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穿越小说 »鬼医圣手最新章节列表 » 01 慕容家,见!

01 慕容家,见!

文/火龙汐
鬼医圣手 本章字数:11581 鬼医圣手txt下载
推荐阅读:奇剑破魔诀 慧剑斩情丝 我的妹妹是偶像 小白花重生记 神武大师兄 逆天行剑 都市极品幻术师 废材逆世:腹黑邪妃太嚣张 渔夫的秘密 直到开出星光
    当那抺白色的身影从后面走来,厅中的众人几乎是不约而同的朝她看去,可这一眼,就再也移不开眼睛,惊艳震撼的神色尽浮于脸上,就是再内敛的人也掩饰不住初见她绝美清逸尊华容颜时的痴迷与惊艳。

    她,清雅绝尘,尊华飘逸,仿若再多华丽精妙的词语也描绘不出她那不似人间所有美绝人寰的容颜,如雪般的肌肤泛着晶莹剔透的细嫩光泽,一双清冷淡然的眸子犹如一泓清泉,清眸流转之间,自有一股清雅尊华的气质弥漫而开,让人为之所摄,自惭形秽,不由自主的想要低下头去。

    她移着步伐轻缓而来,身姿飘逸,裙摆轻拂,似踏着轻风而来的仙子,清雅而尊华,飘逸而绝尘,犹如天上明月,圣洁而不容亵渎……

    世间美人何其多?但像她这样让人见了不由怦然心动,想要将她拥为己有的绝色美人却是极少的,这样的一张容颜,配上她身上淡然清雅的气度,以及周身弥漫而出的那股飘逸气息,说她是九天之上的仙女也不以为过。

    他们见过不少容颜出色的女子,就是他们大小姐慕容雪仪的美貌都是精美绝伦,但与她比起来,竟似明月旁边的那颗星,她这样出色的容颜到了修仙之地,只怕……

    莫说她只是一介凡人,就是她身具灵根可修仙,这样的一张绝色容颜,这样一个风华绝代的人儿,那些上位之人,那些手掌生死,手握大权之人,又怎么会不千方百计将她占为己有?

    白羽和流影两人在看到顾七所展现出来的真颜时,刹那间,那张容颜与她身上的气质在视觉上给他们带来了非一般的冲击与震撼,只是,他们在震撼与惊艳过后,更多的是担心。

    他们是男人,自然清楚男人的心思,她这样美绝人寰的容颜到了那修仙之地,只怕,给她带来的只会是灾难,那些实力强大,地位尊贵的上位者,没有一个在看到这样风华绝代精美绝伦的她会不想占有。

    世间的美人何其多?但单凭一眼便能让人动了想占有她心思的美人却是极少的,偏偏,她这是这样的一个人。

    看到展现出真颜的她,两人的脸色越发的变得凝重,心情越发的沉重。

    实力为尊的世界,实力决定一切,包括命运,而弱者,永远没有选择的余地。他们纵使清楚七小姐并非弱者,她的凌厉与强大绝对是别人无法想象得到的,可,纵然如此,此时他们仍不由的为她担心。

    碧儿看着众人的神情,虽骄傲欢喜之时,心中却也有些担忧,因为小姐的容颜太美了,她年纪虽尚小,但并不代表她什么都不懂,以前在乡下时,那些地主老爷总是将一些模样好的女子抢回家去当姨太太,小姐长得这么美,要是去了那修仙的地方,那些人要是见色心起,也打小姐的主意怎么办?

