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穿越小说 »婚后宠爱之相亲以后最新章节列表 » 87回 夫妻经营

87回 夫妻经营

文/简思
婚后宠爱之相亲以后 本章字数:12708 婚后宠爱之相亲以后txt下载
推荐阅读:主宰战神 死亡高校(终结的白菜) 佣兵女王:逆天大小姐 农香满园 超级天启 九荒纪 无量钱途 国师夫人太妖娆 我家萝莉是大明星 魔门败类
    孙国慧不火大?

    这是离婚上瘾了?你第一次离婚后面怎么说都行,再离婚?当初蒋晨就不应该找谢聪聪这样的,现在好了。

    孙国慧是真巴不得蒋晨马上离婚,可要是蒋晨离了之后再娶然后再离,她的这张脸还能要吗?

    “我是不知道你们这日子怎么过的,才过了几天?”

    谢聪聪低垂着头,真的与她无关,她都恨不得十个心眼往蒋晨身上放了,她能有什么不满足的?不满足的是蒋晨,是他在外面招摇,可这话现在谢聪聪说不出来,你贪图一样就得忍受一样。

    只能服小。

    “妈,我已经努力了……”

    “那还是努力的不购物。”孙国慧神色如常,缓缓说道,反正婚姻有问题你是女的,你身上不可能没有毛病,自己去找原因吧,别人能帮你解决什么。

    谢聪聪一口老血含在嘴里,她委屈啊,你见过妹夫把大舅子往死里弄的?

    说大了不就是发生一点争执,双方不是很愉快,她哥动手了蒋晨也没闲着啊。

    但是现在的谢聪聪只能忍气,她就不离婚,拖死也不离婚。

    “我给蒋晨打个电话

    。”孙国慧淡淡的挪开眼睛。

    谢聪聪都要哭出来了,真心假意的你自己想去呗,哭也不过就是掉两滴眼泪,换一把同情,孙国慧出马,蒋晨总不至于不给面子吧?

    今天真是邪门了。

    蒋晨玩牌一直在输,他不在乎输的那点钱,他在乎的是自己的颜面,包厢里安安静静的,都知道他输惨了,从一上桌不知道怎么搞的,手气就不好,一开始大家也就是说说笑笑的,赢点钱输点钱的谁都不会在乎这么一点的,可眼下蒋晨这么输钱,弄的赢钱的都有点不好意思扔牌了。

    “休息一会儿,吃点东西吧。”

    大家打着哈哈,也别可一个人坑了,蒋晨凡事都是讲站在尖上,今天看着脸色黑成这样八成也是不痛快。

    “休息什么,怕我没钱给?”

    话语里有点叽歪。

    得,为你着想你还不领情那何必呢。

    “玩就玩把大的……”

    蒋晨干脆就把自己新买的车钥匙扔出去了,他就不信了。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既然你要玩那大家就奉陪被,你蒋公子也不是输不起一辆车的人。

    蒋晨抓了一手的烂牌,越是不信邪牌越是不好,几乎不用打就知道输定了,好像霉神贴在脑门上了一样。

    黄茗选择噤声,自己又不是缺心眼,这明眼一看又是要输,端着果汁自己稍稍距离蒋晨远一点。

    蒋晨是惯于猜测别人心思的,现在大家心里想什么他能不知道嘛,就是因为知道气性越来越大,他是玩不起还是输不起?

    孙国慧的电话打了进来,正好蒋晨输了,蒋晨接了起来电话,也不说话。

    “聪聪在我这里呢,你回来妈跟你说点事情。”

    “有话就在电话里说。”蒋晨是一点面子没给,垂了双眼,看着对面洗牌的人,洗牌的脸色也有点不好,老蒋今天到底是怎么了?是,知道你不差钱,那也不能这样疯啊,受什么刺激了?

    大家都赞成中场休息,蒋晨没言语。

    “你才离婚多久,又要离婚,蒋晨不是妈说你,你是把婚姻当儿戏呢?乔荞不能生离就离了,谢聪聪又怎么着你了?当初不是你愿意娶的?”

