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爱情小说 »合离最新章节列表 » 第3章 罗柔

第3章 罗柔

文/如花美眷  似水流年
合离 本章字数:3250 合离txt下载
推荐阅读:杀神求魔剑道独尊傲世九重天天才相师将夜遮天斗破苍穹黄金王座重生之温婉如果遇见下一秒的你杀手房东俏房客医道官途校园超级霸主
    罗柔却倏地将手缩了回来,冷冷地道:“这是打一巴掌再给颗甜枣么?可我不是励飒,不吃这一套。”

    按哥哥那通电话来说,昨晚事发突然,他不可能在一夜之内将尾戒的女款让人赶制出来,唯一的可能,是他提前备好了,想要送人。却绝不会是她,否则不会特意等到现在。唯一的可能,是他原本送给其他的女人,现在想要弥补心中愧疚,‘勉强’给了她。

    她数次推拒,傅寒十分不爽,私心来说,他的确心中对她有愧。不说自小情谊,就说她一直以来对他的这份儿心,虽然从未放到明面上讲,可他却并非无知无觉,有时候男人比女人的心,更缜密。对于心仪自己的异性,兴之所致就谈情说爱几天,兴趣缺缺就佯作不知,厚道些的还好,稍微坏心的吊儿郎当子,更将少女芳心玩弄于股掌之中,以此作为彰显自身魅力的资本。

    傅寒自觉不是这样的人,所以在罗柔丝毫没有挑明的情况下,他不会贸然地拒绝,以免使其难堪。可他的直觉,却不会错。

    傅罗两家一向交好,罗柔的母亲顾榆和傅寒的母亲蒋锦瑟同是出自陵城世家,罗柔的小姨顾桐更是蒋锦瑟的手帕交。仅凭这层关系,傅寒就不可能招惹罗柔,一来他玩性大,自由散漫惯了,极其不喜约束。二来他虽对罗柔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又处在年少轻狂的年纪,每每听到长辈在一起打趣儿说他们郎才女貌云云,心下极其反感,长此以往更是有了逆反心理——好似他天生就该和她怎么着似的,他却偏要结交各种女朋友,就是不鸟她。

    “甭矫情了,给你就拿着。”说着就握住她的手,准备把戒指戴上去。

    “呵?”罗柔被他的态度所激怒,冷笑连连,“合着我还得高高兴兴接受‘恩赐’是吧,你对我做了什么你自己清楚,难不成还要我感恩戴德?”

    “你说哪儿去了,”傅寒皱眉瞪她一眼,见她一手捂胸却对自己怒目而视,心下叹息一声,不自觉地软了声音,说:“算了,先上药。”

    他伸手要来解她的浴袍,罗柔赶忙道:“不用,我自己来。”

    “想玩儿欲擒故纵?晚了。”傅寒嘲讽地道,话语中不乏深意。扯开她的手,开始给她上药。

    “你什么意思?”

    “没意思。”

    待他上好了药准备去洗手,罗柔抓住他的手腕,冷冷地道:“刚才你什么意思,说清楚。”

    “行,我就跟你说说清楚。你觊觎我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昨晚的事,是半推半就还是我对你强迫,你自己心里应该比谁都清楚。”傅寒被她咄咄逼人的态度搞得心烦,他平时就最烦她一副大小姐的派头,比谁都傲气,那些巴结她的自不必说了,捧着都嫌不够小心,可他却不吃这一套,因此此时话赶话地就说了出来,若说有心刺她却是未必,但要说心中一点儿怀疑没有,也是不可能。

    罗柔只觉心寒,原来在他心里,她是能出卖自己身体来换取爱情的女孩。顿觉刚才见到戒指所涌现的那丁点儿心动再次沉寂,多说无益,她终于沉默。

    窗外风雨呼啸,室内二人再无交谈。

    **

    傅寒要送罗柔回家,她却执意不肯,最后争不过他,任由他将自己塞上了车。

    二人仍是沉默到底。临下车前,傅寒拉住她,淡淡地道:“别走了。”

    罗柔正要下车的身体有一瞬间的僵硬。

    没有回头,她的声线毫无起伏,“凭什么。”

    在她以为她听不到答案而准备下车时,他略带沙哑的嗓音传了过来。

    “我,舍不得。”

    罗柔没再说话,他仍攥着她的手腕,不肯松开。

    傅寒把药膏、照片和戒指塞到她的手里,开车离去。

    回到自己房间,罗柔把照片看了又看,随后塞进抽屉,趴在床上半天不想起身。

    母亲却在这时敲门进来,“小柔,回来啦?昨晚去哪儿了,也不给妈妈打个电话,让我担心的不得了。”