    想到这,她婴儿嫩的粉嫩脸蛋只差没皱成一团包子,看着身前的小姐,心下暗暗的下了个决心,以后小姐走哪她就得跟着去哪,一步也不能离开,免得小姐让人给欺负了。

    好半响,那一对中年男女才回过神来,两人相视了一眼,中年妇人露出了她来到这的第一个笑容:“呵呵,风华小姐当真不愧这风华二字,这样绝美的容貌与气度,真是极为少见啊!”说着,上前就要扶住她的手:“风华小姐,请。”

    “小姐习惯我扶着的。”碧儿一个箭步上前,挤开了那中年妇人,扶住了顾七。

    那妇人没料到碧儿会突然上前,被那力道撞得微退了一步,有些微愕,看着她,皱了皱眉:“风华小姐只需随我们去便可,这里的人,都不能带上。”

    顾七淡淡的扫了她一眼:“其他人可以不带,这小丫头就得带上,别的人,我用不惯。”

    “七小姐。”流影和白羽两人担忧的唤了一声,上前一步,却在看到她递过来的目光后,忍住了口中欲出的话。

    “就是,小姐有我侍候着才好。”碧儿也赶紧说着,扶着顾七不放手。

    那中年男子见了,看了顾七一眼,道:“不过一个小丫头,就让她跟着吧!”

    这话一出,引来那中年妇人的一眼怒目,然,她却也只是瞪了他一眼,便也没再阻拦,而是微冷着脸:“既然这样,那就走吧!我们在这已经耽搁太久了。”

    顾七由碧儿扶着往外走去,在出厅门时步伐一顿,回头看了流影和白羽一眼:“你们就按着原来的安排吧!无需担心我,顾好你们自己便可。”说着,深深的看了他们一眼,这才迈步往外走去。

    “是,七小姐保重。”两人恭敬的应了一声,向她行了一礼,目送着她被那些人接上了轿子,御着剑,往天空而去……

    待那些人离开,影一也从暗处出来,看了他们两人一眼,道:“我们也马上起程吗?”

    “嗯,我们也走!”流影和白羽沉声说着,便着手安排起程之事。

    洛王府,短短时间里发生的变化,除了一些人知道之外,其他人无从得知,不知这洛王府的人都去哪里,只知道,从这一天起,洛王府的大门便没再开过……

    五天后

    抬着轿子的八名护卫在前方那一对中年男女的带领下稳稳将轿子停落临水之处的一处客栈前,轿中所坐的是顾七与碧儿两人。

    此处乃是前往海外修仙之地必经之处,这里设有客栈让人落脚,也有船只可前往,只是,修仙之人大多都是御剑而行,船只反而极少人用。

    那客栈的人看到外面突然而至的一抬轿子和那些修仙之人,心下微异,视线在那前方筑基期的中年男女身上扫过后,便落在那轿子上。

    能让两名筑基修士为其开路,八名炼气护卫为其抬轿,这轿中所坐是何人?

    正当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轿上,猜测着轿中之人时,一个粉嫩嫩带着婴儿肥笑意盈盈的脸蛋便从那轿子探了出来:“那个大婶啊,是不是可以出来休息了啊?”

    娇俏的声音透着稚嫩,脆生生的,异常是的响亮,这声音一传入那中年妇人的耳中,大婶两个字便让她的脸色沉了又沉,冷了又冷,暗自气得牙狠狠,却又拿她无可奈何。

    “嗯,可以下来了,今晚在这里休息,明早再走。”中年妇人的声音有些生硬,脸上的表情也不太好看。

    一听这话,碧儿当即先下了轿子,伸了伸腰,笑盈盈的朝周围看了一眼,而后,才凑近轿子道:“小姐,下来休息吧!我们今晚住这里呢!”

    众人听着这话,莫名的一笑,原本还想着这轿子就坐着这么个小丫头,原来里面还有人。

    一抺白色的衣裙伴随着那伸出落地的脚而映入众人眼底,紧接着是一双纤细而白皙的手,手指修长嫩白似姜芽,如玉一般泛着迷人的光泽,有这样的一双手,那人儿该是怎样的美丽?

