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穿越小说 »婚后宠爱之相亲以后最新章节列表 » 326回 齐心协力

326回 齐心协力

文/简思
婚后宠爱之相亲以后 本章字数:11854 婚后宠爱之相亲以后txt下载
推荐阅读:天后成长日常 超品奇才 素女寻仙 美利坚牧场 嫡女骄 异世界的魔王大人 异世农家 红楼之一世安乐 凤朝江山 王座分你一半[未来]
    “乔荞……”

    乔荞听见婆婆的声音一愣,蒋方舟在电话里缓缓说着,蔡大奎已经和她说了,原本这事儿就是瞒不住的,还是需要她来配合,她不当着陆卿的面说开,就是不想让儿子难过。

    陆卿心里能想到的她都懂,其实生病和心情压抑不压抑没有多大的关系,如果真的上火就会的得病的话,那么她这个病绝绝对对就是跟陆必成生的,那时候觉得天都塌下来了

    陆卿是个好儿子,一直以来都是。

    “妈……”

    “你别担心我,生老病死这不是人能操控的,我们能做的就是尽量活好每一天,妈知道你是为了我和陆卿彻底和好了……”蒋方舟现在就懂了,为什么就偏巧发生在这样的时候,之前小乔还不肯原谅陆卿现在却同意了。

    原来就是有这样的原因在里面。

    “妈不是的……”乔荞赶紧出声解释,真的不是,她只是把消息提前放了出来而已,因为她觉得很不好意思,在那之前两个人就和好了,乔荞快速的说着,但是蒋方舟现在没办法信了,就说乔荞的个性很好,性子又软,她说的一切都为了安慰自己,也能理解。这给乔荞急的,自己说什么婆婆都不信,觉得自己是在安慰她。

    “好了,妈相信你……”

    这哪里是相信,明明就是敷衍,乔荞就觉得丧气,她是说真的,为什么就不信呢?

    “我知道的事儿你不要和陆卿去讲,原本他身上的压力就重,我生这个病天娜就埋怨过他,说是他闹的,不是的,你要好好安慰他,如果我真的有一天走了,妈希望你能宽慰陆卿,他其实是个很孝顺的孩子……”

    蒋方舟最后将一切的心里话都掏了出来,只是没有提当初陆卿算计的那点事情,她觉得就这样吧,如果儿子有什么错都让她来背,她来偿还。

    这就是当母亲的心,只要他们能好好的过,高兴的过,她就高兴快乐。

    只有乔荞和蔡大奎知道蒋方舟其实都知道了,她很乐观的配合医生,医生让做什么就做什么,陆天娜和陆卿都是在找借口,在上演一场拙劣的戏码,乔荞想说但是蔡大奎和她谈了谈,既然这是蒋方舟的心愿那就不要说开。

    天娜更多的时间用在陪母亲的身上,几乎每天都要过来看看蒋方舟陪着去一趟医院。

    上午十点准时到家里。

    “我们今天就去医院做个复查,动过手术也得常检查……”陆天娜对着母亲说着,蒋方舟说好,已经穿妥衣服了,母女俩一起出的门,回来的时候天娜手上多了几个袋子,都是买给果而和雨佳的衣服。

    果而放学就看见姑姑来了,迎了上来。

    “姑……”

    雨佳也跟着喊,雨佳往天娜的怀里跳,天娜就觉得雨佳这孩子过分的热情,叫她自己去玩,把果而叫到眼前,给她买的睡衣还有一些小袜子内衣,然后给了果而一千块钱的新钱。

    全家都宠着这么一个孩子,天娜是想给果而买个玉戴戴,保保平安,蒋方舟就说给买玉戴不如直接你给她换一千块钱的新票,陆卿最近经常这样做,三天两头的给孩子钱,果而有个装钱的盒子非常的大。

    “把钱收好了,不要乱花啊,买什么和你妈说。”

    天娜怕小丫头手里有钱了就乱花,要是养成大手大脚的习惯就不好了。

    乔荞今天在店里接了三百块钱的新票,是客人付钱的时候拿出来的,六张全新的五十块,她用钱包里的钱换的,账面是账面的钱,她不能随意的去拿,拿了要是忘记了,最后核账的时候就容易对不上

    陆卿来接她,开车到人民广场附近陆卿将车停靠在路边,解开安全带。

    “干什么去?”乔荞问他。

    陆卿拿过来自己的钱包:“我去换点零钱。”

