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穿越小说 »婚后宠爱之相亲以后最新章节列表 » 320回 等着我,我一定会来

320回 等着我,我一定会来

文/简思
婚后宠爱之相亲以后 本章字数:11810 婚后宠爱之相亲以后txt下载
推荐阅读:无敌世家子 诛魂记 国师夫人太妖娆 主宰战神 死亡高校(终结的白菜) 佣兵女王:逆天大小姐 农香满园 超级天启 皇商千金 九荒纪
    “这周吗?”乔荞歪着头靠在沙发上,果而就紧贴着她,一大一小两个宝贝蛋,雨佳在睡觉。

    果而学校要汇报演出,以往这样的场合都是乔荞去参加,这周是亲子活动周,是要求家长都出席,但果而知道她爸不会去的,她爸很忙

    “嗯,妈妈我有表演……”

    “表演呀……”摸摸女儿的头发,把她的碎发都给归拢到脑后,亲亲女儿的大脑门:“我们家果而最棒……”

    果而虽然心里也这样想,但是被妈妈说出口有点不太好意思,强的还是有的,不过她更强而已。

    “又都是妈妈们的节日……”乔荞感慨了一句。

    陆卿的手机动了一下,他没有去看,然后手机跟着又动了一下,他好像一点知觉都没有,他不想联系人,谁都联系不上他,因为手机这个东西他是拿着当摆设来看的,秘书犹豫了半响,还是指了指陆卿的手机。

    “陆总你的手机动了……”

    陆卿点头,你以为他不知道嘛,这个时间能有谁来找他?乔荞?

    要不要拿捏一下?

    叫她等?

    等秘书出去,他才拿起来手机看,今天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是他女儿发的。

    可以想到自己女儿认真的表情。

    爸爸,我们这周学校公开汇报演出,要求父母同时出席,父母离婚的不要求!

    陆卿让秘书看一眼自己的周末行程安排,看见短信的第一个反应就是,乔荞去就好,有家长代表就好,他也不是那些每天闲着没有事情干的人,准备关手机看见那个封面,手指摸着屏幕。

    陆卿的唇角向上,母子摩挲着她的脸部。

    那就去吧。

    其实时间上真的有点挤,那一天安排了其他的事情,但任何事情都没有女儿的事儿来的重要,他就去一次吧,也不知道孩子的汇报演出是什么样的,从来没有参加过,就当是开眼界了吧。

    “好,爸爸会去的。”

    果而小手比着胜利的手势,她真是没有想到,她以为她爸不会回呢,不但回了还说要和妈妈一起去。

    “自己躲在这里笑什么呢?”乔荞递给女儿杯子,这孩子偷偷笑成这样,发生什么高兴的事儿了?

    果而摇头,认真的摇着小头。

    “我就是开心。”

    哪里有无缘无故的开心,孩子坐在一边一直不停的笑,弄的乔荞也跟着笑,这孩子今天是被点了笑穴吗?停不下来了。

    准备吃晚饭,蒋方舟看了一眼大门,不知道陆卿是回来吃还是不回来,要是不一起吃,饭就凉了,你说他胃也不是很好,全家人坐在一起吃多好。

    “乔荞啊……”你问问陆卿晚上回不回来吃饭,这样的话被蒋方舟直接吞了回去,她说不出口,想想还是作罢。

    “嗯,妈怎么了?”乔荞帮忙摆筷子,看着婆婆问着

    “没事儿,你把这菜端出去……”

    正说着话呢,乔荞端着汤碗出来,这边陆卿推着门进来了,手里拎着包外带买了一束花,这回没有偷偷摸摸的,而是正大光明的买回来的,他想买花就买了,没有原因。

    “回来了,正好吃饭。”蒋方舟笑眯眯的看着儿子手里的花,挺好的,先摆在客厅里,以后就摆到乔荞的房间里,循序渐进,方式挺好的。

    陆卿举着那捧白玫瑰递到乔荞的眼前,乔荞傻愣愣的看着他,给自己干嘛?

    没见她手里端着东西呢?放客厅就是了。

    “送你的……”

    蒋方舟没忍住笑了出来,自己赶紧的回到厨房,人家谈恋爱她夹在中间,真的就有点尴尬的感觉,现在明白所谓的电灯泡是怎么来的了。

    乔荞的脸,一点一点晕成了红苹果,这么多人送她花干什么?

