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穿越小说 »婚后宠爱之相亲以后最新章节列表 » 322回 约吗

322回 约吗

文/简思
婚后宠爱之相亲以后 本章字数:11669 婚后宠爱之相亲以后txt下载
推荐阅读:网游之无商不尖 周氏医女 我在末日有基地 求个身体去结婚 极品全能学生 始皇圣剑 回归的女神 天数[洪荒] 制作人 王座分你一半[未来]
    “在哪个礼堂?”

    陆卿来的急,自己也没想着去找,真的找起来太浪费时间,不如直接打电话。

    “你幸好是来了,你家果而拉着一张大脸,眼见着就要下雨了……”乔荞站起来快速的出去接他,走了几步就看见陆卿了,陆卿可能是走的有点急,西装在手里拿着,看见乔荞又快走了两步,两个人一同进了小礼堂。

    乔荞怕果而看不见,全部的家长都在坐着,她冒险站了起来,看见女儿的头了,指指旁边的位置。

    陆卿坐在位置上百般无聊,他是真的没什么兴致去看,也没有什么让他觉得好看的,拿着手机一直在打什么,好在人总是来了,答应果而的算是做到了,估计小朋友都表演了一些什么他都不清楚,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当中呢。

    散了场,果而脸上还有妆呢,小朋友的妆容就是这样的,亮晶晶的,身上还穿着演出的衣服,外面罩了一件外套,白色的裤袜,从小乔荞就喜欢给女儿穿白色的长裤袜,孩子的腿长得很好,又直又细。

    一只手牵着妈妈的,一只手牵着爸爸的,陆卿不断的电话进来。

    “今天跳的不错……”乔荞中肯的评价了一句,其实孩子跳舞方面她是真的有兴趣,但可能是因为那时候刚刚入学就因为太抢风头了后来被排挤过一段,果而再也不喜欢跳舞了,这样也好,太喜欢抢风头其实对一个女孩子来讲,并不是一件好事儿。

    她还这么小,还要群体生活很久。

    几个小朋友过来和果而要拍照,乔荞躲在一边,几个小同学感情都很不错,郭艳萍是大家当中的焦点,可能放在任何时候都是,成绩好的不只是老师喜欢就连同学也都喜欢。

    果而和郭艳萍夹着乔荞拍了一张,果而挨着郭艳萍,搂着郭艳萍的肩膀,比着一个大大的剪刀手。

    陆卿问乔荞:“她在他们班很受欢迎?”陆卿说的是郭艳萍。

    乔荞说果而和郭艳萍比不了的,没的比,那孩子头脑特灵活,基本是不学习的,天天就是玩,拿了不少的奖,和黎明的那种聪明不同,但也绝对是学霸级别的,果而聪明是聪明,但还没聪明到这样的地步。

    陆卿觉得自己的孩子才应该是焦点所在,因为她爸当中就是焦点,自己的孩子长得好头脑好,一切都挺好的

    “我们家果而能念好书就念,念不好书,我也不强制要求,只要不考零分就好……”

    你看她这个当妈的要求就特别的简单吧,几乎等于没有要求。

    乔荞领着果而回家,陆卿还要回公司。

    乔荞接到店里电话,让她过去一趟,说是一位客户的衣服出了点问题,店长现在叫不准到底是买走之后出的问题,还是买之前就存在问题了,因为这个衣服的价格不低,按道理来说是一概要推到买之后的,是在顾客手里出的问题,买的时候客户就应当当面检查清楚的,这个客人的态度不是很好,在店里就吵了起来,也是为了安抚顾客。

    乔荞把果而送到家,就开车去了,到店里,果然客人还在呢,一脸的怒火。

    客人和柜员吵起来的,店长虽然出面了但是她不领情,说你们就都是一伙的我知道。

    她能不生气嘛,自己就花三千多买件衣服,回家一穿,上面有个洞,柜员说什么应该当面检查清楚,废话要你们干什么使的?你们卖货的人都没有检查清楚让她一个顾客检查吗?好笑。

    乔荞进店,店长把情况一说,乔荞拿着衣服看了看,这个她确实也是叫不准,看着样子好像是用什么刮出来的。

    “换吧。”

    店长就说这么容易就换了,那以后要是有顾客如法炮制呢?现在这样的社会什么人都是有的。

    乔荞示意店长别再说了,这货到时候发回去就好了,公司那头也不会有什么说法的,她换件衣服还换不回来嘛。

    “客人,这是全新的,请检查一下,我们老板说给您换。”