    众人心下暗想着,渐渐往上看,却不免有些失望,因为,那从轿中出来的白色身影,头上戴着一顶沙帽,将她的容颜都遮掩在那纱帽之下,让人窥不见半分,但那自然披散在身后长及腰间的墨发,以及那曼妙修长的身姿,却是让人联想翩翩。

    碧儿扶着顾七,跟着那两名中年男女走进客栈,那中年男子给她们要了一间厢房,让她们去厢房里休息,而其他的人留了四个在房门外守着,一些则在客栈外面候着,他们那两人则在楼下歇脚。

    扶着碧儿的手往二楼处走去的顾七,感觉身后有一双眼睛盯着她,让她极不舒服,脚步一顿,回头扫了一眼,只是却无发觉,纱帽下的目光微微一闪,唇角勾起一抺似有若无的笑。

    看来,今晚在这会有些麻烦啊!

    “小姐,坐了好几天轿子里,累不累?要不我帮你按一下手脚?”进了房,碧儿接过她取下的纱帽放置一旁,看着在桌边坐下的她说着。

    “不用。”她缓声说着,扫了这厢房一眼,道:“你不是说饿吗?下去让他们做准备些吃的,我去榻上躺会。”

    “好,那你休息一下,我去去就来。”碧儿点了下头,这才往外走去,拉开房,看了那门外站着的几名护卫一眼,便越过他们,往下面走去。

    “掌柜大叔,你们这里有什么好吃的?”下了楼,碧儿趴到柜台边问着:“有没菜单什么的?”

    “呵呵,姑娘,因为这里地方偏僻,来往也只有偶尔落脚的修仙之人,因此店里只有一些较为常见的菜,只能算家常的东西,姑娘若不嫌弃,我便命人给姑娘炒几个菜可好?”掌柜笑呵呵的对碧儿说着,看着那粉嫩嫩的小姑娘,一脸亲和之意。

    碧儿一听,顿时也笑眯了眼:“可以啊!不过,不能单单菜,要有肉,还要有汤,再来几碗白米饭。”

    “好好好,大约半个时辰便可以,姑娘再稍等一会,饭菜好了,我让小二送上楼去。”

    “嘻嘻,那就多谢掌柜大叔了,对了,银子就找那边那位大婶拿就好了。”她手指一指,往那一楼处坐着喝茶歇脚的中年妇人指去,而后快步的跑上了楼。

    进入筑基期的修士,一般都不吃凡食,因为要为他日进阶金丹之境做准备,但炼气期则不同,炼气的期的一般还是要吃凡食的,因为一些僻谷丸也不会给他们太多。

    中年妇人也给那些护卫们点了两桌菜,而他们两个筑基期的则准备回房休息,养好精神明天过海前往修仙之地。

    天色渐暗,夜幕将至,这其间,看似平静的,客栈中各人互不相扰,各做各的事。二楼厢房中的顾七也在饭后饮了几杯茶,看着窗口的大海,以及那渐暗的天色。

    “小姐,这客栈怪怪的,好像他们都不用吃东西似的。”碧儿在房中走动着,摸着微撑的肚子,又笑眯了眼:“不过这客栈的饭菜真好吃,这一路算是这一家最好吃了,今晚吃得我好饱啊!”

    顾七收回看向大海的目光,瞥了一眼正摸着圆鼓鼓肚子的碧儿,不由摇头轻笑着:“东西就是再好吃,也不能吃太多,像你这样一吃就吃到撑的,对身体可不好,还不过来喝杯茶?有助消化的。”

    碧儿走了过去,在桌边坐下,压低着声音问:“小姐,我们去了那慕容家后,是不是就要一直住在那里?”

    “你也会说那是慕容家,不是姓顾的,我们又怎么会一直住在那?这一去,看一下他们口中说的那逸少爷是不是真的是我弟弟再说。”她敛着眼眸,把玩着手中的茶杯,神情若有所思。

    “这一路他们都不说那逸少爷是个怎样的人,只是说小姐去了就知道了,小姐,要是那逸少爷不认你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姐姐呢?还有小姐的娘亲,我怎么就感觉……”碧儿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再说下去。

    顾七淡淡一笑,抬眸看了她一眼,接下了她的话:“感觉不像我娘亲?”

