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穿越小说 »鬼医圣手最新章节列表 » 066 还之彼身!遁无踪!

066 还之彼身!遁无踪!

文/火龙汐
鬼医圣手 本章字数:11509 鬼医圣手txt下载
推荐阅读:星子星辰 现代镖师实录 仙缘无限 符控异界 永夜君王 废材逆世:腹黑邪妃太嚣张 小白花重生记 奇剑破魔诀 慧剑斩情丝 重生火热年华
    因要去无锡城主府,两人也没吃太多,只是浅尝了几口,喝了两杯酒后便出门了,随行的是凤凌天那两名黑衣护卫和那两名美艳的女子,至于顾七也把乌鸦带上,只是交待着让它不要出现,也不要发出声音,因为很多人就是不知道她就是那毁了医药公会的顾七,也知道跟在她身边的那只乌鸦。

    毕竟眼下无论哪个地方,养赏玩鸟儿的人大有人在,养乌鸦的却是极少。

    马车里,一身白色衣裙的顾七半倚着马车,闭目养神着,脑海则在想着东西,虽感觉同坐一马车的凤凌天那灼热的目光一直落在她的脸上,她也没有想睁开眼的念头。

    而凤凌天则一手半托着脸颊,半眯着媚媚的眼眸,目光灼灼的盯着她看着,唇角微勾,似乎在看着什么赏心悦目的美好事物一样。

    马车很大,除了他们两人之外,还有那两名美婢跪坐在一旁,因他们两人都没说话,气氛有点凝结,她们两人更是静垂着首不敢抬头,连呼吸都放轻了几分。

    看着闭目养神的顾七,凤凌天勾了勾唇角,带着魅惑的声音染上了几分笑意,道:“阿七,此去城主府,再快也要一个时辰,你若困了,呐,我这大腿借你当枕头。”他的手,拍了拍他的大腿部,媚眼带笑的看着她。

    顾七没反应,倒是那躲在她衣袖中的乌鸦双眼放光,色眯眯的看着他:“美人,美人,把你的大腿借给老娘当枕头吧!七七不稀罕,老娘稀罕。”说着拍腾着翅膀就要跳出去,却被顾七一手给按住了。

    “你想找死?”顾七睁开眼睛,睨了它一眼:“不知道越美的东西越毒么?”

    “七七,美人……老娘就喜欢美人,七七你怎么就不长得好看点?那样老娘也就不会垂涎别人的美色了。”它哀怨的看着顾七,活像长得这么平凡就是她的不对似的。

    顾七无语的瞥了它一眼,将它塞回衣袖里:“好好呆着。”

    “呵呵……”凤凌天低笑出声,媚眼一转,深瞳看着她:“阿七啊!我都愿意把大腿贡献出来给你当枕头了,你竟然还不要?真的太伤我的心了,越美越毒?呵呵,那也得看人的。”

    顾七朝他看去,见他深瞳泛着流光,媚眼笑意点点,魅惑之意尽显于那张妖孽般的容颜上,似乎无时无刻,他都在展现着他的男性魅力,似乎无时无刻,他都在纺织着一张温柔深情的情网,等着她跳下去。

    这个男人,是情场高手,他很聪明,懂得想要一个女人,就得先得到她的心。只可惜,他碰上的是她,一个无心之人,一个冷血冷情之人,想要动心,谈何容易?

    “嗯?阿七为何这般看我?”他微挑着眉,深瞳流光点点,妖孽般的容颜上带着温柔的笑意看着她。

    顾七笑笑,没有说话,而是继续合上了眼,闭目养神。

    见状,凤凌天深瞳掠过一抺暗光,唇角勾了勾,也不再说话。

    直到,大约一个时辰之后,马车停了下来,外面的护卫禀报着:“主上,无锡城主的府邸到了。”

    风凌天起身先一步下了马车,而后,对着那半弯着腰走出来的顾七伸出了手:“阿七,来,我扶你。”不由她闪躲的握住她的手,将她带了下来。“”

