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穿越小说 »鬼医圣手最新章节列表 » 078 神秘印记

078 神秘印记

文/火龙汐
鬼医圣手 本章字数:11053 鬼医圣手txt下载
推荐阅读:民国武神 乱唐 弃妃倾城:一手遮天 一品田园 重生火热年华 永夜君王 星子星辰 现代镖师实录 仙缘无限 符控异界
    来到前院的她看到厅中候着的那人,以及守在厅外的八名宫中护卫,清眸扫了一眼,迈步便走了进去。

    原本坐着的那人一见顾七,起身问:“你是顾七小姐?”他的态度不算恭敬,因为顾七废物的名头,让他无法恭敬,而顾七在洛王府中并不是秘密,极受洛王宠爱也是人尽皆知的事,此时不见洛王,却见她来了,不由暗自皱眉。

    顾七见他一身太监装扮,年约中年,却下巴光滑,连胡子也没有,说话的声音也透着娘腔,便应道:“正是,不知公公来洛王府有何事?”这话问得,俨然以着洛王府女主人的语气在问着。

    此时轩辕睿泽昏迷,流影白羽受伤,也只有她能稳住这府中人心。自然不会像往日一样,诸事不理。

    “咱家是奉了皇上之命,前来请洛王爷进宫的。”

    “公公来得真不是时候,王爷他身体不适,正在休息,怕是不能跟公公进宫了。”她淡淡一笑:“还请公公回去禀了皇上,就说待王爷身体好转,再进宫向他请安。”

    “哟!顾七小姐,瞧你这话说得,皇上的命令,谁敢违抗?你一个暂住这里的女子,又有什么资格替洛王爷决定事情了?咱家称你一声顾小姐,那是给王爷面子,你别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快去把王爷请出来,误了时间让皇上久等了,可饶不了你!”他一手叉着腰,一手捏着兰花指还往她这边一指,阴阳怪气的说着。

    闻言,顾七也冷笑了一声,也不再好言好语的说话,而是冷声道:“我的话就是洛王爷的话,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既然公公没听明白,我不介意让公公更明白一点。”说着,声音一顿,清喝一声:“来人!”

    “顾小姐。”两名暗卫闪身出现在她的身后,恭敬的行了一礼。

    “把他给我丢出去!”

    “是!”

    “你、你敢!”那公公一怒,涨红了脸,步伐往后一退,却被被那两名暗卫扣住往外拖去,那跟着来的几名皇宫护卫正想动手,就被不知从何处窜出来的暗卫同样制止住,一并的押了出去。

    顾七抿着唇,看着那些人被带离,顿了一下,对是中的暗卫吩咐道:“都紧盯点,这段时间府门不要开,皇宫的人来了直接挡回去。”

    “是!”

    听到回应后,她才迈着步伐往东院走去,摒退了守在门外的人,走进房中,见轩辕睿泽似乎不见好,她掀开被子和衣服一看,他胸口处的那个印记还在浮动着,散发着淡淡金色光芒。

    微拧着眉,看着昏迷不醒的他,她也只能在旁边陪着,希望在这段时间里,不要出什么事才好。至于他的身体异样,她认为只有他胸口的那个印记消失了,他才会恢复过来。

    另一边,皇宫中,在那公公回宫后,添盐加醋的说了如何被丢出洛王府后,龙椅上的皇帝那脸色阴沉得可怕,又听说洛王身体有恙。想到那先前天空中的异象,再想到那轩辕鸿烈和顾风清都被抬着回府,他目光一眯,阴寒的光芒在眼中跃动着。

    “吩咐下去!摆驾洛王府!”他倒要去看看,他是不是真的有恙在身,如果如轩辕鸿烈他们一样昏迷着,正好可以趁机要了他的命!

    至于那顾七,区区一个废物,竟也敢叫嚣,倒是胆子不小!

    那在洛王府受了气的公公一见,心下暗自欣喜,皇上亲自去,定能给那顾七好看!

    洛王府

    一名暗卫在门外禀报着:“顾小姐,皇上亲驾到来,已经快到好府外了。”

    房里的顾七一听,冷笑一声,看了床上的轩辕睿泽一眼,起身往外走去:“带人了?”皇帝想要他的命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生在皇家,果然就是事非多。

    血缘关系什么的,就是在平民百姓家中也极少重视,更何况是皇家呢!