    她告诉自己别脸红,就是一束花,还是全部都白色的,弄不好他心里想其他的呢,就像是那天一样,可无论怎么想脸孔通地一下子就红嫣嫣的,颜色淡淡的弥漫着,浸透了脸孔。

    “接着啊。”陆卿挑眉。

    “妈……”果而去扯乔荞的衣服,乔荞把汤碗放下,有些不自在的接了过来,自己多此一举的说了一句:“放客厅挺好看的……”

    “我是送给你的,你愿意摆哪里都好。”陆卿平淡的道,花送给她了,她自然就有做主权。

    回房间换衣服,蒋方舟已经入座,蔡大奎在喂雨佳吃饭呢,只是这两个人时不时就往乔荞的脸上扫那么一眼,似乎有点好奇,这两个人和好了?终于和好了吗?

    乔荞拿着筷子夹着米粒,不知道陆卿又抽什么疯。

    陆卿换好了衣服出来,吃饭的时候又给乔荞夹了一筷子的菜,“多吃点,有力气。”

    对着乔荞笑,乔荞躲避开他的视线。

    “吃完饭你陪着我出去散散步吧,今天天气可真是好啊……”蒋方舟对着蔡大奎说了一句。

    乔荞吃的不多,被陆卿这么弄,她怎么吃?

    蒋方舟吃过之后和蔡大奎带着两个孙女就出去散步了,家里就剩下他们两个人了。

    乔荞坐在床上,他是不是会来找自己?找自己也没用,可惜这次她却想错了,陆卿没有动,他一直待在房间里,已经开始在办公了。

    早上果而都被送走了,他却坐着不动。

    “今天不上班吗?”蒋方舟肯定会问一句的,这都眼看着八点了,他一点走的意思都没有,身体不舒服?

    “等她,送她一程。”

    蒋方舟了然的点点头,那她就不影响他们俩发展感情,自己先送雨佳去了。

    乔荞换好衣服从房间出来,陆卿起身

    “好了吗?现在要走吗?”

    “陆卿,你这样怪怪的……”装什么三好先生,你从来就不是,你装也不像的,现在他这样献殷勤只会让乔荞觉得他是不是又干什么对不起自己的事儿了,这人总体来说就是,没干坏事儿他是不可能突然反常的。

    陆卿的胳膊推着她的腰,带上门,两个人进入电梯。

    “是吗?”

    “你看又是这样笑,你笑的我心里发寒……”乔荞嘟囔,其实是发麻。

    当你觉得他万般不好,你多看他一眼都觉得烦,因为这个人身上已经没有任何的优点能去吸引你,但如果他放下他身上的那点高傲和小骄傲,认真的对着她笑,她有点扛不住。

    说一句灭自己威风的话,她不禁对着好的,对着她坏,她反倒容易挺住,一点一点对她好,她也许说不定哪天就倒下了。

    送她到店里:“晚上我来接你……”

    “陆卿,不用……”乔荞喊了一声,可惜车已经开走了,她郁闷,这是做什么?

    悔过吗?

    店里没什么客人,乔荞就坐着发呆,现在陆卿的梯子递了过来,自己接还是不接?怎么接?

    她想接,她真的想接。

    乔荞手撑着脸,其实想想那段过去,她被伤的真的就挺深的,她也很纳闷,是不是女人都这样,别人给你一巴掌在给你个甜枣你就打算和他好了?这样是不是就太没骨气了,自己怎么也应该给他一点颜色看看的,但她就是这样的没骨气,她想把日子过好,日子过好了对她才是真的。

    中午饭就没吃几口,每次郁闷就会影响食欲,百转纠结,解不开,自己不知道前路该怎么去走。

    自己制定了这样那样的路线,最后陆卿服个软一切就都变了,她是受虐狂吧?

    乔荞仰头看着上方。

    “外面下雨了吗?”柜员问着另外的一个买饭回来的。

    “嗯,今天天气预报说有雨,就我出去的时候最大,一盆泼了下来,我这个倒霉劲儿……”

    柜员嘟囔着,偏自己倒霉,就遇上了,浇的这个透心凉。

    整个下午生意都不是很好,因为下雨,进来店里的人很少,稀稀拉拉的人,乔荞就盯着雨水看,三点半蒋方舟来电话,说自己去接果而,叫她不用管,天娜要带着孩子们出去吃好吃的。

    “外面下这么大的雨,改天吧……”乔荞看着外面的雨越下越大,这时候出去孩子照看不到的。

    “她要今天去,那就今天去吧,雨佳我和你蔡叔也带走了,你放心吧,我们俩一人一个,拽着孩子,不会叫孩子丢的……”蒋方舟知道乔荞怕什么,特意声明。

    “妈,我不是那意思……”乔荞笑的有点虚弱,她是不是想什么谁都知道啊?

