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穿越小说 »婚后宠爱之相亲以后最新章节列表 » 327回 踹下床

327回 踹下床

文/简思
婚后宠爱之相亲以后 本章字数:12115 婚后宠爱之相亲以后txt下载
推荐阅读:极品全能学生 始皇圣剑 天数[洪荒] 求个身体去结婚 制作人 王座分你一半[未来] 周氏医女 红楼之一世安乐 异世界的魔王大人 美利坚牧场
    “你妈和你说的?”陆卿难得伸出手摸摸孩子的头,把女儿抱了起来,一个七岁的孩子其实抱起来就不像是抱着雨佳那样的好看,但陆卿还是把果而给抱了起来,只是想抱抱她。

    “我妈没说,我猜的,奶奶的脸色太黄了。”

    果而说着自己的猜想,她觉得她奶奶是胡萝卜吃多了,郭艳萍讲的,说人吃多了生的胡萝卜,那个里面会有什么胡萝卜素慢慢的脸色就变黄了,胡萝卜虽然是好东西但不能多吃,据说还要和油一起做才会营养价值更好。

    陆卿只是笑却不说话,小孩子现在哪里能明白这些呢,哪怕就是有一天她奶奶去世了,恐怕她也并不会觉得太伤心吧。

    “果而喜欢奶奶吗?”

    “有一段不喜欢。”果而歪着头,贴在陆卿的怀里,她被爸爸抱在怀里就觉得怪怪的,她爸不是太多机会抱她,弄的自己有点发困,果而打着小哈气:“那时候你们都不喜欢我妈……”

    陆卿给女儿换个更舒服的位置,让她躺着睡,孩子就挂在他身上,没有逗留太久就准备离开了,出门的时候和苏宁与的丈夫遇上了,对方的怀里也是抱着一个孩子。

    “你家的也睡着了?”

    因为是小朋友的生日,所以都是带着孩子来的。

    陆卿送了对方一程,回到家是抱着果而进家门的,乔荞出来给开的门,陆卿怀里抱着人没有办法动手去开。

    “怎么睡着了?”

    陆卿没好气的看了一眼:“你把孩子给养成这样的习惯,这个点就要睡,以后我要是带着她出去,岂不是到点就得抱着孩子回来了……”打得一手的好算盘。

    乔荞微愣,无奈的笑了出来。

    你哪能每次出去应酬都带着孩子呢。

    陆卿把女儿放回床铺里,乔荞拿着毛巾进来给果而擦脸:“你就别动她了,好不容易睡着的……”

    乔荞摇头说不行,看着果而动了动,哄哄女儿:“果而先把牙刷了再回来睡觉好不好?”

    孩子大了,牙齿就得看住,她不想将来果而换自己的原装牙,宁愿自己辛苦一些,小时候就给看住了,一颗不坏,出问题就及早的去解决,再贵的牙齿也没有自己的好

    “妈妈我困……”

    “好女儿……”

    乔荞推着小迷糊蛋往卫生间去,陆卿摇摇头,这是亲妈吗?怎么看就都是后的。

    他洗好了从浴室出来,乔荞才开着房门回来,可见是打点好果而了,乔荞走到化妆镜前拿起来自己装着乳液的瓶子往手上空了空,他这段估计过的也是郁闷,他妈生病,加上孩子跟着捣乱。

    “明天放你一天假,可以随便出去野去。”

    去哪里玩都行,回不回来都没问题,提前和她打声招呼就好,自己也是人,有时候也会累,想要出去疯两天。

    乔荞挂在嘴边上的梦想不就是走路去大草原嘛,就是不知道等哪一天才有时间能去实现。

    陆卿拍拍她的枕头,她上床。

    一大早四点半,陆卿领着两个小的去广场玩,雨佳是早就醒了,这孩子醒的早,当然十点多要睡午觉,上了车就觉得兴奋,倒是果而有点适应不良,以前去哪里都是妈妈带着她去的,爸爸就是摆着看的,花瓶!

