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穿越小说 »鬼医圣手最新章节列表 » 030 孩子出世!险!

030 孩子出世!险!

文/火龙汐
鬼医圣手 本章字数:11824 鬼医圣手txt下载
推荐阅读:奇剑破魔诀 慧剑斩情丝 小白花重生记 我的妹妹是偶像 神武大师兄 废材逆世:腹黑邪妃太嚣张 逆天行剑 都市极品幻术师 符控异界 渔夫的秘密
    他将这枚珠子放入她口中,轻抬起她的齐下巴,让那颗珠子顺着喉咙滑入腹中,同时掌心凝聚出一股圣光将她笼罩,这才示意泽划破药灵的手指,从中滴出那莹绿色的血液。

    只见,当那血液滴入伤口处后,原本还涌着鲜血的伤口以着肉眼可见的速度修复着,伤口一愈合,鲜血也止住了。

    “不对,她身上气息不对。”一旁的紫焱也发现了,在顾七的身上,似乎有着一层令人不太舒服的气息存在着。

    经他这一说,其他人也注意到了。

    “那是什么?她身上怎么会有那样的气息?就好像是……”

    “是邪魔之气。”紫焱声音微颤,一颗心往下沉着。他大步上前,一手探向顾七的手脉,手指间注入灵力气息探查她体内的气息,这一探,猛的缩回了手。

    “她……”

    沐泽见此,眉头微锁,他的目光落在顾七的身上,再看向一旁的帝殇陌,问:“怎么样?她的身体怎么样?”不管如何,他只希望她能活着。

    帝殇陌一手置在顾七的心口处,源源圣光洒落她的身上,他看了脸色已经缓和过来的顾七,对沐泽道:“她的死劫破了,只是,生劫……”

    “生劫?怎么还有生劫?”风逸焦声问着。

    “生死劫,有死劫,自然也有生劫,而这生死劫本就是连在一起的,她的死劫因她而解,生劫将来也只能因她而破,我们,也只能看着。”他叹了一起,收回手退离床边,对梅映雪和碧儿道:“你们帮她收拾一下,换身衣服吧!”

    看着迈步往外走去的帝殇陌,众人还想说些什么,可最后,都沉默了下来,一个个看了床上的顾七一眼,这才往外走去。

    “姑爷,我们帮小姐换衣服吧!”碧儿看着沐泽说着,想要上前,却被他挥退。

    “去打水来。”他低沉的声音带着喑哑,目光只落在床上顾七的身上。

    此时,他的手心仍是冰冷的,他的一只手从刚才到现在都还紧紧的握着她的手,就仿佛这一松手就会失去她一般,不敢放手。

    “是。”碧儿应了一声,拉着梅映雪出去打水。

    丫丫的赤虎以及药灵和小龙它们此时都来到外面院中等着,看着院外众人凝重严肃的神色,它们也都沉默着,只感心情沉重。

    “我姐她的生劫到底是什么?是她身上那股邪魔之气吗?那股气息难道不能清除?”风逸看着帝殇陌问着。看着他姐姐承受着这样的苦难,他只感心中痛苦不已。

    “是那射进她心口的那东西引起的吗?那东西到底是什么?为何我一探进去,竟感觉到那股力量是那样的可怕?”紫焱也看向帝殇陌问着,想到先前以灵气探查时,触及的那股力量,简直让他的心沉入冰窖中。

    “那东西是魔心,是心灵恶之源,同时也俱有强大而惊人的力量,那赤狼应该就是凭着魔心才拥有今日这样的修为,才能一步步夺了泽天界的。”

    帝殇陌看着他们说着,道:“那魔心入体已经与顾七的心溶合在一起,被魔心包裹住的心会渐渐被吞噬,直到成就魔心的强大,而到那时,她整个人也会随着失去人性,坠入魔道,成为邪魔一族。”

    随着他的话落,院中众人全都倒吸了口冷气,坠入魔道?成为邪魔一族?她?顾七?这、这怎么可能!

