结婚几天,我要求也不高,只要比曹一凡强我就满足,陆卿就别办了。”

    陆母微微叹口气,她心脏真是不好,稍微一想这事儿,她就上不来气儿,人老了,身体不行了。

    “哎呀嫂子,你不用心里过意不去,现在小年轻都不愿意摆酒,弄一堆人在眼前晃来晃去的有什么意思,自己家吃顿饭就得了,旅游结婚多好,还紧跟潮流

    。”

    客厅里的人就聊上了。

    乔荞跟谁都不认识,都是人家问话她回答,表现得只能说中规中矩,没有失礼的地方也没有叫人眼前惊艳的感觉。

    今天请的都是陆卿奶奶家的那边人,能看得出来的是,陆母跟谁关系都不错,别人都挺尊敬她的。

    “我看着这小乔就比曹一凡强,强多了。”

    旁人叹气:“能一样嘛,曹一凡什么家庭出身的,这个父母都没工作,是自己运气好,考上的公务员。”

    有人讨厌曹一凡目中无人,自然就有人觉得曹一凡目中无人就是应当应分的,家里条件好才能硬气得起来,不过谁说也不如陆母说一句有用。

    这顿饭吃的大家都很开心,乔荞用眼睛溜着,看着吃的差不多了,自己找借口去卫生间。

    “算一下吧。”

    乔荞无声无息的就把账给结了,陆卿家原本条件就好,谁都不会跟陆母来争的,这些钱都是小意思呀,等陆母要结账的时候,服务员说已经结算过了。

    “小乔……”陆母拍拍乔荞的手,乔荞是她的儿媳妇,今天又是头一次见面,自然要领在身边的。

    这孩子有眼力见!

    “天娜怎么没回来呀?”

    “天娜工作忙。”

    “在忙也得注意个人问题了,都这个年纪了……”

    大家嘻嘻哈哈的。

    倒是有人提起来陆天娜,说的话很怪异,乔荞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想的多了,反正听起来觉得挺怪的,也许是自己想多了。

    “天娜可摊上一个好哥哥啊,陆卿这孩子对着天娜多好……”

    “这不是应该的嘛,陆天娜也不是外人是我亲妹妹……”陆卿淡淡的说。

    乔荞偏头,自己继续负责微笑。

    曹一凡跟老姑关系不错,老姑在桌子上也没有敢多说,那事儿吧老姑知道应该怪一凡,可一凡实在也是不容易,大家都是当妈的。

    回到家,丈夫看着老姑愁眉苦脸的觉得很奇怪:“不是去你嫂子家吃饭,怎么这种脸色呢?”

    老姑长长叹口气:“陆卿再婚了。”

    姑父觉得这没什么好奇怪的,曹一凡要是自己儿媳妇他就是掐也得让儿子马上离婚,这样的女人再好都不要她,哪怕全世界就剩她一个女人了。

    老姑有些哀愁,她和文青的关系也比较好,自己是告诉还是不告诉?

    一凡那头就明显还挂着陆卿呢。

    “我得给一凡打通电话……”

    姑父顿了顿:“你就没想过,是曹一凡家跟你亲近,还是你嫂子跟你亲?你这样联合外人,你嫂子要是知道了,能愿意吗?”

    老姑不管这些,曹一凡还管她叫一声干妈呢

    曹一凡家最先认识的是老姑,曹一凡小时候总生病,这不才认的干妈,后来认识陆卿家那时候曹一凡都挺大了,老姑觉得感情不同。

    虽然是干女儿,那也是女儿,她对一凡的好不是作假的。

    “文青啊,一凡睡了吗?”

    文青披着衣服自己接电话,这都几点了,还来电话。

    “嗯,已经睡下了,你最近怎么样啊?”

    老姑就绕了一圈,最后回归正题:“文青我得跟你打声招呼,咱们这样的关系,我如果不说呢,你和一凡以后肯定会恨我,陆卿再婚了。”

    “陆卿再婚了?”文青喊了出来。

    屋子里的曹父曹一凡都听见了,听得清清楚楚的,曹一凡这原本自从离婚之后身体就不好。

    先是儿子没了,后来丈夫闹离婚,几乎没的商量,婆婆看见她一次骂她一次,大把大把的掉头发,好不容易才休养回来的,可也落下毛病了,就是听见自己不想听的,心就跟针扎似的疼,去医院多少次了,就是检查不出来毛病,医生呢就是让一凡放宽了心,别总去想那些事情。

    曹一凡坐起身,眼睛红了。

    文青抓着电话:“你跟我说真话,不是为了气我?”