    那暗卫抬眸,看了顾七一眼,道:“禁卫全部出动,圣驾未到,已经就将王府团团围住。”

    “嗯,打开大门,吩咐府中侍卫,没我命令,不可妄动!”她迈步,往外走去,同时又回头吩咐:“派两人这里守着,不要让人进入。”

    “是!”那暗卫应了一声,见她抬脚便走,便迅速吩咐两名暗卫守着,而后快步跟上她的脚步,落后在她身后三步之处,再问:“顾小姐,可要调派人手,让暗卫们做好准备?”

    闻言,顾七脚步一顿,回头看了他一眼:“你叫什么?”

    那暗卫一愣,回道:“属下影一。”

    “影卫之首?”

    “在流影之下。”

    “嗯。”她点了下头,继续往前走着:“让暗卫固守岗位就好,其他无须理会。”

    “是。”后面影一听了,眼中闪过讶异,却仍恭声应着。

    在顾七还没到来好前厅之前,气势浩荡的皇帝便带着人从大门直进,来到洛王府的大厅,一脸阴沉的坐在主位上,目露不悦的看着那跪在地上的管家。

    “洛王呢?朕亲自来到,怎不见他出来迎接?”

    威严的声音透着戾气与怒火,大手往桌上一拍,那跪在下方的管家一抖:“皇上恕罪,王爷身体微恙,在东院休息,并未知圣驾到来。”

    “洛王好大的架子!如今,连朕都可以不放在眼里了!微恙?既然如此,朕便去看看他到底是如何了!”说着,起身往外走去,却在走了几步后,见外面走进来一名面容平凡的白衣女子。

    “顾七,见过圣上。”她缓步进来,只是微行了一礼,并未下跪。

    然而,她的举动却让皇帝面色阴沉,沉声厉喝:“顾七?好个目中无人的顾七!见了朕竟也不下跪,来人!给朕将此女打跪下去!”他沉声吩咐着,一转身,又坐回主位上。

    “谁敢!”影一闪身进来,守在顾七身边,冷着一张脸扫过那将要动手的护卫,目光冰冷而透着杀气。

    “放肆!”皇帝大怒,手往桌上重重一拍,厉目扫向影一:“区区一护卫,好大的胆子!朕今天就是要将这顾七打死当场,谁敢阻拦!”

    “我受主子之命,保护顾小姐,谁敢伤她一分,别怪我剑下无情!”影一毫不退让,一手握在腰间佩剑上,半拔出利剑,寒光一闪,让众名护卫都不敢乱动。

    洛王府的人,哪怕是护卫,也不他们能随便杀得了的。

    “谁敢打死我家小姐!我拧断他的头!”

    就在厅中气氛诡异而僵冷之时,一道娇叱声从外面传来,还没见到人声音就已经传入众人耳中。那话,放肆而大胆,惊得厅中众人心头猛然一跳,眼珠子都险些瞪出来。

    拧断他的头?那人可是皇上,他的头,谁敢拧?

    众人正想着,就见一抺浅绿的身影飞快的跑了进来,直冲冲的来到顾七的面前左看右看,在确定她没事后,这才拍了拍胸口轻呼出一口气来。

    “呼!小姐,你没事就好了,我一听有人来找麻烦,我就跑过来了。”碧儿丫头拍了拍胸口,因跑得快,还有些气喘喘的,只是,那粉嫩嫩的肉肉脸蛋却是泛着健康的红润,这让顾七看了心下一阵诧异。

    “你不是在院中调息养伤吗?”

    “是啊!只是调息了一会,身体感觉就没事了啊!”她说得那个无辜,却叫顾七听了心下惊奇。

    就是白羽和流影他们也还没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调好体内的伤,她竟然能?而且,她的实力修为在他们几人当可说是完全不够看的,却能这样快的恢复伤口?

    突然间,脑海中划过一个奇怪而让她有些惊奇的念头:难道碧儿是自治之体?无论受了什么样的伤,身体机能都能自动修复的身体?

    而那上方,皇帝的脸上越发的阴沉,如同暴风雨即将来临一般的恐怖,只是,他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威压与气势,顶多也就只能震摄震摄他身边的那些太监和护卫,顾七他们几乎是当无视了那股怒火与威压。

    “给朕把他们都抓起来!”

