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穿越小说 »豪门权妇最新章节列表 » 第50章 相逢一笑泯恩仇

第50章 相逢一笑泯恩仇

文/紫魂
豪门权妇 本章字数:7243 豪门权妇txt下载
推荐阅读:嫡女重生为妃 重生极权皇后 野生夫君驯服记 [综]少侠你看起来很好吃 备中的伊达独眼龙 最佳情侣(GL) 变成猫肿么破[娱乐圈] 男神,你掉了个女朋友 [穿书]天道早已看穿一切 枕上婚色之天价妻约
    美艳熟妇疯狂得近乎于毫无理智般的举动,让宝拉短暂的懵了一下,呆呆的打量了一下对方,极为肯定的点头道,“对,你就是左姨,我记得你照片上的样子……我妈妈的办公桌上,有一张你们三个人的合影,你叫左咏儿,是龙**人。”

    左咏儿这三个字,既是她曾经的名字,又是取回记忆的钥匙,落入美艳熟妇的耳朵里,脑海里紧锁着的那扇大门缓缓开启,铺天盖地的信息洪流汹涌澎湃而出,让她下意识的捂住脑袋,痛苦的尖叫了出来,疼得几乎想要在地上打滚,金发美少年一个箭步冲上来……

    之前持枪的那个魁梧男人,满脸的灰败之色,咔嚓一声,枪支掉落在地,那双湛蓝色的眸子静静地凝望着抱头痛苦的女人,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却终于什么都没有说出口,眼底满是一派绝望和痛苦之色。

    那一眼的痛苦与绝望,宝拉几乎以为自己看错了。

    刚才还一副要杀了她的模样,此时此刻,却因为自己认出了左姨,而露出这么一副世界轰然坍塌的表情?

    宝拉年纪小,并不懂得这一切,可亚当他自己却分明知道,今天的这一切意味着什么……

    他囚禁了她将近二十年,从刚开始出于一种报复性的心态,再到后来渐渐破除心防,真正的将她视为自己的女人,再到她怀上了自己的孩子,一家三口幸福快乐的生活在那座城堡里……那个时候,他甚至觉得,如果一家三口可以就这么一辈子生活在一起,他可以放弃对司凛与司家的仇恨。

    可是,当左咏儿拼了命的从那座监狱般的城堡里逃出来时,他终于从遥远的记忆里回想到那不堪的过往,回想到他们的初遇和结合,回想到她的身份,甚至想到自己隐瞒她记忆多年……从那一刻起,恐惧就萦绕在心头。

    他怕,怕有人认出了左咏儿,唤出了她的名字,让她回忆起过去的那些事情,更加害怕当她真的取回记忆之后,她要怎么面对这个生活了几十年的家?要怎么面对他这个相濡以沫了多年的丈夫?又要以什么样的心态去面对丹尼?

    他与她的婚姻,本就是欺骗和隐瞒得来的,哪怕他的心里有一千一万条理由可以为自己申辩,也不得不承认一件事情——是他骗了左咏儿,欺骗了她的人生与婚姻,欺骗了她的爱情,是他为了想司凛复仇,而故意封闭了左咏儿的记忆。

    “阿左……”亚当艰难的唤了一声。

    而疼得在自己儿子怀里呻呤的左咏儿,终于渐渐平息了下来,过往的所有记忆一同涌上心头,甚至包括她与亚当幸福而甜蜜的新婚,包括她与亚当的儿子丹尼,包括这十多年来的每一点、每一滴……

    当年在视频中自尽的她,因为抢救及时,并没有死去,只是短暂的陷入了昏迷之中,暂时性质的记忆缺失,得知这一情况的亚当,故意将这个消息隐瞒下来,甚至抹去了她一切或者的痕迹,将人挪到了他家族的城堡里,还命人催眠了左咏儿,将她的记忆彻底尘封在脑海的最深处。

    失去了记忆的左咏儿,单纯懵懂得就好像是个孩童,整天痴缠着亚当,而亚当为了报复司凛,也故意将左咏儿说成是他的未婚妻,两个人朝夕相处下来,居然真的情投意合,举行了婚礼,在婚后不久,就生下了丹尼这个儿子。