    “嗯。”

    她微晃着杯中的茶水,看着那茶水荡开着一圈圈水纹,唇角微微的勾起,露出一抺似有若无的笑意:“不是有血缘关系就是亲人,也不是因为有血缘关系我就会认可,你可懂?”

    闻言,碧儿眼珠子转了转,一双眼睛顿时亮得惊人:“我知道我知道,好歹我也跟着白大哥学了那么久。”听着她的话,她终于放心了,原本担心着要是小姐的娘亲对她不好,那她要怎么办?不过现在看来,小姐早有打算啊!

    果然,小姐的脑子还是比她的好使,她在想着的事情,小姐早就想好了。

    夜,渐深,客栈里入住的人,不是在睡觉,就是在调息打坐,本以为会平平静静过去的这一夜,却在后半夜的时候被某些动静打破。

    那是窗口被打开的声音,似有人从窗口处进来,当听到那声响时,床上的顾七便醒了,而睡在小床上的碧儿也猛的跃了起来,大声一喝:“谁!”

    清脆而响亮的声音在这深夜中异常的清楚,她的声音一出,便听隔壁间有起身的动静往这而来,只是,那窜进窗口的人动作极快,见被发现便咻的一声掠入里间,直直往顾七而去,却在还没靠近床边时,被窜出的碧儿一记擒拿扣住了手,正打算将人摔出去,她的手却被反扣着被那人搂入怀中。

    “啊!”

    碧儿尖叫着,声音尖锐而剌耳,因为身后那人将她搂住扣在身边之时,竟在她的臀部掐了一下,她虽不满十三岁,但也是一鲜嫩嫩的小少女,从没被这样对待过的她,尖叫过后便是愤怒,抓起那人扣着她的手狠狠就是一咬。

    “啊!”

    这一回,是那男子痛呼的声音,原本欲伸去抓顾七的手不得不收回来,打算将怀中的小丫头打晕之时,却见那翻身而起的白衣女子猛然朝他掠来。

    黑暗中,只看到对方的身影,却看不清她的面容,但她的速度很快,这一点是那男子没料到的,不知对方使的什么招式,竟轻易的从他的怀里将那小丫头拉出去,一手扣住他的手抬起往下一折。

    “咔嚓!”

    “嘶!啊!”

    骨头断裂的声音清晰可见,那人倒抽一口冷气的同时再度痛呼出声,听见推门而进的声音时,想要逃离,却被扣住无法挣脱开,就在他心下大急之时,谁知那女子却放开了他的手,就在他以为可以逃走之时,却被那小丫头一脚踹中了下半身重点位置。

    “踹死你个好色鬼!敢摸姑奶奶,看我打死你!”碧儿冷不防狠狠的给了那人下半身重点部位一脚,那一脚的力道可不轻,本着踹残他的冲动去的,想要扑上前之时,却被她家小姐拉住。

    她回头,见她家小姐轻轻一摇头,示意房门外急步进来的人,这才忍着没再上前,只是守在她家小姐的身边。可也就在她退回守在她家小姐身边之时,外面灯火亮起的同时也让她看到了那个被她家小姐折断了手,被她狠踹了一下子孙根的男人竟凭着一只手,那样狠厉而毒辣的解决了数名炼气期的护卫,而且还是一击必杀,看得她心头直发寒,终于明白她家小姐为何将她拉住不让她扑上去了。

    这人,刚才被她们得手攻击到,显然是没料到她们两人的身手,而此时能轻易对付那些炼气期的护卫,这实力,怎么也得是在筑基阶段,她要是再这样扑上前,那就不是出气,是去找死了!

    好险好险!只是,这人既然是修仙者,还是筑基期的,怎么就是一色鬼?竟然还掐她屁股!

