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穿越小说 »婚后宠爱之相亲以后最新章节列表 » 321回 说到做到

321回 说到做到

文/简思
婚后宠爱之相亲以后 本章字数:11372 婚后宠爱之相亲以后txt下载
推荐阅读:我的农场能提现 回归的女神 我在末日有基地 网游之无商不尖 一婚成灾 周氏医女 求个身体去结婚 极品全能学生 始皇圣剑 婚心不良,霸道总裁慢点宠!
    陆卿攥着她的手,他没有订地方吃饭,这样说无非就是想和她走一段,他实在不想进到任何有别人的地方去说这些话,只是不愿意而已。

    现在头疼的问题来了,要去哪里吃?

    “你订的是哪里来的?”乔荞有很浓的鼻音。

    陆卿:……

    这时候还吃?你可真是个吃货,不是应该感动的眼泪哗哗的然后回家好好对他吗?

    搂着她的肩膀叹口气,去试试运气吧。

    话是说开了,但冰释前嫌?那要看用怎么样的方式方法

    乔荞提出来三点,第一她的店一定要开着,她就是没安全感,每天呆在家里很无聊加上说不定哪天陆卿又嫌弃她了,至少自己还有个后手后路吧,第二就是家里的事情她和陆卿一人一半,孩子的问题也好老人的问题也好,这些不都是她的责任,不是你拿回来钱你就可以什么都不用负责的,你是婆婆的儿子吧?你是果而的父亲吧,既然是的话,你就要负责。

    她真的忙的时候,如果陆卿很清闲她也是希望陆卿能伸把手,不是说男人真的什么都不管那就是潇洒,那是对家庭不负责,第三就是她要求一年有一个月的假期,这个所谓的假期不一定是什么时候,她也工作她也会累,她有时候也特别想出去流浪,就简单走到哪里是哪里,她不能带着婆婆和孩子一起出去。

    “流浪?”陆卿沉吟。

    难道家里会让她这样的郁闷吗?

    这不是闷不闷的事儿,现在生活的节奏太快,每天都在向前走,走的很累满身的疲倦,能休息的时候她就想停下脚步,自己找个地方坐下来喝杯茶,或者就是无聊的发发呆。

    乔荞有时候脑子里也会有一些梦想,比如她曾经想她要走去大草原,或者骑车去拉萨。

    陆卿:……

    这真不是自己小瞧她,而是吧就她这体格子她说什么?走去大草原?骑车去拉萨?走半路她就得哭出来,乔荞不能吃苦的,这点陆卿太了解了。

    “行吗?”

    将书写好的协议推到陆卿的面前,陆卿挑着眉头,这是什么?和他玩法律吗?她太嫩了,他有办法在这上面耍她十个来回,就单说从书面上而言,陆卿也觉得这样的协议可笑,能起什么作用?

    但他还是一本正经的接过乔荞递过来的笔,看看手中的笔有点嫌弃,这是什么笔?

    这是乔荞买给果而用的,陆卿有点用不惯,认真的看了看,她如果想要的是保证的话,那么这个保证他能给……

    陆卿快速的在上面签字,乔荞心满意足的拿了回来。

    “说好的,这个家也有你一半,你不能叫我什么都操心。”

    约好了就得说话算数。

    陆卿点头。

    乔荞伸出手:“很高兴和你合作。”

    陆卿一脸的嫌弃看着她递过来的那只手自己侧坐在沙发上,乔荞摇摇自己的手,陆卿翻着小白眼把手伸了过去,敷衍的和她握了握,他现在就是割地赔款了是吧?

    蒋方舟就觉得气氛有点不对,这两人……

    但好像又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晚上睡觉,陆卿磨磨唧唧的在客厅里看电视,蒋方舟都要睡了,往脸上擦了点东西,脸色还是不好,但心情不错,她觉得自己最近睡的挺好的,真的就他们俩不闹了,她这心里轻松不少,看着都觉得每天能笑出来,不然以前就是苦大仇深,早上看见那两张脸她就胃疼,这样的情况下养病能好吗?

