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穿越小说 »豪门权妇最新章节列表 » 第47章 蓝雪番外

第47章 蓝雪番外

文/紫魂
豪门权妇 本章字数:7298 豪门权妇txt下载
推荐阅读:超级军工帝国 清妾 熬鹰航空业 魔狱 凤阙 火葬场奇谈 韩娱造星师 狂神进化 权国 重生炼气士
    我叫蓝雪,是蓝家大小姐,唔,至少是名义上的。

    头顶上还有个“哥哥”,名叫蓝羽……其实应该叫蓝雨才对。

    母亲是古家的女儿,本应该一世无忧才对,却在有心人的算计之下,爱上了天京城世家蓝家的少爷。

    古家向来不会与天京城的世家联姻,古家的女儿更是很少会外嫁到别人家里,一般都是从家族死士中挑选合适的人选嫁了过去,或是嫁给普通家庭出身的男人,隐瞒身份,过着一世安好的日子。

    可偏偏,家族已经安排好了母亲的婚姻之后,母亲却爱上了蓝家的男人,那个男人……用最温柔的笑容以及最体贴的举动,感染了母亲,让她犯下不可弥补的滔天大错,——她选择悔婚,然后背弃家族而出,嫁给了那个蓝家的男人。

    被母亲抛弃的未婚夫,就是容家长子,那个容家的怪胎宅男,——据说是天才般的人物,在诸多科研项目上有着不可超越的成就,也是国宝级的科学家,为人单纯而认真,没有外面那些男人的花花肠子,也没有世家豪门子弟的骄奢淫逸。

    最重要的是,他其实很喜欢母亲,很喜欢、很喜欢的那种……

    可母亲并不喜欢他。

    他不会说那些甜言蜜语,言谈间带着一股子宅男特有的木讷和拙劣,甚至跟母亲说话时,会磕磕绊绊、脸红不已,他没有风度翩翩的外表,衣服上经常带着褶皱和汗渍,连戴着的眼镜常常都是瘸腿的那种,他长得并不高大,甚至因为长期呆在实验室里,身子骨有些单薄,皮肤苍白得可以清晰的看得见下面的青色血管,他不会送母亲那些奢侈而华美的礼物,不会带着母亲一起逛街,却只会在母亲的生日宴上给她送上自己手工制作的机器人或是一段软件程序……

    母亲从来都不敢想象,她为什么要嫁给这样的男人?难道就因为自己是个私生女,所以才这么不受家族待见?可是族老们明明都说过了……她是古家的女儿啊,古家人丁单薄,私生女也是女儿……

    再然后,母亲爱上了蓝家的男人,已然决然的悔婚,投入了那个蓝家男人的怀抱,任由着容家长子茫然无助的看着她,手上还抱着他新做出来的手工机器人,孤零零的站在那里……是母亲嫌机器人不好看,他特意在机器人的外面加了一层仿真皮,涂上炫目的色彩,希望在她的生日宴上给她一个惊喜。

    母亲悔婚,古氏和容氏两家暴怒不已,容家长子颜面扫地,再也未曾在这个圈子里出现过。

    为了追求所谓的爱情,母亲叛出家门,与蓝家的男人闪婚,嫁进了蓝家,成了蓝家的儿媳妇……

    那个时候的蓝家,还只是天京城的二流世家。

    那个蓝家的男人,就是我的父亲。

    母亲和父亲结婚的那一天,容家长子突然出现,他拿着父亲在外面花天酒地的证据,希望可以挽回这个不值得他爱的女人,却被母亲赏了一耳光,将他撵出天京城……

    容家和古家的联盟,因为母亲的背叛,而彻底覆灭破裂。

    更加重要的是,母亲毁了容家那个天才般的长子,容家恨上了古家,甚至处处为难起古家的产业,两家两败俱伤。

    后来,容家长子终日买醉,母亲的姐妹——古家真正意义上的大小姐古贞滢,深觉愧疚,替代家族向他以酒赔罪……

    孤男寡女,古贞滢又有心替家族和自己的姐妹赔罪,喝酒的时候,并没有耍花样,几杯下肚,一对青年醉酒的青年男女,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情。

