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爱情小说 »合离最新章节列表 » 第21章 罗柔

第21章 罗柔

文/如花美眷  似水流年
合离 本章字数:3928 合离txt下载
推荐阅读:修真老师生活录官场之风流人生天下枭雄天地霸气诀重生小地主全职高手最终进化医道官途斗破苍穹剑道独尊杀神求魔傲世九重天天才相师
    罗祥彬有些不耐,说:“不管是谁,您总是挑的出错处,当年对刘阮要求严苛,现在对阿榆也是如此。妈,您就不能为了我、为这个家,多担待一些吗?难不成非得儿子再次离婚娶个和您心意的进来?只怕就算真有这样的女人,进了罗家门您老还是一样找茬挑错。”

    都说男人心粗,其实未必。母亲和妻子有了争吵,做儿子的自然要从中调和。只是母亲对自己毕竟有生养之恩,千百年的慈孝更是根深蒂固,对母亲既是护短又有无可奈何,只能劝由妻子多退一步,以保家庭和睦。但实际上他们心里清楚,母亲作为婆婆这一角色,本身就是强势的一方,她们会千方百计地刁难儿媳,无论儿媳多么优秀婆婆也觉得配不上自己的儿子,对儿媳横加约束和职责,却对儿子百般维护宠溺,由此引发家庭大战。

    豪门红贵家族更是如此。大多婆婆秉持所谓的大家作风,要求儿媳全身心地投入到家庭主妇这一在她们看来无比神圣的职业,认为服侍好自己的男人和儿子就是女人这辈子最成功的事。门户稍低的女人嫁进来除了仰人鼻息就是看人脸色,而似顾榆这类本就和丈夫门当户对的且受过高等教育的千金小姐,自然不吃罗老太太这一套,因此婆媳两人矛盾由来已久。顾榆嫁进来的第一年,老太太就搬进了二儿子家,一住就是十几年,再不肯回来。

    听了儿子这样一席话,老太太气得浑身直抖,颤巍巍地大手指着他,喘着粗气道:“你……你这个……你这个不孝子!我为你操碎了心,临了却落你一句找茬挑错、严苛要求?!你真是气死我了你……”边说边四下寻东西,摸到一旁的拐杖就要朝儿子打过去。

    到底是下不去手,老太太狠狠地在儿子背上捶了几下泄恨,又垂泪伤心,道:“罢了罢了,我晓得你有了媳妇再不要娘,我不敢在你这儿住,一会儿就走,省的扰了你们一家!”说着起身作势要走。

    罗祥彬赶忙止住,赔笑道:“妈,您别生气,是儿子说错话了,我给您赔不是……”忙不迭地说好话,总算把这事掀了篇。

    可老太太叹了一声感慨道:“妈知道你怨我,可说句良心话,顾榆虽性子刚强但品性好,不像刘阮,目中无人,讨人嫌的很。所以你当初离婚我是十二万分的赞成,至于你这个老婆,虽达不到我心中的标准但甩刘阮那女人万八条街是没一点儿问题的。”见儿子只是沉吟并不做声,知道说到他心坎里了,“所以你别总想着我想把顾榆赶出罗家,实在是现在情况已经不在你掌控之中了,妈不得不出手。好在小柔没有出国念书,我听说她本来是准备去陪读的,大概会直接定居,这么一来,她妥妥的是要离婚啊,别说军婚不好离,罗家是什么人家,你现在又是什么地位,一旦闹大,到时候你不离也得离!”

    罗祥彬点了一支烟,似是愁绪万千。事业上的春风得意,弥补不了家庭和谐的幸福,人都是贪心的,他想要二者兼得。

    见儿子这样,老太太叹个不停,末了,问了句:“你打算怎么办?依她这性子,只怕小柔大学毕业她就跟你摊牌了,这么些年,她的的确确是全心全意为了小柔,一颗心都放在她伸上,鹤儿她从不操心,明明他是兄长,却从不曾为他的婚事筹谋,反观小柔,才上大学就挑好了人,她这是把一切都打算好了啊。只不过,”老太太话音一转,语含轻蔑,说:“小柔也未必被她教的有多好,小小年纪就出去和人同居,当真没有半点儿矜持。”

    罗祥彬深深抽了最后一口,随后将烟蒂死死地摁熄在烟灰缸里,他仰躺在沙发上,淡淡的道:“一朝天子一朝臣,现在正严打,扫黄□□,这京城,只怕是要变天。”

    这模棱两可的一句话,老太太却是懂得分明,她看了儿子一眼,大有深意地道:“斩草要除根,要彻底断了她的念想!”

    “妈,您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

    老太太似是了了一桩心事,转而想到下午孙女儿的那番话,说:“对了,今天陈波临的女儿来了,我这才知道她和鹤儿在谈朋友,我记得以前陈波临还和你一起共事过,现在怎么样?”

    罗祥彬想了想,皱眉道:“军队内部整顿,他因儿子受了牵连,现正隔离调查,最乐观的情况也就是开除职务,罗鹤跟他的女儿交往,怎么从来没跟家里提过?”

    “哦,我问了他,说是才认识不久,想再处处看看。”老太太思索着儿子的话,觉得陈家前景堪忧,看来暂时还不能表态,幸亏有柔丫头提醒,若是表现得热络,岂不是让人以为她对两人的交往相当支持?一旦陈家出现变故,再想翻脸就显得难看了。不如一开始就端着,能进且退,不至于陷入窘境。

    **

    饭厅内,酒过三巡,傅寒听身旁二哥提起陆家的陆慎,有些好奇的问:“二哥,这陆慎和陆恺有什么关系吗?”