    她就是觉得下雨天行人都是拿着伞,孩子要是跑了就不520小说不准的,说不定一出去就高兴撒欢,三个孩子凑到一起,还不得闹翻天,就算是有三个大人也不见得能看管得过来

    “嗯,我知道了,放心吧,好了,我挂电话了。”蒋方舟收线。

    店里没有只有两把伞,店里现在却有四个人,一个人带了伞,就多余乔荞一个,她可以提前下班,柜员却不能提前下班,不是个个都有老公来接的,有些男人就是真的很粗枝大叶,对这些都不放在心上,觉得你淋雨也就是一会儿的事儿,谁没淋雨,也不会病死。

    四点五十分陆卿的短信跟了进来。

    “六点过去接你,妈已经和我说了,你没带伞,不要乱跑。”

    乔荞将手机扣在台子上,六点整陆卿真的就来了,撑着一把黑色的伞,依旧还是那一身,他工作的时间很少会选择西装以外的衣服,地上溅起的都是雨滴,今天的雨水很大,街面上的行人很少,来来去去的,都急匆匆的走着,陆卿是从侧门进来的,关掉伞,乔荞去了洗手间。

    柜员接过他手里的伞,不然弄里面一地。

    “老板去洗手间了。”

    陆卿说好,他没有到沙发上坐着,单手在外的看着外面的雨水。

    乔荞不知道什么时候看见过一本520小说上说的,我爱的那个人,有着这个世界上最好看的侧脸。

    自己进门,柜员说她老公来接她了。

    “我先走了,你们锁门就好了。”和柜员交代好,乔荞是走的正门,正门距离停车的位置会比较近,就一把伞,伞还不大,挡两个人身上的雨水有些勉强,她想跑出去就算了,也不至于有那么大。

    心里掂量着,决定做就做,拿着包。

    她准备用包挡在头顶,是的,如果是个爱惜包的人是绝对干不出来这样的事情的,乔荞才要跑,陆卿倾身上手一把抓住了她的小手。

    “有伞……”

    单手搂着她的肩膀两个人缓步向外走,陆卿将她搂在怀里自己的肩膀包裹着她的,伞撑在她的头顶,原来高一层的感觉就是这样的,外面哪里是下雨,简直就是在泼水,乔荞觉得有点失算了,应该在等等的,等雨势小一点在走出去。

    她的脚上都是水,还好穿的鞋子不怕水,这点很是万幸。

    下雨温度就下降,叫人胳膊觉得凉凉的,整个人有些发冷,陆卿紧紧的搂着她的胳膊。

    “车坏了……”

    人要是倒霉真是喝口水都容易塞牙,乔荞丧气,这样的天打车是肯定打不到的。

    “我订的位置距离不是很远,能走过去吗?”

    乔荞诧异的对上陆卿的视线,走过去?这样的天气?他为什么不给秘书打电话,叫秘书开车过来呢?这绝对是陆卿的作风,为什么今天没有这样呢?要走过去?他的鞋……

    陆卿穿的是皮鞋,皮鞋泡水就好不到哪里去的,现在已经溅上去了很多的水滴

    “打电话叫车吧……”

    多傻啊,也不知道叫不到车。

    “我想走走。”陆卿挑着唇淡淡的笑:“想和你一起走走。”

    乔荞:……

    选择在这样的天走?

    呵呵!

    乔荞躲着陆卿远远的,不愿意叫他搂着,没到那地步,有些话没说开,不适合做更亲密的接触,她是矫情,可自己难道就连个答案都不能听吗?连个错都不能听吗?陆卿没有靠近她,两个人平行的前进,陆卿手中的雨伞倾斜着,几乎都罩在了乔荞的方向,他自己的肩膀已经被雨水打透了。

    “订的是哪家?”

    “你是不是觉得我很自私?”

    乔荞不吭声,是不是这也不是她讲的,你做的这些,你说呢?