    “难道,难道没得化解?是劫应该就有得解啊!不应该没得化解啊!”

    “此劫就如死劫,也只有她自己能解,唉!”他摇了摇头,叹了一声不再开口。

    房中,碧儿和梅映雪在端了温水清进来后便退了出去,把空间留给他们夫妻两人。

    来到外面,碧儿忍不住掉下了泪,扑进梅映雪的怀中痛哭着:“师姐!”她不想小姐出事,可是,她却什么都帮不了她。

    “好了,别哭了,她不会有事的,一定不会有事的。”她轻拍着她的头安慰着,也在安慰着自己,毕竟顾七那样的一个人,她的命从来都不由天,而是在她自己的手里,她相信,她一定可以战胜命运的!

    房中,沐泽脱下她身上的血色衣裙,小心翼翼的帮她拭擦着身体,当细布擦过她身上的那些细小的伤口时,只感觉一颗心都揪了起来。

    而那胸口处,原本那处血窟窿已经在药灵的血中恢复,只剩下淡淡的红色还未褪去。

    拭擦干净后,他取出一套干净的衣服给她穿上,手指轻抚上她苍白的脸色,他忍不住低低的唤着:“阿七……阿七,是我,我回来了。”

    沉睡着的她并没有醒,就那样一直沉睡着。他握着她的手,在唇边印下一吻,一滴泪水滴落在她的手背上:“对不起,是我没保护好你……”

    三天后

    整整昏睡了三天的时间,当顾七苏醒时,就感觉腰身被人搂着,她微侧过头,就看到那一脸倦容沉睡着的泽,见他眉头深锁着,脸上胡子拉渣的,她不由轻抬起手,抚上他的眉头。

    “阿七?你醒了?”

    刚碰触到他,他就瞬间醒了过来,翻身坐起握住她的手,紧张的问着:“你有没感觉哪里不舒服?胸口处的伤口还疼吗?肚子饿不饿?”

    听他一说,她伸手抚上胸口,有些诧异:“我这伤……”

    “是药灵的血治好的,只是还有点淡淡的红色还没褪去,还疼吗?”他扶起她,让她靠坐在床头。

    顾七摇了摇头,手从胸口处往下移,落在肚子上,感觉到肚子中的小生命在跳动着,这才露出一抹舒心的笑容:“孩子没事。”

    沐泽眼眶微热,点了点头:“嗯,孩子没事,你也没事。”

    “紫依和天枢呢?”想起他们,她忙问着。

    “紫依死了,他们将她放在冰窖中冻着,说是等你醒来,看看怎么安置她,至于天枢,虽然受了重伤,但没性命之忧,其他人都还好,风逸和碧儿也都过来了,城里四处也都整顿好了,不用担心。”

    “紫依死了……”她心头微揪,呢喃着说着:“是啊!当时我看见她从高空坠下去的,受了那样的伤,又怎么活得了……”

    “那赤狼呢?赤狼也死了吗?”

    “嗯,他死在风逸的天雷阵之下,魂飞魄散连灰也没剩。”他握着她的手紧了紧,如果,如果他能尽快的赶回来,她就不会出事了……

    见他一脸自责,连握着他的手的力道也加重了,她便温声道:“我浑身没什么力气,你让人熬些粥给我吃吧!等会我过去看看天枢。”

    “好,你等一下。”他先下了床,出去外面交待了碧儿,又进来帮她洗漱,扶着她下了床坐在梳妆台前。

    看着镜中在给她梳头的男人那笨拙的动作,她一颗心柔和了几分,只是,很快的,当她的手搭上她自己的手脉时,心头咯噔一声,身体微凉,仿佛整个人沉入谷底一般。

    她敛下了眼眸,并没让他察觉到她的异样,手也悄然松开,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的心在惶恐着,在不安着,在颤抖着。

