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穿越小说 »豪门权妇最新章节列表 » 第71章 叶果的魄力!

第71章 叶果的魄力!

文/紫魂
豪门权妇 本章字数:14333 豪门权妇txt下载
推荐阅读:女神成长日志 千秋 权国 超级军工帝国 清妾 熬鹰航空业 魔狱 凤阙 火葬场奇谈 韩娱造星师
    恭喜您获得一张月票

    一声“姐夫”,几乎让君明翊当场色变,刷的一下子拍掉了柳恩雅抚摸着自己面颊的那只手,登时坐直,就连身体都向后远了远,这才循声望去。

    这么一个细节,让柳恩雅的面容上黯淡了些许。

    一个穿着白色小洋装的娇俏少女面露羞怯的走了过来,娇美的容颜上满是偶然邂逅的惊喜和愉悦,美滋滋的凑上前来,“姐夫,真巧啊,没想到在这里碰见了你,我还以为你工作忙,不会来这种地方呢。”

    “是阿妍啊,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

    君明翊立刻恢复温柔缱绻的模样,俊美雅致的脸上微微的露出几许落寞和阴郁,没了之前的阳光和耀眼,反而隐约间流露出郁郁苦闷的表情,白色衬衫的领口松散着,配上他俊美的外形,在群魔乱舞的酒吧里,几乎散发着一种别样的诱惑。

    叶妍悄然俏红了脸颊,慢腾腾的坐到了君明翊的身边,打量了几眼君明翊,细心体贴的问道,“姐夫,你好像不是很开心呢?是不是有什么事,你可以跟我说啊。”

    “没什么。”君明翊给雅姐一个眼色,示意她给自己倒一杯酒,扬头一饮而尽,长长的吐了口气,冲着叶妍笑了笑,“我没什么事,就是工作压力太大,出来喝点酒。”

    叶妍不好意思的抿了抿小嘴,鼓足勇气道,“姐夫,你别骗我了,我以前可是听我姐说过,你从来都不会来酒吧这种地方的……你就说说吧,倾诉一下也好啊,我虽然帮不了你什么,但我愿意当你的聆听者。”

    吧台后面的雅姐扬唇一笑,神色间似有讥讽。

    君明翊装作没看见雅姐的表情一般,反而莞尔一笑,伸出手,亲昵的揉了揉叶妍的脑袋,“傻丫头,你姐姐要是能有一半的体贴,我就知足了。”

    “是我姐惹你生气了?”叶妍没来得及羞红脸颊,反而诧异的脱口而出。

    “你姐没有惹我生气,只是……是我自己心里不好过罢了。”君明翊用指尖推了推面前的杯子,示意雅姐再给自己倒一杯酒,这才故作苦闷的道,“我跟你姐结婚已经一个月了,可是你知道吗?阿妍,这一个月以来,我跟她见面的次数不超过三次,每次都是匆匆一面,她就立刻离开,我……”

    叶妍哑然,双手紧紧的攥住裙角,露出青白色的指关节,张了张嘴,话语到嘴边,却犹豫着要不要说出口。

    君明翊高抬起头,双眼放空似的望着黑漆漆的棚顶,落寞的道,“阿妍,我跟你姐从小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娶你姐的那天,说真的,我真的很高兴,能跟她在一起组成一个小家,这是我一直以来的夙愿……可是我做梦都没想到,结婚后的生活,还比不上小时候。”

    作为调酒师的雅姐很及时的把一杯调配好的酒,推到君明翊面前。

    君明翊再次一饮而尽,酒后的红晕浮上面颊,“我很理解你姐,她是我的妻子,但同样也是你们叶家的现任家主,叶氏所有的产业都需要经由她的手才能正常运转,她很忙、很忙,忙到没时间来看我。但我毕竟是个正常的男人!我也需要有个很贴心的妻子,可以陪在我身边,等着我下班,为我做饭、做家务,体贴我……我需要的不是一个女强人,而是一个妻子,很普通的妻子,你懂吗?”

    叶妍怜悯心疼的看着君明翊,认真的点了点头,“姐夫,你说的,我都懂,可是我姐……唉……她现在的眼里,只有叶家的产业,心心念念的除了钱,还是钱!你都不知道,她现在连家都不回,奶奶和爸爸给她打电话她都不肯接,甚至连我这个妹妹都不认了,前几天还逼着我出国留学。”

    说着,叶妍轻轻的叹了口气,神色黯淡悲伤,眼圈都红了,“她现在,跟爷爷在世时,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心狠手辣不说,心里顾念的,除了家族利益,还是家族利益!一点也不顾念亲情和姐妹之情,连奶奶都不肯孝顺了,奶奶天天坐在家里骂她没良心……我真怕她,有朝一日,为了家族利益,把我送出去联姻,到时候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君明翊同命相连似的望着娇俏可人的叶妍,翛然轻轻的拥住她,“傻丫头,你姐姐要是有你一半的善良和懂事,我也不会痛苦到这种地步……她根本不明白,钱没了还可以赚,家里人平安喜乐才是最重要的,什么家族利益都太过刻薄绝情了。”

    这般亲昵的举动,让叶妍瞬间俏红了双颊,整个人都有些晕晕乎乎的。

    雅姐转过身,借着转身拿一瓶伏特加的间隙,脸上闪过一抹不屑和冰冷:这就是叶氏的二小姐?怪不得叶家老爷子生前只给了她足够一生衣食无忧的财产,却不肯把把叶氏产业交给她半点,这种蠢货,叶氏交到她手上,迟早被她败光!