    “还不睡?”看着儿子问,陆卿以前从来不会看这些的,这都快十点了

    “妈你睡吧,我不困。”陆卿答。

    蒋方舟觉得不困也是正常的,他向来睡的晚,也不用自己担心,回了房间里,蔡大奎在剪脚趾甲呢,蒋方舟掀开被子上床就睡了,没多久蔡大奎把屋子里的灯关了也就睡了。

    乔荞睡不着,其实就是这点破事儿,你说还不是什么值得特别激动的,但就是睡不着,心里长草了,可头又疼,她其实很困但就是睡不着,自己试着换方向,换了几次了就是了无睡意,她觉得自己会头疼而死的,脑子都要炸了。

    一只羊两只羊……

    数羊也不行,必须快速的去数,一口气十个数下来,这样脑子才没有空间去想其他的,好不容易有点困意结果脑子开小差,她就想陆卿和自己说的话,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睡意都飞了。

    十一点多勉强才找到一点睡意,她觉得自己已经睡着了,脑子是昏沉的,但意识是清醒的,她的耳朵还能听见声音。

    陆卿等到十一点四十,觉得差不多了,关了电视,很是理所当然的就回了乔荞的房间,说开了自然是要住在一起的,人嘛得身体调和,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这才行的,陆卿很是同意这个观点,推门进去,乔荞躺着睡呢,他开始脱衣服一直到爬上床她都没有动静,陆卿觉得这是个好现象,他就说了,乔荞如果愿意哄你的时候,她能把你哄上天,这女人就是这点好,他特喜欢她这优点。

    躺下了吧,又觉得不满足了,他睡不着啊,陆卿不是急着在复合的第一个晚上就着急做点什么,可惜身体早早的就给了反应,这么大一把的年纪憋着实在不利于身体健康,陆卿抬起头凑到乔荞的耳边。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是同意了。”

    乔荞感觉好像有人再和自己说话,但头太疼了,她的头叫嚷着要休息,今天哭太久了,加上用脑过度,平时这头脑就是一摆设,谁知道今天转起来还转了这么久,一直在工作,难怪叫嚷着要罢工了。

    陆卿翻身压到她的身上,自己都不知道应该从哪里下手,哪里都好,真不容易。

    蒋方舟出来喝水,房间里没有倒水,她有点咳嗽。

    客厅里有声音,乔荞一下子就醒了,醒了就对上黑暗当中那闪闪发亮的眼睛,她差点就伸手把陆卿的眼睛戳瞎了,陆卿就差那么一点点,蒋方舟敲乔荞的房门,她的药都是乔荞保管的,好像吃没了,要睡才想起来药没吃呢。

    “乔荞睡了吗?”

    “妈……妈我马上出去……”乔荞推开陆卿,自己着急下床,这个死不要脸的,她爬下去的时候自己也没有注意,脚对着陆卿的下部就踹了一下,原本他就在兴奋头上呢,被她来这么一脚能有好吗?

    陆卿捂着脸上扭曲着,乔荞是顾得了他顾不了外面的婆婆,只能先拿着药袋给婆婆送出去。

    “睡了吧,吵醒你了,我才想起来药没吃……”

    “没睡,今天有点失眠。”乔荞挠着后脑说着,给蒋方舟讲解要怎么吃,她到底是年轻,蒋方舟年纪大药有点多,她记不住。

    陆卿决定收回刚刚夸奖乔荞的话,什么她哄起来人非常不错,这话就都是假的,就这个女人她最狠了,她最阴,她绝对就是故意的

    陆卿抱着被子,等平复好了,乔荞在外面和婆婆说话就想,要不然就成全他吧,这个怎么说呢?

    叫他折腾半天,自己也有感觉,有感觉不是个丢人的事儿,决定这样干了,推开房间的门回来,乔荞做好准备了,今天来个深入的接触吧,陆卿在听声音,等蒋方舟房间的门关上了,他把衣服一件一件的套上。

    乔荞有点蒙,这是什么情况?他跑自己房间里来耍贱吗?

    都这种程度了,他现在这是要回去?

    什么意思?

    乔荞拉拉陆卿的袖子,陆卿看着她,挺无辜的一张脸,但是他就瞧见乔荞无辜的背后似乎有一张特别嚣张的脸孔,好像在说她就是故意的,你能怎么样吧。

    陆卿不能怎么样,所以他决定回房间,现在还能做什么?

    你以为他是铁打的?

    那是被踹了一脚,在兴奋的时候被给了一脚。

    “你早点睡吧,晚安。”

    乔荞站在门口,她揉揉眼睛,是自己想错了还是他发神经病?