    阴沉的声音透着再也压不住的怒火,他的拳头紧紧的拧着,声音从牙缝中迸出,泛着阴狠与杀气的目光紧紧的盯着顾七几人,那目光,活像是要将他们几人生吞活剥了一般。

    “是!”外面的护卫全涌了进来,将顾七几人重重包围在一起。

    碧儿见状,连忙将她家小姐挡在身后,愤怒的目光直瞪着那坐着的皇帝,还没开口,就被身后的顾七给拨开了身体,看着自家小姐走出来,她有些担心的护着:“小姐,你别靠那人太近,他不是什么好东西。”说着,目光扫向那主位面色阴沉的皇帝,这话说得毫不掩饰,更不怕他的怒火,这等冲动与胆量,就是旁边的影一也不由的朝她看了一眼。

    顾七却只是淡淡一笑,无视着周围的众名护卫,以及那主位上皇帝吃人般的目光,缓步走上前几步,清眸直视皇帝阴狠而透着杀气的目光:“皇上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动洛王府?也不怕落得个被世人耻笑的名声?有什么样的事,能值得你大动干戈的特意而来?还命禁卫将洛王府包围住?想要洛王的命?还是想要我们的命?”

    她的声音一顿,清眸透着轻视的睨着他,唇角带着几分嘲讽的冷笑:“我也不怕激怒皇上,既然你都能做到这一步,我也不妨告诉你,这洛王府中,无论是谁都好,你,都无权动一分!”

    她的话一落,那盛怒的皇帝浑身杀意迸射而出,猛然出手攻向顾七,速度之快,让站在顾七身后的影一和碧儿都没反应过来。碧儿看到那皇帝出手就是杀手直扣她家小姐喉咙,不由的惊呼出声。

    “小姐!”

    影一则沉着脸,直接闪身就要上前,却被那一旁冲出来的护卫挡住,两人一见,顿时跟那些护卫打成一团。

    “该死的给我让开!”

    碧儿大叫着,抓着一名护卫的衣领直接就将人给丢了出去,明明是一个娇小的身体,明明就是一个十二岁的小丫头,却偏偏有着惊人的力气,那训练有素的护卫到了她这里,一旦被她抓住就挣脱不开,整个身体被提起,重重的砸了出去。

    影一的速度也不慢,一个剑气袭出,凛冽寒光划向那些围上前来的护卫,瞬间在他们的大腿处划出一道伤口,让那些护卫顿时半跪了下去,也就趁着这瞬间,他欲上前,却在看见前方顾七的动作后,眼中闪过一丝怔愕,连带的顿在原地没动。

    在以实力为尊的世界里,皇帝的实力也是不弱的,只是一般不用他动手罢了,他猛然间的出手攻向顾七,让人意料不到,因为他们都没想到他堂堂一国之尊,竟会对一介女子出手,更让他们没想到的是,那一身白衣面容平凡的女子在看到皇帝袭向她的喉咙的手时,竟不惊不慌,面不改色的看着。

    直到,那夹带杀意的手将扣上她的喉咙时,原本站着不动的顾七动了,速度极快的出手扣上了皇帝的手腕,手指按着他手腕处的命脉,侧身一闪的同时将他的手往身后扭去,另一手已经扣上他的喉咙。

    这一切,发生在闪电间,顾七的身手惊呆了众人,不仅是那些护卫还是皇帝,他们都没料到被称为废物的顾七,竟有着这样惊人的身手!

    而影一也是极为震惊,先前的前厅那场战斗他并没在场,更不知前院发生的事情,此时看到她的身手,只觉诡异非常,那样极快的身法,出手必杀的招式,就是他,只怕也无法避开吧!

    “哈哈哈!小姐好厉害!”唯独碧儿眼睛发亮崇拜的看着她,双手鼓掌兴奋的大叫着。

    “皇、皇上……”那公公以及一众的护卫一个个跪了下去,惊恐而骇然的看着顾七扣在皇帝喉咙处的手。

    皇帝的脸色也极不好看,他来的目的是想着趁机了结了轩辕睿泽的命,却不料,连轩辕睿泽都没看见,就栽在这被称废物的顾七手中!