    想到这,她又不平衡了。

    “合欢宗的妖男!”

    一声冷喝,来自那中年妇人,她一看到那垂着一只手目光阴邪透着淫光的高瘦男子,面色一寒,手中利剑运用灵力气息朝他袭去:“好个合欢宗的妖男!真是色胆包天!”

    后面而来的中年男子一见那人周身气息,再见他那阴邪的目光以及衣袍,见是合欢宗的妖男,当即也加入战斗中,三人都是筑基期的修士,三人的实力可说都不相上下,但二对一,明显的是那一对中年男女占了上风。

    只是,那合欢宗的那人身上有法器,手中拿着的那一件法器似刀非刀,形状弯月,却让他的战斗力大为提高,久战之下,屋里的东西几乎被毁得差不多,那一对中年男女也被对方手中的弯月刀所伤,对方趁着机会往窗外跃去,瞬间消息在夜色中。

    “不要追了。”中年男子拉住那妇人,沉声说着,回头看了死伤的护卫,眉头微皱,再往里面一看,见顾七站在那里没动,以为她被吓到了,便问:“风华小姐可有伤到哪?”

    那妇人看着合欢宗那妖男逃离,暗自咬了咬牙,恨恨的收回目光,回头冷冷的扫了顾七一眼,语气极为不善:“美色惹祸,真是一点不假!”

    “你这人怎么这样?凭什么说我家小姐!”碧儿不满了,瞪着一双眼睛盯着那妇人。

    “闭嘴!再多嘴我杀了你!”杀不了那妖男,那妇人一肚子的火气,见碧儿开口,当即便冲着她厉喝着。

    顾七拍了拍碧儿的肩膀,对那两人道:“再过不久天色将亮,既然这样,不如现在便起程。”

    闻言,两人这才看向顾七,见她自里间走出来,脸上没有一丝的惊慌之意,有的只是淡然,这样的她,让他们完全猜测不透她的心思,但,却对她所说的话没异议。

    那名合欢宗的妖男出手极狠,那样短的时间便杀了八名炼气期的护卫,如今只剩下八名护卫还有那一对受了伤的中年男女,见此,他们便吩咐道:“现在便起程!走!”

    这里的动静,楼上楼下的人都听到了,只是,他们并没有出手,只是以着旁观者的身份在看着,并不打算插手这样的事情,事不关己不出手,很多人都抱着这样一个想法。

    不过,听到是合欢宗的妖男对那住在二楼的那女子出手,倒也说得过去,因为这客栈之中,炼气期的修仙居多,筑基期的也只有少数的几名,但皆为男子,女子,除了那中年妇人,便也只有顾七和碧儿。

    合欢宗的妖男以吸取女子精气为修炼基本,那女子身上虽无气流波动,但那身段却玲珑有致,在这样的地方,遇到这样的女子,虽没看到她的容颜,那人又怎么会轻易放过?

    顾七戴着纱帽由碧儿扶着走下楼,感觉到楼上下的那些修士的目光都落在她的身上,因没杀意,只有探究,她也不去理会,只是静静的走着她自己的路。

    前头走着的那对中年男女在静下来后,似乎想到了某些诡异之处,那妖男连他们两人联手都杀不了他,而他明显的手被折断,是谁做的?是顾风华?还是那个叫碧儿的丫头?

    那碧儿身上虽有气息涌动,但并不强,对一名筑基修士出手,根本不可能占得到便宜,更别说能折断对方的手,那是顾风华做的?

    想到这,心下一疑惑,两人不约而同的回头朝身后的她看去,看她身姿轻盈,步伐轻缓,那双由那碧儿小丫头扶着的手纤细而柔软,那样的一双手,又怎么可能折得断那妖男的手?

