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穿越小说 »婚后宠爱之相亲以后最新章节列表 » 324回 终于等到你

324回 终于等到你

文/简思
婚后宠爱之相亲以后 本章字数:11580 婚后宠爱之相亲以后txt下载
推荐阅读:农香满园 佣兵女王:逆天大小姐 超级天启 九荒纪 无量钱途 我家萝莉是大明星 魔门败类 死亡高校(终结的白菜) 冷王霸宠之彪悍医妃 足球皇帝
    “我又不是出去不回来了,担心什么?”就觉得他反常,出个门而已,到底有什么好担心的?

    陆卿搂着她的头,拍着她,下巴抵在她的唇上:“睡吧……”

    乔荞一大早的到店里,朱黛就来了,还把她给吓了一跳,这就是扫货来的未免也有些早了吧?

    “通知你一个大消息……”

    乔荞不解,现在还有什么大消息?

    “苏宁与离婚了……”

    “开玩笑。”乔荞是不信的,前不久苏宁与才带着她儿子来店里买东西,那小帅哥一直玩酷怎么都不搭理自己,再说就那两口子腻歪的要死,怎么可能。

    “有小三啊……”乔荞开玩笑的说了一句,满脸的不相信。

    谁都有可能会离婚,唯独苏宁与不会,他们两个是同学在一起都超过二十年了,人生能有几个二十年。

    朱黛不屑,二十年算是什么?男人就是善变的,只是女人不肯去承认而已,有点良心的就劈腿一个,没良心的说不定劈腿多少个呢,你指望男人张良心不如指望一个四十岁的矮个子突然长到一米八来的快

    “不信就算了……”

    乔荞换了鞋,在店里她不穿个高跟鞋,就是坐着也不是觉得很舒服。

    “外面都传疯了……”

    这点乔荞自己切身感受过的,她就不明白为什么别人家里发生点事情或者根本没发生的,外面就传成这样了?与你们有何干系?至于操心成这样嘛?站在男方站在女方的。

    朱黛说什么乔荞就是不信,朱黛也懒得和她讲,她就觉得乔荞这人脑子不好使,你对她好吧她躲着你,总觉得你有阴谋,你和她说真的,她也不信,爱信不信,反正自己是告诉她了。

    乔荞觉得这就是一出滑稽的戏剧,怎么可能呢。

    安安心心的待在店里,倒是晚上回家,陆卿回来的算是早,看着她,难得有兴致问了一句。

    “苏宁与离婚了,知道吗?”

    乔荞的表情和被雷劈到了差不多了,这样来说朱黛说的就是真的?

    这个圈子里哪里就有能藏得住的秘密,这边一分手那边马上亲戚嘴里就说出来了,讲好的不要告诉别人,但这个别人却会选择告诉自己最近的朋友,慢慢的别人别人,别人一旦多了,就变成共同的秘密了,全部讲出来也就不是秘密了。

    “怎么可能?他……”乔荞想说是不是男方搞外遇了。

    陆卿觉得这事儿自己也是无聊八卦,毕竟是她朋友,以为她已经先清楚了,事实证明男人和女人还是不同,苏宁与的丈夫已经和几个好友打过招呼,离婚没有其他的原因,工作上性格上应酬上彼此的方式都出现了问题,有时候离婚真的就不是因为小三小四,想要继续爱下去,但是缺少了爱下去的动力,这是个离婚高发的社会,现在人离婚就像是吃速食面一样,合则来不合则去。

    “没有,就是说一起生活出现了问题。”

    乔荞莫名的就想到了当初的自己,也是这样莫名其妙的离婚的。

    她拿着手机好几次都想打给苏宁与,但想自己那时候,自己满身的狼藉还是想自己躲在某个山洞里独自舔着伤口的,不需要所谓的朋友来劝解,不需要别人的关心。

    放弃了给苏宁与打电话,如果她真的需要人安慰的时候,会来找她的。

    苏宁与和她丈夫是青梅竹马,两个人的两个家庭就仿佛是一家一样,知道离婚就连婆婆都激动了,闹的她丈夫现在就睡在外面不能回家,大人总是以小孩子就是闹的心态在看待事情,既然已经有了孩子,在分手会对孩子造成伤害,其实他们都明白,但……

