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穿越小说 »婚后宠爱之相亲以后最新章节列表 » 85回 就威胁你

85回 就威胁你

文/简思
婚后宠爱之相亲以后 本章字数:12487 婚后宠爱之相亲以后txt下载
推荐阅读:鱼在锅里 婚心不良,霸道总裁慢点宠! 一婚成灾 我的农场能提现 回归的女神 我在末日有基地 茅山术之三神鬼宗 网游之无商不尖 周氏医女 求个身体去结婚
    文青这样清高的话,为什么要把曹一凡嫁给陆卿?

    文青脑子也没有进粪,陆卿自己本人扔开不说,切先不谈陆卿的个人条件,先把优势去掉一块,人陆卿母亲是医尔康日退休下来的,工资虽然不高,凉州这块儿大医院退休的工资可能偏高一些,陆卿妈妈不行,现在也就是三千多块钱,而且退休的时候还主动提前了,科级以上退休要在延后,等于说陆母是把自己降了一层,划分到和其他大夫一样的领域,就是为了提早退休,到了年纪胳膊腿都不行了,加上丈夫确实能赚,也不差那么两个钱了

    其次就是陆卿的父亲,陆家有钱就是靠着陆卿父亲起来的,甭管你认不认这一行,人家有本事活的风生水起的,陆卿他爸还有两个家具店,是这两年才干起来的,现在经济有些萎缩了,人人都念叨赔钱,各种赔钱,但是陆卿他爸赚的是钵满盆满,为什么?

    主要就是有路子,他干的是什么行当,接触的都是什么人?不是有钱人他都不交,店里的东西就走贵的路线,别人家愁卖,陆卿他爸是一点不愁,店里雇了两个服务员,按月给开工资,生意好的紧,别人家性价比那么高还没有他家这么贵卖的好呢。

    陆卿和乔荞结婚为什么没用自己家的家具?

    第一店是在凉州,来回跑不划算,陆卿他爸也不愿意浪费这个力气,第二就是他的家具是卖给别人的,不是为了坑儿子的,做生意,不赚钱谁做?

    这些乔荞都不知道,陆家人现在还没打算跟她全说,又不是报户口,在一个心里多少也是有点防备乔荞。

    可曹一凡那时候结婚,这些都是放在明面上的,不然你以为文青会拿着自己的宝贝千金疙瘩嫁给陆卿?

    陆卿真的是一穷二白的话,他想娶曹一凡?曹一凡能看上他?

    什么东西都是相辅相成的,就像是陆卿和乔荞闲聊说实话,如果乔荞未婚的时候遇上陆卿,陆卿一定不会选乔荞,为什么?

    那时候的陆卿春风得意,找老婆首先想找个漂亮的,其次学历也要跟自己对得上,最后就是气质,在陆卿来看,女人多漂亮没气质也是白搭,曹一凡符合这些条件,两家看起来又般配极了,谁知道最后能过成这样,或者说之前明明不错的,从出了这件事儿开始,陆卿的人生就开始走背字。

    乔荞以为只有她相亲遇上过不靠谱的?

    陆卿也遇上过。

    陆卿离婚以后呢,就想再婚,自己过了一段,说实话家里没有个女人不行,他不喜欢做饭,家里也没有人打扫卫生,其次回到家家里冷冰冰的一点人气都没有,他也想自己头疼脑热的时候有个人来关心关心自己,那时候陆卿看女人也没有要求说必须是未婚的,但是有个条件,他不找带孩子的。

    很简单的理由,陆卿不给别人养孩子,他宁愿自己没孩子都好过给人养孩子,可陆卿这个条件摆在这里,有些已经明确的提出来了,就不要离婚带孩子的女人,结果就有人往他身上缠。

    离婚是谁都不愿意,带着孩子其实也没有错,但是首先得双方达成一致的共识是不是,陆卿觉得自己的话就说的挺明确的,可就是有人听不懂,总骚扰他。

    总体来说,老陆家你说有什么不好的?