    “可有扯疼你的头发?”沐泽看着镜中那敛下眼眸的人儿,缓声问着。

    “没有。”她露出一抹笑意说着。

    沐泽用白玉钗将她的墨发盘了起来,一边道:“有些不太顺手,以后我多练练,会盘得更好看。”

    “这样也很好了。”她笑着站起来,由他扶着走,一边道:“你扶我到院外走走吧!在房中有些闷。”

    “好。”他小心翼翼的扶着她出了房,在院中走了一会,便在石桌边坐下。

    “小姐。”碧儿端着粥和两个小菜进来,摆放在桌上后,欣喜的着她:“小姐醒了就好,我用骨头熬了粥,还有两个小菜,都是小姐喜欢吃的。”

    不多时,其他人因听到她醒了,便也来到院中,看着坐在院中桌边的她,众人都围了过来。

    “阿七,你刚醒,身体还虚弱着,怎么就出来吹风了?”紫焱皱着眉头说着,看向沐泽:“你难道不知她现在的身体不能吹风吗?她可是肚子里还有个小的,要是着凉了怎么办?”

    “没事,是我要出来了,在房中呆得有些闷,不透气。”她摇了摇头轻笑着,问:“你们都吃了吗?”

    “姐,我们吃了,你快吃吧!多吃点身体才会恢复得快。”风逸说着,来到她的旁边帮她舀着粥,一边道:“姐,爹和黑木姨我都接去星界了,到时我们回去看他们,他们一定会很开心的。”

    “好。”她淡淡笑着,一边吃着粥。

    “七七,你吓死我们了。”丫丫背着药灵拍着翅膀落在桌面上,道:“你都睡了三天三夜了,原本还以为是药灵的血没什么用呢!还好你没事醒来了。”

    “主子现在没事了,也不用太担心,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天璇开口说着。

    “嗯,都不用担心,我没事的。”她微笑着说着,吃完了早膳,便在众人的陪同下,前去看天枢。

    院中

    天枢撑着身体想要坐起来,却被顾七示意着躺下:“躺着就好,白羽,他的伤怎么样?”她看向床边的白羽问着。

    “腿骨断了,肋骨断了三条,内伤已经在恢复,估计得休养段时间才能恢复过来。”白羽开口说着,看着顾七,压下心中的愧疚。

    她点了点头交待着:“嗯,药用最好的药,一定不能留下后遗症。”

    “主子放心,我没事的,这点伤养段时间就好了。”天枢开口说着,看着醒来就过来看他的主子,心中又感动又愧疚,主子那样的护着他们,可到了关键时候,他们却护不了她。

    “好好养着,阿七,你刚好,别太累了,我先陪你回房休息吧!”沐泽扶着她说着,一边带着她往外走去。

    “你们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不用跟着我。”顾七对着其他人说着,一边随同沐泽离开。

    回到院中,顾七看着沐泽,道:“紫依的后事你交待他们办了吧!就将她葬在泽天界这里就好。”

    “好。”他扶着她躺下,道:“你休息会。”

    见他坐在床边陪着她,看着她入睡,顾七便笑道:“你不用在这里陪着我,你去梳洗一下吧!你看你,胡子都长出来了,这样毫无形象可言,哪还有半点城主威风?”

    “等你睡了,我再去,你睡吧!我在这陪着你。”他并不走开,依旧坐在床边守着她。

    见此,顾七并没强求,只是笑了笑,合上了眼睛,不消一会,呼吸便平稳了下来。

    沐泽的目光落在她的脸上,眼底划过一抹复杂的幽光,他俯身上前,在她的额头印下一吻,这才起身前去梳洗整理仪容。

    而在他离开后,原本熟睡着的顾七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她双眼望着床顶,神情平静而怔然,久久无法入睡……

