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穿越小说 »豪门权妇最新章节列表 » 第46章 容叙(五)

第46章 容叙(五)

文/紫魂
豪门权妇 本章字数:8614 豪门权妇txt下载
推荐阅读:清末 银河霸主饲养手记 豪门盛宠之大龄剩女 男配自有女配疼 绝世高手在都市 重生炼气士 带着写轮眼闯异界 韩娱之掌控星光 狂神进化 一世情妍,教授大人坑萌妻
    蓝梦一直都觉得,叶妩是阻碍她和君明翊长相厮守的魁首元凶,是叶妩占了她君明翊妻子的位置,害得她见不得光了十多年之久,是叶妩害了她一辈子!叶妩有如今这般下场,那是她活该!这是叶妩前她的!如果没有叶妩,自己会跟君明翊相濡以沫、白首到老,她会终日生活在爱情的滋润之中,而不是一如这十年的惶惶不可终日……

    叶妩被自己凌虐而死,那是她的报应!是她插足自己与君明翊感情和婚姻的报应!她蓝梦怎么凌虐这种插足别人感情的女人都不为过!

    所以,当她亲耳听到君明翊对叶妩说出的那最后一句话时,心里满是快意和安慰……她觉得,叶妩被君明翊算计和利用到家破人亡,那是她蠢!是她活该!那是她该死!

    可她从来都没有想象过,在听过这句话不到半个小时里,她再度听见了这同样的话语……

    只是这一次,话语报应在了她自己的身上。

    君明翊再度将这句话原封不动的送给了她,哪怕她真的愿意为君明翊而死。

    她嘲笑叶妩蠢,讥讽她天真,甚至鄙视她活该落得这般悲惨的下场……但她自己又比叶妩好多少?

    ——她蓝梦只不过是君明翊对付叶妩、算计蓝家的一件工具!

    当叶妩身死,当蓝老爷子出事,当君明翊已经渐渐接近他的野心和梦想,她蓝梦最终还是成了君明翊的弃卒,在所有的利用价值殆尽之后,毅然决然的将刀子捅在了她的身上!

    真是好笑呢,当她嘲弄着叶妩的时候,可曾会想过自己也落得这般下场?叶妩临死前,至少恨着君明翊,将他当做仇人……可我死心塌地爱着君明翊,又为什么同样会得来这样的答案?

    君明翊啊,我爱了你这么多年,为了你可以牺牲一切,甚至明知道你是东倭国人,也未曾对你动摇过半分的信心,甘愿为你而叛国……我心甘情愿的被你利用,心甘情愿的为你奉献一切,我所求的只是你的爱情,但你为什么要对我下手?

    蓝梦想不通,也想不明白,只能抬眼,眼圈微红,凝望向君明翊。

    那个温柔似水的男人,依旧唇角噙着微笑,迎上她的视线,深棕色的眸子里居然是一派坦然与平静,没有一丝一毫的愧疚与不忍,就好像是……所有爱上他的女人,理应为他奉献一切,包括生命。

    他的俊美与柔情,犹如一片炫目盛开的罂粟,华美至极,却是嗜血的魔鬼。

    他从来都没有感恩过任何人的奉献与牺牲,哪怕是她蓝梦也从未例外过。

    眼泪,顺着脸颊悄然流落下来,感受着痛苦渐渐蔓延到了全身,感受着血液带走了身体里的温度,感受着生命的火烛渐渐熄灭,蓝梦忽然有些明白了……

    “明翊,我会成全你的,”蓝梦绝美的脸上,满是泪痕与绝望,那双明媚的眸子里隐隐的浮现出一抹乞求之色来,“但我只问你一个问题……”

    君明翊不可置否的挑了挑眉梢,示意让她讲。

    蓝梦勉强的在苍白的脸上挤出一抹笑意来,似乎想在生命的最后一刻留给对方最美的画面,“你到底有没有爱过我?哪怕……只爱我一点点?”

