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穿越小说 »豪门权妇最新章节列表 » 第49章

第49章

文/紫魂
豪门权妇 本章字数:8416 豪门权妇txt下载
推荐阅读:舰娘之火力提督 重生之日本大作家 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超凡双生 [希腊神话]冥府之主 犯罪心理:罪与罚 明末强梁 仙碎虚空 一世情妍,教授大人坑萌妻 林家娇娘
    俊美颀长的青年,一身黑色西装,剪裁得体,周身的衣饰无一不是低调的奢华与精美,穿在他的身上,显得干练非凡,安静的站在那里,犹如一尊雕塑,神色冷肃而淡漠,深沉得让人觉得心安。

    更加让人心动的是,他那一身的华贵穿着,是他靠着自己的能力赚钱买的,却并非是长辈们的馈赠。

    叶妩视线飞快的扫过青年那双深棕色的眸子,瞧着他眼神里并没有半点对宝拉的担心,心下有些愧然:想必他应该知道自己的安排了吧?不然的话,宝拉这些年可是他一手带大的,宝拉离家出走,他不可能不担心……这种事情,下次应该提前跟他打声招呼的。

    “小九……”叶妩开了口,朝他招了招手,极为和气的道,“坐下说吧。”

    君廷睿闻言,只是迟疑了一下,这才找了个角落里的位置,径自坐下,看向叶妩。

    年幼时的自闭症,似乎随着时间的流逝以及叶妩的关怀,而渐渐好转了起来,至少不会再如小时候那般的木讷和沉默……即便现在的他,同样话少寡言。

    君廷睿是自己一手养大的,叶妩自然不会客套,只是絮絮叨叨的叹息道,“宝拉这丫头的性子也不知道随了谁,自从了解到雇佣兵这一行当之后,就整天琢磨着想要出去闯荡,当个雇佣兵,在电话里跟我提过好几次了,我起先还能拦着她,这几年眼瞅着这丫头越来越没规矩,不服管教,我也是实在没办法了……这一次就算是给她个机会,她要是真的能跑得出去,就顺了她的意,要是这丫头没跑出去,就在家里多拘她几年……谁想到,这丫头居然真的……”

    君廷睿起身,愧然垂首,“抱歉,叶姨,是我没有看住她……”

    叶妩轻笑了一下,目光看着君廷睿高大的身形,又朝他摆了摆手,示意让他坐下,“你不是没看住她,你是根本对她没有丝毫的提防之心……你嘛,我还能不知道吗?你是我一手带大的,算是我半个儿子了,这个家里,能对宝拉言听计从的,也就是你了,连小一他们都比不上你……我可是记得,小的时候,宝拉闯祸,你替她顶罪,宝拉干坏事,你替她把风,把族老们气的呦!”

    君廷睿的脸颊微微的浮现出一抹绯红之色。

    瞧着君廷睿这般赧然的模样,叶妩脸上露出一抹浓浓的缅怀之色,手扶了扶肚子,“一转眼啊,你们这群小豆丁都已经长大了,我也老了,跟不上你们年轻人的节奏和想法……但依我说,小九,你也别太把宝拉当成个宝了,我不需要你拿自己的感情报恩,也不会强行拉郎配,宝拉这丫头跑出去几年,等她开了窍,若是真的喜欢你,你也喜欢她,那我自然会送上一份嫁妆,欢欢喜喜的把她嫁给你;可若是宝拉对你有的只是兄妹之情,而你……”

    “叶姨,”君廷睿打断了叶妩的话语,极为认真而诚恳的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一切不过是顺其自然罢了,宝拉年纪还小,我也在闯荡自己的事业,您抚育了我,又给了我发展的平台,我现在想做的只是建立一份自己的事业,至于我会宝拉之间的事情,我不会留下芥蒂,更加不会影响到我们之间的感情。”

    叶妩带着点忧虑的微微颔首,“你自己心里明白就好……我不敢向你保证些什么,又不想强迫宝拉如何,所以……只希望不会耽误你……”

    我瞧着叶妩这般的模样,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拍了拍她的手背,“行了,你也别操心了……我现在觉得万分的幸运,没有结婚生子,不然的话……这些儿女都是债啊,抚育到大还不够,还要操心儿女的婚事……简直一辈子都没有个尽头。”

    叶妩嗔怪般的瞟了一眼我,“是!是……是!就属于你最逍遥自在了,这些年来,大家都相继的生儿育女,就你孤零零的……就算是你不打算结婚生子,也好歹领养个孩子吧?”