    “这就对了,要就说人家是老板你们是打工的,就这么一点的小事儿叫我吃了一肚子的气,我花钱买衣服结果你们还给我脸色看,说什么我没检查清楚,我要是有这么多的时间,我就检查了,这样以后谁还来你们家买?说实话你们家东西不便宜……”

    她也是有牢骚,她是顾客,来花钱了,最后你们还是这样的态度,弄的她挺伤心的,刚刚还想呢,以后就是倒找她钱,她也不来了,好在老板还算是能沟通。

    店长客气的笑着,说都是她们的错,好话谁不会说,就是个服务行业这点功底她还是有的。

    顾客拎着衣服就走了,柜员和乔荞解释,本来就是,她们也没讲错,那个洞看着不是刮的就是拽出来的,在店里的话是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的,她们平时上班都是裸手的,最多就是带块手表,手表是接触不到衣服的,因为有些裙子是蕾丝一类的材料还有真丝很怕刮,所以店里是有要求的。

    如果店长不在,或者老板不在,她们俩谁敢做主就给换了?乔荞表示明白,也不算是个事情,解决就好了。

    孙若兰的表姐又来了一次,这次买了两件,她是想站在孙若兰的立场,但买衣服是买衣服,也不是捧谁,这家的衣服穿在身上很好看,她逛街暂时就没遇到合适的,才会继续光顾的。

    店里柜员也是分人看的,表面上来讲,不会进店有人不理你,全部都是脸上堆满笑意,但对潜力股还是有些照顾的,买到一定的数额就给办会员,当次也许就直接享受折扣了,打个比方,店里是要求顾客一次性消费一万二才能办会员,有些顾客当天也许就买了**千,就差这么一点,柜员会根据自己的观察,给其中的某些顾客直接上折扣,新品不是会员不能当天购买,但如果这位客人买了八千块以上还想买新品,柜员觉得这人有潜力,就会卖给她

    其实这样的制度很不公平的,但哪里又有绝对的公平呢,乔荞做的是生意,自然也是赚钱放在第一位的。

    柜员看人也不见得个个都准,但大部分的时候还是比较靠谱的。

    孙若兰的表姐上次就直接享受了折扣,其实她的消费还差了很多,但是她有回头,给一些客人享受这样的折扣就是为了让她们回来,经常光顾,这样什么钱都赚了回来。

    柜员打着包装,她们家包装弄的很漂亮,如果送人的话,店里的柜员会直接帮忙打好。

    送走最后一位客人,店长拿着记事薄,上面有登记今天过生日的两位顾客,提前已经发了顺丰快递过去,同城的话估计一会儿就到了,然后短信送到客人的手中。

    十一点十分左右发完最后一条,柜员已经开始准备要去吃饭了,店长在看店,乔荞在一旁算账呢。

    等到柜员回来换店长吃饭,店长说她今天不吃了,胃有点不舒服。

    十二点四十,今天过生日的一位顾客来了,说收到礼物了,觉得挺贴心的,能来光临的其实都不差那点东西,但是心里确实很感动,又扫了两件离开,因为生日当天享受的是五折的折扣。

    乔荞家赠送的礼品就是一捧鲜花,东西不见得就值多少钱,按照vip的等级礼物也是大为不同的,没有办法,超级vip就比如朱黛那样的,送束花根本传递不到心意,通常会赠送一套名牌的化妆品,价格不菲。

    总之一句话,羊毛出在羊身上,定律就是一定的。

    店长就说刚刚来的客人挺感性的,还特意的跑过来说了一句感激。

    乔荞大体有些明白,其实不是所有女人都是一群朋友的,不是朋友都会想着她的生日的,有些没有朋友,你没见过没有朋友的女人嘛?

    忙事业忙家庭忙忙忙,最后也许就真的剩自己孤家寡人了,那时候要是能有个人来问候一声,觉得天都蓝了。

    晚上七点多,她收拾收拾,自己就准备离开了,让店长她们锁好门,陆卿过来接的。

    陆卿让她先去吃饭,自己会过来的晚些,果然就是晚了。

    两个人开着车回家,陆卿开车不知道怎么开的,开着开着开进死胡同里面去了,乔荞看着前方停了一辆车,可见估计也是一样的原因。

    “我算是服了你了,开车回家,竟然路都不认识……”

    陆卿哪里认识?他也没有开过几次,觉得这边能走过去,抄近路了,大家都挺累的,结果就这样了,他是好心办坏事,想要挑头都挑不了,只能倒车。

    乔荞下车也下不去,前面的大灯就开着呢,照着前方,乔荞看着前面,咦!