    君明翊眉头轻皱了一下,眼神居高临下的俯视着蓝梦,温柔的笑了一下,“当然是……”

    蓝梦的眸底,升腾起一抹希望的神色。

    “——没有爱过。”

    君明翊眸光渐冷,仿佛在戏谑一般,薄凉的从嘴唇里吐出这无比残忍的四个字来。

    蓝梦先是一怔,忽然抬了抬头,忍不住放声大笑了出来,笑得凄凉而绝望!笑着、笑着,放声痛哭……

    “叶妩!叶妩!我恨了你一辈子,将你视为此生最大仇敌,甚至活活折磨了你将近一个月……就是因为他,就是因为我们共同爱上的这个男人啊!”

    “无论是我,亦或者是你,都只是他棋盘上的一颗棋子,只是他平步青云的工具!早知如此,我又何必与你相争?”

    “叶妩……是我折磨了你这么多天,如今,就在你的尸骨旁边,就在你死后的半个小时里,我就糟了报应!这就是我的报应啊!报应……我挚爱了一生的男人,根本不爱我!我只是他的工具……”

    “叶妩!不用你那么辛苦的到十殿阎罗面前告状了!不用你期待下辈子向我报仇了……我已经得了报应!我爱他入骨,他却不曾为我感动过分毫……这就是老天对我的惩罚!”

    红裙美人幽幽浅笑,眼梢极具风情的瞟了一眼君明翊,“君三少,好歹人家蓝大小姐也为你当牛做马这么多年,你怎么就这么不解风情呢?人家眼瞅着都要死在你的手上了,难道你就不能说点好听的,哄哄她,让她死得瞑目一些?”

    君明翊凉凉一笑,用手臂轻轻的将红裙美人搂在怀里,亲昵的笑道,“我不习惯对任何弃卒施以怜悯,没有了价值的棋子,没资格浪费我的时间。”

    “讨厌!这么薄凉的男人,人家真的是好怕怕呢!看起来,就算是我们婚后,人家也要小心你一些,省得被你卖了都不知道。”红裙美人攥着粉拳,轻轻的敲打在君明翊的胸膛上。

    蓝梦看着这对男女打情骂俏的模样,几乎恨得睚眦欲裂!她对君明翊情深入骨,激不起仇恨,便只能将红裙美人恨入了骨子里,咬紧牙关,几欲发狂!

    看着金童玉女般的两个人亲昵的搂在一起,蓝梦只觉得心中越发的恨,身体越发的冷,渐渐的痛苦占据了整个身体,一直攀升到顶端时,两眼一黑,——直接被气死了!

    “嗤,这也太不禁逗弄了吧?”红裙美人松开君明翊,瞟了一眼蓝梦的尸身,撇了撇嘴,带着几分抱怨口吻的道,“对你倒是情真意切的,但也实在不禁折腾,我还没怎么样呢,她就这么死了?那个叶妩虽然贱,可好歹意志力不错,能被她那么折腾了将近一个月……她竟然比不上叶妩半点!”

    君明翊轻笑了一下,“我捅的那一刀很有准头,是从后心捅进去的,直接到心脏的位置……她能坚持这么长时间,已经不错了,反倒是你,怎么故意跟这种小人物一般见识了?”

    红裙美人骄纵的轻哼了一声,“谁让她按捺不住性子的?我还当她能继续再折磨叶妩几天,这才忙完之后,匆匆赶了过来,想趁机在叶妩身上发泄一番……亲眼看着我的好姐姐,是怎么死在我面前的,但她既然提前弄死了叶妩,那我也只能在她身上找找平衡了。”

    君明翊笑了笑,不再言语,只是拍了拍红裙美人的后背,淡淡的道,“时间不早了,我们回酒店吧,这里会有人来处理的……”

    说罢,两个人并肩而立,径直就要走出去。

    还未跨出一步,却听得门口玄关那里,以及二楼的室内观台那里响起了沙沙的脚步声,根本不给两个人任何反应的时间,却听得一个温和的声音响起,映衬着落地窗外的雷电交加、狂风暴雨,显得异常的森然恐怖……

    “古大小姐、君三少,刚杀完了人,何必这么急着走呢?”