    这样的条件摆出来,就真的算是上乘了。

    文青听的不耐烦:“有钱怎么了?钱是怎么来的?没有我们……”

    文青还是一个劲儿的咬住这点不放,陆卿就是靠他们家发达起来的,现在更甚者干脆就咬着陆卿的父亲,说陆卿父亲能认识几个人,慢慢好起来都是他们家介绍的人

    曹一凡的父亲啪一声摔了手里的东西,这是人话吗?

    “你是恨不得把我给送进去,我认识什么样的人能请个风水师就花上那么多的钱?”

    文青不吭声了。

    她就是想用压低陆卿的方式来证明曹一凡确实好,离开陆卿那就是陆卿的损失,现在陆卿再婚了,她不能叫女儿跌份儿了。

    乔荞拿着电话,温温柔柔的跟婆婆通话,也别说她故意谄媚还是什么的,摆在你面前的情况,第一陆天娜住在这边还是单身,当母亲的能不挂着女儿?就算是这嫂子会做饭,人家母亲心里会不会想,我女儿愿意吃什么,你知道吗?肯定就不会照顾到位的,其次陆家就陆卿一个儿子,早晚都是要住在一起的。

    能给你机会当好人的时候,千万别绷着,不来住呢,那是老人体谅你们,要是你邀请了人家就过来了,你应该安心这事儿你做对了。

    “妈,你最近身体也是不好,过来住一点吧……”

    陆母想不想来?

    想去,怎么不想去。

    就像是乔荞脑海里想的那样,陆天娜在上中呢,不担心儿子还担心女儿呢。

    但是那边才新婚自己当婆婆的就主动上门,这有点说不过去,叫儿媳妇心里也是觉得不舒服,一看,你这婆婆怎么就这么没眼力见呢。

    乔荞是发自真心的,憨憨地笑:“妈要是来了,我还能轻松两天,他当着你不敢生气,跟我总撂脸子,我也不知道哪里惹到他了……”

    乔荞说的就是前两天的陆卿。

    乔荞也觉得自己现在长心眼了,真的,以前她不这样的,心里想什么就说什么,但是现在说出口的话,她会提前用脑子考虑考虑的,她跟陆卿回来之后一直没有同房,说实话乔荞担心,很担心,原本很好的情况,自己也模模糊糊的抓了一手的好牌,中间不是很顺利,跟陆卿也别扭过,毕竟两个陌生人到一起需要磨合,磨合好了就是两人一体,磨合不好就得赶紧散了,问题没有出在她这里,就出在陆卿的身上,因为曹一凡闹的,陆卿现在没这心思,乔荞也表示理解,肯定是有叫人高兴不起来的事情,但是她不能光等。

    小意吧,光是这样不起作用,夫妻就得趁着热乎劲赶紧的往一起粘,不然凉了什么就都晚了,叫婆婆过来第一看看婆婆的态度,第二就是陆母人来了,陆卿不可能不回家,不可能会不陪着吃顿饭的,接触的时间一多,新婚夫妻总有办法热起来的。

    乔荞握着电话,陆母倒是有点想来。

    新儿媳妇这说的是真心话,还是嘴上客气客气,人家给你跟针你就当棒槌那是傻子。

    不过陆母倒是有些相信乔荞说的,陆卿心情不好。

    她儿子其实心思挺重的

    陆卿的父亲晚饭没有在家里吃,外面总会聚会,各种各样的饭局,陆母就这点好,我从来不追求,我更加不会查岗,想当初陆卿父亲手里刚有点钱,那时候她还年轻呢,看一个人你就能看出来他的本质,如果你不相信他,那日子就没的过,是有些男人经受不起诱惑,可同样的有些男人不会对那些动心的。

    还有陆家跟别人家最大的不同就是,陆父有私房钱,有多少陆母是不知道的,不是装不知道而是真的不知道。

    陆父的家具店,陆母是不跟着搀和的,从来不问她也懒得费这些经历,因为陆卿父亲首先就是这样的个性,遗传关系陆卿也有遗传到,并不是自己所有的钱都上交的。

    陆母又跟乔荞闲说了几句话,自己就挂了电话,乔荞是准备去吃午饭了。

    中午吃的挺丰富的,乔荞吃完饭自己买了一根雪糕,现在已经很少吃这种东西了,乔荞就发誓如果自己以后真的有女儿的话,她一定会从小就把女儿给看住的,冬天穿的少,夏天疯狂的吃冰淇淋还有什么吃冰这些对女孩子很的不是很好。