    “给果而?”乔荞觉得最近大家都怎么了?天天给孩子钱,果而每天都能接到钱,婆婆的工资都花果而身上不说,连带着让天娜也给换,天娜几乎是每天到家就得给一次,这其实不是个好习惯:“我今天店里换了六张五十的。”

    陆卿从车里离开,她给是她给的,自己给是自己给的。

    过了能有二十分钟人回来将钱包递给乔荞。

    这是陆卿第一次把自己的钱包交给乔荞,以前最多他也就是帮着结账,从结婚开始不管买什么陆卿都是帮着结账的,但是他手里的钱不会落到乔荞的手上,这个他手里的钱特指放在他自己身上的,零用钱家用都不算在内的。

    乔荞打开他的钱包就看见果而的照片了,是张拍的不是很好的照片,貌似是果而才出生的时候吧,身上还有那些管子呢。

    “怎么放了这么一张照片?”拍过那么多好看的,为什么放这张?

    陆卿也没解释,就觉得是一种纪念,孩子说长大就长大,一天一个样的,但长得在大,在自己的心里她还是那种那个一只手就能拖起来的孩子。

    回到家,陆卿叫果而。

    “爸给你换的,要是花之前和你妈说……”

    他信果而,果而是不会乱花钱的,就是提醒一句。

    果而接过来钱,自己也觉得纳闷:“我又没有过生日,怎么你们都给我钱?”

    陆卿推着她的小头往里面走:“还谁给你钱了?”

    “爷爷奶奶,还有姑姑……”

    吃晚饭乔荞烧的,全家坐在一起,她还在厨房忙活呢,蒋方舟就喊她出来吃饭,做那么多也吃不完,差不多就得了。

    “小乔啊,出来吃饭……”

    “你们先吃,做个汤马上就好……”乔荞对着外面喊了一声。

    蒋方舟其实是怕自己死了,所以在死之前她得有什么都掏给孙女,她就这么一个孙女当然要对着好了,挖心挖肺的对着好,果而就对着她笑笑,心都融化了,有时候血缘就是这样的,很神奇,说发贱也好说什么都行,那她就喜欢果而,你说有那么多聪明的孩子,但她就觉得果而是最好的。

    乔荞的那六张给了雨佳五张,给了果而一张,果而得别人得的多,乔荞觉得雨佳虽然小,但你们都给姐姐东西不给她,雨佳笑呵呵的接了过来,完了上手就给撕了,她还觉得挺好玩的。

    “别撕啊……”

    乔荞上手去抢,她还觉得特有意思,自己要往嘴里送,乔荞赶紧去抠:“你这个小坏蛋,妈妈给你押包的,你就都给撕了……”

    蒋方舟喜欢果而,但不会亲果而现在更是不会离孩子太近,其实这个东西哪里能传染但是她心里就是有障碍,那么小的孩子长得那么的好,自己能护着点就尽量护着点

    蒋方舟觉得很不舒服。

    医院通知陆卿,说情况比想象当中来的还快,已经出现腹水了,总体来讲是转移了,手术不可能在做了,医生也是通知能治疗的可能性很低。

    “陆卿……”

    乔荞上手去拦陆卿,她看着陆卿就对医生动手了,办公室里就乱套了,陆天娜也吓到了,没想到她哥会这么激动。

    “你们到底都是干什么吃的?她进医院的时候,你们告诉我不严重,检查那么久,怎么现在就突然严重到这样的地步?怎么会转移的?”

    乔荞从前方直接抱着陆卿,她要是不抱着他,不确定陆卿会不会在动手,医生桌子上的东西已经踹掉了,显然陆卿的情绪很是激动,他自己又没有控制,现在就告诉他,不能治疗,等死吗?

    什么叫做转移了?不是他们夸夸其他说没有问题的嘛,手术才做了多久,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他有钱,要买什么钱,什么进口的哪一国的只要医生说的出来,他就可以去买,花多少钱他都不在乎,他有钱。

    医生也是劝解陆卿冷静一些,这样的情况谁都不愿意看见,但实话实说,这是没办法,你就想,比你家更有钱的人大有人在,得了这样的病人家还是在最发达的国家呢,最后还不是死了,阎王咬人二更死,这个人就绝对拖不到三更。

    “陆卿……”乔荞一直在抖,真的打起来怎么办?

    陆卿的力气比她大,想要把她推开不是轻而易举的事儿嘛,自己要是拦不住,真的给医生打了,以后可怎么办啊?