    “我们去哪里?”

    陆卿从后视镜看了女儿一眼,这孩子挺有意思的,亲爸爸带着你出去玩,怕自己把她给卖了?

    没有妈妈跟在身边,果而就是不习惯,真的让她选,她觉得陆卿安安静静的当个花瓶就好,她更愿意和妈妈一起出来,因为和妈妈待在一起比较好玩。

    “带你们去看鱼……”

    是要去水族馆吗?

    陆卿找了一个位置将车停好,领着两个小丫头下车,雨佳就和八爪鱼似的要陆卿抱抱,她不爱走路。

    “你自己好好的走,不走就不带你去了,让你自己待在车上啊……”

    这话你对果而说有用,你对着雨佳说等于对牛弹琴,就扒在你的身上,死死搂着陆卿的大腿,陆卿只能单手把她抱在怀里,广场这边早上有很多的老头老太太锻炼身体,蒋方舟早上和蔡大奎有时候就来这里,老了嘛睡眠就变得是奢侈的东西了,想要多躺一会儿都不行,到点就固定醒,过两点人就变得非常的清醒,只能闭着眼睛勉强等天亮,然后出来活动活动。

    蒋方舟跟着那些老头老太太蹦跶蹦跶,蔡大奎对这些没兴趣,也就待在一边要么自己抽根烟,要么就看海,或者随便的找个地方坐坐。

    等蒋方舟锻炼完了,他在开车把人给拉回来。

    在路那边有钓鱼的人,新鲜钓上来的鱼就直接开卖,买的人不多,围观的人不少。

    陆卿把两个孩子领过来,指着地面上的死鱼:“看鱼……”

    果而傻眼了,原来是真的看死鱼来了,这有什么好看的?

    雨佳要下地,陆卿千恩万谢可终于从他的身上下去了,他不爱抱着孩子,首先不好看,其次就是雨佳的脚不老实,把他的衣服都给踢脏了,陆卿很爱惜自己身上的衣服,真的论起来,恐怕雨佳还真不如他一件衣服珍贵

    雨佳蹲在地上,这孩子手欠,蹲着蹲着就上手去摸,摸就摸吧,她偷偷摸摸的,明明就在人家的眼皮子底下,她却装好像自己什么都没有做的样子,伸出去小手赶紧的在鱼身上摸了摸,好像有点黏,她看看果而,发现果而正在和死鱼对眼呢,雨佳指着果而的眼睛。

    “鱼……”

    果而看看自己妹妹,继续看着那鱼,陆卿鼻子差点没气歪,怎么说话的?一大早的就说他女儿的眼睛像死鱼?这小丫头可没有什么审美。

    雨佳把小手往腿上蹭蹭,算是把那种黏黏的感觉蹭掉了,又上手去摸,她还笑,笑的贼兮兮的,把手放到鼻子前闻了闻,站起来乐颠颠的一跑,从后面抓着陆卿的衣服。

    “爸爸,鱼……”

    “嗯,鱼……”陆卿敷衍的说着,他是为了过来顺路接他爸,晚上没有时间,那就从早上来抽。

    雨佳穿了一条花苞裙,脚上穿的是儿童款闪亮亮的凉鞋,乔荞很舍得在孩子的身上花钱,多贵的裙子她都敢给买,因为每个孩子的童年也就这么一次,长大了就找不回来了,果而的衣服雨佳也捡,但更多的都是她自己的衣服。

    雨佳觉得鼻子有点难受。

    果而回头想要和陆卿说话,就见雨佳抠着鼻子然后往陆卿的身后摸……

    这……

    果而只能选择没看见,低头。

    围观的人散了散,不知道哪里跑出来的猫,就在那卖鱼的地方围了一圈。

    “买鱼的来了……”雨佳很是认真的点着头,你看买主来了。

    一句话把卖鱼的都给逗笑了,他也就是钓着玩,自己不爱吃鱼的,觉得谁要是买,卖两个钱就行,结果今天似乎行情不是很好,听见雨佳的话,就拿了一条小的往雨佳的位置摆摆:“你喂它们……”

