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穿越小说 »鬼医圣手最新章节列表 » 067 伤在臀部

067 伤在臀部

文/火龙汐
鬼医圣手 本章字数:11414 鬼医圣手txt下载
推荐阅读:一宠成婚:萌妻乖乖入怀 男强爬“墙”--袭上兄弟 男妃“倾城” 霸爱:冷王贵婿 重生之等你长大 嫡女映儿 腹黑总裁:独宠小萌妻 占山为王,占夫为凰 我的千年僵尸女友 弟,给哥亲一个
    让人寻之不到的顾七,此时确实身在无锡城中,只是,当凤凌天的人正在酒楼饭家以及民宅中寻找着她的身影时,断然不会想到她竟身在无锡城中最大的青楼之中。

    白天的青楼是闭门谢客的,而顾七则是在昨晚一身男装的进来的,她的面容经过修饰,眉宇间多了几分英气,少了几分女子的柔和,目光清冷带着摄人气势,就连在青楼中十几年的老鸨也看不出她是女儿之身。

    青楼二楼雅间中,顾七打赏了青楼的小厮两币金币后,便叫他出门去帮她买了一些东西回来,她整日在青楼中没有出门,但却让人打听着外面的一些动静,青楼里的人才不管外面出了什么事情,尤其是那些小厮,只要他们有金钱上的收入,便会尽心做事,顾七在青楼中呆了一天一夜后,第二天的清晨便悄然离开了,而就在她离开青楼后约半个时辰,凤凌天带着人也找到了青楼,只是,终慢了一步。

    青楼门外马车中,听到凤一禀报的凤凌天黑沉着脸,紧抿着唇,深瞳泛过一抺幽光,冷声吩咐:“她要出城!让城门处的人给本座盯紧了!走!去城门处!”

    “是!”凤一连忙应了一声,迅速的驾着马车赶往城门处。

    只是,凤凌天再一次的猜错了,正当他以为顾七会想办法离开无锡城时,却不知,顾七换上一套白色的男子衣袍后,戴上白玉面具,前往无锡城举办的拍卖会,这拍卖会,也是凤凌天此次来无锡城要办的事。

    此次拍卖会,据释从天璃国各地前来参加的人不少,因为拍卖会所拍卖的东西皆非凡品,除了拍卖,也可以以物易物,这才是最主要的,以物易物在拍卖会举行前一天开始,因此,她才想去看看,有没吉祥所说的那种空间戒指。

    为免行踪暴露,她将吉祥安置在一处人家后院茂盛的大树顶上,十分安全,只等寻到她要找的东西,便会尽快离开这里,毕竟,她十分清楚若再若到凤凌天的手里,再有这样逃出来的机会就少了。

    只是,让她诧异的是,当她来到那拍卖会前面之时,竟看到一个不应该出现在这里,却出现了的人——花千色。只是此时的他却是一副老汉模样,那面容是在顾家时的那张普通而平凡的老脸,身着灰衣,头发花花,走路缓慢,若不认得是他,她也绝不会想得到,这样的一张面容之下,竟会是花千色那样的俊朗男子。

    原本不打算理会他的顾七视线打量了他一眼后,便移开了,迈着步伐往那拍卖会走去,却不料,那原本走在她前面的花千色却像有所察觉似的回过头来,当他的视线落在她的白玉面具之上时,那双老眼中浮现一抺沉思,一顿,忽的似想明白了什么,又再三的打量着顾七,直到,她就从他的身边擦身之过之际,他才激动而兴奋的低唤出声。

    “七小姐!”

    见她脚步连顿也没顿一下继续往前走去,花千色连忙快步跟上,半弯着腰紧跟在她的身边:“七小姐,我找得你好苦啊!”这话,说得又是哀怨,又是委屈。

    顾七顿下脚步,看着他,道:“你认错人了。”说着,继续迈步就要走,却在听到他接下来的话后,顿下了脚步。

    “七小姐,我是花千色,我知道是你,上回你不辞而别,我找了你足足好几个月,直到前不久才知道你落脚鬼谷,我特意去鬼谷找你,谁知那里面的人说你出门未归,直到后来那个叫无痕的回来说你不见了,我便让人四处去打听你的消息,云天国那边没有你的消息,又听我手底下的人说起天璃国襄城发生的事,我才往这边找过来的。”

    顾七回头看着他,清眸直视着他的目光,问:“你去了鬼谷?可知我爹爹现下如何?”这么久未归,他该担心了吧!