    这种蠢货,一边享受着家族的富贵荣华,一边唾骂着家族利益的冰冷无情……她也不想想,没有了家族利益,她现在的好生活是哪里来的?不以家族利益为重,不把家族建设得强势兴盛,她焉能好好活到今天?

    雅姐忽然有些同情那个未曾谋面的叶家大小姐,不知道她可曾预想到今天的场景?她倾尽全力守护的家族和亲人,一边安逸闲适的享受着她的守护与付出,一边责备着她狠辣无情,甚至她的妹妹还一边不要脸的勾引着她的丈夫……

    豪门世家里的当家主母,最悲哀的莫过于此。

    两个人一杯接着一杯的喝着酒,眼看着火候差不多了,君明翊这才伸展了一下身躯,向另外一边看了看,见着几个少男少女正往这边张望,冲着小姨子叶妍淡淡一笑,“阿妍,那边是你的朋友们吧?他们好像等你很久了,你快过去跟他们玩吧。”

    叶妍满脸通红的摇头,磕磕绊绊的道,“没事,姐夫!你心情不好,我、我陪你……”

    君明翊莞尔,借着酒劲,亲昵的拍了拍叶妍的手,“我想自己单独静静,就不用你陪了,下次心情不好的时候,再找你喝酒也一样的,你快点去看看你的朋友们吧,不用陪我。听话,跟朋友玩完,记得早点回家,别太晚了。”

    叶妍讷讷的臻首,见君明翊执意如此,她又不好做的太刻意,只能一步三晃的向着自己那群狐朋狗友堆走去……

    只是叶妍离开的片刻,君明翊原本有些醉意朦胧的双眼立刻清明了起来,端起手边的酒杯,浅尝了一口,漠然的吩咐道,“雅姐,给叶妍今晚准备个男人。”

    雅姐脸色没有丝毫的变化,反而拱起身子,大半的胸脯都垫在酒吧吧台上,露出里面深深的沟壑,双手托着下巴,若有所思的扫视了一眼君明翊的俊脸,“我以为,这件事你最好亲自出马……叶妍这颗棋子很重要,你还是亲自掌控为好。”

    一句话,让君明翊端起酒杯的手臂顿时僵了一下,随即砰地一声,水晶高脚杯几乎被他捏碎!

    “抱歉,我失手了。”君明翊垂下眼睑,掩去那瞬间的慌乱和恼羞成怒。

    雅姐挑了挑眉梢,狐疑的看了一眼君明翊,十分笃定的道,“明翊,我虽然几年未曾见过你,但你应该知道的……这个世界上,最了解你的人,是我柳恩雅!你,瞒不过我。”

    “我说过,我只是失手了。”君明翊蓦然抬起头,深棕色的双眸里隐约间露出几许狰狞和血腥!

    雅姐脸色发白,心似乎都多调了几下,饶是跟君明翊认识这么多年,她也是第一次看见君明翊会失态到这种地步。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会让君明翊忌惮到这种地步?

    心思辗转反侧间,雅姐又恢复了常色,故作轻松的笑了笑,转移了话题,“那好吧,我只是按照你以前的习惯,给你一个中肯的建议而已,听不听在你自己。当年可是自己说的,掌控重要的棋子,最完美的办法莫过于让对方成为你的女人,让她死心塌地的爱上你,甘愿为你奉献一切……就宛如我。”

    君明翊没有接这个话题,反而故作淡定扭过头去,借以掩饰那份心虚和慌乱。

    是!这是他一直以来的想法观念,在所有的棋子中,最好掌控的莫过于女人,尤其是年轻的女人,而如果想要完美掌控一个女人,莫过于把她变成自己的女人,让她死心塌地的爱上自己,甘愿为自己奉献一切。

    所以,当年,他把目标盯上了蓝梦和柳恩雅两个人,并且如愿的把这两个女人变成自己的女人,让她们死心塌地的爱上自己……他君明翊不信什么兄弟之情、死党铁杆,所以,他手上绝大多数的棋子都是女人。

    按照这种轨迹走下去,他把目标对准了叶家二小姐叶妍,应该趁着今晚醉酒,成全好事才对,让本来就暗恋自己的叶妍真正变成自己女人……

    可是,出了意外,他做不到。

    这件事,是每一个男人都难以启齿的事情,他,——再也硬不起来了。

    这也是他突然跑到酒吧里,前来买醉的原因,事情还要从一个月前的新婚第一天说起。

    该死的!都怪君可怡那个死丫头!如果不是她那天自作聪明的闯进了自己所在的客房,他君明翊堂堂天之骄子,如何会跟自己亲妹妹做出了那般丑事?现在天天像躲洪水猛兽似的,藏猫猫似的躲着她?

