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穿越小说 »鬼医圣手最新章节列表 » 065 这个女人,我要定了!

065 这个女人,我要定了!

文/火龙汐
鬼医圣手 本章字数:11491 鬼医圣手txt下载
推荐阅读:超级无良学生 盛世暖婚 万古至尊 民国武神 乱唐 弃妃倾城:一手遮天 一品田园 重生火热年华 永夜君王 星子星辰
    “好大胆的人类!打伤吾儿,还想杀吾儿契约主,当真是不想活了!既然不想活,老娘就送你们一程!”

    那暴怒的声音蕴含着滔天怒火,赤红的火焰以及那剌眼的光芒直逼得众人无法直视,但顾七不同,她就站在原地,看着那腾空而起的金色巨鸟,似鸡非鸡,似凤非凤的鸟儿,头顶有两道蓝红相交的根须,凤一样的头,鸡一样的身,而尾部羽毛之处,有三道较长的羽毛微卷,带着三簇赤红火焰,身下,不是凤的两只凤爪,也不是鸡的两只足,而是三足!

    上古神鸟,三足金乌!

    顾七心头微震,看着那腾飞在半空的三足金乌,它周身散发强大而骇人的上古威压,金色光芒尤如太阳,耀眼得让人无法直视,它伸展着翅膀飞在那光芒之中,羽翼之上尽是耀眼的太阳真火……

    饶是她,也没想到乌鸦的本体竟是太阳神鸟,竟是上古神鸟三足金乌,不得不说,她这运气,还真的是好得让她都有些不敢相信,而这时,听到那只三足金乌口中自称,她这才知道,为何那只刚出壳不久的乌鸦会一口一个老娘的自称。

    只是,她十分清楚,如今出现的三足金乌只是乌鸦传承中所留下的一缕神识,为了保护它的孩子而留下的一缕神识,而她必须借着三足金乌的这一缕神识换来她活命的机会,借着这一次机会狠狠的给这视人命如蝼蚁的所谓强者一次致命的教训!

    “嘶!三、三足神鸟!那是上古神鸟三足金乌!”

    看到那三足金乌的瞬间,所有人的都震惊了,那可不是一般的灵兽,那可是三足神鸟啊!被称为太阳神鸟的三足金乌,拥有的战斗力有多强,绝对他们可以想象得到的,他们怎么不会想到,那个看似平凡普通的女子,竟然藏了只这么强大的契约兽,她、她到底是什么来头?相传的太阳神鸟,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此时,在那三足金乌强大的威压之下,他们只感觉体内血气翻滚,极惧的灭顶之灾让他们心神俱裂,只想着此时若是能昏过去就好了,不用面对死亡前那极具恐怖的一幕,只是,老天没有听到他们的祈求,此时的他们想逃无处可逃,想后悔也已经莫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只盘旋在他们头顶上的三足金乌嘴一张,喷出了一团火焰将他们吞噬!

    “嘶!啊……不要、救命啊……”

    凄厉的惨叫声在刹那间划破天空,直达云霄,那数十名的保护和那名修仙者都被那熊熊大火所吞噬,而来自三脚金乌的火焰远非小小乌鸦可比,它的火焰被称为太阳真火,不焚尽一切,不灭不息!

    公会的众人惊恐的看着眼前的熊熊烈火,一个个猛的往后退着,吓得脸色惨白。三足金乌……上古神鸟啊!这、这……他们到底招惹的是什么样变态的人物?一个明明看起来没有修为的人,却偏偏有着令人震惊的战斗力,还有这么一只强大得无法直视的契约兽,谁来告诉他们,他们现在认错,还来得及么?

    “金乌,我要那医药公会,变成一堆废墟!”

