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穿越小说 »豪门权妇最新章节列表 » 第45章 容叙四

第45章 容叙四

文/紫魂
豪门权妇 本章字数:7262 豪门权妇txt下载
推荐阅读:静州往事 女神成长日志 千秋 权国 超级军工帝国 清妾 熬鹰航空业 魔狱 凤阙 火葬场奇谈
    古婀?

    我久久的怔在那里,眉头紧锁,态度有刹那间的松动和茫然。

    我不得不承认,不管是出于嫉妒,抑或是不屑与之为伍的心思,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有意无意的忽略掉这个受尽母亲千万般宠爱的娇娇女,除了知道她备受疼爱以及脸上的纹路刺青以外,根本就未曾关注过她……她已经得到了母亲的呵护与疼爱,得到了太多的东西,我不想再给予她以任何的疼爱。

    没有人天生就应该得到所有人的爱,不是吗?

    沉默良久,我朝她招了招手,“如果你把一切说出来,我可以考虑将你救出这个泥潭。”

    “不,我要你将我送出国隐姓埋名起来。”白梓仪坚定地摇头,“再在国内呆下去,我会没命的……我的利用价值已经殆尽,又知道了太多的事情,古婀不会让我活下去的。”

    “你细说说看……”我沉吟下来,淡然地道。

    白梓仪仰头看着我,忽然好像泄了气一般,瘫软跪坐在地,苦涩而笑,低低的嗓音响起,说出来的消息,却足以让我瞠目结舌!

    “我跟古婀、渡边雪莉是曾经的铁三角,对古婀与渡边雪莉的唯一价值就是白家和白静、骆思晴,他们要利用我打击司家和一众世家……那场航空事故,与其说是我们白家和骆惊天下的手,倒不如说我们是被人当成了枪使,司凛死了,司家的权力分崩离析,司家族老和你将所有的怒火倾泻到我白家的身上,他们则渔翁得利……龙国的情报系统分崩离析,高层缺少了耳目,上面权力角逐缺少了一个有力筹码……古婀的目标是龙国一号boss的位置,而渡边雪莉则想培养一个非敌对的龙国,以帮她坐上女皇的位置……”

    “古婀仇恨着叶妩,因为他们是双胞胎,因为叶妩顶着一张跟她相同的脸……她觉得,古贞滢惦记着的人,只有叶妩……所以,她恨古贞滢,更加恨叶妩……她居然偷偷的给自己的母亲下毒,只为了将古贞滢和古家掌控在手心里……古家早已在潜移默化之中,成了她古婀的掌心玩物……”

    “叶妩的丈夫君明翊,是渡边雪莉的亲哥哥……他娶叶妩,是为了替古婀出气,替他妹妹渡边雪莉增添筹码,同时也是想得到叶家祖宅里的一副画卷……传说,得到那副画卷的人,就可以当上龙国一号boss……这才是古婀的目的……”

    “君明翊娶了叶妩,将叶氏作为他平步青云的筹码……如今他即将入住天京城,正式成为高层中的重要人物……但他是东倭国人!他根本就不是龙国人……”

    “古婀和渡边雪莉,一边暗中操控叶氏,以叶妩作为筹码,威胁古贞滢,以叶氏产业作为筹码,向上攀爬,一边又通过我们白家这条线,操控骆惊天和骆思晴,暗杀掉司凛,相当于毁掉龙国的耳目,挑起世家和龙国高层的内斗,只等他们斗得鱼死网破,古婀便可以坐享渔翁之利,与渡边雪莉共享龙国权力……”

    听着白梓仪的一言言、一句句,我的的脑海里就只剩下了一片空白:怪不得!怪不得事情会落到这种地步!怪不得将整件事深入探查,却怎么都查不到幕后那只黑手……

    原来如此!

    原来会是她!

    不是我查不到,而是所有人都未曾怀疑过古家和古婀,我也下意识的不想面对古贞滢和古婀母女,有意无意的回避他们……才会忽略了古家的因素,酿成今日的苦果!