    “车动了……”

    乔荞指着前面说着。

    陆卿的脸色非常的正常,叫乔荞打电话回家,说马上就到了

    “打什么电话,前面的车……”

    乔荞的眼神还挺好的,觉得不对劲啊,前面的车在动,动了?

    这是……

    “你就是闲的……”陆卿凉凉的说着。

    天色已经很黑了,在一条死胡同里,你说停了一辆车,车似乎又在动,你猜呢?

    他开过来发现没路然后看见前面的车似乎有点不对劲就猜到了,偏这个女人脑子不好使,陆卿也是觉得有些人真无聊,跑到这里来做这个?叫警察抓到了怎么办?

    乔荞闭着眼睛,她哪里能想到,现在的人的胆子这么的大,天还没彻底黑下来呢。

    “你倒是倒车啊……”乔荞喊,留在这里干什么?看活春宫?

    陆卿干脆就不动了,你这么厉害,你来,你来。

    乔荞着急让陆卿倒车,陆卿说他倒不出去,让乔荞来,解开自己胸口的安全带,乔荞从位置上跨过来,正好坐在他的大腿上,地方就这么大,陆卿还没过去呢。

    前面的车子里那俩被人大灯照着也不舒服啊,谁得有多大的定力能继续下去,套上衣服骂骂咧咧的,还没骂完呢,后面的车跟着动了。

    “我去!”

    男的狠狠的就来了一句,怎么这么不要脸的?大白天的,天还没黑透呢,后面的车子干什么呢?

    前面的这俩就开始围观后面的那辆车,女的上手就去按喇叭。

    “真是不要脸,光天化日之下……”

    陆卿想要过去,你说空间实在太小了,他身体也不像是乔荞那样的灵活,自己在原地动了几次,前面的车跟着凑趣还按喇叭,乔荞是着急,推着他。

    结果车是倒出去了,也碰到了,她过去停车就停不好,不知道当初考驾照的时候到底是怎么考下来的。

    开着开着,她觉得热,开了车窗,想要散散脸上的热气,后面的车追了上来,女的就想看看,这对不要脸的人长什么样,看了乔荞一眼,原来就长这样啊。

    “姐妹,以后别光天化日的就干这样的勾当……”人家一脚油门绝尘而去,乔荞头顶都冒烟了,谁干什么勾当了?两个臭不要脸的,你们俩在那地方干什么了,她还没说呢,结果倒打一耙。

    开走的那辆车,还真不是陆卿所想的那样,也是和他差不多,平时都靠导航,谁知道今天导航是怎么抽风了就把她给倒到死胡同里去了,和男朋友在车里,她的衣服挂他男朋友衣服的扣子上了,夏天啊,穿的少,两个人还没有实质性的接近呢,你说怎么办?越是解越是打结,她跪在位置上,叫男的别动,自己上去扯,实在太疼了,男朋友不知道哪里弄出来一把刀,说把你头发剪了吧,女的不干,让男的脱衣服,男的也是有点笨拙,你说脱个衣服动了半响,他的衣服又勾到了女的衣服,女的只能把衣服脱下来才能,结果男的就有点眼睛红了,天赐良机啊,有妹不把那就是傻子,要上手,两个人就在里面撕扯,乔荞和陆卿看见车动的时候就是这样的,最后那两人安静下来了,看着后面的车又看着动,两个人同时心里狠狠呸了一句,禽兽

    陆卿就不想直接回家,才看了一场,你说自己身强力壮的,都没机会表演一番,他也想找个死胡同然后开进去。

    乔荞回家的路还是认得的,陆卿就在一旁瞎指挥,这样开近,那样开近。

    “陆卿你说吧,你想干什么?”

    陆卿一脸无辜,我能干什么?

    “就说你脑子不好使,有近路不走……”陆卿鄙视乔荞的智商,他心里龌龊他不承认,他非要指责别人大脑不好使,小脑短路。

    乔荞就不爱和这样的人讲话,动不动就把问题扯到她的身上来,说她头脑不好使,就你脑子好使。

    “你别以为我不清楚你心里的那点心思,臭不要脸的……”乔荞一脚踩了下去,踩错了!