    或许是上天的报应吧,新婚第一天的上午,跟妹妹君可怡疯狂过后,甚至被自家那个极品妈抓包在床,自从那次以后,他的身子好像被掏空了似的,别说是女人,就连自渎都立不起来了。

    这一个月以来,他不知道偷偷地做过多少次检查,可无一例外的医院诊所检查不出任何问题,中医西医看过了不知道多少,就连医生都说,自己年轻力壮,身体完全没有任何问题……可它偏偏就是立不起来。

    这件事,对于每一个正常男人来说,都是一个红果果的耻辱,尤其是对他君明翊而言,更是无法接受。

    要知道,他自己的身体,同样是一样工具,操控棋子、实现野心的工具。

    如果没有身体上的某项功能,他如何能让女人们为他死心塌地?如何能让女人对他趋之若鹜、言听计从?

    这个年头,所谓的兄弟,所谓的忠诚,都不过是狗屁而已,最好操控、欺骗的还是女人,尤其是陷入爱情中的女人……只要让她们爱上你,再对她们许诺一个未来,她们甚至可以为你去死。

    这一个月来,他几乎日日夜夜的陷入焦躁中,根本理不清头绪,甚至连政务学院的学习都耽误了大半,不敢主动去找新婚妻子叶妩,更加不敢去招惹蓝梦……

    他怕,怕找到了叶妩之后,就要履行丈夫的义务,同样怕被蓝梦发现端倪。

    他甚至不敢想象,如果一个男人不行了之后,他的头上到底会戴多少顶绿帽子?又会有几个女人,愿意留在他身边?

    雅姐悄然扫视了一眼反常的君明翊,心思百转千回,脸上却不显,反而向一个侍者招了招手,低声吩咐道,“到后面把韩敏贤叫出来,目标十二号卡座的叶家二小姐。”

    侍者也是跟了雅姐几年的,没有多问什么,只是会意的退下。

    听见一个陌生的名字,君明翊总算是从刚才的失落与心虚中脱离出来,略显讶然的看向了柳恩雅,“雅姐,这人可靠吗?”

    “你或许应该问,我这个人,你觉得可靠吗?”雅姐自嘲一笑,“明翊,我给你做事,什么时候不可靠过?”

    君明翊略显尴尬的摸了摸鼻子,数年未见,他几乎忘记了,柳恩雅这个人做事最是妥帖可靠不过。

    正说着话,却见一个高大俊朗的年轻人抱着吉他从后台走了出来,容颜俊秀,身材健朗高大,举手投足间星味十足,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从哪部偶像剧里走出来的男一号,再配上他怀抱吉他的动作,平添一抹文艺范,几乎在出现的瞬间就吸引了全场的视线。

    轰动震耳的摇滚音乐渐渐平息下来,一束明亮的白色光柱投注在俊秀青年的身上,伴随着他利落的跳上舞台,调整了几下麦克风,这才清了清嗓子,用带着一股子异域口音的中文道,“大家好,我是韩敏贤,是思密达国人,很高兴今天能在这里为大家献唱……嗯,今天的献唱有点跟往日不同,我希望能够邀请一位美丽的小姐跟我一起唱歌。”

    帅哥相邀,还是个外国帅哥,几乎全场的女性们都鸡冻了,尖叫声不绝于耳。

    “这样吧,我点一位我认为全场最美丽的小姐……”俊秀青年面带着温柔的笑容,目光似乎在扫视全场,最后定格在东北角的位置,“东北方向……嗯,十二号卡座最中间的那位美丽小姐,对!就是穿着白色洋装的那位小姐,请您上台跟我一起唱,好吗?”

    坐在阴影中的叶妍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眨巴眨巴眼睛,慢吞吞的站起身,指尖对准了自己,不敢相信的问道,“我吗?”

    “当然!我觉得,您是全场最耀眼、最美丽的女孩子!”韩敏贤笑眯眯的点头。

    叶妍犹豫了一下,目光偷偷看了一眼吧台旁边的君明翊,从他这里收到了肯定而鼓励的眼神,这才鼓足勇气,缓缓走上前去……

    在场不少女性都还觉得挺不服气的,无数双又妒又恨的眼神嗖嗖的向叶妍飞来,可是依稀有人认出了这位叶家二小姐,只能暗自生气的闭上了嘴巴,还劝起了旁边人,“行了!行了!人家帅哥才不是看她最漂亮呢,还不是她有个好出身,还有个强势的亲姐姐?叶家二小姐……嘁,她亲姐姐是叶家现任掌权人,你就歇歇吧。”

    “就是嘛,不就仗着有个强势的亲姐姐?不就仗着她是叶家二小姐?人家命好,连这么个大帅哥也要讨好她……听说前几天,叶家那个大小姐,可是给苏家老爷子好一顿没脸,她姐厉害,这个做妹妹的,自然水涨船高。”

    听着不绝于耳的议论声,叶妍抿了抿嘴,忽然觉得有些难堪……他们都觉得,我叶妍只是仗着自己有个好姐姐吗?

