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穿越小说 »鬼医圣手最新章节列表 » 079 你输了!

079 你输了!

文/火龙汐
鬼医圣手 本章字数:11581 鬼医圣手txt下载
推荐阅读:渔夫的秘密 直到开出星光 都市极品幻术师 隋唐之激情神枪 逆天行剑 全能高手(我是愤怒) 神武大师兄 至尊高手在都市 人道至尊 我的妹妹是偶像
    手指漫不经心怕轻敲桌面的顾七在听到他暴怒的话后,脸色一冷,尤其,那话中还说到她的爹爹,敲着桌面的手一顿,清眸冷冷的看着前面的顾成刚,唇角勾起了一抺带着嘲讽的冷笑。

    “莫不是顾家出了个顾风清就得意忘形了?”她起身,缓步走上前,看着那一脸怒意的顾成刚:“信不信,我可以把你从顾家家主之位拉下来?”

    “哈哈哈!”顾成刚闻言大声一笑,讥讽的看着顾七,冷声哼道:“就算你有洛王撑腰又如何?旁人能决定我顾家之事?真是天大的笑话!果然,有一个疯子父亲的你,被称为废物,这脑子里面装的也全是浆糊!”

    顾七目光一眯,脸上的冷意更重了,她站着,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却不再开口对他说话,而是迈步往外走去:“碧儿,跟上。”

    “是!”碧儿丫头大声一应,经过顾成刚身边时,朝他瞪了一眼,哼了一声,小跑着跟上前方的顾七。

    她的突然离去,让顾成刚有些愕然,回身一看,见她不是往后院而去,而是往大门而去,不由的一怔,连忙跟上去看,却见她直接出了大门后,坐上马车,吩咐着人就往顾家主家而去。

    “顾七?你想做什么!”顾成刚在后面大喊着,却得不到半分回应,见她并没有带人,便迅速的坐上马车跟着去。

    顾家中

    原本因顾风清能得仙门的喜悦,被皇帝的施压而弄得一个个脸上尽是愁容,原本以为对付一个顾七根本不费吹灰之力,却不料,竟是那样的难。

    “清儿,那仙长怎么也不看在你的面子上帮个忙?照理说,一个顾七而已,若由仙长出手,洛王就是再护着,也护不住的不是吗?”顾夫人轻叹了一声,看先一步回来的女儿,静坐着一直没开口。

    顾风清喝着茶,仿佛没听见她娘亲的话,她此时脑海中都在思索着,中年仙长说起顾七时的那表情,以及他叫她最好不要去招惹顾七时的那种语气,不知为何,她总觉得有些什么是他们不知道的。

    脑海中掠过有关顾七的一幕幕,想到当初她要害死顾浩天时,被她在湖边发现抓了个正着,当场被她掴了两个巴掌一事,目光微闪,仿佛此时还能感觉到脸上当时那火辣辣的剌疼一般。

    在那不久后,她便说不出话来,她一直怀疑是顾七所为,只是,顾七当真有那个本事?

    这个问题,一直在她的心里缠绕着解不开,得不到答案。

    “清儿?清儿?”

    “嗯?娘亲,什么事?”猛然的回过神来,她看向她的娘亲,轻声问着。

    “你想什么呢?从回来就像在神游一样,我都喊你好几声了,你才听见。”顾夫人担心的看着她,问:“是不是身体还哪里不舒服?身上的伤都好了吗?”