    前面那车骑车,就觉得今天天气特别的好,上次倒霉啊,叫人给撞了,自行车车圈都朴了,还和男人干一架,好不容易辛辛苦苦的换了一辆自行车,今天新车上路,他觉得一切都从零开始了,幸运就从这里开始。

    慢悠悠的骑着,路过树枝下方还伸手去拽树枝呢,觉得自己特别就像是偶像剧里的男主角一样,吹得一脸的春风,你说他小时候就是古诗背的少了,不然现在张嘴就来诗,是不是自己的高度一下子就提升了几个层次?

    正在拽着树枝美呢,后面一辆车就冲了过来,照着他的车屁股就撞了上去,他可真是一点准备都没有啊,那个力量还挺大的,整个人往前一冲,直接就出去了,因为车子倒下向后他人就向前,向前就向前吧,但是他的车子有前把啊,自己狠狠的明白了,什么叫蛋疼!

    是安然无恙的落地,但……

    乔荞手扶着方向盘,她踩刹车了,真的踩了,瞪着眼睛看着前方,完了!

    这回彻底完了,她是不是撞人了?

    乔荞曾经就想过,她要是发生车祸,把人撞了怎么办?真的撞死人了,她要怎么办?她上有老下有小,她可不能出事儿啊,所以为了撞人也撞不死,她开车一贯很慢,现在是吓的脑神经已经短路了,她觉得完了,自己要蹲监狱了。

    陆卿按着她的手。

    “没事儿,你待着,我下去解决。”

    那人要疼死了,他觉得自己怎么就这么倒霉呢?第二次了。

    之前有个神经病就是发疯一样的开了过来,把他撞到马路牙子上面去了,这回又遇上了,他的蛋好疼啊。

    是真的疼。

    陆卿开车门下来,他想和对方好好说说,不是故意的,能私了就尽量私了,只要人没有问题,一切都好说。

    这人好不容易忍受过去了疼,一见到陆卿觉得更疼了,陆卿也觉得倒霉。

    他是记性不好,一个陌生人而已不该记住,但这个神经病上次不是和他打起来过嘛,还闹进了派出所,陆卿就非常想狂霸拽的让律师把所有责任都推到对方的身上去,不是说不差钱不缺钱嘛,说钱不能解决任何问题,那好,他就不用钱来解决了,当时律师就特别淡定的和陆卿说了一句,说陆卿是过错方,如果他不想好好解决的话,那短时间之内他走不了

    那辆所谓的新车就是陆卿赔的,你从他的兜里让他掏钱,他能记不住吗?

    “是你……”

    男的还是那脾气,坚持要报警 ,这就是谋杀啊,他好好的骑他的车,正在欣赏大好风景的,他以为今天就是自己的艳阳天,他以为从今天开始他就只剩下快乐无忧,结果这个神经病撞过他还不够,还带着老婆一起来撞他。

    乔荞是真的吓到了,她从来没有发生过事故,还是撞人,真的要是开的快的话,也许就真的出人命了,她胆子小,自己还惜命,怕的就是这些事情,魂儿都下飞了,倒是给了陆卿做英雄的机会。

    到了派出所,做笔录的警察看见这两人,就觉得有点眼熟。

    “你们……”

    “没错就是我,上次我好好的骑我自己的车,他的车就追着我的屁股跑,现在换人了,换成他老婆追着我跑……”受害人就觉得自己很倒霉,弄的他现在都有点愤青了,他一个大好青年,就想安安静静的做个美男子不行吗?

    这人说话也是还有点贫,警察就笑,实在没忍住就笑了出来,这人是说相声的吧?

    “没事儿的,别怕。”陆卿摸着她的手,乔荞的手冰冰凉,她想自己以后都不能开车了,有阴影。

    陆卿就是不吭声,那男的挑衅陆卿。

    “这回你怎么没说用钱解决呢?知道你有钱,你怎么不用钱砸死我呢?”

    陆卿懒得和他一般见识。

    对方撇着小白眼,上次他要是像是今天这样态度好点,他也不至于就这态度,大家都是中华儿女,前辈子也许还是兄弟姐妹呢。

    不过他是真的疼啊,他就一个要求,让自己去医院检查一遍吧,要是身体没问题,立马他就走人,你看这行不行?