    那个时候,古贞滢才仅仅十八岁,还未曾选择结婚对象。

    那一次醉酒后,容家终于停止了对古家的报复,古贞滢和容家长子努力做出一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模样。

    只是后来……古贞滢怀孕了。

    除非危及到生命,古家是绝对不会允许家里的女儿媳妇堕胎的,古贞滢只能咬着牙,生下了这个孩子,并渐渐养大,取了名字叫古叙,并悄无声息的将这件事情隐瞒下来。

    古家只有两个女儿,其中的一个已经嫁进了蓝家,并与古氏断绝关系,剩下的一个古贞滢,自然不可能嫁人……而那个死宅的容家子,又是容氏长子,更加不可能入赘到古家。

    古叙长到几岁大的时候,容家终于知道了这件事情,尤其是当听说古叙遗传到了容家长子的智商和天才时,决定将容家的孩子索回。

    碰巧那个时候,古贞滢已经从家族内部挑选好死士,准备结婚生子,便将古叙送回了容家,改名叫做容叙。

    只是,谁也没有料到,在容家长子将自己的儿子接回来的途中,遭遇了车祸,容家长子身死,容叙却因为年纪小,身材小,侥幸逃过一劫。

    先是古家人背弃婚约,现在自家长子又因为这个古家的孩子而英年早逝,所以,容家上下对容叙这个“扫把星”很是看不上,又不能将容家长子跟古贞滢的事拿出来说,只能故意以“私生子”的名义鄙夷他。

    至于为了蓝家男人而叛出家门、不惜悔婚的母亲……她也终于遭到了报应。

    我的父亲——蓝家次子,外表风度翩翩、温柔体贴,却是个彻头彻尾的骗子渣男,当年的蓝家发展陷入瓶颈,缺乏资金,便盯上了古家的财力,本来蓝家看上的是古贞滢,可怎奈古贞滢年幼,又终日足不出户,只能退而求其次的盯上了早已有婚约的母亲,设下陷阱,引母亲爱上了我的父亲,甚至不惜为他背弃家族,背叛未婚夫,带着自己多年的积蓄,嫁进了蓝家。

    蓝家想娶的不是我的母亲,而是古家的财富,可他们万万没料到,古家居然与母亲断绝关系,双方撕破脸皮,老死不相往来,得到大笔资金支持的野望就此破灭,父亲忽悠着母亲将手上的积蓄钱财拿出来之后,便将她丢在一旁,置之不理,恢复了浪荡纨绔的本性,终日跟那些小明星们厮混。

    可怜母亲大着肚子,满腔的爱情与希望,被丈夫泼了一盆冷水,应付着外面那些源源不断的小三小四不够,甚至妯娌还故意挺着肚子向母亲炫耀,说自己怀的是男胎,建议母亲也去做个检查,看看是男是女……要是女孩的话,还是打掉了吧。

    世家里的女人,只有生下儿子,才有地位。

    母亲生下第一胎的那天,父亲正在酒店跟个女明星飘飘欲仙,——父亲早就染上了毒瘾。

    在得知自己生下来的那一胎是个女孩后,向来要强的母亲再也受不了这份打击,昏了过去。

    再度醒过来的时候,我的姐姐……就变成了“哥哥”。

    这么多年来,“哥哥”为了隐瞒住性别,为了维系母亲的这个弥天大谎,到底吃了多少苦,到底受了多少委屈,蒙受了多少次的不白之冤,早已经无从而知了,好强的母亲将“哥哥”真的当成男孩子来培养,从小带在身边,更是在几年的时间里,拼尽心血,创下了一份不菲的家业,让蓝家上下眼馋得差点口水流落下来。