    苏宁与是和丈夫和平分手的,签协议的时候两个人还在商量怎么瞒着老人,原本是想晚一点说出来的,给大家一个缓冲的时间,没有任何人劈腿,离婚不是因为矛盾,只是没有找到能共同走下去的路,偏巧有亲戚在民政局工作,就知道了,然后家里就起了轩然大波。

    婆婆拉着她的手哭,说如果她儿子有什么错,她替她儿子道歉。

    苏宁与拉着婆婆的手,她也知道自己伤了婆婆的心,不是不爱,其实还有爱,这么多年的感情,哪怕就算是爱情没了里面还掺杂其他的东西呢,他们俩都试着努力了,但收效甚微,鞋子合适不合适只有脚知道

    他们觉得不合适了,脚真的很疼很难受,所以分开了,但旁人全部认为他们二十几年的感情,怎么样的都不应该分手,从自己的角度去就定格他们俩了。

    “妈,我们俩分手的很和平,真的就没有你心里所想的那些问题……”

    无论她怎么去说都没有人相信,苏宁与也是躲着别人,流言蜚语这个东西有时候真的就很吓人。

    乔荞这里,几乎朋友过来都会问上一句这样的话,知道苏宁与离婚了吧,二十多年的感情啊,孩子都那么大了,之前关系还那么好,苏宁与一直都说她不会离婚的,除非丈夫背叛她,从女人的角度来想,觉得还是有阴谋论,觉得是她丈夫劈腿了。

    乔荞自己经历过,所以现在对着这些她不愿意插嘴,在怎么样都是别人的事情。

    倒是苏宁与和丈夫请几个关系比较好的朋友吃了一顿饭,在桌子上也是哭了,没有任何额外的原因,如果非要找个原因的话,那就是他们自私了,放弃了一个完好的家庭。

    乔荞和她说话,搂着她,离婚不离婚的都无所谓,认准了就好,每个人的道路都不一样的。

    “现在估计也就只有你不会侧面和我打听,他是不是出轨了……”自己说着说着被逗笑了,她苦笑着,就连她爸妈都觉得是她丈夫怎么样了,苏宁与觉得有时候舆论这个东西真的能压死人,大多数的情况下,女人还是站在有利的位置,出了事情首先都想着,是不是她丈夫的问题,为什么就没人来怀疑是不是她有什么问题呢?

    乔荞从来不会过问别人的私事,这是她的底线。

    安慰她两句,自己转身就离开了,陆卿晚上没来,这样的场合他肯定不参加的,分手就分手还弄一起请吃顿饭,他瞧不上。

    乔荞换鞋进了屋子里,蒋方舟和蔡大奎领着孩子在外面散步还没回来呢,换上拖鞋在沙发上一坐,将包放在旁边。

    “回来了……”陆卿踩着拖鞋出来喝水,挺休闲的样子,看样子回来的也是不晚,至少比她早到家的。

    “嗯,陆卿……”乔荞叫他,你说为什么男人女人之间会出现腻这个词儿?是因为有钱任性吗?要是没有钱的话是不是就对付的过下去了?真的就是因为经济条件的原因吗?那么喜欢那么相爱,以后一旦这个人属于别人了,心里不会痛吗?

    “我在呢……”陆卿站在她身边,将水杯放在一旁,乔荞伸着手抱着他的腰,她坐着他站着,这时候她就是想抱抱他的腰,陆卿伸出手摸着她的头发:“觉得伤心了?”