    “没兴趣。”我立刻摇头拒绝,“现在每天的工作差不多就已经占据了我的所有时间,等年纪大了,退休了,就去跟你作伴……难不成你家这群孩子还不肯帮我养老送终吗?”

    两个人絮絮叨叨的唠着工作与生活,而飞速奔逃的某只,却发现自己很光荣的……迷路了。

    摔!她只是想跑出来当雇佣兵,过着那种惊险刺激的生活,不愿意当个混吃等死的米虫,才千里迢迢的跑出来……

    可谁想到,才刚跑出来第一天,居然特么的迷路了!

    机场里偷偷顺走的地图啊,居然会是过时的!

    在决定偷跑之前,她可是做了“充足”的准备,在雇佣兵的秘密网站上查到了一处集合点,可以在那里加入雇佣兵团或是注册雇佣兵讯息、接收任务、完成任务领取奖励……她足足在这里绕了三个多小时,却连那个集合点的影都没找到!

    一直到深夜,宝拉还是没有从这个地界上寻找道自己想要去的地方,没办法,只能暂时随便找了个旅店住下,想跟旅店的主人打听一下那个集合点再说……

    随便找了一家名叫“记忆”的小旅店,拖着行李箱走进去的时候,宝拉很明显的楞了一下……

    原因无他,旅店的老板居然是个金发蓝眼的美少年,淡金色的卷发,犹如午时的阳光,金灿灿得有些刺眼,湛蓝色的眼眸,纤细而颀长的身材,笑容灿烂,正在脸色绯红的被几个大波美女调戏挑逗着,羞答答的,犹如一朵金雏菊,简直养眼到了极致。

    看见一个拖着行李箱的东方小美女走了进来,美少年立刻如蒙大赦一般的跳了出来,用流利的龙国语道,“嘿!亲耐的美女,请问你是来住店吗?保证客房干净,全天都有热水供应,而且我们今天住店有折扣的哦~”

    宝拉打量了一下小旅店里简单而别树一帜的装潢,这才想起自己的疑问,“你怎么知道我是龙国人,用龙国语跟我说话……”

    金发美少年露出一抹灿烂到耀眼的笑容,“很简单啊,你是东方人的面孔,要是听不懂龙国语的话,我还会继续用东倭国语以及其他东方语言跟你说,不过嘛,出现在这里的东方面孔,现在都是以龙国人居多……听我妈妈说,貌似是东倭国人最多,但是十多年前出现的那场瘟疫,导致东倭国经济衰退,到现在都没缓过劲来,现在很少会有东倭国人出现了呢。”

    “噢,怪不得呢。”宝拉好奇的看了看两边的走廊,“你确认你们这里很干净,不会有跳蚤之类的……?”

    金发美少年拍了拍胸脯,“放心好了!亲耐的美女,我们这里是附近旅店最干净的,我妈妈是龙国人,她最喜欢干净了,要是这里有跳蚤虱子的话,她会直接杀了我的!噢,那种场面,我想想都会觉得可怕……”

    “左忘!左忘!你这个臭小子,是不是又在说我的坏话了?!”

    一个爽利而暴躁的女音在走廊的另外一端响起,带着几分森森的威胁之意,“皮紧了就吱声,我帮你松松筋骨……再敢偷跑出去,我就打断你的狗腿!”

    金发美少年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妈妈!请叫我丹尼,左忘这个名字太拗口了,还有……有一位很美腻漂亮的东方女士要住下,也许你会喜欢跟她聊聊天?”

    说话的间隙,一位姿容美艳的极品熟妇穿着拖鞋已经走到了大堂里,明明是东方女性的面容,却是西方人的身材,前凸后翘,身材高大,一般的东方男人走到她面前,几乎都要扬着脑袋说话……

    只是,当熟妇出现在宝拉面前时,两个人不约而同的愣住了。

    再然后,同样的话语脱口而出:“……我是不是认识你?”

    金发美少年懵住了。

    宝拉舔了舔嘴唇,总觉得熟妇的这张脸自己很熟悉,似乎见过,就是一时半会的想不起来,到底在哪里见过对方……

    可熟妇的反应却有些过激了,几乎是一个箭步冲到宝拉的面前,下意识的就想伸出手按住对方的肩膀。

    宝拉也不是吃素的,这些年的特训她比谁都要认真,几乎是下意识的反应,下盘稳扎,上身猛地向后仰了一下,一下子躲过了熟妇的那双手。

    美少年看见这一幕,砸吧砸吧嘴,兴致盎然的观战起来。

    至于旁边的那几位波涛汹涌的大美女,也全都是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嘻嘻哈哈的看着热闹。

    “身手倒是不错,小姑娘……”熟妇似乎被挑起了性质,脚步挪动半步,电光火石之间再度出手,以手化爪,飞快的朝着宝拉的肩膀抓去!