    一大早乔荞喊陆卿吃饭,蒋方舟已经将饭菜都准备好了,有些还是蔡大奎做的,虽然做的不好看但是味道是可以的,陆卿从纸抽里抽着手纸,将一团狼藉收拾收拾,事实证明新的一天也可以从这里开始。

    嫌弃的看了一眼屏幕,直接将屏保换掉。

    果而吃着饭呢,就想起来了,自己那几天忘记的是什么事情。

    “妈,我爸手机上有你的照片。”

    乔荞看着女儿,果而兴致冲冲的跑去陆卿的房间拿手机,陆卿也没拦着她,蒋方舟了然的笑笑,这样就好。

    果而记得说是密码是她妈的生日,记得过一次,但又给忘记了。

    “妈,你的生日是什么?”

    乔荞说了一句,果而点下去但是没开,她看着陆卿,陆卿又说了一串数字,这绝对就不是乔荞的生日,乔荞以为女儿搞混了,果而一点开屏幕就傻了,这不是她妈啊。

    陆卿直接把屏幕换成gaga了。

    乔荞看了一眼,揉揉女儿的头,也不知道她从哪里看见的,竟然说是自己的照片。

    果而想解释,她上次看见的时候不是这样的,很是嫌弃的看了自己爸爸一眼,这审美……

    雨佳手里的小碗掉在地上了,没抓住,乔荞要起来,蒋方舟按着她的手:“你吃你的,我来就行……”她抽了几张面巾纸擦着地面,又重新给雨佳弄了一碗,可能是小孩子小时候吃东西都是这样,一吃就是一脸一身的,乔荞摇摇头,雨佳新拌的这碗饭她就没吃了,蒋方舟拉着她去洗小手,糊了一脸,乔荞看看雨佳剩下的,她真是没有办法吃,这不是什么亲生不亲生的问题,就是亲生的她也一次都没吃过,倒是陆卿……

    陆卿的视线扫过来,看他干什么?

    你以为他谁的饭碗都捡?果而那是没办法,自己女儿吃的,雨佳这个他无能为力

    雨佳剩的那点最后让蔡大奎给吃了,蔡大奎觉得这也不脏,就是小朋友吃的有点难看而已,粮食还是不要浪费的为好。

    乔荞换衣服,陆卿在外面等她,顺路送她去店里。

    今天店里来了一位很是特别的客人,为什么说特别呢?乔荞和她还有点渊源,孙若兰是陪着别人来的,她真不知道乔荞开店,知道的话也不会来的,省得大家见面觉得尴尬难堪,陆卿的老婆出来卖服装?

    难道他养不起他老婆吗?

    孙若兰觉得很奇怪,特别的奇怪。

    表姐就说这家的选款很好,孙若兰嗤之以鼻,那时候她还不知道这家店是谁开的,她从来就没听过这样的牌子,好又能好到哪里去?孙若兰走进店里,看了一眼,因为衣服都是悬挂着的,她也看不出来个所以,觉得就是很一般的店面,除了装修弄的嗯很好,但这个装修钱老板也会算在客户的头上的。

    乔荞换了拖鞋,才从外面回来,送朋友刚走,她的这家店就真是各种朋友在捧场,好生意就是好朋友捧出来的。

    孙若兰的表姐挑了一件衣服进去换,正好孙若兰和进门的乔荞视线就对上了。

    她扬起微笑打着招呼:“嗨!”

    乔荞对着孙若兰点点头:“你好。”

    店长一见,又是认识的?

    真的来店里买衣服的很少是外面的客人,外面的客人都是很少会进来,大部分都是熟客。

    “你开的店。”孙若兰打量着店里,现在明白了,原来是有底气在,有丈夫做后盾,开什么样的店不能开。

    “对,买衣服吗?”乔荞不会不卖衣服给孙若兰,她觉得那样很下自己的面子,很简单的事儿,不管陆卿和她过去有什么瓜葛,过去就是过去了。

    孙若兰笑笑:“我陪人来的。”她心里突然就产生了一种不是很舒服的感觉,她看着乔荞:“陆卿的太太开店?我倒是没有想到,以前我和他谈婚论嫁的时候,他说希望他太太能全心全意的支持他……”

    陆卿没有讲过这样的话,真的讲过了,他就不会选择孙若兰了,孙若兰是个职业女性。

    乔荞的脸稍微黑了黑,她只是脑子转的慢点而已,孙若兰这话一开始她没听出来,但很快就抓到痛脚了,全心全意支持他?那孙若兰怎么没有辞职回家呢?

