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穿越小说 »鬼医圣手最新章节列表 » 074 惊天秘闻!

074 惊天秘闻!

文/火龙汐
鬼医圣手 本章字数:10943 鬼医圣手txt下载
推荐阅读:小白花重生记 奇剑破魔诀 慧剑斩情丝 废材逆世:腹黑邪妃太嚣张 我的妹妹是偶像 神武大师兄 符控异界 逆天行剑 都市极品幻术师 渔夫的秘密
    来到云天国皇城之处的那一批仙人,是十男二女,其中有几名年纪较长,看着约三十五到四十五之间,其他的看起来都在二十至二十五岁左右,但他们的真正年龄如何,这也许只有他们自己知道吧!

    这一行人,直接在皇城的一处客栈中落脚,进入客栈后,他们包下了整个客栈,又布下了结界,让客栈里面的人只能出,不能进,那些想要进客栈看仙人到底长什么模样的百姓们,也只能止步在外。

    “你们看,仙人真厉害,这明明什么也没有,我们竟然进不去,他们一定是施了什么仙法!”一百姓抚着面前如空气一般的地方,明明没有阻挡,但他们的手却无法再进半分。

    “你们说这仙人来我们云天国做什么?我听说仙人也会招收弟子的,会不会是……”那人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旁边的人打断了。

    “仙人想要什么样的弟子没有?何必特意跑来我们云天国?再说,据说那天璃国中也有几个修仙世家,如果仙人们真的要招收弟子也只会去那些修仙世家,怎么可能会来我们这里,我想,一定是为了别的事而来。”

    “听说仙人都不用吃饭的,你们说,他们在里面会做什么?”又有另一人好奇的问着,张着头,探着脑的想往里瞧,只是,他们在这外面往里看去,只是灰蒙蒙的一片,根本看不清什么。

    “哎,这客栈要发了,竟这么好运的能让仙人落脚,那里头的掌柜的小二估计就能见到那些仙人,真是好运啊!”有些羡慕的感叹着。

    “就是,要是被仙人带去,也许以后也能成为仙人呢!”

    而此时,在客栈里面,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坐在桌边,旁边坐着几名三十来岁的,其他的几人则恭敬的站在一旁。中年男子抚着胡子,目光带着深思,沉声道:“遗失多年的元天珠重新出现在世人眼前,只是,如今遗落在何人手中却无从得知,神算尊者只为我们指明东方遗珠,给了我们三个月的期限寻回仙门至宝,如今在这云天国凡人之境,你们一面要暗中着手调查,看看这云天国度之中,可有什么异常之处。”

    这时,坐在旁边的一名四十上下的男子也开口道:“周师兄,师弟听闻,神算尊者在时隔多年才算出仙门至宝落入东方之处,是因为那元天珠极有可能已被人滴血认主,若真如此,那……”

    闻言,那周姓男子抚着胡子的手一顿,半响,道:“这还是不一定的,据闻,这仙门至宝元天珠不是随便的人就有那个能力让它认主,若被珠子反噬,轻者重伤,重者身亡,这一消息仙门中的尊者们都知道,也正是如此,元天珠供奉在仙门那么久也未曾有人敢去收它收服。”

    说着,他的声音一顿,又继续道:“而我们此行之前,师尊也有交待同,若寻到元天珠时元天珠已被人滴血认主,此人便绝对非常人,定要将那人一同带回仙门。”

    “只是,若那人已让元天珠认主,而未身亡,那就算他知得我们在找元天珠,也定不会把珠子拿出来,我们又如何能知是何人所得?再者,若被普通的凡人所拾得,不知元天珠仍修炼至宝,又如何会将珠子交出?”

    “嗯,你的这个顾虑我也想过,因此,我们除了一面暗中调查之外,在这段期间,可以放出话去,只要奉上宝珠的人,年纪在十二到三十岁之间若测试出身怀灵力气息可修仙的,便招入仙门,这凡人地界,此消息一经传开,也许无需我们去找,那得了元天珠的人便会将元天珠双手奉上,毕竟,在凡人的世界里,修仙对他们而言是可遇不可求的事。”

    “这倒不失为一个好办法,在这片地方,想必身怀灵根的人极少,这样一来,我们便可借着寻找着元天珠的下落了。”那中年男子露出笑容,道:“周师兄,那这消息现在便让他们传出去?”