    听到她不再否认,花千色心下一喜,却又看了她一眼后,小心翼翼的道:“他不知去了哪里,好像已经没在鬼谷里了。”果然,见她听到到这话后,那看过来的眼神都凌厉了几分。

    “怎么回事?不在鬼谷?那去哪了?无痕有没跟着?”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无痕没透露,我猜着不知会不会回了皇城顾家。”说着,又看了她一眼,只可惜,看不到她面具下的脸色如何。

    听到他的话,顾七眸光一闪,问:“无痕现在在哪?”

    “这城中到处在找你,我们担心你落入那些人的手里,就分头寻找,约定两个时辰后在城西榕树下见。”说着,他又压低声音问:“七小姐,你怎么还敢来这拍卖会?这里面可什么人都有,就连医药公会的人也会在这里出现,你就不怕……”

    顾七扫了他一眼:“你又怎么到这里来了?”

    一听这话,花千色讪讪的笑了笑,道:“我这身体你又不是不知道,这拍卖会据说是由凤家的人主办的,好东西不少,而且各地的人也都特意赶来,就为了易物和拍卖,我就想着去看看有没用着的丹药之类的。”

    “你可是想好了?”她看着他,忽的问出这么一句。

    花千色一听,脸上的笑意收了起来,目光郑重的点了点头,当下就易了口:“主子,我想好了,早就想好了!”他很清楚,只有她能治好他的伤,而且,别的就不说了,就她在襄城干的那件事,就是他想做也得掂量几分,不得不说,她的胆量与手段都是非常人所及的,尊她为主,他不亏。

    闻言,顾七别的话也不说了,只是淡淡的扫了他一眼后,迈步就往拍卖会里面走去:“跟着来吧!”

    后面还担心她不肯收他的花千色一听这话,顿时一喜,连忙跟在她的身后往拍卖会中走去。

    “这位公子,拍卖会在明日开始,今天的是以物易物的交换,公子是来易物的吗?”一名中年男子看到顾七后,面带笑容的问着,一边不动声色的打量着。

    “嗯。”顾七淡淡的应了一声,白玉具掩去了她的容颜,只露出唇部与下巴以及一双眼睛。

    “呵呵,公子请这边来,但凡易物的都得将要易的物品先交给我们,验过物品后,我们会给公子一玉牌,如果最后公子的物品易了出去,那我们拍卖会便要收取五十枚金币做为费用,如果没有易出去,公子凭着玉牌便可来拿回物品,如物品在我们拍卖会中有所损坏则由我们拍卖会承担所有损失费用。”说着,将顾七两人带到一处阁间。

    进入阁间,顾七见时面坐着四名老者,面前皆摆着一些可验药的银盘玉碟,她走上前,在桌边坐下,从空间中取出那枚九转金丹递上前。

    她想要易换的空间戒指非同一般,若不拿出同等珍贵的丹药,想必是换不到的,而她空间里的药,也就数这九转金丹最为珍贵,只可惜,就剩下这么一颗了。

    “这是什么?”那几名老者脸上都露出古怪之色,看着那被蜡封住的一小团淡黄色的东西,什么味道也没有,而且手感又硬,左瞧右看也看不出这一团圆是什么东西。

    “这位公子,你就拿这个想要易物?想必主事应该有跟公子说,太过普遍的东西,是入不了易物阁的。”一名老者开口说着,抚着白花花的胡子,半眯着目光看着戴着白玉面具的顾七。

    顾七淡淡一笑,道:“此乃一枚丹药,名为九转金丹,此丹采用数十种珍贵灵药,经过九转九炼而形,可解任何一种毒素,也有固体养气之神效,只要还没断气,一枚丹药便可让人恢复过来。”

    这话一出,不仅是那四名老者,就连跟在她身后的花千色脸上也难掩惊诧之色,目光灼灼的盯着那枚丹药。九转金丹?那于他是不是也有用?

    “这明明不是丹……”其中一名老者话还没说完,就见顾七将那淡黄色的东西一捏,外面那层淡黄的竟分成两半,而他们也才看清,那是一层厚厚的硬蜡。

    硬蜡分开两边后,里面则是一枚赤红色的丹药,浓郁而透着清香的药香味顿时随着蜡被捏开而弥漫在这阁间之中,闻到这股奇特的药香味,那四名老者猛然站了起来,震惊而难掩激动的凑上前一看。

    只见,那枚金丹之上流动着一股清晰可见的灵息,浓郁药香扑鼻,闻着那股奇特的药香味,都让他们感到一阵神清气爽,好似整个人处于一种异常精神的状态。

    “这、这就是公子所说的九转金丹?好浓郁的药香,丹药之上竟然还有九条灵息涌现,这,这绝对是极品金丹!”