    看着叶妍缓步走上舞台,跟韩敏贤唱起了一首广为流传的情歌,坐在吧台旁边的君明翊笑了笑,“雅姐,这个苗子不错啊,你怎么找到的?”

    “捡来的呗。”柳恩雅淡淡一笑,从吧台下面掏出一包烟,用打火机点着了,狠狠地吸了一口,这才浅笑道,“这个韩敏贤,之前是思密达国某家公司的出道艺人,对付女人很有一套,还会讨女孩子欢心,但是很好赌,欠了一屁股的高利贷,就只能跑到龙国来避难了,我从夜总会里把他捡回来的时候,这小子中文都没怎么说利索呢。”

    昏暗的灯光,打在君明翊俊美雅致的侧脸上,给他增添了几分美轮美奂的神秘之感,配上他颀长的身形和不经意间那种温柔入骨的笑容,几乎流露出一抹致命的诱惑。

    雅姐深深地吸了口,随即吐出个漂亮的烟圈,淡淡的笑道,“明翊,难道你没发现吗?这个韩敏贤的身上,有几分你的神韵……当初,我把他完全是按照你的气质来培养的。”

    “不错的苗子。”君明翊眼神晦暗不明,只是紧握着高脚杯的手露出青筋,泄露了他的心思,“雅姐,给我准备两个跟我身形差不多的年轻人,把他们送到思密达国整容,以我的容貌作为对比,最好整成跟我有七八分相似的样子……我有用。”

    他如今的身体已经成了这样,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康复,他必须提前做好准备,做出两个替身来,以应付身边的那么多女人。

    雅姐更加错愕,不敢相信的打量了几眼君明翊,诧异的问道,“明翊,我以为你不喜欢有其他男人跟你容貌相似……难道你不怕有朝一日,他们会以假乱真吗?”

    君明翊脸色不太好看,却勉强露出一抹笑容,“不,他们不敢。”

    一曲方罢,在帅哥韩敏贤的竭力邀请和周围狐朋狗友们的齐声起哄下,叶妍终于满腮红霞跟韩敏贤对坐了下来,两个人一边聊天,在不自觉的情况下,叶妍已经被灌了好几杯的“深水炸弹”……再加上之前跟君明翊喝过的酒,她今天喝过的酒,完全已经超过了往日的数倍。

    叶妍浑身的酒气,脸上通红成片,醉眼朦胧的勾着韩敏贤的脖子,醉气熏天的大叫了起来,“咯!我跟你说啊,我家那个亲姐姐,自从得到了叶氏家产,整个人就变得又霸道又专横,现在天天在外面跑,根本不着家,像什么话嘛……明翊哥哥娶了她,真是倒了血霉!”

    “呜呜呜,爷爷真是偏心,这么多的家产,凭什么就给我姐啊?偏心也不带这么偏的,我也是他孙女,居然就拿到了那么点东西,害得别人都瞧不起我……我也是爷爷的孙女,我哪里比我姐差了?凭什么我什么都得不到?”

    韩敏贤脸上依旧挂着迷人的笑容,很是耐心的听着怀里醉酒女孩的“酒后真言”,还替她打抱不平起来,“小妍这么美丽的女孩,真是不公平呢,以我说,以小妍这么出色优秀,叶家应该是你做当家人才对……”

    “就是嘛!”醉酒的人是根本没有理智的,叶妍也同样如此,得了大帅哥韩敏贤的这几句安慰,她泪眼汪汪起来,浆糊的脑子越发觉得委屈,最后干脆扑进韩敏贤的怀里抹起了眼泪……

    一个是烂醉如泥,一个是有心勾引,两个人很快的相拥亲吻起来。

    阴影中,君明翊含笑的看着这一幕,神情间,隐约露出几分快意和阴鸷:

    叶妩,如果你知道,现在你的妹妹正在跟另外一个男人拥吻,而且很快就会跟人苟合,不知道你会作何感想?你所守护的、珍视的亲人,就是这般烂泥扶不上墙,不知道你还有什么勇气继续跟我斗下去?

    吻了好半天,韩敏贤觉得有些差不多了,一把将叶妍抱在自己怀里,温柔的诱惑道,“小妍,走吧,我们找个地方,好好说说话……我会很爱你、很爱你的,我会很温柔的……”

    “爱我……?明翊哥哥,我就知道你会爱我的……”醉得一塌糊涂的叶妍高扬起小脸,绯红色的脸颊吐出熏天的酒气,朦胧中似乎看见了君明翊那张温柔缱绻的俊脸,越发觉得勇敢起来,喃喃的道,“明翊哥哥,她能为你做的,我也一样可以为你做……”

    明翊哥哥?

