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穿越小说 »婚后宠爱之相亲以后最新章节列表 » 325回 什么叫夫妻

325回 什么叫夫妻

文/简思
婚后宠爱之相亲以后 本章字数:11727 婚后宠爱之相亲以后txt下载
推荐阅读:我的老婆是土匪 佣兵的战争 妖孽兵王(笔仙在梦游) 茅山术之三神鬼宗 鱼在锅里 婚心不良,霸道总裁慢点宠! 一婚成灾 我的农场能提现 回归的女神 神级武装
    在觉得不是亲生的,可毕竟孩子就养在眼前,每天都见,感情是培养出来的。

    蒋方舟现在不会刻意的去想,雨佳不是陆卿的女儿,甚至陆雨佳就是这个家的一份子。

    “奶奶……”雨佳会粘人,果而现在几乎就不怎么粘人了,毕竟是大姑娘了。

    蒋方舟把孩子抱在怀里。

    一大早陆卿开车载着乔荞,她看着去的地方有点不对,这条路不是通往自己店里的,他别是又自己凭着感觉开,找近路。

    “陆卿,你这是要去哪里啊?”不会又带着她去开房吧?

    陆卿回头看了一眼,她脸上的表情写的很清楚,心里想什么此刻都在脸上浮现出来了。

    “去医院一趟。”

    “去医院?”谁生病了?

    陆卿已经和医生预约好了,他不肯多说,乔荞就不能多问,到了地方两个人前后下车,陆卿走在乔荞的身侧,告诉她怎么走,进了电梯然后出电梯,找到主治医生的办公室。

    “蒋方舟的家属是吧。”医生的态度很客气,明显已经是预约好的,对方上来就进行了一大串的专业说明,乔荞一开始没听懂,是陆卿生病吗?慢慢的她听出来了,说的好像是自己婆婆。

    蒋方舟有糖尿病?她怎么不知道?

    医生说现在只是开始,情况已经严重了,例举了一些方面,乔荞自己是瞧着她真没太注意,因为每天店里家里的,光是和陆卿就是缠的难分难解。

    医生的话叫乔荞听了很不舒服,她婆婆现在看起来人还是很好,并没有他说的那些……

    但是……

    乔荞记起来了,每次吃过饭蒋方舟就会说肚子发胀,睡醒一大早起来也会说肚子胀,其实又不是肚子,是稍稍向上的位置,胀气这个乔荞觉得是正常的,但现在医生一讲,谁天天胀气了?

    她才动过手术没有多久,这是严重了?那妈自己知道吗?

    蒋方舟知道,她虽然不是这方面的医生,但托现在高科技的出现,身上有什么样的症状你去书店去网上搜寻搜寻就可以找到了,她恐怕是……

    蒋方舟不去想,想了也没用,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这些也不是她能改变得了的,她就期盼着能活的时候自己好受点,别遭太多的罪,别让儿女跟着一起上火,这样就好,其实心里觉得挺对不起蔡大奎的,又把他给害了。

    乔荞坐在一旁,傻愣愣的,按道理来讲,蒋方舟的条件这样的好,应该不会得病的,但生病和条件好不好又有什么关联。

    “我和医生说两句话,你去前面等我

    。”陆卿拍拍乔荞的后背,有些话不想让她听,原本这人就有些敏感,在哭出来。

    乔荞听话的走到一边,看着陆卿和医生一直在讲什么,两个人面色都比较沉重。

    陆卿伸手去拉乔荞的手,人都走到了她的眼前,看着她。

    “走啊。”

    叫了她一声,怎么人就傻愣愣的站在这里。

    乔荞将手递给他,小手被大手包裹着,走了两步,她落于陆卿的身后,试探的问:“妈是不是严重了?”

    陆卿点头:“嗯。”

    乔荞被陆卿送到店里,她没有下车,觉得浑身都负重。

    “你回去不要和妈说什么,免得增加她心里的负担。”

    “医生说能好吗?”