    雨佳可一点不客气,上手就接了,转身就照着猫砸了过去,狠狠的砸了过去。

    “吃鱼……”这是邀请猫来吃鱼。

    一只猫飞快的就把鱼给叼走了,果而过来拽着雨佳的手给她擦:“你和叔叔说谢谢。”

    雨佳回头对着那卖鱼的呵呵的笑,自己笑的眼睛都要看不见了:“谢谢……”然后指着消失掉的猫咪和果而说:“它不乖,没和我说谢谢……”

    这就是后悔把鱼给了这样的一个猫,她就应该找个懂礼貌的,会和自己说谢谢的。 [

    陆卿撇着嘴,不知道的真的以为雨佳是乔荞的女儿,这智商,真是堪忧。

    猫要是会和你说谢谢,估计你也就躺地上了,它敢对你说话,你敢听吗?

    雨佳看了一圈,还有猫没迟到呢,又转头去看卖鱼的叔叔:“谢谢……”

    她一笑那叔叔就感觉不对了,收拾收拾人就走了,雨佳很郁闷,怎么就走了呢?“走了……”她觉得委屈,都还没吃到呢……

    蒋方舟看着前面的那两孩子像是自己家的,又觉得不可能,这个时间还睡觉呢

    结果一看,可不是嘛,就她们俩呢?大人呢?

    给蒋方舟吓的,赶紧的就从队伍里跑过来了,雨佳看见蒋方舟立马就把可怜的猫咪给扔脑后面了。

    “奶奶……”现在咬字就咬的比较准了,说话虽然有时候也会糊,但比以前还是有进步的。

    “你们俩自己来的?”这不可能啊。

    果而和雨佳同时指指站在后面的陆卿,看见陆卿蒋方舟的心才落回到自己的肚子里,让她们过来看自己跳舞。

    “这是两孙女?”

    蒋方舟就笑。

    “嗯,我们家招女孩子。”

    “可真是有福气,这年头有女孩儿就是吃香啊……”

    在场的老太太都点头,可不是,人人都想生儿子,生儿子有什么好,那就都是给别人生的,生个小棉袄才贴心呢。

    蔡大奎和陆卿在靠远一些的位置站着,两个人也没怎么交谈。

    “果而你看着雨佳,别让她乱跑……”

    果而就跟着雨佳,雨佳实在太活泼了,这里跑哪里跑的,到处乱窜,稀乐稀乐自己踩着鞋就跑开了,和你捉迷藏,这地方又大,她是玩的开心了,给果而追的一头的汗。

    “你家的这孙女就没反对她妈要孩子?”

    一个老太太一边跳一边问蒋方舟,因为现在一家都是一个,弄的孩子有点独,以前那有兄弟姐妹都是正常的,谁家兄弟姐妹多那才叫热闹,但是现在人的观念和以前不同了,认为优生优养,她闺女就总说她,他们那时候就和养猪似的,生了就不管了,凭命去撞吧,她心里就觉得你们也不过就是多读点书,把脑子都读傻了,家家就一个孩子,将来四个老人,真的生病了你就瞧去吧。

    前阵子自己老头儿进医院,当时往里面推,让家属推,兄妹两个人外加儿媳妇还有姑爷,现场五个人就愣是没够干什么的,还是女儿和儿子的同学过来帮忙的,七八个人才足够,往里面推医生不让带手机和银行卡之类的,说是进去就容易失效,她就负责拿着这些东西,老头儿体积还大,要是就一个女儿,照顾得过来?急都急死你了。

    老头儿生完病她女儿开始想着要二胎了,结果孩子才懂事,问她能不能给她要个弟弟,马上就摇头,说不行。

    她也有听见过很多的,主要来自旁人说的比较多,有些就是撩孩子,告诉孩子,你家就你一个,家里的一切就都是你的,要是给你要个弟弟妹妹的,将来就有人和你分。

    就说了,大环境不好,总有这些无聊的人,说一些无聊的话。

    “没,她挺喜欢小的……”