    陆卿说要转院,医生也没有拦,他还是很有耐性的讲,其实到了这种地步,真的就是去哪里都没有太大的必要,真的去外地的话,首先你们都要跟着去,浪费大家的时间,但是如果他们就觉得哪里先进,自己也不拦着。

    天娜坐在位置上就没动,身体一点力气都没有。

    她的父母最后都是死于这样的病因,她爸死的时候就是被折腾的够呛,现在轮到她妈了,又是这样。

    “你放开我……”陆卿沉声说着。

    “我不放。”乔荞摇头,她不敢撒手。

    “我不动他,你撒开……”

    乔荞跟着医生在走廊说话,医生说自己也能理解陆卿的心情。

    “那现在要怎么治疗?腹水了都……”乔荞光是听就觉得很严重。

    兄妹俩相对无语,陆卿点了根烟,乔荞坐在一边,她才点好喝的,再不想喝都进来了,总不能就这样坐着吧,天娜看着外面,兴致不高,医生说现在需要化疗,乔荞现在就是想知道,这个治疗打算怎么做?去外地吗?

    如果去的话,家里唯一有时间的人就是自己,她陪着婆婆去吧

    “你们俩现在是怎么想的?我觉得还是外面更好一点……”乔荞是实话实说,因为确实技术方面也有更高超的。

    但陆卿和陆天娜的心里都清楚,这无关于任何高超不高超的问题,两个人都没有吭声。

    蒋方舟一旦化疗肯定要和她讲。

    晚上全家人坐在一起,陆卿挑简单的来说,他自认自己还算是聪明,说的话无懈可击,蒋方舟也跟着装糊涂,你们认为我怎么治疗好,我就配合,问一句也问不到点子上,她就是故意的,真的问到点子上,儿女不就难为了嘛。

    陆卿和陆天娜的意见现在都是不同意的,陆卿不同意做化疗,但是天娜同意。

    问蒋方舟的话,她自己是觉得能接受化疗的。

    陆卿坐着一直不吭声,乔荞握着他的手,这时候陆卿也没有心思给她一个笑容,医学上是讲化疗能起到一定的作用,其实在陆卿来理解无非就是以毒攻毒,不见得就是把不好的都杀死,有时候可能就连好的,如果让他选,自己真的生病的话,他不会选择化疗的,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但现在放在他妈的身上……

    乔荞送天娜下楼。

    “嫂子,就麻烦你了,妈现在也不能做饭……”

    天娜知道自己的请求很不近人情,但是她妈现在病的很重,不能干活,也不能操心,希望乔荞和陆卿就好好的,不要在吵架到时候让蒋方舟看着难过,就是装也得装出来。

    “放心吧……”

    天娜是个好小姑子,更是好姑姑,因为蒋方舟要去医院化疗,她得陪同,一大早送了球球去学校,就过来接雨佳,要送雨佳去幼儿园,送果而去学校。

    “你怎么来这么早,我送就行……”

    别因为担心家里的事情,把球球都给忽略了,球球和果而上学的时间就是差不多的。

    天娜觉得自己能分担点就分担点吧,让果而赶紧的穿鞋:“以后姑姑送你去学校啊,姑姑长得好看,肯定能在你同学面前露脸……”

    果而哪里知道家里发生了什么,雨佳就更加不可能知道了。

    乔荞说自己送,她店里没有那么忙,但是天娜不让。

    一个儿媳妇一个女儿陪着去医院,跟着上楼,可能现在是菜和空气的问题吧,得病的人真的是不少,有个女儿这时候就看得出来优势了,真是跟着前前后后的跑,陆天娜一句怨言都没有,谁能看得出来她是收养的?

    能替蒋方舟分担的就都分担了,能替乔荞分担的,她是女儿,自己妈生病了,她也不用去指望嫂子都做,她能干的自己就都干。

    蒋方舟开始掉头发,掉的很是厉害,陆天娜和乔荞去商场,打算买假发。

    要老人家戴着合适的,还要看着能好看一些的。

    “这个呢?”乔荞试着戴在自己的头上。

    走了很多家,最后才买了两顶,果而就觉得奇怪,但孩子还是太小,没有想到,她无非就是当着乔荞说过

    “妈妈,奶奶怎么要变成光头了?”