    废物?这样的身手,岂是废物可拥有的?

    顾七掐着他的喉咙,看着僵硬着身体不敢乱动的皇帝,冷笑着:“皇上,我不是跟你随便说说的,我说你动不得这里的任何一个人,你就动不得这里任何一人,别说你掌控云天国一国之兵力,如果要杀你,就是你将所有的人都调到皇宫保护着,我也能取你的命!”

    皇帝僵着身体,脸色阴沉而难看,那紧紧掐着他喉咙的手似乎只要一用力,就能将他的生命了结,堂堂一国之君,地位尊贵,何曾被这样对待了?又有谁敢这样对待他?

    这个顾七!竟敢如此大胆!如此放肆!当真,不可留也!

    听着那顾七当面威胁着皇上,那跪在地上的公公和护卫们一个个惊骇的抬头看着她,颤抖着嘴唇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顾七,你好大的胆子!你就不怕朕灭了洛王府!”毕竟是一国之君,就算被擒,性命被掐在别人手中,仍能保持着镇定,试图的威胁着身后之人。

    “呵,皇上,可还记得轩辕鸿烈被吊在东正门的模样?”

    这话一出,皇帝浑身一震:“是你!”

    她松开扣在他喉咙的手,将他往前一推,清眸泛着寒光的看着一脸震惊的皇帝,声音淡然而冷冽:“皇上若无事,便回去吧!这里,可不是你一国之君应该来的地方。”

    皇帝被推开,脚步踉跄了一下,回头看了那面容清冷的顾七一眼,衣袖下,拳头紧紧的拧起,好半响才一拂衣袖转身离开。

    看到皇帝离开,那跟着来的一众人也朝顾七看了一眼后,迅速跟着撤离,他们不明白皇上为何被顾七的话吓到,就是洛王府再厉害,此时也被外面的禁卫包围着,洛王应该也受了重伤,怎么皇上就放着这么个机会不趁机动手呢?难道真的怕了那顾七?

    皇帝一行人浩浩荡荡而来,引来了不少百姓的侧目,如今又这么快离开,不明底细的百姓们一个个都在猜测着,到底那洛王府里发生什么事了?

    先前天空出现异象,紧接着又似有仙人飞出,再后来皇上也来了,可怎么就派人把洛王府包围着?现在又走了?皇室的人,真的是让人弄不明白。

    洛王府中,影一静候在顾七身后,看着那一脸淡然的女子,此时心中的震惊还没能平复下来,这样雷行风厉的手段,一点也不逊色他们主子,而且,她的身手竟是那样的好,魄力更是令人折服,难怪主子吩咐让他们视她如主,她的命令,也是他的命令,只有服从,不得违抗!

    “小姐,你太厉害了,那皇帝都被你吓跑了!”碧儿丫头兴奋得手舞足蹈,双眼发亮的看着她。

    顾七朝她看了一眼,淡淡一笑,唤道:“碧儿,上前来。”

    “喔!”她往前走近两步,来到她的身边,眨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看着她。

    顾七拉起她的手,把了把她的脉,果然,身体里一切正常,她看向她,见她粉嫩的脸上带着疑惑与好奇,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纯净而信赖的看着她,不由微微一笑:“碧儿的身体很好。”如果她猜得没错,她的体质非同一般,若是修仙,定不会输给那顾风清他们。

    “嘻嘻,因为我吃得多,就是受伤了也恢复得快啊!”她笑盈盈的说着,又拍着胸脯道:“以后遇到危险,我就挡小姐面前,这样小姐就不会受伤,而我也会很快好起来。”

    “傻丫头。”顾七失笑,摇了摇头:“走吧!我们去看一下白羽他们。”

    一场危机,就这样轻而易举的化解了,而人,正是这样,你弱他便强,你强他便弱。顾七的强硬与狠绝,让皇帝有了忌惮之心,更何况,他为一国之君,也怕弄得太难看坐不稳皇位。

    但,他就这样善罢甘休了吗?答案是不会的。他不与顾七强碰,却给顾家施压,让他们去收拾她。

    只是,顾家真的能为难得了顾七?显然,皇帝还看不清,顾家于顾七而言,根本不够入眼。

    顾家

    “你、你说什么?顾七那个废物把皇上给得罪了?”顾成刚听到消息后,惊得脸色都白了。

    “不是我说的,是皇上身边那公公说的,就刚才的事,这事要弄不好,只怕我们顾家还得受牵连啊!”顾夫人也是白着脸,一脸的担忧之色,而旁边,还有几位顾家的族老。

    “这、这顾七是想害死我们顾家么?虽然说他被赶出家族,但皇上若是迁怒下来,只怕我们……”

    “就是,这顾七,明明已经被赶出家族了,怎么还这么能惹事?现在连皇上也敢得罪,她是有几条命够砍?”