    蒋方舟也觉得奇怪,果而反正是从来没有怀疑过雨佳不是乔荞亲生的,先入为主的几乎就认为这是妹妹,她也没看见乔荞挺过肚子也没有问过,按道理来说她应该会问的,但是没问,还是年纪太小了吧

    果而是对这个事情根本没觉得奇怪,生了妹妹,妹妹就出现了,她看见雨佳的时候,就觉得雨佳是个小婴儿。

    陆卿跟在后面,叫两个孩子乱跑他不放心,要是真有个人发神经病抱起来孩子就跑,他回家就得被乔荞给撕了,不涉及她女儿什么都行,一涉及她女儿,那就是一个大疯子。

    “疼……”

    雨佳乱跑呀,摔地上了,膝盖都破了,看看果而,小嘴一扁,她觉得疼。

    果而给吹吹,陆卿把人从地上抱起来,雨佳就嚎上了,因为陆卿抱她了,一般这种时候乔荞心里在觉得担心也会避开的,雨佳每次摔了觉得疼了首先她先找家人先看一眼,你要是对她关心一点呢,立马就是现在这样子。

    陆卿哄不住孩子,他也没有心情去哄孩子,烦都要烦死了。

    哄两声见孩子收不住,陆卿就不管了,乐意哭你就哭吧,哭完肯定就不哭了。

    蔡大奎把孩子抱在怀里,一下一下给孩子顺着,和雨佳搭话。

    “你和爷爷说,摔哪里了?”

    比陆卿有耐性的多。

    “你这儿子耐性可不行,长得倒是挺好的……”

    蒋方舟笑笑,你说一大早的跑到外面来丢人,你自己的孩子哭了,他就和没事人一样。

    陆卿开车自己回去的,蒋方舟和蔡大奎说要带着孩子去吃豆腐脑,雨佳那是听说有吃的眼睛就亮,反正今天周六,大的那节课是请人来家里上的,小的这个可送可不送,就单看家长怎么想了。

    乔荞做好了饭,结果一个人都没回来,自己屁股还没坐热呢,才要动筷子,结果他回来了,往他身后看了一眼。

    “不用看了,我妈带着她们去吃豆腐脑了……”

    乔荞点头,两女儿都可好糊弄了,你豆腐脑上面加点酱油,下回给换点糖就能吃的挺高兴的。

    “你怎么没跟去?”

    “我又不是小朋友,还用妈领着,一会儿去店里?”

    乔荞点头,陆卿说他要出去打牌,和人约好了,乔荞应声,愿意玩那就出去玩吧,自己也肯定不会给他打电话的。

    陆卿九点开始玩的,到了中午人家基本家里就都来过电话了,结了婚的比的就是看谁的老婆体贴,他家这位可倒是好,让他的电话安安静静的。

    乔荞今天店里不算是忙,一早就开了一张,卖的不是多好,不给陆卿打电话,她就是觉得两个人相对都有点空间,别总腻在一起,成天对着就够烦的了,私下的时间还要电话腻,给陆卿放松放松,让他的眼球去欣赏欣赏别的美女,好好的过过眼瘾。

    中午他们叫了几样,随便吃的。

    “我说你这老婆挺撑得住的……”

    据说是复婚了,但到底是怎么回事儿,那陆卿的嘴紧他自己不想说的话,谁就都套不出来

    陆卿笑笑:“那是,我老婆能你们的老婆一样嘛,俗……”

    几个朋友就笑着说,但愿你这不是俗人的老婆能挺住,千万别打,打到下午两点多,陆卿就死活不玩了,牌推了,人家玩的好好的,正是一手的好牌。

    “别推呀,我好不容易才有转机……”

    这叫什么人吧,他就是故意的吧。

    陆卿不耐烦,乔荞挂了?没挂的话,为什么一点消息就没有?他手机也不是关机了,也不是欠费了,为什么一条短信一条消息都没有?她就这么放心?