    蒋晨沉声:“这是我的事情,妈你别插手。”

    孙国慧像是见好就能收的人吗?孙国慧这辈子没吃过苦,自己家有钱,嫁给一个没钱的丈夫,可丈夫发达之后依旧宠着她,蒋放为什么吃香?蒋放知道会哭的孩子有糖吃,蒋晨是一步一步的长大了,渐渐的就有点不受他妈的控制了,反正自己能赚钱,底气自然十足。

    “我不插手?”孙国慧微怒,你当她愿意管呢?“你把日子都过成什么样了?”

    “什么样也不需要你操心,你管好老二就行了,别让他在被拘留了。”蒋晨挂了电话。

    能被蒋晨叫老二的不是蒋放还能是谁

    要说这位蒋二公子也是个人物,小小年纪,出手阔绰自己又没有什么挣钱的能力,靠的是谁?还不是家里。

    孙国慧摔了电话,劈头盖脸的对着谢聪聪就是一顿骂:“你自己都不知道自己问题出在哪里,还叫我来调解,你看见了蒋晨现在就是不听我的话,你们爱过成什么样就过成什么样,我懒得管。”

    谢聪聪委委屈屈:“妈,这阵子不知道他怎么搞的,就突然看我不顺眼……”

    孙国慧很是心烦,懒得去听这些废话。

    乔荞这和陆卿是渐入佳境,陆卿依旧不放权,家里的钱乔荞还是管不到,可照比着刚结婚那阵是好多了。

    乔荞晚上洗澡的时候就觉得有点不对,洗过澡每次都要用乳液混合着橄榄油擦身体的,她的腿皮肤有点干,这样能缓解很多,今天也是擦完腿脚自己顺带着擦擦脖子,结果手就经过胸部,乔荞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虽然有点肉但还是能看的,女人就得保护好自己的身体,不然指望男人爱你?

    擦胸口,掠过左胸的时候觉得有点不对劲儿,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想的,反正上手觉得好像里面有点东西,详细的按下去,确定肯定是有东西。

    乔荞出了一身的冷汗,瘤?癌?

    不会这么倒霉吧?

    第一个窜入乔荞脑海里的就是乳腺癌,完了!

    乔荞觉得双腿有些发木,如果要切掉,她这辈子都完了,她才结婚啊,陆卿还没稀罕她两天呢,就去掉一边?别说陆卿接受不接受就连自己都没办法接受,飞快的拿着浴巾从里面跑了出来。

    陆卿是等着她洗好澡出来呢,就看着人慌里慌张的出来,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

    “太热了?”

    低血糖?

    乔荞垂着眸子:“我得乳腺癌了……”

    陆卿被她吓了一跳,什么情况就说得乳腺癌了?

    乔荞说自己胸口肯定有东西,她自己都摸出来了,明明前些天还没有呢,病就是这样的,越吓越重。

    陆卿的声音低沉且稳:“别瞎说。”

    乔荞抓着陆卿的手:“你看是不是有东西?”

    陆卿摸不出来,主要他身上没长这个东西,学的也不是这个专业。

    “你穿上衣服。”

    都八点多了,乔荞穿上衣服苦着一张脸,她觉得自己太多灾多难了,她都进过医院动刀了,还来?

    换个人坑行不行呀?

    很是沮丧,加上害怕,因为对未来觉得有些没希望。

    要是结婚多少年跟陆卿有个孩子,那不用怕,就真是这病陆卿也不能抛弃她,可她现在才结婚多久?陆卿就连钱都不能对她交心,还能指望什么?自己要是真是癌症,估计他调头就得跑吧?

    陆卿抓着乔荞的手,她的小手很凉,带上车门陆卿启动车子,陆卿就简单换了一件衣服,语调很是冷静:“别自己吓唬自己,有可能就是瘤子

    。”

    瘤子不是也分良性和恶性的。

    乔荞是一紧张胃就疼,又开始犯堵。

    到了医院两个人前后的进去,晚上吧不像是白天,详细的检查没有办法做。

    “做不做?”乔荞看着陆卿。

    依着陆卿的意思,既然人都来了,就简单的叫医生做下检查,医生接触的多,上手就知道到底是不是有东西,不检查你说回头这一晚上还能睡了吗?