    一名老者颤声说着,脸上尽是激动的神情,他看向顾七,目光变得恭敬而敬畏:“这位公子,这九转金丹可是您炼制的?难道您是大丹师?不不不!大丹师还没听说有能炼制出九条灵息的丹药,难道公子是……丹圣?”

    一想到这个可能,几人的心情都沸腾了,只感觉体内的血液仿佛在这一刻滚烫了起来!只是,放眼整个汇聚各国能人的天璃国,丹师不少见,但大丹师却是十根手指头都能数得过来,但丹圣却只是在很久以前听说出过一位,直至今时今日也没听过有大丹师进升为丹圣的。

    此人的年龄应该不大,如不是他炼制的,他又怎么会这么清楚这九转金丹的炼制步骤?要知道,每一味丹药的方子和炼制步骤都是药师丹者们的命,是从不轻传的,因此,他们越发的认定,眼前的人应该就是炼制这枚九转金丹的人。

    “难道、难道大陆上终于诞生了新的丹圣?”四名老者不约而同的低喃出声,声音激动而颤抖,看向顾七的目光亮得惊人。

    站在顾七身后的花千色,也在看到那一枚九转金丹上的九道灵息后,心头震惊不已,看向顾七的目光带着复杂与担忧。再见那四名老者的神情,心越发的沉。

    九道九息的丹药,在哪个地方都没出现过,要知道,就是在这正璃国数一数二的大家族当中,顶级大丹师能炼制出来的丹药也只有五道灵息,那样的丹药都已经堪称珍品,而她这一拿竟拿出九道灵息的丹药,此丹一出,只怕……

    “此丹还需要验证吗?”顾七问着,手一动,从空间中取出一个瓶子先将那丹药瓶了起来。虽瓶子了可装,但一些较为珍贵的丹药她还是喜欢用蜡封住。

    “不,不用,此丹是极品丹药不会错,九条灵息,此丹价值连城呐!”一名老者激动的说着,看着顾七将丹药装起,又似想起什么似的,恭敬的问:“不知公子想用此丹换取什么样的物品?此丹如此珍贵,想必公子想易换的物品也是非同一般?拍卖会中,只怕还没有相等价格的东西可以易换。”

    闻言,顾七面具下的眉头微挑起,瞥了那老者一眼,道:“我要一枚仙品灵器级别的空间戒指,你这里有吗?”

    “仙品灵器级别的空间戒指?”几人皆是一怔,而后相视一眼,摇了摇头:“公子,空间戒指这样的神物在天璃国还是极少的,也只有那些修仙世家的家族重要人员才会拥有,但据说,那只是可以装东西的普通空间戒指,像公子所说的仙品灵器,别说我们这里没有,就是天璃国一些修仙家族只怕也没有。”

    这话,让顾七皱了下眉头上,原本打算交给几人的那枚丹药也收了起来,一弹衣袖,人也站了起来:“既然没有,那便算了。”

    见顾七要走,四名老者也连忙站了起来:“公子,除了仙品灵器之外,公子有没别的想换的?我们拍卖会虽然没有公子要的那种空间戒指,但是好的东西还是不少的,公子……”话还没说完,就见那人头也不回的往外走去,只听着那淡淡的声音人专来。

    “不必了。”

    眼看着他离开,几人不禁惋惜的叹了一声,多好的机会啊!竟然就这样没了,九道灵息的丹药,他们竟然有机会见到九道灵息的丹药,此生真是太幸运了!

    忽的,一人回过神来,道:“这位公子虽没易换到物品,但他这丹药非同一般,而且他的身份极有可能是丹圣,此事非同小可,我们得禀报难城主知道。”

    “嗯,此话有事,快差人去禀报一声,只要他们还未离开无锡城,城主便有机会见到他,我观他似有空间戒指存放物品,应该是修仙家族之人,切不可得罪了。”

    这边,四名老者迅速让人将此事禀报城主,一面想派人跟着他们,却又担心惹怒对方,只得做罢。

    而另一边,顾七走出拍卖会后,花千色便走上前了一步,紧跟其后,面带凝重之色的压低着声音说:“主子,上品丹药不难寻,通常都是一到三道灵息的丹药居多,五道灵息在这天璃国已经极为少见,九道灵息更是从没出现过,今日你将此丹现世,只怕后面麻烦会不断。”

    闻言,顾七忽的扫了他一眼,清眸中掠过一抺深思:“花千色,你来自什么地方?”