    陆卿借着出去喘口气的机会给乔荞打电话,乔荞店里好不容易进了一个客人。

    “嗯?”

    嗯?

    半天没联系自己,接到电话就嗯?

    “我试试你手里好不好用。”

    “挺好用的。”

    说了没两句就挂了,乔荞明显就是不想恋战,陆卿郁闷死了,盯着手机看,他来店里的时候,乔荞也是吓了一跳,让他好好的去玩,不用顾忌的去玩,怎么跑她店里来了?

    要月底了,她算账呢,自己算了几次,总是算不对,重新算了好几次,她又实在不能讲,自己算不明白,她就说了,自己和数字天生犯冲,以前念书的时候她数学什么的也是学的不好。

    好在女儿不像是她,这些学的还行,但愿雨佳也别像她就好。

    “你怎么来了?”

    “我不能来?你店里藏了谁,怕我见?”

    一上来说话就是这么带刺,乔荞无语的看着陆卿,自己说什么了?这是输钱了?

    牌品如人品,乔荞觉得陆卿的牌品一定就是不怎么样,输了一定就是唧唧歪歪的,还跑到老婆的店里找茬。

    “你今天卖的好吗?”

    陆卿看着店里半天都不进来一个人,她这生意还有的做?

    女人的生意他哪里能懂得,要是到处都是人,那就是菜市场了不是服装店,让店长给陆卿来杯水。

    “我好不容易来一次,你就请我喝凉白开?”

    陆卿伸手点了点眼前杯子里装的水,未免有些没有诚意,特风情的撩了乔荞一眼,乔荞接收到信号,跑她店里对着她放电来了,估计是负能量太多,要拿着自己开涮了。

    乔荞出去给他买的喝的,陆卿就喝大爷似的悠闲的坐在沙发上看着杂志,看的还蛮有兴趣的,一页一页的看着。

    进来逛的人瞧着他还以为是谁在里面试穿衣服,这就是陪着来的呢,倒是莫名的就为陆卿的脑门上贴上了好好先生的标签。

    乔荞都不知道自己店里的杂志竟然这么好看

    苏宁与过来拿衣服,碰巧遇上了,她挑着眉头还一愣呢。

    “我还以为我自己的双眼瞎了,这是谁啊……”

    陆卿没好气的抬头看着她:“你双眼是瞎了,怎么不找你前夫谈情说爱去,跑到这里来调侃我。”陆卿那轻蔑的小眼神往苏宁与的身上就那么一放,赤果果的就写着呢,婚姻失败者。

    现在在他的眼中大概只有两种人,一种就是婚姻美满者,这就是说他,后者指着的就是苏宁与这样的,婚姻失败者,失败者是没有资格和他讲话的。

    苏宁与鼻子都要气歪了。

    “陆卿你要是在用这种眼神看我,别怪我把鞋脱下来砸你脸上……”

    他一个过了气的在这里嘲笑谁呢?

    “好了好了……”

    乔荞拉着苏宁与到一旁讲话,衣服都给她预留出来了,都是她给挑的,别人想买她都不卖的,苏宁与拿着袋子进去换衣服,换了没有多久喊乔荞。

    “小乔你进来帮我看看……”

    苏宁与就喜欢乔荞家的这个更衣室,可真是大气,没少往里面砸钱吧,反正她就是喜欢,哪怕这个钱就算在衣服上她也还是喜欢,挑挑眉头指着外面的那位。

    “我说你们俩也不用这样吧,前阵子闹的不可开交现在又好成这样,怎么出门自己还不放心要带条狗看家护院吗?”

    苏宁与就见不惯陆卿这小人得志的样子,德行。

    “你说谁是狗呢……”

    外面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吓了乔荞和苏宁与一跳,苏宁与还嘴倒是很快:“谁偷听我说谁呢,个不要脸的,这里是女性更衣室,怎么你还想进来看看?小乔你把门打开,我倒是不信了。”

    陆卿已经离开了,他就知道苏宁与说不出来好话,果然就是。

    乔荞无语,陆卿怎么也跟个小孩儿似的,还闹上偷听了,这都什么和什么啊。

    “不是你把他带店里来就是为了气我的?”