    老姑叹气,还为了气你,她至于这样做吗?

    “人都领回来了,已经领完证了,我嫂子的意思就是说不办酒席了。”

    文青铁青着脸,陆卿全家就是典型的给脸不要脸。

    冷笑着:“那也好,我倒是要看看他娶了一个什么样的媳妇儿,条件比一凡好?”

    文青脑子里完全就都忘记了,陆卿是亲口对她说过的,他找的就是二婚的。

    老姑为什么看不上乔荞,第一乔荞不是头婚,第二乔荞家里没什么背景,觉得哥哥嫂子都有点糊涂了,你知道的现在这世道你有钱也不行,必须手里要有权才行。

    “别提了,提起来我都上火,找了一个二婚的……”

    文青脑子嗡嗡的响,怎么挂的电话自己都不记得了,等她挂上电话,喘着粗气,曹一凡已经从房间里出来了。

    “妈,他怎么能这么对我?”声音都是不甘。

    曹一凡怎么甘愿,她一直都以为陆卿是舍不得她的,只是因为陆母在中间横着,她跟陆卿认识这些年了,还一起睡了三年,能没有感情吗?可今天就有人告诉她,陆卿要跟别人一起睡了。

    她不甘心啊!

    文青安慰着女儿:“算了算了,他自己不知道你的好,一凡听妈妈的别上火,咱们以后找更好的。”压低声音:“没了我们家,我看姓陆的怎么蹦跶。”

    曹一凡的爸爸这一夜也不用睡了,挺好的姻缘,陆卿那小子他也挺喜欢的,有本事啊,结果自己女儿弄成这样,他夹在中间他能说什么?孙子外孙子都是他的心肝肉啊

    曹一凡就非要闹着去给陆卿打电话,文青拦着她。

    “你这个孩子,妈跟你说多少次了,你这样只会掉价,叫人家笑话的,人家都娶老婆了,还能对你怎么样?”

    曹一凡哭的上不来气,就一定要打,文青摔了电话。

    “你听不听妈的话?”

    一凡的情绪整个就崩溃了,捂着脸开始可劲儿哭,文青没办法只能把曹可凡给叫回来,曹可凡就住在楼上。

    “我下去,你别去了。”

    曹可凡不让妻子下楼,曹一凡是因为什么哭成这样他心里清楚的很,自己妈舍不得说女儿,到时候矛头还得转移到自己老婆身上,文青就总说,祸事就是从儿媳妇的身上起来的,你不说孩子,孩子会往马路上跑吗?明明人在酒店呢,当时酒店距离马路多远,结果闹成这样,你就是个搅家精。

    这话说多了也是伤感情,曹可凡为了妹妹和自己老婆好,就绝对不可能现在让老婆下去。

    果然才进门,文青就指着曹可凡的鼻子骂。

    “她呢?怎么不下来,现在知道躲了,连个孩子都看不好……”

    陆卿一直在说他已经有女朋友了,偏偏就谁都不信,都一个劲儿的认为陆卿是在等他妈脾气平息下来,然后会继续跟曹一凡过。

    曹可凡一看拦不住妹妹,那就让一凡打吧。

    陆卿的电话响,他在逗着乔荞玩呢,一会儿扑倒一下的,乔荞正好借机推开他,从床上逃了下来。

    “你电话响。”

    “你接。”陆卿淡定地看着乔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

    乔荞看了一眼,上面没有名字,好像是陌生的号码,念了出来,陆卿面上依旧没有任何的表情,这号码他当然熟悉了。

    “喂,这是陆卿的手机……”

    乔荞接了起来,曹一凡已经彻底崩溃了,哭叫着:“你让陆卿接电话,你让陆卿接电话……”

    喊的乔荞有点发懵,曹可凡一听不对劲儿,赶紧从妹妹的手里把电话抢了下来,放在耳边,曹一凡上手去抢,曹可凡毕竟高嘛。

    “你好,我是曹可凡,请问陆卿在吗?”