    当初司凛出事那段日子,白家和天京城的其他几大世家虽然被列为首位的怀疑目标,可我也同样将怀疑的视线看向了南方五大族,甚至瞒过所有人,深入探查过其余四大家族……当时只不过我不愿面对古家那群人,这才将探查古家的任务交给了下面的人,下面的人草草查敷衍了事,并没有深入的追究。

    却没料到,被他们护士的人,恰恰是幕后的那只黑手!

    古婀勾结东倭国人,而且居然还算计上了叶妩……

    等一下,——不对劲!

    我迅速睁开眼,猛地看向白梓仪,“古婀的合作对象,恐怕不止渡边雪莉和你吧?你们三个女孩子虽然心机深沉,但是对于高层的把控和影响,恐怕这远不是你们三个女孩子能做到的……”

    “难道你就从未怀疑过那个人吗?”白梓仪冷冷而笑,“你别忘了,到底司凛是为什么离开龙国,坐上那趟航班的……”

    我眸光里闪过一抹精芒,笃定的吐出了两个字:“缪老。”

    白梓仪微笑,静默的看了看走廊上的时钟,“算算时间……容叙,你要是现在去北宁市那边的话,应该能来得及给你妹妹叶妩收尸……失去利用价值的棋子,最后会落得什么下场,想必你应该比我清楚才是。”

    我脸色翛然骤变,朝身后人招了招手,示意处理一下白梓仪,便发了狂一般的朝外狂奔而去!

    我从来都没想过,原来十年前被我放弃的那个妹妹,居然只是别人棋盘上的一颗棋子,出生之后被人抛弃也就罢了,现在长大成人,居然连婚姻和爱情都成为别人算计的对象……

    不是她不自尊、不自爱,而是她本身就活在一场惊天的阴谋里!

    对于一个女人而言,为了别人的需求而改变了自己的出身和命运也就罢了,现在居然连她的人生和爱情都被人算计在其中,她的婚姻只是别人预订好的踏脚石……就算她无意于君明翊,以那个男人的深沉和心计,也会想方设法的让她死心塌地的爱上自己!而古婀也会想方设法的毁掉叶妩的爱情和人生!

    这与爱情无关,只是一场别人设计好的阴谋。

    她是这场阴谋里最无力反抗的那一个。

    “对不起……阿妩……是哥哥误会你了……不是你不自爱,而是你无力抗拒……”坐上飞往北宁市的航班,我不停的在心里如是道。

    抵达北宁市时,应我的要求,KA全体成员已经全体就绪,悄然将君家别墅监控起来,一大批KA成员秘密将整个别墅包围起来,当我飞速的赶到君家别墅门外时,血鸽阔步走了过来,朝着我敬了一礼,“容boss,血鸽向您报道!”

    “嗯,”我摆了摆手,“里面什么情况?”

    血鸽眉头紧皱,似乎有些不忍,“我建议您……还是不要进去了,里面的场面就连我都有些不忍直视。”

    “到底什么情况!”我眉头紧皱,压低声音,带着一股子怒气追问。

    血鸽垂头,“叶女士遭受到很大的折磨,就算是能侥幸活着……恐怕还不如死了干净。”

    我的心猛地咯噔一声,忍不住问道,“你的意思是……”

    “您知道人棍吗?”血鸽犹豫了一下,终于小心翼翼的问了出来,“比人棍还略惨了一些……我们的潜伏人员进去时,险些吐了,身上的肉已经发生腐烂,按理来讲,这种程度早就应该死于痛苦之中了,她是凭着一股意志强撑了下来……就算是活着,也是生不如死。”

    “我不得不承认,容boss,叶女士足以的道我们所有人的敬意,她的毅力已经达到我们KA高等特勤员的级别……就算是我们中的某些人,也不见得会在这长达将近一个月的折磨中熬到今天……”

    我悄然紧攥起双手,心里压抑着说不出的痛苦与愧疚:

    如果当初我对她稍加照顾一些,会不会她就不会落得这般下场了?如果当初我肯当面去找问问,是不是就不会这个结局?或者,当初如果我亮明身份,将她带离这里……她的人生是不是会得到一个不一样的结果?