    “是吗?可能你听错了,不然他也不会选择和我复合,我一直都认为孙小姐的个人条件比我好很好……”

    乔荞不是反着夸孙若兰,她是真的再夸孙若兰,你条件再好,你个人在突出,奈何最后他还是滚回到我的怀里了,不用比我就胜了,我还有什么好气不过的。

    孙若兰现在恶心自己,乔荞也是看的明白。

    倒是店长和两个柜员一听,和那个女人都要结婚了,那就是说她们老板离过婚?

    又把老公给抢回来了?

    这个人是小三?

    孙若兰笑的优雅:“你生了一个好女儿,陆卿很喜欢果而……”

    她在间接的嘲笑乔荞,就算是回到你身边又能如何,陆卿是为了孩子才选择回头的,你的魅力并没有你想象当中的那样大

    两个人的目光对上,火花四溅的,差点闪瞎别人的眼睛,孙若兰的表姐从更衣间出来,在镜子前面转了一圈看着表妹问:“怎么样?”她家的衣服就属于看着不太起眼的,但穿在身上效果就特别的好,会把女人身上独特的魅力都展现出来,孙若兰也觉得这件衣服很合适表姐,却说了一句言不由衷的话。

    “我觉得不是很好。”

    店长微笑着:“这裙子穿在身上显得整体的线条是很好的……”

    乔荞笑笑,卖不卖其实她无所谓的,就是一条裙子而已,她们不买也会有其他人来买的。

    “阿姨的身体好多了吧,上次去医院看她,她的情况看起来很糟糕……”

    乔荞点头:“做了手术之后好了些,谢谢你来看望她……”

    孙若兰就是故意这样讲的,她没忘记当时蒋方舟对着她的脸色很不好,乔荞似乎就一点触动都没有,孙若兰还是决定算了,和这样的女人过不去拉低自己的身份,她过去是个家庭妇女,现在也不过就是个卖衣服的而已,花着丈夫的钱,以为自己多有能力,她只是替陆卿觉得可惜,他的人生不应该在这样的余生中度过。

    但陆卿已经做了选择,她不会讲什么,讲什么也是枉然,有自己这样好的放在旁边,她相信自己的全身都是闪光点,奈何陆卿的眼睛看不到,这是他的损失。

    孙若兰和表姐离开,她表姐那条裙子自然也没买成,她其实是特别想买的,觉得手里没有太合适的衣服穿,正好有场合需要,转了半天也没看见合适的,看着孙若兰。

    “你好像对那家的老板态度不是很好呀,有过节?”

    孙若兰翘唇:“她是陆卿的前妻。”

    表姐现在就明白了,孙若兰当着家里都没有说过太多,只是那时候好像和陆卿有了一定,谁知道陆卿就连拜访都没有过,后来就不了了之了,弄的几个姐妹在背后都说,是不是孙若兰自己想出来的?不然哪里有都到谈婚论嫁的,然后男方一次都没出现过?你相信吗?

    今天见了,表姐觉得乔荞看着面相就挺软的,一点不女强人,看脸就看出来了,这样的人她就敢说心眼绝对不多,当然了,有些人面相和心思不成正比的,输给人家的话,也是输的有理由的,自己也是孩子的母亲,真的有一天丈夫要是出轨,她也会盼着丈夫回头的。

    表姐为了挺孙若兰,那条裙子选择第二天来店里买的。

    她来的时候乔荞就在,她显得有点尴尬,毕竟有这样的关系在,你说……

    乔荞倒是没有说其他的话,还帮她打了一个折扣,弄的表姐真的很过意不去,原本就想买一条,最后拎着三件出来的,她进去的时候真的没想买那么多,都怪这家的服务员太会说话了,加上那破镜子,越是照越是好看,无形当中稀里糊涂自己就多花钱了,打个折算是什么,她现在扔出去的钱也都将那些折扣给折回来了