    韩敏贤挑了挑眉梢,这是把自己当成了别的男人?

    两个人一边说着细碎的情话,一边相拥着向外面走去……酒吧门外,一辆出租车早就对年过后在那里,只等着两个人上了车,就可以直接拉着两个人去酒店开房,然后顺理成章的发生一些事情。

    刚出酒吧门口,韩敏贤扶着叶妍向出租车的方向走去,只是没等到车门口,另外一溜烟的华丽跑车停在了马路边上,一个清脆中还带着些稚嫩的女孩子声音响起,语气雀跃而激动,“小鱼、小葵、贝儿,快点啊!你们都不知道,这阵子我跟在大姐身边,都快要被憋疯了!哎,乐南啊,回去你可不许跟我大姐告状!”

    少女身形雀跃,情绪显得极为激动开心,车门都没锁,就直接拉着另外一个女孩向酒吧门口冲去……

    只是一个不注意,少女直接跟韩敏贤撞在了一起。

    韩敏贤手上还扶着醉酒的叶妍,登时被撞得生疼,差点把怀里的叶妍丢了出去。

    少女更惨,差点被撞摔了,刚想凭着自己的性子大骂几句,可是想了想大姐这一阵子地狱式的教导,又硬生生的憋了回去,气鼓鼓的瞪了一眼韩敏贤。

    嘁,这个男人白长着一张帅哥脸了,真是讨厌!

    另外一个少女一把挎上少女的胳膊,好声劝道,“走吧,果果,别搭理他,我们玩要紧……你可是说过的,今天给我过生日,咱不跟这种人生气。”

    叶果应了一声,撇了撇嘴,傲娇的高扬起了下巴,“身为淑女,本小姐当然不会跟这种人计较了,哼。”

    “哎呦呦,跟你大姐几天,我们的超级小太妹、暴力果果,已经进化成淑女这种神奇生物了?”另外一个跑车走下来的少女,忍不住抿嘴偷乐,揶揄了一句。

    叶果气鼓鼓的瞪了一眼对方,“贝儿,你可真坏!我姐都答应过我了,只要我完成训练目标,就给我办一场生日晚宴,到时候就不请你!哼!”

    “哎呀,好果果,我错了嘛,嘻嘻……”贝儿故作谄媚的晃了晃叶果的胳膊,“我可是一直都对你家大姐很好奇呢,你就让我去吧,我还想见见你姐呢,能把你收拾成这样,肯定很厉害!”

    “就是啊,我也挺好奇的,”之前的那位少女也凑上前来,“听说你姐之前深居简出,不显山、不漏水的,结果只是一场婚礼,就展露锋芒,让你姐瞬间成为整个北宁市的风云人物,连我家里的长辈都对她忌惮推崇不已。”

    听见几位损友对自家大姐满满的好奇和崇拜,叶果得意的尾巴都摇晃起来了,傲娇的高抬下巴,浅哼了一声,“那当然!我姐可厉害了!等你们见过她,就知道了……我姐可是说了,不用我上高中了,让我在家自学一段时间,然后直接上大学。”

    “神马?!居然不用上高中了?”另外三个少女满脸的羡慕,“果果,你可真幸福……”

    四个小丫头居然在酒吧门口玩闹了起来,被撞的韩敏贤无语,瞅了一眼对方的名贵跑车,默默然的把所有的怨言都咽了回去……要是普通人,他兴许还可以骂对方几句,可是能开得起这种跑车的小姑娘,那他可就招惹不起了。

    想到这,韩敏贤只能趁着几个小姑娘把自己遗忘的间隙,默默然的扶着怀里的女孩,向出租车车门走去,希望自己怀里的这个女孩,身份不要太低吧。

    醉得稀里糊涂的叶妍只觉得刚才那一下子撞得生疼,揉了揉自己的胳膊,连站都站不稳当,醉醺醺的呜咽道,“明翊哥哥,好痛……”

    叶果正跟三个闺蜜死党玩闹着,身后一个熟悉声音外加一个熟悉的称呼,虽然很轻很含糊,但耳朵很灵光的她,还是听了个一清二楚。

    这个声音……怎么那么像自家二姐叶妍呢?

    “哎哎哎!你,就说你呢,给我站住!”