    很可惜现在的年轻人很不注意这点,觉得吃点也不要紧的,小孩子呢看见别人吃自己也愿意吃。

    熬到两点半,乔荞困的半死,真是想下班啊,一到下去就困的受不住,很想趴在桌子上睡一觉。

    办公室都是这样的气氛,都有些发蔫。

    同事闲聊,反正没人在,不怕听见。

    “我昨儿看了一个电视剧,电视剧里医生说的台词那么的专业,怎么我就没赶上呢?”

    一个办公室好几个都是有孩子的,就说当时自己生孩子的时候,麻醉师和医生护士都在闲聊谁家的饭好吃,晚上去吃什么。

    乔荞没忍住笑了出来。

    “噗!”

    乔荞没进过产房,所以不知道这话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如果是真的话,这是不是有点太搞笑了?

    不会吧?

    “一样一样啦……”

    乔荞觉得对不上号啊,手术的时候那么关键,研究吃的?不会吧。

    有这么不靠谱吗?

    闲来无事,也没有事情可以做,就是偷懒,自己上网划拉一圈,乔荞这人也是真有点二,有点小孩子气,看见卖超人衣服的,就想着先买了再说,就没合计这东西给谁穿。

    陆卿这两天都要忙晕了,钱挣的越多越是忙,马不停蹄的,回到家就累的半死,哪里有心情多看乔荞一眼啊,加上心里确实有事情,不太愿意往别的事情上面浪费体力,早上还要开会的,乔荞一看真是不行,这样下去,好不容易热起来的气氛又得凉下去。

    陆母必须给请来。

    “老公……”

    陆卿十一点回来的,身上的衣服也有点皱了,真是可惜这套衣服了,出门的时候多笔挺,现在也成咸菜干了,虽然没那么夸张

    乔荞赶紧的扶着陆卿。

    陆卿头疼,头疼的厉害,偏头疼。

    这睡不了,乔荞赶紧的打电话找医生,可哪里有医生电话啊?

    陆卿玩的就是总裁酷霸拽,谁跟谁多说一句话啊?平时也不怎么去医院,有点病痛自己忍忍就过了,不是万不得已他真是不爱去医院,第一医院有味道,第二孩子就是在医院走的。

    乔荞上手也缓解不了,她不是专业的呀。

    只能套上衣服,赶紧的拿着车钥匙出去找,哎呦开着车左一圈右一圈的找,正当职业的这个时间都下班了,乔荞被逼的没招没招的,最后进了一家按摩院,那按摩院门口放着一个红灯,怎么看怎么有点怪异。

    人一看乔荞一个女的进门,都有点发愣,这是什么情况?

    “能按摩吗?”

    乔荞说家里有人偏头疼,希望能去个人跟着她过去看看,屋子里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

    “这去了,谁知道你是什么人,万一你要是没安好心呢,肯定就不能按照平时的收钱……”

    乔荞看着里面出来一个男的,这个时间来按摩?

    马上几乎就明白过来了,陆卿看样子真是有点撑不住了,乔荞出来的时候他满头都是汗,乔荞也没的选择。

    “我要真会按摩的,我丈夫偏头疼的厉害,按好了我多给钱也行……”

    倒是有人吭声了,其他人翻着白眼,真的假的?

    不过真假也不重要了,乔荞领着人从里面出来,谈好的价格,300块钱,真是贵啊。

    正常一个按摩,也就是30块钱搞定。

    那人一看乔荞的车,笑了出来。

    “我这辈子还没见过这样的车呢……”

    乔荞开的是陆卿的车,她的车在车库里,还得倒车,对于倒车乔荞不行,一倒车就出问题,在单位停车都是勉强停的,反正她永远都是扎线就是了。

    把人领进小区,那人就跟在乔荞的身后,进了屋子里,看看地面。

    “我还需要换鞋?”