    “不是,就是想抱抱你……”

    “别想那么多,别人是别人……”

    别人怎么样都不会改变他们的。

    天依旧是天,地仍旧会是地。

    乔荞吸取着他身上的气味:“你说,我要是不和你复婚,你会娶别的人吗?”

    这样的问题过去来问自己,她会说即便陆卿娶了别人她也不会疼,恨都恨死了,对他哪里还会有所期待,完全他想怎么样的都是可以的现在掉回头来想,乔荞觉得还是会痛,想想都会疼的

    。

    “别问没有可能发生的事情。”

    “陆卿,你觉得我很讨厌吗?”

    “为什么要这样的问?”

    “那你当初为什么要和我离婚?”她就是搞不清楚这个。

    陆卿选择沉默,为什么?他也不清楚,只是觉得那时候是真的两个人感情出现了问题,当感情真的触礁的时候,不是她的问题都是自己的问题,恐怕那时候就是换上在脑子发达聪明的女人,在有能力再高超的,最后还是会以分手收场的,有时候人并不是理性的,有些人整天为钱争吵,有些人则是为了闷痒而走向分手的那条路。

    一辈子太长,谁都不敢对着对下保证,我娶了你,这辈子我就认定是你,如果敢说这样话的人,陆卿觉得自己是打心里对这样的佩服的,他说不出来,太长了,中途会出现什么样的变故,不到下一秒他永远不清楚,他也触礁了,原本想一条路走到黑的,但最后拐了回来,在试着重新融入这个家,再试着对她负责。

    “可能是因为我任性吧……”

    乔荞拽着他的后衣襟,她从来都不觉得离婚就是一个人单方面的错,至少她和陆卿不是,但放在当时,到底怎么样的去做一个能让丈夫喜欢一辈子的太太,这节课她没有及格,拿了负分,好在还有机会重新修学分一次。

    到底怎么样去做一个合格的女人,乔荞不知道答案,她和陆卿复婚之后也会有朋友私下打听,大多数像是陆卿这样的,提离婚在回头的可能性就小了,站在女人的角度,真的陆卿能回头,不容易,他要是没钱回头还有可能来的快些,现实刻薄一点的来说,乔荞的能力经济各方面和陆卿是不平衡的,她甚至都构不成和陆卿放在一起说,朋友就说她很有办法,办法吗?

    不,她什么办法都没有。

    这条路就是用脚蹚出来的,她的脚也曾经伤痕累累。

    “不是你任性,是我们都没有管理好我们的婚姻,是我们两个人都出了问题……”

    陆卿叹口气,他喜欢乔荞什么?

    他看见乔荞的第一眼就很喜欢她,没有原因的喜欢,漂亮是一方面,看着她倒霉他心里就觉得很爽,原来这世界上倒霉的人不只是他,从乔荞的身上陆卿就能找到平衡点,我比她还要幸福的多,娶了之后乔荞从来没有当着他的面提过前夫一句,过了这些年都没有,不是他闹别扭的话,乔荞那时候也不会提,和自己离婚的时候,她也没对外讲自己一句不好听的话。

    有些事情真的经历了时间慢慢的你就会看见了,当陆卿藏在那个山中的时候,他没有办法去看尽这个山整体的美景,但是当他走出来之后,他却发现了,原来这个山是这样的好,叫他觉得流连忘返。

    他从别人的嘴里听见最多的就是对乔荞的不屑,对乔荞的攻击,他也有从别人的嘴里听见对自己的攻击和不屑,这些都是外人再讲,甚至就连他都开口攻击了乔荞,乔荞却依旧保持沉默。

    这个女人有点缺心眼,缺心眼的叫他觉得心疼,原本就心眼不全,自己又把她浑身的心眼都给抢过来了,那么难的时候,自己让她出国带着她全家出国,把人家从家乡给逼走了,当时觉得是为了避免尴尬,毕竟离婚了,总让别人去说这样不好,现在陆卿回想起来,遗憾不遗憾就只有他心里知道