    宝拉挑了挑眉梢,注意到对方是用抓的方式,心知对方并没有恶意,自己也是存心试试这些年所学的功夫,一只肩膀飞快的向后侧去,而另外一只手则以手臂抵挡,扛住了对方的那一抓!

    “这一招接的不错,我们再来!”

    话音未落,熟妇化爪为拳,一个勾拳直击面门而去!

    宝拉冷笑了一下,一只手臂从身前划起,以掌为刃,在对方勾拳砸到自己面门的前一秒,直接用掌刃砍在了对方手肘关节内侧的位置,另外一只手则就势从外侧扣住对方的脉门,下盘左腿就势而起,以对方勾拳手臂作为支撑点,鞭腿在空中留下一道残影,同样直击对方的面门!

    对方察觉到不妙,手臂划了三十度角,竟从空隙中及时抽回自己的手臂,蹬蹬蹬后退两步,不太高兴的道,“小姑娘身手是不错,但是下手也忒狠了吧?我不过是试探你几招而已……你竟然用杀招?”

    赢了对方一招,宝拉挑眉,得意一笑,熠熠的神采间,带着一股子独属于这个年纪的锋锐与骄傲,“我只会杀招……这是我爸爸告诉我的,我们家的孩子,拒绝比试和试探,我们承诺:绝对不会主动出手,但只要一出手,就不会留有任何余地给对方翻盘……敢对我出手的,就要用胆量承担出手带来的后果!”

    看着眼前这个东方女孩,熟妇翛然沉默了下来,脑海里一片空白……

    她总觉得,女孩神采奕奕中流露出来的傲然与锋芒毕露,那般的桀骜与狂妄,那般的笃定与疯狂,似乎有些熟悉,熟悉得让人忍不住缅怀和追忆……就好像是自己已经无数次的看见这样的一幕……

    我认识她吗?

    不,这不可能,小姑娘的年纪看着也才二十岁不到,我要是认识她的话,不可能一点都不知道;

    那就只能有一个理由了:从她的身上,我看见了另外一个人的影子。

    那个人,应该是对我很重要的,可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把那么重要的人给忘记了,只是当我想到那个人时,心脏会扑通扑通的狂跳起来,就好像是……

    我已经期待了很多年。

    美少年倒是没注意到自己母亲突如其来的沉默,反而眼前一亮,忍不住拍掌赞许道,“说的好!说得真好!虽然我很好奇你的来历,但是出于对这样一个家庭的尊重,我还是不试探你了……只希望,未来的某一天我可以见到你爸爸,亲自跟他交流一下。”

    “而且……妈妈,您年纪大了,又很多年不动手,就不要给自己的失败找借口了,好吗?”

    “左忘!你个臭小子!”

    熟妇扭过头,朝着金发美少年猛地瞪眼。

    宝拉艳羡般的看着母子二人之间的互动,忍不住感慨的道,“你跟你的妈妈关系真好。”

    美少年接过宝拉的行李箱,好奇的问道,“怎么,你跟你妈妈关系不好吗?”

    “嗯……”宝拉垂下脑袋,眉眼间有些闷闷不乐的样子,“她总是不停地忙着工作,只会把我丢给别人,就算偶尔关心我一下,也总是以训斥我居多……我明明不喜欢当个上流社会的名媛,不喜欢穿高跟鞋,不喜欢穿裙子,更加不喜欢跟那群假惺惺的家伙们虚以委蛇,她却偏偏逼着我这么做。”

    “真可怜。”美少年耸了耸肩膀,“不过,我跟我的父亲关系也不好……不,应该说是很差劲!他不是个合格的父亲,总是会莫名其妙的不许我妈妈做这做那,还对我提出各种要求,像是想要让我超过某些人……噢,他简直把我当成全能超人了!所以,我跟我的妈妈偷跑出来,还做起了这个小旅店!虽然还是被他找到了,唔,不过幸好我跟我妈妈很坚持要继续开下去,这才算是有了一些自由……”

    宝拉撅了撅小嘴,“你就偷着乐吧,你不知道我的父亲……他的眼里除了我的母亲,谁也装不下!甚至连我弟弟的醋都要吃!两个人腻歪死了,天啦,也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想的,难道不知道我妈妈已经人老珠黄了吗?怎么可能会有人抢我妈妈!”

