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穿越小说 »婚后宠爱之相亲以后最新章节列表 » 322回 我会担心

322回 我会担心

文/简思
婚后宠爱之相亲以后 本章字数:11362 婚后宠爱之相亲以后txt下载
推荐阅读:无敌世家子 诛魂记 国师夫人太妖娆 主宰战神 死亡高校(终结的白菜) 佣兵女王:逆天大小姐 农香满园 超级天启 九荒纪 无量钱途
    张丽敏带着乔建国去了一趟香港,过程就不提了,一个腿脚不方便的人走到哪里都是不便,张丽敏现在很少插手女儿的事情,从来不问不打听,即便是打听了自己也没有注意能给出谋路,问了又能如何?

    这次是回来走亲戚,顺脚看乔荞一眼。

    搬出去住就是这点好,什么亲戚都离得远了,大家相安无事。

    “怎么没来家里?”乔荞就觉得遗憾,她搬这个家,她妈现在就连大门往哪边开都不清楚

    张丽敏和过去那是完全不同了,慈眉善目的,除了饮食上叫乔建国总是生气之外,还是把乔建国给照顾的很好,那就说上飞机带着乔建国多麻烦,风风火火的把人弄上去弄到位置上,他们俩是最后上的,因为乔建国行动不便没有办法,上了飞机叫他脱衣服怕他着凉,然后一件一件的安排。

    张丽敏没讲实话,乔建国的原话说过的,他活着的时候不见陆卿。

    蒋方舟是亲妈讲讲就算了,但他是乔荞的亲生父亲,如果真是自己的孩子有错,他打落牙齿他都能吞,说一句道歉就像是以前去求陆卿,但这件事情乔荞没有错,他做不到什么原谅不原谅的,想女儿了就打通电话,唠叨几句,叫她吃好穿好,其实不挂念着也知道乔荞不会过的太差。

    对陆卿他没有太深的看法,两个人走到一起过日子,既然选择了,这条路都走了一半,能走下去是最好的,陆卿对他们两个老的好与不好其实都是无关紧要,只要能对乔荞好,他就别无他求。

    张丽敏手里攒了一点私房钱,月月都有剩下,现在周边一个亲戚都没有,她还能留下来搭谁,青霞人也走了,偶尔想起来女儿哭上一场也就过了。

    “不去了,下次找机会的吧。”

    张丽敏问问女儿过的怎么样,店里生意怎么样。

    “陆卿呢,他就是自私心眼多,人和人的构成也不一样,他是吃心眼长大的,你就是缺心眼长大的,这样也好,能好好的过妈妈盼着你过好日子,别委屈自己,别委屈我外孙女。”

    当初说果而也就是那么一句话,难道她一个当姥姥的还真的能不停的这样去想孩子?

    对果而现在有的只是怜惜和喜欢,就这么一个孩子好好的培养培养,她就是怕啊,万一哪天陆卿要是在翻脸,以乔荞没有儿子为借口,到时候怎么办?

    男人都是善变的,翻脸也是很快,乔荞的年纪现在是肯定生不出来了,她的身体也不行,但陆卿可以。

    “你总得为自己打算打算,妈不是让你去争,但为了孩子,总要留一个后手的……”

    不说把住钱,但应该心里有点考虑,这孩子哪怕将来再出变故,你自己也能养得起她,不说在感情上对得起她,那至少在金钱上别亏了孩子。

    乔荞握着母亲的手,真的当了母亲之后你才会明白,其实父母为你真是揉碎了心,哪怕她偏疼别人了,孩子多就没办法,哪能和一家一个似的,就像是她看果而,就是当自己的眼珠子看的,受点伤她嘴上不说,自己心里都能难过半天,恨不得都替果而铺好了路,将来让她无忧的去走。

    算计陆卿,把握陆卿的钱,这些乔荞都没想过,真的没有去想过。

    陆卿是愿意给也好,不给也罢,就像是母亲说的,陆卿是个很自私的人,在他的心里首先是他其后才是他人,自己到底能在他的心里排多少乔荞不清楚。

    哪怕就是现在陆卿告诉她,她在他心里排第一,一个商人的话,你能信吗?