    生下丹尼的时候,左咏儿难缠,伤了子宫,再不能有孕,亚当便真的守着左咏儿和丹尼,拒绝了各式上流名媛们的示爱与勾引,居然真的关起门来好好的过日子,甚至甘愿放弃了向司凛与叶妩复仇的计划;

    “阿左是司凛和叶妩弥补我的宝贝,是上帝送给我的最珍贵礼物。”

    他虽然将左咏儿强行拘禁在那座城堡中,却真的对她万分疼爱宠溺,从当初的满手血腥的死神佣兵团团长,化身为生活技能全部点亮的护妻狂魔,他隐瞒她、欺骗她、拘禁她,却同样的宠溺她、疼爱她、珍视她……

    “不要叫我。”

    左咏儿沙哑而冰冷的嗓音随之响起,短暂的迟疑过后,很快的坚定了起来,猛地抬起头,直盯盯的看向瞬间衰老的男人,扶着儿子的胳膊,踉跄的起身,笔直的站在那里,美艳绝伦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痛苦与仇恨之色,近乎于歇斯底里的叫道,“亚当,——你骗了我将近二十年!”

    金发美少年丹尼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自己的母亲,很明智的没吭声。

    “阿左……”亚当痛苦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我知道你……”

    “你没资格让我恨你!”

    左咏儿好像知道亚当要说些什么似的,直接打断了他的话语,眸底泛红,眼神笃定而倔强,嗓音凌厉而愤怒,“亚当,从一开始,我们之间只是敌人,就算是我死在你的手上,我也认了……但你不能利用我来替你复仇!你想向司凛复仇,随便你怎么折腾,但你居然将我藏了十多年,还骗我说是你的未婚妻,利用我跟你结婚,生下丹尼……你在用这种手段嘲讽谁?这一切只是你报复司凛的手段,是吗?!”

    丹尼同样震惊的抬起头,呆呆的看向左咏儿,又看向亚当,“爸爸……妈妈说的是真的吗?我和妈妈只是你复仇的手段……告诉我,妈妈在骗我!”

    亚当苦涩而笑,“我承认,最先开始我确实只是想利用你向司凛复仇,是他的母亲杀了我的父母……”

    “可司凛的母亲,不是也死了吗?”左咏儿嘲讽而笑,“亚当,你不用说得这么道貌岸然,其实说白了,你只是为了利益,为了让他不好过!”

    “但我为了你,已经放弃了报仇!”

    亚当终于按捺不住,忍不住通红着眼睛,嘶吼了出来。

    既然说到了这里,亚当索性把话说开了,深深地吸了口气,这才冷笑着道,“以我对司凛恨之入骨的程度,你觉得,如果不是为了你,他和叶妩这些年来,真的能过得这么舒坦吗?我明明有那么多次的机会,可以将司凛的性命留在国外,有那么多次的机会可以绑架叶妩和她的儿女们……但我一次都没有!我这么多年来,牢牢地守着那座城堡,只是因为那里有你!我放弃了复仇,因为他们已经把对我最好的弥补给了我,我不想冒着任何失去你、离开你的风险,去追求那些虚无的东西,与其殚精竭虑的算计他们,我宁愿在家里守着你,守着我们一家人!”

    说着,亚当忽然蹲下身子,双手抱头,痛苦而疯狂……

    左咏儿冷笑着站在那里,无动于衷的看向亚当。

    亚当踉跄的重新站直了身子,乞求般的看向左咏儿,“阿左,是我欺骗了你,我愿意用我的一切来弥补你,但是请你……不要离开我,好吗?”

    左咏儿嗤笑了一声,讥诮的看向亚当,“那如果我要你用自己的命来弥补我呢?”