    接下来后段日子,谁也没提她的身体如何,谁也没说她体内的那股魔气怎样,仿佛大家都有意想要避开那个话题一般,而顾七也装作不知道,平静而温馨的日子,在众人的呵护中一天天的过去了。

    只有她自己知道,身体似乎已经有了些不一样,偶尔会有一些无法控制的行为,而这,在她能忍受避免的情况下,一般都尽量的不让旁人知道,不想让他们担心,尤其是一直寸步不离的守着她的泽。

    这一夜,熟睡中的她突然餐开了眼睛,被子下的双手仿佛抽筋似的紧紧的伸直着,微微颤抖着,她咬着牙克制着,指甲深深刺入掌心中,吃疼的感觉依旧没能让她平静下来。

    “阿七?阿七怎么了?”

    沐泽第一时间醒来,当看到双眼泛着血红的她时,心一惊,连忙将她扶起,想到帝殇陌所说的话,原本想运用帮她压下体内魔气的他生生收了手,迅速翻身下了床,冲着外面喊着。

    “帝殇陌!帝殇陌!快进来!”

    守在外面的流影和碧儿在听到声音后,脸色一变,流影迅速往帝殇陌的院落掠去,同时留下话:“碧儿,你快进去看看,我去请圣子!”

    “小姐!”碧儿连忙冲了进去,就见姑爷抱着她家小姐在床上半躺着,而此时,她家小姐的身体在颤抖着,双手紧紧的拧成拳,鲜血从手指间渗出。

    “小姐!小姐你怎么了?你怎么了?”她惊慌的跑过去,看着她流血的手心疼不已。

    帝殇陌以及众人都赶了过来,只是,其他人碍于男女有别并没进内室,只要屋外等着,只有帝殇陌和紫焱以及梅映雪几个女的跟了进去。

    看着床上在努力压制着魔气的顾七,帝殇陌当即伸出手释放出如同月亮光芒般的神圣光芒,那股圣光将她笼罩住,渐渐的将她体内的魔气压了下去,直到好半响,顾七陷入了沉睡他才收回手。

    “她的情况已经不容忽视了,这应该不是她第一回发作,只是被她强行压制着,再这样下去,我怕她肚子里的孩子也会保不住。”帝殇陌叹了一声,摇了摇头走了出去。

    而听到他的话的沐泽,心疼的看着双手流血的顾七,他取来药,给她包扎起双手的伤口,帮她盖好被子后,这才走了出去,来到帝殇陌的身边,问:“难道真的没办法吗?难道要我看着她一直这样痛苦的承受着这一切?”

    “此生劫,谁也帮不了她,今天的用圣光帮她压制住体内的魔气,但,压得住一次,压不住第二次,这魔气只会越来越重,到最后,完全控制不住的话……”

    他的眉头微拧起来,看向众人,道:“若真的完全控制不住,只怕将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若是顾七入了魔,坠入魔道,只怕谁都不舍得对她出手,也不敢对她出手,更何况,她的实力摆在那里,在魔力的作用之下,她的实力必定会再度提升,到时,根本没人压得住她。

    他想到的,其他人自然也想到,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沐泽的身上,见他眉心是紧锁,薄唇紧抿着,众人心下也是一叹,只感沉重。

    “唐心也没办法帮到她吗?”沐泽的声音带着喑哑的传出,他想到了那个叫唐心的女人,那个传奇的女人,也许,若是她的话,会想出什么办法来。

    帝殇陌摇了摇头:“这是顾七的劫,唐心她,只怕也是帮不了的。”

    “过几日我跟阿七说一下,带她去找唐心,她是她的师傅,就算没办法,也一定会帮着想办法,以她的能力,也许能帮到阿七。”沐泽说着,又交待了他们些事情,便转身回了房。

    次日

    当顾七醒来,入眼看到的又是他,睁开眼睛就能看到他,这让她心里柔软的同时,也揪疼着,她清楚自己身体的情况,自然也知道他们所担心的事情发生,尤其是,肚子里还有孩子,更怕自己克制不住时会伤到孩子。

    她没有动,就这样静静的看着他,眼角不觉的流下了泪水,明明不想哭的,而她也从不是喜欢哭的人,可偏偏,在这一刻她却难受得紧,眼泪止不住的流下来。

    泪水滴到他的手背,泽睁开了眼睛,看到的就是她无声的哭泣着,不由一慌:“阿七?怎么了?是不是身体难受?”

