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穿越小说 »婚后宠爱之相亲以后最新章节列表 » 329回 为了这个家

329回 为了这个家

文/简思
婚后宠爱之相亲以后 本章字数:11542 婚后宠爱之相亲以后txt下载
推荐阅读:周氏医女 求个身体去结婚 极品全能学生 始皇圣剑 网游之无商不尖 天数[洪荒] 制作人 我在末日有基地 王座分你一半[未来] 红楼之一世安乐
    乔梅晃到乔荞的店里,乔荞出去买咖啡了,其实知道咖啡对身体不是很好,但那个香气,她总是忍不住,被那个味道给迷住了。

    “二姐……”

    乔梅蹭了乔荞一顿饭,也是才看过儿子回来,黎明现在是大朋友了,没什么需要她去挂心的,有问他是否在学校里处了女朋友,黎明只是笑着摇头。

    “我听你店里的人说,你晚上要早点回去做饭?”

    乔梅看着乔荞,轮得到你去做饭?他们全家都对不起你,你还回去当奴才?

    “我婆婆身体不好……”

    “老三你是不是真的缺心眼啊?你回头不是就为了孩子,为了孩子你做这么多?你信一个男人对你讲的甜言蜜语?”乔梅是想用事实打醒乔荞,别天真了,以为陆卿真的会怎么样的去爱你?你也不是小朋友了,过了这么久,男人的话能轻信吗?你轻信他的结果就是,你帮着他养孩子,还得外带一个来,累死你不偿命,你要是活到四五十岁就挂了,便宜的就是陆卿。

    按照乔梅说的,有好吃的紧着自己先吃,有钱使劲儿往怀里划拉,有罪就让陆卿自己去忍。

    乔荞搅动着杯子里的汤匙,说爱吧,可能回不到最初的那个地步,但说不爱吧,说不清,反正她和陆卿继续维持在一起也不仅仅是因为他们两个互相吸引,现在的局面就是,她想过下去,把日子过好。

    她的孩子她需要陆卿栽培,她自己养不出来太出色的孩子,就算是小的那个,乔荞也想尽心把雨佳给养好了,既然养在手里,就别辜负一场所谓的朋友情谊,陆卿对雨佳不好,就只能靠她拉分,她的果而还有很多很艰难的路还没有走,真的摔倒了,除了自己,还会有个更本事的爸爸去拽着

    乔梅忍不住轻轻地说:“他对你好吗?”

    “好呀。”

    乔梅想说什么,话到了嘴边最终还是吞了回去:“对你不好,你也认为是好,女人还是把钱抓在手里才是真的,陆卿这人不好说,你嫁给他,其实是你亏了,你看看他这一家子,就没有一个好东西。”

    乔梅觉得就乔荞傻,光看见这个男人光鲜的一面了,其实陆卿内里才乱套呢,陆卿娶乔荞,那是陆卿高攀。

    乔荞现在早上起来送两个女儿,然后陪着蒋方舟去医院,陆天娜到医院来汇合,乔荞陪一段时间,店里有事情她就去,蒋方舟也好,陆天娜也好,挑不出来乔荞任何的过错,是个特别合格的儿媳妇,脸上永远都在笑,你说她什么都行,也不会下谁的面子。

    乔荞放学去接果而,碰巧遇上郭艳萍的妈妈,两个人说会话,孩子还没出来呢。

    果而真的是个开朗的孩子,你永远都能看见她笑。

    “你看你的选择就对了,其实大体生活当中轰轰烈烈的爱情太少,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就变成了亲情,甚至相对无话,换个新鲜的谁都愿意,但真的都那样做,岂不是社会就乱套了,我们女人呢,就认一个死理,那就是我们想把日子过好。”

    郭艳萍的妈妈拍拍乔荞的肩膀,这是她第一次主动上来拍乔荞,乔荞还以为她相对自己做什么呢。

    “你辛苦了。”

    乔荞回了一句:“你也辛苦了。”

    是啊,原来大家都是在互相将就当中,不知道何时起,网上突然开始流行了一段话,说是不愿意将就,乔荞不是想推翻这套理论,未婚的时候她也敢这样讲,她不将就,怎么能去将就婚姻将就生活呢,但是当她结了婚做了母亲以后,她回头看看那话,那是小姑娘的一种梦,就像是灰姑娘,每个女人的心中都曾经有过灰姑娘的梦,但时间家庭生活将这个梦生生的磨碎了,大部分的人都在将就,将就你也不能说不好,你看,她们并没有想象当中的出色,也没有那样好的男人来爱她们。