    “嗯,伤已经没事了,我只是在想些事情,一时走了神。”她轻声说着,露出柔和的笑容。

    看着女子如水出莲花般的美貌,以及眉宇间的温柔,她脸上的愁容挥散了一些,笑着点了点头:“没事就好,你啊!别的不要想太好,再过段日子就要跟着仙长去仙门了,唉,你这一走,也不知何时才能回来了。”

    “若学有所成,女儿一定会回来看看。”

    “嗯,若学有所成,切记莫忘了家族。”顾夫人叮嘱着。

    “娘亲放心,女儿知道的。”

    “夫人,夫人不好了,那顾七回来了!”下人跑得气喘喘的声音从外面传来,那声音很大,人还没到院中,院中的她们便听到了。

    院里的母女俩一听,相视一眼,顾夫人更是沉着脸看着那急步进来的丫环,喝道:“慌慌张张做什么?不过就是一个顾七,有什么好惊慌的!到底怎么回事?仔细说来。”

    丫环被这么一喝,这才定了下来,只是脸上仍有焦急之色:“奴婢看到顾七不顾护卫的阻拦带着一个力大无穷的丫头进来了,现在正在大厅处,说喊了府中的族老什么的前去,而家主则怒气冲冲的跟在后面,边走边对着顾七大骂着,可却被那个力大无穷的丫头给摔倒了,撞破了头,正在包扎呢!”

    “这、这她是要反了!敢跑到顾家来撒野!”顾夫人一听,怒得拍桌而起,吩咐了下人,便快步往前厅走去。

    顾风清见状,顿了一下,也起身跟着往前厅而去。

    整个顾家因顾七的到来而沸腾,更因她身边那穿碧绿衣裙的小丫头敢把他们家主摔倒而感到震惊与愤怒,无论是族老还是顾家主家中的重要人员,听到消息后皆匆匆赶往前厅。

    他们心下都打着一个主意,这顾七惹怒了皇上,皇上给他们施压,若是不收拾了顾七他们定没好日子过,今日她敢来,他们就不会让她走着出去!

    而此时,有些混乱的前厅中,只到顾七下巴处的碧儿丫头正得意洋洋的双手叉着腰,看着面前一个个扑上来却被她摔倒的顾家护卫,粉嫩嫩的脸蛋上因激动而泛上丝丝红润,下巴微抬,睨着那些不敢上前的顾家护卫。

    “说了你们不够看的还不信,怎么样?摔疼了吧?”

    “你、你个无法无天的臭丫头!竟敢在我顾家撒野,我、我定叫你走不出去!”那一旁,正包扎着头部伤口的顾成刚怒指碧儿,却在看到那一个个被摔的护卫后,脸色铁青而难看。

    他顾家虽说是医药世家,但也有修炼玄气之人,府中护卫更有不少是好手,可怎么到了这小丫头片子的手里,全发挥不出作用来?真真是该死!一群饭桶!

    他们哪知,碧儿丫头本就有着一身惊人的力道,再加上跟着白羽他们学了不少自卫的招式,力量加上招式,就是那护卫本身修炼不错,可只要被她扣住就定然挣脱不开,又哪里的得了她的身?

    而顾七则嘴角噙着一抺笑,淡淡的看着碧儿将那些护卫打扑,听着外面急步而来的杂乱脚步声,她冷笑着,示意碧儿退至一旁。

    外面,众位族老满脸怒气而来,一见厅中那混乱的场面,以及那竟胆敢坐在主位上的顾七时,当即便是怒喝出声:“好大胆的顾七!竟敢来顾家捣乱,还敢打伤家主,你、你该当何罪!”

    “好你个顾七!我看你是翻了天了!”顾夫人也在丫环的陪同下而来,一进厅,看到她家夫君头破血流的模样,顿时心一紧,连忙上前:“老爷,老爷你怎么样?怎么流了这么多血,这杀千刀的顾七,她还真敢下手啊!”