    她哽咽的摇了摇头,将头埋在他的怀里无声的哭泣着,一声声哭泣声,揪疼了沐泽的心。

    “阿七,没事的,不用担心,不用怕,我陪着你,没事的。”他拥着她,一声声的轻声安慰着。

    良久,她哭过之后,拭干了泪水,看着被她哭湿的衣襟,不禁不好意思的垂低下头,小声的说:“脏了。”

    “没事。”他俯身吻了下她的眼睛:“别哭了,你哭得我一颗心都碎来了。”

    听到这话,她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嗔了他一眼:“哪有那么夸张。”

    “真的。”

    “行了,不说了。”她从空间中掏出两枚玉佩来:“这是阴阳玉,是一对的,在一定的距离里都可以互相感应的,这一块给你,这一块我留着。”她将两人的鲜血分别滴入玉佩中认主,再帮他佩带在腰间。

    “什么时候得的?”他拿起她的那一块,给她系上。

    “一次在拍卖会上得的,一直忘了给你。”

    “阿七,我想带你去找你师傅,金莲圣主,看看她有没什么办法,你觉得呢?”

    “帝殇陌不是说了吗?这是我自己的劫,谁也帮不了我。”她轻声说着,倚在他的怀里,一边把玩着她给他系上的玉佩,说:“泽,我许久没见我爹了。”

    他抚着她的柔发,道:“你想见他们吗?我可以带你去星界,他们现在就在星界。”

    “虽然想见,但不想现在见,我现在这情况让他知道了也只会让他担心。”

    “那等以后你好了,再去见他们。”

    “嗯。”她应了一声,没再说话。

    正午时分,她坐在院中,沐泽陪着她,还有风逸和碧儿。

    “小姐,我让厨房做了从喜欢吃的点心,你尝尝看。”碧儿将桌上的点心推到她的面前,圆圆的脸蛋盈着笑意的看着她。

    “嗯。”她拿起一块吃着,一边道:“风逸,在这边也没什么事,你们回星界吧!照顾好爹爹和黑木姨,打理好星界。”

    闻言,风逸顿了一下,道:“姐,我想留在这里陪着你,星界那边不用担心,有爹他们守着,不会有事的。”

    “有泽陪着我就行了。”

    见此,沐泽开口说着:“你姐让你回去,你就回去吧!帮她打理好星界照顾了你爹爹他们,她也能放心些。”

    他犹豫了一会,问“那我能不能过段时间再回去?”声音一落,他看向顾七,道:“姐,我和碧儿刚来呢!你好歹也让我们先在这里住一段时间再走吧!”

    “嗯,那就再住段时间,不过,你别忘了答应我的,回星界,照顾好爹爹和黑木姨。”

    “好,我记着的,你就放心吧!”他露出笑容说着。

    “阿七,今天看起来气色不错啊!”紫焱走了进来,见院中的几人正在说话,便也走到桌边坐下。

    她微微笑着,看着紫焱,道:“在这里住着还惯吗?你看你第一次来,我却没能陪你好好四处走走。”

    “这两天我在城中四处转了下,不用你带我都熟悉了,不过,你想尽地主之宜,我也是很乐意你相陪的,只是你家男人只怕会不肯。”他朝一旁的沐泽看了一眼说着。

    沐泽站了起来,扶着的手道:“阿七,你也坐了有一会了,我陪你花园走走。”

    “好,你们聊吧!”她冲他们点了下头,这才与沐泽往花园而去。

    这样平静的日子,又过了几天,直到这一天,沐泽手里端着刚熬好的粥时,却在房中寻不到顾七的人。

    “阿七?阿七?”他一边找着,一边唤着,出了房门遇见怀里抱着一大束鲜花进来的碧儿,便问:“有没见到阿七?”