    陆卿有些惆怅,若是说希望自己妈能好的人他一定就排在第一位,但是太难,医学上依旧有很多的病没有攻克掉,哪怕你家财万贯依旧没用,熄了火自己扭着身体看着乔荞,他拍拍乔荞的头:“会好的……”

    这话就是在安慰乔荞了。

    乔荞现在明白了,为什么自己总是看着陆卿觉得他焦躁。

    父亲死于癌症,又轮到母亲,似乎就揪着他家里不放,同时叫她提着心的还有医生讲的一句话,医生说如果家里有这样的病情都是因为这个而过世的,那么子女方面也要注意自身的健康,乔荞不希望陆卿有任何的事情发生,她只希望陆卿健健康康的,同样她也如此希望婆婆健康。

    自己稍稍靠前,将陆卿抱在怀里。

    “你一大早的就投怀送抱,送的我有点不适应。”

    陆卿调侃她,心里再难过当着乔荞并没有表现出来,叫她觉得难过又能起什么作用,不如她就快快乐乐的打理她的店就好了。

    陆卿安慰她没有事情的,你看家里有这么多钱,想要去哪里治疗都能治得起。

    乔荞到了店里,整个人都觉得有点不对。

    中午特意的跑回家,蒋方舟和蔡大奎好像出去了,他们最近总是出去遛弯,乔荞等了能有三十分钟左右,两个老人开门进来了。

    “怎么回来了?你也没提前说一声,中午吃饭了吗?”她平时都是在店里解决的,很少回来,蒋方舟也就没有给她带饭,现在人回来了,家里还没有饭呢,她吃的不多。

    “妈,我和陆卿和好了……”

    乔荞看着蒋方舟开口,她一直都不想让别人知道她和陆卿和好是觉得丢人,毕竟嘛那样有点下颜面,但是现在她想让蒋方舟知道,她和陆卿和好了,关系融洽。

    蒋方舟倒是没有反应过来这个劲儿,和好了?不是早就和好了?

    “挺好的……”

    “妈,我和陆卿可能晚上要回到一个卧室里睡了

    。”妈妈你迷你明白吗?我们彻底好了。

    蒋方舟脸上一喜,一直分开睡当然这样也叫和好了,但是现在乔荞说,她悬着的那颗心就放下了,真的放下了,他们能和好,能好好的过,能放下过去的那点事儿,她高兴。

    拉着乔荞的手。

    “妈也不知道能说什么感激你的话,乔荞啊你大人大量,陆卿是我儿子我也看不上他,妈不是用话麻痹你,而是我心里就是这样想的,不然等哪一天妈睁不开眼睛了,我走了都是遗憾……”

    乔荞上手去抱婆婆,在有什么不高兴不愉快的,但是现在她婆婆生病了,她都能放下。

    “妈你要长命百岁,果而和雨佳你还得帮着我带呢……”

    蒋方舟脸上的笑容很真诚:“好,我活到哪天我就帮你带孩子到哪天。”

    乔荞只觉得心酸,婆婆现在还不知道自己的病情恶化了吧?

    陆卿请天娜吃饭,是乔荞把陆天娜给约出来的,她带着球球,球球现在大就更加的不好带了,男孩儿女孩儿的分别就出在这里,太淘气了,一分钟都坐不住,这里要玩哪里要玩的,一眼看不过来可能孩子就跑了,球球更是淘气的厉害,陆天娜怎么说就管不住,这孩子在家平时他爸护着,老来子嘛。

    “你坐一会儿行不行?”陆天娜对着球球说。

    “我就去玩一会儿,就玩一会儿……”

    乔荞现在没心情看这些,她是有话要说,陆卿和乔荞没有带孩子来。

    “妈的病恶化了……”

    陆天娜一整天情绪就不对劲,对着孩子就发火,原本不大的事情但是她就显得有点叽歪,球球也不干哭的整个餐厅的人都能听见,天娜真是有心把儿子的嘴给缝上,打滚的哭。

    想要拍孩子两巴掌,被乔荞给拦住了,乔荞抱着球球。

    “好了,别闹了别哭了,舅妈带你玩去……”

    乔荞带着孩子就去玩了,剩两兄妹坐在原地,陆天娜就觉得怎么可能呢?好,就算是报应她爸这是报应,那她妈呢?她妈总没有错吧,现在为什么会这样?

    “医生怎么说的?”

    陆卿详细的说,天娜就说那现在得住院,不能让她妈在待在家里了。

    但是中间出个问题,蒋方舟不喜欢医院,前一次手术她就不太愿意住在医院里,曾经也说过类似的话,特别最近当着陆卿的面讲过,她说自己要是病重的话,想死在家里,不想死在医院。

    陆卿难受的就是,他妈之前没病,从他离婚开始折腾,然后就病了,你说和自己就真的一点关系都没吗?