    一落地,顾七便挣脱开他的手:“多谢。”

    凤凌天勾了勾唇,深瞳在她淡漠的脸上扫过,便看向那从前方大门口迎上来的中年男子,以及他身后的一众人。

    “呵呵,彭忠见过凤少主。”那无锡城的城主彭忠快步上前,恭敬的向他行了一礼,目光有些好奇的看向一旁的顾七。

    “劳彭城主亲自出来迎接,凤某实在过意不去。”他客套的说着,深瞳落在了面前彭城主的身上。

    “无锡城能迎来凤少主,乃无锡城的荣幸,凤少主,府里请,彭某已经让人备下酒席,恭迎凤少主到来。”

    凤凌天摆了摆手,道:“酒席就不必了,你安排一处清静的地方让我们休息一下,有什么事,明天再商讨。”

    “是。”那彭忠应了一声,亲自带着他们往一处院落而去,因凤凌天他们来的人不多,住一个院落已经足够,当他想安排一些下人侍候着时,也被拂退,说他们有自带的人,无须用到他们的人。

    此时的夜虽还不深,但顾七进入院落后,便挑了一个房间走了进去,却脚步一顿转过了身,身体半挡着门,对那前脚正想迈进去,却被挡在门外的凤凌天道:“夜渐深,我要休息了,你请回吧!”

    “天色尚早,这么早就要睡了?”他挑着眉,一脚卡在那门边,明显不想让她关门。看着挡在门边的她,他邪肆一笑:“我还想约你小酌几杯,赏赏月色呢!”

    见他卡着门不让关,她目光微闪,看着他,忽的唇边绽开了一抺魅惑的笑容,清清淡淡,如空谷幽兰,美不胜收,竟让见惯无数美人的凤凌天深瞳一暗,瞳色越发的显得幽深。

    “想要邀我花前月下怡情小酌?”

    “嗯,阿七可赏脸?”他目光灼灼,看着笑颜如花的她,暗忖,她笑起来真心好看,只是,这抺笑容为何让他感觉到狐狸般的狡诈?可偏偏,他就觉得这样的她像只小猫似的挠得他的心里一阵荡漾。

    “呵呵……”

    顾七轻笑着,忽的唇边笑意一收,双手拉着门用力往里一合,凤凌天一怔,刹那间看呆了她唇边的那抺笑而没了警惕,直到脚被门板重重一夹,一吃疼,倒抽一口冷气本能的缩回了脚的同时,就见她砰的一声关上了门,看得他一呆一愣的。

    生平第一次,被一个女人拒之门外了,好半响,也没反应过来,只知道,那被门板夹过的脚,一阵抽疼……

    而那站在不远处的凤一和凤二,以及两名美艳的女子则脸上尽是掩不住的呆愕,几乎傻眼的看着那紧闭着的房门,以及,那被门板夹了脚没回过神来的主子,想不到,这世上竟然还有人能让他们主子吃这等闷亏,那顾七,当真非常人也……

    凤凌天在门外呆了好半响,才缓过神来,微微甩了甩抽疼的脚,一回身,就见那候在身后不远处的几人脸上那呆愕的神情,当即冷下了脸,挑着眉道:“你们几个很清闲?”站着看他的笑话,胆子不小啊!

    几人听到他的声音,猛的回过神来垂下了头,凤一顿了一下,小声的问:“主子,要不要,呃,擦点药?”那顾七下手可没留情,那门板关上的力道那么大,他都忍不住头皮发麻,主子那一脚,指不定乌青了。

    “哼!”凤凌天冷哼一声,迈着步伐走过去,却不料,一踩下去,脚一吃疼,让他不禁皱起了眉头。

    两名美艳的婢子一见,连忙上前扶住他:“主上,先回房坐会吧!”两人见他没说什么,便小心翼翼的扶着他到隔壁间去。

    而此时房中的顾七,则脱掉身上的衣裙,只着着里衣在房中走着,说困,此时倒也困,跟那妖孽在一起,时刻都得打起十二分精神,想着她跟他打的那个赌,心下有一番思量,在外间喝了杯水后,便走进里间床上,盘膝在床上坐下。

    她的灵力修为除了那一天进阶到炼气五阶之外,到现在也没有提升一星半点,灵力修炼,没有人指导她,也没有人告诉她应该怎么做,她靠的只是黑木夫人给她的那一本修炼入门法,只知道,灵力的修炼五阶是一个门槛,九阶也是一个门槛,还有十二阶进入筑基期时也是一个关卡,若没丹药相辅,想要进阶突破谈何容易?

