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爱情小说 »合离最新章节列表 » 第24章 傅寒

第24章 傅寒

文/如花美眷  似水流年
合离 本章字数:6784 合离txt下载
推荐阅读:天剑封魔无天魔躯无限地狱神印王座隋唐之纨绔天下恐怖通缉令凤殇洪荒道尊网游之幻想骑士异界之逆天诛神网游之混乱争霸邪魅总裁复仇妻网游之混迹虚实校园超级霸主
    罗柔发现母亲每次出国散心回来心情都不是一般的好,惊讶之余倒也觉得开心,父亲平日里工作忙不得空,母亲除了生意还要应付奶奶,自己又不常在家多陪她,多出去走走也好,省的把人都给闷坏了。

    罗柔上楼洗澡去了,顾榆本不愿守岁,在这儿候着也只是为了等女儿回来,此时颇有些意兴阑珊,已过十二点,她也累了,起身上楼。

    罗祥彬眼见妻子离开,转头对老太太道:“妈,您也别熬了,快休息吧,明儿早上且有的累呢。”又嘱咐了老仆人几句,急急地追随妻子而去。见状,罗老太太恨其不争地摇了摇头,再说不出一个字。

    虽然这么晚了,罗柔却丝毫不觉疲累,洗完澡之后精神倒愈发好了,拿过自己的相册,又将今晚在傅宅拍的厚厚一沓照片捏在手里细细挑选,自己和傅寒的就放进那专属相册,其他的则归入普通相册里。

    归置好后,忍不住又从头翻了一遍,每张照片都承载着独属两人的记忆,这大半年来积攒下的远比过去十年要多的多。罗柔看看水晶相册的空余,还有三分之二没有填满,等再过几年,她积攒了满满一相册的照片,她嫁给他的那天,要把它带到傅家去,和傅寒的放在一起,等他们老了,还有这些记忆,可以回想年轻时的点点滴滴……

    罗鹤敲门进来,见妹妹趴在床上,上前饶有兴趣地道:“睡不着?走,哥带你出去玩儿。”

    罗柔立刻来了兴致,坐起身欣喜地道:“真的啊?”转而又有些愁眉苦脸,指了指楼下方向,说:“算了,老太太还在下面坐着呢,这么晚了肯定不让出门。”

    和妹妹不同,罗鹤自年夜饭后已被拘在家好几个小时了,狐朋狗友一直打电话催个不停,老太太却在大厅如老僧入定,要溜出去的机会实在太小。

    “今个儿不一样,”罗鹤神秘兮兮地道,“爸妈一走老太太精神不济,被罗婶扶着休息去了,咱们只要在明早七点之前赶回来就行,保准不会被发现。”

    罗柔耸了耸鼻子,道:“你想偷溜出去玩儿还非得带上我,我不去,回头奶奶只骂我,说什么女孩子和男孩子不一样啊要自爱呀云云,我可吃不消。”

    “你不想看看傅寒在干嘛?”罗鹤使出杀手锏,就不信说不动她。罗柔果真被勾起好奇心,打了个响指,爽快地道:“我去换衣服。”

    **

    夜色是京城中极富盛名的娱乐会所,为傅寒的姐姐傅冰所创,集舞厅、地下赌城、酒吧和酒店于一体的会员制高级休闲中心,来这儿的人非富即贵,没有会员卡一律不得入内。换言之,即便你有再多钱消费,没背景没交情一样恕不接待。

    据说傅冰建此场地是为了唱歌,她虽不常来,但偶尔的出现必定会引起极大轰动。而夜色也正是由于其内被挖掘的各类优秀歌手而闻名业内,是一个神奇的造星场所。

    傅寒倒是常来此地消遣,因傅冰将要结婚,她过去一年都没出现在夜色,只交给傅寒哥儿几个打理,可夜色并不因她的离开而冷清,或许达不到她偶尔登台的盛况,但在京城其生意之兴隆也绝对是独一份儿了。

    因着傅寒的关系,罗柔来过夜色许多次,每次看歌手演出都兴致高昂,因此罗鹤带她过来她并不惊讶,只因每每有重大节日时夜色总是一派欢歌,圈内许多人都愿意聚在这儿找乐儿,今个儿是大年三十,热闹只会更甚以往。

    刚走到一包间门口就听到里面的哄笑嬉闹声,罗鹤推开大门,高呼一声:“兄弟们,我来……”

    ‘了’音被硬生生地吞了下去。满房间都是男人,再一细看,刘康康那小子身下压着的那白花花的大腿又是哪个?咽了咽口水,罗鹤余光悄悄瞥了瞥妹妹。

    罗柔的脸色很难看。

    屋里人也傻了眼,再想不到罗鹤居然把他那小妹妹带了来,今晚大伙儿可都没带老婆,为的就是能好好乐呵乐呵,这下可好,来人虽不是自家的,却也是被逮个现着。一瞬间,数十个人目光双双抛下傅寒。