    点了一根烟,他从来不会当着乔荞或者天娜的面去抽烟,当着乔荞还有那么一丝的可能,当着天娜是完全不可能的,但是陆卿点了一根烟,他现在急需要平复一下自己的心情。

    陆卿是天娜的大哥,从小一起长大的,她能不清楚自己哥心里的感觉吗?

    “这病怎么来的都说不好,不是你和我嫂子的事儿影响的……”

    陆天娜曾经就埋怨过陆卿,说都是因为你,最后妈得病了,不是为你操心怎么会突然就进医院?是你当儿子的不孝,那时候她是在气头上,现在则不是,这样的话她说不出口,那样的话太重,很容易压垮她哥

    “和妈讲了吗?”

    “还没有呢,你嫂子说找哪一天的,大家都在,好好的劝劝,缓缓的说……”

    “蔡叔知道吗?”

    陆卿摇头。

    陆天娜觉得必须要和蔡大奎先讲,其实她对蔡叔有点过意不去,蔡叔对他们都这样的好,她之前因为陆必成对蔡大奎心里有心结,也不亲近。

    陆天娜说要请蔡大奎吃饭,就单独的请,不带蒋方舟。

    “怎么还不带你妈?”蔡大奎就觉得纳闷,还当面说出来了,这不是叫蒋方舟伤心嘛。

    “对,我得好好请蔡叔吃一顿饭……”

    没用乔荞出面,乔荞演技不行,说两句话眼圈就红,那谁看不出来?他们现在要做的就是稳定蒋方舟的病情和情绪,而不是刺激。

    “去吧去吧,我不挑你们。”蒋方舟倒是很大度,想请就去吃吧。

    蔡大奎和陆天娜出去的时候高高兴兴的,一到酒店陆卿和乔荞都在,他还纳闷呢,这样的场面把蒋方舟叫上多好,一家人你看开开心心的。

    “到底是要说什么?”

    蔡大奎就觉得这几个孩子太神秘了。

    乔荞当时就哭了,哭的蔡大奎有点不好的感觉,陆天娜一字一句的说着,蔡大奎是真的没往哪方面去想,因为当时手术做过之后医生都说挺好的,怎么就严重了?

    他成天睡在蒋方舟的床边啊,竟然不知道,一点都没发觉。

    陆卿说蒋方舟的体重下降了很多,这点蔡大奎是知道的,因为确实瘦了很多,他以为就是正常的瘦,谁能往这些上面去想,一下子也给震惊的很厉害,蔡大奎现在不知道自己能说点什么。

    乔荞去接果而和雨佳,她先去接的雨佳,雨佳现在上幼儿园,今天裤子尿了,每天上学乔荞都会给她带两条裤子,老师就说都鸟湿了,在袋子里装着呢,老师不会帮着洗的,至多只是帮你换而已。

    乔荞接了过来,看看雨佳,雨佳有点不好意思,捂着小脸,乔荞上手去拽她的小手。

    “怎么不看妈妈呢?”

    这么小就知道不好意思了?

    去接果而,领着两女儿回家,一前一后的进门,蒋方舟没做饭,因为不是都出去吃了。

    “你怎么先回来了?”

    不是说要请大奎吃饭吗?

    “嗯,他们在外面吃,我们女将在家里吃……”

    乔荞让果而给打下手,果而说自己学着用那个电饭锅做蛋糕,她就非要试试,乔荞就说她做不出来

    “我们打赌一百块钱的。”

    果而觉得自己妈小看自己了。

    周六的时候她去郭艳萍家里,郭艳萍给果而用电饭锅做的,做的形状很好,果而是全部的步骤自己都有看,她觉得难不住自己,蒋方舟笑嘻嘻的,说果而赌一百块钱的,自己就给填个彩头。

    “那我出剩下的九百块钱,凑整,要是你做好了你妈就给你一千块钱。”

    蒋方舟手里的这点钱现在全部都折腾光了,乔荞回来的时候都给乔荞了,她一点后手都没给自己留下,这就是她的态度,乔荞只要回来,她倾尽所有,现在也就剩点退休工资,就工资都是往果而的身上搭,买衣服一件跟着一件的买,以前觉得买衣服不需要太贵的,但是现在蒋方舟知道自己的身体情况,多贵的衣服都舍得给果而买。

