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爱情小说 »合离最新章节列表 » 第9章 罗柔

第9章 罗柔

文/如花美眷  似水流年
合离 本章字数:3989 合离txt下载
推荐阅读:遮天黄金王座重生之温婉将夜如果遇见下一秒的你杀手房东俏房客天才相师校园超级霸主邪魅总裁复仇妻傲世九重天异界之逆天诛神洪荒道尊求魔恐怖通缉令
    一听有八卦,傅寒率先凑过来,兴致勃勃地问:“你见到小舅妈了?长什么样?有照片吗?”

    实在不能怪他这般好奇,而是傅寒的舅舅蒋友松实在神秘,结婚数年,两个孩子蒋韩风和蒋韩冷都不是现任妻子所出,他们的生母是谁,就连锦瑟都不知道。蒋韩风和蒋韩冷年纪也差的多,蒋韩风只比傅家老大傅笙小一岁不到,而蒋韩冷却和傅冰同龄,傅冰和老大傅笙有十岁的年龄差,也就是说,他们的舅舅结婚后十余年都在和那个女人来往,不然怎么会有韩冷的存在?可即便这样,也无人知晓那女人究竟是谁,他们这些小辈倒是好奇,可也没人敢问,私下只管这个神秘的女人叫小舅妈,当然,当着正牌舅妈的面是知道分寸的,从来闭口不提,这在蒋家几乎是公开的秘密。

    “我没有,不过韩冷那儿有我们三个的合照。”傅冰想了想,对母亲说:“我实在想不到,她会愿意待在那么个小地方,她见到韩冷,也不激动,都没什么大的情绪起伏,甚至还有些排斥,妈,我搞不懂。”

    蒋友松从不避讳一双儿女的身世,因此自小韩风和韩冷就知道自己不是现在名义上的母亲所生,却也只知道这点儿罢了,问父亲自己的生母在哪儿,他都只是摸着他们的头不语,而后陷入沉思。

    傅冰好奇时也曾偷偷地问过视她如亲女的舅舅,同样得不到任何答案。她甚至从未发现舅舅有什么值得纪念的物件,更不曾见他对着某物有过触景生情,哪怕是一瞬。在傅冰心里,舅舅蒋友松是和爸爸傅华年同样重要的存在,他能接受韩风韩冷,又怎会不接受那个女人进蒋家。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是那个女人不肯嫁给舅舅。

    前两天是韩冷的生日,她不知道从哪儿得知了生母的存在,执意要傅冰陪她去寻,她也是好奇,就瞒着一众人去了,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找到了。

    锦瑟对大哥的事也不甚了解,见状问了句:“哦,在哪儿?”

    “一个三线城市,她过得很好,丈夫在当地应该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只是和舅舅相比,还是逊色了许多。最最关键的是,她都结婚几十年了,也就是说,在大表哥出生前,她就嫁了人,是有夫之妇。”

    这话让在座的众人都惊诧不已,舅舅是那样风流倜傥的人物,怎会和一个有夫之妇纠缠不清,还一缠就是这么久,着实令人瞠目。

    傅洌玩味的说:“看来,这位小舅妈还是位人物。”

    傅冰点点头,由衷地道:“这你得见了才知道,我见她之前是没想到,见了她之后只剩纳闷,她为什么要放弃舅舅,若是和现在的丈夫是真爱,他们夫妻甚至没有孩子,这是我最想不通的地方。”

    傅寒在一旁打岔,要去傅冰口袋里掏手机,说:“我不信你没照片,快让我瞧瞧,我不管,你把我好奇心都勾了出来,不让我见见这位小舅妈的真容我绝不罢休。”

    傅冰不肯,只说没有,捂着口袋跑到大门处,一边说一边后退着走,“说没有就没有了,若是给你们几个男人知道,难保不出去大嘴巴,到时候舅舅该骂我了。”

    老三傅默在旁帮腔,说:“舅舅怎么舍得骂你,他最疼你了,快,交出照片不杀!”

    “怎么不会,他连韩冷都……”

    话还没说完,傅冰身后一股大力猛地袭来,厚重的门板反作用力拍在她身上,直把她撞地朝地上趴了下去。

    傅寒眼疾身快,一个猛扑垫在傅冰身下当了人肉垫子,这才护住了她没磕着。

    趴在傅寒身上,傅冰哀嚎着爬起身,坐在地上抚着被撞的后脑勺,怒气冲冲地回头道:“是谁敢撞……”

    待见到来人,傅冰无语,“大哥,你跟这门有仇啊,这么大力干嘛?!”一边埋怨他一边嘶嘶地抽着气,好半晌才被扶着站了起来。

    “我哪儿知道你在门后啊,对不住了,伤到哪儿,快让我瞧瞧。”傅笙把妹妹扶起,又一叠声地安抚她,“快起来,小五在下面快被你压死了。”

    “还没走到门口就听你们在里面闹哄哄的,在说什么?”傅笙坐在沙发上,手上拿了苹果抛着玩儿。

    “在说小舅妈。”

    恰在此时,傅老太太拄着拐杖下了楼,沉声道:“什么大舅妈小舅妈,没规矩,若是给外人听到了,成什么样子。”

    一众子女立时噤声,不约而同的看向母亲锦瑟,却见她脸色仍旧淡淡的,并不接话。几人也心有灵犀,不吭声,省的惹老人家生气。

    一家人其乐融融地坐在餐桌前吃完饭,傅老太太见着桌上的一众出色的儿孙,老怀欣慰,甚是高兴地说:“这样多好,我老了,就喜欢看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饭,热热闹闹的,看着就心情愉悦,往后也不需要你们尽什么孝道,只要每个月都能回家来陪我这老太婆吃饭,就是有孝心了。”