    要真是找她做别的,她倒是高兴了,这样的人家,她一百个愿意。

    乔荞也是抱着狐疑的态度,领着进了卧室,陆卿知道进来人,睁开眼睛看了一眼,脸色有点不悦,可顾不上了,疼的难受。

    “你真的会吗?”

    那人一看陆卿这表情,这是不是有什么病啊?不送医院就请人来按摩真的行吗?

    别自己给按出来问题了。

    好在她是真的接受过系统按摩的培训,行家上手你就知道有没有,陆卿开始被她按的更加疼了,自己咬着牙不吭声,手攥着被单,乔荞想出声制止,这按的是头呀,没给按出来问题了,后来慢慢的陆卿就纾解多了,眉头一点一点的放开了

    那女的也累够呛,她干的真是体力活啊,整个头的去推,这三百块钱她还要少了呢。

    陆卿的表情一放松乔荞就放心了,送着人出去,她肯定不会在给送回去的。

    “这是钱。”

    对方接过来钱,看看自己的手,她的手还在发抖呢,用力过猛了,拍拍钱。

    “我今天可是亏了,就冲你们家住这样的房子,我应该要五百的。”

    乔荞无语,还带坐地起价的呀?

    女的自己就出去了,乔荞返身回来,陆卿已经睡了,乔荞拧了一条毛巾给陆卿擦擦脸,然后把身上的衣服裤子都给脱了下来,最后是袜子,将被子给他往上扯扯,谁知道他还没睡熟呢。

    陆卿没有睡熟。

    “你上来陪着我躺一躺。”

    乔荞躺进他怀里,陆卿把头往乔荞胸口蹭了蹭,自己就睡过去了。

    早上乔荞一看时间,她今天肯定要迟到的。

    要就说女人麻烦呢,她要是当领导的也不愿意要女员工,事儿太多太厚。

    不敢叫他起床啊,昨天晚上那副模样,谁知道今天起床会不会犯病?

    七点整秘书打过来电话,今天早上陆卿有会要开。

    “喂……”

    秘书详细的和乔荞说着,乔荞只能去推陆卿。

    “陆卿醒醒……”

    陆卿也难得睡了一个懒觉,听见人推自己就这个不耐烦,好在昨天睡的是比较好,起床气没这么重,给了乔荞三分薄面,起床收拾收拾就走人了,乔荞打车去的单位,好在还没迟到,这是万幸当中的万幸。

    晚上自己先下班的,乔荞这也是脑子犯抽了,觉得陆卿昨天那么疼一定很难受,今天想让他开心开心,你说这二货,把自己在网上买的那套超人衣服就给套上了,光着大腿,红色的披风,头发上还带了一个发套。

    陆母给陆卿去的电话,说自己中午就到了,先去天娜那边看看,晚上叫儿子过来接自己,就算是跟陆天娜一起住,也得先跟儿媳妇打个照面,先跟儿媳妇住一天,不然你是嫌弃人家呀。

    陆卿推了别的事情,两个人前后下车。

    乔荞听见熄火的声音,自己家门前除了陆卿还能有谁?

    乔荞猫在门口,就等着陆卿进门给陆卿一个大惊喜呢。

    陆卿开门,推着门回头想让他妈先进,乔荞跳了出来。

    “老公欢迎回……”瞪大眼珠子,然后捂着脸就开始往楼上跑。

    陆母有些没反应过来,等看清了乔荞穿的衣服,也不知道自己是应该笑还是该哭,都多大的人了?当自己是小朋友呢?哎呦,怎么就这么幼稚呢?

    陆卿也傻眼了,他没料到乔荞会给他来这么一手,有点头疼

    陆母说:“小乔挺好玩的……”

    乔荞跑回卧室里恨不得拿着一把刀把自己给剁吧剁吧喂狗,简直太二了,自己怎么会那么二呢?

    这下好了,给老婆婆留个什么印象啊?