    “我不知道他来,他上午打牌去了……”

    苏宁与穿着新衣服从里面出来的,挑着下巴看着陆卿:“陆总今天真是休闲呀。”

    “没你闲。”

    “哪里哪里,我们俩就别互相捧了,没遇上合适的牌搭子?”苏宁与故意落井下石,看着乔荞说着:“说着打牌我倒是想起来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乔荞问。

    乔荞就是随意那么一问,陆卿就知道要不好,苏宁与今天来就是为了和他过不去的。

    “陆卿啊,讲过一句话……”苏宁与别有深意挑衅的看着陆卿,陆卿在和她对视当中败下阵来,自己说过他是记不清了,但宁得罪君子不得罪小人,得,当他刚刚嘴欠,陆卿直接败下阵来

    “说什么了?”

    乔荞觉得有意思,陆卿到底说过什么,值得苏宁与和自己告状的?

    苏宁与在乔荞的耳边说了一句,乔荞耳朵就热了起来,脸上表情倒是没显,送着苏宁与出去,回来的时候也没看陆卿,自己在理货,陆卿就心想,那个死三八一定会狠狠涮自己一把的。

    “她和你说什么了?”

    “没说什么。”

    苏宁与出门和乔荞讲,说陆卿当着他们的面说的,乔荞有三好,人好腰软易推倒,乔荞一听就有点不好意思了,当着别人干什么说这样的话,苏宁与见不得她这样,你当自己是少女呢?你害羞个什么劲,弄的自己觉得特别的腻歪,她觉得乔荞现在的这张脸太刺眼了,要笑你就笑嘛,你憋什么憋?你憋得住吗?

    陆卿心里有点忐忑,到底是说什么了?好话还是赖话呀?

    “问你话呢……”

    “你烦不烦?”

    陆卿就彻底老实了,不会无缘无故对他发脾气的,只有一种可能解释得通,那就是苏宁与讲了自己不好的好,但现在他实在没有办法为自己开脱,他要是解释不就证明自己好像真的就说过什么了嘛,问题她到底讲什么了?

    陆卿去洗手间顺路给苏宁与打电话。

    “你和她说什么了?”

    苏宁与挑眉:“我一个婚姻失败者,哪里敢在你陆大老板的面前卖弄,我说的话都是不堪入耳的……”

    陆卿摸摸自己的脸,心想自己的眼神就那样的明显吗?

    “我没那么想……”

    “陆卿,你少在我这里装蒜,你的那些狐朋狗友那时候可是没少埋汰乔荞,要不要我一一学给她听呀,是啊,你陆大老板没说过前妻一句不好的话,但是谁能替你证明?你说我要是在乔荞的面前总这样的提起来,她是信你还是信我呢?”

    陆卿磨牙。

    “哎呀,我晚上约她吃个饭吧,反正我就是个婚姻失败者……”

    陆卿挤出来笑容:“哪里有什么失败不失败的,不想过难道还能勉强在一起过,那样太痛苦了,我都替你心疼……”

    “我可不用你心疼,你的心疼就给你老婆留着吧,问你话呢,怎么报答我?”

    陆卿不屑,我报答你?

    你有什么值得我报答的?

    “又不屑了是吧,好,我晚上就和乔荞说,你是怎么带着孙若兰去玩的,是啊,你自己觉得没什么,你别忘了,乔荞是个女的,她也会小心眼,她原谅你了吧,你爬上她的床了吧?我晚上就让她把你踹下去……”

    “说吧,你想要什么?”

    “我刚刚在你老婆的店里消费,你也知道的,你老婆卖的东西太贵了,怎么整呢?”