    在外人来看,她和陆卿的结合,一定就是她高攀。

    果而背着书包从里面出来,和郭艳萍手拉手,看见乔荞脸上有浅浅的笑意,乔荞每天都要给老师打电话,私下联系的很是频繁,因为她不清楚果而在学校的样子,有没有朋友,有没有和同学打架,是不是还要有什么疯狂的举动,脸上温和的看着走出门的孩子。

    “我妈来接我了……”果而扯扯郭艳萍的手。

    郭艳萍就不明白这有什么好值得炫耀的,自己静静的走到两个母亲的眼前,郭艳萍她妈从来不会帮着她拿书包更加不会肉麻兮兮的问她有没有累,牵着她的手,晚上就看她看个不停什么的,但是这些都出现在乔荞的身上了。

    “沉不沉?”乔荞把孩子的书包解下来自己背起来,小孩子的肩膀还没有长成,书包这样的重,是会压垮她的。

    郭艳萍和母亲离开,她回头看了一眼乔荞,其实郭艳萍是羡慕果而的,她妈妈对着她永远都那么温柔。

    “走了

    。”

    郭艳萍妈妈追求的和乔荞是不同的方向,她需要孩子独立,不要太依靠家里,她没什么能为她支撑起来的,如果有一天真的天塌下来,她希望女儿能成为自己的守护神,她和乔荞的想法不太一样,那个女人完全就是为了孩子而活,全部的心血都注入到那个孩子的身上了。

    “妈,我背着也不沉……”果而撅着嘴,什么东西沉,她妈妈都要接过去,什么东西脏她妈也要拿,果而是羡慕郭艳萍,因为觉得郭妈妈很大气,什么都放心去叫孩子做。

    学校之前组织去丹东爬虎山长城,顺便学习一下历史,她妈就没让她去,她妈妈说她小时候有些针没有打全,害怕她出危险。

    果而觉得自己都是大姑娘了,妈妈却总把她当成小孩子去看待。

    挽着乔荞的大手,果而摸到她妈妈手上的戒指,有些不满地嘟囔:“怎么不戴我给你买的那个?”

    “你给我买的什么?”

    拉着女儿往车子的方向走,就听见女儿声音有一点点的不满:“我给你买的戒指……”

    “是哦,果而都能赚钱给妈妈买戒指了,钱从哪里来的?”乔荞打趣的说着孩子,果而嘟嘟嘴承认了那不是自己买的,是她爸爸买的:“你等我将来长大的,我一定给你买很多很多的戒指,一个屋子里那么多,不,一火车全部都是……”

    “妈妈等着呢,不过一火车那么多就有点太多了,你看妈妈就十根手指头……”乔荞的声音上翘,软绵绵的。

    果而转到乔荞的眼前:“多不要紧呀,妈妈是漂亮的女人,就应该有很多的珠宝。”蹦蹦跳跳的走着,突然有些哀伤的看着自己妈妈,眼睛里闪过一抹受伤,乔荞不解,这是怎么了?刚刚说给自己买戒指的,怎么又伤心了?

    “妈妈,我不是个好孩子。”

    卞成龙说她不懂事,说大人离婚了就不应该住在一起了,她闹所以她妈才没有走,她爸心里已经不爱她妈了,果而不和卞成龙说话,因为讨厌死他了,但是又不得不去想卞成龙的话,她妈妈是不是不被爸爸爱了?

    果而停下脚步,抬头看着乔荞问:“妈,我会对你好的。”

    乔荞摸摸女儿的头,她的女儿呀,小小的,这么高一点成天就总惦记着为她好,乔荞淡淡的点头:“好,妈妈等你对我好,不用爸爸的钱来给妈妈买东西。”

    接了雨佳顺路一起回家,乔荞在厨房里忙活着,家里不想请阿姨就得自己上手,虽然后悔,但人都辞掉了,又不能任性的在给找回来,婆婆身体也是不好,家里原本有两个孩子就是够闹腾的了。

    “果而呢?”