    顾七一字一顿的说着,此时的她,因心头之血而脸色苍白,但那目光,那浑身的冷然,仍旧让人不敢忽视。也许,从她当着医药公会的人击杀那两名丹师开始,就已经没人敢忽视她了。

    “不!不要……不要烧了公会,我错了,我错了,我跪下求你,不要烧了公会……”那朱会长听到顾七的话后,惊呼出声,当即跪了下去,朝她磕头认错着,只求着她不要烧了那有几百年根基的医药公会。

    “太晚了。”顾七清冷的声音缓缓的传出,目光不偏不移的看着那医药公会的大门,仿佛没有看到,那朱会长痛哭求饶的模样。

    飞在半空中的三足金乌朝顾七看了一眼,那一眼,似乎蕴含着诸多的含意,它嘴一张,一团火焰再度喷向那下方的医药公会,太阳真火蔓延而开,迅速的将整个医药公会包围住,烈火焚烧,发出呼呼咔嚓的声音。

    看着整个公会被火烧吞噬,看着那百年根基毁于一旦,公会的众人一个个瘫坐在地上,怔怔失神。公会被焚,他们、他们就算活着,也难逃总部生不如死的刑责……

    三足金乌的出现,震撼着人心,也成功的震摄住那欲对顾七出手的人,烈火熊熊,凄厉惨叫声不绝于耳,整个公会被火焰包围焚烧着,公会的前面也是一团火焰与求饶声,顾七并没有让三足金乌烧死那公会的人,而是暗中洒了一味药,死亡有时对某些人来说,是一种解脱,公会被毁,他们势必难逃追责!

    解决了下面的那些人后,三足金乌来到顾七的头顶,爪子一抓,擒住她的衣领便将她带离了原地,往天边飞去……

    那一幕来得太快,以至于很多人都反应不过来,只是怔怔的看着那一鸟一人渐飞渐远。而在酒楼二楼处的红衣妖孽,却在下一刻提气飞跃而起,追着那抺身影而去。

    “主子!”那站在红衣妖孽后面的两名黑衣护卫也猛然回神,迅速追着他们主子而去。

    杀了人,毁了医药公会的人走了,只留下那熊熊的大火和失了灵魂一般的公会众人,以及那周围看傻眼了的百姓们。当供奉那两名丹师的家族赶来之时,也只看到那轰隆一声倒塌下来的公会大门,以及那一片狼藉之地,而他们,此时已经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另一边,三足金乌将顾七带到一处小树林中将她放下,跃动赤色炎焰的眼珠子看着眼前弱小的顾七,又看了那躺在她怀中只露出小头的乌鸦,开口道:“人类,老娘也就只能帮你这一次了,虽然你很不错,但现在还太弱小,修仙之道上强者比比皆是,你得加紧修炼才有能力保护老娘的女儿,而老娘的女儿虽然继承了传承,但,你是它的契约主,你若弱小,它的实力也会被限制,你若强大,它也会跟着你一起变强大,成为你很好的助力,你也清楚,老娘现在也就只是一缕神识,无法守护你们太久,以后,就靠你们自己了,要记得,漫漫修仙路,只有强大,才能不被轻易扼杀。”

    心头血的消耗让她的气息越发的不稳,脸色也越发的苍白,她强忍着一适,点了点头,郑重的道:“嗯,我会的,你放心,你的女儿是我的伙伴,就算你不在,我也会保护好它,就像它今天守护着我一样!”

    三足金乌点了点头:“有你这句话,老娘就放心了,你失了心头之血,又初进入炼气五层,得好好调养一下才行,只可惜老娘帮不了你什么,你自己万事小心吧!”说着,它用着温柔慈爱的目光看了看那躺在顾七怀中的乌鸦一眼,眼中满满的尽是怜爱,随着那一缕神识越来越薄弱,它的身体也渐渐的变得透明,见此,它最后对她道:“好好努力吧人类,也许在不久的将来,我们还会见面的……”

    看到那三足金乌最后的一缕神识消失在空气中,她的步伐也微晃了一下,往后倒退了两步之际却不料跌入身后的一个怀抱中,本能的想要挣脱站开,看看身后之人是谁,却被身后之人强而有力的双臂环住身体,动弹不得,只感觉到身后之后贴近了她,温热的嘴唇在她的耳边低笑着。

    “阿七莫惊。”

    短短的四个字,让她寒毛直竖而起,真真实实的吓了一跳,让她原本有些苍白的脸色更加的惨白,猛的用力回头,果然看到那红衣妖孽媚眼带笑的模样:“是你!”怎么会在这里遇到这妖孽?