    稳定下心神,静心调息着,在心下默念着灵诀,灵气流窜在身体里行走着,约莫两个时辰后,只感觉身上出了一层汗水,湿渌渌的让里衣贴着身体,十分的不舒服。

    她起身下床,见乌鸦趴在窗口处往外看着,眸光微闪,便走了过去:“吉祥,想出去?”

    “七七?你修炼好了?”它回过头来看着她,拍着短小的翅膀,口气幽怨的道:“想飞出去看看,可是老娘的羽毛还没长硬呢!飞不起。”说着又是一顿,黑溜溜的眼珠子贼兮兮的一转,又盯着顾七道:“七七,要不,老娘偷偷溜出去转转?探探路,咱们什么时候逃走时也能方便点。”

    闻言,顾七看着外面窗口处的夜空,天色暗,只有余光斜照地面,乌鸦一身漆黑,若不仔细看,连忙发现不了它,于是,想了想,她便点了点头:“嗯,也可以,不过你要小心一点,不要让人发现了,还有,不要太久就要回来。”

    “放心放心,老娘知道的。”它一兴奋,又扑腾着翅膀,一跃,往窗口处跃了下去,却因窗口太高它飞不了无法安全落地,身体一悬空,直接一头栽了下去。

    见状,顾七摇了摇头,又叮嘱道:“小心点。”就见它一溜烟的不知钻到哪个地方去,消失不见。

    走到外间,拉开房门,就见那候在门边的一名美艳女子弯膝行了一礼:“小姐。”

    “让人给我备水,我要沐浴。”

    “是。”那美艳女子应了一声,走到院外吩咐了几声,便来到顾七的房中,给她准备着衣服,以及沐浴的东西。

    顾七穿着里衣坐在桌边,一手托着下巴,看着那陆续进来的几名婢女进进出出的忙碌着,备好沐浴的东西后,由那美艳的女子在浴桶里洒上了花瓣,这才移着步朝她走来。

    “小姐,可以沐浴了。”

    “嗯,你也出去吧!”她说着,示意她也离开,待她离开后,她起身将门窗都关好,这才来到屏风后面,脱下身上的里衣,步入那浴桶之中,让那温热的水浸泡着肌肤,舒服的眯起了眼。

    因防着凤凌天那个妖孽,她并没有泡太久,浸泡了一会后便起身了,揉搓着湿发,坐在窗边吹着夜风,看着外面的夜景,只是,就在她微侧过脸伸着手拿起一旁放着的梳子梳着头发时,再一回,一张放大的妖孽面容冷不防的出现在她的面前,着实的让她吓了一跳。

    “凤凌天!”她有些咬牙切齿的看着他,这个阴魂不散的人,这大晚上的他到底想做什么!

    “哎,阿七,我睡不着。”他就趴在窗口处,心情舒坦的看着强忍着怒气的她。

    “睡不着关我什么事!”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她刚才要是再贪泡一会,这妖孽是否要跳窗而入?正想着,忽的脸色一变,看着那正准备爬窗的男人,眉头忍不住的跳动着:“你干什么!”