    听见这个声音,两人几乎是浑身一震,呆怔的循声望去,碰巧一道闪电劈过,外面的雷电光亮透过落地窗,照进室内,投射出一道男人的侧影,正站在观台那里,俯视着两人……

    借着雷电的光亮,红裙美人竟然一眼就认出了观台上的那个男人是谁!

    “——哥!”红裙美人出声唤了出来,笑容里带着几分谨慎和讨好的味道。

    男人缓步顺着旋转楼梯而下,到了一楼,终于站在了两人面前,神态温和而纯良,容貌俊秀,尤其是那双遗传自母亲的桃花眼里,隐隐的浮现出几分潋滟波光。

    只是,此时此刻的他,居然摘掉了那副金丝边眼镜,真正的呈现出他独有的风采卓绝。

    君明翊意外的看向红裙美人,眼底里有些疑惑,似乎在好奇来人是谁。

    男人嗤嗤冷笑,“君三少何必装算呢?你给东倭国输送了多少我龙国的情报,难道还不知晓我容叙是什么人吗?”

    君明翊下意识的后退了半步,摸了摸怀里的匕首。

    他向来刀不离身,身上至少会带上五六把刀子,以作备用。

    红裙美人悄然捏了捏君明翊的手心,示意让他稍安勿躁,倏然摘下脸上的金色面具,露出那张神秘的面庞,扯了扯嘴角,向上扬起一抹甜蜜而天真的笑容来,“哥!你怎么会在这里……你应该不会不认识我这个妹妹吧?我可是你唯一的亲妹妹古婀,是你的亲人……”

    听着对方在不停的套近乎、用言语暗示那份并不存在的“亲情”,容叙忽然觉得有些可笑,只是淡然的说出了一句话,“我姓容,你姓古。”

    古婀没料到容叙居然推脱起来,微微的一怔过后,很快的垂下头,带着一抹黯然的道,“哥,我知道你怨恨妈妈,也怨恨我,怨恨古家为什么要抛弃你,害得你被容家人瞧不起,你放心……我会替你报仇的!容家曾经对你施加过的一切,我都会千百倍的报复在他们身上!我古婀的哥哥,才不会允许他们容家人欺负!”

    说到最后这句话,古婀猛地抬起头,亮晶晶的眼睛看向容叙,一派孺慕之情。

    容叙真想为古婀的逼人演技拍手叫好,能做到她这个份上的,真不愧是幕后黑手啊。

    不过,可惜呢……

    “容家人对我很好。”容叙淡淡的从嘴唇里吐出这句话来。

    古婀一副倔强任性、替兄长打抱不平的模样,“哥,你不用替他们容家求情!我都听说了,听说过他们容家怎么对不起你的,也听说过那些人是怎么欺负你的,你不需要替他们说好话,他们……”

    “他们很好。”容叙再度强调了一下,“至少,他们没有少过我的吃穿,没有虐待过我分毫,更加没有害了我的性命。”

    这最后几个字,容叙一边说着,一边似笑非笑的看向古婀。

    这话他说得还真的是出自本心。

    容家歧视他,冷漠他,虽然偶尔少不了酸言酸语、讥讽唾弃,容家却从来都没有苛待过他分毫,其他容家人应该有的吃穿住行,他一样俱全,而且家族从一开始就告诉过他,他在容家没有继承权,一切要靠他自己打拼,更加不曾算计、利用过他本人,更加没有因为家族出了一个私生子而嫌丢人的害了他的性命。

    容家尽到了抚养的义务,他容叙有什么资格报复容家?