    尾随而来的顾风清见厅中场面混乱,皱了下眉,朝坐在主位上的顾七看去,却不料正好对上她似笑非笑又带着冷漠的眸光,被那眸光一扫,她只感觉心头一紧,别开了眼,走至一旁。

    对付顾七,只要族老他们便行了,在这里,还轮不到她出手。

    看着人差不多到齐了,坐在主位的顾七扯了扯嘴角,冷眼看着那一张张怒骂的嘴脸,看着他们一个个欲置她于死地的眼神,下一刻上,唇边带着的那抺笑意一敛,清眸扫向众人,清冷的声音夹带着一股上位者的威仪不紧不慢的传出。

    “既然人都到齐了,那么,下面就来说说正事。”

    她的声音一出上,众人顿时眉头一皱:“正事?哼!你有什么资格坐在主位上,说这样的话?还不快滚下来!”一名族老厉声喝着,怒目扫向一脸淡然的顾七。

    “哦?我没资格?”她挑着眉,看着那愤然的众人,冷笑着:“也是,我虽姓顾,可却已经非顾家人,与你们,可没什么关系,既然如此,你们是不是应该离开你们脚下所站的这片土地呢?要知道,这片土地的拥有人,可是我顾七,而不是你们。”

    她这话一出,惊得众人神色各异。站在角落处的顾风清看着那浑身透着轻狂姿态的顾七,心越发的往下沉。

    而顾成刚夫妇也是脸色一变,因为,这顾家主宅的地契,可不在他们的手里,自那一回顾老爷子死了,他们就一直在找,原本以为是被顾老爷子收在哪个地方,可现在顾七这话……是什么意思?

    族老们不明所以,他们都以为顾家的所有权早已经握在顾成刚手里,当下听到顾七这样说,一个个更是讥讽的冷笑出声:“真是笑话!一个被从族谱划出的无人废物,竟也敢说出这样的话来,也不怕笑掉人的大牙!”

    顾七不跟他们废话,清冷的声音加重了力道:“玄衣卫何在!”

    她的这一声蕴含凌厉的清喝,当场让顾家众人懵了,一个个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她。玄衣卫,据说可是顾家最神秘的一支势力,玄衣卫中,有精通医药之术的人,也有玄力修为顶尖的人,而这些,都是从顾家子弟当中挑选出来培养的,玄衣卫到底都是顾家哪些子弟,他们无人知道,只除了掌管玄衣卫的那人能知。

    而如今,她一个废物,一个被赶出顾家的废物,怎么会知道玄衣卫的存在?

    众人心头在翻涌着,尤如骇浪,一**的拍打着心房,震惊,惊骇,疑惑,以及不解,充斥在众人的心头,他们想要开口问,却见,那主位上的那个看着平凡的顾七,此时一脸的清冷之色,凌厉的气势迸射而出,那样的眼神,让他们一时竟不知如何问出声。

    顾成刚心头大震,看着那一脸清冷之色的顾七,心,忽的往下沉着,脑海中想起了很多,很多……

    难道,他所认为的手中所掌控着的势力,根本就什么也不是?难道,老爷子竟将顾家最神秘的那一支势力交给了这顾七?不!这一定不可能的!她就是一个废物,在顾家那么多年,老爷子若真的看重她,也不会允许他将她逐出顾家大门,从顾家族谱中划去名字!一定是她用了什么诡计!

    就在厅中众人心下思索之时,十名戴着面具的玄衣人突然出现在在厅中,那极快的速度,如同鬼魅一般,他们出现的厅中,并没有看其他人,只是将目光落在那坐在主位的顾七身上,却并没行礼。

    看到那戴着面具的十名玄衣暗卫,众人惊得说不出话来。那顾七,她竟然真的能令玄衣卫现身?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而坐在主位的顾七,看着那十名出现了,却站着没有行礼的玄衣卫,只是微微勾起了唇角,唇边露出了一抺淡淡的笑意,若仔细看,这抺笑意却是不达眼底。

    “家、家主?这、这到底怎么回事?玄衣卫不是历代家主手中的势力吗?怎么、怎么会……”怎么会被她一叫就出来了?这谁来告诉他们,到底这当中发生了什么事?

    顾成刚脸色铁青,他心下思索着,注意到那些玄衣卫虽然出现了,却并没有对顾七行礼,当下心中一动,猛的上前大声指着顾七喝道:“定是你!我就知道,老爷子绝不会无缘无故就死了!定是你害死他的!你一定就图着老爷子手中的玄衣卫是不是!”