    傅洌看了弟弟一眼,笑道:“当然有,就是你我二人之间的关系。”

    原来是兄弟啊,傅寒点了点头。他因不曾把陆恺放在眼里,故而不曾去调查他。只是罗柔回家养伤的这几天,这小子殷勤的每隔几个小时一来电,提醒她不要忘了冰敷,简直毫不掩饰他那□□裸地狼子野心。更可恨的是那丫头几乎每个电话都接,虽然不曾暧昧可傅寒心里堵得难受,他似乎有些理解罗柔上次为何那样生气了。

    因此一听这话,傅寒倒来了些兴致,又问:“二哥,你认识他们?那你知道他俩私生活怎样吗?”

    对女孩子这样死缠烂打,不是太专情就是太滥情,后者还好,若是前者,照他这么纠缠法儿,早晚有一天他得得心肌梗塞!

    “我对陆慎比较熟,有点儿业务往来,私生活嘛,”傅洌瞥他一眼,似笑非笑地道:“跟你差不多。不过这家更奇葩,前几年吧,听说陆恺谈了个女朋友,爱的死去活来的,后来不知怎么的陆慎也看上了,兄弟俩关系很要好,陆慎就逼着那女人同时伺候他们兄弟俩,且不许陆恺知道。兄弟俩共用一女人,持续了有一年吧,那女的怀孕了,不知道是兄弟俩谁的,最后因为羞愤自杀死了,一尸两命。”

    圈儿里什么荒唐事都有,因此傅寒并不惊讶,说:“都一年了才开始羞愤?她要是不愿早就走了。”

    傅洌嗤的一笑,掸了掸烟灰,说:“她倒是不愿,可陆慎是什么人,牛不吃草,别说强按头了,割了头都是轻的。至于这羞愤,我估计是陆慎他妈徐荣茹做的,那女人可是个狠角色,当初跟丈夫一起打天下的主儿,为了陆家的名声和两个儿子的手足之情,她等事情到了不可收拾地地步才出手,一击致命。”

    对于徐荣茹的狠辣傅寒倒是素有耳闻。陆家不是普通的红贵家族,早年很有些黑色背景,徐荣茹和丈夫陆风一手打下的江山,如今全部交由大儿子陆慎打理,陆风已不大管事,徐荣茹是幕后之人,公司大小事项均由她裁夺决定,是陆家的绝对主心骨。

    只是,陆恺又怎么会这般纠缠罗柔呢?便问:“你见过那个女的吗?”傅洌恩了一声,说:“没什么特别的,也不知道陆家两兄弟看上哪儿了。”傅寒本想问是否和罗柔长得像,可是又觉得有些突兀,一时倒没再开口。

    傅洌却又突然说了句:“倒是和小柔有些相似,当然了,只是乍看之下,神韵是完全不同的。”

    **

    傅寒回去后状似无意地把这事告诉罗柔,果不其然,她默了半晌,显是对陆恺接近她的目的有了疑惑,傅寒得意,趁机在旁说某人心怀不轨之类的话,将陆恺其人诋毁了大半。

    从那以后,罗柔明显对陆恺疏远了,接他电话时亦冷淡许多,说不上两句就要挂,且无论是何理由,却是再也约不出来,即便是找到学校。陆恺心下疑惑,可又实在想不出个所以然来,渐渐地倒也不再整日纠缠罗柔,罗柔以为他就此放手,隐隐失落之余倒是松了口气。

    只是冯音怜却不知这其中诸多缘故,不止一次地撮合两人在一起,劝她:“你就承认吧,你就是喜欢这一类的男人,陆恺就完全是傅寒那种类型,又有心追你,为什么不试试?”

    罗柔倒没说出那番缘故,只问好友是否知道陆恺之前的私生活。小怜摇头,罗柔便知这事知晓的人不多,真假且不论,她也不会再传人**,只道:“谁让他晚了一步,我认识傅寒在前,除非把他从我的记忆里抹去,否则除了他,再容不下第二个人。”

    顾晚来找罗柔,告诉她事情查的不太顺利,张玉林和陈晨似乎并无多大关联,只是一个关系相当远的亲戚,她来京上学,张玉林大概是受其家人委托为其安排,两人接触并未有何异常。

    “哦?”罗柔有些疑惑,道:“只是普通亲戚吗?那陈晨在舞蹈学院为何被开除,转校也是张玉林的主意?”顾晚点了点头,道:“陈晨被开除校方给出的理由是连续夜不归宿,可我查到的是背后有人插手,陈晨是被强行开除的。后来张玉林把人转了过来,费了不少功夫。”

    罗柔笑笑,道:“这至亲也不过做到如此吧。”不过她倒是松了口气,至少无论如何陈晨并不和自己有任何牵连,既如此,管她什么身份,统统丢到脑后。

    “不过倒是有意外发现。”说着顾晚递过去一个信封,罗柔打开一看,笑了,说:“果然啊,男人没一个不偷腥。”

    顾晚觑着她的神色,放下心来,说:“还有一事,我在侦查公司遇见了一个人,陈殷殷。”见罗柔果然来了兴趣,顾晚道:“我向里面人打听她去查什么,他们不肯说,我开了高价,他们这才告诉我这女人是找人跟踪一对情侣,我看了拍了的那些照片,是……”

    见状,罗柔接口道:“是我和傅寒?”

    顾晚点了点头。

    罗柔想了想,说:“你帮我留心着她,她有什么举动立刻告诉我。”又警惕地问:“她没认出你吧?”顾晚摇摇头,“没有,我是在出租车里认出她的,她不曾看见我。”“那就好。”

    **

    转眼到了年底,傅寒果真信守承诺,执意要带罗柔回傅家过年,罗柔见他真心,倒不扭捏推辞,高兴地应了。
(快捷键 ←)上一章:第20章 傅寒返回目录下一章:第22章 傅寒(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