    “嗯。”那周姓中年男子站起身对他们道:“此事就交给你们,我到楼上房中冥修,有元天珠的消息再通知我。”

    “是。”剩下的十一人当即应了一声,目送着他上楼去。

    “刚才的话你们也听到了,去吧!”那中年男子对几名年轻的弟子说着。

    “是。”

    那数名年轻的男女弟子便往外走去,将带上宝珠可得一次测试资格的消息传了出去,这消息一出,整个皇城的人都往家中赶去,有的从家中找到那仙人所说的大小一致的宝珠,有的则往珍宝阁而去,买着宝珠等着测试。

    消息传开,皇宫中的皇帝也叫上了轩辕鸿烈,一行人气势浩荡的来到那处仙人落脚的客栈,拜见那来到云天国的仙人……

    而在洛王府中,书房内,听着流影说着外面那些仙人的事情,以及用宝珠可换一次测试机会的事情,听着那些话,他幽深的黑瞳看不出有什么异样,只是淡淡的挥了挥手,示意他退下。

    负手站在窗边,幽深的黑瞳看着外面的天,眼底掠过一抺暗光,半响,他迈步走出书房,往西院而去。

    西院小院中,在院中打着拳的碧儿一见轩辕睿泽,当即便笑盈盈的唤了一声:“王爷。”见他点了下头后,又报上:“我家小姐在房里。”

    “嗯。”轩辕睿泽看了她一眼,迈步便往里面走去。

    碧儿见状也没阻拦,因为这院子,王爷是可以随便进的,因为她家小姐吩咐过。

    房中里间,顾七翻着手中的药书,想着看看用什么样的药,可以让无痕的身体再好一些,就听房门推开有人走了进来,以为是碧儿,便头也没抬的道:“碧儿,给我再倒杯水来。”

    正打算走进去的轩辕睿泽一听,便走往桌边处,给她倒了杯水,端着走了进去放在她的旁边:“水。”

    听到这声音,顾七抬头,有些诧异:“你怎么来了?”端起杯子抿了口气,示意道:“坐吧!”

    “在府中住的这段时间,不是把自己关在房中,就是在院里,我那边有空时也没去转转,我不过来,指望你过去也不知得到何时了。”轩辕睿泽淡笑着,低沉的声音带着特有的磁性,煞是好听。

    在她的旁边坐下,看着她手中的药书,问:“还在为无痕想办法?其实他现在也挺好的了,平凡人,自有平凡的生活,有的人,就是想要那种平凡安静的生活,都没办法。”

    顾七看着身边的他,眉头轻挑:“今天怎么了?似乎十分感慨?你对你现在的生活很不满意吗?别人可是羡慕你都羡慕不来。”她合上手中的书,端起那杯水又喝了口,放下,再道:“无痕的身体渐渐恢复,不过只怕以后就跟普通人一样了,我打算找个时间送他回鬼谷去,那里环境不错,适合隐居,而且那里还有两个小丫头可以与他做伴,只是这事我还没跟他说。”

    “你找个时间跟他说一下,我可以派人送他回去。”说着,声音又一顿,看着她,道:“今天皇城来了修仙者。”

    “嗯?”

    “应该是冲着你那颗珠子来的,仔细收好了,最近也不要出去。”

    听到这话,她眸光微闪,问:“怎么回事?跟我说说看。”

    见状,轩辕睿泽这才将那些修仙者放的消息跟她说了一下,最后,道:“如果我猜的不错,就是冲着你那颗珠子来的,我虽不知它是什么东西,但能引来那些修仙者,定是不凡之物,从他们的举动来看,并不知珠子在你身上,所以,最近莫要出去,免得跟他们碰到面了。”

    “你不好奇我哪来的那颗珠子?不好奇那颗珠子有何用?”她挑着眉,看着面前的他。

    闻言,轩辕睿泽笑了,黑瞳中泛着丝丝温柔与笑意:“我为何要好奇?如果那是至宝,而那东西又对你有用,这便足够了。”说着,他握着她的手,道:“也别整天把自己关在房里修炼,今天天气不错,我们到竹林走走吧!”