    他也是想过下去,想过下去他道歉了,乔荞聪明的就该懂得见好就收,除非她不想和自己过下去,乔荞的那点心思陆卿一猜就透,包括她会觉得不甘心的事情,但乔荞说不是他自己的任性,说婚姻出现了问题,是他们两个人经营不善……

    这让陆卿觉得自己原来也没有想象当中的那样强大,他惧怕道歉,他不屑道歉,却有人可以将明明不属于她的错误揽在她的身上,放在外人的角度,会觉得这个人就是个二百五,但是让陆卿却打由心里觉得对不起她。

    如果这份对不起分几个等级的话,原来是三分。

    他的歉意只有三分,因为他没觉得自己错,错也就是错了那么一点点,那么现在他感觉到的错误至少达到了六层,原来自己错的这样的多,他甚至还不如一个小女人。

    陆卿觉得怀里抱着的这个女人能叫他觉得温暖,有些人你哪怕回头去找,依旧找不到一点的温度,但是乔荞却能叫他觉得心里火热。

    有时候感情就是这样的,绕了一大圈,又转回了原地。

    乔荞承认她是受到了苏宁与离婚消息的冲击,他们俩是真的没有任何的预兆就离婚了,甚至双方的家庭都不能接受,两个人明明还相爱,但就不能走下去了,她双手搂着陆卿的脸,自己站在沙发上劈头盖脸的吻了上去。

    乔荞从来就只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的,她认为对的话,别人说什么,即便伤害到她了,她还是会义无反顾,这是她第一次主动,在陆卿被她拒绝了那么多次之后,吻的有点狂野,上嘴去咬陆卿。

    陆卿配合着她的动作,让她扯着自己的衣服,扔的满地都是的。

    乔荞承认,她现在沉沦了,没有办法收手了,她找到了那一丁点的感觉,她收不住了,陆卿抱着她回了房间,毕竟客厅随时有人会回来,真的撞上,大家颜面上都不好看,家里还有孩子呢。

    把她的衣服扯掉,他进的时候,她已经做好了准备,乔荞反身把他推倒,这次她就想来一次不一样的。

    是的,她喜欢陆卿,她从来都很喜欢陆卿,觉得陆卿不错。

    受过伤也学会了保护自己,现在是她这样的伸出手,她找到了这份温暖,如果以后和陆卿在有任何的问题,她也会毫不犹豫的放开陆卿,爱情这个东西有时候和床上某种关系是紧紧相连的,有人说真正的爱情是可以柏拉图式的恋爱,乔荞说她还没有达到这个高度,她是个有需求的女人,空了这样的久,一个男人对着她示好,处处都在示好她都看得见的,她不是瞎子,或许会有人骂她贱,缺男人缺到这种地步嘛,乔荞想,她也许会点头,没错,她现在缺男人,她愿意接受陆卿的回头。

    她的那点战斗力压根就不够看的,到半途就打算退兵了,奈何陆卿现在被她推到风口浪尖了,整个人极其的不好,她不给力,动了几下不是腰疼就是屁股疼的,要就说呢,战斗力不行,哼哼唧唧的,一开始玩疯狂的人是她,真的上场了就想退后,自己完了就不管他人了,他这里憋着一肚子的存货呢。

    “动动……”

    陆卿叫她动,她却死活都不肯动,他想换位置,她偏偏又不要,占着茅抗不拉屎说的就是这种人了,陆卿没有办法,只能在下方借力,她搂着他的脖子不让他动。

    “个没小良心的,你自己高兴就完了?”