    乔荞的腿到现在都是软的,很是顺利的就解决了,对方也没有讹人,你把人家的车撞成这样肯定是要负责修理的,一个自行车怎么修?干脆就换新的了。

    陆卿搂着她的肩膀,乔荞在派出所里就哭了,她是吓的,自己也是怕,陆卿就说:“你哭什么,都解决了,不是大事儿啊,没事儿……”搂着乔荞往外走,一边走一边安慰她,换个人陆卿直接连句话都懒得说,都告诉你解决好了,哭毛哭?

    “我以后再也不开车了……”乔荞说。

    再也不开了,真的不开了,以后去哪里就打车。

    陆卿觉得不至于,她那车速不会把对方怎么样的,但就像是那个人说,真的就点子很寸,你说撞到哪里不好,偏偏就是那里,人家提出来说要去检查检查,这也无可厚非,陆卿说了,去专科医院,哪里医院好就让助理陪着去哪里,花多少钱都不要紧,一家不行就检查三家,确定没有问题了才行。

    “有老公在这里,给你靠呢……”陆卿拉着乔荞,乔荞是真的怕了,所以往他怀里缩,想要找个避风港,她什么都不会解决,遇到事情就萎了,自己也知道自己的个性实在太软了,要是碰上敲竹扛的,她就惨了

    陆卿的唇角向上,让她的脸贴着自己的胸口,哎呦,没想到还有这样的机会,就说了嘛,拉手什么的有什么意思,就是要近距离的贴贴才好,你说自己刚刚怎么就没把衬衫的扣子解开两颗呢?

    陆卿看着乔荞的头,乔荞用头去蹭他的胸口,陆卿有反应啊,自己倒吸着气,乔荞独自悲伤呢,哪里能会注意到这些,不停的用头去蹭他的胸口,来来回回的。

    陆卿就想下次要是还有机会在撞一次就好了,也许他就只能能抱着美人归了。

    进了电梯回家,没和蒋方舟说,怕她跟着着急,乔荞的脸色也有点不对,晚上睡觉也没睡好,十一点多光着脚推陆卿的房门直接就进来了。

    “睡不着?”

    陆卿自己往里面挪了挪,乔荞叹口气:“那人检查结果出来了吗?”

    陆卿说还没有呢,要等到明天,他就说乔荞的心理素质不过硬,就这么一点事儿,你说放在心里就不行了,还至于睡不着?

    给乔荞倒了一杯牛奶,乔荞趴在床边,陆卿的腿就往里挪了挪。

    “你上来躺着吧,一会儿我送你回房间……”

    他说送,但最后送不送这都不好说的,他也可以最后说大家都累了,就这么睡了,明天晚上就直接有睡在一起的理由了。

    乔荞是喝了牛奶,然后又要了一盘炒饭,陆卿亲自给做的,为了晚上能和她睡在一张床上自己也是够拼的。

    “你饿了?”蒋方舟听见厨房是有声音,出来看了看,见陆卿动手呢,就要帮忙。

    “随便吃一口,妈你回去睡吧,我自己就能弄。”

    “你哪里会弄……”他都没有下过几次厨房,蒋方舟说着就要上手帮忙,陆卿推着自己妈回房间,蒋方舟还纳闷呢,从来就是不肯进厨房的人,这大晚上的,自己说帮他弄,他还不用。

    倒是蔡大奎是过来人。

    “说不定是弄给乔荞吃的,你就别管了,睡吧……”

    蒋方舟扯扯被子,笑笑,能是弄给乔荞吃的?

    陆卿脑子里想象当中的是乔荞已经崩溃了,晚上肯定会抱着他睡的,到时候自己想干什么不就是他说了算的嘛,陆卿在偷笑,觉得肉就摆在自己的眼前,当然要亲自料理了,把肉腌制的入味就可以吃了。

    给乔荞炒好了饭,乔荞说不吃了,她晚上还要减肥呢,都喝了一杯牛奶。

    “你也洗洗睡吧,我回房间了……”

    她一脸哀伤的就回了房间,剩下陆卿自己站在原地,和一个傻子似的,手里捧着一个盘子,陆卿觉得自己这辈子没被什么人耍过,乔荞是涮了他一次又一次的,及时涮羊肉也有点过火了吧?这肉都要烂了,死活就是不肯叫他吃进嘴里,你行,你真行,乔荞!

