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爱情小说 »合离最新章节列表 » 第7章 罗柔

第7章 罗柔

文/如花美眷  似水流年
合离 本章字数:3938 合离txt下载
推荐阅读:最终进化医道官途全职高手斗破苍穹剑道独尊杀神求魔傲世九重天天才相师将夜重生小地主遮天黄金王座重生之温婉
    陈殷殷这般阴阳怪气,倒让傅寒的那点子心虚全跑到了九霄云外,想着她那么心思细腻的人,未必没有察觉到刚才在wolf他的反常,虽然不知道他到底是因何而去,但要有心也能看出来他和罗柔是前后脚出的门,女人惯常敏感,放到往日他大概会好心情的哄一哄,今天却没什么耐心,她前脚下车,这边脚下一松,车子瞬间滑了出去。

    这天一大早,罗柔还没睡醒就被‘砰砰’响的敲门声给震了起来,迷迷糊糊地埋在枕头里不耐烦地嚷:“谁啊?!”

    “小柔,快开门,妈有好消息要告诉你,小柔!”顾榆在外不停的拍门,看架势非要把女儿叫醒不可。

    “妈,什么事啊,大清早的。”罗柔眼都没睁开的嘟囔。

    “哎呀我的宝贝儿,妈刚才已经查到你的高考分数了,在整个京城都是排的上的,刚你小姨还给我打电话说要给你庆祝哪,看来也是得了消息了,小柔啊,你可真给妈长脸!”顾榆一脸喜色,拍着女儿的手由衷的高兴,虽说早已决定了国外的学校,可是在国内,谁不知道现在的二代出国都是为了混个文凭,上的二三流大学不说,有的甚至动用家里的关系才能入学。而女儿凭自己的实力拿到国际一流大学录取通知不说,还在高考中这般名列前茅,这怎能不让她高兴。

    没过多久是正式公布分数的日子,结果果然如顾榆所说,罗柔却并不觉得有多么欣喜,拿到分数通知看了看就丢在一旁,并未放在心上。

    这日顾榆有些应酬,稍晚时到了家,见丈夫罗祥彬和儿子罗鹤都坐在桌前,独独不见女儿,叫来家里的阿姨一问,才得知宝贝女儿又在闹别扭,不肯下来吃晚饭。

    “那就多去叫几次,不吃饭哪儿行?”

    阿姨有些委屈,说:“已经劝了好几次了,就连先生和小鹤都吃了闭门羹,实在是没办法了啊。”

    顾榆看向餐桌上端坐的两人皆是无奈的神色,明白阿姨说的是实话,想了想,问:“今个儿谁惹着她了?”明明自己早上出门时女儿还是高高兴兴地跟小怜煲电话粥呢,怎么才大半天的时候就成了这样?必然是遇到了不顺心的事儿。

    罗鹤率先举手投降,无辜地道:“肯定不是我,我只比您早了五分钟进家门儿,至于爸,刚从外地视察回来,估计连妹妹的面儿都没见着。”

    听了这话,顾榆更觉古怪,起身亲自去喊人下楼。

    没过一会儿,母女俩一起下了楼,罗鹤打趣:“哟,还是妈有办法,哄的柔丫头乖乖地下楼吃饭。”

    罗柔瞪了哥哥一眼,看向坐在那儿一脸严肃的父亲,喊了声爸,说:“您回来了。”

    罗祥彬点了点头,慈爱地道:“都多大了还闹脾气,快,坐下吃饭,都是你最爱吃的菜。”

    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开始用餐,其间顾榆说:“小柔,行李收拾的怎么样了,过几天就要出发了。”

    没等罗柔开口,罗父就插了一句,疑惑地问:“收拾行李?怎么,要出远门啊?”

    “是啊,八月初小柔就要启程去美国上学了,到时候我陪她一起过去,现在都毕业一个多月了,前几天小桐提议我带小柔出去玩玩儿,也好散散心,我看她整日在家也没什么事儿,想着去放松放松也好,就当毕业旅行了。”顾榆淡淡的解释,她原本就有这想法,正和妹妹顾桐不谋而合,因此她一提议自己就答应了,又征询了女儿的意见,就定了下来。

    罗柔还是不吭声。

    “怎么之前你连提也没跟我提过?”罗父的眉头越皱越紧,话中不满意味明显。

    顾榆很有些不以为然,给女儿夹了块红烧肉,这才淡淡的道:“你不是忙嘛,这点儿小事也就没

    跟你在电话里提,再者说了,这不还没走呢,等你回来再告诉你也是一样的。”

    这意思就是通知一声也就算了,罗父很有些不悦,绷着脸不说话。顾榆倒是不甚在意,坦然地吃晚餐。罗鹤觑着父母的脸色,也没敢说话,父亲少有的几次在家长住的日子,和母亲却总是不甚和睦。按他的经验,这时候还是少开口为妙。

    餐厅静的只剩筷子碰撞碗盘发出的清脆声,罗柔拨弄着白瓷碗里的米粒,鼓足了勇气开口,“妈,爸,我决定,不去国外读书了。”

    一语惊四座。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顾榆,她似是不可置信地模样,问:“你说什么?”