    不给雨佳买不是她不心疼雨佳,雨佳穿的还在后面呢,乔荞会给买的,自己这一个月四千多块钱的退休金就都给大孙女吧,大孙女不容易。

    有蒋方舟的坐镇,果而就开始上手了,乔荞就怕女儿进厨房,担心她碰刀担心她碰电,弄的厨房乌烟瘴气的,她都看不过去,但是当奶奶的就觉得欣慰,你看孩子都会给她做蛋糕了。

    做出来的样子似乎和想象当中的不同,家里有面包机,自动搅拌都能进行,乔荞让果而用这个来做,做出来之后完全就是一个超大型的大馒头,哪里是面包。

    乔荞就说吧,绝对不行的,你看。

    蒋方舟都没忍住差点就笑了出来,原来蛋糕是这样做出来的?

    就雨佳很捧场,拿着就吃,这孩子是吃到嘴里的就觉得香,里面撒了一些葡萄干,所以她觉得好吃。

    不知道是馒头更好吃还是葡萄干好吃。

    果而就显得郁闷多了,这和自己想象的完全就不同,指责乔荞:“我说用电饭锅做,你非要让我用面包机做,我不会弄这个……”

    她原本学的就是电饭锅,是她妈故意的。

    乔荞觉得这孩子不讲理呀。

    “我事先问的你吧,你也说行了,怎么现在就反悔上了……”

    陆卿进门,身后跟着蔡大奎,他走到厨房看了看,里面好像被人抢劫了似的。

    “怎么弄的?”

    乔荞指指果而:“你问你女儿吧……”

    这钱最后果而还是得了,不仅得了得的还多呢,蒋方舟额外又给填了两千块钱,陆卿给填了八千,先是蒋方舟给的,说大孙女做的好,她吃到嘴里好吃,别看卖相不好,就是为了叫孩子高兴点,做什么有始有终,别因为一时的打击就放弃了。

    “奶奶给的啊,这都是你赢的……”

    乔荞就打岔:“妈,她这么小,你给她这么多钱……”再出去胡乱花

    蒋方舟摆手:“果而不会乱花的……”

    她知道果而的钱都攒起来了,这孩子很会攒钱,这点不像是她妈,她妈就喜欢花钱,也不像是他爸。

    陆卿洗澡才出来,一见蒋方舟掏了两千,自己叫果而进去拿他的皮夹子。

    “你去给爸的钱包拿出来……”

    正好是秘书替他换的整钱,多了也装不下,陆卿一个月当中至少会换一次的零钱,然后就是给女儿玩的,她想怎么花他不干预,钱给了她就是她的,孩子小他也给,谁让这是自己的孩子。

    果而颠颠的进房间,拿出来递给陆卿,陆卿从里面将新票放到她手上。

    “以后继续努力,今天给你是因为你孝顺奶奶的……”

    果而眼睛瞪得老大,也喜欢钱,一看见钱心里也高兴,雨佳倒是有点不高兴了,她没有啊。

    伸着小手和陆卿要。

    陆卿对两个孩子其实有很大的差别,他万事都能想到果而,但想不到雨佳,可能就是因为不是亲生的,所以总给忘记,雨佳一伸手陆卿就傻眼了,没钱了,钱包里的这点零钱都给果而了,还哪里有?

    清清嗓子:“你借我点,明天还你……”和乔荞开口。

    乔荞要转身进房间去拿,她钱也都在钱包里呢,但是钱包里估计也就三千多块钱,剩下都在卡里,她平时不怎么用现金,果而将自己的钱分给了雨佳一半。

    陆卿看着就肉疼啊,这是爸爸给你换的,你怎么说给人就给人呢?

    对陆卿来讲,陆雨佳那是外人,这钱是姓陆的,是自己给果而的。

    乔荞倒是替果而拍巴掌了。

    “真是个好姐姐……”

    额外乔荞又给了一千,这算是将刚才的赌注付现了。

    果而一个晚上就赚了一万一,分给雨佳不知道多少,剩下的她也没数,让乔荞帮着她存起来。

    她自己有个户口,但是因为年纪的问题,以乔荞的名字存的,但是详细都在果而的手里,乔荞和女儿算的也很清楚,你的就是你的,妈妈不会动你的东西。

    蔡大奎这一个晚上就没有睡好。

    这是陆卿和乔荞第一次同房,在家里显然是,蒋方舟高兴坏了,终于过了这个劲儿,你看两个人和好了,她高兴,现在死了也能闭上眼睛了,其实她心里还是觉得遗憾,主要果而太小了,她想看着孩子结婚,但是恐怕要很难。

    陆卿也没睡,在床上躺着呢,眉头一直皱着,乔荞上床掀开被子给他盖好。

    “还在想呢?”