    “呵呵,看来,阿七看到本座很是惊喜啊!本座见到阿七,也十分的欢喜呢!”他眼中流动着异样的光芒,目光灼灼的看着被他强搂在怀中的她。

    惊就有,绝对没有喜。

    顾七压下心头初见他的惊愕,道:“男女受授不亲,公子,还请放开我。”真真是该死!怎么就在这样的情况下遇到这难缠的妖孽?她要如何脱身?

    “嗯?本座以为阿七不甚在意这些的,毕竟上回,我们连更亲密的都做了。”他依旧搂着她,将她圈在自己的怀里,不让她挣脱开,妖媚的眸光流转间带着几分笑意与暧昧,温热的气息似有似无的在她的耳边呵过。

    顾七只感觉浑身一阵恶寒窜起,顿时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脸色也越发的难看:“我此时身体不适,实在没精力与阁下戏耍,若再不放开,休怪我不客气了。”

    “呵呵……”

    红衣妖孽听了她的话,低沉而深厚的笑声从他胸膛传出,在小树林中传开着,他似乎十分的愉悦,也不恼她的冷淡,反而笑道:“嗯,不错,阿七现在身体不太好呢!本座更是不能松手,若是松手,阿七站不住跌倒了本座可是会心疼的,不如这样吧!本座带你去疗伤。”说着,也不管她愿不愿意,瞬间出手点了她的昏穴。

    “你……”顾七怒瞪了一眼,只可惜,终抵不住的昏了过去。

    红衣妖孽看着昏迷的她,勾唇邪肆一笑,大手一捞,将她抱了起来,转身之际,就见远远追来的两名下属。

    “主子。”两名黑衣男子看到他抱着那女子,心下微怔,连忙恭敬的行了一礼。

    “嗯,回吧!”他说了一声,抱着顾七离开了这片小树林。而身后的两名黑衣男子则相视一眼后,迅速跟上。

    另一边,因以为顾七回了云天国的轩辕睿泽在襄城市集买了一匹马后,便赶往云天国而去,并不知道,在他身后所发生的一幕正是与他在找的顾七有关……

    而在天璃国中,当顾七悠悠醒来之际,想起了先前发生的事,不由拧了拧眉头,起身坐了起来,想到原本胸口处的伤,她低头一看,伸手一抚,眼中掠过一抺异色。

    好了?怎么这么快?乌鸦呢?

    心下想着,目光一扫,就看到那躺在她旁边的那只也包扎着的乌鸦,看到它微微起伏的胸口,她这才放下心来,想到了那个妖孽男子。

    他到底想做什么?这里又是哪里?

    外间的门轻轻被推开,两名身着轻纱,美艳性感的女子端着东西走了进来,一见珠帘后面的顾七坐起来,当下便恭敬的上前:“小姐醒了?奴婢帮小姐换药吧!”

    顾七清眸一扫,认出了这两名女子便是上回跪坐在马车里侍候那妖孽男的那两名美艳女子,见两人手中端着纱布和药物,眸光一闪,问:“你家主子呢?”

    “主上在前院。”其中一名美艳的女子轻声说着,将托盘放下,走到顾七身边就要解她的衣服,却在触到顾七那清冷摄人的目光后心下一惊,连忙收回了手,垂低下了头:“小姐恕罪,奴婢没有冒犯之意,只是想为小姐换药。”

    顾七松了松衣襟,微微掀开往胸口处一看,那被刀尖剌破的伤口已经结疤,她刚碰了一下,已经不疼了,便问:“我昏迷多久了?这里又是哪里?”