    丹尼脸色煞白。

    亚当短暂的怔了一下,翛然应声,“——好!如果你想要我的命,我可以给你。”

    “那就现在证明给我看吧。”左咏儿挑眉,冷冷而笑。

    “妈妈……”丹尼试探性的开口,似乎想说些什么。

    左咏儿眉头轻皱,有些犹豫而迟疑的看向自己的儿子,良久,叹了口气,伸出手,小心翼翼的拍了拍儿子的肩膀,“……你永远都是我的儿子,无论你的父亲是谁。”

    亚当紧抿着嘴唇,二话不说,立刻从高筒靴里拔出一把军刺,指尖轻轻的拂过军刺上闪烁着的冷蓝色光芒,这才重新低下头,对准自己的胸口位置,最后凝望了一眼左咏儿,喃喃的道,“你的愿望,我会誓死达成。”

    说着,亚当猛地将军刺刺向胸口!

    左咏儿就那么一直冷漠的看着这一幕,亲眼看着亚当以军刺刺上胸口,亲眼看着血流如注,看着军刺刺破胸前的肌肉。

    一直到亚当准备再度用力向下刺破几分时,左咏儿脸色微变,将手上的钥匙弹出,正好弹到了亚当手的虎口上,震得他右手一麻,下意识的松了手,军刺就这么嘡啷的掉落在地……

    那把军刺正好刺上了亚当的胸膛,却并未来得及刺破心脏。

    亚当错愕的看向左咏儿,眼底有些茫然。

    左咏儿微微侧过头去,冷漠的哼了一声,“哼,要死也别在我面前死,不然的话,以后丹尼可是要恨我这个当妈的了……”

    宝拉撇了撇嘴,忍不住小声嘟囔,“明明就是舍不得人家死嘛……果然跟我妈说的一样——傲娇!”

    左咏儿发誓,如果宝拉不是叶妩的亲闺女,如果不是第一次见到宝拉,还不好意思下手,就以这丫头的嘴贱程度,——她肯定胖揍这个臭丫头!

    亚当却闻言眼前一亮。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有谁最了解左咏儿,那么无疑会是叶妩跟金铛铛莫属,既然是宝拉从她妈妈口中听见这个评价的,那么这么说来……

    丹尼似乎被父母之前突如其来的变故给吓傻了,久久的怔在那里,一直到宝拉嘟囔出了这句话,他这才恍然回过神来,哭丧着脸,郁闷的瞥了一眼宝拉,“我是该感谢你,还是该恨你……要不是你的出现,我的妈妈也不会恢复记忆,同样要不是你的话,我也不会险些家破人亡。”

    宝拉不高兴的瞪了一眼丹尼,“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难不成你爸爸还能瞒你妈妈一辈子吗?你只是知道你自己险些家破人亡,可曾想过你那个外祖母和我妈妈、金姨几个?我妈妈一直都以为左姨是为她而死的,郁郁寡欢着,产后抑郁症有多严重,你又可曾知晓?这些年来,我妈妈和金姨两个人都快哭坏了眼睛……你外祖母多少次自杀,终日以泪洗面,失去了人生支柱,这才早早去世,你可曾有过半点的心疼?”

    丹尼茫然的看了看宝拉,终于不吭声了。

    左咏儿听见宝拉的话,眼圈瞬间通红了起来,她依稀还记得母亲的音容笑貌……

    亚当心知自己作孽太多,为了独占宝拉,硬生生的逼得他们母女分离,只能赶紧道,“你可知道,母亲葬在那里?”

    左咏儿冷冷的瞥了一眼亚当,“别叫得那么好听!你妈妈葬在城堡的后花园里,现在去世的是我的母亲!”

    宝拉抿嘴,剜了一眼亚当,却不回答他的问题,显然是还记恨着刚才某人差点杀了她的事,又转过头,看向左咏儿道,“左姨,我妈妈就在邻市……你不如先去她那里,然后再回国。”

    “小叶子就在邻市?”左咏儿诧异而惊喜的追问道,“得了,你也别住这里了,跟我走,我们连夜过去,我要看看她……”

    “——啊?!”宝拉懊丧着脸色,眼珠子乱转,很快的道,“左姨,我给你地址,你自己去呗……反正也好找,我……咳咳,我妈妈让我出来自己闯荡,说是不闯出个人样来,就不许回去,我这才跑出来找雇佣兵的联络点,但是迷了路,这才走到这里的。”

    左咏儿拍了拍额头,颇为无语的道,“这里就是雇佣兵的联络点啊!官网上的地址,还没来得及换呢。”

    “哈?!”宝拉也不知道自己是应该高兴,还是应该哭丧张脸?