    怀着心中的这一个疑惑,他们再一次的踏上飞剑,带着她们飞越着隔绝着这片土地的那片大海……

    横渡这片大海,他们用的时间大约是三个时辰,当太阳从东边升起之时,飞剑之上的他们也看到了对面的那片大陆,那被称为海外修仙之地的南域大陆。

    看着即将着陆,她朝站在那中年男子飞剑上的碧儿使了个眼色,碧儿一接到她的眼色,便笑盈盈的问:“大叔,我们这是要到了吗?”

    “嗯,前面着陆后,休息一会,御剑飞行的话,大约日落之前就能到川城慕容家。”中年男子沉声说着,看着前方的地方,脸色也终于缓了缓,出来这么久,终于要回去了。

    “到了慕容家是不是就去见我家小姐的弟弟?大叔,我家小姐的弟弟长什么样的?是不是也跟我家小姐一样好看?他知不知道我家小姐要来见他?”碧儿一个问题一个问题的抛出,只是,那中年男子却不再开口。

    “到了你们就知道了,何需多问。”那妇人冷着声音说着,脸色不怎么好看,显然,对她们两人都没什么好感。

    顾七站在那妇人的身后,看着前方那片大陆,心中暗自思忖着,这一路,她有在想着,要不要解决了他们后,再想办法去慕容府看看?只是,最后终还是决定,就这样跟着他们去慕容府,也许很多的事情,都得她眼下这个身份才能去探知的。

    “风华小姐,到了地面,记得先将纱帽戴上。”那妇人又再度提醒着。

    顾七扫了前方的她一眼,淡淡的应了一声:“嗯。”

    正如他们所说,太阳下山之前,他们便来到了川城的地界,一入川城的正城门,他们便不再飞行,而是以步行往慕容家而去,不在城中飞行,这是规定,也只有那些品阶到了金丹之境的修仙者才有资格在这城中御剑而行,金丹之下的修士,一进城,只能步行,或者以马车代步。

    虽入川城地界,但要到慕容家还有段距离,若是以步行走,只怕少说也得走上三四个时辰,于是,那中年男子命护卫买了辆马车,让顾七和碧儿坐上马车,一行人驾着马车往位居五峰山地段的慕容家而去。

    在川城,慕容家是四大家族之一,在这川城中有着不可撼动的地位,而且,慕容家也是医药世家,慕容家的人不仅精通医药,更精通炼丹之术,而这样的医药世家,无论是各方势力都不会想要得罪的,因为再强大的人也需要用到丹药的一天,正是因为如此,慕容家在川城的势力可谓是只手遮天。

    天色渐暗之时,他们也终于来到慕容家的大门前,只是,当马车停落在大门口之时,那中年妇人却开口对顾七说:“风华小姐,这便是慕容家的大门,但,风华小姐却不能从这里进去,只能从后面侧门进去。”

    碧儿挑开车帘,看着那气势磅礴的慕容家大门,又回头看了看她家小姐,见她家小姐神色如常,没有不悦之色,只是淡淡的扫了那大门一眼后,便看向那中年妇人,问:“从侧门进入?这便是慕容家的待客之道?”

    那中年妇人一听,眉头一皱:“待客之道?风华小姐,你虽不姓慕容,但也是大小姐的亲生女儿,这是大小姐的家族,你又怎么能算是客人?若说是待客,慕容家更是不曾失礼过,客人自然得从大门进入。”

    “哦?既然这么说是拿我当自己人?既然是自己人,却连大门都不得入?我倒想问问,这是谁的主意?是何人交待你们让我走侧门的?”她的声音不紧不慢,语气也轻缓,声音轻柔,听着似不甚在意,但,那双清眸中掠过的一抺冰冷神色却是他们没有捕捉到的。

    “这是大老爷交待的,大小姐已经是外嫁之女,接你回慕容家已经是恩典,再加上你又是一无法修炼不识药材的普通人,还不够资格让大门为你而敞开,只能从侧门进入。”

    “既然如此,那这慕容府我不进去便是了,这样的恩典,我还真是承受不起。”说着,也不再看他们,而是对碧儿道:“碧儿,我们下车,慕容府的门槛太高,我还真是跨不进去。”