    “回小姐的话,您已经睡了五天了,这里是无锡城。”那女子连忙说着,不敢抬头看顾七。倒不是说因为惧怕顾七,而是惧于她们主上,想到她们主上交待的话,两人越发的小心翼翼,唯恐侍候不周。

    顾七眉心一皱:“无埸城?离襄城有多远?”

    “快马一天便可到襄城。”两名美艳女子说着,小心翼翼的看了她一眼,又道:“小姐,再上点药吧!不然伤口会留疤的。”

    闻言,顾七淡淡的应了一声,便示意两名女子上前帮她上药,墨发披散而下,衣裳半褪,雪肌凝肤,甚是迷人。尤其是自她离开顾家后,在鬼谷中调养了那么久的身体,身上的肌肤早已不同往日,饶是那两名美艳女子这几天都帮她上药,可每每看到她那凝脂一般的玉肤都忍不住暗自羡慕着。

    那两名女子打开药瓶,只闻到一股清香弥漫而开,其中一人用着棉枝沾了些瓶中药膏,透着绿色的晶莹药膏颜色十分悦目,抺在伤口那处疤痕处,传来一股清凉舒爽的感觉。

    “嘎吱。”

    突然间,房门再度被推开,那身着红色衣袍的妖孽男子迈步走了进来,似乎没想到里面竟在换药一般,刹那间看到珠帘后面,那女子衣裳半褪斜倚在床头,墨发披肩,冰肌玉肤甚是迷人,胸前春光若隐若现,看得他心头一动,往前迈近一步想看得更为清晰之时,那女子却已经将衣裳拢起,平凡的面容上带着一丝不悦与冷然的看着他,让他不禁低笑出声。

    “呵呵,阿七,本座来看你了。”他挑开珠帘走了进去,心下暗自觉得可惜,刹那春光太美,可惜,他还没瞧仔细呢!

    两名美艳的女子风到他,皆恭敬的弯腰行礼,微垂着首静退了出去。

    而倚在床上的顾七,则冷眼瞧着那红袍拂动,迈步走进来的妖孽男子:“阁下把我带到这里,意欲何为?”

    红衣妖孽挑了挑眉,来到床边,一拂衣袍就往她身边坐上,倾身靠近她的身边,面对面的与她相视着,两人靠近的距离只有一个拳头的位置,见她面不改色,神色依旧,他唇边的笑意不禁加深了几分,深瞳流动间,泛过点点光芒,魅惑的声音缓缓的说着:“阿七,记住了,本座姓凤名凌天,本座许你直呼我的名字。”

    顾七皱眉,却是未语,清眸依旧直视着他,似乎在思忖着,此人究竟要做什么?

    见她不说话,凤凌天低低一笑,伸出手勾起她的下巴,语气暧昧的贴着她的耳边道:“阿七,如果本座告诉你,本座看上你了,你信吗?”

    闻言,顾七的眉头皱得更深了,她打掉他勾着她下巴的手,头微微往后退了点,冷眼直视着面前的妖孽男子:“这玩笑一点也不好笑。”

    凤凌天深瞳一眯:“玩笑?你看本座似开玩笑吗?”声音一落,他半眯着的眸光又染上了几分笑意,看着她,道:“阿七,待本座在无锡城的事情处理好了,便带你一起回去,本座已经让人传信回去筹办婚礼之事了,只等我们人一到,便可即刻拜堂成亲。”

    他说着,又伸手为她拢了拢身上的衣裳,继续道:“本座记得,你还有一位爹爹?如今在哪?本座派人去把他接来。”

    “这是我与阁下的第二次见面吧!第二次见面阁下就要跟我成亲?”她脸上露出一抺嘲讽的冷笑:“我自问还没到人见人爱的地步,你说没有别的企图?谁信?”

    听到这话,他深瞳掠过一抺暗光,看着她笑了:“不愧是阿七,本座连美男计都用上了,却还能依旧保护清明的头脑。”他的话一顿,一指衣袍,起身走了两步后停下脚步回头看了她一眼,道:“上古神鸟三足金乌已经现身,你在襄城的事情也已经渐渐传开,杀了丹师,毁了医药公会,还有火焚了那么多人,你觉得,他们会放过你?”