    蒋方舟回家又不戴假发套的,被果而撞上两次,头发剩的很少,果而就私下偷偷问乔荞。

    乔荞对着女儿比比收拾:“奶奶现在做治疗呢,果而不能当着奶奶的面去问,就当没看见好吗?”

    “为什么呀?”

    为什么?

    因为你问了,也许你奶奶会觉得伤心。

    果而不问,喜欢往爷爷奶奶的房间跑,对她来讲,她根本就不记得陆必成也不认识,蔡大奎就是她亲爷爷,很喜欢这爷爷,当然清楚了爷爷和自己也不是一个姓的,但不妨碍她去喜欢蔡大奎。

    蒋方舟更多的时候都是卧谈,在静静的休息。

    陆卿的脾气越来越大,弄的秘书也是叫苦连天,原本就不是一个好个性的人,现在更加的难侍候。

    陆卿的朋友约他,实在是没有办法推掉,还是去了。

    喝高了,心里有事情,他是开心越喝越不高,不高兴就容易醉。

    秦峰也是知道他最近心情不怎么样,也是,谁家摊上这样的事情都高兴不起来,秦峰和天娜多少也是有点争吵,毕竟你不能因为娘家的事情来影响自己家的事儿,你说球球每天都送学校那么早,就为了腾出来时间去送果而和雨佳?哪个是亲生的?

    秦峰觉得讲句现实的话,陆天娜不是亲生的,何必付出这样的多,她做的已经够多了,看着她累,他也会心疼。

    再把自己给累倒了。

    秦峰劝陆卿少喝。

    那方孙若兰是别人打电话叫来的,她进门是没想到竟然会看见陆卿,因为事先没有人说,孙若兰相亲一直就不怎么成功,毕竟她要求不低,拖到这个年纪了,如果想将就,早就将就了,她就宁愿自己一个人,也不愿意随便的去找一个。

    “陆卿……”

    陆卿更是狠,孙若兰走过来和他打招呼,直接就闪人了,他现在没心情和别人说什么话,一句话都不想提。

    拿着衣服,走到门口,有人开玩笑,说陆卿多风流,前妻现在人在里面呢,家里有娇妻,外面还有红颜知己。

    “他老婆别是怀孕了又用这样的手段把他给圈回来了吧、……”

    人一多嘴就杂,有些人的嘴就是什么话都说,当着当事人的面也没嘴下留情,陆卿心里憋着一股火呢。

    他活动活动了筋骨,自己拿着西装外套就出去了,里面的朋友被人家拉着,跳着脚的骂,他不是打不过,是还没准备好,就为了一个女人就大打出手,他是男人嘛?

    既然那么喜欢那个,当初干什么离婚?

    离婚离着玩的?

    孙若兰静静的玩着杯子,她和陆卿的缘分也就到这里了,从今以后只有工作上的接触,这样的人她不稀罕,不属于她的,有什么好稀罕的

    见好就收是她的本领。陆卿喝高了,是真的高了,不然不至于动手打人,这以后还怎么见面?都是朋友的,摇摇晃晃的走着,步伐有些不稳,摇摇欲坠,闲晃。

    到了家楼下不上去,给乔荞打电话,他也没说自己就在家楼下呢。

    喝大发了。

    乔荞听着就有点不对劲,这不像是平时的陆卿,到底是怎么了?

    “你喝酒了、”

    “喝了,没喝高……”

    乔荞有耐性的陪着他扯,陆卿不挂电话她就不能挂,司机就是想让乔荞下来接,但是他现在的电话打不进去,往家里打,原本老板的母亲就是生病,在叫对方跟着激动了,自己的过错就大了。

    “你告诉我,你在哪里呢?”

    “我啊?在外面呢,抽个时间和你说说话,你说我怎么就这么倒霉呢?”

    乔荞宽慰他:“人生就是这样的,三起三落活到老……”

    陆卿就嘟囔,嘟囔个半天,说起来孙若兰了:“我脸上都写明了烦死她了,为什么就要和我打招呼?”