    “我想着,也许到你这边来睡,我就能睡着了,这不,我就特意过来了。”

    闻言,她嘴角一抽,压下心头窜上的怒火冷冷的瞥了他一眼:“既然这样,那张床就让给你了。”说着,她转身往里走,披了外袍便打开门,往外走去,谁知一开门,那原本还在那边窗口的妖孽已经站在门前整着衣襟,笑看着她。

    “阿七这是想跟我一道去赏月?正好,此时夜色正深,月儿正圆,我们就到屋顶去如何?”妖媚的深瞳带着几分魅惑之色的看着她,声音一落,大手已经环过她的纤腰往身边一搂,将她带上屋顶。

    看着那屋顶已经摆好的几道下酒菜以及两壶酒以及两个白玉杯,她深吸了一口气,缓缓的呼出,扫了他一眼,迈步走了过去。

    在屋顶坐下后,她倒了杯酒,问:“你不是找无锡城主有事相商吗?怎么有时间跟我在这耗着?”语落,轻抿了一口杯中酒,入口火辣辣的感觉,直达喉咙,让身处屋顶吹着夜风感到有一丝冷意的她,一瞬间只觉酒下肚后,浑身散发着一股热劲,而且,这股热劲之中,似乎还有着一丝丝的灵力流动。

    “咦?这酒?”她有些诧异,这酒明显带着灵力气息。

    “这是灵酒,为了与阿七月下对酌,我特意命人备下的,灵力虽弱,但常饮,于身体大有好处。”他说着,也喝了一口灵酒,又道:“如此美妙的夜晚,能与阿七夜下对酌,再大的事,也得暂搁一旁。”

    顾七笑笑,这人三句两句情话不离,说得有多深情,只是,这样的话听多了,人也免疫了,自动自觉的当成耳边风。

    坐在屋顶,眸光淡淡的掠过下方,在这里,可以将这府邸的全部景色尽收眼底,月光洒落,树影婆娑,轻风拂面,举杯对饮,此时此景,倒是甚是怡情。

    两人在屋顶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喝着灵酒,吹着夜风,直到,夜深之际,微醉之时,顾七才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不喝了,我要回去睡觉了。”站在屋顶,身形一晃,步伐一移,似倒非倒,她不慌,不担心一不留神从屋顶摔下去,但那一旁的凤凌天却看得直摇头,上前扶住她,提气一带,便将她带下去。

    “阿七,走,咱该歇着去了。”他扶着她,就要进屋,却见身边那人站着不动,目光微醉,却是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呵呵……行行行,我回我房里去。”说着,低笑着,松开她的手,这才往另一间房走去。

    顾七收回目光,迈着微晃的脚步进了房,一进房,原本泛着醉意的目光便是一片清明之色,醉意全无,她一进门,便见一团黑扑了过来,她接住,便听神识传来。

    “七七,七七,老娘探到路回来了,我们什么时候走?老娘连包袱都打包好了。”它扑腾着翅膀从她的手里跳了下去,来到桌边,指着那桌面上放着的小小包袱得意洋洋的说:“这里面是糕点,老娘从厨房里拿回来的。”

    闻言,她不禁轻笑出声:“放心,跟着我,饿不死你的。”说着,目光透过窗外看向外面,又道:“我们要不就不逃,要逃就不要让人发现的,这里里外外,且不说这府邸里的护卫,就是那凤凌天带来的两名黑衣男子也有一人在暗处盯着我,机会要找准,今晚,好好休息,明日再看。”

    “那糕点怎么办?你要不要吃点?”它黑溜溜的眼珠子盯看着她,用翅膀指了指那一小块糕点。

    “你若想吃就吃了,不用背着小包袱,我会给你带点的。”她笑说着,似乎想起什么似的,又问:“不是说契约兽可以进契约空间的吗?你怎么就进不了?”