    “这不劳阁下忧心。”她的目光沉了几分,心下了然,果然是冲着乌鸦来的,至于她杀丹师,毁了医公公会一事,她也知道,那些人定不会轻易放过,本打算回云天国后找个地方先修炼,加强自身的实力,却不料被这妖孽带到这里来。

    “你可知,本座原本也是冲着三足金乌的蛋而来?”看到她眸光微动,他继续道:“本座收到消息,上古神鸟三足金乌的后代将在这片大陆孵出,因此才有数月前去云天国的一幕,只可惜一直找也没找着,不料却便宜了你。”他低笑一声,目光掠过那包扎着的乌鸦,又看向顾七,道:“既然三足金乌已经认你为主,与你契约,本座便也认了,毕竟三足金乌不比别的神物,凡是它认定的人,至死不移。”

    “而你,阿七,本座也确实对你甚是好奇,频为感兴趣,你看着平凡不起眼,却总能做出不平凡的事来,本座喜欢你的狠绝,你杀戮的果断与干脆,虽然容貌是普通了点,但本座有足够的美貌便可以了,将来我们生出来的孩子,只要继承了本座的容貌,也将是一个美得惊天动地的男子,再说,以本座的各方条件,你都没有任何拒绝的理由,不是吗?”

    听着那自信过头变成自恋的话语,顾七嘴角微不可察的抽了一下,她站起身,拢了拢身上的白色里衣,淡漠的道:“你说的不错,可是,我拒绝。”她站直了身体,清眸直视着他:“我若不想做的事,没人可以强迫得了我,成亲?就算有那么一天,新郎也绝不会是你。”

    果然,她的话一出,凤凌天唇边的笑意顿时消失无踪,脸色也变得极为的难看,那双妖媚的深瞳紧盯着她,沉着声音,问:“原因?”

    “我若不喜,又何必原因?”清傲的语气,不亢不卑的声音,昭显着她心中的凌然,以及属于她的那一份傲气。

    凤凌天听了她的话,再看她眉眼间散发出来的那股自信清傲的光芒,忽的仰头哈哈大笑:“哈哈哈……好!不愧是我凤凌天看上的女人,我喜欢!”他大笑的声音骤然而止,深瞳带着灼灼光芒的盯着她:“阿七,你越是如此,我越不想放手了呢!”看着她紧皱着的眉头,他愉悦的迈着大步离开了。

    她皱着眉头,看着那红衣妖孽愉悦的迈着步伐离开,心中顿生不好的预感,她都把话说得这么清楚了,他还执意如此?如今的她容貌平凡,普通得不能再普通了,像他那样的男人,怎么会看上她了?

    不行,此处不宜久留,她得想办法离开才是。

    转身看着床上的乌鸦,她俯下身碰了碰它,唤了几声:“乌鸦?乌鸦?”见没动静,便将它提了起来放在掌心中,凑近一闻,闻到一股药的味道,心下了然,原来是被灌了药。

    她解开它包扎着的翅膀,见也好得七七八八了,但暗暗运用了灵力气息透过手掌传送到它的身上,灵力的涌动,原本昏睡着的乌鸦微动了一下,不多时,便睁开了那闭着的眼睛,一看到顾七,顿时跳了起来。

    “呀!呀!呀!七七!七七!太好了,你没死啊?人家以为你死定了!”它扑腾着翅膀扑进她的怀里,在她的怀里蹭了蹭,十分的激动。

    原本见乌鸦醒过来而微扬的唇角,在听到它的话后,微抽了一下,手指轻弹了一下它的脑袋:“你就不能说几句好听点的?”想到它那时护她的神情,便将它提了起来,放在面前道:“乖乖呆着,跟你说点正事。”

    “呀!呀!你说你说,老娘听着呢!”乌鸦歪着脑袋看着她,黑溜溜的眼珠子转动着,心下十分疑惑,她们是怎么活下来的?