    “小姐?她没在房里吗?她先前叫我去花园摘些花回来插啊!是不是出去走走了?要不我找找看。”她将花放在院中的桌面上,便往外寻去。

    沐泽见了,心头忽感不安,他再次回到房里,从桌边走到里间床边,不看到床上枕头下夹着的那封信时,心一紧,当即上前手微颤的拆开一看……

    “泽,我走了,很抱歉带着我们的孩子走了,虽然你们都没说,但就知道我自己的身体状况,每一天都在变化着,每一天都不同着,我的克制力越来越差了,我真怕到时让你看到我入了魔的样子,真怕我入了魔失去了理智会伤了你,因为我知道,就算我入魔迷失心性,你也不会伤我一分一毫的。”

    “所以我离开了,在这里,有我所重视的亲人,有我至爱之人,有我的朋友,以及伙伴,我不想让你们看到入了魔的我无法控制的杀戮着,照顾好自己,照顾好大家,不用找我,如果我能将体内的魔气清除,我一定会回来的,至于我们的孩子,你放心,我一定会保护好他,因为他是我们爱的结晶,是我们爱的见证,我一定会让他平安出世的,泽,我爱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等我们母子回来……”

    捏着手中的信,沐泽悲痛欲绝的仰头呼喊着:“阿七!阿七!阿七你回来!回来……”

    蕴含着强大威压的声音如同波音一般的往天空荡开着,一圈圈,如同水纹,随着回荡着空气中……

    而此时,坐在赤虎背上,由它背着她离开的顾七已经出了数千里外,她隐隐的,似乎听到了泽在呼唤她的声音,她回过头,看着沐华城的方向,在心下轻声说着:等我,我会回来的……

    她离开的消息,没一会众人就都知道了,听到这个消息后,众人心中只有说不出的愕然,谁也没想到她竟会一走了之,谁也没想到她竟会选择独自一人面对。

    只是,众人心下仍担忧着。

    “她还怀着孩子,自己一个人在外如果出了什么事怎么办?”紫焱皱着眉头说着。

    “七七要走居然也没带上我们,只带走了赤虎,这也太偏心了,太偏心了!”丫丫则很气愤,就是要走,也应该带上它啊!可现在只带了赤虎就走了,它们上哪找她去?要是在外是遇到什么危险,赤虎也不一定保护得了她啊!

    越想越不放心,想去找她,却又不知应该去哪找。

    “难道这几天姐一直交待这叮嘱那的,原来她是早就想离开了。”风逸恍然,终于明白为何这几天她一定交待着他一定要照顾好父亲和黑木姨,以及打理好星界了。

    “小姐身边没人陪着,只有赤虎,要是到时要生了,可怎么办?”碧儿双眼微红,想到她家小姐居然就这样自己离开了,只觉心里难受得紧。

    “我去找她,我一定会找到她的!”泽沉着声音说着,他转身回了院子。

    隔了一天,他将泽天界的事情都安排好了,便也离开去寻她……

    至于顾七那边,她由赤虎带着离开,找了处深山老林便将小木屋放在草坪上,在这里住了段时间,因体内的魔气的原因,她的灵力气息越发的充足,因此,每次她进入空间修炼,都能轻易的突破进阶。

    而这,并非让她欢喜,反而是让她有些担心,她担心自己若到时真的失去本性,变成一个嗜血的杀人魔,那到时,没人能制止得了她。

    因此,她每日所做的事情不再是修炼,而是盘膝静坐着,听着大自然的声音,心中一遍遍的默念着清心咒……

    也许是因为怀着孩子,心中总是顾忌着,强烈的保护欲让她在清心咒的帮助下,一次次的将魔气压下控制着,直到,数个月后,这一天,她的肚子疼得厉害。

    “嘶!啊!”