    乔荞看了一眼陆卿,可陆卿还是那副样子,乔荞捂着电话:“你的电话。”

    陆卿从床上下来,乔荞以为他是要接电话,结果陆卿踩着拖鞋就出去了:“我洗澡去了,你跟电话里的人说,我没时间。”

    陆卿径直就去浴室了,把问题扔给乔荞了,乔荞也郁闷呀。

    “陆卿说他没时间。”乔荞想这样总会挂电话吧,结果曹一凡的尖叫声就从电话里传了出来,咒骂着乔荞,乔荞就不愿意了

    直接挂了电话,她又不是挨虐没够,她认识都不认识,上来就骂她?

    直接关机。

    陆卿洗澡呢,等陆卿回来乔荞也没有多提。

    这前妻什么的,最好就不要问,特别是眼下这种情况,陆卿摆明了就是不愿意多谈,就连电话都不愿意接,乔荞就敢说自己念电话号码的时候陆卿一定猜到是谁了,他既然没有自己接过来,就说明问题很大,乔荞上次听的也就是一个大概,知道陆卿他妈很讨厌陆卿的前妻,陆卿的儿子死了,其他的她都不知道,她也没打算问。

    陆卿这一晚上没动乔荞,他得是什么样的人,这边被人提醒想起来儿子,这边去动自己老婆?

    儿子的死就横在心间了,想起来就恨不得一刀劈了曹一凡。

    曹一凡就好比臭虫一样的存在,只要她出现了,就会膈应膈应陆卿。

    陆卿曾经离婚的时候就发过誓,他宁愿要一个鸡也不愿意要曹一凡。

    可没人把他的话当真,都觉得他是在气头上。

    搂着乔荞:“睡吧。”

    早上陆母起的依旧很早,今天乔荞和陆卿就要回去了,不过是晚上走,下午要跟陆卿姥姥家的人吃饭。

    “我看着陆卿不大高兴呢?”

    陆母试探的问了一句。

    她儿子一般事情都不大会动声色,能叫陆卿这样的,她其实有点猜到了。

    “嗯,昨天接了一通电话,接起来就开始骂我,又是哭又是喊的,太吓人了……”乔荞随意的说了一句。

    她肯定就不是简单的提一句,乔荞再婚了,她就没打算离婚,不离婚就得好好过,可明显现在有人不想让她过好,还没怎么样呢就骂上她了,别说她心眼小,你都已经是前任了,就继续一直当着前任吧。

    陆母知道这是谁了。

    “委屈你了。”

    拍拍乔荞的手,曹一凡越是闹她就越是讨厌曹一凡。

    一点教养都没有,跟她那个妈一样一样的。

    曹一凡就等着天亮要来陆家,曹可凡看了半天还是没看住,就上个卫生间的功夫,曹一凡就跑出去了,文青也困的厉害,就眯了一会儿,让儿子赶紧的去追。

    “把你妹妹追回来,还不够丢人的。”

    依照文青的个性,那就是陆卿这头再婚,那头曹一凡也必须再婚,不仅再婚还要嫁的比陆卿还好。

    陆卿早饭没吃,整个人一直绷着一张脸,陆母脸色也不是很好。

    陆卿早早就出去了,陆母气的饭也没吃下几口,胃疼。乔荞才打算回房间,就听见有人敲门,自己踩着拖鞋过去开门,她都没闹明白怎么回事儿呢,曹一凡就冲了进来

    “妈,我错了,妈你原谅我吧……”

    曹一凡就直突突的往陆卿他妈眼前一站。

    陆卿他妈这回没晕,就是脸越来越红,好像都能滴出来血一样,曹一凡死死的攥着老太太的手,整个人情绪非常不对劲儿,直接就跪陆母的面前了。

    曹一凡还是认为横在她和陆卿中间最大的问题就是婆婆。

    “妈,我也不愿意这样的,孩子没了,我的心仿佛被刀子割了……”

    乔荞啊了一声,捂着自己的嘴。

    陆卿他妈照着曹一凡就给了一耳刮子,她用的力气太大,自己身体往后退了两步,看样子已经有点不行了,整个人摇摇欲坠的。

    “你疼?你疼死了就是活该……”

    乔荞赶紧的扶着婆婆:“妈,你怎么了?”