    陆卿笑笑,没有说其他的,他也知道他妈的遗憾现在就在哪里,问题其他的好解决,他没有办法让果而一下子的就长大,然后嫁出去,就算是到了年纪,他也舍不得叫孩子马上嫁,嫁个自己这样的怎么办?

    陆卿从来不认为自己的个性,性格不好,他就是完美的,但是如果叫果而嫁给与他相同的人,那么陆卿不干

    女孩子嘛,就求日子过的平平安安的,有个人对着她好,有钱没钱不重要。

    乔荞摸着陆卿的手,现在都没有别的心思,就蒋方舟的病压在心头上,“睡吧,会好的……”

    陆卿半夜又是惊醒过来的,一开始只是有点说胡话,他说了几句什么,乔荞醒着呢,自己过去听,没听懂。

    说的好像也不是正常人说的话啊,然后他身体跟着抽搐,就醒过来了,一头的汗,睁着眼睛看着四周。

    “陆卿,你是不是做恶梦了?”乔荞问他。

    她是等了几秒才问,怕自己马上去问能吓到他,乔荞觉得做了噩梦之后有人和自己讲话都容易吓到。

    陆卿反手抱着她,死死的搂着她搂着,乔荞被他拉进怀里,有些喘息不上来,呼吸很难过,陆卿的情绪就是有点失控,他现在需要做点什么来稳固自己的情绪,扯着她的睡衣。

    乔荞要是矫情一点的话,在严苛一点,她就推开陆卿怎么了,你做恶梦你就得拿着我撒气?

    但是没有,抱着他,棉花团一样的抱着他,给他顺着背,陆卿只能在她身上找到一点温暖,他真的觉得太冷了,他必须要到她的身体里才能感受那么一点的暖。

    她的身体包裹着他,陆卿的身体发凉,乔荞的双臂缠在他的颈项,搂着他。

    陆卿退开一点点,趴在她的身上,喘着粗气。

    “好了好了,没事儿了……”给他顺着背,那个位置已经渐渐的离开了,他还是维持着原样子抱着她,不想松手,乔荞低声说着安慰他的话,一下跟着一下的抚摸着他的背部:“我在这里呢,陆卿……”

    她就在这里呢。

    陆卿把头蹭在她的胸口上。

    “你说我妈会死吗?”

    乔荞摸着他的脸,没有回答,只是让他睡,睡醒了就好了,睡醒了天自然就亮了。

    乔荞单手撑在枕头上,搂着陆卿拍着他的后背,他的头就贴在她的胸口上,那只手也没有放开一直抚摸着,乔荞也不清楚自己拍了多久他才睡过去,睡的依旧不安稳。

    其实陆卿的觉真的很轻,她稍微动动,他就能马上的醒过来,所以乔荞没的动,她浑身都麻了,还在忍。

    三点他就醒了,睡了不到两个小时,睡不着。

    “你睡吧。”

    他看着乔荞都没睡好,她过去就喜欢睡觉,有事儿没事儿躺下睡着了就好了。

    “我陪你出去散散步吧。”

    乔荞要起床,陆卿固定好她的身体,头埋在她的小腹上,摇摇头。

    “不出去了……”

    不想出去,就想和她静静的待着

    男人也是会累的,男人有泪不轻弹这话陆卿信,要是一个男的随随便便的就哭出来,天天哭,那就不是男人了,女人天天哭,人家会说你看这个女的娇弱,男的天天哭那就只能被说成是窝囊废了,再多的事情他都能放在心里扛着,都扛得住,天塌下来首先他用肩膀扛住了,他扛不住了其次才是妻子来抗,是绝对不可能叫孩子去抗的,这就是做父母的心思,同样的,陆卿觉得自己是个孝顺的儿子,但……

    他妈的这个病……

    你如果现在问陆卿,他和乔荞闹离婚他后悔没有,陆卿嘴上依旧会说不,他没后悔,但是他的心里……

    陆卿万般的后悔,他这辈子到现在为止太对不起两个女人了,首先是他妈,其次就是乔荞。

    乔荞他可以用尽一切方式去弥补,但是他妈呢?

    他现在要用什么去弥补呢?