    “她现在住在洛王府,洛王又将她视若手心宝,这谁又敢去动她?唉!”

    听着众人的话,顾成刚想了想,道:“这样吧!清儿现在也受了伤,等她伤好点,我让她去找仙长说说,我们动不得,那仙长怎么可能会动不得?再说了,由仙长出面,那洛王府的人还敢怎么样不成?”

    “对对对,这事就这么定了,只是她的伤也不知何时能好,虽然说仙长已经给她用了丹药,可到现在也没醒过来,这看着真让人担心啊!”

    “仙长说没什么大碍那就不会有什么事,而且,我也看过了,是气血反噬所伤,如今服了仙长的丹药伤势渐好,明天应该就会醒来,再调养两天,就能下床走动了。”顾成刚安抚着众人说着。

    “那就好,那我们也先回去了。”几名族老说着,相继着告辞。

    以为能用那仙长来对付顾七的他们,此时,不觉不知道,他们心中高不可攀的仙长正在不久前,被顾七狠狠的揍了一顿,现在见到她,更是大气也不敢喘一下,又怎么可能会帮着他们对付她……

    洛王府中

    顾七去看过白羽和流影后,便又回到东院,碧儿则守在房外。房内,顾七看着身体上那个印记依旧浮动着的轩辕睿泽,想不通好好的一个个为何会突然这样,这个印记的浮起,又要多久才会消失?

    让顾七没想到的是,轩辕睿泽的昏迷,足足昏迷了三天三夜,也让顾七担心了整整三天,直到,三天后的清晨他醒来时,看到趴在他床边睡着的顾七,轩辕睿泽一怔,才一动,她就醒了。

    “醒了?你怎么样?好点没?”一看到他醒来,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不待他回答,便先行为他把了把脉,又探了探他的身体温度,见温度终于正常时,露出一抺笑容,正欲收回手,却被他握住了。

    “你一直守着我?”握着她有些冰的手,皱了皱眉头:“怎么不照顾好自己?着凉了怎么办?”

    “不会,我身体很好,哪像你,说倒就倒。”她轻笑着,抽回了手站了起来:“你昏迷三天了,这几天什么也没吃,就喝了瓶营养液,现在怎么样?肚子饿了没?我让碧儿去准备。”

    “嗯,你陪我一起吃吧!”他也从床上坐起来,摸了摸胸口,道:“也不知怎么会突然那样,以前不曾有过的。”

    “你先洗漱一下,我出去交待碧儿后再进来跟你细说。”她说着,往外走了出去。

    碧儿并没走远,就在外面候着,见她开门出来便迎了上去:“小姐,王爷是不是醒了?我好像听到他的声音了。”

    顾七一笑:“嗯,刚醒,你去让厨房准备些吃的送过来。”

    “好。”她听了笑眯了双眼,脚步轻快的往外跑去。

    回了房,顾七将他昏迷后的事情跟他说了一下,看着他沉着的脸色,泛着寒光的黑瞳,心下一叹:“我想他应该不会明着对你动手,就算动手,也会使暗招,往后小心一点就好。”

    “他并非我的生父。”良久,轩辕睿泽说出了这样一句话,看着顾七有些诧异的神情,继续道:“我也是不久前知道的,他想杀我,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要早知道他不是你的父亲,我当时就不会那样轻易放过他了。”她轻叹着,又道:“不过也好,那样的人也不配当你的父亲。”

    看着他的神情,她顿了一下,道:“在你昏迷时,你胸口浮现了一个卍字形印记,那印记散发着金色的光芒,也正是因为那个印记才让你发热昏迷的,不过自你烧退,那印记又消失了。”