    陆卿他妈拽着自己的胸口,拼命的摔,拽的频率越来越快,眼睛眼看着就要往上翻,整个身体都靠在乔荞的怀里,呼吸越来越不对劲儿,有点要咽气儿的感觉,偏偏曹一凡还纠缠个不休,不停的上手去抱着陆母哭,不停的提孩子。

    乔荞一脚蹬开曹一凡,掐着老太太的人中。

    “妈,你试着大口大口呼吸,你呼吸……”

    乔荞又是喊又是掐的,她也没有遇上过这样的情形啊,乔荞也记不住什么,脑子里反应出来的也不知道自己都说过什么,反正她一事情就容易慌乱,不是很镇定,乔荞也是知道自己有这毛病,可惜没机会改正呢。

    曹可凡追来,进门就看着陆卿他妈这样,要是陆卿他妈在被一凡弄死了,陆卿敢提刀直接抹了曹一凡脖子的。

    “哥你被拽我,妈你原谅我吧……”

    乔荞就发现陆卿他妈不能听见曹一凡说话,好不容易才稳定一下,结果曹一凡一喊,老太太有开始要翻白眼,乔荞死劲儿掐,你说乔荞难怪外号叫二乔,真是虎啊,死死的去掐自己婆婆的人中,陆卿他妈都要疼死了,脑子昏涨涨的,就靠着这一丝的疼,太疼了。

    “你把人弄走……”

    乔荞对着曹可凡喊。

    曹可凡这是把曹一凡给扛下去的。

    屋子里陆卿他妈缓和了一点,叫乔荞去给自己找速效救心丸。

    吃了药了,情绪也稳定下来了,不过人中的位置都紫了,乔荞用手指甲抠的,都给抠破了,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多恨这婆婆呢,借机就报复了。

    陆母对曹一凡就是有心结,看都不能看,乔荞蹲在地上给陆母揉着胸口。

    “妈,你感觉好点了吗?一会让咱们去医院看看吧……”

    陆母摆手,现在可觉得人中疼了,想起来当时乔荞恶狠狠的给她按,这孩子手劲儿可真大啊,陆母心里叹口气,幸好没把她给弄死。

    曹可凡这边,拖着曹一凡下楼,曹一凡身上的力气都没有了,谁能给她指条活路?

    一边是侄子,一边是儿子,她哪里能想到会发生这样的问题,你知道对于一个母亲来讲,亲眼看见那样的画面那就是对她一辈子的不饶恕,为什么就不能原谅她呢?

    拽着曹可凡的袖子

    “哥,我要怎么活啊?我要怎么活……”

    一凡闭着眼睛哭,她真是没办法活下去了。

    曹可凡兄妹俩这栋楼里住着的人都不陌生,想当年曹一凡来这里,穿的是最好的用的是最好的,随随便便据说一个包就五十多万呢,在看看现在跟疯婆子似的,人也憔悴了,还瘦的厉害,眼睛下方特别的青,在一哭有些渗人了。

    可凡抱着一凡:“你听哥的,哥一定会帮你……”

    曹可凡这辈子都是欠自己妹妹的,他没有办法偿还,一凡呢就喜欢陆卿,所以无论陆卿怎么讽刺自己,可凡还是一样的往上凑,他必须得把陆卿还给一凡,如果死的人是他就好了,他也不用这样为难了。

    “哥,我不甘心啊……”

    一凡拽着自己大哥的手,可凡的手被一凡的指甲勾破了皮。

    陆卿不想跟曹一凡过不去的,但是这都多少次了?

    一次接着一次的,闹腾的没完没了。

    就像是陆天娜原本是有点站在曹一凡身边的,为什么?认识这些年了,曹一凡是什么样的人陆天娜很清楚,换了谁在那样的情况下都没的选,你选谁吧?怎么做都是做,但陆母毕竟是天娜的妈妈,一次又一次的被逼进医院,陆天娜的这个天平也就发生变化了,同情重要?还是亲妈重要?

    陆卿回来,阴沉着一张脸。

    陆母又进医院了,乔荞去办手续,自己把空间留给人一家人,省得有什么话当着自己的面不好说。

    陆母没有提曹一凡,就是不想提起来这个人,陆父也觉得总这样不行,他应该和老曹谈谈了,一凡这样早晚得要了陆卿他妈的老命。

    陆卿和乔荞提前回的上中,原本想着晚上开车回去,结果下午两点就返程了,陆卿的话少的可怜,特别的闷,就算是乔荞问他话,一句没有,不跟你讲话。

    好在乔荞现在倒是能体会一点,不说话自己也不会死,先别说了被。

    乔荞就在心里笑,自己也算是成功了,按照她以前的个性,她马上就能掀桌子,还笑呵呵的安慰自己?