    说着,也不给她开口的机会,便厉声喝道:“来人!把这个谋害老爷子的凶手给抓起来!定要将她带到老爷子的坟前血祭!”

    只是,这一刻,却无人上前,府中的护卫是怕了那盯着他们笑着,却已经在卷着衣袖的小丫头。而那十名玄衣卫却是站着没动,也没开口,只是面具下的一双眼睛在看着那神色自然的顾七。

    看着这样的顾七,他们一个个心下复杂,他们是在老太爷没死之前就被命令着,视顾七为主的,这命令早就下了,只是,他们都是经过魔鬼训练出来的一支精英队伍,他们十人所代表着十支队伍,不仅有精通医药的,更有精通玄气的,他们心高气傲,不易轻认人为主,若是这顾七拥有一定强悍的实力,有那个魄力镇压住他们,那还一回事。

    可是,偏偏她只是一介女子,而且还是无法修炼的女子,被冠上废物名头的人,怎能成为他们玄衣卫的主子?

    正是这个原因,他们一直没有出现在她的眼前,就算此时她唤他们出来,他们也并没有对她行礼,让他们对她曲膝,他们做不到。

    只是不知为何,看着她一脸淡漠,唇角噙笑的看着他们,他们忽觉得头皮发麻,竟不敢对上那一双似笑非笑的冷漠眼眸。

    “你们怎么回事?怎么都不敢上前?这个顾七,不过就是个废物,还怕了她不成?玄衣卫!我以顾家家主之名命令你们,将顾七抓起来!”顾成刚厉声大喝着,可那玄衣卫却是充耳未闻,让他脸色青了又红,顿时有些下不了台。

    “告诉他们,顾老头是怎么交待你们的?”顾七淡淡的声音缓缓的传出,她坐着没动,就那样靠着椅子,一派云淡风轻的看着那十名玄衣卫。

    “老主子有令,玄衣卫令后听令于顾七,视她为主,她将掌管顾家暗地里一切势力!顾家子弟,谁若不从,逐出顾家大门,从族谱中除名!”

    其中一名玄衣卫沉着声音说着,而他所说的话,不过就是重复顾老爷子以前的交待,他们清楚,在顾七的手中有着掌控玄衣卫的令牌,而掌管玄衣卫,甚至顾家暗地里一切势力,就是明着的顾家家主对她也得敬若主子,对她命令不得违抗,否则,她有那个权力换下顾家家主,重新选一个为顾家家主。

    玄衣卫的话一出,顾家那些族老们一个个瘫坐在地上,震惊而难以置信的看着顾七,却是一个个都就不出话来。他们想问,为什么?为什么老爷子会挑了一个被他逐出顾家的人来接掌顾家?为什么把顾家暗地里的势力都交给一个这样的废物?可是,他们问不出来,已经惊得问不出来!

    “不!怎么可能!父亲他不会这样做的!不会的!一定是她使了什么暗招,是不是她强迫父亲的?对!一定是这样,我就知道,顾浩天没那么好心想接老爷子出去静养的,原来,原来是为了老爷子手中的势力!”他大声的咆哮着,不相信那样的事情会是一个事实。

    当初顾浩天接老爷子出去,他本想着,他都是顾家的家主了,这顾家还有什么不是他的?却不曾想,老爷子竟然会……

    看着顾成刚那近乎疯颠的模样,顾七冷笑着:“为什么不可能?原本你若不去招惹我,这顾家我不会再走进来,你可以安心的继续做你的顾家家主,只可惜,一再的挑衅,一再的惹事,既然如此,我又岂能容你!”