    “你是的我契约兽,虽然是只乌鸦,但怎么也得起个名字,我想了想,你以后就叫吉祥吧!”乌鸦又可称为吉祥鸟,给它取这个名字也符合了,更何况,它还是一只三足金乌。

    “呀!呀!老娘有名字了?呀!呀!呀!七七,你对人家真好,吉祥吉祥,这名字老娘喜欢。”它又是傲娇,又是羞涩的看着她。

    “现在我便告诉你,我们的处境眼下可不妙。”她朝外面瞥了一眼,直接用神识与它交流:“我遇到一个难缠的家伙,我们得逃出去才行,这天璃国现在对我们而言,太危险了。”

    “咦?七七?你灵力修为提升了?”它后知后觉的才感应到她实力的提升,又问:“那天我们怎么活命的?难道我们现在被那些坏人抓住了?”

    “灵力修为提升到炼气五阶,但跟那些人相比,还太弱了,而且,眼下不仅我成了别人的目标,你也成了别人的目标,你的真身为三足金乌,乃上古神鸟,现在外面的人定都在找我们。”

    “呀!上古神鸟啊?老娘就知道老娘不是一只普通的乌鸦,呀!呀!呀!”某只乌鸦得瑟的叫着。

    顾七睨了它一眼,凉凉的道:“你纵使是上古神鸟,但眼上这么弱小,修仙者一根手指就能捏死你,有什么好得瑟的?”

    “人家这不是激动嘛!”它又扭捏起来,短小的翅膀在身前碰了碰,那尾部微微的摆动着,那模样,着实是让顾七一阵无语。

    她起身,想找件衣服来穿,却见这里面没有衣服,想从空间戒指中拿一套出来,又怕被那妖孽男知道她有空间戒指而被收取去,于是,唤道:“外面有没人?进来一下。”

    先前退出去的那两名美艳女子连忙走了进来,轻身行她福了一礼:“小姐有何吩咐?”

    “给我拿套衣服进来。”

    “是。”两人应了一声,其中一人往外走去,另一人则道:“奴婢帮小姐梳头吧!”

    “嗯。”她应了一声,起身走到那梳妆台前坐下。

    那美艳的女子则连忙上前,仔细的为她梳着墨发。不多时,另外一人也走了进来,手里捧着几套颜色不一的衣服来到她的面前:“小姐,这些都是主上为小姐准备的,小姐想穿哪一套?”

    顾七瞥了一眼,见都是一些女子的裙装,便道:“就那套白色的吧!”

    “是。”那美艳女子应了一声,将其他的放下,取出那套白色的衣裙候在一旁。

    见那美艳女子给她梳的发型太过复杂华丽,不由皱起眉头:“不要太复杂,梳简单点的就好,也不要给我戴那些东西。”

    “是。”那美艳女子应了一声,重新梳了一个发型,整个头上,什么也没带,只是用丝带束起一束墨发,余下的随意的披散在身后,简单得不能再简单了,但顾七却觉得异常的赏心悦目。

    梳好了头发,两人便为她着装,女子衣裙不比男子衣袍,一层一层,穿起来有点复杂,当那两人帮她束起纤细腰肢时,勒得有点用力,她又是一叹:“别勒太紧。”虽然时下女子喜纤纤细腰,常把腰肢紧紧勒住,但她可没虐待自己的嗜好,一切都以舒服为主。

    着装后,她看了一下,这才对那呆坐在床上看着她的乌鸦道:“吉祥,过来。”

    “呀!七七,老娘发现你这身裙子比你人好看多了。”它不开口则已,一开口又引得顾七一记白眼。

    “闭嘴!”她没好气的说着,将扑腾过来的乌鸦塞进了衣袖里,这才往外走去,只是走没几步,却是微皱着眉顿下脚步,回头半睨了那跟在身后三步之处的两名美艳婢女:“你们二人跟着我做什么?退下!”