    陆卿现在后悔也晚了,乔荞扛不住事情,有点事情发生,就跟天塌了似的,你指望她扛起来什么责任,这不现实。

    因为现在这情况,陆卿不能说抱怨的话。

    老早他就发现乔荞个性不行,遇事情就慌。

    值班的还是个男医生,你说这个尴尬,乔荞站在门外,医生叫他们进来。

    乔荞扯扯陆卿的手:“要不然明天吧。”

    找个女医生检查,是个男的她怎么脱衣服啊?

    检查程序就是这样的,不仅要脱,而且上面必须脱光,需要用手先确定一下然后才是去做检查。

    你以为人医生愿意看呢?天天看他也看的想吐了,就这跟杀猪的是一样的,虽然比喻有些不恰当,天天看天天看,还哪里有什么别的心思了。

    “把衣服脱了吧。”

    乔荞揪着自己的衣服,陆卿的声音很清晰,压低开口:“就算是有女医生也不看。”

    陆卿认为女医生不行,他看病也从来不会去找女医生,有些女病人什么放不开的,喜欢找女医生,不是说他歧视女的,女的到时候很容易慌张,不够镇定,真的出事儿了没有男医生能压茬子,不然你就看普外,有多少女医生,还不是一水水的都是男医生。

    “怎么不脱?你不脱我怎么检查?内衣也脱掉。”

    男医生冷着脸说着,都生病了,还计较什么男女,在医生的眼睛里哪里还有男女之分了。

    乔荞委委屈屈的,解开外衣,最后一咬牙还是脱了,医生带着手套,人家到底就是干这行的,不需要乔荞开口就找到了问题的所在。

    “医生不会是癌吧?”

    这话把医生给气笑了:“你没那么幸运。”没好气的说着。

    怎么就不盼着一点好事儿呢。

    叫乔荞把衣服穿上,在病例上写着,那字就写的龙飞凤舞似的,乔荞也认不出来几个字,乔荞在里面扣衣服,陆卿站在医生的办公桌前。

    医生知道这是家属,详细的解释着。

    “就目前来看是乳腺纤维瘤,没有多严重,今天天晚了明天来医院做个详细的检查,都是小手术,不要担心,小事一桩

    。”

    乔荞惨白着一张脸从里面出来,出来的时候自己有点着急,头发才洗完也没有吹干,这时候不知道是被吓的还是怎么样了,觉得头都开始疼了。

    陆卿听的很是详细,这个所谓的纤维瘤能有多大,医生心里也是有个大约的,陆卿问了也听了,自己点点头。

    “医生我问下啊,我们医院有这方面的专家吗?”

    医生也没有动气。

    “有的……”

    乔荞跟没魂儿似的,被陆卿给拉着站在门口等电梯,陆卿松开手改为搂着她的腰身:“没多大的事儿,没听医生说嘛,小手术而已。”

    乔荞害怕,她可怕进医院了,简直就是留阴影了。

    上次都小死过一次了,现在听说要做手术,手脚就发凉。

    拽着陆卿的衣襟,就软在陆卿的怀里了。

    “陆卿,我怎么办啊,真的动手术?我要是下不来手术台……”

    是不是手术完了还得例行的检验一下是良性的还是恶性的?她这阵子好像运气不行。

    陆卿看着乔荞眼睛里都是泪水,自己要是说句严重的,她肯定就会哭。

    女人嘛,就这么点的一点事儿就哭,陆卿叹气,搂着乔荞的那只手紧了紧。

    “不是有我呢,我陪着你,没事儿。”

    乔荞坐进车里,陆卿翘了翘唇:“乔荞,你信不信我说的话?”