    “卍字形印记?”黑瞳中掠过一丝愕然,掀开自己衣服,露出胸口处,手抚上去,那里却是什么印记也没有,想到她的话以及昏迷之前胸口传来的疼痛,不由的拧起眉头。

    “现在不见了。”她的目光从他的胸口处移开。

    “小姐,我把吃的都摆放在院子里了,今天天气很快,你们出来院里吃吧!”外面,碧儿看着摆好的早膳,对着房里的他们喊着。

    听到碧儿的声音,顾七淡淡一笑,看着轩辕睿泽轻声笑道:“我还真捡了个宝,碧儿这丫头竟是自治体质。”

    “自治体质?”轩辕睿泽有些诧异:“你怎么知道的?”

    “前几天他们不是都受了伤吗?就她没多久就跑出来了,原本苍白的脸色也变得红润,我给她看过,身上那样重的伤没过一会竟全好了,真是不可思议。”

    “原来这样。”他点了点头,道:“若真是这样,那丫头倒也是个有福的,自治体质可是万中无一,若是仙门那些人知道了,少不了要争抢,不过那丫头对你倒是忠心耿耿,以后我帮你找一下有没她可以修炼的功法,她变强了跟在你身边也能保护你。”

    闻言,顾七笑了笑:“知道她是自治体质,自然不能让她的天赋就那样埋没了,她以后我会亲自训练,我修的入门心法她就可以学,也无须再找,另外,花千色还给了我一本功法,到时看看她能不能练。”

    “小姐,王爷,快出来吃早膳了。”

    听着外面又传来的喊声,顾七摇头轻笑:“也只有这丫头,才敢这样在这里大呼小叫的喊着。”

    “跟着你这样一个主子,她还有什么不敢的?”轩辕睿泽也露出了笑容,与她一同往外走去。

    外面的碧儿一见两人挽着手出来,顿时笑盈盈的上前:“王爷,你可算醒了,你要再不醒,我家小姐都得跟着你一样倒下去了,她这几天可是担心得吃不下饭呢!”

    “你个小丫头,哪有的事。”顾七摇头失笑,轻捏了下她粉嫩嫩的脸蛋儿。

    “嘻嘻,哪里没有,我吃那么多,小姐吃那么少,不是担心得吃不下又是什么?”她摸了摸被捏的脸蛋,笑眯眯的道:“王爷不醒来,小姐你都好几天没笑了,我看着可担心死了,就连吃东西都感觉没什么味道。”

    “有吗?我怎么看着你每天的胃口还是那么好?昨天还把我的那一份也一并吃了。”顾七挑了挑眉,戏谑的看着她。

    “小姐又不吃,我看着浪费怪可惜的,才把那一份也一并吃了。”说着,摸了摸她自己的脸蛋儿,一脸苦巴巴的看着顾七:“现在白大哥每次看到我都说我脸上又长肉了,小姐,真的长了吗?我怎么看着都跟以前一个样?”

    她那模样,逗笑了顾七,也让一旁的轩辕睿泽眼中染上了几分笑意,两人相视一眼,顾七眉眼带笑的道:“嗯,是肉了些,不仅脸上长肉了,身体也圆了点,由其是你吃饱时的肚子,更是圆滚滚的。”

    “啊?那、那怎么办?那会变得很难看的。”一听,她苦哈着脸,又摸着脸蛋儿,又低头看着自己的矮小的身子,摸摸肚子,再看看她家小姐的,似乎,是不太一样啊!

    “呵呵……”

    顾七忍俊不住的笑出声,看着她一脸的苦恼,这才不再打趣她:“好了,逗你玩的,你这才跟在我身边多久?就算是吃多了点,但每天也有跟着白羽练功,哪会圆到哪里去?再说了,你若真圆点,那就更可爱了,你才十二岁,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以后时候到了,人也自然就会瘦下来了。”

    “真的?”一听这话,她顿时喜上眉梢,婴儿肥的粉嫩脸蛋上尽是满满的笑意。

    “当然。”她笑着点了点头,道:“我们这里也不会你侍候着,你就去跟白羽他们说一声,告诉他们他家主子醒过来了。”