    乔荞觉得不对劲,听着外面好像有开门的声音,身上一惊,汗毛都立起来了

    “你快起来快起来,外面的衣服……”

    陆卿是老脸不怕开水烫,就是看见怎么了,愿意看就看被,奈何上面的这个脸皮薄,陆卿快速的捡起来衣服就回自己房间了,乔荞躲在被子里穿着衣服,就说人不能疯狂,差点就被撞破了。

    蒋方舟让果而去倒水喝,这丫头一路上就喊渴,可能是吃咸了。

    “你给雨佳倒点喝……”蒋方舟喊着,蔡大奎跟着两孩子进去,答对好两乖宝宝,雨佳是人来疯,人越多越高兴,把杯子递到蔡大奎的嘴边,一直要让蔡大奎去喝,蔡大奎喝了一口:“爷爷喝了,你自己喝吧……”

    雨佳抱着水杯咕咚咕咚的喝。

    陆卿穿好衣服人模人样的又出来了,脸色不是很好,他和乔荞刚刚的那场火,面前也就她满足了,他是连味儿还没品过来呢,他妈就回来了,陆卿心里就有点牢骚,在外面多待一会儿多好,非要这么急切的赶回来做什么?

    蒋方舟哪里是知道儿子对自己摆脸色,看着乔荞的房间:“小乔怎么没出来?”

    “休息呢吧,说身体不舒服……”

    说乔荞身体不舒服,蒋方舟是一定会进去看的,推门进来,乔荞就头疼,她不用任何人来看,她挺好的,整个人缩在被子里,脸色通红,蒋方舟这一看,可不是病了,脸这么红。

    “感冒了?”

    乔荞是羞的,差点就被捉奸了,她能不后怕嘛。

    “妈,我没事儿……”

    陆卿用眼神挑逗她,乔荞避开视线,这时候她得保持冰清纯洁的姿态,她才不想叫婆婆知道他们俩和好了,怎么说吧。

    陆卿就觉得女人永远都是一种难以懂得的生物,和好就和好,搬回一个房间住就是了,需要和谁解释?偏她不呀。

    乔荞好不容易把蒋方舟劝出去,蒋方舟走在前面,陆卿的手伸进被子里捏了她的大腿一下,乔荞脸又红了,这个不要脸的,他就不怕被发现吗?

    陆卿陪着蒋方舟看电视,蒋方舟是上午睡的多了,自己躺下谁知道睡过去了,一起床都中午了,晚上自然就睡不着了。

    “你要是困了,你就回去睡。”

    陆卿看看时间,现在都十点多了,奈何他妈就是一点睡意都没,他是想着打扫战场呢,把刚刚没有完成的继续给完成了,不打扫完他今天就不用睡了,偏母亲就坐在这里,他又不是直接推门进去,不然里面的人非炸毛了不可。

    “我不困……”

    陆卿郁闷的要死,蒋方舟愣是到了十二点都没想睡,陆卿已经都快熬不住了。

    后半夜两点爬上乔荞的床的,他蹑手蹑脚的进来,爬上床,乔荞瞪着眼珠子,她压根就没睡,猜到了。

    你看她多了解陆卿,就知道陆卿会干这样的事情,谁知道他竟然没有辜负自己的猜想,真的就来了

    “你回去……”

    “回去干什么。”陆卿双手双脚缠住她,抱着她,他现在熬的筋疲力尽的,已经没力气碰她了:“就睡觉……”

    “陆卿你回去,现在都这个时间了,明天起不来……”

    婆婆起的早,这样早晚都会抓到的,她现在不想让婆婆知道,怪丢人的。

    “碰上就碰上,有什么好怕的,我们是合法的,也不是非法……”

    “陆卿……”

    “你别喊我了,我脑仁疼,赶紧睡,想要明天给哈,今天你老公我实在是没力气了……”

    乔荞拧着陆卿的粗皮,这个不要脸的,谁总往那种事情上去想了?是他自己想的好不好?

    “睡吧……”在她脑门上落了一吻。

    一大早陆卿是顶着黑眼圈回房间的,他回房间没多久蒋方舟就醒了,吃饭的时候还纳闷呢,这两人昨天去当小偷了?怎么眼睛下方都这么黑?