    苏宁与是不差这个钱,但是现在有人来帮她买单呢,她就高兴很多,她一高兴她的嘴自己就能控制得住了,到时候就不会胡乱喷了

    “你不是她姐妹嘛,你不是应该捧她的场嘛……”

    “你老婆卖的衣服太黑心了……”

    你才黑心,你全家都是黑心的。

    陆卿应了。

    蒋方舟四点来的电话,问他们晚上回不回来吃,如果不回来的话,她和蔡大奎带着孩子去吃烤鱼,果而说想吃烤鱼。

    “那我们俩随便找个地方吃一口就行,你们去吧。”

    乔荞理货也没理明白,说货少了,店长亲自上阵,单子一出来,一对就完全对得上,只能讲是乔荞自己的问题。

    陆卿就嘲笑乔荞。

    “数个货这么简单的事情你都做不来……”

    试问你还能做些什么?还老板吗?

    太丢人了吧。

    乔荞没好气的瞪过去:“你知道点货有多麻烦吗?那么多的货,一件一件的,我自己哪里记得住?”

    陆卿觉得有什么难的,乔荞说要是陆卿能点明白,他提什么要求自己都答应。

    “这是你说的,当着你家柜员的面说的……”陆卿直接就进去了,乔荞觉得陆卿不靠谱,他不是做这个行业的,肯定点不明白。

    但事实证明,陆卿的脑子确实还是挺不错的。

    点的一点问题都没有,就是时间长了些,回来的时候全部都对上了,并且帮着乔荞把库存都做了记录,上面写的清清楚楚的,按照货号来的,店长默默为陆卿点了一个赞,为乔荞点了一根蜡,这真不是会不会的问题,就是智商的问题。

    自己老板的智商无解。

    陆卿摊摊手,事实就像是他说的,脑子不好使就是不好使,别找其他的借口。

    “我晚上请你吃饭……”

    先下手为强,她就知道陆卿肯定没有好心眼,不如自己先提前下手为强。

    “请顿饭就过去了?你要记得,你答应的是,任何事情……”陆卿特意在任何事情上面加重声音,你的这顿饭就这样的好吃?吃了就亏了。

    乔荞吃饭的时候也不怎么专心,回到家就狗腿的给陆卿捏肩,这样就算,她先捏了管陆卿怎么说,她就赖皮了怎么着吧。

    陆卿躲的飞快,他就像是后面长了眼睛一样能看得见乔荞的套路。

    “你可别捏,我的要求挺简单的……”

    陆卿张嘴说着,乔荞捂着耳朵:“我聋了没听见……”

    “学人家玩无赖,丢人不丢人

    。”上手刮着她的鼻子,等一下就变成拇指在摩挲着她的半边脸,乔荞想往一旁躲,陆卿靠近她。

    “我提了,就看你应不应了。”

    乔荞捂着耳朵:“我没听见,我就是没听见……”

    陆卿笑笑:“你听见了……”

    “不行,这个我不干。”

    乔荞求陆卿:“一会儿他们就回来了看见不好的,你也不想丢人的……”

    陆卿觉得这种程度的丢人他不怕,他甚至还有更好的意见,回房间关上门,他妈就算是回来也不会主动推门的,隔着一道门,难道有千里眼能看得见?

    “好陆卿……”

    “你叫出来花儿也没用,是你自己答应的,不然你以为我愿意进你的那个破仓库……”

    “怎么就是破仓库呢,你知道它为我赚了多少钱……”

    陆卿摊手,他没有兴致在这件事情上墨迹太久。

    陆卿抱着胸就站在门内,乔荞扭扭捏捏的就是不肯。

    “咱们说好的,你输了就得认,不然这样下次我要是答应了什么,我也可以反悔一次,你不能对着我发脾气,我犯的错再大你都不可以抱怨……”

    如果她能应承下来的话,那自己就没有问题,他摸摸鼻子,这次就算了。

    乔荞不干。

    “你说的都对自己有利,对我一点好处都没有,我为什么要答应,这次不算,下次的,要是下次我在输给你了,我就答应……”