    乔荞:……

    人家那样的叫会来,放在她的身上,她是无论如何都做不出来的。

    好不容易陆卿挂了电话,乔荞才喘口气,磨了她两个小时,手机都没电了,电话又打了进来,是司机打的,陆卿在车上睡着了。

    他背着陆卿偷偷下车打过来的。

    “太太,陆总就在车上呢,我们现在人在楼下。”

    乔荞披上衣服,放轻脚步,不想让婆婆听见声儿,下了楼可不就看见车了,自己也是够蠢的,刚刚就应该猜到的,陆卿说他在外面呢,她就以为和谁应酬,压根就没往楼下去想,就算是站在窗边看,她也看不见,她的眼神真的就没这么好。

    司机指指里面,为乔荞打开车门。

    “陆卿陆卿……”乔荞拍拍陆卿的脸,想让他醒过来,谁知道这喝高了怎么还睡上不醒了,就是不肯睁眼睛,乔荞拍他的脸就转向另外的一侧。

    乔荞没有办法,转向另一侧车门,上了车。

    “陆卿醒醒……”

    “别喊我……”

    他头疼。

    “你乖,我们回家睡觉……”

    陆卿死活就是不肯动,你说穿的西装笔挺的,人模人样的,现在就和街边的醉汉也没差到哪里去。

    “我没家了……”

    陆卿叹了一口长气,乔荞搂着他的脸,让司机帮忙,尽量轻点,两个人合伙把陆卿给扶上去的,司机把人送到自己就准备离开了

    “他晚上喝了多少?”

    一张嘴就全部都是酒味儿,很是刺鼻,司机说好像喝的是挺高,让他开车到楼下也没打算上来,乔荞的手机占线,所以自己也没有办法打电话上来。

    “因为老太太这身体,我也没敢往家里打电话……”

    乔荞点头,这点她觉得做的对,要是婆婆听见了,难免还是会上火的。

    送着司机进电梯,乔荞反身回来,给陆卿拖鞋,用被子把他给裹好,他这么大的体积,乔荞怎么可能搬得动他呢,只能先让他这样躺着吧,把他的脖子给松松,衬衫的扣子都解开,裤子拽了两下放到一旁。

    拿着毛巾给他擦擦脸,结果人家还挺不愿意的,动了好几次,脸上的表情很是纠结。

    “好了。”

    她说好了就真的马上收手了,这不就完了,还动什么。

    坐在床边就看着他,知道他心里难受的,但是没料到会这样的难受,乔荞坐在一旁,后半夜自己没抗住,就睡了过去,被子都在他身上呢,自己拽个被单盖一下就好了,也不是很冷。

    陆卿觉得头痛欲裂,头都不是自己的了,人果然没有喝不倒的,谁喝都能喝大了。

    他能喝,但是喝高了也会断片,昨天干些什么他也记不住了。

    看着乔荞就在旁边坐着呢,看样子也是没睡好,自己把她给放平了,单手搂着脖子放好,将被子盖在她身上,他自己都受不了自己身上的味儿,这是喝了多久?

    从房间里出来,蒋方舟在准备早饭呢,看见陆卿出来,说桌子上有牛奶,让他一口气喝了。

    “胃不舒服了吧……”

    “妈,怎么你上手了……”

    蒋方舟就猜到乔荞昨天没有睡好,她听见动静了,但是自己没出来,她要是出来,乔荞肯定会更加担心的。

    她身体有点不舒服,怎么躺都躺不好。

    “顺手就做了,你赶紧的洗洗,一身的酒气,喝了多少……”

    “没多少,就和朋友高兴多喝了两杯……”

    蒋方舟不管他这些,都是大孩子了,他自己也有女儿了,愿意怎么喝就怎么喝吧。

    果而起床,天娜开门进来,她每天来的都挺早的。

    “我哥还没去公司呢……”

    陆卿对着天娜点点头,天娜进厨房帮着蒋方舟做早餐,给果而的鸡蛋皮剥掉。

    “爸早,我妈呢?”

    果而和爷爷奶奶姑姑都打了招呼,就开始找乔荞。

    “你妈昨天睡的晚,你别去吵她……”陆卿看着女儿说,突然想起来点事儿:“我钱包呢?”

    果而一愣,她怎么知道?