    “从今天开始,剔去顾成刚家主之位,至于这些族老……”她的声音一顿,看着一个个惨白着脸的族老们,冷笑道:“年纪大了,也该颐养天年了。”

    “不!七小姐,七小姐,你不能这样对我们啊!”那个族老们一听,一个个皆惊呼出声,连忙跪下哀求着:“七小姐,我们都是顾家的老人了,你不能这样对我们,就算我们先前对你多有不敬,那也是因为我们不知……”

    说到这,他们竟不知怎么说下去。就因为不知她已经接掌暗中的顾家势力?如果知道就不会那样对她无礼?这话,他们如何说得出来?

    而这时,其中一名玄衣卫看着跪下哀求的族老们,不由开口道:“他们都是族老,这样撤了他们,岂不是动荡顾家根基?这事是不是再……”

    “你是什么人?”

    那玄衣卫的话本还没说完,就被站在顾七身边的碧儿打断了。碧儿丫头走上前,来到那名好说话的玄衣卫身边,见自己只到对方的胸口,不由暗地里撇了撇嘴:“你是什么人?”她再次问着,这话,问得那玄衣卫一怔,问得另外的九名玄衣卫面具下的唇微抿着,一个个微侧过头看向那娇小的小丫头。

    “玄衣卫玄药。”那名玄衣卫在顿了一下后,瞥了那只到他胸前的小丫头一眼,开口说着。

    “哦!是玄衣卫的玄药啊!”她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冲着他露出了一抺甜甜的笑容:“我叫碧儿,是小姐的丫头。”

    那名玄衣卫面具下的眉头微微皱起,看着面前那笑得很甜的小丫头,还没开口问她为何打断他的话,后膝处就被重击了一下同,整个人顿时跪了下去。

    “嗯!”那后膝受到的重击,痛得那玄药闷哼了一声,整个人跪下的同时,手就被那原本站在他身边的小丫头给反扣住,扭向了身后,对方力气极大,他一挣,竟挣扎不开来,再挣,竟听那小丫头的声音传来。

    “我劝你还是别乱动了,再乱动这手要是不小心被我扭断了,可就真的不关我的事了。”那语气,说得一个无辜呐,肉乎乎的小脸上那小模样,看得顾七都忍不住的勾起唇角,眼中染上几分笑意。

    旁边的那九名玄衣卫只是看着碧儿,目露冷意,却没动手,因为她并无杀意,便且看着她想做什么。

    厅中其他的人更是被这一幕看懵了眼,不知那力大无穷的丫头怎么就对玄衣卫动手了?这是要内讧?

    “你干什么?”玄衣卫的玄药冷着声音,压抑着怒气问着。

    “刚才我没听错,好像是说,那个老主子让你们视我家小姐为主?既然是为主,有你这样跟她说话的?连称呼也没有,一点礼数也没有,你们真的是玄衣卫?还是冒牌的?现在还好意思问我做什么?这是还没意识自己的错误?”碧儿脸上的笑意没了,声音虽然听起来没什么震摄力,不过,那小脸上的威肃倒是让人一点也不敢小窥了这个小小的丫头。

    听到她的话后,除了顾七之外,其他人都是一脸的惊讶之色,惊讶她的胆大,意外她的忠心。就连那玄衣卫朝她看去目光也变了,不再是冷意昭然,而是带着一种讶异。

    那原本还想着挣扎的玄衣卫玄药,在听到碧儿的话后,看了那坐在主位的顾七一眼,便没再动,也没说话,敛着眼眸不知在想着什么。

    “当我家小姐好欺负不成?她的命令什么时候轮到你有意见了?”碧儿每说一句,手中的力道就重了一分,别人没看见,但那被按着跪下的玄药面具下的脸却是痛得冷汗直渗而出。

    “碧儿,放开他。”顾七睨了那跪着的人一眼,淡淡的说着,那不甚在意的语气,淡漠的眼神,就好像,她压根不将他们看在眼里,他们是否忠心,于她,也没什么关系,因为她也就用他们来对付一下这顾成刚和那几个族老罢了,顾家的势力,她从来都不稀罕。