    乔荞听不进去,得明天确诊了,才能放下心。

    原本就是晚上闹出来的这事儿,回到家,你说她还能怎么睡?乔荞临睡之前求了一个签,就是网上随便求的那种,倒霉的是抽了一支下下签,这样也就算了,解签上面写着,病难愈,就偏偏有这块,乔荞的胃就更疼了。

    陆卿给她倒水回来,乔荞慌里慌张的要关电脑,陆卿看见了。

    叹口气:“这也太迷信了吧?”

    原本陆卿就不太信这些,你生病了要信的是医生,你上网求签做什么呀?

    求到好的签你还能高兴高兴,求到不好的,这不是晚上就不能消停了嘛。

    将手里的水杯递给乔荞,乔荞接了过来,喝了一口水,往下吞。

    上了床,陆卿把水杯摆在一边,自己也跟着上了床,掀开被子,自己搂着她,把乔荞的发丝整理整理,省得自己给压到。

    “信这些都没用。”

    乔荞的手放在他的胸膛上:“我怎么就这么倒霉呀?”

    乔荞觉得自己坚持就是灾星附体的感觉,什么事儿倒霉她都能轮上,肯定不会缺她的

    陆卿笑了出来,摸摸她的脸:“你要是灾星附体你还能嫁给我吗?就冲这点就说明你是福星高照。”

    乔荞原本应该会一夜都睡不着的,谁知道竟然睡熟了,一觉睡到大天亮,早上六点醒的,没办法必须给主任挂电话,主人还在被窝里呢,声音有些沙哑,好像都没看来电显示,问乔荞是谁。

    乔荞硬着头皮,又要请假了。

    一个女同志,也不好说,只能支支吾吾的说。

    “回来之后把假条补上吧。”

    主任挂了电话,他老婆也被吵醒了,睁开眼睛:“谁啊?”

    “单位的,请假,说是昨天晚上检查出来的,乳腺纤维瘤。”

    主任的老婆点点头:“这病得看啊,女人就是事儿多……”

    所以才说要爱惜自己的身体,必须一年一次体检,珍惜自己的,半年就体检一次,可病这个东西呢,都是有潜伏期,有时候哪怕你几天一检查,有的病情是检查不出来的,男性还差点,女性就不同了,非常脆弱,哪怕少买一双鞋,少逛一次街,也得对自己的身体负责。

    陆卿难得起了一个大早。

    十点多去了医院,做了检查,确定下来就是乳腺纤维瘤,只能手术。

    乔荞拉着一张脸,都快要哭出来了,医生一看,这是害怕呢?

    “别怕就是一小手术,都感觉不出来,一会儿就好了。”

    乔荞心想,你的一会儿对我来说就是度日如年,你是大夫我是病人,我们心态自然就不同。

    定了日期,乔荞叫陆卿送自己回单位。

    “不怕了?”陆卿打趣。

    乔荞一横心:“怕也没用,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

    “这话说的,好像要上断头台似的,这点病不算病啊。”陆卿弹弹乔荞的脑门,多大的事儿啊。

    乔荞得回单位请假,谁生病都不是故意的,主任似乎也被她的磨难给打败了,这才工作多久啊,进医院几次了?

    “小乔啊,要不你去庙里烧烧香吧。”

    乔荞:……

    她请假不止工资照常发,而后还会有补贴,住院比上班挣的都多,可谁好好的愿意去住院赚这个钱?

    乔荞想,以后自己绝对不会拿这个来开玩笑的。

    乔荞没有通知家里,通知也没用,她妈心粗两姐姐的话都结婚了,别把自己太不当外人了。

    乔荞也没指望陆卿陪着自己,他不是忙嘛。

    陆卿是推,各种将事情往后推,能让别人去办的就别人先顶上,老婆动手术,虽然是个小手术,但是他也得在场

    陆卿可不想乔荞被推出来没看见自己,她原来就心眼小,加上胆子小,在吓昏过去了也犯不上不是。

    交代着秘书,其实陆卿不来他真不应该,不是找借口,会有人觉得你平时都有玩牌的时间,有出去吃饭的时间,怎么就这点时间就是挤出来的了?情况不同,现在很忙。

    “有事儿就给我电话,我要是没接就多打几通。”他有这毛病,经常手机到处扔,然后叫别人找不到他,这是私人行程,司机也肯定找不到他人的。

    秘书将陆卿的外套递给他,顺口问:“现在回家吗?”