    为了眼前的这点,为了家庭气氛为了孩子,日子是一定要过下去的,委屈不委屈就单看自己,你自己心里如何去想,想通了其实条条都是大路,想怎么走就怎么走,想要横着走也不会有人来管你。

    她守着自己的店,赚着自己的钱,养着孩子

    乔荞不禁想到之前陆卿为了表示他悔过的诚心,那时候依旧对她一句对不起都没有讲过,他说把名下的财产都过到乔荞的名下,乔荞一没高兴二没得意,没有得意你看她都这个年纪了,丈夫对着她还是如珠如宝的,竟然能将产下所有的资产给她,这可不是每个女人都能得到的待遇,她想都没有想就推了。

    她看见了陆卿的轻松,很简单的道理,东西是他的,他没有理由双手奉上的道理,就算是真的给了,里面条条框框的将来真的感情再出现波澜,他依旧还有办法在给收回去,你看这就是陆卿。

    就像是她二姐说,你能走回头路,你的脑子就是被飞机碰了,和这样的一个小人生活在一起,你玩的过他的心眼还是能玩的过他的心思?

    乔荞想,傻人有傻福,选择了一个特聪明的人不是她的意愿,她厌恶不起来陆卿,这个是实话,过了这么久,如果觉得厌恶的话早就不能生活在一起了,但喜欢吧,没有曾经付出的多。

    她现在依旧知道陆卿工作很忙,但他每天接送自己,果而的一些课业他也有参加,她偶尔也会出去放松一下,这些她以前都可以替陆卿扛的,但是现在她却松手了。

    乔荞记得看过一句话,说的很有道理,婚姻就是互相经营的,前半夜想想你自己,后半夜想想他人。

    陆卿对她付出多少,她同等量的还回去多少,陆卿爱她七分,她会多一分的赠送回去,这就是她乔荞。

    当着母亲没有不能说的话,当着婆婆这些话她一辈子都不会吐口,和婆婆关系再好也不会讲,婆婆就是婆婆,妈就是妈,自己的妈再不好你过不好的时候她还会为你掉两滴眼泪发自真心的,你真的出点意外,她是真的会伤心伤肺的为你感觉到难过。

    张丽敏叹口气:“你过的好就行,别的我也不说了,我和你爸下午的飞机,要回去……”

    她觉得那边才是自己的家,现在上中已经不是她的家了,和女儿的距离拉开,才开始有些明白,孩子嫁了就是嫁了,你不能总想把她拴在身边,这是个女孩子,不是儿子,在遗憾没有儿子也得忍着,谁叫自己没有福气呢,真的生了一个不着调的儿子的话,还不如不生。

    张丽敏没什么好留恋这边的。

    乔荞去接果而,突然起兴,蒋方舟说好去接的,结果她中途变卦,四点就到了女儿的学校外面,等了不算太久,孩子就放学了,每个孩子的脸上都带着无忧,年纪小就是好。

    果而和郭艳萍一前一后的出来,两个人好像在说什么,郭艳萍的手里拿着一个袋子。

    “果而……”

    乔荞站在旁边的花坛一侧对着女儿招手。

    “我妈来接我了,我走了,再见!”

    跑了两步看见郭艳萍的妈妈,果而停下脚步和郭艳萍的妈妈又说了一句什么才跑向乔荞的怀里,乔荞接过来女儿的书包,她腿上还穿着那双半截的白色裤袜,身上的校服乔荞每天都有给洗烫,这些都是能叫她觉得非常幸福的事情。

    “不是说今天奶奶来接吗?”果而记得早上是这样说的。

    “妈妈突然想你了,就过来看看你,奶奶在家里做饭呢

    。”

    果而的小手牵着乔荞的,和乔荞讲今天学校发生什么事儿了,又又惹了她,女生之间就没有秘密,他们班上竟然又同学谈恋爱了,这样的话题果而是都可以和乔荞讲的。[ 超多520小说]

    “谈恋爱?”

    这消息实在刺激到乔荞的神经了,才几岁就谈恋爱?现在的孩子发育都这么早吗?

    果而摊手,小眉头纠结着,反正也和她没有多大的关系,倒是没往心里去,讲了几句上车问乔荞雨佳有没有放学。

    “嗯,应该已经到家了。”

    “妈妈想我了,有想雨佳吗?”