    人的个性就真是磨练出来的。

    陆卿开的快乔荞也不说话了,看着窗外的风景。

    开到家天都没有黑,还很亮,陆卿停好车,自己推开车门,乔荞赶紧的跟了进去。

    跟这样脾气不稳定的人过日子,要是脾气不好一点都不行,陆卿进书房就没出来过,扔下乔荞自己,好像他们俩吵架了一样。

    乔荞躺在床上休息,坐了半天的车,自己也累呢,就满脑子想着今天发生的这事儿

    晚饭乔荞做的,去喊陆卿。

    “我不吃了,你自己吃吧。”

    按照以往乔荞肯定甩袖子就走人,你拿谁的过错惩罚我呢?

    乔荞推门进去,探进头:“出来吃一口吧,早上你也没有吃,这样对胃不好……”

    陆卿有点来劲儿,都说不吃了,怎么就吃饭吃饭吃个没完没了的,是饭桶吗?

    可到底这是新媳妇,这个面子得给,乔荞也没有说个不停,见陆卿动了,自己就跟着下楼了,安安静静的吃饭,桌子上也不瓜燥,陆卿吃了两口就饱了,要放筷子,看着乔荞的脸,自己到底没忍心,其实他心里挺烦,就想抽烟,一点东西都不想吃。

    “你下手可够狠的了。”陆卿想起来自己妈的人中。

    乔荞这点也是很抱歉,她怕婆婆真出个意外啊,她也没有遇上过这样的事情,当时手软脚软的,就想着一定得死劲儿掐,她用了多少的力气自己都不知道,掐完冷静下来才看见,皮都给抠破了,也是很汗颜。

    “当时有点懵……”乔荞解释。

    陆卿说:“你怎么遇事儿总不冷静呢。”

    乔荞吐舌头:“个性不行,那时候我被人捅,天娜就跟我说,能不动尽量不动,可我就是怕呀,当时脑子里一片空白,上次在路上那要钱的,脑子里也是一片空白,我怎么遇上点事情脑子就不好使了呢。”

    乔荞问陆卿。

    得,陆卿还能说什么。

    “脑子笨被,你妈也一定不是很聪明。”

    乔荞翻着白眼,怎么这人说话就上纲上线的,先说她不聪明,现在就连她妈也笨了,那以后是不是她全家都没有一个聪明的?

    “你灵就行被。”乔荞说:“我二姐的孩子可聪明了……”

    乔荞说起来黎明那真是一脸的自豪感,那孩子不大点乔荞就稀罕。

    “你生不出来那么聪明的孩子。”

    乔荞一脸黑线,你管我能不能生得出来的,我说说也不行吗?

    乔荞倒是没生气,知道陆卿肯定不是故意提这个事情的。

    陆卿被乔荞说这么几句,心情倒是好了许多,刚刚没吃下去几口,现在胃口倒是有了。

    “再陪我吃几口。”

    乔荞没说别的,给陆卿夹菜。

    陆母入院陆天娜不可能不知道的,陆天娜原本跟曹一凡的感情很好,现在弄的天娜都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陆天娜觉得一凡姐,怎么说呢?

    把自己的处境变坏了,原本自己还能站在她的一侧替她着想着想,现在自己还能替曹一凡说什么话?

    父亲原本对这事儿都没有参与进来,总体来说,没办法选择的事情

    陆卿的父亲亲自给一凡的父亲打了电话,说是想见一面。

    曹父一听见老亲家的声音也很激动,这事儿出了之后,两家的关系就越来越尴尬。

    “这样吧,我抽个时间去你家一趟。”

    陆卿的父亲要上门,曹父却不开心。

    陆卿的爸爸一直没表过态,对曹一凡也没有说过一句过分的话,哪怕他女儿几次三番的害得陆卿的母亲进了医院。

    可今天陆卿的父亲却在发生这件事情之后,第一次提出来要上门,他总有一种不是很好的感觉。

    陆卿的父亲站在门外,文青打开门,脸上对着笑。

    “赶紧进来,这是贵客呢。”

    陆卿的父亲进了屋子里,曹一凡的父母包括曹可凡都在,只有一凡没在。

    “一凡没在家呀。”

    陆卿父亲淡淡的开口。

    文青就红了眼圈:“我们家一凡进医院了……”

    陆卿父亲脸上倒是没有多余的表情,在怎么样,曹一凡不是他女儿,他没有付出过感情去养,跟自己孩子肯定会差一层的,就像是他说的这就是命运的捉弄,不合适放在一起还是不合适。

    陆卿的父亲开口:“这陆卿再婚呢……”陆卿的爸爸缓缓说着,他没办法通知曹家,特别是在曹一凡这样的情况下,放在他的角度来说,你说陆卿再婚了有必要通知曹家吗?