    “不,去医院,我太太生病了。”

    乔荞定的就是今天上午动手术,陆卿来的时候她正在闭着眼睛休息呢。

    “怎么过来了?医生也说是小手术了。”

    乔荞知道陆卿忙,他之前跟自己也说过几次。

    陆卿坐下,看着她说:“我要是不来,你被推出来到时候哭了怎么办?”

    乔荞微微一囧,她又不是小孩子,看不见家长还会哭的。

    乔荞嘴上叫陆卿走,手却握着陆卿的,死死的握着,陆卿另外的一只手盖在她的后背上。

    “不用担心,我等着你出来。”

    乔荞被推进去的时候,想着,这是第二次躺在这床上了,希望自己以后再也没机会进来了,永远都不要。

    手术室里麻醉师和护士闲聊着,手术没多久就开始了,还别说,真没有什么专业的术语,乔荞好像有听见医生在聊下班之后要去哪里吃饭,乔荞这个气愤,咱能不能专业点?我人还躺在这里呢,别说什么吃的行不行?

    木木的也感觉不到什么疼痛,但是感觉还是有,乔荞不敢去看,就闭着眼睛,手术进行的很快,就如医生所说的真的就是个小手术,这不算是什么的,然后等着化验结果回来。

    陆卿的手机响了几次,他站在手术室的门口走到一旁去接电话。

    过了不算是长的时间,乔荞就被推出来了,陆卿失言了。

    陆卿不是不遵守诺言,而是真的他没办法,公司那头事情很多,他在手术室门口接电话,护士又不让,门口还有好多人,他听不清,陆卿在安全门附近对着楼梯在讲电话,这头乔荞被推了出来,陆卿不在。

    护士喊了两声,没有人。

    “家属哪里去了?”

    乔荞只觉得眼眶有些湿润,轻轻吸口气:“能送我回病房吗?”

    护士点点头,这就是一定的,不需要病人说,他们也会将病人送回病房的,等电梯开了,推着床往里进,这就是专门的运送病人的电梯,被人是不能坐的。

    护士看着乔荞一直不敢睁眼睛的样子,还以为她是觉得怕。

    “你够勇敢的了,真的,你老公呢?”

    来的时候是两个人来的

    乔荞有些不舒服,强撑着:“他事情忙,没办法。”

    护士了解的点点头,那都这样了,还能怎么办,好在手术没什么问题。

    护士几个人把乔荞用被单抬了起来,然后移动病床上,整个过程都没有叫乔荞感觉到疼痛。

    陆卿挂了电话,傻乎乎的推门进来,想着怎么还没出来呢?

    等了几波,怕有意外,就上前问问护士。

    护士看了一眼:“乔荞?”

    陆卿点头,护士说早就被推上去了。

    冷不防的陆卿就觉得不好。

    这事儿是自己错了,说好陪的,结果她出来又没有看见自己,你说他来都来了,结果就差最后一步,陆卿也很郁闷,他不是玩嘴,他是真心想陪着来的,是知道接个电话自己出来人就上楼了,这个倒霉。

    陆卿电梯都没有坐,左面右面的电梯现在都是病人,他干脆就走楼梯,到了病房的门外,陆卿也做好准备了,如果乔荞咬着不放,他也认了,今天自己错了。

    陆卿推门进去,乔荞看着他进来,脸上堆着笑。

    “我以为你走了。”

    陆卿解释着:“我一直就在手术室门外来的,临时接了一通电话,我还以为你在里面,就一直等……”他也是没有经验,真的不知道要从哪里看,谁的手术做完了,已经推上去了等等的。

    乔荞心里幽幽叹口气,她才手术完,能生气嘛,就是生气和陆卿吵一架,也不顶用啊。

    “嗯嗯嗯,我理解,没事儿。”

    陆卿觉得有些局促,说不好她是故意跟自己客气还是她就想开了,可依照乔荞的个性,你说她能想得开吗?就因为个短信和电话那时候就跟自己黄了。

    陆卿觉得真是难,说句真心话都难。

    你要是心里觉得不舒服,你就跟我说,你问,为什么你就扔着我不管,何必像现在这样呢,他们是夫妻又不是陌生人。

    陆卿的手机又响,陆卿看了一眼直接关机。

    “有事儿就忙吧,我暂时不需要人。”乔荞说。

    陆卿这火就窜上来了,你什么意思?