    当然如果你认为你不自私,那她也没有话讲。

    “我嘴硬,我心硬,喜欢能掌握住的事情,我犯了错我也不认,因为我觉得我能用钱用能力用一切将这个错平过去,让别人都看不见,我是个很自私的人……”

    陆卿的唇窝翘起,他说的很是畅快,脸上的表情倒是很愉悦,仿佛在说什么一件高兴的事情。

    “乔荞,我和你说句对不起……”

    这是他最大程度的道歉了,他真的就是个固执的男人,他甚至还可以拖拖就把这件事情给拖过去,掩盖掉,就像是他曾经说过的一样,填平了其实大家都不知道发生过了什么,他可以给乔荞无数的钱花,可以送给她无数个鸽子蛋,但他觉得也许自己是错了。

    他沿着一条路走着走着,走岔了路,进了胡同里,即便这样,陆卿也不害怕,因为即便面前都是墙,他可以破墙,他依然可以找到新的路冲出去,那道墙它就不值钱,它只是一道墙而已,他用力去撞了,墙体已经裂缝,甚至都达到了垮塌的地步,只要他再一脚,或者轻轻一推,墙就倒了。

    可最后陆卿没有那样去做,他冲过这道,他就找到了他所谓的正确的路,错也是对的,这就是他一直以来的格调。

    但是……墙哭了。

    是的,墙流眼泪了。

    它只是站在那里,无助的孤单的站着,谁来都能踢它一脚,来场风都可以击垮它,陆卿却犹豫了,他站在这里回头看看来路,在看看前方未来的路。

    踹过去,墙到了就是他的正确,退回去那就是自己失败了,承认自己的错。

    从出生到现在,他没认过错,他没错,他所有的决定一切的一切都是正确的,他坚信无比。

    陆卿觉得自己是个强人,是和很强的能力者,但是对着那扇倒塌的墙,他竟然后退了,慢慢的退到来时的路,自己绕过了它,取消捷径并且将那道破墙给保护了起来,是他错。

    在进攻最为猛烈的时候,他选择了弃

    没有原因。

    放下了,原本以为自己会输的很没面子,是的,这让他觉得没面子,他平生第一次认错,平生第一次和人讲对不起,那种滋味怪怪的。

    如果那道墙是她的话,也许他可以来试试。

    陆卿依然讨厌说对不起,这样的话就不该从他的嘴里出现,他怎么可以有错。

    乔荞走着走着,两个人之间很安静,谁都没有开口,只是静静的走着,走着走着她突然脸上的表情很是激动。

    陆卿说他没错,陆卿说他没犯任何的错,这样乔荞都不会觉得有什么,他这人就是这样的,死鸭子嘴硬,他觉得有钱是万能的,或许钱有时候真的就是万能,可有些时候并不是的。

    一个女人愿意为你奉献一生,掏出自己的所有倾尽一切的送给你,奉给给你,就绝对不仅仅是因为你出了一份钱。

    有些人觉得在婚姻当中去谈自尊,这样未免显得有些可笑,什么叫自尊?

    你都结婚了,难道每天纠结来纠结去?谁瞧不起谁了?又没有亲口讲,只是人的能力不同而已,为什么就要扯到自尊的大旗上?

    在这个家庭里,乔荞就是个弱势群体,她的能力没有,几乎归为零,但她依然付出,在燃烧着自己付出,在照亮着别人,为丈夫为女儿照亮着前行的道路,可没人知道她的心也会冷的,也会凉掉的。

    当有一天你的付出,别人已经习以为常,不以为意,甚至随意的对待,践踏。

    还没走到终点,就要划上休止符,不得不被划下休止符,回头,这个人觉得他原来想要的游戏人间并不是那样的,或者为了女儿,为了谁都好,他却不肯说一句对不起。

    乔荞固执着,她知道自己矫情,一句对不起值多少钱?

    只要这个男人以后肯对你好就好了,但是她就在等这一句话。

    在这段婚姻里,是你陆卿对不起,是你陆卿错了,而不是我。

    她已经拼尽了权力,为了这个家,为了这个孩子,她在努力的去做一个合格的儿媳妇,合格的母亲合格的太太,她已经付出了所有,最后被人一巴掌否定。

    胸口的那口微热,她也不知道能坚持多少天,这样双方颤斗下去,也许最后还是会过到一起去的,可并不是那样的……

    张丽敏和她说,不要遇上事情就哭,因为女人哭了就代表示弱,你弱了命运都会欺负你,要 抬起头,别叫别人看你的笑话,你就得笑着叫他们所有都去哭。

    可乔荞觉得委屈,这一刻她就觉得委屈。

    就因为你是男人,你可以选择不要了,不爱了,没感觉了,你何曾考虑过这个家的感受,你想要就要,你不想要就不要,她是什么?