    “嗯。”她看着那握着她的手的男人,明明不会说情话,明明喜欢着她,却连句心悦她也不曾说起过,却用他的行动,让她清楚的感受到他的真心。

    纵使她再冷情,就算再怎样不想让自己轻易陷入爱情的旋涡,也不可否认,与他相处的日子里,他正慢慢的侵占着她的心,也许不久的将来,他也会成为她生命中极为重要的一个男人吧!

    与洛王府中的平静不同,顾家主家那边,顾成刚等人在知道有修仙者来云天国招收门徒后,也是兴奋不已,听闻只要献上一颗宝珠便可获得一次测试灵根的机会,他便将顾家年轻一辈,重点培养的子弟都叫到一起,想着,他顾家的人精通医药之术,而且也有修炼,这当中若是再出几名拥有灵根的修仙者,那他顾家就真的是要一飞冲天了。

    “快!都把宝珠带上,都跟我去拜见那仙人,这回可是你们几辈子修来的福气,若从你们当中真的出了拥有灵根可修仙的,那可就真的是我顾家之福了!”

    那一个个站着的顾家子弟也是兴奋万分,修仙,那可是他们不敢想像的事情,如果他们真的也能成为仙人,那、那是不是也能腾云驾雾,也能呼风唤雨?地位摇身一变,变得高不可攀?

    “老爷。”顾夫人身后跟着几个丫环,走了进来,看着那一脸兴奋的夫君,心下不禁暗叹一声。

    顾成刚见是她,便走了过去,满脸笑容的问:“夫人?有事?”他的语气轻跃,脸上笑意掩不住,可见心情之好溢于言表。

    顾夫人将他拉到外院,这才道:“老爷,皇城有仙人来招门徒,这事我也听说了,你准备带顾家子弟去试一试么?”

    “不错,如此大好机会,可不是经常能遇到的,若是我顾家能出几个修仙之人,那可就真的不得了了。”

    “老爷,那咱清儿怎么办?”顾夫人满脸的愁容,叹了口气:“自她出事以来,无论是我们顾家族老为她医治,还是在外面寻医访药,都无人能治好她的哑疾,就是连端王也自她出事便极少来往,她更是成天把自己关在院中苦练武技,说不出话来,她虽看着跟以往一样,可我这个当娘的知道,她心里有多苦,老爷,她是我们的女儿,我们的骄傲啊!你可不能不管她。”

    “唉!”顾成刚叹了一声:“夫人,我又怎么会不管我们女儿?她自小就是我们的骄傲,皇城中的人哪个说起她不是竖起大姆指?可她这哑疾来得突然,寻遍名医也查不出病因,当初到鬼谷求医,鬼医说他能治,可是后来他却被人所掳失了踪,至今也不知他的下落,我也是没办法啊!”

    “老爷,那仙人来到皇城,这也许就是咱女儿的机会,都说仙人无所不能,你把咱女儿带上,请仙人给她看看,若能治好,也能让我放下这心中大石啊!”

    顾成刚听了,眼睛顿时一亮,当即拍手叫道:“哎呀!夫人,这主意好,这主意好啊!快,你去把清儿叫来,我带她一起去看看,说不定,仙人真的会有办法治好她的哑疾。”

    “好好好,我这就去,我这就去。”顾夫人一喜,顿时笑颜逐开,扶着身边的丫环快步往后院走去,又命着身边的丫环小跑着先一步去通知,让她好好准备一下。

    当顾成刚带着顾家的子弟来到那客栈时,按压着心内的激动,让他们在外面排着队,看着那前面站着的两名白衣飘飘的仙人,心中更是激动,他先一步走到前面拜向那两位仙人,也不知跟那两名仙人说了什么,只见,其中一人进去禀报后,不一会,便将他被带了进去。

    进了里面,见端王也在那里,不禁一怔,上前先向那几位仙人恭敬的行了一礼:“在下顾成刚,拜见几位仙长。”而后,又朝轩辕鸿烈行了一礼:“见过端王爷。”

    “呵呵,他如今已是我仙门新收的弟子,只待回仙门便可列入精英弟子行列,将来的前途,就是一国之君也无法与他相比呐!”年长的中年男子面带笑容的说着,目光落在轩辕鸿烈身上时却变得和蔼而亲切,他没想到,在这云天国这样的地方,竟有身具变异雷灵根的人存在着,而且,此人玄力修为还不低,这样的修为天赋,将来进了仙门,就是他也得俯首尊称,而他为仙门发掘到这样出色的修仙之人,仙门定也会给他丰厚奖励,想到这,脸上的笑容越发的加深了。