    我特意休假过来陪你,还有完没完了?陆卿就认为乔荞是在闹脾气。

    乔荞似乎也看出来陆卿的想法了,呼吸一窒,自己怎么就成了胡搅蛮缠的人了?理解 也不对了,那到底做什么才是对的?

    病房里还有别人,乔荞不想丢人。

    “我没生气,我说的是实话。”

    来的时候好好的,结果动手手术两个人弄的这个僵,乔荞然后就睡了,睡的并不愉快,心里有事情,陆卿没走,可脸色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乔荞醒的时候已经都八点多了,陆卿联系了医院要给乔荞换单人病房,上午是没有,现在腾出来了,乔荞睡的很实,推她到另外的病房她都不知道。

    醒过来就看见陆卿坐在床边,一直在弄手机,手指不停的点。

    乔荞抬头,陆卿也是有些狼狈,毕竟在医院待一天了,也没有时间回家换衣服,衬衫有点皱。

    “醒了?”

    乔荞抬头一笑,她不想在让气氛尴尬下去,自己都难受了,就别让陆卿难受了。

    这就是磨合期,这个男人他不熟悉你,甚至就连你说的是假话和真话都分不清,他也没有理由包容你的一切。

    陆卿这人吧,乔荞给他台阶下,他肯定就会下来的,看着乔荞一笑,心离开的那点气就飞走了。

    “疼不疼?难受不难受?”

    乔荞只是说:“还好,希望我以后不要再来医院了,我再也不想进来了……”乔荞扁着嘴。

    陆卿被她逗笑了,他手机一直不断的响,陆卿没有去看,她才醒,陪她说几句话,反倒是乔荞:“业务这么忙,不是当老板的都应该有很多的时间嘛。”

    陆卿装模作样:“你以为钱都是天上掉下来的?我每天一睁开眼睛就在想我要怎么还欠银行的钱,负债累累啊……”

    乔荞淡淡一笑,她才不信陆卿的话呢,负债越多,说明资产越多,她倒是想负了,有人愿意给她负嘛。

    “大老板你就别当着我的面刺激我了,你随随便便出手就是一个名牌……”

    陆卿靠着椅背,将手机扔在病床上,安静的看着她:“小没良心的,我的名牌买给别的女人了?你拿了不说感谢,还调侃我?”

    乔荞嘿嘿笑着。

    陆卿握着乔荞的手,等乔荞再次睡着了,才又开始摆弄手里的手机。

    乔荞很快就能出院的,生了一场病结果两家人都不知道,出院的那天陆卿买了一朵康乃馨送给乔荞,乔荞接了过来。

    “真是抠门,就一朵?”

    陆卿抬头:“不然呢,你想要多少?”

    乔荞捏着花笑,给她买康乃馨呀?

    吟吟浅笑的看着陆卿:“你想给我当儿子呀。”

    陆卿瞪乔荞,怎么说话的。

    乔荞知道他没生气,进了车里,陆卿往家里开,明明回家是一条路,可陆卿往别的地方开,乔荞看着就出声告诉他,怕他自己没有注意到。

    “你要干嘛?错了……”

    陆卿答:“干!”

    乔荞的脑子也不知道今天为什么转的就这么快,她从来反应就不算是快的,怎么今天第一个就想到陆卿说的是什么?