    “那是,老娘不是一般的契约兽啊!你跟我契约后形成的灵兽空间因你的实力太弱而太小,人家进不去,你的那个空间戒指只是一般的空间戒指,地方也不是很大,而且也不能放活物,所以人家也进不去,除非你有高级别的空间戒指之类的东西,人家才能进里面修炼和躲进来。”

    听到这话,顾七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这天璃国有修仙者存在,像你说的这种空间戒指应该也是有的,在这边的这段时间,我会想办法弄一个,这样你也可以进空间里修炼了。”

    “呀!呀!好,七七真好。”它兴奋的叫了两声,扑腾着声音道:“这样老娘翅膀上的毛也会长得快一点,翅膀一硬,就能飞了。”

    看着它在那里转了转,她笑了笑,往里间走去,脱了外衣,上床休息。

    次日清晨,凤凌天带着她去了城主府的大厅,他与城主在那里商讨着事情,竟也不避着她,她便在一旁听着,饮着茶,吃着点心,很是惬意。

    原来,他们在商讨的是拍卖会的事情,从他们的谈话中她似乎了解到,凤凌天所在的家族是一个庞大的修仙家族,而且因他本身实力的不俗,他似乎还有其他势力,以致于,堂堂无锡城主,对他也是尊为贵客,敬重万分。

    “我出去走走。”坐了大约一个时辰,也听了不少的事情,便对凤凌天说了一声,起身便往外面走去。她一起身往外走,那两名美艳的婢子则紧随其后,恭敬的跟着。不用凤凌天多说,凤二也尾随而去,在暗处注意着她。

    “凤少主,这位小姐是?”由于凤凌天一直没介绍,彭忠也不知顾七的身份,见她与凤凌天相处举止随意,不禁心生好奇。

    “她不是你能过问的。”凤凌天沉声说着,声音淡漠,暗藏凌厉。

    一触到他凌厉的深瞳,顿时一惊,连忙低下了头:“是,彭某越距了。”

    另一边,往外闲逛的顾七来到这府邸的一处花园时停下了脚步,因为看到那小花园中的一株极为少见的花朵骨,白色的花朵骨含苞待放,花枝带剌,互生的绿叶带着倒锯,花瓣虽含苞,但若弯腰凑近一看,却能看到那抺洁白得晶莹的花瓣上细致的纹理,以及那若现若现的一抺红。不禁停下了脚步

    “你也喜欢花吗?”

    一个清脆怯怯的声音传入她的耳中,她抬眸顺着声音看去,只见一名身着粉色衣裙的少女手里抱着一盆不知从哪移来的花站在不远处,期盼而欣喜的纯粹目光带着一丝的怯意,似乎不敢上前来。

    “嗯,我也喜欢花,这小花园里的花都是你种的吗?”她笑问着,目光落在那少女的脸上,心下有些疑惑,这少女的目光,似乎不太劲啊……

    “嗯嗯!这些都是我种的。”她在听到顾七也喜欢花时,欣喜的猛点着头,抱着怀里的花盆小跑了过来,却因不知踢到什么而整个人摔向前去,只听她怀中的花盆摔向地面,碎成一团。

    “啊!我的蝴蝶花!”她趴在地上,看着被摔破的花盆以及砸向地面的花儿,顿时眼泪汪汪,趴在地上也不起来,就那样哭了起来:“呜……我的花儿,我的蝴蝶花儿……呜……”

    果然……

    顾七嘴角一抽,她就觉得她的眼睛纯粹得太过干净了,果然猜测得不错啊!整了整心神,她走上前去,弯腰将她扶起来,道:“这蝴蝶花还有另外一个名字,你知道叫什么吗?”

    “啊?”一听这话,少女眨着泛着泪光的眼睛迷茫的看着她。

    “它的另一个名字,叫人脸花,你看,这里面这些看起来像不像一张人的脸?”她捡起那株花儿,指着那紫色的花蕊之处,笑问着。

    “真的像人的脸……我以前怎么没看到……”她擦干了眼泪,接过花儿,却又垂低下了头:“可是,它被我摔死了,种不活了,我只有这么一株。”

    “不会,这个很容易活的,而且没有盆子种地上更好,你不是有小花园么,种到花园里面去,晒着阳光,它会活得很好。”顾七指了指那花园,又问:“那株白色的花也是你种的吗?”

    顺着顾七的手指看去,少女点了点头:“嗯嗯,我不知道它叫什么名,花图上也没有它的样子,我就给它起了个名字叫夜明珠,因为它在晚上的时候跟爹爹送给我的夜明珠一样也会发光的,很好看的。”

    “真的吗?我没见过这样的花儿,你把它借我两天放屋子里观赏怎么样?”