    陆卿上来换衣服,肯定要回房间的,乔荞把自己埋近被子里死活不肯露脸。

    像鸵鸟一样的埋了起来。

    陆卿将衣服换了,换了一条领带,又换了一件西装外套。

    “不起来?”声音很是低沉性感。

    “不起来了,你当我挂了吧。”

    陆卿挑眉:“挂到哪里了?挂到墙上了?”

    他都已经习惯了乔荞的低智商,什么时候她能做一件特别漂亮的事情,陆卿才会纳闷呢,挺好的。

    “妈还在楼下等着呢。”

    果然乔荞从被子里爬了出来,可怜兮兮的看着陆卿:“妈会怎么看我啊?”

    陆卿正色:“这有什么好看的,谁没年轻过。”

    乔荞低着头,换了衣服跟在陆卿的身后下楼,陆母就忍着笑,现在要是笑出来,这丫头保证恨不得买块豆腐撞死自己,尽量少跟乔荞说话,说的都是一些闲事儿,晚上陆天娜过来蹭饭。

    乔荞表现的这个乖,坐在桌子前慢吞吞的吃着米粒。

    陆天娜就狐疑,怎么突然就这样了?文静过头了吧?

    陆母晚上住楼下,乔荞和陆卿住楼上,陆卿今天没带工作回家,乐呵呵的在被窝里躺着呢,看着乔荞进来,偏偏自己身边的位置。

    “老婆,来。”

    乔荞爬了上去,靠在他怀里,除了睡了一个晚上,就没这么亲近的时候,昨天不算。

    乔荞靠在他的怀里,倾听着他的心跳,手放在陆卿的肚子上,陆卿身材可真是不错,乔荞用手捏了捏,陆卿拽住她的手。

    “怕被妈笑话?”

    乔荞不提这茬还好,一提就羞愤的恨不得去死。

    “你怎么想起来买超人的衣服了?”

    陆卿觉得很奇怪,她怎么会喜欢这种东西呢?

    乔荞能说她原本是看上护士服了,后来觉得自己太生猛了,陆卿要是看见这种东西还不定以为她心里想些什么不健康的呢,事实上乔荞私下就是这么样的一个人,怎么胡来都不要紧,门一关上,外人谁能看见?

    结果今天就挨批了,外人就看见了

    “想穿给你看的……”乔荞捂脸。

    陆卿挑高了眉头,他这两天是有点心事儿,就没顾虑上这事儿,这是提醒他呢?

    陆卿攥着乔荞腿的那只手紧了紧,看她的目光也变了,外窗一片明亮,还没拉上呢,乔荞推他,陆卿贴在她耳边轻轻的说着:“下次有什么就说,别憋着。”

    乔荞闹了一个大红脸,她有什么啊?

    她是典型的敢做不敢承认。

    反正自己想要的目地达到了,睡了一夜感情又好了一点,早上陆母很早就起床给做早饭了,乔荞觉得真是满足啊。

    要是有人给做饭,谁愿意起来自己做,自己做又对皮肤不好又耽误时间,可惜这话不能说出来,谁让这是婆婆不是亲妈了,亲妈的话,你撒撒娇就完了,婆婆到底还是隔着一层的。

    乔荞强忍着那点高兴的劲儿,陆卿以为是自己交了公粮的关系,用眼睛去瞄乔荞,唇角挂着高深莫测的笑意。

    陆母也不是要跟儿媳妇去争什么的人,自己还没有到不能动手的年纪呢,陆卿是孩子,同样的乔荞也是孩子。

    “妈,你起的真早。”

    乔荞就想把公公给扔在凉州这样可以吗?

    但是没问出来。

    吃过饭到单位,舒舒服服的就上班了,有人侍候肯定就是不同的,十一点半陆卿发短信,说自己在酒店呢,叫乔荞中午过去吃。

    乔荞开完会十一点四十五开始中午休息的,换了衣服,这边同事就问,是不是要出去吃饭。

    “没,跟老公约会……”乔荞甜甜的笑。

    那还不行她偶尔晒晒恩爱吗?