    后来,母亲再度怀孕了,而且因为过度劳累,胎相很不好。

    趁着母亲怀孕的契机,蓝家以孕妇养胎作为借口,终于将母亲创下的那份事业强抢了过来,可惜商业天赋不是人人都有的,几个月的时间,曾经的商界新星濒临破产,后来蓝家更是将之卖掉了,换来的资金全部用于蓝老爷子向上爬。

    蓝家的今天,是母亲用那几年时间换来的。

    我降生了。

    第二胎依旧是个女孩,母亲似乎真的绝望了,更加绝望的是,我的身体很不好,有先天性的病症,如果不换肾的话,很有可能活不过二十多岁。

    偌大的蓝家上下,谁也不愿意牺牲自己,牺牲自己的一颗肾,给一个女孩子。

    “哥哥”倒是很想把自己的肾分给我一个,可惜……根本不匹配!

    换肾治病需要钱,母亲只能再度出山,二度白手起家,只是每次赚了些钱的时候,毒瘾深重的父亲便会把钱偷走,渐渐的,父亲胃口越来越大,蓝家的胃口也越来越大,每次赚到的钱不是被父亲偷走用来吸毒,就是被蓝家长辈们强行“借走”,用以资助他们平步青云。

    他们一边拿着妈妈辛辛苦苦赚来的钱,一边嫌弃着妈妈不能把古家的财富给他们拿回来。

    几年的时间,母亲熬得油尽灯枯,终于撑不住了,偷偷的在国外账户里咱了一笔钱用以我长大之后换肾的,又以治病为由,将我带回了古家……

    那一天,母亲带着我,跪在古家大门前。

    姨妈古贞滢打开大门,用那般仇恨的眼神看着我的母亲,淡淡的道,“……他死了。”

    母亲当即泪如泉涌,失声痛哭。

    “如果不是你,古月盈……他不会死,两家也不会落得如今这般下场。”古贞滢眉目清冷而带着一丝恨意,手边上,还拉着一个戴着面具的小女孩。

    现在细细回忆起来,她的表情和姿态,想必……姨妈应该是喜欢那个容家长子的吧?不然的话,她也不会那么仇恨着我的母亲,更加不会有容叙的存在。

    只可惜,容家长子,始终爱着的是我的母亲,而我的姨妈——古贞滢,只能为了家族,从死士中挑选出一个男人,作为她的丈夫。

    求而不得,所以,她才会那么恨着我的母亲。

    “你有今天,这是你的报应……背叛家族,当众悔婚,更加……背弃了那个爱着你的男人。”古贞滢的嘴角,带着一丝的快意与疯狂。

    母亲跪在古家大门前,哭得撕心裂肺。

    她后悔了。

    后悔当初的天真与叛逆,后悔当初对家族的不信任,更加后悔年轻时对父亲的爱慕,后悔背叛了家族,又落得今天这步田地……

    容家再混乱,却好歹会给她一条活路;

    容家长子再不济事,却对她一心一意、视若珍宝;

    容家长辈们再不和善,却不会逼得姐姐变成“哥哥”;

    古家再利益熏心,却依旧是她的娘家,是她的最大靠山;

    我的母亲,放弃了那个简单爱恋着她的男人,放弃了自己的靠山娘家,如同飞蛾扑火一般,嫁给了男人。

    她以背叛全世界作为代价,得到了自己的爱情,可到最后,恰恰是她的爱情背叛了她。

    古贞滢终究还是没有狠下心来紧闭大门,反而就在古家门口,与母亲达成了一笔交易:以蓝家情报,换得她死后,古家对我和哥哥的保护。

    或许是看在死去的容家长子面子上,古贞滢终究还是心软了。

    这是一场不对等的交易,母亲并不是蓝家的核心人员,也不知道蓝家什么太过机密的事情,她所知的,甚至还不如古家对蓝氏调查所得来详细……她所知的,对于古家,其实没有什么用,所谓的交易,不过是古贞滢原谅她的借口。