    蒋方舟好半响没看见果而,一眼看不见心里就不踏实,现在果而完全就是她命根子,每天都要看一眼,看一眼少一眼,真的哪天看完了自己去医院,死在了医院,她也没有遗憾。

    对蔡大奎来说可能有些不公平,但是没有办法,这个小小的人儿就站在她的心尖子上,过去蒋方舟疼陆卿疼天娜,但现在更加的疼果而,觉得果而可怜,这么小的孩子,所经历的比陆卿他们经历的多,虽然陆卿他们没有果而吃的好,但还是心里受苦了。

    “写作业呢,我喊她……”乔荞站在门口敲了敲,过去写作业都是一边和雨佳玩,一边写的,这是怎么了?

    果而出来开门,一桌子的作业

    “妈妈……”声音响亮亮的。

    “写作业呢?”

    “嗯,快写完了。”

    乔荞让她写完作业就出来,果而一直都没有出来,果而很刻苦,晚上学习到九点然后上床睡觉,早上四点半起来下楼跑步,然后有时候会给乔荞做点什么,别的不会,米饭还是会做的,一点一点学起来的,第一次的时候那完全就是稀粥,水那个多,蒋方舟早上要起来吃饭,一看,自己都傻眼了,这是乔荞做的?

    第二次的时候缠着蒋方舟,让蒋方舟教她做蛋羹。

    “奶奶给你做不就完了……”

    蒋方舟手脚麻利的就要做,果而耷拉着头:“那不是我做的,我要亲手做……”

    蒋方舟无语,谁做的还不是一样的,到底还是手把手教的,陆卿打着领带就站在门口看见了,这是他的孩子,虽然不是他生的,但是陆卿明白这孩子,这个世界上的血缘相连其实说起来有些奇妙,明明孩子也没有做什么特别的举动,但陆卿就是看明白了。

    果而下楼跑步,看见陆卿,眼睛里带着杀气。

    很久没这样了,还是那时候看见孙若兰的时候对着陆卿每每就是这眼神,但乔荞回来之后,就不太这样了。

    “你这样看着我,我会以为你想杀了我,眼睛里一点东西藏不住。”

    陆卿拉门出来,果而跟了出来,两个人进了电梯,果而就站的远远的。

    “你要是用这样的眼神来看我,你妈晚上就会流眼泪的。”

    陆卿看着那张小脸,真的不像乔荞的,从果而的脸上现在已经找不到和乔荞相似的地方了,小时候她也不太像乔荞,比乔荞好看。

    “我要给我妈买戒指……”

    果而就认住这一窍了,其实她的心性不稳,别人说什么,很容易的就听进心里去,她妈怎么对爸爸她不管,但是她爸就不能对着她妈不好,心里很复杂,复杂到自己都说不清,她到底想做些什么,反正就是想做个大有钱儿的人,然后把爸爸踩在脚底下,让爸爸给她妈妈做奴隶。

    父女俩出去跑步,谁知道都说什么了,回来就有点不对路子了。

    果而和陆卿不说话,第二天就是周六,家里有请商学院的教授来为果而上课,乔荞今天走的是晚,在屋子里化妆呢,就听见陆卿训果而,说孩子一点进步都没有,陆卿的话说的很刻薄,乔荞放下手里的东西,有心就想走出去,那么大的孩子,说她干什么。

    果而的眼睛就盯着陆卿,然后自己就败下阵来了,回到位置上,对着教授低着头,重新听。

    陆卿就喜欢这孩子这点,聪明,比不得黎明的聪明,但黎明不是做生意的料,他女儿却是。

    穿上衣服,乔荞拿着包从房间里出来,果而看了自己妈妈一眼,对着妈妈笑笑,眼睛里都是笑意,明明眼圈都红了,别以为小孩儿没自尊,说两句也会往心里去的

    “走吧。”陆卿走在前面,伸出手过来拉乔荞的手,乔荞对着果而点点头,自己把手递给陆卿,两个人就出了家门,乔荞替陆卿整理整理他的衣服后面。

    “她还小呢,你对她太严苛了。”

    陆卿眼睛眨都没有眨一下,感觉到她的手在自己的背后。

    “七岁已经不小了,我提供给了她这么高的教育水平,学不出来点成绩,也有些丢人,慈母多败儿。”

    乔荞唇角向上,“我就想做个慈母,生活在世界上已经是不易。”

    哪里有那么多的天才,哪里有那么多的明事理,在人小的时候,想哭就哭,想笑就笑才能算作没来人间白走一遭。

    “心慈面软……”陆卿不屑。

    屑不屑的,现在乔荞也不放心上了,陆卿看得起过谁?