    “咳咳,”有人出声打破这短暂的沉默,干笑着道:“这妞是来推销酒的,我们只是逗逗她……”

    傅寒也是心下一惊,不过他惯来会掩饰自己,更不知心虚为何物,朝门口扬声说了一句:“来了,到这儿坐。”

    罗柔勉强牵了牵唇,说:“我送我哥来的,人到了我也该走了。”

    话音刚落罗柔就被身后的一股力道推的朝旁边侧,回身时看见有一个女生已经旋风般冲了进去,罗柔被撞的皱眉,心情不爽。

    来人直奔先前被刘康康压着的那个女生而去,自沙发上扶起她后更是连声询问,极为关切。

    室内众人被这一系列的变故弄得惊愕不已,傅寒趁机快步走到罗柔面前,揽着她的肩膀携人朝里走,低声安慰:“既然来了就坐坐再走,一会儿我送你。”

    靠的近了罗柔闻见他身上烟酒味混杂,瞥他一眼,凉凉道:“你这样能开车?”傅寒把人按到沙发上,讪讪道:“奶奶派了司机过来候着。”又小意温存一番,摆足了低姿态,罗柔冷哼一声,倒也没咄咄逼人。男人都要面子,傅寒这样不可一世的公子哥儿尤甚,有什么事两人私下再算账不迟。

    待罗柔看向另一侧闹哄哄的那头,很是吃了一惊,那先前闯进来的人居然是陈晨。罗柔心情微妙地看了身侧人一眼,果然见他眼中满是惊艳玩味神色,一时内心复杂,说不上什么滋味儿。

    陈晨要带着她的同伴离开,一众男人却不肯,拦着去路不让人走,一人不耐地道:“你这妞儿怎么这么轴啊,想赚钱又不肯拿出些真功夫,既当又立的,也忒没职业道德了吧!”

    被压在刘康康身下的女生正瑟瑟发抖地躲在陈晨怀里,大概是怕极了,竟连一句分辩的话都说不出口,看那模样,若非身旁有人拦着,只怕下一刻就要夺路而逃。

    “你们到底想怎样?”陈晨冷声斥了一句,虽竭力表现的强势但那颤音泄漏了她的伪装,环视一周,她的目光定在角落里的傅寒身上,又即刻撇开,对众人道:“我们只是跳舞的,不陪客,希望各位高抬贵手,放了我的朋友。”

    这么柔柔弱弱的女人,为了好友即便自知自不量力却依然挺身而出,啧啧,罗柔摸着下巴感慨,果真是让人有上前细细呵护一番的冲动呢。

    真可惜,她心情不好,不想给人表演自个儿的机会。

    “算了吧,人家毕竟是个女孩子,你们这些大男人强人所难也不嫌臊的慌。”罗柔淡淡的开口,替她解围。

    刘康康笑,说:“怎么着,是熟人?”他本是随口一问,没想到罗柔顺口就答了,“算是吧,我们是校友,看在我的面子上,你们就发发慈悲,让人走吧。”“行,既然罗大小姐发话,那就算了,不过,”刘康康神色一凛,大手猛地钳住女孩儿的下巴,淡淡地道:“下次你这爪子再不安分,我就剁了它!”

    声音随轻,却狠意瘆人。说完他大手一甩,施恩般地道:“走吧。”

    室内重又热闹起来,打球的打球,打牌的打牌,更有人在旁犹如歌神附身抱着麦克风鬼哭狼嚎。罗柔有些意兴阑珊,她觉得自己来这一趟纯粹是给自个儿添堵的,眼神四处寻罗鹤,却见他已坐上麻将桌摸的火热。身旁的人自陈晨出去后一句话都不曾说,只仰躺在沙发上抽烟,目光虚无,不知透着烟雾在看什么。

    拍拍他的大腿,罗柔似笑非笑地道:“刚才不是挺高兴的嘛,怎么我一来,你就变得这么没精打采的,被人吸走精气神儿了?”