    所以,在执掌了司家之后,容家众人虽然别扭和担心,可他容叙还真没对容家下手,只当彼此是陌生人。

    听到容叙说的那最后几个字,古婀的心咯噔一下。

    “哥……”古婀很快的红了眼圈,哽咽般的垂下了脑袋,“你不用跟我这么生分的,我知道你心里怨恨我和妈妈,但是……妈妈是有苦衷的啊!我打小就是自己,妈妈工作忙,没时间照顾我,那个时候我就在想,我要是其他的兄弟姐妹就好了,最好能有个哥哥陪我一起玩!后来妈妈告诉我,我真的有个哥哥……你都不知道,当时的我真的好开心!我终于不是孤单的一个人了,那个时候我就特别的期盼着跟你见面的那一天……”

    “然后,杀了我,是吗?”

    容叙打断了古婀的深情告白,接茬的道。

    古婀一脸震惊的看向容叙,“哥,你怎么会那么想……”

    “反正你已经杀掉一个了,不差再杀一个,对不对?”容叙眸光渐冷,紧紧地盯着还在惺惺作态的古婀,“你算计陷害叶妩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时间了,想必为了保持你在家族继承中的唯一性,杀掉我,也不是什么稀罕事情。”

    “哥!你在说些什么?我听不明白……”古婀一副委屈至极的模样,“妈妈就生了我和你,你怎么……”

    “确切的来讲,是三个人,你、我和叶妩……叶妩是你双胞胎姐姐,对不对?”

    容叙静静地走到叶妩的尸首前,凝望着死状凄惨的尸首,心紧紧地攥在了一起,两行眼泪顺着脸颊悄然流落下来,低沉着嗓音,“她叶妩,是我的亲妹妹,同样被母亲所抛弃的亲妹妹……她是我唯一的妹妹,而你——只是个心如蛇蝎的女人。”

    古婀瞳孔猛地一缩,下意识的咬了咬唇瓣,欲言又止,沉默了良久之后,喑哑着嗓子,“哥……原来你都知道了啊。”

    容叙阔步上前,抬手就是一个耳光!

    “不要叫我哥哥!我没有你这种妹妹!你已经得到的够多了,古婀,人心不足蛇吞象,你还想要的更多。”

    “因为这个世界上,只有我才配得到这一切,不是吗?”古婀忽然扬起一抹森然的笑容,凝望向容叙,淡淡的道,“想不到你居然知道这些事情,是不是白梓仪那个贱人告诉你的?”

    “她曾是你最好的闺蜜和姐妹!”容叙陡然冒起无名的怒火。

    古婀嗤嗤一笑,“也只有你会这么认为吧!你以为,谁都会像你跟司凛的那种过命交情?我跟白梓仪,不过是各取所需……当她失去了白家这个筹码之后,她就已经没有了跟我做朋友的资格,不过,怎是可惜呢,早知道你会遇上她的话,我就不会磋磨她这么长时间了,早点杀了她,你也不会知道这些事情。”

    “你是个恶魔。”容叙笃定的道。

    古婀欣然颔首,笑眯眯的道,“哥哥这么夸奖我,真是让人家不好意思呢!我还有更加恶魔的事情,不知道哥哥你是不是想知道呢?”

    容叙不明就里。

    “请哥哥回到司家,乖觉一些,不要插手我的事情……”古婀眨了眨眼,“不然的话,你的母亲古贞滢夫人可就要毒发身亡喽。”

    容叙不敢置信的看向古婀,“——你在拿你的母亲来威胁我!”

    “那也是你的母亲啊。”古婀无比残忍而冷酷的道,“于我而言,不过是一枚棋子罢了,当她将我抚养成人,当我顺利的从她手上接管古家的权力,她作为棋子的唯一作用就是来制衡你……难道你真的可以放任她不管吗?她可是你的生母啊。”

    容叙以手覆额,这个古婀,居然把自己的母亲也当成棋子,用她自己的母亲来威胁旁人,她这是用她自己的灭绝人性来碾压别人的良知!

    “既然连你自己都不在意你母亲的生命,那我又何必在意?”