    就说做生意的人太精明了,她就是脑子一热。

    乔荞在理货,自己家的货她要心里有数,这些店长自然是可以干的,但她更加喜欢自己也上手去理,反正有时间嘛,什么货还有多少还有几个码。

    朋友来电话,说是新一季的海报已经出来了,就是乔荞店里摆放的那个需要换。

    乔荞店里一直很安静,不会太吵闹,空气里弥漫着淡淡的花香,十一点五十整,两个柜员开始蠢蠢欲动,因为到了吃饭的时间,她们站立的时间太久,其实腿是有点不舒服的,但没办法,工作就要求站立服务。

    一站就是一天,看着这活多轻松,什么都不要做,其实不然,很辛苦的,静脉曲张说的就是她们这样的人,很容易就得的,站一个晚上回家,双腿双脚都觉得不是自己的了,要用热水泡泡才能缓解一些。

    “老板吃饭吗?”

    乔荞是有要求的,如果吃的饭味道很大,那就只能挨着侧门那边去吃,因为那个位置很好通风,她的店里是不能有其他味道的,不能叫客人进来就闻见饭味儿,大部分柜员都会选择在外面吃,交替着吃。

    “你们去吧。”

    店里就剩乔荞和店长,店长其实很八卦,但是不好发问,打听老板的**那就是找死。

    “欢迎光临……”有客人进来,店长忙着为客人去服务,乔荞冲了一杯咖啡,喝了一口就扔到一边了,速溶的味道其实不好喝。

    新进来的客人选了衣服就一定要讲价,商场里的货怎么了,你卖的这样的贵肯定是有赚头的,从更衣间出来,店长就觉得这客人穿的很好看,这不是违心的话,一千多的价格很便宜,照比着店里其他的货品来说还是很便宜的,又狠抬对方的肤色。

    那客人从里面出来就一直在挑毛病,这里线头有问题,哪里剪裁不是很好,总之就是各种毛病,店长原本还真心的夸,一听她没完没了的找毛病就歇了心思,想讲价是吧?

    果然对方就开口了,店长优雅的微笑:“对不起客人,我们家不讲价的……”

    那客人就说不是自己想讲价,那就找件新的吧,店长说这就是最后的一件,卖掉一件挂一件。

    “又没有新的,让你便宜一点你又不干……”

    客人也是很恼火,你家到底是怎么做生意的?转个弯也不会?你真的以为就你一家买衣服呢?她不买就是了。

    转身将衣服扔到店长的手里就走了,店长无奈的笑笑,现在的客人真是任性,一个不高兴就对着她们发泄。

    “你信不信她一会儿还会回来买?”店长看着乔荞说。

    其实越是这样的客人,她越是容易回来。

    打折降价这个东西真的不是她不通容,这牌子就是这样要求的,一切都是公司说了算,利润是老板说了算。

    那客人走了没有多久,又进来一位客人,看着店长手里的衣服就有兴趣的试了试

    那位客人到了楼上,转了一圈,在楼上的那家店也是大放厥词,既然学不好那就别学,学的四不像,这都是什么啊?面料和楼上的差远了,手工也差远了,难看死了。

    楼上这家的店员脸都绿了,你买就买,不买走人就好了,怎么满嘴就喷这些呢?有没有点素质?都怀疑是不是楼下的店找人上来的。

    “难怪你家卖不上价格……”

    最后扔了一句话掉头就走了,把里面的柜员给气的,什么人啊。

    那人转回来,裙子已经卖掉了,被刚刚的客人拎走了,这回轮到她脸绿了,和店长语气就有些不善,她都看上了,是不是应该给她留着?

    店长就解释说,因为你也没下定金,又走了,实在不知道您是想要还是不想要,又有客人正好看上了,她就给卖掉了,那人就吵着要见领导,店长说她就是。

    “我要找你家老板……”

    店长说老板就在您身后呢,这位客人一转头就看见乔荞了,没想到老板这么年轻,鼻孔向上的看着乔荞,说话很不中听,那意思她不差钱,但是差这个态度,要是这样的话,以后就不会来消费了,还有店里的服务太差,她要投诉。

    乔荞乐呵呵的把人哄走了,做生意嘛,和气生财,没有必要为这么一点的事情生气,不然气都气死了,客人高兴的离开了,下次她愿意来就来,不愿意来就算了,她不强求的。

    陆卿晚上来接乔荞下班,乔荞看看陆卿,自己的手握着陆卿的,陆卿攥着她的手,原本是打算直接回家的,但现在陆卿觉得回家太可惜了,可以去转转,两个人也没有太多的机会,一起出去散散步什么的。