    乔荞回到房间躺在床上就睡了过去,实在是身心都受到了煎熬,觉得自己太痛苦了,脑子都要想炸了,闭上眼睛就睡着了,一觉到大天亮,陆卿就看着那盘炒饭,他就想,做人果然就不能把格调降低掉底线,不然人家都不拿你当东西看,临睡之前,陆卿就觉得乔荞就是煮烂的羊肉,是不好吃的,他想想还是决定不吃了为好

    省得拉肚子。

    陆卿早上起床,乔荞的眼睛有点肿,昨天没有休息好,想着他里里外外的帮着自己,两个人也是要过下去的,就成全他吧。

    陆卿送她上班,乔荞坐在副驾驶的位置就开口。

    “晚上有时间吗?”要是有时间的话,回家里肯定不行,她怕婆婆看见,她也是要面子的人,去外面的话,可以考虑,如果陆卿拿出来一点态度的话,她就同意了。

    陆卿直接否定:“我晚上很忙。”

    怎么,又要让他给炒饭?他炒了两次,亲自下厨了两次,结果她吃过一口吗?

    陆卿傲娇的想着,这辈子你都别想了,我为你破例两次,你呢?就回报给我这些?想想都觉得自己很亏。

    “哦。”

    乔荞又缩了,自己先开口,好像她有点那什么似的,还是等陆卿开口的吧。

    到了地方,乔荞看看陆卿,陆卿纳闷,还不走?

    “有话说?”

    乔荞叹口气:“算了吧……”

    想着他心心念念的挂着的就是这个,但……

    到了店里,就忙上了,可惜一直情绪不太高,被昨天所影响,倒是陆卿的秘书给乔荞来电话,说昨天的那个人检查报告已经出来了,没有问题的,叫乔荞放心,这压在她心头上的那点阴霾就突然散掉了。

    “老板怕你担心,特意让我打的电话。”

    秘书这是帮陆卿搭桥。

    乔荞想了想还是给陆卿去了短信,约了他晚上去酒店,她觉得自己表示的已经很是清楚了,自己迈出来这一步实在不易,按照她的性格来说,乔荞觉得自己胆子都太大了。

    陆卿收到短信,他是见了,但还没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你说一个女人约你去酒店是什么 意思?”

    秘书张着大嘴,啊,孙若兰小姐约你去酒店吗?

    陆卿摩挲着自己的下巴,难道她是想示好?自己是去还是不去?

    “你说我去不去?”

    “啊?”孙若兰约了你,你在犹豫吗?

    陆卿和乔荞约的是八点钟,乔荞到了酒店已经洗过了,自己也换了睡衣,就等着陆卿来呢,他要是来,什么都不需要说,毕竟以后还是要过下去的,适当的也是要给男人一点甜头的。

    乔荞等到九点多,陆卿还在犹豫呢,不是他想墨迹,但是真的就没有办法,手头上有些事情要做,他一直忙到十点半,才给乔荞去电话,乔荞好像都要睡着了。

    “我马上到……”

    陆卿觉得机会就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他就是那个有准备的人,他要过去了

    乔荞才要打起来兴致,结果觉得有点不对劲,夹着腿往卫生间跑,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脸都绿了,手机响,是果而来的电话,问乔荞怎么还不回来,妈妈不回来,她睡的不踏实。

    “妈妈马上就回去……”

    有气无力的给陆卿去电话,通知他直接回家。

    “不是去酒店吗?”陆卿咬牙。

    乔荞都要哭出来了,大姨妈提前报告,来酒店干什么?

    “陆卿,我大姨妈来了……”

    陆卿就很想扔她一脸的姨妈色,就说这个女人不靠谱了,她是觉得拿着自己逗闷子很好玩是吧?

    “你别用这点破事儿吊着我,我不稀罕。”直接就挂了电话。

    乔荞到家的时候陆卿已经回来了,果而才睡着,她想想还是推门进陆卿房间了,他已经睡了。

    “你醒着吗……”

    “陆卿……”

    “慢走不送,麻烦你帮我把灯关掉。”

    陆卿的语气冷冷淡淡的,把自己从头到脚包裹的严严实实的,他对乔荞已经没有想法了,行,他明天开始就戒色。

    陆卿说到做到,天天回家就办公,送乔荞上班就和专业司机似的,就连点温度都不带给乔荞的,乔荞一开始想哄着陆卿,她和陆卿说话,陆卿总是和她阴阳挂起的,干脆她在网上买了一个木鱼,等着晚上陆卿来接她的时候,直接就送给了陆卿。

    “这是什么?”陆卿瞄了一眼,没有兴趣打开。

    “送给你的礼物,我想你一定会喜欢的。”

    既然你要四大皆空,我就成全你。

    陆卿没有去拆,万一乔荞要是折回来检查呢?他对她给的礼物一点都不好奇,陆卿就抱着这样的心态守到了晚上,他心里有点痒痒,不知道她送给自己的是什么,拆开一看,自己看了半响。

    这是什么玩意儿?