    做姐姐的替妹妹开始争宠了,乔荞揉揉女儿的头发,把安全带给她系好,她今天就只是单纯的想果而了,很想女儿,见到了觉得心就踏实了。

    “有,妈妈有想雨佳。”

    开车载她回家,雨佳现在说话只要快,乔荞就纠正她,一个字一个字的去咬,孩子讲话糊的现象好像是好多了,说话清晰多了,叫字也能叫的比较准,果而带着雨佳晚上就看新闻联播,学里面广播员说话。

    陆卿的这圈子朋友里,说真的,几乎都有儿子,只有他搞特殊玩异类,总体来说他也算是有过儿子的,可惜不幸嘛。

    有朋友就劝陆卿,趁着现在还能要,还是生个儿子,不然将来当你发现家产没的可给的时候,人就悲凉了,那中国就是这样的传统,家产都是要留给儿子的。

    陆卿却很不屑,如果儿子养的不出色,有和没有又有什么差别?

    女孩子怎么了?

    他就养个女儿,能把这个女儿给养好了,他就得意,就满足,如果这个孩子他都养不好,他就到时候把钱都给捐出去,造福社会。

    当一个总裁的独生女多好,至少陆卿认为以后果而结婚的时候,这样的名头不会比别人差在哪里的。

    倒是秦峰说着劝陆卿的那个朋友:“人家现在是有女万事足。”

    “女儿到底是女儿,将来是要嫁出去的,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别说有钱没钱,就算是没钱的人,你问问他们,如果家里多出来五百万,这钱将来是要留给儿子还是女儿的?

    屋子里就有女性,可以叫出来一个问问。

    陆卿的主意一贯很正,你们觉得生儿子好,我就非要把我女儿培养出来,不是为了和人赌气,他做的就是对的,乔荞现在哪怕能生他都不会要她生的,孩子一个足以,一个就够。

    就这么一个孩子,把他溜的团团转,他都起不到负责的作用,再来一个给谁养?

    面上不显,别人就永远都搞不懂他心里的想法,挺是另类的一个人。

    喝了一点酒回家,进了家门喘口气,陆卿想找口水喝,自己实在又不愿意动,打电话给乔荞,就是这屋那屋的关系,让乔荞帮着他倒杯水。

    乔荞从房间出来,端着水杯在门上敲了一下就推门进来了,陆卿在床上躺着,西装外套扔在椅子边沿了,身上穿着衬衫,西装裤也没有脱

    看样子是没少喝,眼睛有些浑浊。

    “给你水……”

    陆卿就着她的手喝了一口,就喝乔荞讲,重男轻女的问题。

    陆卿自认自己活的算是潇洒,其实要不要儿子对他来讲,一开始可能是受家庭影响的作用,后来是真的看来了。

    “我想听听你是怎么想的。”

    他就是想知道乔荞心里的想法,当然她生的是女儿,她会觉得女儿万般的好,这点陆卿想好了,他现在就是还想听听她心里别的想法。

    “别人说的,我为什么要去在意,我觉得好就好。”

    乔荞不认为别人说男孩儿重要与自己有什么关系,她也不需要因为别人说了自己再去辩解两句,为女人多讲两句话,做到问心无愧,做到觉得不后悔就好。

    陆卿抓着乔荞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上,他吐着热气,今天真是喝多了。

    千万不要生儿子,生一个和他一样的儿子。

    “你躺着吧,我回去了……”

    陆卿拽着她的那只手没有动,乔荞挑眉,这是做什么?

    “老婆,我喝多了……”

    “嗯,喝多了,闭上眼睛睡一觉,明天起来就好了。”

    不然呢?

    她是能背着他还是能怎么样?

    陆卿呵呵的笑,他笑的乔荞有点发毛,这人今天就是别扭,知道你喝酒了,但是她有大姨妈在身,还能做什么?睡你的觉不就完了,明天醒过来又是一条好汉。

    “我其实真的很喜欢你……”陆卿说。

    不喜欢就不会有纠结了,但是做人吧,有时候挺复杂的,特别像是他这样的人,心思多的不得了,他每天都要打起来十二分的精神,事实上陆卿觉得万幸的就是他是独子,天娜是妹妹,如果他有个弟弟的话,恐怕对亲弟弟他也不会放心的,这就是人性,这就是他的内心。

    乔荞拍着他的手:“嗯。”