    那两名美艳女子听了,不由相视一眼,想退不能退,只能小声的道:“主上吩咐,让婢子寸步不离的跟着小姐。”

    闻言,顾七眸光一闪,移步继续往前走着,在里面转了一会,见大门就在前面不远处,当下便朝那走去,却不料,还没靠近那大门就被挡住了。

    “小姐,主上说宅中任何地方小姐都能去,就是不能出门。”原本跟在她身后的两人突然间来到她的面前,挡住了她前进的脚步。

    “让开!”她的声音微冷,眼中不悦之色显而易见。

    “请小姐不要为难婢子。”两人寸步不让,却是垂低下了头。

    她的目光掠过那前面大门,那里还有两名护卫把守着,而眼前的两名婢女明显也是懂武,于是,她敛下了眼眸,道:“带我去见他。”

    两名婢子听到这话,抬起头相视一眼,应了声是,便带着她去找凤凌天。

    此时的凤凌天,正交待着手底下的人去办事,吩咐好后,拂退了众人,迈步走出房门之际,就见两名婢女带着顾七走来,当下露出了一抺妖媚魅惑的笑容:“阿七这么快便想我了?”

    看着斜倚在门边妖娆魅惑的妖孽男子,她沉着声音,问:“让人寸步不离的跟着我,还不准我出门,你这是打算囚禁我?”

    “呵呵,阿七想岔了,我可是为你好,你可知,如今外面有多少人在找你?只有我这里才是最安全的,如果你起出去也行,我可以带你出去,有我在,你才安全。”他低笑着说着,与她说话,不再用本座,而是自称我,这让跟在他身后的两名黑衣男子以及那两名垂低着头的美艳女子心下惊愕不已。

    看着他不似玩笑的神情,顾七抿着唇,沉默着不再开口,而是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后,转身往回走去。

    “凤二,跟上。”凤凌天在见到她什么话也没说便转身离开后,沉着声音对着身后的一名黑衣男子说着。

    那黑衣男子怔愕的抬起头看着他,见他家主子抿着唇脸色不怎么好看,连忙应了一声,迅速跟上顾七。

    “主子,这宅子护卫重重,难道还怕她跑了不成?”另一名黑衣男子凤一有些不解的开口,毕竟在他看来,就是那顾七确实很是不凡,但也不可能在重重防守之下出得了这大门,更何况,凤二跟他一向只守护主子,如今凤二竟被主子派去盯着那个女人,着实是让他错愕。

    主子是不是太高看那女子了?

    凤凌天半眯着神秘的深瞳,看着那已经走远的身影,缓声道:“不要把她当成一般的女子,她,不是你们能看清的,也绝非你们能比得上的。”声音一顿,又道:“本座约了无锡城主有事商讨,这两日应该不会回来,你告诉凤二,让他把人看好了。”

    “是。”凤一讶异,却也只能恭敬的应了一声。

    另一边,回到房中的顾七关上了门没让人进来,她来到里面桌边倒了杯水喝了一口,心下则思忖着:既然明的走不了,她也只能来暗的了,打定主意,把乌鸦叫了出来,让它一旁呆着,自己则走到床上盘膝调息,闭目修炼着。

    候在门外的两名婢子听着里面什么声音也没有,不禁心下诧异,但她们知道这间屋子除了正门之处别无出路,因此也不怕她从哪里逃走了,于早,便一直静候着,直到,傍晚时分,才敲门问道:“小姐,晚膳时间到了,可要现在用膳?”

    “嗯。”里面的顾七正好轻呼出一口气,睁开了眼睛,下床走了走,活动一下手脚后,见乌鸦睡了过去,便唤道:“吉祥?醒来了,等会吃点东西。”

    “七七。”它拍了拍短小的翅膀跳到她的身边,张了张嘴似打了个哈欠一般,道:“七七,这样呆着老娘很闷啊!”