    叶果扒拉开三个咋咋呼呼的死党,冲上前去,刚想一把拽住了韩敏贤的肩膀,却没想到,韩敏贤快走一步,让她扑了个空。

    跟在后面叼着棒棒糖乐南几个箭步冲上前,张开手臂,一把拦住了韩敏贤的去路,声音冷冰冰的,带着点不耐烦,“先生,我们家小姐请您站住。”

    “这位小姐,刚才是你撞得我,我不需要你道歉了,你还想怎么样?”韩敏贤以为叶果还要纠缠刚才被撞的事情,不由得神情不耐,甚至有些愤怒。

    叶果抱着胳膊,走上前来,细细的打量着被韩敏贤抱在怀里的女孩子,天色太黑,酒吧门口的霓虹灯闪烁着,再加上韩敏贤的有意遮掩,根本看不清怀中人的面容,只是身形……相像到了极点。

    “你怀里的女孩子,是什么人?让她抬起脑袋,我要看看。”叶果故作淡定的吩咐道。

    听见对方的目标是自己怀里的叶妍,韩敏贤当即一个激灵,抱着叶妍的手臂搂得更紧了,警惕的望向叶果,“貌似,这件事不关您的事情吧?我怀里,抱着的当然是我的女朋友,我带她回家,难道你也要管吗?”

    “哼,你女朋友,不见得吧?”叶果轻轻的眯起双眼,笑容里带着点叶妩的影子,跟条小狐狸似的狡猾,“你要是不让我看,我可就报警了,嗯……到时候按个什么罪名?绑架?强女干?还是……”

    韩敏贤心里已经慌乱不已,可表面上却故作镇定,依旧冷静的搂着怀中人,“那你尽管报警好了,我倒是不相信,酒吧艳遇这种事情,警察们也会管!”

    叶果耸了耸肩膀,“那好吧,是你自己敬酒不吃吃罚酒的……乐南!”

    不等着韩敏贤有所察觉,身后的乐南一把钳住了韩敏贤的手腕,利落的肘击腰侧,翻空一扭,便直接将韩敏贤的手臂扭到了身后,彻底钳住了韩敏贤!

    韩敏贤吃痛一声,不由得大叫了一声,“你要干什么?!”

    叶果故作无奈的摊开了双手,“我说过的,我要看看你怀里的这个女孩子……”

    没了抱着自己的那只手臂,叶妍只能双腿打颤的攀附在韩敏贤身上,时不时的还打个酒嗝,满身的酒气熏天。

    叶果再近前一步,扭过对方的下巴,一张熟悉的娇俏小脸赫然出现在她的眼前……

    果然是二姐叶妍!

    叶果心中升起了几分明悟,沉默的站在马路边,就那么静静地看着醉醺醺的叶妍。

    另外三个死党凑近前来,看清楚被韩敏贤抱在怀里的女孩,忍不住轻捂起小嘴,惊声叫了出来,“呀!果果,这不是你家二姐叶妍吗?她……”

    话说到半截,又被三个少女默默地咽了回去,只是满脸震惊的看着在旁边沉默的叶果。

    叶果犹豫纠结了好半天,她才没那么傻,以为今天叶妍在酒吧里醉酒被陌生男人带走这整件事,只是个意外……如果不是意外的话,那么就是某些人有心故意的了。

    只是,现在大姐不在身边,这件事自己要怎么处理才好?

    “乐南,给我大姐打个电话,把整件事说一遍。”叶果阴沉着脸色,扬着下巴,立刻吩咐道。

    另外三个死党星星眼的看着自家闺蜜叶果这副样子,心里不由得升起了一股子崇拜的味道,一个多月前还跟自己一样,是个整天胡闹瞎混的小太妹,仅仅是一个月的时间,这丫头居然多了几分杀伐果断的气度!

    乐南一手钳制着韩敏贤,一手掏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号码,得来的却是电话无法接通的语音。

    见着自家大姐的电话打不通,叶果不由得有些懊丧,可是想到居然有人已经开始算计起自家姐妹了,只能重新鼓足勇气,扬着脑袋,沉默的望着这块伯爵酒吧的招牌。

    大姐刚继承家业一个月的时间,就有人把主意打到了她妹妹的头上,若是真的被得逞了,到时候……说不准大姐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才能挽回这个局面!

    她可是清晰记得,苏优落入大姐手上,苏家为了挽回颜面,付出了多么大的代价!现在这事发生到叶妍身上,大姐恐怕到时候会付出的更多……

    所以,今天这件事绝对不能善了!

    叶果看了看手腕上的一串金绿猫眼石的手串,咬了咬牙关,毅然决然的摘下手串,直接扔进了下水道的井盖里!

    “果果……你疯了?那串手串,可是价值至少一百多万!”贝儿忍不住叫道。

    叶果弯了弯小嘴,可是声音里却带着点颤抖,“我知道啊。”

    “那你还扔?!就算你大姐宠你,给你的零花钱多,也不带你这么玩的。”贝儿责备了一句。

    叶果没理会贝儿的责备,反而将视线投向旁边的闺蜜俞若鱼,坚定的道,“小鱼,打电话报警,就说我叶果一串价值一百五十万的金绿猫眼石手串,在伯爵酒吧里被人偷了,让他们给我找出来!”