    找了一家还不错的餐馆吃了一顿晚餐,然后散散步,乔荞就想着这样僵持下去不行,她昨日晚上做春梦,早上起来就抓床单,就说女人一但过了三十五的年纪很危险啊,自己都觉得自己太可怕了。

    乔荞的手指在陆卿的手心里勾了一下,陆卿很是正经的拍拍她的手。

    可别撩他了,你知道他现在都怕在经历一次,那样的话,也许就真的废了,他还得好好保重自己呢,他还年轻,还有很长的时间要去过呢,他要珍重。

    陆卿觉得乔荞就是故意的,她这口气没有发泄出来,所以她想折腾自己,对着她现在最好的方法就是清心寡欲,为此陆卿买了一本佛经,他有时间就去钻研钻研,让自己四大皆空起来,什么都不去想,他就赢了。

    乔荞和他拉着手回家,没有开车,其实路上也有看见其他的夫妻,到了这个年纪牵手的人就已经很少了,一般都是过了几十年或者更久,感情以及在平淡的生活中变的圆钝,谁散步还拉手,腻不腻歪?男人也都粗枝大叶的,没几个喜欢去牵着老婆的小手。

    后面有一对年轻人在散步,人家搂在一起。

    “你看前面的那两个人在拉手……”

    女的就说,她爸妈这年纪从来都不拉手的,很简单的道理,老夫老妻的,只有什么样的才拉你?一种就是感情特别好的,另外的一种就是偷情的,别人的老婆当然可以下手了,拉起来更带感。

    女生不屑的说着,说前面的那两个,一定就是别人的丈夫和老婆,她男朋友似乎有些尴尬,没料到女朋友会这样说,距离这样的近,人家肯定就听见了,去捂女朋友的嘴

    “你不信你满大街的去看……”

    乔荞的手从陆卿的手里挣脱出来,自己很不好意思,原来她现在都成为别人眼里的出轨偷情的人了,是不是就自己脸上的表情很是明显?

    陆卿重新将她的手纳在自己的手心里:“走吧。”

    乔荞和他走到家的,一前一后的进门,蒋方舟领着雨佳洗澡呢,这孩子洗澡也是折腾,给她累的,老命都要去一条了,果而也被弄的满身都是水,果而可有意思了,不让蔡大奎上手帮忙,一定要关门,雨佳出来就必须穿好衣服,蒋方舟觉得警惕是好,问题雨佳就是个小孩呀,果而这心思……

    要给果而上手洗,果而不要,说等她妈回来的,或者自己洗,那蒋方舟能让她自己动手嘛,肯定会糊弄的。

    “妈妈,看……”雨佳拿着玩具送到乔荞的眼前,看见乔荞就扑过去了,弄了乔荞一脸的水,她头发还没干呢。

    “佳佳洗澡了吗?真香啊……”乔荞把鼻子凑到女儿的小脸前,雨佳叽里呱啦的说着话,有点含糊不清,说话很快,乔荞原本也是有发现,但是以前没有现在明显,你认真的听就知道问题大了。

    “妈,你有没有听出来雨佳说话好像有点含糊不清?”

    蒋方舟说没有啊,小孩子这个年纪都是这样的,问陆卿,陆卿也是说没有,陆卿他就没怎么带过孩子,但乔荞觉得不对劲,还是不对。

    “雨佳,你过来妈妈这里……”

    乔荞和雨佳说着话,就戏弄孩子说话,她听,怎么听都觉得含糊,因为果而学说话的时候一开始虽然含糊,但慢慢咬字就准了,乔荞觉得不行,这得带去医院看看,蒋方舟自己带过两个孩子,天娜小时候说话就是含糊不清,因为她刚学会说话没有多久,她是觉得没有多大的问题,雨佳喊妈妈喊的音很准。

    乔荞觉得不行,还是带着雨佳去医院了,有些家长就像是大家所认为的那样的,小孩子说话含糊一些也无可厚非的,没什么关键的,家里大人没有说话不清楚的,难道孩子会讲话不清楚?