    乔荞的步子走的很快,她很想痛痛快快的哭上一场,原来最后赢的人是她,原来就真的是她。

    她觉得前面无路,自己输定了,她的一生就这样定了,被人指指点点的说,你看她多缺心眼,男人哄两句她就回去了,将来这个男人还是会踹开她的,到时候孩子长大了,出嫁了,她人老珠黄了,她什么都没有了

    她和陆卿复合的时候,乔梅就骂她是2b,丢人现眼的,说复合就复合,什么叫为了孩子,就你有孩子吗?别人没有吗?

    乔荞听着那些话从亲姐姐的嘴里蹦出来,她胸口的那点热已经都要凉了,有什么能叫她支撑下去?孩子闹情绪,她再不愿意她还是得走回头路,然后被所有人指指点点得骂,她不哭不代表她的心不会痛。

    一点指望都没有,全世界都幻灭掉了。

    别人劝她,就算是复婚好了,那就把陆卿的钱拿捏住,这样即便将来陆卿在觉得腻,你至少可以拥有钱,不会委屈自己。

    乔荞知道说这样话的人都是为了她好,从现实的角度出发,什么才能靠住?只有钱才能靠住,只有钱才不会背叛自己。

    可她犟,她玩骨气,玩的是硬气,她不张嘴去要,觉得要了他的钱就像是侮辱了自己一般,她固守阵地,固执的不去花陆卿的钱,甚至自己为他花钱,她就是想陆卿知道,我虽然人回来了,我花的钱我自己会赚,我不要你的钱。

    我乔荞是笨是蠢,但是这点骨气我还有,我哪怕浑身都腐烂掉,这点骨气,我还要,谁说我是2b都不要紧,谁说她缺心眼她矫情都行,她就是矫情,人活一辈子,她必须找到点支撑能叫自己走下去,能叫自己坚持下去。

    她咬着牙撑着,看着女儿渐渐的好起来,乔荞觉得自己就没选错,她的梦想就是这样的,为了这个孩子,哪怕拿着锤子把自己全身的骨头都砸成碎磨,只要果而开心,她没问题,她就没问题。

    自己的委屈,自己的牢骚,自己的埋怨自己的一切一切,都不重要,都能扔掉。

    陆卿对着她主动,乔荞是心动,她承认,她就是和很容易心软很容易心动的女人,但是她的骨气她的固执却告诉她,她不会这样原谅陆卿的,她就是要一句对不起,当着她的面的对不起。

    他的错,他就得认。

    她就像是一尾鱼,浑身只有一根刺,那根刺就是她的骨气,她的骄傲。

    现在她得到了自己想要的,陆卿低头认错了,乔荞觉得自己爬了这么久,眼看着就要到终点了,她摔倒了,摔的一嘴泥,以为自己已经坚持不下去了,就要丧命了,在自己丧命之前她都听不见的,因为他嘴硬。

    他的错都会变成对的,最后只会这样不了了之。

    婚姻有时候就是对男人才会赚的买卖,放在她面前的选择,她不过,那就陆卿出去发展,最后成功的她觉得解气了,完了一辈子在不停的恶心当中度过,打着为孩子好的旗号,最后把孩子也许也毁掉了,这不是她的初衷,要么就是抓住这个男人,你扔下你的所有,你对着他低头,是的,依旧还是你低头,永远都是你在不停的低头当中。

    你对着他哈腰,因为你想过下去,因为你想这个家完整,因为你想让女儿无忧无虑,那你只能将这些苦水就着黄连一起吞下。

    “对不起!”