    陆卿睡的不是很好,他拉着乔荞的手一直就没有松开,梦里乱七八糟的,梦见了他爸梦见了蒋芳倩还有达达,陆卿对他爸出轨的事情一直没有任何的言语,不曾当着家里人或者外人表露一句。

    乔荞被他拉着自己也走不开,困的自己头来回的点着,犹如小鸡啄米一样,陆卿一激灵就醒了过来,其实他睡的很不踏实,从入睡到醒过来也就是短短几分钟的事情,他身体一动,乔荞就醒了,被他拉着手呢,第一个反应就是抱着他哄。

    果而也有被吓到过,那时候乔荞就是带着孩子,孩子稍微有点动静立马就扑上去抱住,让孩子知道身边还有其他人,做了噩梦不要紧,是噩梦就总会醒的。

    陆卿的额头冒着冷汗,后背都是,乔荞俯下身抱着他拍

    “做恶梦了?”

    陆卿觉得难过,真的心里很难过。

    他的感受不能和任何人分享,因为他是男人,他是这个家的天,他厌恶这样一沉不变的生活,真的每天回家看见这张脸,看见一样的笑容一样的情绪,甚至对着你撒娇口吻的人都是一样的,躺在床上觉得身体疲倦,和乔荞的关系达到了前所未有的不堪,就是自己的左手和右手,但是今天他做了噩梦醒过来,醒过来就看见坐在自己身边的这个女人,她轻声的哄着他,哄他什么呢?

    他一个大男人难道还会被一个梦吓到?

    那梦有些不堪,满屏的哀伤,他妈他妹还有许许多多的人,陆卿慢慢的坐了起来,抱着乔荞,紧紧的抱着。

    他不知道是不是还会有人和自己一样,迷途知返。

    他只是觉得有个人在你身边这样的关心你,就比那些什么刘若兰呀张若兰呀好的多,人生呢不怕犯错,怕的就是不知道自己错了,没有回头路可走,幸好回头的及时。

    “梦见什么了?”乔荞摸着他的脑门,上面都是汗,心里也是一诧,这到底是梦见什么了弄成这样的狼狈?

    陆卿摇头:“记不清了,醒了就忘记了……”

    乔荞将他的头搂在怀里:“忘了就忘了吧,就是个梦。”

    陆卿双手环着她的后背,他说乔荞故意吊着自己,说她矫情说她什么都好,但都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不熟的人他从来一句好坏不讲,他这人脾气不好,心性不好就连品德可能也有那么一点的不好,被自己喜欢也许就是不幸,但还好。

    他刻薄惯了,踩低打压别人惯了。

    “以后我说什么,你都不要往心里去,把我的话往反面去想想那就是我的真心。”他真的就做不到事事都听从乔荞的安排,做不到就拿着乔荞大过所有的人,但是他会学着努力去做。

    陆卿让乔荞回房间去休息吧,说自己没有事情了。

    乔荞踩着拖鞋将要碰到门扶手的时候,陆卿躺在床上,开口说。

    “你会后悔嫁给我了吗?”

    乔荞开口:“没有。”

    房门被带上,陆卿的世界又恢复到了一片黑暗当中,他却怎么也睡不着了,不知道躺了多久依旧没有睡意,其实男人很多时候也会感觉到内心的烦躁,倒是这种烦躁通常都是没有途径可以消解掉,女人可以通过哭通过吃通过买东西来解压,但是他就真的没有,对于一些已婚的人来讲,身边躺个人,到了半夜真的觉得焦躁,他会变得急切一些,会去抱自己的太太,女人来讲,这就是对她们的不尊重,或者心里认为你们就永远有需要才会找到她们,但不是的。

    陆卿觉得不是的,因为你才是靠近他最近的那一个,他真的有任何的苦恼犯愁他讲不出口,但需要一个途径知道其实自己身边还是有这么一个人的,需要一种发泄去感受到他依旧是有人再来关心自己的,而不是对着他摆着脸子,陆卿承认这就是他为自己找的借口,刚刚他就真的很想扑倒乔荞,真的很想,特别的想。

    无关于性,只是他真的心里很烦

    但是乔荞抱住他的时候,陆卿的那种想法就消了,消掉的很快,被她抱在怀里,觉得很安心。

    乔荞离开的时候那种安心又给带走了,你看他就说自己的心性不是很好,他需要乔荞的时候总是希望她披星戴月的出现在自己的身边,最好就以极快的速度出现在他眼前,如果不需要呢,就希望她躲得远远的,但是现在这个人被推远了,拉回来就费劲了,他到目前为止还在努力拉近她。