    顾成刚听了,脸上愕然掩饰不住,惊愕过后,又连忙向轩辕鸿烈道着喜:“那真是恭喜端王爷了,顾某就知道,端王爷绝非凡人,果然如此啊!”说着,又讨好的笑道:“也只有仙长这样的慧眼,才能识出端王爷这块宝玉。”

    “呵呵,别说奉承的话了,若不是我这轩辕师侄说情,我也不会见你。”那中年仙长说着,看了顾成刚一眼后,道:“把你女儿带进来我看看吧!”

    顾成刚一听原来是轩辕鸿烈说情,又连忙道谢着,这才往外而去,将蒙着面纱的顾风清带了进来,向那仙长介绍着:“仙长,这是我女儿,顾风清,数月前她不知为何突然说不出话来,寻遍名医也无果,如今成了我这心头放不下的一块巨石,今听闻仙长到此,特带小女前来拜见,就是希望仙长可以帮小女治治这哑疾。”

    顾风清进来后,轻身行了一礼,一直垂低着头,因口不能言,便静静的站着,刚听闻是端王为她说情才让仙长见她,心下又是欢喜,又是酸涩,若非她这哑疾……

    除了外面帮人测试灵根的两名仙门弟子,以及那在楼上冥修没下来的那位仙长之外,其他的几名修仙者都在这里,此时,众人见着这顾风清风身段玲珑,气质脱俗,静立之时,更如空谷幽兰一般美好,面纱遮面,更添几分神秘与飘渺,不由都在心下暗赞一声,此女气质极佳,颇有几分他们仙门中人的风骨。

    “取下面纱来,把头抬起来。”

    顾风清闻言,取下脸上面纱,微微一抬头,出俗绝美的面容当下便呈现在众人眼前,被誉为皇城第一美人,气质与容颜自是绝佳的,就是那几名仙门中人见了,也是暗自点头。

    “看来,这云天国地方不错,水养人呐!”那中年男子笑说着,看着面前的顾风清,道:“你上来前,我为你看看。”

    顾风清轻身一礼,这才移步上前。

    坐在一旁的轩辕鸿烈看着她那如莲花一般出尘脱俗的容颜,眸光微微一闪,看着她,莫名的想到了那已经很久没见到的顾七……

    那个女人,如今又在做什么?

    半响,那仙长收回反着顾风清手脉的手,沉吟着,微皱着眉头,道:“你身体里没有中毒的迹象,而像是误吃了什么东西而导致喉咙发不出声,这样的症状,我是没有办法,估计,只有我师兄可以帮你,不过,我师兄在楼上冥修,不便打扰,而且,他只怕不会轻易出手。”

    “那、那怎么办?”顾成刚的一脸忧色的问着:“能不能,能不能请仙长代为说说好话?”说着,又看向轩辕鸿烈:“端王爷,也请你帮清风说说好话吧!如果没机会说话那是一回事,可如今有机会,求端王爷说说情吧!”

    轩辕鸿烈看了顾成刚一眼后,便将视线落在静静站着微垂着眸的顾风清身上,道:“不是本王不帮,而是无从帮起,本王至今也还未见到楼上的周师叔。”

    说着,声音一顿,沉思了一会,又道:“如今仙门在此招门徒,倒不如你们也去试试,若有灵根可入仙门,到时,就是不用我们说情,周师叔也会出手医治。”

    “嗯,不错,这话有理。”中年仙长点了点头,看向轩辕鸿烈的目光更是赞赏,又对两人道:“既然这样,我就破例在这里帮你测灵根,如果你身具灵根,我师兄定会帮你解决这哑疾。”

    闻言,顾风清心中有些忐忑,看了轩辕鸿烈一点,最后,轻轻的点了下头。

    那中年仙长让一名男弟子就在这里面帮顾风清测试,而他则与轩辕鸿烈坐在那桌边喝着茶,聊着天,只是,一杯茶不到的时间,就见那边桌子发出一阵剌眼光芒,那男弟子惊呼一声。

    “师叔!”