    陆卿又回了房间,乔荞是真的没睡好,她听见动静了但是起不来,头要疼死了

    眼睛睁了睁又闭上了。

    “你睡吧,早餐天娜过来做了,店里就晚点去……”陆卿站在床边跟她说了两句,自己走出去带上门,让果而过来,从钱包里掏出来一千给果而,他现在能记着无论做什么之前先换一千块的新钱给女儿的。

    “我的盒子里都放不下了……”

    果而看见钱就有点烦了,她也没有地方花,自己从来没拿着钱去花,所以钱到底有什么样的魔力她不清楚,从小到大衣食住行她妈都给包了,根本轮不到她花钱的地方,其实果而一些方面很落后,比如感情就开窍的晚,他们班上都有人谈恋爱了,是的,没错就是这个年纪就有谈恋爱的了,她对这些还懵懵懂懂的,压根不往上面去想,比如金钱,买个什么直接就和乔荞说了。

    蒋方舟为什么放心给孩子钱,果而的生活其实都没离开人,早上有人送,晚上有人接,买什么都是旁边有大人跟着的,中午在学校吃饭,她接触不到钱,乔荞也不用她买菜也不用她操持家里的,对钱不是很看重。

    “给你就拿着,哪有那么多的废话。”

    天娜正好从厨房出来:“给就好好说,还不耐烦,果而揣着啊,你爸爸给的,给钱还不好。”

    果而接了过去,例行的放在盒子里,看都没看一眼,没兴趣,接钱接的有点麻木。

    这钱原本乔荞就想替她存起来,毕竟留在家里这样放着,按照她奶奶她爸爸宠她的这个劲儿,都要放不下的,结果领着果而去剪头发,有个捐赠的小箱子,果而站定了好半天,指着箱子问乔荞。

    “这是捐钱的吧?”

    让乔荞给她解释,这都是捐到哪里去的,乔荞就不想让果而捐,捐了谁知道都留着谁花了,但是孩子的世界还是挺单纯的,你就不能这样去讲,乔荞很纠结,大多数的家长都是这样的,想要保留孩子一个完整的天真。

    “你爸爸和奶奶每天换还挺不容易的,留着吧……”

    叫乔荞来做,她是真的舍不得,进了她手里的钱,怎么可能扔出去呢。

    “奶奶病了,我希望她病好,捐出去就有福气……”

    乔荞被果而这两句话给说的,你说孩子都说想让奶奶的病好,她能拦着吗?

    原本想着回到家她也就给忘记了,结果回到家这可好,把盒子抱着就非要去,乔荞想那去就去吧,你可真是你爸的女儿,你爸做善事呢,其实就是为了沽名钓誉。

    这点乔荞没说错陆卿,陆卿做善事就是这样的出发点,砸出去那么多的钱,会为他换来更多,能达到他想要的目地就算是成功。

    都捐了,这给乔荞肉疼的,她觉得也许自己应该给果而讲讲,钱代表什么,一块钱十块钱一百块钱的作用。

    蒋方舟听乔荞讲了,自己倒是一愣,不过愣完就笑了,这样也好,挺好的

    “你别肉疼,有舍才有得,我孙女就是个有大福气的……”

    “妈,你不能因为她是你孙女,做什么你都觉得好,这孩子多傻啊……”乔荞就墨迹,她是觉得花出去自己肝疼,浑身都疼,蒋方舟说乔荞:“你就没一个孩子眼光远,你可别告诉她那些乱七八糟的,我家这孩子养的就是好……”

    聪明利还带着天真,现在这样的孩子少见了,一个一个的都是鬼精灵,都看着和天才似的。

    蒋方舟去医院,最近病好像控制的不错,因为放开了,她现在也不怕死了,今天陆天娜和蔡大奎陪着她来的,果而学校有活动,乔荞得去。

    “果而啊,总得拽着她妈,走到哪里就得带到哪里去……”

    有点事儿就得找妈妈。

    “前几天知道把钱都给捐了吧……”

    “我听我嫂子说了,那个纠结的劲儿,看着好像很肉疼的样子,我嫂子现在是财迷……”天娜就跟着笑,真的还没一个孩子豁达呢,乔荞就讲,她都好几天没睡好,你知道多少的钱就那么给捐了,当时人家还和果而握手感激她呢,乔荞心里就骂着女儿是傻狍子。

    “不像是你哥的女儿……”

    “怎么不像了,我哥是用钱达到自己想要的目地,果而也是啊,这孩子不是说希望你身体健健康康的,你看你现在多好……”

    是不是迷信的,天娜不说,反正看着这几天是比前几天好多了,医生也说状况良好,可能这个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心里在想,所以感官上就觉得是。

    “果而被她妈养的好,要是我哥养,这孩子肯定就是个浑身都是心眼的……”

    陆卿不能说不聪明,但一个女孩子养成这样,不会讨喜的,还是果而现在这样憨憨的,该明白的明白,不该明白的就千万不要明白的讨人喜欢。

    “那是你嫂子的基因,你嫂子看着笨,但其实一点都不笨……”