    这话一出,花千色身体一僵,目光微有闪移,稍顿了一下,这才看着她,道:“此事说来话长,我觉得此时我们应该马上离开无锡城,若是晚上,只怕走不了。”见她目光定定的看着他,他一叹,道:“待离开这里,我再细说,而且,主子所需要的仙品灵器级别的空间戒指,我有。”

    他的话,让顾七知道,他的来历远比她想象的还要不简单,只是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便迈步往前走:“走吧!想要出城就得另作安排,相信此时的城门处已经是重兵把守着。”

    “我先带主子去我们落脚的地方,再去找无痕。”花千色说着,带着她往他们落脚的地方而去。

    正当凤凌天满城搜查着顾七的下落时,又听到无锡城竟然出现了九道灵息的丹药,而拥有者极有可能是一名丹圣,这个消息一传来,饶是他也不由暗自震惊。

    九道灵息的丹药?是何人如此本事?竟能炼制出九道灵息的丹药来?丹圣级别的炼丹师?如果能招揽得到此人,那……

    “凤二,你留守这里,注意着出城的人,但凡可疑的都不要放走了!”凤凌天冷声吩咐着,转而对凤一道:“马上把无锡城主给本座叫到拍卖会去!”说着,骑着马,迅速往拍卖会而去。

    而在此时,顾七和花千色以及无痕三人就在离此不远的地方,看着凤凌天离去,顾七勾唇一笑,又吩咐无痕按着她说的去做,她和花千色则在原地等着。

    看到那凤凌天被九道灵息的九转金丹消息引走,花千色眸光一闪,看着勾唇而笑的她,问:“主子早就算好了那凤凌天听到金丹的消息会赶去查看?”起初,他还不解为何她要将九转金丹在这个关头现世,此时,隐约有些明白了,她是步步在算计着,若非九道灵息金丹和丹圣的消息,只怕,还无法让那凤凌天离开城门半步。

    “我跟凤凌天相处了几日,此人绝不简单,如今他势要抓到我,若没有足够的引诱引他离开城门,他定会死守城门不离半步,若旧他守在那里,我们要出城就难了。”顾七淡淡的说着,看着无痕回来,那城门处的凤二在一名汉子走过去跟他说了几句话后,脸色顿变,迅速带着人离去,只留下几名护卫在那城门处守着。

    “走!”凤二一走,她便对身边的两人说着,易了装的三人牵着马毫不费劲的便出了城门,一出城门,他们并没有直接往襄城方向而去,而是,选择了另一个地方……

    当凤凌天去到拍卖会后听了那几名老者的话,一细想,顿觉不对劲,迅速赶回城门处,却见凤二没在城门处守着,只有余下的一些人看守着,一问之后,更是当场怒杀了那几名护卫。

    “该死!调虎离山之计!阿七,你好本事!”他阴沉着脸,目光骇人得让人心颤,浑身冷意四溢而出。

    当凤二扑了一场空赶回城主之时,看到城门处盛怒的主子以及那几具尸体,顿时一惊,扑通一声跪下:“主子!属下该死!”他不应该在听到有那顾七的消息后便带人赶去,一时大意,便让她钻了空。

    凤凌天如刀一般的目光一扫,语气冰冷的道:“你是该死,如此失职,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本座不杀你,你回凤家炼城去吧!”

    这话一出,凤二顿时脸色惨白毫无血色,却不敢多说什么,只道:“属下谢主子不杀之恩。”

    一旁的凤一见状,目露不忍,炼城,那地方,但凡进去都是生不如死……

    数日后,身处另一座繁华城府中的顾七几人,正四处的搜寻着一些在云天国少见的灵药,她空出时间炼制了一些刀伤之类的药物,又调炼了一些营养液让花千色他们拿去拍卖,拍卖出来的金币再继续买一些珍贵的灵药,以此循环着。

    因此他们所购买的都是价值连城的灵药,而且还是大批量的购买,再加上那营养液的事情,当地医药公会注意对他们有了注意,更有不少世家在打探着这提炼出营养液的幕后之人是什么人,短短半个月,便在周边数个城镇引起不小的轰动。