    早上乔荞五点起的,说是今天自己来做饭,蒋方舟也没有特别的问,想要做那就做吧。

    孩子吃完,陆卿才出来,脸色不是很好,一看就是昨天熬夜了,没有睡多少。

    “吃饭。”

    “我今天不用你送了,我自己打车过去就好……”

    乔荞是真的不开车了,她自己说不开就一定不开的,长记性了,说她因噎废食也好什么都好,她不能开车了。

    “我送你。”陆卿稳稳当当的扔下一句话开始用早餐。

    等乔荞换好衣服送她到店里,他才去公司,进了公司就脑仁疼,一整天不得清闲,中午午饭都没吃几口,抽出来的时间难得还给乔荞发了短信,他说自己晚上想吃什么,点了菜。

    陆卿想好好过,认真的去过,别辜负自己辜负他人。乔荞问过自己,她想不想好好的过下去?答案就是肯定的。

    想要守护住这个家,谁先低头真的就是个使性子的事儿,陆卿满嘴说我错了,他心里一丁点都不认为自己有错,有任何的作用吗?

    乔荞四点半去接的孩子,然后领着一大一小的去了超市买菜,小的那个对什么都有兴趣,看见蔬菜的叶子就上手去抓,结果抓掉好几个叶子,果而把被雨佳都要抓秃的那把青菜递给了乔荞,意思是要买回家,乔荞拿在手里看了半响,这菜都要被肢解了,装进袋子里,雨佳看见香蕉就要上手去掰,乔荞按住雨佳的手。

    “这是卖的,妈妈还没有买,不是我们的,就不能拿……”

    雨佳点点头,似懂非懂的,不过到底不上手去掰了,对着乔荞笑:“妈妈买……”拉着乔荞的手去买。

    她自己要挑,她看中的那串上面有一根发青,其他的都是好的,可雨佳就非要买这一串,指着那串要让乔荞去拿,果而拉着雨佳的手,抱着雨佳,她比雨佳大,雨佳体积也轻,果而就指着那根青的。

    “涩的,香蕉皮……”

    果而给雨佳吃过香蕉皮,那时候家里就剩一根香蕉了,雨佳吃完还是想吃,但没有了,家里就她们俩,蒋方舟出去扔垃圾,果而就把香蕉皮上的哪一点挖给雨佳吃了,雨佳吃完就说嘴里干,其实哪里是干,就是发涩。

    雨佳摆着小手,涩她可不要。

    带着两孩子出来,那就是给自己找难受呢,一个比一个溜球,雨佳是看见什么都想买,都想吃,千万不能叫她看见糖,看见糖了就走不动路了,你要是不给买,保证得哭一路。

    乔荞带着她们俩去结账,找回的零钱都给果而了,果而有个钱包,里面也装不少的钱,她就是个小富婆

    在金钱上乔荞和陆卿都舍得给孩子钱,乔荞承认自己不是个好妈妈,她女儿身上有很多的毛病,她明知道的毛病自己却没有为她改正,就像是给果而零花钱,她真的是很舍得,有时候手里有一沓新票她就对会转手给了果而,让果而攒着玩。

    果而拎着袋子,乔荞说自己有车推着就好了,她偏不,要自己拎着,让乔荞看住雨佳就好。

    抱着雨佳上车,果而自己上去的,把袋子放在她们俩的脚下,乔荞坐在副驾驶的位置,打车就回家了,进门两个疯丫头就玩上了,果而小时候就把玩具扔一屋子里都是,雨佳和果而不一样,她不扔,她就是撕扯玩具而已,玩一个坏一个。

    蒋方舟那时候还风趣的说过一句话,说她刷新闻就看见一些年轻人说,好像柯南似的,只要他出现就死人,放在这里就是只要雨佳出现,玩具一定就是四分五裂的,多坚强的玩具都没用,一水的给你用废了为止。

    有人约了陆卿,他给推了,就是想回家。

    “挺多朋友的……”

    这样的场合,其实陆卿该去,因为对他有利,各方面来说都是有利益的,但他依旧还是推了。

    “家里准备饭了。”