    “是。”听见她家小姐的话,碧儿松开手,走回她家小姐的身边。

    这一刻,没人敢去质骂碧儿的胆大放肆,因为她的胆大与放肆都是她的主子顾七给的,而他们,无权去质问半句。

    顾七站了起来,也不再看其他人,只是将目光落在那十名玄衣卫的身上,淡淡的道:“撤了顾成刚家主之位,以及换下这些族老,将他们派到顾家药田去运作,家主之位从顾家旁系家主中挑出一位来担任,族老则从各旁系中各挑出一位。”

    她的声音一顿,看着十名玄衣卫,再道:“三天之内办好这事,看不到效果,我拿你们是问!”说着,也不理会众人的脸色,直接就迈步从外面走去,却在迈出门口时,被顾风清拦下。

    “顾七,你不能这么做!”她的手挡在她的面前,不让她离开。

    看着挡在她面前的顾风清,她挑了下眉:“拦我?你拦得住吗?”

    “就凭你,我如何拦不住?”顾风清下巴微抬,美眸睨着她,尽是傲慢之色:“我父亲当了这么久的顾家家主,领导顾家有方,在他的带领下,顾家欣欣向荣,而我,也将进入仙门修仙,他,你不权撤下他的家主之位!”说着,扫了那玄衣卫一眼:“说你这等无用之人,玄衣卫又怎会心甘情愿的臣服于你?”

    “哦?那依你之言?”她嘴角噙笑的看着她,倒要看看,她想做什么?

    顾风清微如只高傲的孔雀一般的抬起下巴,睨着她,大声的道:“我向你下挑战!你可敢与我一比?”

    “嗯?比?比什么?”

    “医药和玄力。”

    闻言,顾七笑了,清眸中泛着点点光芒,诡异而莫测:“如果我输了又当如何?赢了又如何?”

    没有看到她眼中闪过的那抺诡异的暗光,顾风清信心满满的道:“如果你输了,交出玄衣令,留下你的命!如果你赢了,我随你处置!我父亲他们就是去顾家旁系种药材,我也不会再过问!”她自信,区区顾七,绝不会是她的对手!

    顾七挑着眉,扫了那好顾成刚一眼:“她说的你听见了?有没意见?”

    “我当然没意见,就怕你不敢!”顾成刚到这一刻,还不忘激她,怕她退缩了。

    顾七只是淡淡的笑着,清眸扫向那一旁十名玄衣卫:“你们呢?有没意见?”问出这话时,她的眼底掠渤一抺暗光,一抺无人知道她在想什么的暗光。

    十名玄衣卫相视了一眼,最后,由其中一人道:“想要我们真心臣服,就得让我们看到你的本事。”

    “呵呵……”

    顾七听了却是轻笑出声,那笑声,笑得众人莫名其妙,也笑得众人心头有些发寒,就在众人心思各异这时,便听她应下了。

    “好,既然都没意见,这挑战,我便应下了。”她盯着顾风清,笑得那个诡异:“不过,这场比试我觉得应该再叫一个人来当见证。”

    “谁?”顾风清问着,叫谁来都一样,她一定会赢的。

    “碧儿,去客栈把那中年仙长叫过来,就说,我找他来看场比试。”她淡笑着,对身边的碧儿说着。

    “好。”碧儿应了一声,便快步的往外跑去。

    谁也没想到事情会演变成这样,更没想到顾七竟敢应下顾风清的挑战,原本觉得自己后半生要去种草药的族老们,一个个仿佛看到头顶的的那片乌云拨开了一道细缝,有着一丝明亮光芒照了进来。

    有希望不是吗?顾风清可是顾家最为出挑的子弟,又身具仙根,她又怎么可能会输给那顶着废物名头的顾七?他们有希望了,只要她赢了,他们就不用被分配出去了。

    十名玄衣卫却是站在一旁没动,只是用着一双探究的目光看着那顾七。到现在,他们也弄不明白为何老主子要将他们交给这顾七,明明就是一个废物,又如何让他们心服口服?让他们心甘情愿的认她为主?