    几乎是同时,那中年仙长和另外的几人瞬间来到顾风清身边,看着那测试珠所迸射出来的光芒,几人有些不可思议的睁大了眼睛:“这是天灵根!单一的水系天灵根!”

    天灵根在众多灵根中也算是极好的灵根之一,修炼的速度也是极快,在他们仙门之中也有一些天灵根的弟子,只是,那些人都是来自于一些修仙大家族当中,他们是万万没想到,这小小云天国中除了出现一个变异雷灵根之外,还有一个天灵根!

    这等好苗子,怎么就都让他们给遇上了?

    “哈哈哈!好好好!太好了!真是不枉此行啊!”那中年仙长仰头哈哈大笑,脸上尽是惊喜之意,就连那一旁的几名修仙者,看向顾风清的目光也与先前不同了。

    先前那是见她气质出众容颜似莲,可那又如何?修仙界中,不凡美貌的修仙女子,她们的容颜不老,但凡人界的不同,再美的容颜也有老去的一天,而现在,这名气质出众容颜似莲的女子竟是天灵根,就是他们也不禁在心下感叹,这样的苗子,只怕不出几年,他们都得仰视了。

    这一回,就算此行找不到元天珠,回去也可以交待了,就是在仙门招徒大典中,也不一定能找到这样的修仙好苗子啊!

    轩辕鸿烈也有些讶异的看着顾风清,没想到她竟也当真身具灵根,而且,看样子,这灵根还极为上佳。想想也释然,她本身在玄力修为上就很出众,身具灵根也说得过去。

    只是,不知那轩辕睿泽又是否具备修仙灵根?

    这个念头刚浮起,他就暗自摇了摇头,灵根若是随便就有的,那修仙者也不会成为那样高不可攀的存在了。轩辕睿泽那人,他宁愿相信,他只是在玄力修为在胜他一筹。

    可就算是他在玄力修为上胜他一筹又如何?玄力修炼者永远也无法跟修仙者相比,更何况,他还是玄力灵力双修,那轩辕睿泽,终究是比不上他。

    暗中斗了这么多年,为着那个位子,也为了将他踩在地上,如今回头一看,忽觉这么多年是那样的可笑,凡尘的荣华富贵与权力,蔫能与仙人相比?他日的他,将腾云驾雾凌飞于九天之上,而轩辕睿泽,顶多也只能接手这个他所不要的云天国。

    就如,那被他退婚的顾七一样,他弃之如敝履,而他却视若手心宝,轩辕睿泽,也不过如此。

    忽的,目光一转,视线落在那顾风清的身上,看着她柔美似莲,出尘而脱俗,不仅拥有过人的美貌,还是玄灵双修,想来,也只有这样的女人才配站在他的身边。

    而那顾七……

    平凡的面貌毫不起眼,走进人群中就如一粒尘沙,纵然她的冷静沉稳让人另眼相看,清冷自信来得莫名其妙,浑身透着神秘让人欲要窥探,那又如何?终究只是一介凡人……

    而他的目光,断不会在一不起眼的凡人身上停留。

    “这、这,仙长,仙长,我女儿这是不是也能修仙?”顾成刚顿时激动得忘了礼数,伸手抓住身边中年仙长的手,目光期盼而激动的看着他。

    “呵呵,不错,你女儿是天灵根,水系,这是单一的灵根,修仙的速度比一般的灵根要快。”中年仙长也不与他计较,此时看着他脸上的笑容也多了,毕竟,这顾风清可是他的女儿。

    “真的?太好了!太好了!真是祖上显灵了,真是祖上显灵了!”他激动得双手合力嘴里一个劲的念着,又兴奋的来到轩辕鸿烈的身边:“王爷,王爷,你听到了吗?清儿也能修仙,王爷,我女儿也能修仙了!”