    医生看了看,说现在是有点糊,但有可能是因为她话还说不全,纠正着来,雨佳最大的问题就是她说话快,一说就是一串。

    “你好好板板她,让她说话的语速慢下来,一个字一个字的去说就好了。”

    这就要当母亲的尽责一点,有问题及早的纠正,小孩子你纠正着纠正就扳过来了,乔荞和雨佳说话就让她慢慢说,其实纠正孩子不会立马就看见成效的,但她有的是耐心,早上自己送雨佳,晚上去接,空出来时间就陪着雨佳,两个月其实一点进步都没有,还在原地打转,蒋方舟就说了,她带过孩子的,真不是问题,你看楼下也有小孩儿,你找个差不多年纪的去看看,也是这样。

    乔荞觉得老人的话自己听听就好,不要去否定,你笑呵呵的应下,做不做在你,只要不去当面直接否定就不会有问题的,蒋方舟带孩子的经验她也听,但自己的能做的她也去做,虽然雨佳现在说话还是糊,但至少语速慢了下来。

    果而学校汇报演出,陆卿和乔荞约好的,说是九点半到学校大门门口等,他早上有点事儿,结果乔荞站在学校的门口,现在已经九点四十分了,十点十分开始

    果而的脸晴转多云,阴的都能滴出来水了,她没打算让爸爸来的,但是爸爸亲口答应她说能来的,现在人家都进去了,她还要换衣服,肯定就是不能来了,说话不算数。

    乔荞也头疼,你不能来,你答应什么?

    给陆卿打电话,他不接,就说这人了,你想联系他的时候永远都联系不上。

    “果而先进去换衣服好不好?”

    乔荞蹲在地上就哄着女儿,说陆卿肯定会来的,他和自己保证过。

    “他要是不来呢?”果而担心的问。

    人家都有爸爸来,自己爸爸却没到,到时候卞成龙又要笑话她了。

    卞成龙这孩子不知道是不是上辈子就和果而结仇了,总是来撩果而,气果而。

    “妈妈和你保证,他会来的……”和女儿勾勾手指头,果而就进去换衣服了,好几个女生都换了,因为是集体演出,郭艳萍手里拿着漫画书在看,她永远都是这么淡定无比,要是生个这样的孩子,肯定很少操心,郭艳萍她妈的教育也很另类,孩子愿意玩就玩,愿意看电视就看电视,什么都不管,作业你能写完就行,我不管你熬夜到几点,这样的妈妈也是很少见的。

    乔荞给陆卿的秘520小说说陆卿在开会呢。

    “好,我知道了。”乔荞听着说陆卿在开会呢,就知道肯定不会来了,问题就是出在陆卿答应果而了,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较劲,有点轴,就是你不答应她怎么都好说,你要是答应她了,就必须做到,做不到她会生气的,真的会生气的。

    都十点整了,乔荞打起来精神,这孩子自己想办法去哄吧,不然怎么办、

    陆卿十点零三分从公司出来的,记着女儿的演出呢,他真是不想来了,自己马上还有一场会,就真的是没时间去看什么演出,他承认可能孩子觉得这个节目重要无比,但对他来讲,还是公事更为重要一些,拿着手机都想给乔荞打电话,说自己不过去了,但是秘书说,太太刚刚来电话了,陆卿还是让司机往学校去赶了,他答应过的话,现在争取尽量做到,做不到的,自己也不去答应。

    到了学校都十点半了,已经开始了,只是现在还没轮到果而上台呢,果而注意力就有点不集中,明显就是在等她爸呢,她们是可以看见礼堂里的人的,她能看见妈妈坐的位置,旁边的位置就是空的。

    果然爸爸就是骗人的。

    蒋方舟来电话,问陆卿有没有到。

    “没。”

    蒋方舟就叹气,你说这个死孩子,你不能去,你骗孩子干什么?现在好了,你等着果而晚上回来的,这孩子气性大,她容忍不了别人骗她,蒋方舟就问给没给陆卿的秘书去电话。

    “妈,他忙,算了吧。”

    签什么也是白签,对陆卿来说公事就比女儿重要,但对于自己来说,她觉得女儿重于一切,专心致志的准备看演出,手机闪了一下,屏幕上显示,陆卿!
(快捷键 ←)上一章:320回 等着我,我一定会来返回目录下一章:322回 约吗(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