    比试的场地很快的被腾空了出来,地方为后山的一块空地,众人也都来到那后山,等着那中年仙长的到来。

    约过半个时辰,中年仙长跟着碧儿来到顾家,在路上听到碧儿说了前原后果后,他的眉头就一直紧拧着,心下极不赞同这场比试,本想着来劝一下顾风清,免得她输得太难看,却不料被那小丫头看穿了心思。

    “仙长啊!我家小姐请你来观战的,你可不要乱说话喔!我家小姐那个人,看着挺好相处的,可要是惹怒了她可是会很可怕的。”碧儿走在中年仙长旁边,笑盈盈的说着。

    那中年仙长一听,看了她一眼,动了动唇,却是没有开口。他当然知道那顾七的可怕,明明看着像是一个不能修炼的,可竟然连金丹修士的威压都不惧,那样的人,就那顾风清怎么可能是对手?

    明明实力比那顾风清强,可偏偏所有的人就认为她很弱,很好欺负,很无用,真不知他们的眼睛是不是长在脚底的。

    此时,他浑然忘了,就在不久前,他自己也是那般的以为,直到,被顾七修理了一顿,才知她的可怕绝不似她表面所表现出来的那般简单。

    不多时,两人在下人的带领下,来到后山处,看到那里的众人后,那中年仙长的目光掠过顾风清,落在顾七的身上,笑呵呵的上前:“几天不见,顾小姐看起来神采依旧啊!”

    顾七勾唇一笑:“仙长,碧儿应该跟你说了吧?”

    “呃,呵呵,说了,说了,顾小姐,你不再考虑一下?”他讪讪的笑着,希望她能改变主意,毕竟顾风清是个不错的苗子,这若折损在她的手里,回去他如何向仙门交待?

    “仙长,顾家大小姐顾风清虽说测出了灵根可入你仙门,不过眼下毕竟也还没入不是吗?终究算不得是你仙门的弟子,今天又是她向我下的战帖,我又岂有不应之理?请你来也是想你见证一下,这,你应该不会推辞吧!”她淡淡的笑着,明明看起来就是一副很好相处的样子,可偏偏落在那中年仙长的眼里,却是心头发寒。

    莫名的觉得,他若是拒绝或者是阻止这场比试,她一定不会轻易放过他。

    “呵呵,自是不会,自是不会。”他讪讪的应着,觉得,如果是轩辕鸿烈来,也许他能阻止也说不定,不过,可能吗?就算轩辕鸿烈真的来了,他能阻止得了这顾七?

    再细想,又觉得不太可能。心下一叹,眼下,也只能见一步走一步了。他怎么就觉得,此行云天国除了周师兄得进金丹之境之外,他们几人就是跟着来受罪的,尤其是他,这心脏七上八下的,最近连睡都睡不安稳,唉!只盼着三月之期早点到,他们好回仙门去,别再理会这凡尘俗世。

    “仙长。”顾风清听着两人在说话,便也走了过来,朝那中年仙长行了一礼。

    “唉!”中年仙长只是看了她一眼,便叹了一声,摇了摇头,示意道:“既然你们要比,那就比吧!我等会还有事要回去,不便在此久留。”

    闻言,顾风清看了顾七一眼,问:“我们顾家乃是医药世家,岂能不懂医药之理?我们就先比医药。”

    “嗯,想怎么比,你说吧!”她倒是无所谓,无论她想怎么玩,她都可以奉陪。

    “我们各自配出一种药让对方服下,看谁能在最快的时间里解出来。”

    听到这话,顾七笑了笑,便应道:“行。”走到一旁那做准备各种药材的长桌边,在他们点上一柱香为时间之时,开始挑着药材制作药物。

    周围的众人看着她们两人的动作,意外的发现她们两人拿的药都是一样的,顾风清拿什么药,顾七就拿什么药,这让众人看了心思各异,看向她的目光更有着鄙夷。

    果然是个不识药物的废物,就算她拿跟她一样的药,制作过程稍有失误就不会调配成功,这场比试,不用看,都知道定是顾风清赢了。

    而放眼周围,除了碧儿丫头对她家小姐信心十足之外,就是那中年仙长也在心下思忖着,猜测着顾七的用意,他可不认为她会跟着顾风清一样的动作去调制那些药物,只是,选一样的药物,难道还能研制出不同的药物来?