    傅寒笑笑,把人揽在怀里,轻佻地说:“除了你,还有谁能吸走我的精气神儿?”一手探进她外套里轻柔抚摸,暗示意味明显。

    罗柔脸红,打开他的手,暗骂一声:“色胚!”搂了他的脖子,在他耳边轻声道:“怎么着,要是我不来,你是不是今晚准备带个舞娘回去啊,嗯?”傅寒朝她吹了口烟,故意道:“哪儿来的舞娘,人是来卖酒的。”

    罗柔撇了撇嘴,说:“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今晚你们是叫了人过来跳艳舞助兴吧,低俗!”傅寒道:“男女不就那点儿事儿,能高雅到哪儿去?”算是间接承认了,又道:“再说我也没做什么啊,纯欣赏。”

    夜色最有名的就是二楼的舞厅歌唱演出,除歌手外,更是拥有风情各异的舞小姐。会所内更是请专人过来训练各种**艳舞,好以此给那些公子哥儿消遣。

    那个陈晨以前是舞蹈学院的,能在这儿上班也不是稀奇事。只不过,罗柔暗想,她是过来赚钱讨生活,还是和有些虚荣女人一样,希冀着在这销金窟内偶遇某位二代,飞上枝头变凤凰?

    又想起张玉林,不知道他是否知晓此事。虽然顾晚的调查说这两人只是普通的亲戚关系,可罗柔不认为一个八竿子打不着的远房亲戚值得张玉林将她送进上京大学,这太不寻常了。

    百无聊赖地坐了十来分钟,罗柔手机一直震个不停,打开一看全是新年祝福短信,要好的朋友已经回了祝福了,剩下的有许多都不认识,罗柔干脆每条都点开来看看,没一会儿就乐的不行,索性在沙发上舒适地躺了下来,脚踢了踢傅寒,说:“你一边儿玩儿去吧,我歇一会儿就走了。”

    有人直接称呼美女,有人叫罗大美人,还有的直接叫冷面女神,内容更不像是拜年,反倒是借祝福之名行表白之事。罗柔津津有味的看着,冷不丁某人直接压上来,问:“看什么呢,乐成这样?”

    罗柔把手机盖好,说:“哎哎,你别趁机侵犯我**。”一手还隔在他胸前,就是不让他看。自上次事后罗柔就发了狠,再不看他手机一眼,同时也不准傅寒碰自己的。如此一来倒弄得傅寒心痒痒的,偶尔趁她不在看她手机,总能看到各种表白和无数邀约,气得心肝肺冒火,却又拿她无可奈何。

    刘康康那边一直在喊傅寒过去打牌,罗柔推他,“去吧去吧,省的他们说我霸着你!”

    “你困了就在这儿睡会儿,一会儿我送你。”

    傅寒刚交代完起身,后侧一直躺着的人突然猛地坐了起来,指着墙上的液晶显示屏,激动地说:“啊啊啊,是雨巷啊,他今天登台?我要去二楼!”

    边穿鞋边招呼一旁候着的侍者,“去帮我买个花篮送到后台雨巷那儿,要最好的,记他账上。”伸手指指一旁惊愕的傅寒,见侍者还站着不动,不由催促道:“快去啊,记住,不用署名,把花送到就好。”侍者见她动怒,忙应声而去。

    刚才还懒洋洋地某人突然如此兴奋,反常即为妖,傅寒拉住她胳膊,下巴对着显示屏地方向微扬了扬,不爽地问:“这谁啊?”

    “他你都不知道?”罗柔没空搭理他,反倒是不远处正打球的宁陵润插了句话,慢悠悠道:“傅冰挖掘的创作型歌手,艺名叫雨巷,不仅能唱还挺有才,自己谱曲作词,在下面唱了一个月就被人看中拉去签了公司包装,听说要正式出道了,倒是不忘本,这时候还在这儿献唱。”

    又挤眉弄眼地调侃,“听说我这妹妹最喜欢他了,逢他上台,必定送花,是雨巷的头号狂热粉丝。”宁陵润是罗柔小姨顾桐和宁浩的儿子,两人是姨表兄妹,而他父亲宁浩又和傅寒的父亲傅华年是拜把兄弟,因此宁陵润和傅寒特别熟稔,交情不是一般的铁。

    傅寒只顾着听他说了,待反应过来时身旁之人早已如箭般冲了出去,暗骂一声,转头去看屏幕,此时镜头切近给了雨巷近景特写,果然是年轻俊朗,狂野的曲风引得场下观众尖声喝彩,这看脸的世界,难怪行情大好。

    哼,敢拿我的钱去包小白脸,活腻了你,傅寒表情阴测测的,一想到方才她竟给那人送花篮就不爽,听那口气不是第一次了,他居然丁点儿不知情,瞧他晚上怎么收拾她!