    说起昨晚,罗柔只觉身上不适感更为强烈,有些不自在地说:“嗯,昨晚玩的晚了,就住在朋友家了,喝多了忘了给您打电话,害您担心了。”

    “和傅寒一起?”顾榆挑眉揶揄地反问。

    “妈……”

    见女儿脸有些红了,顾榆也收敛了神色,表情有些凝重地问:“你和他……”

    “没有,我只是喝多了在他家借助,我们之间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没有……”

    大概是底气不足,罗柔说到最后近乎呢喃。顾榆眉头轻蹙,女儿神色慌张,显见是发生了什么,自己还没说什么,她就不打自招,反倒有些像急于撇清了似的,如若果真无事,怎会她一问起就乱了分寸?

    想到最坏的情况,顾榆直视女儿的双眼,不动声色地道:“傅寒把事情跟我坦白了,跟妈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其实事情不是您想的那样,其实昨晚我没喝醉,在酒吧遇到了傅寒,他身体不舒服要我送他回去,结果开车不小心,撞到了路边的花坛,我怕说了您要担心,又没有大碍才想瞒着您的。”罗柔一看她妈那探寻似的目光就明白了过来,这是在套她的话哪,傅寒或许真的打电话报了平安,可却并不会将事实全盘托出。至于妈妈,大概昨晚就已经给小怜打了电话询问,那么肯定知道自己提前离开酒吧的事,她的朋友不少,交心的就那么几个,小怜是她最好的姐妹,若是借宿,必然是留在了她家,结果却是在傅寒那儿。加上她刚才的反常,这才起了疑心。

    “真的吗?快让我瞧瞧。”一说撞车,顾榆也不追究其他有的没的了,拉过女儿一叠声的问伤在哪儿了、严不严重、要不要去医院等等,担心的不得了,待罗柔扯开衣襟给她瞧了瞧才确认女儿真的没有大碍,又看到柜子上放置的药膏,这才信了。

    “咦,这照片是什么时候拍的,妈怎么没见过?”边说边拿了起来,见是女儿的一张睡颜照,有些纳闷儿,“还是晚上,谁帮你拍的,很漂亮。”

    “是小怜,昨晚才给我的,上次一起去郊游的时候我们睡一个帐篷她给我拍的。从去年十一月开始我就一直没闲着,都没时间拍照了,相册都空了许多,成摆设了。”罗柔见随口扯了个谎,又拿出相册,准备把这张照片放进去。

    顾榆观察女儿的神色半晌,说:“小柔,还没放下呢?”

    见她迷惑不解的模样,顾榆叹了口气,说:“这本水晶相册是你锦姨在你十二岁生日那年送给你的,相册上有傅家的定制专属logo,是傅华年当初为讨你锦姨欢心特意为她定做的,傅华年的儿女个个都有,几乎成了傅家的一种习惯。”

    傅家的相册不会外传,罗柔所得的这本,是当年生日时傅寒母亲蒋锦瑟听说她的愿望后特意所赠,罗柔一直保留至今。五年过去,里面存的最多的不是罗柔,而是她和傅寒的合照。

    “是啊,傅叔对锦姨,真是没的说,从小到大,除了您和爸爸,我最羡慕的就是锦姨了,她真幸福。”罗柔把照片放进去,看着相册中自己和傅寒的各年合照,由衷地道。

    傅华年的几个孩子,各个帅气不凡,凡是见了就没不夸的,一家子的好基因。罗柔羡慕,是因为觉得傅寒妈妈足够幸运,能够拥有这么爱她的丈夫,且几十年恩爱不减,这是每个女人求都求不来的福气。

    “小柔,你告诉妈妈一句实话,你对傅寒,现在到底是什么想法?”

    “没有,我以后的人生,和他无关。”

    顾榆松了口气,“那就好,那就好,傅家那几个孩子,各个儿不是省油的灯,傅寒和他二哥一样,也是个不省心的,你要是执意认定了他,只怕以后有的受了。”

    “那要是我很喜欢他,喜欢到非他宁愿终身不嫁呢?”

    “若是不嫁,那也是你的选择,妈绝不干涉。若是想嫁,妈也一定帮你达成所愿。”顾榆对这唯一的女儿从来都是如珠如宝地娇宠,傅家又是极高门第,在京城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傅寒又是俊美少年,不得不说是结亲的绝佳对象。凭着小妹顾桐和蒋锦瑟的关系,凭着傅家和罗家的世代交好,若是小柔喜欢,执意促成婚事也不是没可能。

    罗柔摇摇头,“强迫来的没意思,我也不稀罕。”
(快捷键 ←)上一章:第2章 傅寒返回目录下一章:第4章 傅寒(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