    除了碧儿和中年仙长之外,其他人对这场医药的比试都对顾七不抱希望,但见两人的速度都极快,让他们有些惊讶的是顾七的制药手法,竟是那样的熟练,可就是那样又如何?那些药的调配顺序都弄错了,她确定她真的能调配出算得上是药的药来?

    “我好了。”顾风清停下手中动作,微抬起下巴朝顾七看去。

    “嗯,我也好了。”顾七也停下手中动作,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拿着手中的药液轻轻摇晃了一下。

    看着颜色跟她相同的药液,顾风清笑了,笑得自信而骄傲,仿佛,就能看到她输给她一样。两人交换了手中的药液,相视一眼后,皆面对面的将对方的药液喝下。

    顾七喝下那药液后,便走到那摆放药材的桌面挑出几味药,除根去叶的开始研制药解。

    那边,顾风清也一样,因为看着顾七用着跟她一样的药材,而解药她早就准备好,在把过自己的手脉后,便将那解药用下,等着那药解发挥着作用之时,却不料,在那解药服下之际,突然腹中一阵绞痛。

    “啊……”她痛呼了一声,捂着腹部,脸色瞬间变得苍白,冷汗也直渗而出,甚至,连站也无法站稳的跌坐地面。

    “清儿!”顾成刚夫妇见了,惊呼一声,连忙跑上前。

    而那边,顾七只是朝她看了一眼,唇角勾着冷笑,便继续研制着解药,不一会,便从药材中调制出的汁液服下,再一把了把自己的手脉,收回手,看着那前方痛得直呼的顾风清。

    “我已经解了你的药,你呢?可需要帮忙?”她挑着眉,淡笑着看着她。

    听到她说已解了身上的药,顾风清等人皆是不可置信,那中年仙长上前,为顾七把了下脉,而后,冲着他们点了下头:“不错,是解了,身体什么事也没有。”说着,来到顾风清身边,也给他把了一下,脸色却是一变。

    “仙长?怎么了?清儿怎么样?她服的也是解药啊!怎么会腹痛得这么厉害?”顾夫人担忧的看着他问着。

    “她服错解药了,如今两种药在体内相冲,若是再不解,只怕必死无疑!”

    “嘶!这、这怎么可能!”他们惊呼出声,颤抖着看着脸色发白的女儿。

    “我、这一局,我认输!”顾风清强忍着痛意说着,心中纵使不甘,却也无可奈何。她不明白,明明一样的药,到了她这里怎么就变了样?她服的明明是解药啊!

    闻言,顾七勾唇一笑,走到她刚才调配了来的解药当中,往里面多加了两味药,便端来给她:“喝吧!喝完快比武,我赶着回去休息呢!”

    那样漫不经心的语气,气煞了顾风清,然,让她不得不心惊的是那药一喝下去,那股绞痛竟就消失了,身体跟无事一般,一丝痛意也没有,整个人也算缓了过来。

    好半响后,她站了起来,看着顾七说着:“比武,我一定不会输给你的!”

    顾七没再跟她废话,直接出手,极快的身手与诡异的步伐让那顾风清连反应的机会也没有,瞬间就被摔倒在地,一手将她的手反拧着,身体半蹲膝盖顶在她身上,另一手扣在她的喉咙处:“你输了。”

    此时的她,扣在她喉咙的手只要一用力,便能轻易的取她性命!
(快捷键 ←)上一章:078 神秘印记返回目录下一章:080 奴隶!(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