    “熊猫……”雨佳吃着吃着,自己咯咯的就笑了出来,是说陆卿的眼睛像熊猫。

    “你们俩这可真是,不知道的还以为昨天一起去哪里当贼了呢……”蒋方舟开玩笑的说。

    乔荞就想闪躲,她才不想让别人怀疑呢。

    陆卿要送她上班,乔荞就不愿意。

    她前脚走,陆卿后脚就追了出来,在门口就拉扯上了。

    “你什么意思?用完了就扔了?”

    陆卿拉着一张驴脸,心情非常不爽,一大早的就把他给踹下床了不说,现在更是玩不认识是把?

    “你别说了,一会有人出来了……”

    两个人进了电梯,陆卿就把她逼到电梯后背上去了,乔荞胡乱的应付着,这东西里面有监控,让别人看见了不好,勉强应付亲了几口:“去酒店吧……”陆卿开口。

    他要是在满足不了,他就憋死了,没有这样的,吊着他玩。

    男人其实有时候就是这样的贱,按照陆卿的个性,你想让他开口道歉,那比要了他的命都要难,但是这种时候他自己愿意,不用人逼,自动送上门了,乔荞说店里还有事情呢,今天有事儿要忙,她不能不去。

    “没说不让你去,晚点去……”

    一路把人拽到酒店,他们公司和酒店原本就有合作关系,一路带着乔荞上电梯,乔荞是看见谁都微笑在微笑,她表示自己来这里就是为了办公的,但陆卿这幅猴急的样子……

    “你气死我了,你这样拉着我,谁不知道我们俩这里是为了干什么的?”

    陆卿就说她脑子不好使了,难道你不说别人就不知道了?

    进门咣当一声把她推到墙上,乔荞就揉着自己的后背

    “陆卿你要是这样,我就走了……”

    “走什么走……”

    乔荞是没见过这样猴急的陆卿,显得有些可笑,甚至都没来得及回到床上,第一次完了之后他就抱着她摸着摸着在培养情绪,第一次时间稍短,她也没说什么,第二次的时候磨的她浑身都疼,他答应让她去店里,结果她去店里的时候都下午了。

    第三次的时候好像他身上已经没劲了,细水长流慢慢悠悠的来,但就是不肯放过她,一大早八点半杀到酒店下午快两点她才到了店里,乔荞觉得郁闷,还是叫他得手了,在这种事情上,女人永远都是吃亏的。

    相比较而言,乔荞比较喜欢温吞的陆卿,抱着她慢慢的磨,仿佛就是要跟她耗上一场。

    晚上乔荞自己提前先回家的,都到家了陪女儿玩了半响才想起来自己还没有通知陆卿,给陆卿打电话,他人已经进门了。

    陆卿去接她了,原本想带着她去吃点好吃的,不用这样防备他,他不是神人,他就是个人啊,今天第三次的时候他差点就没废了,靠着意志力明白吗?

    结果这人就躲着自己,仿佛他是什么病毒似的。

    陆卿无语的看着乔荞。

    乔荞一见人都进家门了。

    “我去接果而了……”

    用女儿来当挡箭牌。

    “妈,你什么时候来接我了?我们俩不是回家才见的吗……”

    奈何这个女儿就不配合她,乔荞回来的时候果而已经到家了,明明是才进门和她玩的,怎么就说接她了。

    乔荞的脸色一红,这熊孩子,你就不能配合一点?

    乔荞装作给女儿放头发,手机响,她抓了起来一看,是陆卿的短信。

    “你老公我不是个神人,你就是有那心,你也得等着我恢复恢复的,我看看晚上能不能行啊,不行我就吃点药,一定满足你……”

    乔荞心里呸了一声,谁需要了?