    陆卿开黄腔了,针对第一句

    回到家,乔荞要伸手去拎袋子,她拿了几件的换洗衣服,陆卿叫她先进去。

    “我拿就行。”

    陆卿说这话是嘴比脑子快了几秒,就是乔荞自己拿也累不死,不是因为她才出院嘛。

    乔荞现在还不算是完,之后还要去医院检查,以防复发。

    上了楼,推开卧室的门,直接就躺了下去,身体不舒服。

    晚饭是陆卿叫饭店送的,乔荞生病要注意吃的,陆卿自然不能做,也不会,干脆就花钱解决。

    下面门铃响,陆卿踩着拖鞋下去,屋子里不热,甚至微微有些凉,陆卿站在门边,陆天娜敲开了门:“我昨天晚上来,你没在家。”

    陆卿嗯了一声。

    “嫂子呢?”

    陆卿说楼上呢。

    陆天娜是没看出来乔荞怎么了,挺奇怪的样子,这才几点啊,就躺床上了,看着脸色不是很好。

    主要是乔荞和陆卿都没有说,陆天娜问了,陆卿的方法解答就是说乔荞身体不舒服,陆天娜这一听就知道是不愿意说了,就没有继续追问,坐了一会儿,买了两个背心,给乔荞送一个。

    “我觉得挺好看的,你要是不喜欢在给我。”

    乔荞说自己喜欢。

    喜欢不喜欢当着小姑子的面,人家给送来了,就不能扫兴。

    陆天娜下楼,看着楼下桌子上的汤,看了几眼,心里往深了想,这是怎么了?嫂子还盖着被,好像怕冷的样子?

    陆天娜从外面回来的,一身的汗,身上穿了一件短袖这还觉得热呢,乔荞都回来半天了,你说家里冷气这么强,她肯定冷啊,陆天娜就忘记这事儿了。

    晚上给自己妈打电话。

    “我嫂子是不是小产了?”

    陆天娜觉得太像了,难怪了,之前她就觉得奇怪。

    陆母一听,舌头比脑子快:“你别瞎说。”

    陆天娜就说哥和嫂子都有点不对劲儿,还说乔荞好像很怕冷,她嫂子这肯定不能做饭做菜,不然怎么会要酒店送呢。

    “那就是流产了,你这孩子怎么就不说点好听的呢。”

    陆母埋怨,可也往心里去了。

    得,都误会了。

    陆母这一听,就放心不了,要真的是,这事情可大可小的,女人的身体就靠养。

    陆母去上中了,乔荞今天去医院复查,伤口恢复的很好,医生说不太会留下疤痕,乔荞总算是放心点了

    生过病难免自己就会拿自己看重一点,凉的什么冰的她都不愿意接触,到家,看着陆母在门口呢。

    “妈,你怎么来了?没给我打电话呢。”

    乔荞不知道婆婆这是来了多久,站在门外多久了,给她打个电话多好。

    陆母看着乔荞的脸色也不是很好。

    “嗯,过来看看你们,脸色不太好。”

    乔荞跟着哼哼哈哈的,没敢说自己动手术了,乔荞多了一个心眼,怕婆婆觉得自己太没用了。

    陆卿他妈一进家门这一看,冰箱里什么菜都没有,一见就是没出去买菜。

    “你请了多少天的假?”

    乔荞说请了二十天,明天就要开始上班,再不上班估计单位局得把她给开了,好不容易哭着喊着考上的,要是真把自己给开了,她就真的要跳河了。

    陆卿他妈心想着,这怎么也得休息一个月啊,不过没多嘴,孩子不愿意说,她就装不知道被。

    陆母他妈是个好人,来了一直待了二十天,事先也没有跟她说,她没照顾到位,这就应该是婆婆做的,汤汤水水的侍候着,有人侍候那日子真是好过,什么都不用你做,回家就吃现成的,乔荞都有点被惯出来瘾头了。

    “妈,你要是走了,我可怎么办啊。”

    陆母就笑,你可别盼着我来,我来能是什么好事啊。

    “陆卿最近还忙呢?”

    乔荞点头。

    陆母拉过来乔荞的手:“瘦了,我们家陆卿是不是不好相处?”