    这一天,最后的一炉丹药因炼炉的承受不住而砰的一声又被炸开了,一炉数十种珍贵的药材毁于一旦,看得顾七心疼不已,这已经是这半个月里被炸掉的第二个炼炉了,看着被炸毁的炼炉,她收拾好心情,对那听到爆炸声而赶来的花千色和无痕道:“收拾一下,我们离开这里。”

    在这半个月有多的时间,她将仅剩的那枚九转金丹给了花千色,修复了他体内的旧伤,同时也用这半个月的时间帮他调养好了身体,而他也确实将一枚可以让灵兽进去修炼的空间戒指给了她,那枚空间戒指他说是仙品灵器极别,不过她感觉着不太像,因为她感觉得到那空间戒指里面的地方很大,而且灵气十分的充沛,远远不是黑木夫人给她的那一个可以相比的。

    至于她爹爹……

    想到那突然回皇城的疯子爹爹,她心下有些百感交集,他是在她走后不久走的,留信给她只说皇城顾家出了些事,他的父亲,她的爷爷,也就是顾家的老太爷似乎是出了问题,到底怎么样,还得她回去看看才知道,只是,她爹爹就那样回去,进得了顾家门?

    想到这,心下不由一叹,顾家的人没把他当家人,他却仍硬不下心,一听到顾家出事还千里迢迢赶了回去,皇城,她避之不及的地方,他却又回去了,她身为他的女儿,又岂有不回去的道理?只是,到时只怕又要遇上那轩辕睿泽了。

    想到轩辕睿泽,她皱了皱眉头,那个男人,到底在想什么的?

    花千色办事的能力极强,不消一个时辰,马车干粮什么的都准备,顾七依旧一身男子装扮,坐在马车里手中执着书本在看着,架着马车的是易成老汉模样的花千色,马车旁边骑着马跟着的则是一身冰冷气息常年面瘫的无痕。

    马车悠悠往城门而去,马车在城中街道上走过,进入城中心,待穿过城中心的繁华街道后便可直达出城的城中大门,而在此时,半倚在马车中一手执书在看的顾七,隐隐听到一道有些熟悉的声音在鼎沸的街道人声中传入她的耳中。

    熟悉的声音?基于心下的好奇,她用手中的书挑开了车帘往外看去,外面正是城中心的繁华地段,商铺林立,大街上人流来往不息,街边小贩叫卖的声音,以及路人的声音混杂在一起,让街道看起来十分的热闹,可偏偏就在这热闹喧哗的声音之中,她却听到一个气愤的声音。

    “什么准备身后事?明明我家公子还有气,你这个庸医!不会治就不会治,凭什么说我家公子要死了?你再敢胡说一句我就先把你给杀了!让你先见阎王去!”

    顺着声音,她的目光落在那抺黑色的身影之上,那半侧着的娃娃脸,不是别人,正是跟在君千殇身边的木蓝,至于木蓝背上背着的那抺青色的身影……

    “停车。”她淡淡开口,收起手中的书。

    驾着马车的花千色一听,将马车停靠在边上,掀开车帘:“主子?”

    顾七迈步下了马车,往那一旁的药铺走去,见那木蓝还在跟那药店的人嚷嚷,便道:“娃娃脸,你再吵下去,你家公子就真的要死了。”

    心下焦急又担忧的木蓝听到有人叫他娃娃脸,顿时怒目一瞪,却在回头看到那白衣公子时愣住了:“你、你不是那个顾家废物吗?”

    此时的顾七并没有戴面具,脸上也没修饰,依旧是她那平凡而普通的顾七模样,木蓝见过她,自是认得。

    只是,他的话,却引来无痕的冷眼一扫,花千色的冷哼一声:“娃娃脸,好没礼数!”

    顾七却只是淡淡一笑,视线落在昏迷着的君千殇脸上,问:“你家公子怎么弄成这样了?”说话间,伸手就要去帮他把脉,谁知那木蓝防她防得跟贼似的,迅速侧身带着他闪开了。

    她挑了挑眉,淡笑不语。

    “你想对我家公子做什么!”木蓝警惕的看着她,肉乎乎的娃娃脸上尽是严肃与戒备,又皱着眉头看了看无痕和花千色。

    “我能对他做什么?”顾七莞尔一笑:“倒是你,可知你家公子快不行了?若不想他死,就赶紧把他放下。”

    “你、你会治?”他错愕的看着她,毫不掩饰他的不信任与怀疑,这顾家的七小姐皇城的人不都说她是个无法修炼也不识药材的废物吗?