    “主人!主人你是不是要生了?”赤虎跑了进来,担心又无措的看着她,猛然想起什么一般,道:“主人你等等,我去把那妇人带过来。”

    声音一落,吼叫一声,飞扑向山下而去。

    山下那里的村落,有着一名稳婆,这也是顾七会选择在这里住下的原因之一,就算要生了,赤虎也来得及去将人带来。

    可问题是,最让她担心的是在孩子将要出生之际,体现人一直被压着的魔气又涌了上来,她的双眼时而泛红浮着血丝,好的手指忍不住的弯曲着,她用力的抓住床上的被子,痛呼着,一边念着清心咒,试图着平复那乱窜的魔气。

    但,因孩子将出生,全身的血气都在涌动着,魔气无法压下,反而一发不可收拾。

    “啊……”

    痛呼声夹带着强大的威压和魔气冲天而出,那魔气甚至在空气中形成一股肉眼可见的气流,似水纹般一圈圈往外荡开着。

    而在那一声声的痛呼中,赤虎带着吓白了脸的稳婆回来了,虽然是早有交待过,那稳婆也见过顾七和赤虎,可这一次,仍是被吓得不轻。

    “热水,快,烧热水!”稳婆连忙稳定心神,一边摸着顾七的肚子,按压着孩子帮着让孩子往下滑,一边说着:“大口吸气,吐气,不用怕,不会有事的。”

    顾七闭上了眼,双手紧紧的揪着被子,她克制着浑身的外放的威压与魔气,怕伤到了稳婆以及她将要出生的孩子,一边也做着深呼吸使着力。

    “啊!”

    化成人形在外烧水的赤虎听着里面传来的一声声痛呼声,急得汗水直流,在外转个不停,嘴里喃喃的说着:“可千万不要有事啊!可千万不能有事啊……”

    而此时,天空中,一袭白衣的唐心坐在飞剑上而来,看着小木屋上那凝聚着的魔气与血光,她讶异道:“没想到那股魔气竟那样厉害,那丫头还真是受不少罪啊!”

    “不好了!不好了!孩子绕颈了……”

    里面传来稳婆的声音,惊得赤虎再也忍不住的就要往里面冲,可这时,眼前却有一抹白色的身影掠过:“烧开水,别捣乱。”

    “可是……”

    “她不会有事的。”唐心瞥了赤虎一眼,移步就走了进去。

    来到屋中,只见那稳婆一脸的着急之色,似乎也慌了神一般,见此,她走过去,道:“让开。”

    稳婆愣了一下,抬头见是仙人一样的绝美女子,当下连忙让开到一旁,正想着给她说一下顾七的情况,可在看到她熟练的动作后,只剩下惊讶与不可思议……

    而外面,赤虎急得转转转,但仍将热水烧好准备着,正舀了一些在盆子里,还没来得及端进去,就听见哇啊的一声婴儿啼哭声传来,听着那洪亮的婴儿啼哭声,它激动得跳了起来。

    “生了!生了!主人生了!”

    与此同时,在某一处地方寻着顾七的泽,仿佛心有所感一般,抬头看着天空,喃喃的说着:“阿七,你到底在哪?我们的孩子,是不是已经出生了?”