    她不去看陆卿的眼睛,陆卿装的也是那么回事儿似的,别人能发现什么,倒是雨佳一吃饭简直就和开会似的,不知道怎么就那么忙,一双筷子一个汤匙一个小碗给她忙活的都快要忘记自己是谁了,就是陆卿平时可能都没现在的雨佳忙。

    蔡大奎喂着孩子,孩子是自己带的感情就不一样,虽然不是亲的,可堪比亲的。

    “把这口饭吞了……”

    雨佳吃了又给吐了出来,可能是觉得热,然后又吃了,蔡大奎觉得这就是很正常的情况,小孩子嘛吃东西不用挑的,因为小,大了就不会这样了,乔荞一见,她是饱了,不用吃了。

    她就见不得孩子这样吃东西,果而小时候也是,吃水果泥的时候吃一嘴都是,那时候乔荞是最讨厌女儿的时候,还有果而吃拌饭,哎呦那个汤给你弄的一个碗里都是,各种菜,有时候和鸡蛋羹一起拌,你说这还能看了吗?  她就见不得孩子这样吃东西,果而小时候也是,吃水果泥的时候吃一嘴都是,那时候乔荞是最讨厌女儿的时候,还有果而吃拌饭,哎呦那个汤给你弄的一个碗里都是,各种菜,有时候和鸡蛋羹一起拌,你说这还能看了吗?

    陆卿还能不知道乔荞的那点洁癖,其实说乔荞是洁癖,你不如给陆卿来一刀为好,打死陆卿他都不能认为乔荞是有洁癖,你看着她换衣服扔的满地都是,换鞋也是一样的,绝对就不会按照原来的样子装回去,洁癖的人是对一点脏乱都忍受不了的,乔荞哪里有这样过?但是她就是看不得孩子吃饭

    陆卿不能吃雨佳的剩饭,因为觉得确实有点那个,倒是果而的,他当时考虑都没考虑,因为是自己亲闺女的,脏不脏吃了也不会怎么样,他这样洁癖的人,他是真的洁癖,乔荞的才是假的,他也吃了,捡孩子的饭碗他捡到果而能全部都吃了,能吃干净,他才没的吃剩饭。

    你说陆卿洁癖吧,但是乔荞的剩饭他也是吃的,这点估计就是真爱了。

    陆卿自己妈的饭碗也好,妹妹的饭碗也好,任何一个人的饭碗他都捡不了,但家里的这一大一小,都有剩饭碗的习惯,那陆卿这样的人,任谁看着他的外观都绝对想不到,他能捡剩饭吃。

    乔荞剩两口饭,怎么都吃不进去了,被雨佳给弄的,雨佳吃纪吃吧,她还出声儿,弄的那个碗里什么菜都有,磨磨唧唧的,乔荞说自己吃饱了,蒋方舟看看乔荞的剩饭,说实在的她也不愿意吃,哪里有婆婆捡儿媳妇饭碗吃的,但是扔了实在有点可惜,毕竟浪费粮食。

    能挣钱不代表就能浪费,想着想着还是自己吃?

    陆卿不吭声直接拿过来弄到自己的碗里,他就给吃了,都没用人说,蔡大奎是第一次看见。

    因为从搬到一起住一来,乔荞没剩过饭,早上她吃多少自己就盛多少,晚上不是减肥就是走在减肥的路上,哪里有饭要剩,这是第一次。

    陆卿很是淡定的吃着,蒋方舟是见过的,所以觉得也没什么,他们是夫妻,互相吃点口水怎么了。

    蔡大奎等回了房间里,蒋方舟进屋,他才开口。

    “没看出来陆卿能吃别人的剩饭……”

    可真是不像,陆卿的习惯就特另类的,你在他身上就看不见一件脏一点的衣服,这人永远都是这样立整的,就是干净,让人看着就觉得舒心。

    你能想象他去捡别人的剩饭碗吗?