    而母亲,甘愿为爱赴死,跪下乞求昔日的姐妹,为的不过是给我和哥哥留一条生路。

    就算她死了,有古家作为靠山,蓝家只会看重我和哥哥,而不会轻易戕害。

    年幼时的我,并不理解其中的深意,只是将这一幕记忆下来,就算是回家之后,只字未提。

    再然后,妈妈拿不出钱来给蓝家和父亲,毒瘾发作的父亲,歇斯底里的殴打着已经油尽灯枯的母亲,而我和哥哥……躲在门后面,捂着嘴,不敢发出半点声音,眼睁睁的看着父亲将母亲打死,蓝家上下众人冷眼旁观,看着父亲将母亲打死,只为了将母亲的最后存款逼出。

    母亲瞪大了眼睛,无声无息的躺在客厅地毯上,血液染透了红色的地毯……

    那一幕,烙印在我和哥哥的灵魂里,犹如魔鬼一般,难以摆脱忘却。

    那个时候的我,默默发誓:——我要毁了蓝家!哪怕这一切是母亲的报应,哪怕这是母亲背叛家族和未婚夫的下场……

    或许是因为母亲的悲惨爱情,无论是我和哥哥,都未曾对所谓的爱情起过分毫的期待与奢望。

    蓝家打死了母亲,对外却宣称母亲是从楼梯上滚落下来摔死的,匆匆办了一场葬礼,父亲做足了情深意重好丈夫的面子工程,——天知道,我亲眼看到的,父亲在母亲的灵堂前,还跟个女人偷偷鬼混。

    母亲的葬礼上,姨妈古贞滢终于姗姗来迟,如同打发乞丐一般的在父亲脸上摔下一张支票,当众警告蓝家:“这两个孩子还好好活着,我古家每年会提供一笔资金给蓝氏,作为供养他们兄妹俩的资金……他们俩中的任何一个要是死了,或是缺胳膊少腿的,这笔资金我就会提供给白家!”

    说完这话,古贞滢扭头离开,态度冷漠无比,连看我一眼都奉欠,甚至都未曾给母亲上一炷香。

    她只是看在我和哥哥的血脉里流淌着古家人的血液,才会出现在这里,警告一番蓝家,并非是出于所谓的亲情。

    打那以后,爷爷对我们兄妹俩殷勤了许多,甚至还将哥哥当成继承人来培养,怂恿我们去跟古家人攀亲戚……

    无论是我,抑或是哥哥,其实都挺清楚的:继承人是假,要钱是真。

    我撑着破败的身体,磕磕绊绊的长大成人,而姐姐依旧扮演着哥哥的角色,甚至为此不惜每个月固定服用对身体有害的雄性激素,以避免露馅,我们的父亲则死于吸毒过量……就在母亲去世的三个月后。

    这些年来,哥哥不停地在替我寻找器官移植捐献者,每一个跟我碰巧肾脏匹配得上的,都会出现这样或是那样的意外,使得我根本无法恢复健康的身体,三天一小病,半月一大病……可偏偏每次都是游走在生死的边缘,最后都会被抢救过来,想死都死不成。

    蓝家是为了那笔钱,才拼命地要吊着我的生死。

    再然后……我看见了那个名为容叙的青年,他站在司凛的身后,温和的笑容下,掩饰的是渗人骨髓的冰冷与漠然,我一眼便看出来了。

    他就是姨妈的儿子,也是容家长子的儿子。

    再度见到他时,我却发现,他温和外表之下的冰冷,似乎融化了些许,连唇角挂着的笑容都真实了许多,金丝边眼镜后面,那双桃花眼投射出来的视线一直在紧紧追随着一个年轻美艳的女孩子……我以为,他喜欢她,就如同他父亲喜欢我的母亲那般。

    “……你喜欢她?”

    我主动走上前去,好奇问他。

    容叙回首看了我一眼,沉默了一下,似乎并不觉得意外诧异,很显然,就如同我知道他是谁那般,他也知道我是谁……

    “她是我妹妹,”对方舔了一下嘴唇,望向女孩时的眸光柔和而宠溺,“亲妹妹。”

    我颇感意外的看向他,只是短暂的一怔过后,联想到姨妈身边的那个小女孩,“……双胞胎?”