    “嗯,本王看到了。”轩辕鸿烈露出笑容,冲着顾风清点了下头,目光带着笑意与顾风清已经许久不曾见过的温柔。

    看到轩辕鸿烈投来的目光,顾风清心中也是极为欢喜,喜极而泣,无声的落着泪。轩辕鸿烈见状,走上前,取出帕子递给她:“这是好事,莫哭。”

    顾风清点了头,接过帕子擦着眼泪,又露出了一抺温柔而欣喜的笑意来,眉目含情的看着他。

    她也能修仙,她的哑疾也会好起来,他是不是会像以前那样待她?看着他眼中浮现的那一抺温柔,心中的那一片低落与阴霾瞬间消散无踪,只感觉,今天是那样的美好。

    看着两人的互动,旁边的修仙者们都有些讶异,相视了一眼,皆淡淡的笑了。

    而在这时,原本没动静的二楼终于听见房门打开的声音,一穿着宽大白色衣袍的中年男子,一手负于身后,一手抚着胡子,缓步走了出来,在二楼之处时停步站立着,一双泛着睿智与沉稳的目光暗藏凌厉的扫了下方众人一眼,目光在轩辕鸿烈与顾风清的身上停留了一会。

    “见过周师兄。”

    “见过周师叔。”

    不约而同的声音,却不同的称呼,一致的尊敬,向着那站在二楼处的周姓仙长拱手弯腰行了一礼。

    “嗯。”那周姓仙长微微一点头,缓步走了下来。

    “弟子轩辕鸿烈,拜见周师叔。”轩辕鸿烈待他下来后,拱手行了一礼。

    那周仙长没应声,只是在扫了他一眼后,看向一旁的中年仙长。

    那中年仙长一见,连忙笑着解释道:“周师兄,轩辕师侄是云天国端王爷,在周师兄上楼冥修不久,云天国皇帝与轩辕师侄一同而来,我为他测试了,见他竟是变异灵根雷属性,便代仙门收徒,将纳入我们仙门之中,故此,他也得尊称周师兄一声师叔。”

    闻言,周仙长越过半弯着腰的轩辕鸿烈,低沉而透着威严的声音传入众人的耳中:“既是代仙门收徒,如今未入仙门,尚未正式成为我仙门中人,这声师叔,此时叫尚早。”

    “是,轩辕鸿烈越礼了。”在听到他的话后,他只是目光微闪了一下,便恭声改口。

    一旁的中年仙长见了场面有些微僵,便笑了笑,上前道:“周师兄,她叫顾风清,身具天灵根水属性,只是她口不能言,似误吃了什么东西所致,想请周师兄看看。”说着,见他皱着眉头,也没应话,只是盯着顾风清看了一眼,便又道:“师弟我学艺不精,无法为她根治,还请周师兄帮一帮她,想必,日后她断不会忘记周师兄今日之恩。”

    顾风清感激的朝中年仙长看了一眼,又适时再行那周仙长半曲着膝行礼,礼虽行着,却并没有起身。

    见状,那周仙长才道:“过来。”

    顾风清一听,连忙上前。就见手脉被他搭住,静待一会,原本搭在她手脉的手一动,一股气息涌动着,就见顾风清被他整个人一转,背向着他,一怔之时,只感觉他的手在她背上一指,顺着身体穴道而下,似有一股气息随着他的手指注入体内一样,胸口间气血涌动,似出不出,十分难受。

    额头之处渗出汗水,脸色也变得难看,约半柱香时间,只见那周仙长伸手往她下颚之处一点,顾风清只感觉一股剌痛袭来,顿时痛呼出声。

    “啊!”

    在她痛呼出声的同一时间,周仙长也收回了手,拂了拂衣袍,也没再看顾风清,而是看向中年仙长:“今日如何?”

    话虽问得无头无尾,但那中年仙长却知道,当即道:“尚无结果。”

    闻言,他起身,又往楼上走去,同时交待:“测试灵根去外面,不要在这里面扰我冥修。”

    这话,说得那中年仙长脸上一阵尴尬,应了声是后,看向轩辕鸿烈他们,笑道:“周师兄为人便是如此,你们莫要见怪,以后就会习惯了。”

    “不敢。”轩辕鸿烈笑着。

    “清儿?你、你感觉怎么样?”顾成刚扶着她,有些紧张的问着。

    “爹。”顾风清唤了一声,虽然声音有些沙哑,但已经能出声了,心中顿时也是激动万分:“我能说话了,我真的能说话了!”