    陆卿再次重复。

    尽管不想去承认,但是他是错了。

    这句对不起是自己欠她的,欠了她很久的

    对不起辜负了你的心意,对不起害你伤心难过,对不起我没有当一位叫所有人都羡慕你的丈夫,对不起这个家,对不起我的自私任性,所有的一切都对不起的对不起。

    但是谢谢你,谢谢你还愿意回头,谢谢你还愿意给我机会,谢谢你的善良,谢谢你的心软。

    乔荞觉得难过,心脏都要炸了,长久以来的那口气吐了出去,她觉得太舒服了。

    她终于还是等到了,等到了这句,她凉掉的那颗心又渐渐的温热了起来。

    她其实很好哄,很好骗,你只要对着她说两句好听的,对着她稍稍那么好点,她就会回头了,在狼狈她也会回头,只要你不犯她的恻隐,乔荞哭的很丑,眼泪鼻涕都出来了,她不停的吸着鼻子,就着雨水,眼帘前一片糊。

    乔荞看着落在脚面上的雨滴,伞尖上的雨水和她的眼泪交织在一起低落在脚背上,你知道雨的味道吗?

    原来雨是苦的。

    陆卿的半侧身体都湿掉了,他只是陪着她一直往前走,他不叫停,自己不去安慰她。

    乔荞觉得自己背上的那千斤重转眼之间似乎就掉了,掉到哪里去了,她不知道,也许慢慢的裂开了瞬间就掉没了。

    人一生当中得度过多少的坎啊。

    陆卿的头发也被打湿了,脸上被溅了一点雨滴,他就是一半的身体在伞外侧,护她一个周全。

    “陆卿,你混蛋……”

    你就是个混蛋。

    为什么现在才说这句话?

    为什么?

    为什么你随意的说伤就伤了被人?为什么你伤了之后不肯认错?为什么就想别人大度的放过你,为什么你要求我一定要原谅你?为什么放纵孙若兰出现在她的眼前?

    乔荞站定脚步,后面的伞尖撑过她的头顶。

    她定定的抬起头去看陆卿,陆卿直视着前方。

    “你对不起我……”

    她开口。

    “我对不起你……”他开口,认真的说着。

    不是随便的一句话,而是发自的真心,觉得自己对不起她,对不起对不起!

    “我讨厌孙若兰,我讨厌你……”

    陆卿的唇角动了动,却没有向上,这点他也觉得很抱歉,为自己龌龊的心思,他道歉不是因为他欣赏孙若兰了,而是他曾经真的打算如果乔荞不回头的话,自己也有其他的措施不会让自己的颜面太过于跌的太惨。

    为这样的心思致歉。

    陆卿微微向前抱着她,没有激动,没有无以复加,只是静静的抱着她,想要将身体上的一点温暖传递到她的身上

    你辛苦了!

    为她真诚的道一句,她辛苦了,为这个家,为他都辛苦了。

    乔荞只是站着,没有伸手去抱他,她现在已经学不会去抱人了,学不会去依靠别人,学不会去从别人的身上取暖。

    这个世界曾经用最为残酷的现实告诉她,除了自己,谁都靠不住,她就是孤单的一个人,一条黑路上,她在慢慢的摸爬滚打,她怕黑,但是没有灯,没人愿意为她亮灯,她牵着果而,果而还小,她不能叫孩子感觉到害怕,她只能咬牙,搂着女儿,自己做灯,照亮这条路,让果而能光明的走下去,但是没人知道她心里的忐忑,没人知道她胆子小,她也会害怕的,没人知道她都要怕死了,她的浑身都跟着抖,但在孩子的面前,她只能给孩子做个榜样。

    她不能叫苦,不能叫累,求助无门,没人能帮着她。

    她在委屈,她还要替别人去着想,不能去剥夺女儿的权力,即便心里憎恨陆卿,她依旧要让果而去见奶奶,因为她不想自己的孩子变得狭隘,不想自己的孩子确实亲情的一部分,她可以叫果而只和自己家关系好,可以叫果而这辈子没有爸爸没有奶奶,就只有姥姥和姥爷,但是她总顾虑全局,顾虑全局的下场,就是自己被牺牲掉了。

    乔荞蹲在地上,她放声的哭着,路过的人都在看,觉得很有意思,这女人是疯子吗?

    不然这样的天气,蹲在地上哭成这样是干什么?