    第一次的,我后悔了,后悔当初的冲动与冷漠,后悔当初的自以为是!

    我明知道君明翊是个渣男、野心家,却放任叶妩嫁给那个男人……当初的我要是将她强行带离那场婚礼,将她带回司家,或是将她带在身边,她兴许对待君明翊的那份爱恋会慢慢冷却下来,甚至转移到……司凛的身上?

    如果当初我撮合起司凛和叶妩在一起,是不是司凛娶了妻之后,就不会轻易离开,也不会死在那场暗杀中?而叶妩有了司凛,是不是也不会跟君明翊搅合在一起,落入了古婀的圈套中,不会落得今天这样的下场?

    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其实很适合在一起,我可以将他们错合在一起,守候在他们身边,而不是像今天这样……

    如果人生可以重来,那该有多好?

    正当我陷入无边的痛苦中时,别墅里猛地传来一声绝望而凄厉的尖叫声!

    我下意识的就想冲进去,却被身后的血鸽一把拉住,朝着我摇了摇头,“容boss,已经迟了。”

    我的心,渐渐沉了下去,如坠深渊。

    “刚刚君明翊已经进去了,恐怕现在你就算是冲进去,看见的也只是叶女士的一具尸首……”血鸽漠然的道,“我说过的,叶妩活着也是痛苦,还不如死了。”

    “——之前明明还来得及!”

    我气得浑身颤抖,冰冷的看向血鸽,双手紧紧地攥住,“她是我妹妹……我亲妹妹……我答应过叶谷垣老爷子……会保住叶妩的一条性命……”

    “我知道。”血鸽笃定而淡然地道,“她已经变成一条人棍了,你就算闯了进去,救下她,又要她以后怎么活下去?对于一个女人而言,没有了手脚,容貌尽毁,双目失明……她才三十岁,你让她如何面对这接下来的几十年!你强求她活下去,难道不觉得残忍吗?”

    “容boss,请您冷静一些,我是女人,连我甚至都不敢想象落得叶妩那般境地之后,要怎么活下去……她呢?她就算是再坚强,恐怕叶无法接受这样的人生……您与其让她活在痛苦之中,不如给她个痛快,替她报仇,也能让她瞑目。”

    正说着这话,不远处似乎行驶过来一辆黑色轿车,学个眸光一闪,拉着我就跳进了绿化树后面,目光紧紧地盯在那辆车子上。

    黑夜中,那辆车子开着远光灯,遥遥的行驶而来,一直行驶到别墅门口,车门打开,一个黑衣男人撑着一把伞下了车,守候在车门前,从车子里缓缓走下一个身姿袅娜的绝艳佳人,气度不凡,身上穿着精致端庄大红长裙,脚上则是一双水红色高跟鞋,通身的红色,出现在这般黑色的雷雨之夜里,显得格外的森然恐怖。

    只是,当女人微微侧过身子,准备踏入那幢别墅里时,从我的角度偷偷望去,却分明能看得见,那个女人的脸上戴着一张金色的面具。

    ——古婀!

    我认出来这个女人,正是我那个机关算尽的“好”妹妹……

    那张面具,几乎是她的标识!

    可是,唯一让我想不明白的是,她又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很快的,古婀带人翩然走了进去,我和血鸽对视了一眼,也悄然跟了上去。

    或许是君家人就全都搬走了的缘故,缺少了人气的君家别墅显得异常的荒凉阴森,烛台在外面的雷雨中跳动雀跃着,将人的影子照射在墙面上,好像真的是鬼影一般……没由来得让人心神不宁。