    大家一听,哎呦笑的别提多暧昧了。

    乔荞打车去的酒店,陆卿嘴上说的多好听呀,说是要跟乔荞一起吃饭,结果乔荞到了楼下给他去电话,问他是不是在餐厅呢。

    “我在房间呢,你先过来。”

    乔荞这也是缺心眼根本没往那上面去想,就去找陆卿了,自己按门铃,里面的门打开,伸出手一只手就把乔荞给扯进去了。

    “喂……呜……”

    嘴被人堵上了,陆卿很热情呀,乔荞的手被迫举高,陆卿随手就把她的衣服给扔出去了,然后一件接着一件的脱,中午的这点时间都浪费在这事情上面了。

    陆卿歇口气,摸着她的后背。

    “我好不好?嗯?”一口气都喷在她的脸上。

    好不好你自己知道就行了被,就偏生生的来问,乔荞就烦他这样,怎么就那么贱呢。

    陆卿这劲儿上来了,用自己的鼻子顶顶她的:“好不好?说话

    。”

    “不好……”

    陆卿上手去呵乔荞的痒,乔荞东躲西躲的就是躲不开。

    人都说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嘛,加上陆卿这是新婚,这是新老婆,才到手的老婆能一样嘛。

    乔荞洗了澡,头发也湿了,就他最烦人了,自己原本没想洗头发的,都是他害的……

    陆卿躺在床上打了一个哈气,真是不想起床啊,早上起来早了。

    “喂,家里没有那个了……”

    乔荞跟他说是有点害羞,毕竟不怎么熟嘛。

    陆卿翻着白眼,你自己去超市去药房直接就买了,干嘛要通知我啊,你不好意思去,我就好意思吗?

    “老婆……”陆卿撒娇。

    乔荞听的有点麻。

    “干什么?”

    “你过来,我有话要跟你说。”陆卿对着乔荞招招手,乔荞走过来。

    陆卿不喜欢t子,很简单的事情,就那么一层你知道也是隔着千山万水的,不舒服,隔靴搔痒明白否?不能吃药咱们就换另外一种,这样既环保了还让他爽了。

    陆卿的意思就是不想用t,他觉得不舒服,第一次第二次包括第三次都是带t,他很不爽。

    但是近距离的接触吧,她身体不行,乔荞自己也说了,她不是不能怀孕,她只是保不住胎。

    陆卿要求不高,我们才新婚,打避孕针不行吗?

    捉着乔荞的手放在自己的唇边,亲了一口。

    乔荞就不明白,那么薄,到底有什么隔阂啊,其实不都是一样的,这样对预防疾病还很好呢。

    陆卿切了一声。

    “你随便上街去抓十个男人问问,你看看有几个会喜欢这东西的。”

    乔荞拧拧陆卿的鼻子:“那我要是不去,你怎么办?”

    陆卿说;“那就凉拌。”

    找你安全期在来,不过安全期这个东西他不会算,按照乔荞这种智商,恐怕会玩出来人命,你看受伤最后的人还是你,还不如就听我的话呢。

    乔荞叹气。

    “那我哪天去问问。”

    陆卿躺在乔荞的大腿上,还有一点时间,原本想下去吃的,乔荞说累,在一折腾也折腾不起,不如叫客房服务算了,两个人就在房间里吃的,陆卿会偶尔的捏捏她的手,摸摸她的肚子,觉得哪里都挺好的,现在这属于自己了。

    陆卿出手很大方,晚上回家,乔荞就多了一条裙子,乔荞看见都要乐风了。

    踩着拖鞋往陆卿身上冲,他怎么就知道自己稀罕这裙子呢?

    乔荞买不起呀,没钱,不然早就买了

    一个劲儿的往陆卿身上蹿,陆卿可受不了她这个热情的劲儿。

    “要就说你虚荣,就一条裙子就把你给收买了。”

    乔荞歪着小脑袋:“我不虚荣能找你吗?我直接就多优雅的挑个最难看的过,这样才能显现出来我的与众不同……男人要这么帅有什么用,招蜂引蝶的……”

    呦呦呦!