    “信不过我?”她扫了那昏迷着的君千殇一眼:“信不过我你也没得选择,你是他的护卫兼药童,不可能不知道他现在的状况,如果不是看在当初他赠药的份上,你以为我闲着管你们的死活?”

    闻言,木蓝脸上尽是纠结之色,犹豫了一下,对那药店的人喊着:“借个地方用来。”便将人背了进去,也不顾药店里寻些人的阻拦,将君千殇放在里间的睡榻上,回头看向那跟进来的顾七,道:“你真的懂药?我可告诉你,你、你可别把我家公子医死了,要是我家公子有个三长两短的我不会放过你的。”

    “呵呵……”

    看着他那娃娃脸上纠结的表情,顾七轻笑出声,忍不住想逗逗他:“我治不好你不放过我,那治好了呢?你打算怎么报答我?”

    “你刚才可不是这样说的!”他一听,顿时睁大了眼睛。

    “嗯,刚才是刚才,现在是现在啊!”她一边说着,一边搭上了君千殇的手脉,对木蓝道:“要不这样好了,我若治好你家公子,你以后就跟着我算了,反正我看你长着一张娃娃脸,甚是有趣。”

    一听这话,木蓝的脸色白了白,看着顾七,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最后,见她认真的在为他公子把脉,他咬了咬牙,一副誓死如归的样子挺直了腰杆,大声的道:“只要你有本事救活我家公子,我、我就随你了!”

    这话说得,让一旁的花千色和无痕皆诡异的朝他看了一眼,面色古怪。

    顾七收回把脉的手,听到木蓝的话,似笑非笑的瞥了他一眼,那一眼,让木蓝连哭的心都有了……

    “娃娃脸,来,把你家公子身上的衣服脱了。”顾七示意着,一边取出银针。

    “脱公子的衣服?”

    “嗯,我得看看他到底哪出问题了,他自己不也是懂医吗?怎么把自己弄得这般模样?”顾七随意的问着,准备着长短不一的银针。

    “我跟公子去林里采药,也不知公子怎么会突然这样的,冷不防的就浑身发烫,而且还昏迷,我带公子找了很多医馆都没人会治,从公子昏迷到现在,都已经好几天了。”说起这个,他的声音有些哽咽,孩子气般的红了眼睛,看着榻上脸色苍白的公子,他此时心下倒觉得,只要这顾七小姐真有本事治好公子,他就随便她想怎么样得了。

    顾七见君千殇身上没有伤口,不由的挑了下眉,对一旁的花千色道:“你来帮我看一下他身上哪处有伤口。”说着,退开几步,让出位置来。

    花千色走上前,看着那身上已经被脱得只剩下一条里裤的男子,回头看了顾七一眼,见她背过了身,便伸手解开那人的裤子往下一拉,目光随便一扫,又将他翻过身去。

    “你、你做什么!”

    怔愕住的木蓝一时没反应过来,没来得及阻拦,眼睁睁的看着那老头将他家公子的裤子给脱了,几乎是本能的便叫出声,又想到那顾七小姐就在那里,连忙往前一挡,不让他家公子的春光给那顾七小姐瞧去了,却意外看见他家公子被那老头翻过身去后,靠近臀部处的大腿根处有一块红肿的地方,已经已经变成了紫黑红三种颜色,看起来十分吓人。

    “这、这什么时候弄到的?”木蓝傻眼了,怔怔的看着那处肿起的地方。

    花千色面色如常,开口道:“主子,左大腿接近臀部之处,有一大块红肿,像是被什么毒虫叮咬的,但已经看不到伤口,应该被简单处理过,伤口收拢封住却没清理干净毒素,导致在里面恶化,呈现紫黑红三种颜色,伤口周围地方红肿发烫得厉害。”

    他说着,扯过君千殇那被脱下的衣袍盖住他的臀部,只露出伤口以及周围小部分的地方,尽量减少对方赤果的程度,后对顾七道:“我已经用衣袍半盖住他,主子可以转身了。”

    顾七在听到花千色的话后,这才转身走过来,看着那赤果着趴在榻上的君千殇,眸光微闪。虽说眼下是她的病人,但对方毕竟是男子,而且这些人还保守又要面子,能给他们留点面子就留点吧!免得以后看着她都抬不起头来。

    走上前,目光落在那肿胀处,微皱起眉头,扫向一旁的木蓝:“他的伤口弄成这样你竟不知道?”