    陆母也知道儿子的脾气,陆卿有些粗心,怎么说呢,家里的事儿不愿意管,很少过问,压根就不愿意问,可一个男人这样子,难免做老婆的就会有些怨言,很多事情他顾忌不到,就很容易落下话柄。

    当母亲的呢,是希望儿子和儿媳妇能长长久久的过下去,到现在为止,乔荞没惹过她,也没有做过什么出格的事情,至少目前还是好的。

    她也挺喜欢这儿媳妇的。

    “还行,就是有时候心太粗了,不过我想陆卿八成会觉得我墨迹,和作……”乔荞吐着舌头。

    陆卿心里肯定就是这样想的,乔荞敢赌一百个雪糕的。

    陆卿需要的八成就是那种,自理能力特别强的,可女强人和男强人的生活,乔荞想想都觉得不太和谐,她这样的女人吧,虽然有时候显得娇气一点,可能撒娇,要软有软,要硬有硬,会哄人,会撒娇,会卖萌。

    乔荞把自己定位为三会,在婆婆面前也厚着脸皮的推销自己。

    陆母一听笑了,这算是什么三会?

    要是没结婚之前,乔荞这样跟陆母说,陆母肯定觉得这女的不着调,你会的这些是个女的就都能会,现在不是态度发生变化了嘛,看着乔荞吐着舌头撒娇的样子,心里也挺愉快的

    陆天娜不是这样的孩子,大部分她都是正经的,而且陆天娜脸上的气势太强,男人看见她都会觉得怕,陆母饶是有一百个心思,在女儿身上也得不到回应,现在好了,来了一个俏儿媳。

    “你得好好养着身体,这也是病,小月子可大可小的……”

    啊?

    哪里来的小月子?

    “妈,我不是……”乔荞臊的满脸红,脸上都能煎鸡蛋了,她没怀孕。

    陆母看着乔荞这样,难道不是?

    乔荞低声道:“是乳腺纤维瘤。”

    陆母张着嘴,好半天才叹口气,不是更好。

    “谁陪你去医院的?”

    你说陆卿这心粗到什么地步了,怎么不给自己来通电话?天娜都不知道,你当哥哥的告诉妹妹,你妹妹是不是就能去医院陪陪乔荞,哪里有嫂子动手术,小姑子还不出现的?

    陆母心里埋怨儿子不会做人。

    “陆卿陪着我去的……”

    陆母的声音低低入乔荞的耳朵:“陆卿肯定也没有陪全程是不是。”

    不得不说她太了解自己儿子。

    主要就是陆卿忙,到处有人找他,也是真的脱不开身子。

    怎么说呢,以前和曹一凡没离婚的时候,曹一凡她妈动过一次手术,陆卿就半截走人了,那文青能轻饶了陆卿嘛,挂在嘴上说了多少次,就借着这件事儿拿捏着陆卿,再不然就是曹一凡生病了,陆卿没注意到。

    她当亲妈的也不知道自己儿子为什么会那么粗心,睡在旁边的人,生病了他都看不出来。

    陆卿的个性,就得你有什么事儿都张嘴跟他说,指望他自己发现,这个太难。

    在有一个男人和女人不同,他觉得生点病就是小事儿。

    “他没关心你是不是?”

    乔荞摆手:“陆卿就是心不够细,一个男人能做到这个地步就不错了,没去上班陪着我去的医院,我知足。”

    陆母听着乔荞这话,面色稍霁,是不是合格的儿媳妇就这一件事儿上就能看出来。

    曹一凡当初没少埋怨陆卿,觉得陆卿不重视她,那她当妈的也是有话要说,你指望男人还能赚钱,还能有本事,然后还跟情圣似的天天围着你转,你找出来一个给我看看,就他们家老陆就是这样的,不会什么甜言蜜语,但是心里有你,有些人的表达方式就是这样的,那你说陆卿他爸跟别人出去吃饭,那桌子上能少了漂亮的女人嘛?接触的能少了嘛,自己要是疑神疑鬼的,那日子就没的过了。

    乔荞一看婆婆的脸色就知道自己的话,取悦到婆婆了,大汗!
(快捷键 ←)上一章:86回 我的男神返回目录下一章:88回 陆卿护妻(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