    沉默良久,容叙终于冷冰冰的从唇瓣里吐出这样的话来,“我的亲人,只有叶妩一个……无论是你和你的母亲,根本无法左右我的意志!”

    说完这话,容叙猛地抬起手臂,——砰地一声枪响!

    本来古婀似乎还想要说些什么,神色间还有些得意,恰恰是伴随着这一声枪响,她得意而意犹未尽的笑容还凝固在脸上……眉心间,一枚血粼粼的窟窿赫然出现!身体,直挺挺的仰了下去……

    古婀从来都没想到,容叙居然半点都不愿意跟他废话下去,直接开枪!

    容叙紧紧攥住枪柄,手上还有些颤抖,他不愿意再听下去了,更加不愿意再多知道一些什么,他怕自己会真的被古婀怂恿威胁,怕自己会真的对不起司凛和叶妩的死!怕自己会真的放过那么个犹如恶魔般的古婀!

    君明翊再度后退了半步,下意识的想要找机会逃走。

    “行了,君三少,你不需要再后退了,你逃不掉的……这幢别墅已经被团团包围,现在至少有三只以上的狙击枪对准了你……束手就擒吧。”容叙蓦然道。

    君明翊下意识的也想说点什么,枪声再度响起,只是这一次……他只觉得全身一麻,渐渐瘫软在地,可意识却无比的清醒着。

    在他身上用的是麻醉枪,容叙没打算给他个痛快。

    “放心好了,”容叙慢步走到君明翊的身前,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他,森森浅笑,“你在我妹妹身上施加的所有痛苦,我会千百倍的偿还给你……鉴于你跟东倭国皇室的关系,以及你妹妹渡边雪莉还在逃的情况下,你暂时不会死掉,相信我。”

    君明翊绝望的合上了双眼……他怎么也想象不到,自己明明已经胜券在握,准备入驻天京,却在这短短的一个晚上从天堂跌入地狱。

    只是,当他重新睁开眼睛,认命般的由着KA特勤员搬了出去时,正好路过蓝梦的尸首旁。

    望着那具临死前还爱他爱得发狂般的尸体,君明翊蓦然开口,带着几分乞求口吻的道,“……等我死后,请将我的骨灰跟蓝梦的骨灰合葬在一起吧,拜托了。”

    “你就放过她吧。”

    容叙冷冷而笑,“活着利用、算计、祸害她还不够,难道死了还想缠着她?难道你下辈子还想再坑她一辈子?麻烦你换个人坑吧!你放心好了……我肯定不会将你们安葬在一起的,我怕她被你连坑两辈子,死后怨气太大!”

    君明翊怔住了一下,终于无话可说了,任由着别人抬了出去……只是目光一直停留在蓝梦的尸首上,刹那间,心里忽然五味杂成。

    “容boss!”

    一个欢畅的声音在别墅客厅的角落里响起,含含糊糊的,似乎嘴里有些什么东西。

    容叙扭头一看,却见个穿着牛仔裤和T恤衫的小姑娘,正站在角落里,脸上满是坑坑洼洼的疤痕,嘴巴上叼着棒棒糖,笑容欢快。

    “乐南?”容叙诧异了一下,“你不是在休假吗?”

    “哎呦,你们都一窝蜂的跑来北宁市,我能不来吗?”小姑娘撇了撇嘴,吐出了个棒棒糖的塑料棍,双手揣兜,用嘴角朝着角落里努了努,“这还有一具尸体呢,好像已经腐烂好几天了,唔,有点恶心……”

    容叙眉头轻皱,“还有一具尸体?”

    “对呀,从穿着上来看,有点像是乞丐……好像腿也断了一条。”小姑娘评估道。

    容叙走到近前,低头看了一眼已经腐烂的尸体,强烈的刺鼻味道让他有点恶心,鉴于尸体腐烂,已经完全看不出相貌体态,只能蹲下身子,戴上橡胶手套,细细的翻了翻尸体身上的衣料和物品。

    当他翻到尸体脖子上戴着的一条项链时,随手挑起项链上的挂坠时,整个人猛地一震,几乎僵硬在那里!