    只是当视线挪到大理石柱角落那里时,饶是来人胆子大,也险些惊讶得叫了出来。

    一具尸体,静静地躺在那里,身上的腐肉里爬着几条蛆虫,手脚早已经没了,只是胸口的位置上插着一把匕首,汩汩的流淌出鲜红色的温热血液,将地板浸湿,染成了靡艳的红色,还带着一丝腥气……这般的恐怖场景,简直堪比恐怖大片,有胆子小的,怕是会被惊吓个半死。

    只是明明这般可怕的场景里,却回响着一个温柔至极的悦耳嗓音,“明翊,我就知道你最爱的人是我……我终于等到这一天了!叶妩这个该死的贱人,若不是她,我们俩这么多年何必过得这般辛苦?过着那种遮遮掩掩的日子,是她欠我的!如今给她个痛快……算是便宜她了!”

    君明翊温柔入骨的声音响起,“你又何必跟她一般见识?奶奶和我妈他们已经搬去天京城了,若不是我最近要陪着你在这边收拾叶妩,恐怕也早就回去……如今事了,正好也是我们回去的日子,从今往后,你就是我的妻子了。”

    “嗯。”蓝梦细弱蚊哼般的应了一声,脸颊上浮现出一抹红晕来,轻轻的将脑袋枕在君明翊宽阔的胸膛上,唇角不自觉的扬起一抹甜蜜幸福的微笑,“我们是夫妻了。”

    “是啊,你可是我的妻子呢。”

    君明翊的眉眼间,浮现出深情款款之色,低头凝望着蓝梦,眸光缱绻,笑容迷醉,柔软宠溺得好像将怀里的女人当成世间最弥足珍贵的宝物,手臂将人紧紧地搂在怀里,温热宽大的掌心细细摩挲着她的脊背,再然后……

    噗嗤!

    另外一把匕首捅入蓝梦的后背上!

    剧烈的痛苦席卷而来,蓝梦险些当场倒在地上,幸而整个人伏在君明翊的怀里,君明翊虬结有力的手臂再度用力几分,不仅将匕首又捅得深了几许,更加将整个人抱在自己的怀里……温柔得好像如往昔那般。

    蓝梦感受着脊背上剧烈的痛楚,呆怔怔的抬头看向君明翊,凝望着他那张俊颜,不敢置信的看向他,艰难的从薄唇里吐出了几个字,“为、为什么……”

    “因为你已经失去了利用价值啊。”

    一个靡艳中略带着几分沙哑的嗓音在身后响起。

    蓝梦艰难的转过头,却见那个红裙美人身后跟着黑衣男人,款步站在玄关与客厅衔接的那里,脸上戴着一张金色面具,正笑盈盈的看着她。

    红裙美人高贵的微微颔首了一下,矜持而傲慢,“先自我介绍一下,在下古婀,南方五大族古家现任家主……刚刚死在这里的那个女人,是我古婀的双胞胎姐姐。”

    “你……”蓝梦震惊的望着她。

    红裙美人含笑,“哦,你别误会,我不是来替她报仇的,恰恰相反,一直藏在幕后,暗中算计她的人正是我本人……至于将你抱在怀里的那个男人……则是我预订下来的未婚夫,我要依靠我和他的婚姻,来维系我与雪莉之间的合作关系。”

    “未婚夫……”蓝梦茫然的看向君明翊,很快的强撑着身上的痛苦,极尽疯狂的大叫道,“不!不!明翊是我的丈夫,是我的!是我蓝梦的……他爱的人是我!”

    “你错了呢,”红裙美人款款浅笑,“他爱的是权势,从来都没有爱过你……你是他手上最得力听话的棋子,要不是我们已经站在了对立面,其实我真想留你一条性命的……毕竟,叶妩就已经够蠢的了,你居然比她还蠢,愚蠢到你这个地步,也挺难得的。”

    蓝梦不敢置信的摇头,怒声尖叫着道,“不!明翊他爱我的……他最爱的人是我!我跟他十多年的感情,你又算什么!我已经打败了一个叶妩,就能打败你……”

    可还没等她说完话,君明翊温柔至极的脸上忽然浮现出一抹冷漠的笑容来,搂着她的那双手臂倏尔撤回,再然后——阔步朝着红裙美人走了过来!