    俞若鱼诧异的望着自家闺蜜,“果果,你这是……”

    “我大姐教过我,有些时候剑走偏锋,可以得到意想不到的效果,”叶果的眸光里满是坚定和认真,“小鱼,相信我,我绝对不是在胡闹……我至少要弄清楚,是谁在算计我叶家。”

    俞若鱼忽然觉得,自家从小一起疯闹的闺蜜死党,似乎在短短一个月的时间里真正的长大了,虽然还有些稚嫩,但她已经表现出豪门名媛应有的那份气度与果决!

    不等着俞若鱼说话,一旁急性子的小葵已经掏出手机,“果果,我帮你!”

    “我也帮你。”贝儿灿烂一笑。

    俞若鱼忽然也明了一笑,“我也帮你,果果,记得到时候把你姐介绍给我们认识啊,真是不知道你姐到底是怎么样的人物,能把你教成这样。”

    叶果松了一口气,同样报以灿烂一笑,她忽然有些明白大姐说过的那句话,“这辈子,如果能遇到全心全意信任你、帮助你的死党闺蜜,那就是你最大的幸福”。

    价值百万以上的物品被盗,这个案子可不小,尤其报警的小姑娘们中间,还有一个是北宁市几大BOSS之一的宝贝闺女,这可就更加了不得了。

    北宁市警署第一时间出警,两台警车飞快的赶到伯爵酒吧,一见报警的居然是这四位小姑奶奶,瞬间一个头两个大!

    米贝儿,北宁市米姓BOSS的宝贝千金;

    雷小葵,背景神秘,只是知道是上头一位前来镀金boss的亲侄女;

    俞若鱼,边北郡俞家的掌上明珠;

    叶果,北宁市豪门叶家三小姐。

    这四个小太妹,活脱脱的是四个小魔星,被业界誉为北宁市四小魔女,令人头疼不已。

    她们是属于没事都会给你找点事的那种人,可现在,居然是她们的东西丢了……呵呵呵,赶紧给找吧!找不到,这几天警署这边可就没有消停日子过了。

    警署出动的大批警员们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飞快的将伯爵酒吧前门和后门封锁上了,不等着酒吧内的众多宾客们回过神来,大厅的灯已经全部亮了起来,舞台上正热烈演唱着某只摇滚音乐的乐队被哄了下来,随即一位高层一声令下,“男的站左边,女的站右边,——扫黄!”

    哪家酒吧里,都没有那么绝对的干净,或多或少的都有点违规的事,这主要是看上头的人乐意不乐意查,也看到底上下打点得如何……

    对于这点猫腻,警署们的众人大多都门清,所以不管是扫黄还是扫毒,都只是个借口,最终目的是帮着这四位姑奶奶找到丢失的那串昂贵手串。

    辉煌明亮的灯火下,所有的丑陋都显得那么清晰可见,尤其是角落里衣衫不整的一群年轻男女,以及另外一边很明显嗑药磕到神志不清的年轻人们,那位警署高层也不由得咧起了嘴,嘿嘿,看起来,今晚收获不少呢。

    站在角落里的叶果靠着大理石柱子,冷笑了一下,一边飞快的掏出自己的手机,一边冲着身边的另外三位死党低声道,“用你们的手机,调整到最高像素,低调一点,把在场的所有人都给我用相机拍下来尤其是角落里,或是看着眼熟的……然后存储卡给我。”

    “得令!”三个人齐声应了一句。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群魔乱舞的酒吧里瞬间安静了下来,吧台后面的柳恩雅却瞬间有点冒冷汗,偷偷地看了一眼君明翊,立刻走了出来,风尘的朝着那位高层走了过去,来不及说些什么,却被那位高层一把推开,不耐烦的道,“你什么都不用说,平常我罩着你也就罢了,今天确实有事……有人在你这里丢了东西,价值太高,而且她们的背景,你我都惹不起,还是老老实实的接受检查吧。”

    眼见着没有任何转圜的余地,柳恩雅也没多说什么,果断的扭身,冲着人群里的君明翊使了个眼色,缓缓的向后台走去,在所有人发现君家三少也在这里之前,她必须要先掩护君明翊先行离开这里。

    叶果一直盯着这个酒吧老板娘呢,她以前来过这里几次,自然知道哪个是这家酒吧的真正BOSS,自家二姐又是在这家酒吧出事的,她不由得不怀疑这家酒吧的幕后老板娘是不是跟这件事有什么牵连……

    眼见着柳恩雅似乎给什么人使个眼色,叶果警觉的顺着她的视线望去,不看不要紧,只是那一眼,却让她的心一个咯噔!

    人群的角落里,君明翊垂着脑袋,尽量隐藏着身形,只是在见到酒吧老板娘走过来时,这才悄然抬起头,两人四目交汇,默契十足。

    叶果强压下心头的震惊,举起手机,悄悄地拍下了这一幕……她怎么也想不到,伯爵酒吧的美艳老板娘,居然会跟君明翊有瓜葛,更加想象不到,自家二姐差点出事的酒吧里,居然君明翊也会出现在这里!