    项链只是一条细链子,可作为坠子的却是一枚戒指,戒指样式熟悉,尤其是背面还镌刻着一个“凛”字,用紫光灯照过去,上面带着很明显的司家暗记……

    “怎么了?”小姑娘叼着棒棒糖,瞧着容叙的脸色有些不对劲。

    “这、这个是司凛的戒指……”容叙整个人几乎懵在那里,眼睁睁的看着这具尸体还停留在临死前的姿势——似乎在用尽生命的最后力量来爬行。

    而爬行的方向,就是叶妩的尸首。

    他只求自己能离叶妩近一些……在近一些……兴许,因为离得近,下一辈子投胎时,他就可以跟她延续这一生的奢念……

    这一辈子的爱来得太突然、太短暂,我愿许以来生。

    “boss……”吧嗒一声,小姑娘嘴里叼着的棒棒糖,也掉落在地。

    容叙蓦然起身,强行压抑着眼泪,扭过头去,不愿再看,“来人,从尸体上取得DNA样本之后,便将……叶妩的尸首和这具尸首……合葬在一起吧,好好安葬。”

    如果真的是如自己所猜测的那般……叶妩,当初的你,为什么不愿意等一等?回头看一看?

    兴许,在你当初结婚车祸的那一天,在那片交通岗处,选择的是原地休息,或是去了医院包扎,我会走下车,然后……你就会遇上命中注定的那个人。

    彻夜未眠。

    寂静空旷的办公室里,只是升腾着呛人的烟雾,向来不抽烟的容叙第一次放纵着自己,以一根又一根的香烟来度过这难捱的夜晚……

    办公室的门忽然被推开,扑面而来的烟味呛得来人咳嗽了好几声,乐南埋怨的声音响起,“容boss啊,就算那具尸体真的是boss的,你也不用……好吧,你这是心情不好,准备把办公室点着了,对吧?”

    容叙抬头,俊秀的容颜被憔悴所掩盖,目光所及之处,颇有些意外。

    原因无他,乐南不是自己过来的,还推着一个轮椅,轮椅上坐着一个脑袋大、身子细的“小怪物”,身上瘦得近乎于皮包骨了,可偏偏脑袋很大,依稀可以辨认得出小怪物昔日的容颜……如果忽略掉身体结构的这份不和谐,其实看起来小怪物年纪挺小的,偏偏又绷着张脸,显得说不出的怪异来。

    注意到容叙的眼神,乐南得意洋洋,“她是我连夜从蓝家的秘密实验室里救出来的,听说是个超级天才……蓝家贡献出的不少科技成果,就是拜她所赐!你别看她现在长得奇怪啊,其实挺漂亮的,嘿嘿……她想来感谢你一下,所以我就特意带她过来了。”

    小怪物目光一直都投射在容叙的身上,忽然挪动着轮椅,一直来到容叙的办公桌后面,身子向前探了探,大方的伸出手,嗓音沙哑中还带着一抹清脆和冰冷的味道,“你好……我是金铛铛,是叶妩最好的朋友……”

    容叙沉默了一下,忽然掐灭了手上的香烟,主动站起身,微微的俯过身子,将自己的手同样伸了过去,握住对方冰凉的手,露出一抹温和而浅淡的表情:

    “你好,我是容叙,是叶妩的哥哥……”

    两只手,轻轻的握在了一起,一只冰凉瘦小,一只温暖宽厚。

    他们这一握,便是一辈子……

    ------题外话------

    七千字更新。这一章算是弥补容叙和金铛铛~

    作者菌这几天已经疯癫了,被新书逼的,写好一个总纲,被自己推翻掉,折腾了这么多天,已经崩溃ing。

    对了,今天更新时间正好是阅兵式的时间,大家看了木有?
(快捷键 ←)上一章:第45章 容叙四返回目录下一章:第47章 蓝雪番外(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