    左咏儿犹豫了一下,看了一眼丹尼,瞧着儿子满眼的期待与兴奋,终于还是叹息的道,“既然你想在雇佣兵界闯荡几年,那就让丹尼跟你一起去吧,正好你们两个年岁差不多大,丹尼以前也闯荡过两年,你们两个孩子凑个伴……丹尼,你虽然比她年纪小了两岁,但你是个男孩子,又是你父亲从小教导大的,必须要学会照顾女孩子,并保护她,知道了吗?”

    丹尼眉开眼笑,拍了拍胸脯,“妈妈请放心吧!我一定会保护好……”

    话说了一半,丹尼这才看向宝拉,“我貌似还没问你叫什么名字呢。”

    “我叫宝拉,叶宝拉,或者司宝拉,都成!我们家的姓氏不固定。”宝拉笑眯眯的踮起脚尖,拍了拍丹尼的肩膀,“放心好了,你既然是左姨的儿子,左姨又跟我妈妈是最好的姐妹,那么你就是我弟弟了,我会照顾你的!”

    年纪相仿的少男少女很快的闲扯了起来,左咏儿唇角带笑的看了一眼两人,眼底莫名的流露出一抹欣慰的眼神……要是丹尼能跟宝拉在一起,那么亚当家族和司家的恩怨,应该就可以彻底了结了吧?

    亚当瞅了一眼自家蠢儿子,又看了看宝拉那般古灵精怪的模样,忽然地,心底最后那一点对司家和司凛的恨意也都消失了:司凛赔了夫人又折兵,赔给他亚当一个老婆还不够,现在又赔给他儿子一个老婆……这笔买卖,怎么想都觉得是司凛亏了。

    想到这里,亚当将之前的所有芥蒂全部除去,一心一意的哄起了媳妇。

    为了避免被自家太后抓包,宝拉拽上丹尼,连夜两个人就“私奔”了,只给左咏儿留了一张小纸条,上面写着地址,左咏儿彻夜未眠,对亚当恨意难消,又是万分的思念着自己的两位好友,好不容易挨过了这一一夜,第二天一大清早,便拖着行李箱,匆匆的准备出门去找叶妩。

    刚出旅店门口,亚当拎着一大堆东西,厚着脸皮蹭上了车。

    左咏儿对亚当又爱又恨的,本来是没打算让他上车,可是亚当提着一大堆营养品,又一副“诚恳认错”的模样,还告诉她,“听说叶妩又怀孕了,你去找她,总要带点给孕妇的营养品吧?”

    左咏儿这才无奈点头,心里却打定了主意,必须要让司凛替叶妩狠狠揍他一顿……不!十顿!天天揍!

    一路上亚当的装孙子和讨好暂且不提,当车子抵达叶妩暂住的那处城堡前时,左咏儿忽然吧嗒吧嗒的掉下泪来,她可以想象得出,这些年因为自己的“死”,以叶妩的个性和为人,要背负上多么巨大的心理负担,她会将一切的心理负担都归结到她自己身上,所有的心事压抑在心里……

    “太太,有客来访。”西式的管家恭敬地走上前来,提醒道。

    “客人?谁啊?”躺在客厅藤椅上的叶妩,撩了撩眼皮,颇感意外,“我在这边,貌似没什么认识的人……”

    “是一位先生和一位太太,看起来像是夫妻俩,那位先生自称是您的故人……哦,对了,他说他叫亚当。”

    “——亚当?”

    叶妩懵了一下,有片刻间,她没想起来这个人是谁。

    没办法,这些年来亚当实在是太老实了,老实得几乎让叶妩误以为当年的信号炸弹只是她一厢情愿的幻想,如果亚当真的那么仇恨着司凛和司家,他怎么可能这么多年来一点动作都没有?怎么可能半点都未曾给司凛下绊子?