    “我就这么跟你说,帅的人比不帅的还能少挑一点,越是条件不行的越是挑……”

    他是男人他心里还不清楚?

    好不容易念书念出来了,自己本身条件不是多好,想当然愿意找个优秀的老婆了。

    乔荞才不信呢。

    “照你那么说,我还得感谢你了?你少挑了吗?”

    乔荞吐糟。

    陆卿捏捏她的脸,打了她的屁股一下,对付这种不听话的孩子就得这样对待。

    乔荞的脸瞬间就红了,这动作有点超乎她的想象了,两个人没亲密到那种地步呢,陆卿做出来这动作似乎就随手的就来了,一丝没有犹豫。

    乔荞为了感谢陆卿的慷慨,晚上特别的奉献了一把,陆卿比比大拇指,那意思赞扬她的技巧不错。

    贴着她往她身上凑,说了一些什么没人听见,就是乔荞有点矫情了,眼神直哒哒的看着陆卿,哎呦那小眼神别提多性感了。

    陆卿直接就把人给办了,他的老腰呀!

    陆卿跟几个朋友出去吃饭,大家都是男的,说起来话也是很随便。

    “看看这陆卿,这脸色,怎么你媳妇儿拿着你练什么功夫了?赶紧的点点吃的,吃什么补什么……”

    几个人嘻嘻哈哈的笑了出来,就非要给陆卿补。

    陆卿笑笑,也没拒绝,补就补被。

    曹一凡进医院了,人更瘦了,被人不管当嫂子的不可能不管,陪着曹一凡,问题是一凡有什么话都不对她说,她知道是陆卿再婚的原因刺激小姑子了。

    曹一凡背对着自己嫂子。

    “一凡,你跟嫂子说说话……”

    曹一凡说:“嫂子,我真没有事情,你回去吧。”

    嫂子叹口气,陪着到了晚上还是回去了,曹一凡见嫂子离开,自己坐起身,看着外面,好半天从枕头下面拿出来电话,拨出去那串熟悉的号码。

    陆卿没有接,曹一凡一条短信发过去。

    陆卿你别逼我,逼急了我就去找天娜谈谈!你给我打通电话吧。

    曹一凡安安静静的躺在病床上,陆卿的电话果然打了过来,曹一凡勉强的牵了牵唇角,她倒是要看看,是陆卿的老婆重要还是陆天娜重要

    “你舍得给我打电话了?”

    “你到底想怎么样?”陆卿的声音很冲。

    曹一凡压低声音:“我没有怎么样,陆卿我们俩夫妻一场,你就舍得……”

    陆卿懒得去听这些车轱辘话,曹一凡说来说去就是这些,他真不认为自己就优秀到了让曹一凡跟了他之后就看不上别的男人。

    “你能不能别说废话?你就非要我跟你把所有绝情的话都说出来吗?”

    陆卿觉得他和曹一凡现在的关系还有必要去联系吗?

    分手之后也别做朋友,谁都别挂念谁,如果在路上遇见了,就当做没有看见,这样不是很好,曹一凡再婚陆卿会送去祝福的。

    别总一个劲儿的来闹他,闹他家。

    陆卿就讨厌女人这样,牵扯不清,是话听不懂。

    有时候这样做会起反效果的,当然曹一凡也是知道,如果自己不这样,陆卿更加不会回头,她是没的选。

    “陆卿,我错了……”

    陆卿不耐烦:“曹一凡你这样不觉得自己很下贱吗?”

    他都这样了,说了这些的狠话,还来找他?

    曹一凡只是哭,陆卿把话说明白了,动他不要紧,动他妹妹试试看。

    “你现在离婚,我就不说。”

    陆卿冷笑:“你去死吧。”

    直接挂断了电话,陆卿的话语里显然带着满心的怨气。

    这事儿他也没打算瞒,只是陆天娜不清楚自己的身世,不知道能更快乐一点,要是知道了,一个小姑娘心思难免就会细点,听见不好听的话难保不会往心里去。曹一凡出院了,回到了家里,她和陆卿离婚的时候什么都没有拿到,陆卿不肯给,陆家也是做了防备的一手,所以曹一凡等于是带着结婚的东西离婚的,没有多一样,没有少一样,她的东西陆家看不上眼,她看得上眼陆家的东西她带不出来。

    她翻着自己和陆卿的结婚照,他们俩结婚的时候真的过的很幸福,曹一凡现在还记得呢,自己特别幸福的躺在他的怀里,有时候就赖在陆卿的身上,她怎么放弃?