    乔荞不管,她不管是不是别人都在看,她就是觉得委屈。

    脸上的粉,睫毛哭的有点脱妆,手拽着陆卿的裤腿,她的小手拽着。

    把内心里的那些不满不忿不安全部都哭出来,闭着眼睛使劲儿的哭,她就是个弱者,她就是要哭,自己委屈了。

    怎么想,自己都很委屈。

    陆卿撑着伞,撑在她的头顶,滴滴答答的雨滴打在脚边,乔荞也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哭的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她拽着陆卿的裤腿却没有松手。

    有时候人生就是这样的,兜兜转转了一圈,又转了回来,面对你认为最不堪的那个人,面对着你曾经心里决定无论他做什么,你都不会原谅他的那个人面前。

    陆卿看着那只手拽着自己的西装裤,扯着他的裤子。

    其实陆卿很怕别人这样的拽着他的裤子,裤子会皱的,他是有轻微的洁癖的,他不能忍受这样的事情发生。

    目光微微的落在那只小手上,他的唇角却突然向上,陆卿只觉得今天的天气不错。

    他能感受到那只小手传递过来的凉,尽管有些凉,但她与自己相连,早晚有一天他会让她暖起来,用自身的温度去温暖她。

    没有她的世界,其实说不上是好是坏,陆卿觉得就是这样,没找到自己觉得的洒脱幸福,不过就是如此,从那座围墙里挣脱了出来,他却有点悔,似乎和自己想的完全不一样。

    也许中间会有什么误会,但是请她相信,他的那颗心没有变过。

    可能他的信用现在已经降到了很低,但还是请她相信自己,他会站在原地,等着她转过头,会一直站在这里等着,等着她伸出手来牵自己的手,即便他们被人潮冲散了,即便他们分开了,但陆卿依然坚信,他们重逢就不会在分开的

    。陆卿的唇角持续向上,微微的,润润的笑着。

    感谢这个她能为自己流泪的夏天。

    乔荞,你一定不会知道,其实我很想你,真的很想你,除了身体上的那种需求,是心想了,他的心想她了,也许她不够好,不够优秀,也许自己忽视淡漠过她的存在,他也曾经厌烦过这样的生活,觉得发苦,觉得发闷,觉得无趣,拼命想要挣脱出去,但回过头,他第一个能看见的人就是她,万千人海中,第一个看见的人就是她,那么地明显,那么地耀眼。

    请你相信,犯过的错,他不会再犯。

    答应你,从今以后不会在犯错,不会再让你觉得难过,不会在无视你。

    “能走动吗?”他开口去问。

    乔荞发泄够了,自己从地上站起来,觉得浑身的力气都没了,哭没了,一点劲儿都没了,其实就特别想找个地方躺着睡觉,睡觉就能补充她的能量,可现在是在街上,她已经够丢人的了。

    四周走过路过的,都会停留的看上一眼,觉得这两人穿的倒是挺好的,不过女的蹲在地上干什么呢?闹脾气?

    男的穿成这样,想来就是了,现在的女人多矫情,需要男人来哄,有的男生走过,撑着伞如此想着,换成自己的话,爱走不走,不走你就留在原地淋雨吧。

    女人就是麻烦。

    有的女人路过,多看上两眼,觉得真是浪漫啊,下雨天就是个耍浪漫的好时候。

    陆卿伸出手递到她的眼前,很是有耐心的等待着,知道她身上一点就没力气了,自己借她一点力气,他的眼里含着微热,乔荞觉得双脚有些发麻,站不起来,浑身血液流通不畅。

    “陆卿,我脚麻了……”

    低低的说着,她站不起来了,她的脚麻掉了。

    陆卿上手将她的人拉了起来,自己扶着她站好,让她站稳,旁边有人走过,可能走的太快,甩了乔荞一腿的泥水,她没有穿丝袜,腿上被甩的很是明显,乔荞觉得就这样吧,她没有力气在低头擦掉,觉得浑身都累,被人抽空了一样,一点力气使不出来。

    陆卿将伞放到她的手中,自己的手握着她的,然后将伞递了过去,让她攥住,自己从胸口的口袋抽出来手帕蹲下来,扶着她的腿,乔荞的腿动了一下,不自在的挪了挪,陆卿上手按住。

    用手帕给她擦着。

    “脏了,我帮你擦掉,不要动。”他的手指按着她的小腿,认真的给擦着,将她刚刚溅到的泥水擦掉,很是认真,很是专注,收了手帕,站起来,乔荞拿着伞的手动了动,她有看见他的西装都湿了一个肩膀。

    其实没有他的世界,也是好好坏坏的,她想。

    ------题外话------

    哎,费了好几张的面巾纸,脸都哭干了,要票,求月票
(快捷键 ←)上一章:319回 追妻路漫漫返回目录下一章:321回 说到做到(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