    少女看着顾七,好半响,才小声的道:“我昨晚见过你,爹爹让我们在门外等的,你跟一个很漂亮的红衣姐姐一起来的,爹爹说你们是贵客,要在我们家住的。”说着,她揪着手指,低下头,看着顾七手中的那蝴蝶花,又小声的说:“要是别人,我是不给她花儿的,不过你是好人,你告诉我蝴蝶花还叫人脸花,而且你也喜欢花,我、我就把夜明珠送给你好了,我那小花园里还有好多花,你要喜欢就跟我说,我再送你。”

    顾七有些诧异,又有些释然,最后,她自己抱着那盆白色的花朵骨回了房,让身后的两名美艳婢女抱着两盆看似普通的花草,后面的两名美婢见她抱着那盆白色的花一路观赏着,心下有着一丝不解,不就是一盆花罢了,她怎么就格外的上心?

    凤凌天也在不久后回到院中,听到凤二说起的事情,深瞳掠过一抺暗光,勾唇笑了笑,迈步便往顾七的屋中走去,果然,见她正坐在窗边,看着那盆含苞的花朵骨,他的目光落在那盆白色花上时,极快的划过一抺暗光,走上前,便笑问:“这是什么花?阿七看起来很是喜欢?”

    “女子向来都喜欢这些花花草草,这个中缘由,说了你也不会懂。”顾七回眸淡淡的瞥了他一眼,一副懒洋洋的样子以着手托着脸颊,手腕处的衣袖也因她的动作而往下滑,露出一大截雪白的藕臂,甚是诱人却不自知。

    凤凌天看着她那露出来如雪藕般诱人的凝肤,深瞳一暗,走了过去伸手就从后面环住了她的腰,触手的温香软体让他一阵心神荡漾,深吸了一口气,闻着她身上散发出来的独特清香,无视着她的僵硬,更没看见她敛下的眼眸中所蕴含的冷意与嫌弃:“阿七,为何你总要拒我于千里呢?”

    顾七坐直了身体,伸手将他环着她的腰的手拿开,站起身,面对面的看着他,目光清冷而泛着疏离之意:“凤凌天,你不是我的谁,却能将我困住留在你的身边,这是因为我今日的实力不如你,但终有一天,今日你我的位置定会倒转过来,不要对我动手动脚,我最不喜的便是别人对我动手动脚,惹火了我,后果绝非你可以想象的!”

    “哈哈哈……”

    被直言威胁,冷言冷语却令凤凌天仰头大笑出声,狂妄妖媚的脸上尽是邪肆的笑,他看着眼前平凡纤瘦的女子,深瞳灼灼,似有一把灼热的火焰在眼底跃动着。极少有人敢对他说出这样的话,就是堂堂一城之主,在他的面前也不敢放肆半分,就是那些小国的君主,对他也得恭敬有加,倒是她,明明这样的弱小,却偏偏这样的胆大,这样的清冷狂傲,眼前的她,又不自觉的让他想起那日初遇马车上低眉敛眼一副胆怯之意的她。

    “阿七,我拭目以待你的成长,只是,饶是你成长得再快,我也一定会在你前面,你永远也不会有那个机会击败我,今日你我的地位,也永远不会倒换过来,不过,你这自信清傲的样子,我还真的是越看越喜欢。”他邪肆的凑近她的耳边,暧昧又邪气的说着:“眼下离你的两日之约,可只剩下一天的时间了,我等着把你变成我的人,哈哈哈……”说着,红袍一拂,负着手大步往外走去。

    看着他离开,顾七转身坐下,神情淡淡,清眸幽深,透着几分的高深莫测……

    接下来的的时间里,顾七的举动都让凤凌天身边的人很是不解,他们是知道她与他们主子的赌约的,因此,时刻都在注意着她的举动,可到了这城主府邸以来,她却丝毫没有想要逃跑溜走的迹象,白天赏赏花儿走走后便回了房,晚上天一黑便熄灯休息,这样的举动,不仅是他们,就连凤凌天听了也挑了挑眉。