    过去自己和保姆关系好,陆卿嘴上是不说,心里嘲笑她,在陆卿的心里,银货两清,给了你们钱,我就不欠你们任何的东西,当一家人?他的一家没有这样的大。

    总体来讲,他其实不是个好玩意儿。

    陆卿的心黑,心狠,只不过还没狠到她们身上而已,这点乔荞敢说。

    乔荞在店里的时候,下午两点多,有人提着东西来见她,是个男人,不知道怎么打听过来的,她还一愣,对方介绍了一下自己,说是和陆卿有点渊源,可能是生意上有什么瓜葛,对方对着乔荞非常的客气,说了好半响,乔荞才听明白,好像是欠陆卿什么钱,正在打官司。

    对方说的特别的可怜,可惜乔荞也早已经不是过去的那个乔荞了,她可怜谁能有用?自己还没可怜明白呢,再来陆卿的公事她真是没想到竟然会弄到自己的店里来。

    “这些我都不懂,你们的事情还是你们解决。”乔荞就是要送客了,你看她这里就是个卖衣服的地方。

    那人突然对着乔荞就下跪了,乔荞一闪,真没遇上过这样的,对方说陆卿太狠了,往死了里逼他,给他一点时间,他会想办法的,但是陆卿就这一点时间都不给,他也上有老下有小的。

    “你和我说这些真的没用……”

    家里这点事情她能管好就不错了,还能伸手去管公司的事儿吗?

    店长一见情况有点特殊,没办法,只能让商场的保安把人给拉走了,乔荞叹口气。

    回家和陆卿说了,她不知道对方是怎么知道自己在这里开店的。

    “你不要管。”陆卿只有这么一句话。

    他工作上的事情和乔荞说的很少,事实上当陆卿真的打算玩心眼,谁都玩不过他,当他真的占着理的时候,他觉得自己没有错,他是依法办事的,你欠了我的,你就得还上,法院已经判了,我可怜你?用我自己的钱去可怜你吗?那你还不如带着全家都去死一死。

    陆卿不可怜人,活着的都是应该活着的,死的都是应该死的,没本事活着那就去死,给什么机会

    乔荞早上起来做早饭,大女儿小女儿都坐在一边,身上穿的都是新衣服,她也就这么点乐趣了,自己的孩子不疼,疼谁。

    果而喝着稀粥,雨佳喝着豆浆,但对姐姐的稀粥也很是有兴趣,果而喂了她一口。

    果而现在自己的碗筷自己洗,吃完就洗,哪怕乔荞告诉她放着不用动,她总是认为孩子成长不是一朝一夕之间的事情,孩子和她爸爸的关系又似乎有点不好了,但为什么会这样,乔荞并不清楚。

    果而任何事情,乔荞都会夸奖,觉得女儿就是天底下最好的,果而脾气犟,你说她做不好的,她就一定要做好,和陆卿现在就是顶牛,倒是能听见妈妈一句夸奖,心里总是暖暖的。

    “吃油条……”陆卿夹给果而油条,果而用筷子把油条给碰到一边去了,就掉在桌子上了,蒋方舟这一看,孩子好像是在生气,陆卿的脸色就有点阴沉,乔荞知道他最近忙的很,心情似乎又不是很好,赶紧的夹了起来。

    “不吃就下去……”

    乔荞张张嘴,果而原本就想摔筷子的,看看自己妈,又忍了下来,将最后的那一口粥喝了,自己从位置上离开,把碗给洗了。

    “你说她干什么?”蒋方舟瞪陆卿,赶紧起身跟着进了厨房,看看孙女哭没哭,倒是没哭,就是那张脸和她爸如出一辙,上面都飘着阴霾呢。

    “换衣服,不搭理你爸啊……”

    乔荞收了筷子,她哪里还有心情吃了,当着她的面这样对孩子,不就是不让她吃了,不吃了总行吧。

    站起来,看看陆卿叹口气:“慢慢教,她脾气犟,还吃了吗?”

    陆卿凉凉的看了乔荞一眼,她刚刚不是气饱了吗?现在又和自己说话是什么意思?怎么没摔筷子呢?