    朋友就像是听见了一句特别可笑的话,家里准备饭了,准备就准备,你想吃明天不是还能吃上?总闷在家里能有什么事儿?还是劝着陆卿去玩玩,放松放松,也知道他最近很累。

    没错,陆卿觉得累,但不想出去。

    整一个月的时间,他陆续的把自己的应酬减低到最少,几乎一次都没有出去过,加班是依旧还有,但应酬全部推掉。

    还是陆天娜来家里接果而,要带着果而出去玩,天娜这个当姑姑的对着孩子实在是好,求球球有块糖吃,都不会忘记果而的,现在对着雨佳也好很多了,毕竟雨佳大了,会叫人了,总姑姑姑姑的叫,那和不会说话的时候不一样。

    “我哥最近没出去应酬吧……”

    乔荞不知道,因为陆卿有时候也是后半夜回来的,但送她的这件事儿风雨无阻,除非他就是去外地或者出国了,但也会提前叫司机过去接。

    “秦峰说的,最近都没怎么见我哥,这么忙?”

    乔荞是真的不了解,她每天要忙的事情很多,真的就顾不上,陆卿没有直说,就连陆天娜都是通过别人的嘴知道的,乔荞哪里会清楚?

    那是陆卿的朋友圈,不是她的,苏宁与来店里也就是聊些闲话家常,经历过上次的那个事情,大家都清楚彼此的界线,别人的家务事就不能太过于热衷,不然就是里不好外不好。

    “我不知道,但是有几天回来的挺晚的……”

    果而和雨佳都换好衣服了,对两个女儿乔荞那是下了很大心思的,从穿衣打扮上,到怎么去养,陆天娜让乔荞一起去,是去看看河,果而说自己没有看过河,看过海,天娜就记住了,今天就是专程要带果而去看河的。

    “妈,你和蔡叔去不去?”

    开车就要开两个多小时,在两个小时开回来,蒋方舟折腾不起,她也不是很喜欢在路上耽搁时间

    “我不去了,你们去吧。”

    乔荞和陆天娜就看着三个屁孩子,球球现在和雨佳还能,知道让着雨佳了,可能天娜背后和他讲什么了,可给雨佳高兴坏了,能买很多零食,乔荞看着就上火,要张嘴,天娜就按着她的手。

    “小孩子,吃点零食就吃点吧,不能一点不让碰,少吃就好了,又不是每天都吃。”

    乔荞也觉得不让小孩儿吃零食是个挺残忍的行为,但都是为了她好。

    “就买两袋啊……”

    雨佳不管你说多少,反正她都买了回来,好几袋子,乔荞又要张嘴,果而和雨佳哀求的看着乔荞。

    “妈妈求求你……”

    “妈妈,求求……”

    乔荞摸着雨佳的小头:“就这么一次,没有下次了……”

    领着孩子在外面在转腾了一天,陆卿呢,他就是多想陪孩子,但他做不到,他哪里有时间真的一腾就是一天陪着孩子出去玩,就是真的有时间,他自己还恨不得好好休息休息呢,父亲和母亲的分工原本就是大为不同。

    陆卿六点钟进了家门,说是乔荞和天娜领着孩子在外面吃的,家里空空荡荡的,蒋方舟和蔡大奎下楼去散步了,其实蒋方舟的脸色就没好过,动了手术之后一直还是这样,医院那边……

    陆卿靠在椅子上,他觉得浑身都无力,缺了一个人,整个世界都觉得不同了。

    过去他认为要是一个男人离不开一个女人,那就是一场笑话,这个世界上就没谁离不开谁的,说开了谁离开谁都能活,只要有钱就可以活的很好,活的很滋润,没钱的人才会活的痛不欲生,但是现在才明白,有时候有钱也会叫人觉得痛不欲生的。

    他拿着手机,屏保依旧是gaga,他还没有换回来,之前也没打算换,看着那手机,怎么看都觉得奇怪,翻到有乔荞相片的那页,用手指慢慢的摩挲着,这就是一种习惯的养成,他高兴的时候会摩挲摩挲,不高兴的时候还会摩挲摩挲,潜在的就是当成一种信念。

    乔荞和陆天娜也累的够呛,三个孩子在一块那就绝对不是幸福,而是灾难,精疲力尽,可三个小娃娃还没有玩尽兴,依旧要玩,吵着要玩,球球说要去游泳,果而也是有那意思,但没开口,她看出来她妈累了,雨佳小啊,一听说去游泳就显得特兴奋,三个孩子都想去,那陪着去吧,这时候都八点多了。

    天娜看着孩子,乔荞肯定比她还累,乔荞带两孩子呢。

    乔荞的手机在装衣服的箱子里动了动,她人在里面呢,哪里嫩接收得到。

    陆卿就是想找她,但联系不上,他打了几次电话乔荞都没有接,都这个时间了还没有回来,他给陆天娜打电话,天娜也是没接,陆卿就有点急了,到底跑哪里去了?