    文青压低声音在跟一凡的爸爸说话。

    “那你就看着女儿这样,不给她出口气?”

    就让陆卿这样就再婚了?这么顺利?

    不给添点堵?

    曹一凡的爸爸面对自己的妻子有气都发不出来,他有什么办法?

    陆卿他爸接触的都是什么人?人家随口一句,可能就会害自己倒霉,还自己主动送上去?

    “我家一凡命太苦了,孩子没了,陆卿也没有怀孕十个月,孩子也没有在他的肚子里成长,他哪里来的这么大的恨意,明明就是想要离婚了,你见过哪里有结婚不把全部的钱交给老婆保管的?”

    陆卿和曹一凡保持婚姻的期间里,问题一直存在,曹一凡的妈妈文青控制欲就特别的强,别人只能按照她说的去做,不能违背她的心意,不安她就会不高兴,一凡和可凡都特别听文青的话,可凡结婚了,儿媳妇也听文青的,文青说什么,至少表面上是绝对的听话没错,一凡就更加不用说了,可到了陆卿这里就行不通

    陆卿成长的岁月里是有父亲做榜样的,他爸就不把全部的钱都交给他妈,陆卿承认自己也是防备了一手,没办法的,天生个性就是如此,曹一凡她妈文青闹了几次,就想让陆卿把全部的钱上缴,偏偏曹一凡那时候喜欢陆卿,知道陆卿不能给,自己要是开口,还会惹陆卿不高兴,索性就两面做好人,在一个文青一直也认为,陆卿有什么好痛苦的?

    你是怀孕十个月了,还是你有参与进来?你也不过就每天看看,你能感受过那种心跳吗?没有的话,你凭什么就喊你疼了,你哪里疼了?

    疼的人是一凡才对,是一凡怀孕十个月,是一凡感受过生命的跳动。

    “你就别说了,好好的劝劝孩子,别死心眼,当初既然做了选择,就能想到人家的反应……”

    一凡的父亲叹口气,你以为他愿意女儿和女婿离婚?他管不了的,陆卿那时候明摆着曹家不答应他就起诉,根本拦不下来的。

    “我怎么劝?我女儿嫁他了,被他给毁了……”

    不是毁了是什么?结婚这么久,孩子也生过了,将来找什么样的?

    凭什么陆卿就轻轻松松的结婚了?

    文青怎么也咽不下去这口气,找个比一凡强的她也就不追究了,还找了一个二婚的,这口气压得文青真是天天都睡不着,她每天晚上都会被气醒,谁能跟她家的一凡相比?

    那个二婚的女的到底哪里值得陆卿高看一眼了?陆卿是眼睛瞎了吗?

    “你就闭嘴吧,女儿都是你给带坏的,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文青哭:“那你的意思是想孙子死了?”

    曹一凡的父亲无语,他是这样的意思吗?

    “我现在不想跟你说话,说不通,你就记着一点,别扯那些没用的,好好劝劝一凡,往开了想,咱们家这样的条件她想再婚不会多难,日子就是自己过出来的,陆卿那头不要想了,陆卿都恨死一凡了,他们俩没有可能的。”

    曹一凡的后背靠在墙上,冰凉凉的墙体。

    她跟陆卿没可能?

    就是算是没可能,她也要变成有可能。

    一凡回到房间,然后给老姑也是自己干妈发了一条短信,说是明天想去干妈家坐坐。

    然后安安静静的就回房间了,看着手机,攥紧,天娜你也别怪我,要怪就怪你运气不好,我们俩关系这样的好,你也会想我和你哥复合的是不是?
(快捷键 ←)上一章:84回 夫妻一场返回目录下一章:86回 我的男神(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