    两个人边走边聊着,可是刚走到客房门口,宝拉几乎感觉到如针芒在背一般,浑身一个激灵,直接窜了出去,连续后退了三步!

    ——有杀气!

    就在她后退的一瞬间,一声轻微的枪响划过耳畔,很快的墙面上出现一个弹孔,——要是宝拉没有及时后退的话,这一枪势必直接击中她的后脑!

    美少年显然也为这一枪吓了一大跳,戒备的侧过身子,在地毯上一个翻滚,重新起身的时候,手上已经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了一把手枪,直接对准刚才枪响的地方……

    那声枪响的地方,站着一个同样金发蓝眼的魁梧男人,身上散发着淡淡的寒气,消音手枪还没有收起来,就那么静静地站在那里,唇角还挂着优雅款款的笑容。

    “爸爸!你到底在干些什么!你差点杀了我的客人!”美少年脸色不愉的看着魁梧男人,那双碧蓝的眸子里散发着浓浓的怒气。

    魁梧男人耸了耸肩膀,“嘿,丹尼,别这么生气,我不过是开玩笑,跟这个美丽的小姐打声招呼罢了。”

    “有你这么打招呼的吗!”美少年气呼呼的。

    宝拉一声不吭,却浑身的汗毛都瞬间炸了起来,微微的弓下身子,手下意识的摸了摸腰间的手枪……她现在无比的认可爸爸曾经说过的那句话——外面藏龙卧虎,说不准哪天就死了!

    她可不认为魁梧男人是在跟自己打招呼!

    对方身上散发着那股子犹如实质般的杀气,哪里会是在开玩笑?

    ——他是真的想杀了我!

    脑海里浮现出这个念头来,宝拉扯过美少年手边上的行李箱,一边警觉的后退了两步,一边冷笑着道,“我想,我可能需要换一家酒店入住……你们这里不符合我的卫生标准,谢谢您的款待,我先告辞了……”

    一边说着这话,宝拉一边向后退去,却丝毫不敢转过身,用后背对着那个魁梧男人。

    “噢,”美少年揉了揉眉心,赶紧道,“您不需要害怕,我父亲只是在开玩笑,我敢保证,他不会再对你开枪的……现在已经是深夜了,您……”

    “外面总比这里安全。”

    宝拉冷笑着挑了挑眉梢,“你保证?嗤,你拿什么保证……你的父亲分明想杀了我……我还没那么蠢,知道什么叫做杀气!”

    美少年狐疑的看向宝拉,又看向自己的父亲,“我的父亲跟你无仇无怨的,他不可能要杀你……”

    一边说着这话,美少年一个箭步站到了宝拉的面前!

    魁梧男人释放杀气,是朝着宝拉释放的,可现在美少年挡在了宝拉身前,他却没来得及收回,自然而然的让美少年感受到了那份志在必得的杀意与威胁!

    “——父亲!”

    美少年抬高了音量,眉头紧锁,带着一股子浓浓的怒气,“你囚禁我妈妈多年不够,现在承诺给妈妈自由了,你还想毁了她的这份平静生活吗?!这个东方的女孩子跟你没有半点仇怨……你居然真的想杀了她!”

    魁梧男人有片刻之间的沉默,良久,终于压低了枪口,视线扫过一眼宝拉的那张脸,眼神里竟然带着一种说不清的目光,“……你走吧,离开这里,回到你自己的国家去,我不允许你再跟我的妻儿有任何意义上的接触,再见面时——我必杀你!”

    宝拉沉默不语,只是怀疑的看向对方。

    美少年懵住了,怔在那里,似乎没有缓过劲来。

    男人转头,却见熟妇站在自己身后,脸色苍白,颤抖如筛。

    “亚当。”

    熟妇紧紧的咬着嘴唇,通红着眼圈,好像用尽了所有的力气一般,撕心裂肺的怒声质问道,“你告诉我,在我们结婚之前的那二十多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到底是谁,我们又怎么会在一起的?你为什么要把我软禁在那座城堡里?而今天,为什么我会从这个女孩子的身上感觉到一丝熟悉?”

    “你告诉我,过去那么多年里,你到底隐瞒了些什么!”

    “为什么,我会什么都不记得,不记得自己是谁,不记得自己为什么会躺在医院里,不记得自己的姓名与出身,甚至不记得自己的父母亲人,不记得自己的好友同伴!我的过往一切,都是你告诉给我的……你说的那一切,都是真的吗?”

    “是你告诉我,我是你的未婚妻,因为你而被人追杀,险些枉死,也是你告诉我,我父母双亡,被你父母收养,同样是你告诉我,我从小在那座城堡里长大……可那座城堡,对我而言,却无比的陌生,反而是眼前这个小姑娘给我的感觉像是更加熟悉!”