    九点半带着两个女儿披散着头发湿漉漉的就回来了,天娜给送到楼下,乔荞的手机都被陆卿耗没电了,她看都没看,从游泳池里出来,差点没趴地上了,在路上来回坐车就四个小时,怀里抱着一个,手里领着一个,就连果而都玩累了,她自己勉强走的,要是乔荞空手的话一定会抱她的,可雨佳小,雨佳有点睡眼惺忪的就是要睡,一路上闹情绪

    进门陆卿就发飙了。

    “你还知道回来吗?”

    乔荞一进门陆卿就摔门回房间了,她哪里知道是因为什么,自己把雨佳送回到床上,等果而换了睡衣推着果而去洗漱,孩子有点耍赖,就不想洗了,说自己很累了,躺在床上就能睡着,说乔荞就是后妈。

    “你有这个和我耍嘴皮子的时间不如好好的去把脸洗了牙刷了,就可以睡了。”乔荞不为所动,果而见没有办法,梳洗完了之后才爬上床,盖着小被子就睡过去了,乔荞两个女儿的房间都进去看了看,在果而的床边把她的台灯给关掉了,可能是真的困了,以前点着灯她向来都是睡不着的。

    乔荞随手带上房门,看了看陆卿的房间,还是回自己的屋子里了,她这一天也累的够呛,躺下就睡着了,睡了不知道多久,觉得身上有点沉,她眼睛都睁不开。

    “陆卿……”

    迷迷糊糊的叫了一声,这个家能进自己房间的人也就是他了,除了他意外哪里还能有这样无聊的人。

    “我给你打电话,怎么不接、”

    陆卿都要气死了,自己打了多少通电话给她?前前后后能有十多通,可她就是不接,最后还直接关机了,陆卿就忽略她手机也许没电直接关机的可能性,原本他现在心里就不稳定,乔荞出去了就失去联系了。

    乔荞睁开眼睛,她不明白和陆卿这晚上的是闹的哪门子。

    “我没听见。”她动动身体,伸手去抓一旁的手机,按了一下,叹口气:“没有电了……”

    陆卿摸着她的脸,乔荞一脸轻松,她是真的不觉得这有什么,没联系上就没联系上被,自己还不是安然无恙的回来了,联系不上还联系不上天娜?都说了带着孩子们出去玩了,和婆婆也打过招呼了。

    陆卿的头压了下来,乔荞上手去推他,但是没有推动,他压着她的脸固定住她的身体吻着她,吻的很是急切,她知不知道不让人联系上的滋味并不好受?她知不知道自己以为她们怎么样了,她到底是知道还是不知道?

    “陆卿……”乔荞喘口气推着他的脸,这人到底是怎么了,她身体不行,现在不行。

    陆卿照着一旁的床边捶了一记。

    “你什么都不知道……”

    乔荞坐起来:“那你告诉我,我应该知道什么?我就带着孩子出去玩了一圈,回来你就表现得很生气,是因为我没联系上你吗?我打过电话的,但是你关机……”乔荞是真的想和他讲的,但是他的手机就永远都是这样,他想联系别人的时候,别人才能联系上他,如果他不想的话,别人就别指望了。

    陆卿坐在床边,喘着粗气,好半响回头来抱她,抱得紧紧的,差点没勒死乔荞。

    “陆卿你情绪很不对劲,到底是怎么了?你总要和我说,我才能知道的,我又不是你肚子的蛔虫,你不和我讲,我怎么清楚?陆卿……”

    陆卿只是沉默以待,他抱着她的手越来越紧:“以后别出去就没有消息了,我会担心你的……”
(快捷键 ←)上一章:322回 约吗返回目录下一章:324回 终于等到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