    乔荞给他准备了一个木鱼?

    什么意思,说他像木鱼?还是留着给他敲的?

    半夜陆卿睡觉,他睡的迷迷糊糊的,乔荞对着果而比比手指,果而就爬上床,陆卿睡觉浅眠,乔荞往地上一趴,省得陆卿发现自己,果而的眼睛就笑,在黑暗里熠熠闪闪的。

    在干坏事儿呢。

    “睡吧。”陆卿搂着女儿。

    “爸,我要摸着你的头发才能睡……”

    陆卿也不知道这孩子什么时候得的这个毛病,还要摸着头发才能睡,摸就摸吧,果而的手在他头发上是拽来拽去的,拽到后期,陆卿也就放松警惕了

    一大早的蒋方舟敲门喊陆卿吃饭,陆卿拉开房间的门从里面走了出来。

    “妈,早……”

    “你也早。”蒋方舟给乔荞盛着稀粥送了过去,蔡大奎已经吃上了,刚刚一口粥喝进去,他还想夸蒋方舟呢,今天和稀粥煮的是刚刚好,他就喜欢吃这样的,还没张嘴呢,陆卿出来了,蔡大奎一口稀粥就喷了出去,自己差点没呛死。

    “你这人,吃点东西还……”

    蒋方舟就要数落蔡大奎,孩子都在呢,你给孩子做的是什么榜样?结果就看见了陆卿的这幅死样子。

    “你弄成这幅样子要干什么?你要是不想贪恋红尘你就出家……”

    蒋方舟没觉得好笑,你都这么大的人了,你弄一个头套在脑袋上干什么?为了取乐别人吗?真是越来越不着调了,蒋方舟看着不但不高兴,相反的一肚子的火,陆卿就是稳重的,结果现在呢?

    都成笑话了。

    陆卿黑着脸大步进了卫生间,等从里面出来的时候,手上就抓着头套,果而没忍住就笑了出来,她觉得自己爸爸太搞笑了。

    “谁让你干的?”

    脸上冷冰冰的,对着果而这就是来劲了,他这人没什么气度,现在被女儿这样玩,要发飙了。

    蒋方舟一看不好,这是果而给弄的,想要说两句,不然他真的说孩子,到时候孩子也受不了,乔荞一看陆卿的脸色也知道闹过头了。

    “我昨天过去给你戴的……”乔荞心想,我就豁出去了,你愿意喷我,你就喷吧。

    陆卿的脸比鸡屎的颜色都要难看,比拉稀的鸡还要难看上三分。

    “你无聊不无聊、。”

    也就这么一句话,坐下来吃饭,蔡大奎擦擦自己的嘴,一家子的气氛很是怪异,雨佳突然笑了出来,雨佳觉得特逗,自己呵呵的笑,她一笑果而也跟着笑,蔡大奎没忍住,他真的觉得陆卿这样太可笑了,蒋方舟一看大家都笑了,自己也跟着笑了出来。

    刚刚是生气,现在就是觉得好笑了。

    陆卿恨恨的盯着乔荞,乔荞躲避着他的目光。

    陆卿要送乔荞去上班,乔荞说今天自己着急就要先走,还不是怕陆卿喷她,陆卿笑笑着,很是温柔的说着:“别啊,也不差这么一点时间,走吧,我送你。”

    乔荞低着头。

    “陆卿你不能怪我,我昨天七点多到了酒店等你,八点多就洗好澡了,我大姨妈都十点才来,如果你八点就到酒店的话,我们是可以有什么的,所以你别怪我……”这是你自己错过的,和她没有一毛钱的关系。

    “合着都是我的错,完了你今天弄这么一出就是为了惩罚我的?”他没好气的说着,自己想想无语的笑了出来,一家子活宝。
(快捷键 ←)上一章:321回 说到做到返回目录下一章:322回 我会担心(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