    魁梧男人沉默的站在那里,沙哑着嗓子,小心翼翼的劝慰道,“阿左,你不要发脾气了,好不好?我允许你和丹尼生活在这里,我可以将我的事业搬过来一起陪着你,过去的那些事情并不重要,我和丹尼才是你的家人,丹尼是你的儿子,我是你的丈夫……”

    “——不!你骗我!”

    眼泪顺着脸颊悄然滑落,美艳熟妇好像瞬间被点燃了导火索一般,瞬间爆发了出来,“我要知道!我必须要知道!我不想再成为你的傀儡,不愿意再糊里糊涂的过着那种生活……我至少要知道我是谁!”

    魁梧男人悄然垂下眼睑,带着几分无奈和宠溺口吻的道,“阿左,你为什么这么倔强呢?为什么一定要知道那些并不重要的过往?相信我,过去的那些记忆并不愉快,甚至可能会给我们带来灾难,让我们这个家庭支离破碎……”

    熟妇含泪摇头。

    美少年静默摇头,“爸爸,妈妈有权利知道她的过去,哪怕这份记忆并不美妙……但她依旧有权利知道,我不能赞同你剥夺妈妈记忆的行为。”

    “闭嘴!”

    魁梧男人暴怒的瞪了一眼自己的儿子,重新抬起枪口,对准了宝拉,“是你给我的家庭带来灾难,是你让我的妻子……”

    “——你是亚当?!”

    宝拉似乎想到了什么,直接打断了男人的话语,目光灼灼的看向对方,姿态间带着一股子好奇和跃跃欲试,“那个西方隐世家族的亚当?死神佣兵团的团长亚当?”

    “你认识我父亲?”美少年好奇。

    魁梧男人却瞬间脸都黑了。

    宝拉骄傲的扬了扬下巴,“你是我爸爸的手下败将,不能拿我爸爸如何,就只能绑架我的妈妈……对吧?这件事情我在我妈妈的回忆录里看见过……你在她脖子上安装了信号炸弹,却被我爸爸耍了一通,信号炸弹早被掉包了……啧啧,绑架我手无寸铁的妈妈,亏你还是我偶像……”

    “你给我闭嘴!”

    魁梧男人脸色发红,也不知道是羞的,还是气的。

    宝拉轻笑了一下,“当年我妈妈不会搏击杀人之类的,被你绑架时,尚且对你毫不畏惧,如今我身为她的长女,又怎么可能会怕你?”

    “爸爸……”美少年捂脸,“打不过人家,你就绑了人家的妻子……噢,我的天啊,你那会怎么……这根本就不是一个英雄般的男人应该做的事情!”

    宝拉将视线挪到了泪眼朦胧的熟妇身上,眉头紧锁,像是在喃喃自语一般,“我总觉得,我应该是见过你的……”

    熟妇抹了抹脸上的泪珠子,眼底隐隐的有些期待。

    “你姓左……”

    猛地,宝拉一巴掌糊在自己的额头上,目不转睛的看向那个美艳熟妇,“不对啊,明明人已经死在了亚当的手上……可是你们几乎长得一模一样,除了年纪大一些以外……等一下……”

    宝拉指着亚当和熟妇两人,几乎是一个蹦高!

    “你、你……你是照片上的左姨!你不是死了吗?我跟我妈妈、金姨,每年都拜祭你!每年你祭日的时候,我妈都会坐在你的衣冠冢前,掉一整天的眼泪,跟金姨两个人对坐着喝酒,谁都不敢去打扰她们……左奶奶两年前去世的时候,一直念叨着你的名字,还是我妈妈和金姨两个人披麻戴孝,替她老人家养老送终……”

    听着宝拉直接叫破了这件事情,魁梧男人的脸上,终于蒙上了一层灰败之色,放下了枪口,好像瞬间老了十几岁……

    他最恐惧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

    熟妇几乎是三步并作两步的冲到了宝拉面前,双手紧紧地扣住宝拉的肩膀,急声道,“告诉我!告诉我!我叫什么名字,我是谁!我过去是做什么的!我还有什么亲人,还有谁认识我!你跟我又是什么关系!”

    ------题外话------

    唔,七千字的更新,求夸奖!

    番外本月之内应该会结束……新书嘛……后面的大致构思好了,就卡在开头那里还没想好,泪目ing……
(快捷键 ←)上一章:第48章 儿女都是债返回目录下一章:第50章 相逢一笑泯恩仇(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