    陆卿挑着眉头,乔荞墨迹半天,再和陆卿讲话,人就不搭理她了,说什么就只当没听见。

    蒋方舟和蔡大奎带着孩子回来的很快,小孩子说要吃什么,也就吃个热闹,吃不了几口的。

    他们进门,乔荞就觉得幸好自己刚刚没有答应,这样做就对了,不然现在多糗。

    晚上哄睡两个女儿,乔荞上床,看了一眼陆卿,人家悠哉悠哉的看着报纸呢,视乎是察觉了她投射过来的视线,将报纸放在一旁,就准备睡了。

    乔荞关了灯上手去搂陆卿,陆卿倒是没有推开她。

    “老公……”

    给他信号,这样总可以了吧。

    滚一场就算了,过去就不提了。

    陆卿可没这么好打发,当时你说的确定,没有把握就别赌,不然就愿赌服输。

    乔荞有点气恼。

    “陆卿你到底想怎么样?”

    陆卿在黑漆漆的房间里眼睛闪了闪:“我要求也不高,你下去……”

    乔荞拿着枕头往他的脸上拍

    这个该死的,就抓住这点不放了,换个别的不行吗?自己都说给他睡了,想想还是算了,谁让自己输了,瞪了陆卿一眼:“你记住了,以后千万别输在我手里……”

    乔荞慢慢的往下爬,自己干脆就咬死他算了。

    陆卿很是温柔的伸着手抚摸着她的头发,很是爱惜的抚摸着。

    “乔荞,我的药呢……”

    蒋方舟敲门,乔荞这边被他压着头,结果这一动作太大,就真的按照之前心里想的给咬了,陆卿闷哼一声,乔荞也是够狠,咬了一口就得了,一脚直接就把陆卿给踹下去了。

    你想陆卿这体积,摔在地上不可能一声就没有,也怪了,她的劲儿就是真的全部用上都不见得能把陆卿推下去,就这么一脚,人就下去了。

    蒋方舟就听着屋子里咣当一声,这是怎么了?

    “你别着急,慢慢来……”

    以为乔荞是摔了。

    乔荞把睡衣扯上来,自己检查一下,似乎没什么毛病,赶紧的去开门,哪里还顾得上陆卿摔的怎么样,陆卿的脸死彻底青了。

    乔荞给婆婆找好药,告诉蒋方舟这个药怎么吃,好几种呢,有餐前的有餐后的。

    “妈,上面我都详细的写了,你吃之前先看看……”

    给婆婆倒了水,蒋方舟现在吃药也不觉得麻烦,吃习惯了就好了,就当成糖球一样的往肚子里吞吧。

    拿着药盒就回房间了,乔荞回房间,陆卿已经回到床上了,绷着一张脸,她讪讪的笑笑。

    “怎么喷了一下,你就掉下去了。”

    这说的可就轻巧了,要是碰一下肯定不会掉下床的,乔荞绝对是两条腿一齐踹到陆卿的身上,活生生的给踹下去的,陆卿下去的时候,摔的很疼,问题他摔到面子了,身体的疼倒不是多难受,面子太疼了。

    满口牙都疼。

    “妈一敲门,我就……”乔荞解释,你看这不怪自己吧。

    上了床,看也不看陆卿一眼,自己扯过来被,省得他找茬,马上睡觉,陆卿气的都笑了,这就完了?

    你的服务态度就这样的?

    “你这是完了?”

    “完了呀。”乔荞说的很是自然,那有人打扰就不怪她了,刚刚陆卿死死的按着她的头,好不容易找到个借口,她是不来了,随便他吧,不行还有五指姑娘呢。

    “你咬了我一口,踹了我一脚,就完了?”陆卿觉得好笑。

    乔荞笑嘻嘻的:“你不能怪我,你也没有规定时间……”她这回好学聪明了,是的,之前没有说好时间,那她做了就算是旅行过诺言了,不算是错呀。
(快捷键 ←)上一章:326回 齐心协力返回目录下一章:328回 相由心生(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