    后背被捅了一刀,又失去了全部的支撑,蓝梦扑通一声瘫软在地,趴在布满灰尘的地面上,抬起头,眼梢的余光正好可以看见前一刻被她折磨的叶妩,下一秒便重新将视线投向了红裙美人和君明翊,眼底浮现出一抹泪光,撕心裂肺的哭嚎道,“明翊……明翊……我爱了你二十年!我们之间在一起那么多年……你已经是我的丈夫了啊……你若真的爱极了那般的权势,我可以给你!我是蓝家大小姐,我可以让爷爷帮你……”

    红裙美人扑哧而笑,笑得花枝乱颤,手挽着君明翊的手臂,朝着蓝梦道,“你当君明翊真的肯放下男人的尊严,入赘蓝家,给你们蓝家当个上门女婿吗?简直笑死人了……给你们蓝家当这一个月的上门女婿,他这辈子的脸都丢光了!要不是为了你爷爷蓝老爷子,他凭什么要入赘蓝家?”

    “我爷爷……”蓝梦茫然的看向君明翊,眼神乞求,似乎想要从他这里得到否定的答案。

    君明翊温柔浅笑,嗓音煞是好听,可是说出来的话语,却让蓝梦瞬间如坠深渊!

    “还记得喜宴后的第三天,我为了讨爷爷欢心,特意从外面求回来的那两条银丝鲤吗?”君明翊轻笑,“在蓝家养了几天,前几天爷爷才命人做了,不过,你不知道的是,我拿的不是银丝鲤,而是银线鲤……外表几乎跟银丝鲤一模一样,但却是剧毒的银线鲤。”

    蓝梦震惊的望着君明翊。

    君明翊抿唇浅笑,“如果不是我蓝家的女婿,你觉得……你爷爷会真的吃掉这几条剧毒的银线鲤吗?”

    蓝梦眼泪顺着脸颊,簌簌而下,也不知道是在哭蓝老爷子的死,抑或是在哭自己识人不清。

    平心而论,自从回归蓝家,蓝老爷子待她向来宠爱有加,蓝家的一众后辈们谁也比不上对她的疼爱,人心都是肉长的,她虽然是为了向上爬,为了踩倒叶妩,为了成全君老太和君明翊,为了能给君明翊的事业一份助力,这才百般算计的回到蓝家,人心都是肉长的,谁对她好,她自然心里清楚。

    可现在,她为了自己所爱的男人,居然害死了对她疼爱有加的爷爷,现在她的挚爱竟然对她拔刀相向……那是她挚爱着的君明翊啊!

    “——不!明翊,你一定是被这个女人哄骗的!她可以给你的,我也同样都能给你,就算我暂时给不了你,也会想尽一切办法,让你达成心愿!明翊,你要相信我……这个世界上,只有我才会这么爱你……他们对你都不是真心的……我不能没有你……”

    红裙美人简直快被蓝梦的天真给笑死了,眼梢故意瞟了一眼君明翊,好歹叶妩死之前已经幡然醒悟了,这货怎么都死到临头了,居然还执迷不悟?

    君明翊柔情似水的低头看了一眼红裙美人,随即再度抬起头,看向蓝梦时,忽然轻笑了一下……只是这样一抹笑容,不同于看向红裙美人时的温柔,冷漠薄凉得让人脊梁骨冒寒气,那双柔情似水的眸子涌动的不再是午后艳阳的温暖,反而冷得骇人:

    “如果爱我,就请为我去死吧,我会感激你的。”

    同样的话语,前一刻送给了叶妩,这一次,却送给了她。

    ------题外话------

    o(╯□╰)o乃们表嫌我烦啊,容叙是这本文里我最喜欢的角色,外热内冷,总觉得木有塑造好他,所以番外里多写一点乃们素一定不会介意滴,对不对?

    群么么么哒!
(快捷键 ←)上一章:第44章 容叙番外(三)返回目录下一章:第46章 容叙(五)(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