    “好,我这就去。”她应了声,朝轩辕睿泽看了一眼,笑盈盈的道:“王爷,那你跟我家小姐多吃点,不够我再去端,厨房还有很多吃的呢!”说着,便小跑着往外而去。

    “坐吧!”待她一走,轩辕睿泽便牵着她坐下,为她舀了碗粥。

    两人这边温馨的用着早膳,在那客栈那边,顾成刚带着身体好转的顾风清去答谢中年仙长的赠丹之恩,同时,也跟他说了他们想要教训顾七一事,想请他帮忙,可看着那坐在桌边,脸色怪异半天也不说一句话的中年仙长,不由的心下打鼓。

    “仙长?”顾成刚小心翼翼的唤了一声,看着他的神色,一颗心也是七上八下的,十分忐忑。

    中年仙长睨了他一眼,又看了看一旁没有说话的顾风清,顿了一下,才道:“这事我是帮不了的,你们还是自己去解决吧!不过,我奉劝你们一句,她……那顾七,你们最好还是少招惹为妙。”

    一个敢对金丹修士动手的女子,会怕他们?他们若是真跟她对着干,不用想他也知道这顾成刚得吃亏,就他,还真不是那顾七的对手。

    想到那一天他被打得那样狼狈,手本能的摸了摸已经消了肿的脸角,回来后,他就上了药,足足隔了一夜才好转,向名弟子问他是怎么回事,他哪好意思说是被顾七打的?只说是不小心摔倒撞到了。

    如今周师兄回了仙门,这里也就他在主事,只等三月期限一到,便回仙门禀了这里的事,至于那元天珠估计是找不到的了,这一点,也不知周师兄回去有没跟他们说上一说。

    想到那周师兄,心下不禁轻叹一声,一趟外出之行,他就那样进入金丹之境了,而他,此生也不知有没那个机会碰触到金凡之境的门槛,唉!

    仙长不肯帮忙,顾成刚也无法,只是,那来自皇上的压力,却让他有些进退不得。无奈,只好亲自上门,找到洛王府那里去。

    当护卫禀报顾成刚找上门要见她时,顾七正打算回去泡个热水澡后睡一会。因为这几天,她确实是没睡好,此时轩辕睿泽终于醒来了,她也想好好休息一下,却不料就听到顾成刚上门一事。

    身后跟着碧儿,她来到前厅中,下人端上了茶水,她边喝着,不多时,就见护卫领着那顾成刚进来。

    “找我有事?”想到那个死去的顾老爷子,再看着这厅中的顾成刚,她眸光微眯。

    “哼!顾七,你如今是背有大树可遮凉了,以为别人就奈何不了你了是吗?”一进厅,顾成刚见洛王不在,便厉声冷喝着,怒目直视那坐着一派悠哉的顾七。

    顾七端着茶轻抿了一口,连抬眸也没有的用茶盖轻刮着杯中的茶叶:“你来就是为了说这个?那么,你可以走了。”她又喝了口茶,才慢慢放下,抬眸看向那厅中的顾成刚:“别忘了,我虽姓顾,却非顾家人,你于我,更没什么关系,会见你,也就看在死去的顾老头面子上,所以,别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顾老头给她的那些东西,她是一点兴趣也没有,但这顾成刚若太过自以为是了,她不介意给他增添点麻烦,给他来个打击,让他看看,他如今所以为的顾家,实际大权都在她的手里,那守在顾家主家的那些族老们,只要她有心想要给他不好受,他们一个个都得来到她的面前低头。

    “你、你以为你是谁?一个废物,竟也敢这样跟我说话,我看你是胆儿肥了!别忘了你在顾家时过着连下人都不如的日子!当初若不是我给你那个落脚之处,你以为,你跟你那个疯子父亲还有活路?你今天还能活着?还能坐在这里说大话?”

    顾成刚气得大骂着,这几天受到的压力,以及心中的惊慌,还有到仙长那里的碰壁,都让他憋着一肚子的火,此时面对顾七这样的废物,他的火气再也压不住的喷发了。

    只可惜,他并不知,得罪谁都好,就是不要得罪顾七,因为她,才是最可怕的那一个。

    ------题外话------

    嗯,我看到有不少读者居然猜中了,这是跟我心有灵犀一点通么?哈哈
(快捷键 ←)上一章:077 沐泽仙君返回目录下一章:079 你输了!(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