    乔荞不想和陆卿起冲突,现在家里这样的气氛。

    “看我干什么,好了,别气了,她小呢,我说她……”给陆卿顺着气,陆卿胸口的这点气倒真是就没了,早上要是闹的不欢而散,大家都生气,那就可得不偿失了,乔荞就是因为明白,她才违背着自己的心意去哄陆卿,跟着他回了房间,陆卿穿上外套,拿着丝巾往脖子里塞,乔荞上手帮着他去整理。

    “她是你女儿不是你仇人,前几天还好好的,你们俩到底是怎么弄的?”

    “问你女儿去吧。”

    陆卿翘唇。

    “我问不出来,她要是不想说,我能知道什么?父女俩都这样,不如雨佳叫人省心……”

    “你别顾着我,你不出门了?”

    乔荞赶紧的又换衣服,自己快速的整理好,送着果而去学校,一辆车,肯定就会有接触的,乔荞拉着果而的手说话,果而对着她妈那是怎么都行,有些她说的乔荞听不明白的,果而都很有耐性讲给妈妈听,学校里有些东西乔荞真是不知道,她念书的时候都没这么高级。

    送果而到学校门口,乔荞压低声音:“一会儿和爸爸说再见,听见没有?”

    总绷着也不是那么回事儿

    果而要下车的时候看看陆卿,甜甜的就笑了:“爸爸再见。”

    搂着乔荞的脖子,小声的和乔荞说话,说了没两句就撒开手,自己进学校里了,等乔荞再回到车上,陆卿那眼刀子就往她身上飞,乔荞觉得自己也没什么地不对的。

    “你这么看我干什么?”

    “没事儿就看看。”

    乔荞正在通电话,觉得有点不对,好像是从上面掉下来一个人……

    人?

    店里的柜员叫了一声,果然是有个人脸朝着店里的方向看了过来,摔在地上了,不知道是从几层跳下来的,乔荞眼睛横过去,眼睛瞪得大大的,那一眼里面包含的东西很多,柜员也没见过老板这样的眼神,当时就不敢吭声了,捂着自己的嘴,死人了啊。

    整个商场都乱套了,竟然死人了?

    店长多聪明的人,就想起来了那天有个人不是来求乔荞嘛,说自己上有老下有小的。

    “干你们的活。”

    就仿佛是水滴打在了湖里,转眼消失不见。

    乔荞自己没讲,但是这边调查,陆卿肯定就会知道的,乔荞胆子小,车就那么碰一下人,自己车以后说死就是不开了,宁愿打车,那人死在她的店前面,她竟然一声都没吭?

    陆卿觉得自己还是小看了这个女人。

    在乔荞来讲,人一定要死在她的店前面,或者说他跳楼的那层人家岂不是更晦气,陆卿是她丈夫,就如陆卿所说这些事情不用她来管,男人事业上的事情她知道的不多,自己的那颗心除了会可怜别人也要学会可怜自己丈夫,人也不是陆卿推下去的,陆卿不好就是她不好,她和这个男人都绑在一块了,她不能跳出来这个框框然后去指责陆卿。

    乔荞经历过很多,经历过流言蜚语,这些放在眼前也就不算是些什么了,日子照旧的过。

    倒是晚上有人来店里又是哭又是喊的,说是死者的家属。

    “我不知道他因为什么而死,人不是我逼死的,选择死在我的店前面,对我来说也是一种伤害……”

    女人讲陆卿就是个恶魔,怎么把人给逼死的,乔荞站在那里,她看起来单薄的很,倒是出口的话却很犀利。

    “人不是陆卿推下去的,法院既然那样判,陆卿这样做也没有什么不对的。”

    女人嗷了一声,指着乔荞开骂,大多都是一些什么为富不仁,你穿的都是别人的血,你们的钱都怎么样的不干净,乔荞叫店长喊保安把人弄出去,该干活还是一样的干活,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店长张着嘴,她觉得自己老板是不是中邪了?

    这么冷静?

    一点负罪感都没有?

    同为女人,看的很心酸的,一辈子的指靠没有了

    但是老板现在的反应,她倒是真的觉得像那个词靠拢了,为富不仁。

    乔荞接起来电话,是陆卿的。

    “做什么呢?”

    “忙呢,还能做什么。”

    陆卿人就在商场里,但是离开了,她能自己解决的话,他就不出面了,来是怕她吓到,看来是自己想的多了。

    倒是秘书说用不用派人跟着果而,毕竟孩子还小,真的要是有人对孩子不利。

    陆卿的手指敲在手机屏上,自己笑了笑。

    “别人来折腾我都不会怎么样的,要是有人去折腾她女儿,她徒手就能把那个人给撕了……”

    别小瞧母亲的力量,特别是他家里的这个母亲,为了孩子她能活生生的把人给吞了。

    秘书有点不清楚陆卿的笑点在哪里,笑什么呢?