    当叶妩终于从遥远的记忆中,想明白这个“故人”是谁时,正好司凛从楼上缓缓的走下来,手上还拿着一本厚厚的莎翁笔记,白皙修长的指尖,映衬着暗红色镀着金边的书脊,多了几分莫名的美感。

    “亚当?”

    司凛醇厚低沉的嗓音随之响起,同样带着几分疑惑和纳闷,“他这些年来不是一直休养生息着吗?怎么会突然跑过来……难不成是想来找我挑战的?”

    最后这句话,司凛的语气里带上了几分打趣的意味。

    “也不知道你现在这老胳膊老腿还能不能折腾了?”叶妩扶着肚子,艰难的坐起身,让了大半的藤椅给司凛。

    司凛施施然的坐在了叶妩身边,小心翼翼的摸着她的肚子,意味深长的笑道,“我老胳膊老腿能不能折腾得动,你这肚子不就是最好的证明吗?”

    “瞧你那德性!”叶妩脸颊绯红,嗔怪般的瞪了一眼司凛。

    两人说话的间隙,管家已经将亚当夫妻二人请了进来,正好叶妩从司凛的身上收回目光,转头看向玄关的一瞬间,整个人几乎是定格在那里,几乎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左咏儿站在那里,眼睛酸酸的,看着挺着肚子的叶妩,岁月似乎并未在她的容颜上留下太多的痕迹,虽然年逾四十,却依旧绝代风华、妩媚无双,尤其是高高隆起的肚子,似乎给整个人都蒙上了一层温柔恬静的美。

    “小叶子……”豆粒大的泪珠子,当即顺着左咏儿的脸颊,簌簌流落下来。

    叶妩依旧僵硬在那里,手死死地攥住了司凛的手心,微微摇头,“不,我一定是在做梦……小左明明已经……怎么又做这种梦了……”

    司凛显然也懵了一下,很快的捏了捏叶妩的手心,低声提醒,“你不是在做梦……她真的是左咏儿。”

    波光潋滟的桃花眼,眼底酸涩,很快的泪水顺着脸颊簌簌流落下来,失声哽咽,“小左……我、我不会是真的在做梦吧?”

    “我还活着,真的,我没死!我还活着!”左咏儿拼命地摇着头。

    叶妩恍恍惚惚的站起身,径自走到左咏儿面前,伸出手,轻轻的触摸着她带着体温的手,终于从恍然中清醒过来,刹那间的错愕与震惊过后,突然失声痛哭……

    “小左!小左……你既然还活着,为什么不肯回来找我?为什么消失了这么多年之后,又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你知不知道,我和铛铛这么多年是怎么熬过来的……你知不知道,阿姨这么多年过得有多么的辛苦……你是她的命啊!你怎么可以那么残忍,抛下阿姨和我,抛下这么多人,让我们所有人都以为你死了,你自己却独自一人在外面……”

    多年未见的老友,此时此刻,终于抱头痛哭。

    司凛也悄然站起身,看着叶妩发泄般的痛哭模样,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下意识的向亚当看去,眼神冷冽不愉。

    左咏儿假死这么多年,却迟迟未曾跟叶妩等人联系,这要是跟亚当没关系,傻子都不信!

    意识到这一点,司凛看向亚当的眼神,又再多了几分的冷冽与凛然。

    可出乎意料的,亚当看向他的眼神里,没有仇恨,没有怒意,没有一丝丝的反感,反而却带着几分痛快与得意,大大方方的走到他跟前,主动伸出手,“邪龙,好久不见。”

    司凛若有所思的瞟了一眼亚当伸过来的手,忽然问道,“你是以什么身份来的?”

    亚当洒脱轻笑,跟聪明人说话就是省事,“当然是以……阿左的丈夫身份而来。”

    说罢,两只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他们不愿意让彼此的女人为难,所以……

    相逢一笑泯恩仇。

    ------题外话------

    唔,番外大概还有两三章就结束了。
(快捷键 ←)上一章:第49章返回目录下一章:第51章 孽情(一)(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