    蒋方舟回头想想,你说乔荞对她,真的就连最困难的时候,她想的都是怎么让孩子去懂得什么叫亲情,没有因为双方闹的就去阻拦果而和奶奶家的关系,这点叫蒋方舟特别的佩服。

    因为人都是为自己思考的动物,哪怕当时乔荞就是那样做了,她依旧会觉得不满,孩子的情绪她会归纳到乔荞的身上,孩子不懂事就是孩子的妈妈不懂事,肯定就是孩子的妈妈在背后说了什么。

    其实做女人有时候真的就是不讨好的。

    但是真的平和了,静下来她在回头去想这些事情,要是乔荞真的拦着孩子,不让孩子和爸爸奶奶接触,也是能理解的,自己也是女人,怎么不行?

    可她没那样做,很大度,这点蒋方舟佩服她。

    自己儿子就是太聪明了,要是在来个聪明的儿媳妇,这日子想想就知道了,过不好的,但换成乔荞这样一个心眼不多的,很实惠的,两个人互相有个互补,可能陆卿的心眼动了,乔荞还没发现,或发现的晚,很般配。

    “我现在谁都不恨了,你爸也好,曹一凡也好……”

    她现在都看开了,有时候就是命,陆必成这个事情她觉得如果在退回去一次,她也是不会原谅的,但是现在人死都死了,还有曹一凡,她自己也受到惩罚了

    “妈……”天娜搂着蒋方舟。

    “你们对你蔡叔好点,我把人家给连累了……”蒋方舟叹口气说,她要是没了,你说蔡大奎这日子还怎么过?伤心难过就是不可避免的,说实在的,蔡青松青文两兄弟俩真的就像是她亲生的孩子,甚至亲生的孩子可能都达不到这种程度,为了她也是跑前跑后的,她亏欠蔡家的。

    “我们会对蔡叔好的,你不要有心理负担,其实现在这样的病都已经攻克了,不是 太大的问题……”安慰人的话总要捡好听的说,蒋方舟也就笑笑,好不好的她也懒得去管了,活一天高兴一天,乐一天,让孩子们都高高兴兴的。

    蒋方舟和天娜从医院回来,顺路去接雨佳,雨佳就总要蒋方舟抱,她和谁感情都好。

    “雨佳啊,奶奶生病了,叫姑姑抱你把……”

    雨佳不干,还是坚持要蒋方舟来抱,蒋方舟抱着她,天娜就问自己妈能不能抱住,不行的话就换自己上手,蒋方舟摇头,说自己还能行。

    抱着孩子到家,果而还没到点放学呢,乔荞去接的女儿,陆卿晚上有个应酬和乔荞说好了要领着孩子去,因为有孩子的场合,乔荞用袋子装着衣服,给果而装扮好,送到陆卿的公司,陆卿领着果而去的,认识了不少的朋友,孩子还可以不太怯场,自己也压得住。

    “爸……”果而去扯陆卿的衣服,陆卿低着头看着她,问她怎么了。

    “我要去卫生家……”

    她有点急,陆卿就领着孩子去卫生间,果而进去,他在门口等着,孩子的妈妈不肯来,只能他带着,乔荞为什么不来,陆卿也没问,既然她说不愿意,自己也就不勉强了。

    有妈妈领着孩子过来上卫生间,看见陆卿笑呵呵的打着招呼。

    “真是没看出来,还是个好爸爸呢,她妈呢、”

    “店里不是忙嘛,我带着她来的……”

    等果而从里面出来,陆卿让果而喊人,果而乖乖的局喊了一声人。

    “你叫陆乔果而吧,名字可真好听,长得也好看……”

    “谢谢阿姨,你也长得很漂亮……”果而的嘴甜,也会哄人,明明那阿姨不是很好看,但是谁不愿意听好听的话,陆卿就心里笑,觉得果而比他还虚伪。

    领着孩子重新回到会场。

    “爸……”

    陆卿低头,又怎么了?才从卫生间回来,她不是还想去吧?

    有点不耐,陆卿是真的很讨厌领着孩子,缚手缚脚的,不是很方便,他觉得乔荞就是故意不来的,她不来的话,孩子不就都归自己带了,想叫他体验一下带着孩子有多烦是不是?

    “奶奶是不是生重病了……”果而抬着头看着陆卿发问。
(快捷键 ←)上一章:325回 什么叫夫妻返回目录下一章:327回 踹下床(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