    直到,最后一天的晚上,夜渐深,以为顾七会在今晚有所行动的凤凌天在屋中静待了好久,也不见隔壁房有动静,深瞳微微一闪,放下手中的酒杯,起身便往隔壁房而去。

    床上的顾七身着白色里衣而睡,忽的听到动静睁开眼的瞬间,身上一重,一股酒味扑鼻子而来:“凤凌天,你发什么疯!”她口气微冷,目光冰冷的看着那压在她身上的男人,对方强而有力的手臂紧紧的搂住了她,将她的双手也一并压在身下。

    “呵呵,阿七,今晚我喝了点酒。”他将头抵在她的颈窝处,贪婪的吸取着她身上的清香,身下女子身体的柔软,以及凸凹有致的妖娆身段,让他感觉身体里有一把火在烧,借着酒劲,一发不可收拾。

    顾七没动,因为她知道,此时身体的相贴,她若动或者挣扎,只会更挑起男人身体里的火。她在等,等一个一击即中的机会!

    “阿七,你是不是打算认输了?是不是你也看清了,你无处可逃?呵呵,我早说过的,我想要的女人是逃不掉的,你注定是我的人。”他低笑着,话语中带着几分醉意:“你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盆花是什么花么?想用那盆花散发出来的气息让我昏昏欲睡?呵呵,你太天真了。”

    他趴在她的肩膀与颈部之间,因她微侧着头的避开,让他的唇贴到了她微露出来的肩骨,雪白的凝脂,在这房中半昏暗的光线下,显得异常的诱人,在体内窜起的火热之下,他张嘴便吻上她的肩骨,柔滑的肌肤触感,让他一时间欲罢不能。

    顾七强忍着动手的冲动,她尽量让自己放松着身体,感觉到身上的男人越吻越是投入,气息微乱,呼吸越发的粗重,那双原本压着不让她动弹的手也渐渐的松开,转而抚向她的腰间,在她的腰间流连了一会又移向她的背后,又从背后移到她的肩膀上,顺着肩膀而下将近来到她的胸口之时,她眼中寒光点点,手指一动,蓄势待发的银针在他意乱情迷之际以着掩耳不及之势瞬间剌入他腰间穴道!

    “嗯!”

    凤凌天闷哼一声,整个人瞬间一僵,无力的将全身的重量压在她的身上,原本有些意乱情迷的深瞳也在这一刻清醒过来,只是,此时的他,浑身无力动弹不得,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而且到这一刻,他仍不明白,为何他会突然放松了对她的警惕?让她有机可乘?她,到底对他做了什么?

    曲膝,抬脚,狠狠的一踹,一脚踹向了男人下半身最虚弱的地方,此时,毫无阻挡之力的凤凌天整个人狼狈的被踹倒在地,而且还是被踹到了那个地方,又叫不出来,刹那间,那张妖媚的脸涨得一阵白一阵红,好不精彩,整个人面朝上的仰躺着,身体痛得微微抽搐着,只能以着大口大口的喘气来缓解着那说不出来的阵阵抽痛。

    他的命根子,不会被踹坏了吧?

    脑海中,正惊悚的浮上着这个念头,就见床上的顾七一脸淡漠的起身,弹了弹身上的白色里衣,拢紧了衣襟,来到他的面前,竟是见鬼的以着一种居高临下,鄙夷着他的眼神睨着躺在地上狼狈不已的他,这让他想到自己先前所说的话,只感觉脸上一阵躁热。

    “很疑惑?其实你只说中了一点,那盆花准确来说只是用来迷惑你的,真正让你失了警戒意乱情迷的是屋中放的那一花一草。”她的声音很轻,眸光淡淡的往一旁那不起眼的一花一草看去:“陀螺草,闻夜香,这两种气味结合在一起会让心猿意马的男人意乱情迷,本以为得加点药,不过看来,你的定力也不过如此。”