    傅冰坐在和老太太遥遥相对的位置,听了这话笑着道:“奶奶,您要是做主把外面那俩接回傅家,肯定会更热闹哪。”

    傅华年觑着锦瑟的脸色,见女儿说的不像话,顿时有些不悦地嗔了一句,“不许胡说。”

    傅冰堵了嘟嘴,并不在意。

    傅老太太虽年纪大了,可并不代表她什么都不知道,风言风语也曾传进过她的耳朵,又见了儿子在儿媳面前认怂的模样,倒是信了七八分。当下又被孙女儿意有所指的提起,立时沉了脸,面色不虞。

    过了会儿,气氛重又活泛起来,老太太和颜悦色地问:“冰儿这次回来就在家多住些日子,也好多认识些朋友。”

    “啊?”傅冰疑惑,有些不懂。

    “前些日子梁锦添爷爷和他的孙子梁东辞来看你爷爷,那小伙子可真精神,部队出身,人也长得好,哪天奶奶介绍你们认识认识?”

    傅冰最烦这事儿,父母都不急,反倒是奶奶急的跟她嫁不出去似的,每次回来都要唠叨几遍。京城的这些公子哥儿都什么德性她又不是不知道,压根儿就没过这心思。现在又听奶奶提起,笑着问:“那他是不是还有个兄弟叫打次?”

    老太太一时没反应过来。

    傅寒在一旁却已笑喷,“动次打次……亏你……想得出来……哈哈……”

    老太太嗔怪地道:“你这丫头,奶奶跟你说正经的呢。”又转向一侧的傅寒,道:“小五,你呢,和柔丫头怎么样?我可告诉你,不许欺负她,柔丫头是我看中的人,不许你胡来。”

    “奶奶,”傅寒无奈地喊了一声,苦着脸说:“我才多大啊,您惦记地也太早了点儿吧。”

    “奶奶也不是催你们怎么着,只是想让你们处着看看,合不来再说。”

    这话题一说起来就没完,傅寒敷衍了两句,终于让老太太满意,紧接着去逼问其他兄弟,这才让

    他松了口气。

    想到罗柔,傅寒微笑,他答应了她,要陪她去学校填报志愿的,只希望这丫头不要反悔才好。

    **

    罗柔思考良久,最终采取折中的方式,去报志愿,至于录取了要不要去念,则是两说。顾榆见还有转圜的余地,点头同意。

    傅寒解决了心头大事,总算心情好转,不论怎样,至少她不会离他太远,他能随时见到她,这就够了。

    这日,几个要好的哥们儿在会所小聚,等了许久都不见罗鹤的人影,直到开席才姗姗来迟,有人打趣,肯定是被哪个女人绊住了脚,起不来床。

    “滚你丫的,是我妹妹出了事,这才来晚了。”罗鹤的脸色却很是凝重,丝毫没有说笑的意味。

    傅寒的神经被触动,出言询问:“怎么了?”他在朋友圈看到罗柔发的状态,知道她正和她妈妈小姨在瑞士度假。

    罗鹤摇了摇头,说:“不知道,我妈说是在gstaad滑雪时被人撞倒,已经送了医院,说是没什么大碍。可是我给随行去的女秘打电话问当时的情况,她说小柔当时在滑雪区被撞倒在地,流了很多血,送医之后的情况只有我妈和小姨知道,看样子是不容乐观。”

    傅寒的心咯噔一下,喉结不停的滚动,某种不好的预感涌入脑海,他算了算日子,距离第一次,也有一个多月的时间了。

    如坠冰窟。

    出来给宁陵润打电话,他妈妈顾桐是罗柔的小姨,必然知道内情。

    没过多久,宁陵润回了电话,语气不是很好,只说:“我问了我妈,她只告诉我说已经脱离危险,我再问伤到哪儿了她就不肯说了,我忖度着应该是不方便说。”

    若是普通伤情,怎会连宁陵润这个家人都不肯提及,肯定是涉及罗柔自身私事,让顾姨连对自己儿子都不能开口,以保全颜面。

    “喂,傅寒?你在听吗?”

    “嗯?”傅寒只觉一颗心沉到了谷底,心情说不出的复杂,是他害了她,也是他欠了她。

    “我说,你怎么突然关心小柔了,以前你不是见了她就躲吗?”宁陵润见他刚才没听到自己的话,只得又重复了一遍,“还有,你从哪儿知道小柔受伤的,我这儿消息都没你灵通,刚我一问起我妈就追问我是怎么知道的,我撒了个谎,说是从小鹤那儿听他说起的,我妈还不放心,嘱咐我守口如瓶,说是我大姨的意思,不想声张。”

    “我知道。”

    傅寒挂了电话回了包厢,饭也吃不下,只一直抽烟,一根接一根,熏得一旁的陈殷殷直皱眉,嚷着不许他抽。被他冷冷地斜瞥了一眼,再不做声。

    他这番变化都看在陈殷殷眼中,他出去了小半个时辰,回来就成了这副魂不守舍的模样,心生疑惑。细细琢磨一番,罗鹤没来之前他还好好的,等他一来,说起他妹妹……

    陈殷殷的目光复杂起来。

    中午送她回去,傅寒直接挑明了,“我这几天有些事,你自己照顾好自己。”

    “去哪儿?”

    “瑞士。”

    他连骗都不愿骗她,陈殷殷只觉得绝望,面无表情地问:“是去看她么?”

    傅寒恩了一声。

    陈殷殷猛地转头看他,狠狠地道:“你要是去了,我们就不用在一起了。”

    “那好,我们分手。”
(快捷键 ←)上一章:第8章 傅寒返回目录下一章:第10章 傅寒(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