    小木屋中,魔气被压下的顾七嘴里含着一片人参片,一身的汗水,脸色苍白的她睁开了眼,喊着:“我的孩子呢?孩子……”

    一袭白衣绝美脱俗的唐心抱着包好的新生儿来到床头,道:“在这里呢!你生了个男孩,挺胖的一小子。”她笑说着,将孩子放在她的身边给她看着。

    顾七此时浑身的力气都仿佛被抽尽了一般,她虚弱的微侧过头,看着身边正闭着眼睛熟睡着的孩子,不由的露出了一抹柔和慈爱的笑容。

    “这是我的孩子,是我的和泽的孩子……”

    “你这胆子也太大了,大着肚子也敢跑这深山老林里来,要不是我算着日子找过来,估计你们今天就是一尸两命了。”唐心摇了摇头,一脸的不赞同:“大着肚子怀着孩子就应该被人照顾着,在府中休养,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匆匆忙忙险些出事。”

    闻言,顾七看向她,这才笑道:“多谢你姑娘,谢谢你救了我们母子俩,此大恩我顾七定会记住的,来日定报。”

    “姑娘?呵呵,我已经好久没听人这样称呼过我了。”唐心喜得眉眼一弯,摸了摸自己那滑溜溜的绝美脸蛋儿,有些自恋的笑道:“果然还是十八姑娘一支花,我还是一如当年,风华绝代一点没变呐!”

    她笑容一敛,又道:“不过,你可别乱叫了,我可不是什么姑娘,你啊,得唤我师傅。”

    “师傅?”她一怔,有些微愣。

    “可不是么!你忘了你早已经拜过师了?可不就是我的徒儿么?”她笑意盈盈的说着,又看了看顾七身边皱巴巴的婴儿,道:“这小子,就是我的小徒孙了。”

    “您是?”她一时想不起,何时有过这样一个师傅了?

    “哦?没想起来?为师我姓唐名心,这回想起来没?”

    “是金莲圣主?”顾七愣了下,有些微愕,又连忙道:“徒儿不知竟是师傅到来,失礼之处还望师傅莫怪。”

    “好了,不会跟你计较的,要不是你身上有为师的一缕神念,就这深山老林里的位置,为师也找不到你。”

    唐心说着,又叹了一声,道:“你家男人跑去找我,不过嘛,我当时又没跟他说我可以找到你,估计现在不知跑到哪去找了,那沐泽还真是可怜啊!女人生孩子了,他居然没在身边,而且还险些出意外了,啧啧,估计他知道了一定得怄死。”

    “不过,嘿嘿,也得让他尝尝这种遗憾的感觉,那家伙我想整他很久了,可惜,一直没找着机会。”唐心轻笑着,又将顾七的孩子抱了起来,在怀中轻摇着,问:“这孩子你们给他取名没有?新生的婴儿果然都是皱巴巴的,一点也不好看啊!”

    “取了小名,叫安安。”她看着孩子,眸光微柔。

    那是她和泽的孩子,是她十月怀胎生下的孩子,只要一想到这,她的一颗心便柔成一汪水,心下也暗暗的下着决定,哪怕她体内的魔气很难压制,她也要将魔气清除,回到泽的身边,回到她的亲人的身边,她要看着孩子一天天的长大,看着他娶妻生儿,所以,她一定会活着!

    “师傅,我想拜托您件事。”她看着那抱着孩子摇来摇去的唐心,脸上露出了感激的笑容。

    这次若不是她,只怕他们母子凶多吉少,她很庆幸,当初拜了她为师,也很感激,她将她放在心上,在百忙中特意寻了过来。

    “说吧!什么事?”唐心已经很多年没抱这么小的孩子了,虽然皱巴巴的,但仍有些不舍得放下来。

    “我想请师傅把安安送回他父亲的身边,想请师傅告诉他,不要再找她,让他把安安抚养长大,等我将体内的魔气清除,我会回去找他们父子的。”

    以她现在的状况,根本不能将孩子带在身边,否则,魔性一起,她怕自己会伤了孩子,只有送回泽的身边才是最安全,也是最能让她放心的。

    ------题外话------

    其实我请假写大结局的了,在留言区上也有置顶,亲们只是没注意罢了。这个就先放上来吧!我也不知能写多少大结局的
(快捷键 ←)上一章:029 生死劫!返回目录下一章:031 大结局!(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