    “嗯。”他应声,阔步追寻着女孩和司凛的背影而去,行走间,竟然有些雀跃和欢喜的味道。

    我默默的看着他,忽然有些喜欢司凛身边的那个女孩了,不知道为什么。

    很快的,当我开始偷偷地打听起司凛身边的那个女孩的讯息时,那个名为古婀的表妹站在我面前,居高临下的警告我:“不许插手我和叶妩之间的事情,不许你帮她!不然的话,我就断了给你们蓝家的钱!该怎么做,蓝雪……你最好想清楚!到时候别怪我不客气!”

    说完这话,古婀高傲转身离去……就好像她母亲当年在灵堂所做的那般盛气凌人。

    我果然还是更喜欢那个叫叶妩的女孩子啊,这个叫古婀的小表妹真的是一点都不讨人喜欢呢。

    很快的,叶妩出现在我面前,并向我提出的交易和合作条件,印证了我心中的猜测与感知,——她不仅仅是我的表妹,更加是我的小福星呢。

    我的肾脏有着落了,我可以健康的活下去,可以看着蓝家覆灭,可以看着我哥哥重新恢复身份……

    阿妩小表妹不愧于她的福星小能手称号,我得到了一颗健康的肾,甚至亲眼看着蓝家在被送上巅峰之后,又因为那个“捐献”肾脏给我的私生女,而家族灭亡……

    那个私生女,居然将一种名为松麻碱的毒品,被她下在了全家人吃的饭菜,连续下了好几天!

    透支生命的烈性毒品,效果绝佳,却活不过三个月!

    蓝家全家,竟然全家中招,除了一个被发放到外地的,以及一个纨绔子弟,两人侥幸逃过之后,竟然全家上下,没有一个幸免!

    这大概就是报应吧?或许……也可以叫做命中注定?

    注定全家死于毒品的手上,我们的父亲吸毒过量而死,只是个开始,蓝氏家族死于毒品,这才是复仇进行曲的**!

    当我和哥哥站在蓝家门口,亲眼看着家族上下匍匐在客厅里,生不如死的模样……心里竟然有那么一丝丝的快意和安慰:母亲,如果您在天有灵的话,不知道是否可以瞑目了?这不是我们俩直接下手做的,我们只是推波助澜,不用背负上弑亲的罪名……哪怕这些人根本就未曾将我们当成亲人。

    天京城顶级世家蓝家,就这么在短短的一个多月时间里悄然陨落湮灭,而在同一时间,作为死对头的白家,渐渐衰弱下来,直至后来,在司凛与叶妩的婚礼那天,消逝在一场火海之中……

    哥哥终于可以变回姐姐了,蓝羽也终于可以变回蓝雨,几年之后,风声过去,她从现有的职位上退了下来,考取司法,立志要当一个主持正义的**官,而且还被一个男律师猛烈追求着,相信很快就会步入婚姻的殿堂……即便,她因为常年服用雄性激素,可能一辈子都无法生育。

    姐姐没有把这件事情隐瞒下去,反而还极为坦然的告诉了那个男律师。

    索性,她得到的是宽容与谅解,是认可与决不放弃!

    什么?……你问我?

    按照当年的约定,我自然是去KA当起了情报分析员,一点点的靠着自己的头脑和能力,坐上情报主管的位置,再然后……被叶妩挖了墙角,力压李若希等人,成为她的首席特助,兼职做着KA首席情报顾问的工作。

    我没有爱情,也不需要爱情,我绝对不会冒着千分之零点一的概率,重蹈母亲的覆辙。

    母亲被父亲打死的那一幕,是我灵魂里永远无法磨灭的烙印。

    ------题外话------

    被新书折磨得一脸血ing,作者菌新书大纲到现在没坑出来,肿么破?
(快捷键 ←)上一章:第46章 容叙(五)返回目录下一章:第48章 儿女都是债(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