    别告诉她,这几件事之间,没有任何联系,一切只是个巧合。

    今年方才十六岁的叶果,第一次明白了叶妩所说的“人心叵测”。

    柳恩雅和君明翊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到了后台,到了一个没人的角落里,柳恩雅这才指着走廊尽头的办公室门,低声道,“明翊,你是公职人员,前程要紧,绝对不能被牵涉进这件事里,不然你的升迁可就完蛋了……那间办公室的座椅下面,有一条密道,可以出酒吧,你小心点,别被人发现了。”

    普通人泡吧,就算被牵涉进了这些事里,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要没真的涉及到其中,一般只要录个口供,就可以走人了,可是君明翊不行!

    他走的是仕途,属于公职人员,需要树立正面积极性向,绝对不能跟扫黄扫毒这种事有半点牵连,不然的话,他的仕途堪忧,万一被有心人运作一下,完全可能被抹黑形象,到时候就算君家老夫人出面,恐怕都挽回不了什么……

    君明翊眸光泛冷,声音里带着浓浓的恼怒和不悦,“今天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警署会突然在你这里扫黄扫毒?还偏偏挑我在的时候……”

    “听他们的意思,好像是某个人在这里丢了挺重要的东西?”雅姐若有所思的回答,瞅了一眼君明翊的脸色,柔声安慰道,“我也不知道会在今天遇到你,想必……今天这事,应该不是有心人故意而为,估计着是酒吧的生意太好,我得罪了人。”

    君明翊略微思忖了一下,也赞同了雅姐的说法,点了点头,缓和了脸色,“我今天来酒吧,也不过是临时起意,随便挑了一家,应该不是某些人故意给我故意设下的圈套……”

    听着转角越来越近的脚步声,雅姐推了一把君明翊,催促道,“你快走吧,警察们快过来了,这里我自己应付就可以,没什么大事。”

    君明翊温柔一笑,忽然死死地拥住雅姐,在她的嘴唇上印下重重的一吻,眸光深情如水,“雅姐,谢谢你……谢谢你还肯帮我,谢谢你回到我身边。”

    雅姐痴迷的凝望着君明翊的俊脸,苦笑了一下,手轻轻的抚过君明翊的面颊,低声呢喃,“明翊,遇见你,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劫数……明知道你是在骗我、利用我,可我还是心甘情愿的被你利用、被你骗,怎么办?”

    君明翊默默地摇了摇头,声音坚定而温柔,“不会再这样了,雅姐,只有你才是真的爱我,我这一次,一定不会再辜负你……相信我。”

    另外一侧的拐角里,乐南手拿着手机,偷偷探出手机的摄像头,蹑手蹑脚的,悄然拍下了这深情款款的一幕……

    一个晚上的时间,整个警署的所有在职警员,都在忙着给酒吧里的顾客、侍者以及其他人员做着笔录,一直到天蒙蒙亮的时候,没犯事的顾客们总算是逃过一劫,脸色发白的从酒吧里走了出来,那些被当场抓到犯了事的人可就惨了,直接被带到警署协助调查。

    当然,损失最大的无疑是这家伯爵酒吧的老板娘——柳恩雅。

    有了这次警署的突然袭击,搞得好几十个顾客被带进了警署里,酒吧的招牌和名声是彻底砸了,有哪个顾客会喜欢警员们没事就跑去溜溜的地方?可想而知,这家酒吧以后的生意会如何的惨淡,甚至很有可能,酒吧的生意彻底做不下去了……整个酒吧面临着灭顶之灾。

    这一晚,柳恩雅损失了一家酒吧,却重新遇到了君明翊,或得或失,也只有她自己才能说得清楚。

    柳恩雅只是以为自己得罪了人,却做梦都没有想到,事情的起源正是之前那个娇俏可人的叶家二小姐叶妍,她轻描淡写的算计了一把叶妍,而让她付出一家酒吧代价的罪魁祸首,正是才十六岁的叶家三小姐——叶果。

    这家酒吧只是个利息,真正的代价很快就会来临:

    因为,就在中午时分,消失了一天一夜的叶妩,终于回来了。

    ------题外话------

    终于入V了,希望大家踊跃支持正版,让盗版去shi吧~万分感激,鞠躬拜谢!

    其实,看正版的话,以魂魂的更新速度来看,反正一个月也花不了几块钱,就当是你们请我吃一碗面条了。

    嗯,这本书跟以前的书不一样,以前的书入V时存稿丰厚,至少可以容我得瑟几天,这本书不行了,o(╯□╰)o这一万两千字的更新,是我从昨晚写到现在的数量,而且平常我白天还要上班的说……不敢保证说,我每天会更新多少字,但是我每天尽量写,能写多少是多少,希望大家喜欢。

    渣魂鞠躬拜谢。
(快捷键 ←)上一章:第70章 柳恩雅返回目录下一章:第72章 回家(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