    乔荞就是因为了解,她才担心。

    陆卿有什么从来都不说,都是放在心里的,越是这样就越是容易得病。

    “我妈这辈子的日子也没有想象当中的好过……”年轻的时候吧,被婆婆欺负,被小姑子欺负,等好不容易日子好过了点,闹出来丈夫和亲妹妹的事情,好不容易又找了一个不错的,结果现在又自己生病,陆卿都觉得老天爷和他妈过不去就是故意在难为他妈,难道不是吗?

    乔荞点头:“是很不容易的……”

    一个女人这一生当中,蒋方舟该遇上的都遇上了,其实她要比婆婆来的幸福,她和陆卿结婚,蒋方舟就是什么都不管,你自己的家,你负责,她绝对不会乱指挥,也没有给乔荞造成任何的不良印象。

    “要不我再试试?”乔荞觉得也许这种方式能好一点,她试试在生一个?陆卿也不是不能生,做个手术就好了,她要是能生个儿子,是不是婆婆心里上会觉得安慰一些?

    乔荞现在是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陆卿把人拉近怀里,他真的觉得他老婆很傻。

    玩命吗?

    医生都说了,她的身体不合适和生孩子,现在身体就有毛病,她再去生,不是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吗?

    说出口的却是一本正经:“我生女儿我一样的高兴,你觉得女儿不好吗?别人认为女儿不如儿子,你是个女人你都不站在女人的角度……”

    乔荞被陆卿说的一点心思就都没有了,她就是临时起意。

    首先能不能怀是个问题,真的就算是怀了,她现在的身体情况,能不能保到最后又是问题,能不能扛过生产这道鬼门关依旧还是问题,有些女人命好,人家可以一个接一个的生,乔荞也有看过新闻,新闻报告在什么地方来的,女的生了六个孩子,一生就是双胞胎,一生就是双胞胎,穷的养不起,你说有钱的就打死都生不出来,没钱的人家一生就俩,连生三次六个孩子,这一辈子活的,没遗憾了。

    “你呀,别总说胡话,当真妈那样的话别说听见没……”

    陆卿就怕她一个缺心眼先把话说出去了,她不要命了?到时候就真的被架在油锅上了,动弹不得,你说老人家要是真的最后愿望就是想看见孙子呢?

    “我没说……”

    “说什么话,自己先过过脑子,别一冲动就讲出去,你说你的话靠谱吗?你能生吗?真的生孩子挂了,果而怎么办?还有个雨佳……”陆卿就说她说话不经过大脑,你脑子一热,说想生就完了,咱能不能先看看自己的身体?

    “知道了,你别气了……”

    陆卿觉得就这样抱着一个人在怀里,感觉挺不错的,睡不着的时候她也陪着你,你说她二百五缺心眼,她也不生气

    一大早去了公司,进办公室就开始发呆,陆卿助理那边来电话,是前几天预约的专家来的,陆卿接起来电话。

    乔荞到店里,困的眼睛都睁不开,真的太困了,昨天几乎一个晚上就是没睡,她要是睡了自己肯定没有形象,腿啊身体啊肯定就会动的,到时候陆卿就没的睡了,他虽然就睡两个多小时,总比不睡来的强吧。

    两个柜员就在说话,一个显得挺生气的,丈夫不上进,成天就知道玩游戏,一个月就开那么两个钱,你说现在养孩子哪里不是开销?

    昨天晚上丈夫求欢就被她给拒绝了,她就不明白这人还能在没骨气点吗?工作都干成这样了,一点不上进,你老婆每天站着服务,一站就是一天,赚的这个钱就那么好花吗?我还让你碰?

    另外的一个就劝,说没有办法,有些人就是能力不够,你嫁之前就是选择他了,现在何必伤了和气呢。

    “我就是觉得他不上进,每天就知道想着这点事儿……”

    “行了行了,走到一起,算计的多,只会让自己麻烦,你为家里付出的多,他也是有眼睛能看见的……”

    “我还指望他能看见?”