    乔荞提早去接果而的,是的,乔荞注意了,来她店里怎么闹都行,要是敢闹她女儿……

    对方似乎还没有那么大的本事,能找到果而的学校,小果儿今天学校有运动会,拿了两个二等奖,奖品就是赠送的笔记本,拿给自己妈妈看。

    “好看吧。”

    好看什么好看,就是一般的笔记本,纸张的那种,不是电脑,乔荞觉得学校还真的能糊弄孩子,咱们能不能给点高大尚的礼物?小孩子好骗被,一年收这么多的学费呢。

    “好看,妈妈的果而可真是棒棒哒……”

    二等奖也不是谁都能拿到的。

    果而就觉得自己在妈妈这里,很容易受到肯定,乔荞带着两孩子,晚上和婆婆还有蔡叔一起出来吃的饭,蒋方舟肯定还是关心儿子的。

    “陆卿有点忙……”

    陆卿连忙了半个月都没有露面,蒋方舟已经急的不行了,嘴上是不说,乔荞给陆卿的秘书去的电话,因为他大部分的时候手机都是关机,陆卿现在手机开机了,奈何乔荞就认为他不开机。

    秘书说的也是有点犹犹豫豫的,乔荞深呼吸一口气,还有什么不能说的,陪哪个女人去度假了?还是哪个女人生孩子了?都说吧,自己都能接受。

    “陆总住院了……”

    这点是乔荞压根就没想到的,竟然是住院了?

    陆卿的偏头疼又犯了,不回家怕蒋方舟看见,已经住进来三天了,之前一直撑着,还是没撑过去。

    乔荞拎着包进门的时候差点都没看出来,那个不可一世的男人啊,穿着一身的病服,原来衣服是真的可以抬人的。

    “你怎么来了?”陆卿似乎对她的到来还有点不高兴呢。

    “照顾你呀,头疼不和家里说,就算是不和妈说,也不能告诉我?还两口子呢……”

    陆卿冷哼:“这不是随了你的意愿了……”

    “你可不要往我的身上泼脏水,怎么就随我的意愿了,难受吗?”

    乔荞把包放在一边,有她在医院就比较好侍候了,秘书是真心的侍候不了陆卿,说道太多,你做这个不对,你做那个不对,就是给倒杯水都是错的,才进医院三天,他觉得已经是三年了,自己都要扛不住了,瞬间老了几十岁不止

    和这样的男人到底是怎么过的?

    说医院的东西不干净,让他出去买,他买回来了又喷他,说就连一点常识都没有,应该先送去洗,送去洗了又说现在没有铺的,还是叫他躺在医院的东西上面,秘书觉得自己真是要疯了,好在乔荞来了。

    乔荞挽着胳膊,自己头发随便的挽了挽,估计要是以这样的形象去参加聚会什么的,能被人喷死,进进出出的忙活,乔荞就知道陆卿的点在哪里,能忙到位置上,陆卿的脸是铁青的,他原本就难受,自然看见谁就喷谁,不过到了乔荞这里,脸色依旧难看,但至少不喷人了。

    “你坐起来……”

    “我难受呢,你让我坐起来。”陆卿看和乔荞。

    “你要是不坐起来,怎么给你洗脚,别人给你洗也不方便,来吧。”乔荞蹲在地上,陆卿犹豫了半响,自己还是坐起来把脚放进水盆里了,其实他能洗澡,但现在什么都不愿意做。

    “妈那边你别担心,我和妈说好了,我陪着你出去办点事情。”蒋方舟不信,自己也走了,她要是留在家里婆婆肯定担心要比现在来的多,她一旦说和陆卿一起,婆婆的担心也会变少的。乔荞用水泼着陆卿的脚,自己上手一下一下的给洗。

    “那天我看见了,你怎么不害怕了?”陆卿问的就是那天在商场的事情。

    乔荞脑子现在转的也快多了,他说看见了,她几乎马上就想到了是什么事情,淡淡的开口,这世界上对与错的事情多的很,真的要计较起来,那就没完了,就像是那人说的,她身上穿的戴的用的,全家的生活,没有陆卿那是真的不行,就单说婆婆治疗的费用,真的换做平常的人家,估计家也就掏空了,陆卿是这个家的顶梁柱,她做的那些生意不过就是小打小闹。