    “我想留在国内念大学,不要出国留学了。”罗柔又重复了一遍,只低着头,不敢去瞧父母的脸色。

    “不是都说好了吗?妈妈陪你一起去美国,正好照顾你,怎么突然就变卦了?”顾榆着急地问,没想到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女儿不是把她的话听进去了吗?怎么会在这个节骨眼上非得放弃这么好的机会,如果不是为了傅寒那小子,实在说不通。

    “没什么,就是觉得离家远,我怕孤单,不想去。”罗柔小声解释。

    顾榆气得就要发作,偏偏从小疼女儿疼惯了,一时又舍不得骂她,只坐在椅子上生闷气。罗父见情况不妙,赶忙打圆场,对妻子道:“不去就不去吧,在国内未必学不出什么名堂。小柔还这么小,让她出去我也不太放心,也舍不得。之前是她自己提出要去,那也就罢了,我无话可说,现在同样是她自己做决定,我们做父母的只给建议就好,不能替她决定她以后的人生。”

    “你懂什么!”顾榆心情正不爽,丈夫却恰好撞到枪口上,对爱女不好说什么,逮着丈夫却是语气很冲的呛了一句,搞得罗祥彬直摸鼻子,再不敢说一句话。

    顾榆将矛头转向女儿,尽量平心静气地问:“说说吧,你突然变卦,理由呢?”

    罗柔默了会儿,突然将筷子一扔,说:“没什么理由。”随后起身快步跑上了楼,任凭顾榆在身后怎么喊她都不肯回来。

    顾榆心下疑惑,晚饭也吃不下,坐在客厅沙发上沉思。半晌,叫来家里的阿姨,问:“今个儿一天小柔都在家吗?有没有什么人来过?”

    “小柔一整天都没出门,说是身体不舒服,连床都没起来。跟朋友打电话倒是挺开心的模样,不像是出了什么事。”阿姨将自己知道的如实交代,想了想,又补充道:“哦,对了,今个儿下午傅家小五来了一趟,找小柔的,坐了不到半个小时就走了,这之后直到刚才,小柔一直没下楼,说是困觉,没胃口吃饭。”

    “傅寒来过?”顾榆皱眉,就知道女儿不会无缘无故这么反常,又是那小子,也不知是给小柔下了什么**药,竟哄得她拿自己的前途开玩笑。

    摆了摆手,示意阿姨退下,顾榆仰躺在沙发上,深吸了一口气。

    自那晚发现女儿被傅寒送回家,顾榆又暗中观察了许久,并未再发现两人有所来往。就连前几日她去锦苑跟傅寒母亲锦瑟打牌,女儿也不肯去,她想着两人应该再没有什么事了。退一万步讲,就算有了什么,只要女儿不耽误了学业,她都不会横加阻止,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是了,毕竟,小柔的心思,再没有比她这个做母亲的更了解了。

    思来想去,顾榆决定和女儿平心静气的谈一谈。

    “下午傅寒来过了,是不是?”顾榆坐在床边,审视地看着女儿。

    罗柔点了点头。

    “他说了什么,让你突然转了心意?”

    他岂止是说了什么,罗柔恨恨地想,那人也不知道发什么疯,今个儿一进门就非要自己过几天去学校填报志愿,她不肯他就对她上下其手,还拿了她的□□威胁她,简直可恶。

    观察着女儿的神色,见她只低头默默不语,顾榆叹了口气,说:“你啊,到底是年轻,听他说两句甜言蜜语就昏了头,等以后才知道,这男人的情啊爱的,都是靠不住的。”

    顾榆年轻时遇人不淑,大学毕业嫁了个凤凰男,当初就是不听家人劝,非得为爱献身,结果不到一年就以离婚收场,门当户对,千百年来传承下来的习俗自有它存在的合理性。也正因顾榆在婚姻一途吃了苦头,才会对完美无瑕的女儿期望甚高。既已身在上流社会,那么她将不遗余力地为女儿择选青年才俊,非富即贵是选婿底线,除此之外,更要对宝贝女儿全心全意,没有爱的婚姻终究走不远,顾榆深知这一点,因此对傅寒与罗柔的事一直处于矛盾状态,一方面是傅家在京城地位的举重若轻,另一方面是傅寒个人条件极其优秀,很可能是傅氏企业的少董人选,也是未来傅氏的接班人。最为关键的是,罗柔极其倾心于他,这么些年,能让女儿看在眼里的也只有他,因此顾榆对傅寒还是相当满意的。

    让顾榆纠结的是,傅寒这孩子花花心思太多,不是一心一意之人,如此多情,怎可托付女儿终身?

    “傅寒这孩子,太招女人喜欢,他又不是自律的人,你和他,不会有好结果。”

    罗柔忍不住反驳,说:“傅二哥以前不也这样,可自从结了婚娶了励飒,不也成了居家好丈夫?”

    “这才多久,坚持几十年不变心、不出轨才能称得上。还是那句话,这个圈儿里的男人,靠不住的占大多数。”

    “怎么就靠不住了,您和爸爸,锦姨和傅叔,还有小姨和姨夫,过了几十年了,不都一直恩恩爱爱的。”罗柔不认为圈内所有的婚姻都是貌合神离,至少从身边来看,总是有坚贞不渝的爱情的。

    听了这话,顾榆冷笑了一声,说:“你小姨就不说了,傅寒的父母,一直为人所津津乐道的美满婚姻,真实情况是怎样又有多少人知道?年轻时再恩爱,老了还不是要忍气吞声?”

    “不会吧,傅叔一直对锦姨那么好,怎么可能……”

    “有什么不可能,”顾榆淡淡地打断她的话,说:“你锦姨生了这么多孩子,不还是要看傅家老太太的脸色?她常年在国外定居,对京城的事儿也不太上心。听说当初生完傅冰之后两人就闹得一度要离婚,后来傅华年做小伏低也没能让你锦姨改变心意,若不是那时候有了傅寒和傅宸两兄弟,只怕是今天都已离婚了,哪里还会给你看到所谓的美满婚姻?”
(快捷键 ←)上一章:第6章 傅寒返回目录下一章:第8章 傅寒(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