    说起来也是一肚子的牢骚,觉得自己嫁错了,但还是都生了,她就觉得老板这样的女人很幸福,自己开家店,你看这里的衣服都多贵,丈夫疼,谁都疼,没生出来儿子也疼,自己生儿子呢,那就是讨钱来的。

    店长摇摇头,其实每家过日子难免都会有这样那样的问题,和外人或者认识的人说道说道也就完了,何必当面给难堪呢。

    乔荞心想着,那她昨天要是推开陆卿的话,其实她完全可以的,但心境上就大不同了,别人说她这样的就是傻,什么都为孩子都为丈夫,但你嫁给他了,和他打算好好的过下去,好好的走剩下的路,那就没办法,只能这样选择。

    乔荞也是劝了两句,柜员就说还是老板生活的幸福。

    乔荞心里笑笑,幸福不幸福的,自己才清楚,别人看见的都是表面,不是内里,内里你吃了多少的苦,你受了多大的罪就真的只有自己才知道的。日子不能和别人去对比,谁家的日子都不相同,你要是和一个你总觉得羡慕的人去比较的话,那日子就难过了,人家有的你没有,心里会难过。

    乔荞很会安慰自己,她从来不和那些有钱人去比较,她有时候看新闻呀,就看见一百多岁的流浪老奶奶,没有低保没有户口,怎么活?就以捡破烂为生,那么大的岁数了,还整天拉着一辆车,卖出去才能卖多少钱,有些人会讲,卖破烂的才有钱呢,乔荞不那样看,她只看到老奶奶的辛苦,没儿没女,房子还是好心的邻居在楼下临时给搭建的,大家都说老奶奶不容易,为什么没有户口,她自己说三十多年前就到这里来了,她不认识字也不懂得什么的,最后就成黑户了

    和这样的人相比较的话,她有房她赚了能吃口饭的钱,你看她都幸福,她告诉果而也是这样告诉的,你低下头去看看那些不如你的,有很多小朋友上个学需要爬几个小时的山路,每天吃口米饭都觉得是奢侈,和那样的孩子相比较,你还会觉得学习是件痛苦的事情吗?你很幸福,非常的幸福。

    柜员就听不进去这样的话,她觉得自己过的很累,谁活着成天和那些不如自己的去比较啊?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当然比较就是比较好的,她想换更大的房子,想换车,想让孩子念书的环境好些,但是这些通通都是要钱,钱钱钱,没有钱就玩不转,她现在都觉得自己掉进钱眼里了,但是有什么办法?老板这样的,人家是嫁的好,不需要考虑钱,所以可以向低看,但是自己这样的在向低看,自我满足那以后这个家还用过了吗?

    人活着就得向上,不停的努力、。

    “老板我们俩情况不同,你丈夫又不缺钱,我丈夫是一点不上进……”怎么比?

    依着她看女人幸福不幸福其实就是看男人,这个男人有本事,他就会叫你幸福,他没本事,你就跟着吃苦,事实就是这样的。

    乔荞摇头。

    “男人有时候吧,挺辛苦的,看不见而已……”

    柜员笑笑就不再说话了,因为说不到一起去,自己说的吧,老板会认为她不是明事理的太太,但真的情况就是不一样的,如果她和自己换换位置,她就明白了,可能有些男人是这的很辛苦,但是她老公这样的,辛苦什么?三十好几的人了,看着就和小孩儿似的,成天就知道玩,成家立业,指望他?

    给他几鞭子他还是现在的德行,没骨气不上进,你说什么都没用的,对了,还会发脾气呢,动不动就不愿意。

    一个月就拿着四五千块钱的工资他就满足了,为什么不学学别人,下班了有时间你不会去肯德基打个工?好,就算是这样丢人,你玩游戏,卖卖装备什么的也好,他呢?说卖东西丢人,干什么不丢人?

    下班回到家等着老婆回来做饭,吃现成的不丢人?生个孩子,生出来就算了?你一点都不用负责的是吧?

    店长摇摇头:“她现在心里牢骚多,你说什么也不顶用的。”

    店长就劝过,要么就日子别过了,想过你就得自己想方法过起来,你成天的抱怨他,抱怨的多了,可能就连他都觉得不可能了,还怎么去努力?

    “哎呀,李安没成名之前也被老婆养了好几年呢……”

    “你真是看得起他,还拿他和李安比,我可不敢指望……”

    不是任何男人都是李安的,她丈夫这辈子也就这样了,她说每个人都来劝自己,她不想对他好点吗?但实际的情况只有自己清楚,一个男人能不能立得起来,当老婆的绝对有发言权,不是她不够体谅,她也不想当祥林嫂、

    “老板电话……”有客户找乔荞,乔荞走了过去接了起来。
(快捷键 ←)上一章:324回 终于等到你返回目录下一章:326回 齐心协力(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