    “是,我扶你小姐。”碧儿当即应着,就要扶她下马车。

    这时,那一直没开口的中年男子皱了下眉,沉声道:“风华小姐等一会,我进去禀报一下。”说着,也不待她说什么,便已经往正门掠去。

    顾七见状,朝那面色难看的妇人看了一眼,也不急着下马车,便坐着静待着。不多时,便见那中年男子从里面出来,同时,大门也已经打开。

    见此,她唇角勾了勾,一抺嘲讽的笑意在唇边一逝而过。

    “怎么回事?大老爷不是说让走侧门吗?”那妇人的脸色很难看,盯着那中年男人问着。

    “碰见六老爷,是他让从大门进去的。”中年男子说着,对顾七道:“风华小姐,请下马车吧!”

    顾七这才起身,戴上了黑纱帽下了马车,站在慕容家的大门前,顺着那敞开着的大门看去,因天色已经暗了下来,里面随处可见的是那高高挂起的灯笼。

    “今晚天色已晚,你先带风华小姐去小院休息,明早见过家主和几位老爷后再作安排。”中年男子对那妇人说着。

    “风华小姐,走吧!”她对顾七说了一声,便自己迈着脚步往里面走去。

    碧儿看在眼里,只是在后面朝她扮了个鬼脸,却也没多说话,因为她知道,这里不比洛王府,她不能给小姐惹麻烦。

    进入慕容府,顾七目不斜视的走着,只是偶尔随意扫了周围一眼,并没有露出惊讶之类的表情,由始至终,她脸上的表情都是淡淡的,而因为头上的纱帽并没取下,里面的下人们虽都悄悄盯着她打量着,却也看不见她黑纱帽下的容颜。

    此时,慕容府前院中

    “哦?人已经到了?听说就是一个无用废物,真没想到我们慕容家竟会去接这样的一个废物回来。”一名五十上下的男子抚着胡子,听着下人的禀报,嗤笑了一声。

    “不过就是一个废物罢了,若是能起到点作用倒也不枉我们一番心思。”另一名中年男子也跟着开口。

    “大哥,这人接回来了,我交待了让她明早来见一见,也好让我们都认识一下,雪仪跟那顾浩天生的女儿,又是怎么的一个模样。”

    “父亲有交待,落幽园中的那小子盼着要见她,等明日我们先见过她人后,便让人带她去瞧瞧,你们也得多盯着点,另外,派人跟雪仪说一下,她女儿回来了,她若想去瞧瞧,也可以先去瞧瞧。”

    “呵呵,二哥真喜欢说笑,雪仪若是对她那女儿有感情,也不会这么多年不理不问了,再说,就她跟顾浩天生的这个女儿,哪里比得上她现在的这一双儿女?”

    “哈哈,说得也是,我们那对小外甥女年纪虽小,但却可以看出,将来前途无量啊!”

    几名中年男子围坐在一起聊着某个话题,他们说得开心,但,那话语当中却无多少亲情血脉的温情,而这些人,按理来说,本应是顾七的舅舅,只是,在他们的眼中,无论是顾七还是那住在落幽园的那个小子,于他们而言都不是亲人,只是因有某种价值的存在,才有他们的存在。

    另一边

    被那妇人带到一处偏僻的院子后,那妇人留下几名丫环便离开了,连对她们多说什么也没有,便匆匆回去复命。

    顾七和碧儿看着这处偏僻的院落,再看那站在院中的几个丫环,两人什么也没说,便进了房里,一进房里,见除了最为简单的家具之外,什么东西也没有,碧儿的脾气终是憋不住的发作了。

    “小姐,他们也欺负太甚了,竟找了这么个地方给你住,真是太不将你放在眼里了。”碧儿气哼哼的说着,看着这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房间,除了里间一张床之外,外间还有一间床,还有一些桌子之类的东西,然后就没了。

    顾七看了周围一眼,道:“无妨,我们又在这里住不久,你去让她们备水,我要沐浴。”

    “好。”碧儿应着,往外走去。

    房中的顾七不多时便听到外面碧儿怒气冲冲的声音,头上的纱帽还没摘下,便走出去,问:“怎么了?”