    说着,她忽的蹲下身,看着躺在地上喘着气的他,手指捏着泛着寒光的银针,眸光清冷而泛着寒意,唇角勾起一抺诡异令人发寒的笑:“我的便宜,可不好占!”随着声音的一落,手中的银针剌入了他下腹三指的一处穴道。

    凤凌天只感觉一股酸麻之感从那穴道袭向下半身的某一处,看着她唇边那抺诡异的笑容,他只觉头皮一阵发毛,想问她到底做了什么?却又没有力气开口,只能干瞪着眼看着她。

    “你很快就会知道我这一针的威力到底有多大,忍了这么久,终于可以如愿的在你身上扎上几针了。”她勾了勾唇角,看着额头渗着汗的他,从空间中取出一包药散往他嘴里灌下,道:“你不用想着你那凤一凤二会发现你,没瞧见今晚某只好色的小东西没出现么?此时的他们,想必好不到哪去。”

    她起身,脸上笑意尽敛,目光清冷的直视着他:“凤凌天,记住你我之间的赌约。”她从空间中取出一件衣袍穿上,将墨发随意束起,往外走去之时,又顿下了脚步,回头诡异的一笑:“在数月前,我曾强上了一名男子,与他比起来,你虽美,却美得跟女人一样,透着妖媚,少了男人的气概,而那个人,不得不说,无论是相貌还是身材,在我眼里都胜你一筹,所以,你,我是看不上的。”话落,在身后男人错愕,震怒的目光中扬长而去……

    顾七离开了,带着她的乌鸦光明正大的从城主府的大门走了出去,全程无人敢阻拦,更没人敢过问,一离开了城主府后,她就如人间消失了一般,遁得无影无踪,让人找不到一丝关于她的去向……

    而城主府这边,直到次日的清晨,那被乌鸦带着顾七的药迷晕的凤一凤二以及那两名美艳婢子,在惊觉出了事后,猛的推开顾七的房门,却看到,他们的主子狼狈的躺在地上,一张脸阴沉漆黑得让人大气不敢喘一下。

    “属下失职!请主子恕罪!”

    四人脸上尽是惊骇之色,将凤凌天扶起坐在床上,逼出了那剌在他身上的银针后,颤颤的跪在他的面前。他们真该死!竟大意的中了那只乌鸦的招,一个本以为逃不出他们视线的女子,就那样消失了。

    “找!找不到她的人,你们就别出现在本座的面前!”他阴沉着脸,浑身杀气四溢而出,想到她离开前的那些话,拳头紧紧的拧起。

    她若当真强上了一个男人,他势必将那男人揪出,在她的面前砍杀了!

    “是!”凤一凤二连忙应着,正准备退出去时,又听他的话传来。

    “把消息放出去,顾七身在无锡城!本座就不相信,她逃得出本座的手掌心!”

    “是!”两人再度应着,迅速退离,将顾七身处无锡城的消息传开,一夜的时间,再加上晚上城主关闭,她此时应该还在无锡城内的。

    屏退了那两名美艳婢子,他阴沉着脸,皱着眉将视线放在跨下之处,想到那女子毫不留情的一脚,以及她在他腹下三指处落下的那一针,还有今早那里的毫无反应,脸色越发的铁青,紧拧着的拳头发出咔嚓的声音,咬牙切齿的说着:“阿七,你逃不掉的!终有一日,定会让你亲身体验一下本座的厉害!”

    而与此同时,让人寻之不到的顾七,此时……

    ------题外话------

    美人们不要急,顾七在这边的事情弄好,就会回到男主的身边,接下来便是他们的对手戏了,凤凌天在这章节后过应该会很久没他的戏份了,毕竟是女玄女强文,一切以女主为主,前面我有提到,女主将躲进男主府中,究竟是如何进去的?又以什么身份?美人们不妨尽情歪歪一下哟,看看有没到时说中的,哈哈
(快捷键 ←)上一章:065 这个女人,我要定了!返回目录下一章:067 伤在臀部(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