    承认不承认,乔荞明白,没有陆卿在,她其实也什么都不是,朋友是朋友,不是因为陆卿,不见得就有很多人卖她的面子,你看事实就是这样的,陆卿一句话没说,他一点手没插,但里面有他的功劳,想开就好了。

    夫妻就是这么回事儿,携手过一生,她难的时候陆卿虽说没做什么,但陆卿难的时候,她也不想落井下石,她嫁的是陆卿,自然就要替陆卿说话。

    “没什么好怕的,在怕也能扛过去,只要不碰我女儿,我什么都没问题。”

    陆卿踢了乔荞的手一下。

    “没我,你也没这个女儿。”

    他就不爱听这样的话,你女儿是人,别人就都不是人,为了你女儿,你多少的苦你都能吃,怎么就这么不爱听呢?知道你是个好妈妈,但是能不能别随时随地的去标榜?

    他心里悔,当初就是孩子生少了,他就应该生个儿子出来的,叫果而看看,你是不是唯一的,这孩子被她妈给带的也是有点……

    不就是觉得家里除了她就没别人了吗?

    还有一个叫陆雨佳的

    乔荞一看他生气,自己叹口气:“她是女儿,也是你女儿,又不是我和别人偷生的,哪里有和自己的孩子这样过不去的,太小心眼了,你是我丈夫,她是我女儿,她能陪我多久?能陪我一生吗?”上手去拉陆卿的脚,这回陆卿倒是没有在踢开,顺从的让乔荞帮着洗。

    “这可说不准,你养的这个孩子,就和你亲,你说让她杀了我,她转手就能捅了我……”

    “说的是什么话,陆卿我就当你是嫉妒了……”

    陆卿不吭声,冰凉凉的一张脸,他看着乔荞的脸他就看不透,你说这个女人是为了自己才选择复婚的还是为了孩子才选择复婚的?他不可能自负的讲,就是为了自己,他还没有这么大的威力。

    承认不承认,乔荞都是为了她女儿,为了她女儿身心健康,为了她的孩子哭了。

    怎么就觉得这么闹心呢?

    乔荞扯过来一旁的毛巾给他的脚擦干净抬到床上,将水盆里的水倒掉,问陆卿要不要帮着他按按,以前不是学过两手嘛,虽然没有太大的用处,但至少还是能起缓解作用的。

    “你才碰完脚,就要给我按头”陆卿鼻子都要气歪了,这女人是疯了吧?能不能讲究一点?

    乔荞摆弄着自己的手,说已经洗过了,陆卿闭着眼睛,乔荞就坐在床头围着他转,慢慢的给按着,她其实也可以不来,不来医院也没有人会说她什么,反正陆卿是瞒着的,她就当做不知道就好了,蒋方舟也不清楚啊,毕竟婆婆身体现在这样,但乔荞觉得,过就得拿出来一个态度。

    她要是死了,她就管不了这么许多了,但是她活着,她就不能不管,现在孩子和爸爸僵硬,其实果而心里的那个结还是没开,乔荞想趁着自己活着的时候努力给解开,她怕死,她为什么不怕死?

    她一旦要是死了,她的两个孩子怎么办?

    就陆卿这性子,你信他能把孩子给照顾好嘛?

    男人都是善变的,她能信得过的就只有自己,自己活着在中间把他们牵连到一起,果而也好,雨佳也好,对陆卿在怎么抱怨,那都是爸爸,陆卿也是一样的,孩子在怎么不出息那都是他的孩子,只要自己活着一天,陆卿能对她有点感觉,她的俩个孩子就都不会过的太差,父母皆有,家庭和谐,拿出来不比谁矮上一截。

    “觉得力量够不够?”

    陆卿嗯了一声,乔荞的电话响,陆卿接了起来,是果而打过来的,陆卿就一股火冲了起来,这就和小监督似得,去哪里都要和孩子报告,能不能有点样子了?

    “妈……”

    “我是你爸……”

    果而的小脸马上就垮了下来,问陆卿她妈呢:“你妈?在旁边呢,要和她讲话吗?”乔荞伸着手,从电话响她就一直在伸手,不过陆卿仿佛没怎么看见一样。
(快捷键 ←)上一章:328回 相由心生返回目录下一章:330回 不曾经历,怎会懂得(全文大结局(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