    木蓝被她看得目光闪移,有些不敢对上她的眼睛,一张娃娃脸上更是涨红,道:“这、这伤口在屁股那里,公子没说,我又不会没事去瞧公子的屁股,哪里会知道。”

    这话说得顾七嘴角微微一抽,她发现这娃娃脸就是个宝,跟她家吉祥有得比,不开口则已,一开口怎么听都觉得诡异。

    一旁的花千色听了也不禁别开眼,忍着不笑出声,就连面瘫一般的无痕脸上似乎也有了那么一分忍俊不住笑意。

    “你就背着他几天也没给他沐浴?”她从空间中找出把锋利的小刀,在布上拭擦着,一边念了几味药让花千色去外面熬。

    “命都要没了哪还顾得上沐浴啊!”木蓝说着,看着她拿着小刀在擦着,不禁看得眉心一跳:“那个,顾……”

    “去洗干净手,然后拿根点上火的蜡烛进来。”顾七打断了他的话,交待着。

    “哦。”虽不解,但他仍迅速的去外面洗了洗手,又弄了蜡烛进来,就见她拿着那把小刀在火上烧着,而后竟对着他家主子大腿处那红肿的伤口划了下去,看得他一阵不忍的别开了眼。

    只听扑的一声,那肿胀着的伤口便裂开了,涌出了不少血水和恶脓,顾七收了手,在无痕准备的手中洗了洗手和刀,对木蓝道:“去,把你家公子伤口处的脓血挤出来,直到流出来的是鲜红的血为止。”

    交待过后,她洗干净手,便用银针在君千殇的头部穴道上扎了几针,又从空间中取出一枚丹药让他服下,约半个时辰后,木蓝去外面洗净了手,端着熬好的药进来,问:“这药是让公子喝的?”

    “谁说让他喝的?”顾七扫了他一眼,道:“给他擦一下伤口消消毒的,你来弄,快动手别让药凉了,擦后好用布沾着药敷一下,用烈酒给他擦一下身体,再把这瓶药给他洒在伤口上,包扎起来就行了。”

    顾七正收着银针,忽听着外面传来一道蕴含着内息的声音,那声音强而有力,透过门墙传入这里面来,仍十分清晰。

    “驻南宁城医药公会分会公长郭东,以及南宁城城主洪权坤、南宁九大家族家主、南宁拍卖会会长、珍药轩轩主,特来拜访尊上。”

    声音浑厚而有力,这声音一出,且不说那话中所提及的众人,单单这架势就已经让原本繁华热闹的中心区瞬间静了下来,一点声音也没有发出,一个个呆站在原地,看着那站在小小药铺前面的那一个个大人物。

    是什么样的人能让南宁城众位大人物亲自前来拜访?

    众人的脑海中浮现着这样的一个疑问与好奇,一双双的目光也全都落在那药铺处,想看看,会从那里面走出一个什么样的人来?

    而药铺里面,正用烈酒帮他家公子擦身子的木蓝一听外面的声音,顿时睁大了眼睛,突然往外间走去几步探了探头,见一个人也没有,又迅速回到里间,一脸怔愕的看着顾七:“这、这外面的人不会是来拜访你的吧?”

    尊上?还是让这南宁城的大人物们都亲自前来拜访的人?

    是她?那被称为顾家废物的顾七小姐?

    一时间,他脑海都懵了,半响也反应不过来,就那样呆呆的看着。

    顾七在听到外面的声音后,皱了下眉,看向花千色和无痕:“看来走不了了。”

    “我们最近在南宁城的动作太大了,只是没料到他们会这么快收到消息,如今主子打算如何应对?”花千色问着,目光落在她的身上。

    顾七眸光微闪,眼底掠过一抺暗光,半响,唇边缓缓勾起一抺诡异的笑意,从空间中取出白玉面具戴上……

    ------题外话------

    美人们,更新时间偶有变动,凌晨如果没更,你们要注意我的置顶留言,这也许是最后一天凌晨更的章节,因为我木存稿了……万更……甚是忧伤啊
(快捷键 ←)上一章:066 还之彼身!遁无踪!返回目录下一章:068 惊险擦身!(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