    “恭喜你。”轩辕鸿烈来到她身边,道了声谢,目光柔和的看着她。

    “王爷……”她哽咽的唤了一声,又是欣喜,又是激动,而后,似想起什么似的,向一旁的中年仙长行了一礼:“风清谢过仙长,若非仙长说情,风清的哑疾定不能这么快好。”

    “呵呵呵,我也没做什么,这是周师兄的功劳。”他摆了摆手,笑呵呵的说着。

    当天,顾家众人中,也只有顾风清测出有灵根可修仙,这一消息在顾家传开,整个顾家都沸腾了,尤其是还听说她的哑疾也被仙人治好了,一时间,皇城众多家族的人都上站来拜访道谢,实则为巴结。

    水涨船高。顾风清随仙长他们去海外仙域修仙已经是定局,顾家地位瞬间提升,就连皇帝也派人送来贺礼,可见顾成刚有多激动与兴奋。

    同时,那些顾家暗中的势力听见这消息后,更是有些迟疑,老太爷命他们认顾七为主,听她号令,只是,那顾七,不过就一废物,他们虽应下,又怎会真正的心甘臣服?

    更何况,在顾风清的相比下,顾七更显得渺小而平庸,要他们认那样一个人为主,他们心中都百般不愿,也正是这个原因,至今他们也一直未出现在顾七的面前,以至于,在不久的将来,他们出现在她的面前想认她为主时,已经迟了……

    当天夜里,轩辕鸿烈进了皇宫,摒退了众人,看着那坐在龙椅上的父皇,他沉默了半响,才开口:“父皇,三个月后我随仙长们前往海外修仙之地,只怕以后要回来一次就难了,这云天国,父皇应尽快找一个辅助的。”

    “唉!”龙椅上的皇帝看着他,叹了一声:“一直以来朕属意你,你是知道的,这些年一些小国屡犯我云天国,也是你带兵守护,才佑得这云天国一方安宁,你的能力极为出色,朕本想着,再过两年将这皇位退下给你,却不想,你竟身怀灵根可修仙,如今更要弃这大片河山,随那仙长云海外仙域。”

    他站起身,负着手走着,步伐缓慢:“也对,能成为仙人,拥有不老不死之身,能腾云驾雾呼风唤雨,试问,这一片河山又怎么可能入得了你的眼?也只愿,你他日有所成之时,为父若在,便回来看看吧!这云天国,终究是生养你之地。”

    “父皇,儿臣会的。”

    他点了下头,顿了一下,又道:“其实,三弟的能力确实不错,与他明争暗斗了这么些年,他还如好好的活着,还有那深不可测的修为,单凭这一点,若是有他辅助父皇,云天国定无人敢犯,只是这些人我们对他做的事情……”

    此时的他是这样认为的,他既然要修仙,那不妨便让轩辕睿泽来接手这云天国的一切,因为放眼整个云天国,除了他,他还真没想到谁有那个能力接掌一个国家。

    “他?哈哈哈!”皇帝仰头哈哈大笑,笑声骤然而止:“这云天国朕就是拱手送给别人,也不会让他来继承这片河山!”他说得中气十足,愤恨毫不掩饰。

    轩辕鸿烈一听,虽知他父对轩辕睿泽不喜,也曾试过削他实力,但不曾想……

    “可是想知为何?”皇帝看着他,沉着脸,目光透着阴寒之色,不待轩辕鸿烈开口,便自顾的说道:“就因为,他身上流的不是朕的血!他的存在,是耻辱!是朕永远也无法抺去的耻辱!”

    这话,让轩辕鸿烈大为错愕,不敢相信的看着他的父皇。更难消化这突如其来的惊天秘闻!轩辕睿泽不是他的儿子?那他是谁的儿子?

    没有人注意到,就在暗处,一抺身影听到这话后,心头猛然一震,黑暗中,他双手紧紧的拧成拳头,那双幽深的黑瞳似一汪深潭,看不见底,看似平静冷冽的面容,实则,内心已经掀起惊天巨浪,震撼之感,难以平复。

    所有的不明白,都在这一刻瞬间变得清晰,为何他百般想要置他于死地?原来,竟是因为如此……

    ------题外话------

    接下来的故事将如何发展?也许有的读者看着跟鬼手略有相同,但请相信,此文的后续发展与上一本是各有不同的,你们可以猜测,但我不会剧透。
(快捷键 ←)上一章:073 修仙者的到来!返回目录下一章:075 可敢一试!(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