    “小姐,她们说已经过了烧热水的时间了,现在只有冷水,没有热水,这样的天气,怎么可能是洗冷水?要是着凉了怎么办?”碧儿气得脸色涨红,她没想到,就连这些下人都这样欺负她家小姐,太可恶了。

    闻言,顾七看了那几个丫环一眼,那几人一直低着头,站着没有动,见此,她眸光微闪,对碧儿道:“那就算了,给我端盆水擦一下身子便可。”

    碧儿可不干,对她道:“小姐,你先休息会,她们不去烧,我去烧水,一会就好了。”说着,也不理会那几个丫环,往外便走去。

    顾七见状,也没阻拦,转身回了房。这一夜,碧儿烧了水亲自提着来倒在浴桶中给她沐浴,没有以往沐浴的花瓣之类的东西,只有最为简单的热水。

    盯着这院子的各院人,在听到顾七的忍让后,一个个嗤笑出声,也就是一个无用的废物,还说什么怕她会误事,眼下看来,他们显然是担心多了。

    一个有本事的人,多为傲气,又岂会让下人欺到头上?没热水冷水也洗?呵,果然,就是一个无用懦弱的女子罢了。

    慕容府的人,没有人注意到,一只乌黑油亮的乌鸦从顾七所在的院子中飞出,在慕容家中转了转,停落在枝头处,听着下人们低声议论的声音,又飞到其他的院落,停落在树木之中,或者屋顶某处,将那些人所说的话,全记在脑海里,回去后,一字不漏的说给顾七听。

    “七七,老娘快气炸了,这里面的人都好讨厌,还有那几个被下人叫老爷的人,都在说你坏话,老娘可是忍得好辛苦才没当场冲着他们大骂出声的。”丫丫压低着声音对她说着,讨好般的在她的手上蹭了蹭。

    “没骂就对了,一骂出声,指不定你就被抓起来拔毛了。”她轻笑着,抚着它的头,道:“还有个事要你去办的,这事,还真非你去不可。”

    “呀呀!老娘就知道没有人能代表老娘在七七心目中的地位的,果然,七七有什么事还是第一个想到老娘,也只有老娘才能做那些责任重大的事情,七七,你就说吧!想要老娘去干什么?”它顿时有种被需要着的感觉,她的话让它觉得,这件事除了它,别人都是做不到的,也只有如此厉害的它才能办好,顿时,心中又是兴奋,又是得意。

    “你去帮我看看,这慕容府中所说的我那个弟弟在哪里,看看他怎么样,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听听这府中下人有没说起他的什么话,然后回来告诉我,记得,打死你也不能叫出声,也不能让人发现你,否则,我们都得有麻烦。”她再度交待着。

    “呀呀!七七放心,老娘知道了,老娘现在就去看看。”丫丫兴奋的点着头,拍着翅膀又飞了出去。

    只是这一回,让顾七意外的是,这府中上下竟没人提起她那个弟弟的事,更没人敢议论,而丫丫所带回来的,更是没有一点关于她那个弟弟的消息。

    直到,次日清晨,房门外再度传来那个妇人不屑而轻蔑的声音。

    “风华小姐,跟我去前院见过家主和各位老爷,大小姐应该也已经去前院了,你要快点,不要让他们久等了。”

    ------题外话------

    上个月九百八十多张月票,可惜,没进前十,这些月票全没用了,这个月,新的十二月,新的开始,美人们,手中的票票砸过来吧,往月票榜冲,全看你们手中的票票了
(快捷键 ←)上一章:085 真颜返回目录下一章:02 她的弟弟(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