    蒋方舟往手上擦了一点乳液。

    “以前也捡,孩子的乔荞的他都捡……”

    蔡大奎觉得那就是陆卿真的很喜欢乔荞,不然一旦一个人觉得这个事情恶心的话,是怎么样都不会去做的,像是他这样的,觉得压根就不成问题,剩下的饭如果有肚子的话,就顺带着给吃了,也没什么涉及干净脏的程度。

    “两个人好好的过,会好起来的……”

    “希望吧,现在还分房睡呢,不知道我死之前能不能住到一起去,不然我就是死了,我也不放心……”

    “说丧气话,医生都说你手术做的很好,别总为孩子担心,他们有他们自己的生活,你有你的生活,都会好起来的,孩子们心里有主意呢,我觉得小乔是个聪明人……”

    蒋方舟叹气;“没人说她傻,但被伤成这样,总是要找回来一口气的吧?我要是小乔我就不能轻饶了陆卿……”

    乔荞在厨房洗碗呢,饭是婆婆做的,洗碗自然就是她来,自己认真的洗着呢,就赶紧有人摸自己的大腿,乔荞脸色一红,回头看着陆卿,捂着自己的大腿

    “你干什么?叫人看见了……”

    在家里就穿的比较少,裙裤,原本也不长,下筒还宽,他就特别容易的就摸进去了,陆卿的毛毛手摸上还没完了。

    “摸妈的大腿……”

    雨佳进来玩,就看见她爸的手在她妈的大腿上呢,指着就叫出来了,乔荞差点没摔地上,过去捂着雨佳的嘴。

    “爸爸和妈妈玩呢……”

    雨佳不明白玩什么有意思的呢,为什么不带上自己?

    很是积极的表示自己也要和他们一起玩,乔荞就瞪着雨佳,孩子不懂事你也不能说,雨佳上小手去摸乔荞的大腿,这是现学现卖。

    “雨佳,你干什么呢?”果而进来好奇的问了一句,她妹妹怎么摸妈的大腿呢?

    “爸……”雨佳才要开口,乔荞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棒棒糖,蒋方舟给雨佳还是买些零食的,以前果而小,她不带,毕竟婆媳之间最容易发生问题的就是因为孩子,争吵最大也是这个,她刻意的避开,现在带雨佳了,才觉得果而小时候什么都没吃过,老人嘛就容易心软,也顾不上那些什么科学的喂养,偶尔吃块糖孩子也不会怎样,买了就放在家里,通常都不让乔荞看见,看见了乔荞会说的,婆婆不告诉,不代表乔荞知道,她其实都晓得,也是睁只眼闭只眼,现在拿出来贿赂雨佳了。

    雨佳眼睛都直了,上手去抓糖。

    “自己出去玩吧……”

    雨佳还哪里记得要和爸爸妈妈玩了,早就扔脑后了,自己吃才是真的,吃的都是口水看果而:“姐吃……”

    人家小姐妹俩感情特别的好,雨佳想要这糖都自己吃了,她其实舍不得给果而,但姐姐有吃的都给她,都含嘴里了觉得这个糖怎么就那么好吃呢,世界都冒粉色的泡泡了,但还是勉强从嘴里拔了出来,送到果而的嘴边,果而这孩子也没觉得脏,这是自己妹妹,张嘴就含了,就吃了一口,雨佳的小脸都要崩塌了,眼看着就要塌方了,果而放弃这糖了。

    “你吃吧,姐吃好了。”一副小大人的样子。

    果而现在长大了不是小时候,看书也看见过,吃糖把牙齿吃坏的,乔荞也带着她去过牙科,她有见过人家补牙,对这些东西就挺抗拒的,刚刚是雨佳送到她的嘴边,她都不能吃,这就是给妹妹面子。

    雨佳心满意足的收回去了眼泪,自己吧嗒吧嗒的舔着吃,小孩子嘛,你给她一块糖她都会觉得拥有了全世界,觉得自己超级幸福,就这么一块糖就可以收买她。

    蒋方舟客厅里看着,心里可怜雨佳,挺好的一个孩子,你说摊上那样的父母,她是指亲生的父母,摇摇头。
(快捷键 ←)上一章:322回 我会担心返回目录下一章:325回 什么叫夫妻(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