    陆卿跟曹家也没有多大的关系,孩子都再婚了,那就说明没有缘分,陆卿母亲的态度他不方便说些什么,只是缘分断了就是断了,何必强求呢。

    “陆卿他妈脾气挺不好的,要是记恨一件事儿就会记恨一辈子,一凡呢还年轻,走到这一步,就干脆为自己打算打算。”

    陆卿父亲也是抱着挺真诚的态度来的,陆卿他妈就恨不得生吃了曹一凡,就算是陆卿本人愿意回头,能有什么好?夹在两个女人中间不断的矛盾,妈和老婆选一个,不是说谁对谁错,这样的日子都不好过,矛盾太大了。

    更何况现在是陆卿没有回头的打算,只是曹一凡自己一头热而已。

    “陆卿呢长大了,我们当父母的不能给他施压,他选择什么人想要跟谁过,只要不是过分的,我都是赞同的。”

    曹一凡的父亲满脸的愧疚,这事儿原本就是自己家对不起陆家。

    曹可凡还是想为妹妹努力努力,一凡死心眼,如果想不开,将来……曹可凡想想就头皮发麻。

    文青面上没有表示,但是心里已经把姓陆的恨的半死了,听听这说的是什么话?

    脸子一撂。

    “我们家一凡也不是嫁不出去,当初追一凡的人多了去了,还不是陆卿把一凡给骗到手的……”

    文青的话音都没落呢,丈夫和儿子一同出声

    “你闭嘴……”

    “妈……”

    文青颠倒黑白的功夫很厉害,谁都知道当初是曹一凡倒追的陆卿,陆卿父亲能不知道吗?结果现在她自己为了争面子,就说是陆卿使的手段麻痹的她女儿。

    文青还没说过瘾呢。

    “陆卿和一凡结婚,从我们家一凡身上获得了多少的好处?我们老曹帮了陆卿多少……”

    文青这就是开始扒小肠了。

    陆卿的父亲没有反驳,不是他讲不出来道理,而是觉得自己没有必要跟一个女人认真,是不是这样的,并不是你上嘴唇一碰小嘴唇就是这样的了,公道自在人心。

    曹一凡的父亲臊红了一张脸,他帮助过陆卿什么?

    文青就总觉得自己家有关系有门路,陆卿当初就算是很优秀,那也是借助自己家才起来的,她是直接把人陆卿努力的那些年直接盖掉,当人家就成天混日子呢。

    陆卿父亲觉得这样也好,只要一凡能想得开,就都好说。

    “我们家一凡可没想过回头,就是舍不得跟陆卿几年的感情,你就别来说这样的话了,一凡现在招手有多少人等着娶她呢……”

    别以为离婚,她女儿就没行情了。

    陆卿父亲点点头,是这样的没错。

    “那我就回去了,我爱人身体并不是多好,一凡呢,请你们以后看住。”

    人家没有多过分的话,要求姓曹的把曹一凡看住了,有错吗?

    曹可凡追了出去,文青叫着儿子。

    “可凡你给我站住……”

    可凡没有听自己妈的话,到底还是追了出去,反倒是曹一凡的父亲撂了脸子,看着文青,文青被丈夫看的有些怕,仰着脸。

    “你看我干什么?”

    “不知所谓,你以为你家就特别的了不起,别人都靠你们家?陆卿毕业就开始已经创业了,人家的家底你拼得过?”

    曹一凡的爸爸觉得文青已经偏激到了什么程度,你家有什么?在这样说下去,说不定哪天就会调查到他的头上,不是说他帮了陆卿什么吗?

    说话不动大脑。

    陆卿属于典型的家里有资本,不甘于平稳,大学毕业之后创业也遇到过危机,做过很多方面的,真的就是家里给力,父亲能赚钱,家里没有负担,没有这个底子支撑着,你以为能成功的这么顺利?

    不是没有白手起家的,可白手起家那都是机遇和运气缺一不可的,陆卿的成功他自己个人因素占据七层,可家里的因素也占据了两层,跟姓曹的还真就没有任何的关系。
(快捷键 ←)上一章:83回 老家成事儿返回目录下一章:85回 就威胁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