    顾七一笑,用神识告诉它:“呆会多吃点,晚上好跑路。”

    一听到她的声音透过神识传来,乌鸦的一双黑溜溜的眼珠子瞬间光彩照人,兴奋叫唤的声音也透过神识传给顾七:“呀!呀!真的?太好了,这里无聊死了,老娘要是再呆下去,准会被闷死,晚上跑路吗?晚上好,老娘喜欢晚上。”

    不多时,婢女进进出出的端了十二道菜摆放在桌上,正当她挑着眉头看着桌面的十二道菜时,就见门外那抺红色的身影迈着步伐走了进来。

    “阿七,我过来陪你吃饭。”凤凌天迈步走了进来,红色衣袍一扬,便在桌边坐下,看着对面的她,深瞳含笑的问:“这十二道菜,阿七可有喜欢的?”

    “呀!呀!美人!美人!”乌鸦怪叫了两声,拍腾着翅膀色眯眯的看着那红衣妖孽男子,黑溜溜的眼珠子泛着狼光的盯着他那半敞开着的衣袍露出来的性感胸膛,只差没流出口水来。

    顾七瞥了没出息的乌鸦一眼,而后,清眸扫向那妖孽男子凤凌天,道:“我区区小人物,怎敢劳阁下大驾相陪?”说着,也不去看他,自顾的拿起筷子夹起菜吃着。

    “呵呵,阿七,我今晚得出门,估计有这两天都回不来。”他低笑着,说着这话时,目光一直看着她,当看到她在听到他要出门时手微顿了一下,唇边的笑意便加深了,继续道:“本来我让人好好跟着你,以防你不见了,不过后来我又想想,觉得此举不甚妥当。”

    顾七皱着眉,停下筷子,抬眸看着他。

    见她抬眸看来,凤凌天便为她倒了杯酒,媚眼含笑,继续道:“所以,我打算带着你一起出门,这样一来,可以带你随便逛逛,二来我也才能放心,你说我这主意如何?”

    “阿七这是太过惊喜了?以至于说不出话来?呵呵,我就知道阿七定会喜欢,看来,我这主意确实是不错啊!”他看着沉默不语的她,端起酒杯,抿了一口酒,眼中笑意点点。

    顾七扫了他一眼后,缓缓扔敛下了眼眸。带她一起出去?他是猜到她晚上会溜走?他倒是挺自信的,就相信把她带在他的身边,她就走不了了?唇角微勾,她露出一抺笑意来,抬眸看着他,道:“凤凌天,我们来打个赌吧!如果你赢了,我便留在你的身边,如果我赢了,你就此放手,当从没遇见过我。”

    闻言,凤凌天妖媚的深瞳中泛动着一抺暗光,他看着她,半眯起眼眸,邪肆的唇角微微勾起:“说来听听。”

    “就赌,两天之内我能从你身边离开,而且让你找不到我。”她看着他,声音清冷,目光中闪烁着一抺诡异的精光。

    听到这话,凤凌天唇边的笑意更深了,看着面前自信非常的女人,低笑道:“阿七,你是无法从我这里逃走的,这赌,未赌我就知道你输了。”

    “是吗?那我们拭目以待。”她端起酒杯,往前一举,挑衅的看着他。

    “呵呵,好,既然你执意,我又怎能不奉陪。”他也举起酒杯,往前与她的酒杯轻轻一碰,妖媚的深瞳看着眉宇间散发着光彩的她,语气笃定的道:“阿七,被我看上,你是逃不掉的,我等着,把你变成我的女人。”

    顾七淡笑不语,清眸中流光泛动,她知道,接下来的两天将是关键……

    ------题外话------

    最近两天的更新时间会在凌晨。因为我好歹也就这么两天存稿。囧,后面有变动,再告诉你们。依旧会是万更。另外,求月票啊求月票。月票榜现在离我好遥远,美人们,有票别留着了哈,万更需要各种动力动力呐,另外,逢八必送的币已经发送,你们可以瞧瞧哟,总有一些幸运滴,虽然不多,但也是心意哈
(快捷键 ←)上一章:064 以吾之名,命汝现身!高潮!返回目录下一章:066 还之彼身!遁无踪!(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