    小白脸更要赶出去,居然敢在他地盘勾引他的女人,真是不要命。

    宁陵润扛着球杆过来,拍拍他的肩膀,一脸兴味,道:“别怪哥们儿没提醒你,我这妹妹可是个宝,要是丢了,可是再抢不回来。”

    **

    罗柔坐在舞台远处,要了杯龙舌兰,浅酌享受。她虽未下舞池,但舞台上的歌者音色淳厚富有磁性,节奏欢快鲜明,让人不经意间就全身心地投入这场音乐盛宴。罗柔觉得他的歌声是一种神奇的吸引,天生散发着一种特殊的气息,让人过耳不忘。

    舞台上的雨巷隔空看向这里,并挥手示意。罗柔笑了笑,遥遥举杯。

    突然有人在肩膀上拍了一下,罗柔转头,待看清了来人,惊而转喜,道:“吓我一跳。”

    冯音怜在她身旁坐下,兴奋地道:“你怎么来啦?一个人?怎么不给我打电话,走,去我那桌,那边热闹。”说着就要拉人起身。

    罗柔顺着她所指方向看过去,隔着水晶帘隐约有一大帮人坐着,推辞道:“不了,我在这儿坐坐就好,”下巴朝前抬了抬,说:“主要是来看演出的,看完就上去了,我跟我哥一块儿来的,傅寒也在楼上。”

    “那可不成,既然来了就玩玩儿嘛,一会儿等雨巷唱完好像有节目,今儿这么特殊的日子肯定得狂欢,咱凑了热闹再走。”

    一曲毕,掌声雷动,谢幕后,有一男子走上台前,宣布接下来是狂舞时刻。话音刚落,乐队已奏起了欢快激昂的舞曲,众人欢呼不断,纷纷踏入舞池。

    罗柔和冯音怜相携步入舞池,变幻多姿的旋舞立时成为舞池焦点,身边围来众多异性,二人毫不在意,恣意旋转。

    轻云般慢移,旋风般疾转,颈的轻摇,肩的微颤,她苗条灵动的身形如此诱人,即便在灯红酒绿的舞池亦是惹人瞩目,美的不食人间烟火。

    灯光炫目,加上不胜酒力,罗柔微醺,她放纵自己沉浸在这欢乐的盛宴,一切的一切全都抛到脑后,她不愿醒来。

    一只手臂缠上腰间,劲道不似小怜,若搁往常,罗柔定要怒斥这大胆的登徒子,可此刻她却并未拒绝,只是跳舞而已,无关其他。

    灯光忽明忽暗,罗柔渐渐有些头目森然,大脑间断地眩晕,她意识到,自己真的醉了。

    整个人后仰在那人怀里,任由他带着自己舞动,罗柔惯性地随着节奏摇摆,再受不住那变幻灯光,索性闭上了眼睛。

    “贱人!”不远处坐在暗影里的陈殷殷咬牙切齿的骂了一句,就会放荡地勾引男人,一个个儿的,都为她神魂颠倒,低头看向紧攥的手机,屏幕上是情意绵绵地一对男女,男人怀里抱着女人,大手探进她丝袍……

    终有一日,终有一日,你定会折在我手里。

    **

    奏乐毕,舞步止,众人却仍在回味方才那一场欢愉。

    傅寒正在打牌,不经意地一瞥,竟看到罗柔闭眸微仰,唇角上扬的模样,她的身后,有一个男人紧紧环着她,神情宠溺地在她发顶温柔一吻……

    罗柔逃也似的离开了舞厅。

    居然是陆恺。罗柔有些懊恼,刚才看见小怜时就应该想到的,刘泽生一向和陆恺走的近的。想起刚才的画面,她摸着发烫的双颊,暗悔不已。

    昏昏沉沉地出了夜色,罗柔给傅寒打了个电话,说要先回家。

    “等着。”傅寒撂下这俩字儿就收了线。

    每逢年节,傅家有两大重点‘监视’对象,一是傅洌,二是傅寒。这兄弟俩一个赛一个会惹事。傅洌自结婚后收敛了许多,锦瑟和傅老太太放心不少。剩下傅寒,老太太怕他喝醉酒捅娄子,每年这一天都会嘱咐司机开车接送,无论多晚,定要把他送回傅宅锦苑。今天自然也不例外。

    罗柔刚出夜色时身上只穿了件薄薄的连衣裙,大衣忘在了包间,此时冷风一吹,昏沉的头脑倒有片刻清醒。

    待上了车又昏睡起来,傅寒跟她说话她也不怎么搭理,夜深了,她累了。

    一路无话。

    锦苑,老太太还没睡,看到孙子抱着罗柔进来,吃了一惊,道:“这是怎么了?你不是把她送回去了?”

    “喝多了,”傅寒知道老太太在担心什么,说:“您放心,明天一早就把她送回去。”

    老太太点了点头,看他抱着人上楼,又叫住他,低声道:“寒儿,你要节制些,别做坏了她的身子。”家宴时老太太就觉得罗柔气色不是很好,有些虚,又见两人如胶似漆,顿时明了,这才出声劝诫。

    **

    傅寒知道她一向爱干净,给她简单地冲洗一番,这才把人放到床上。

    待他洗了澡出来,罗柔正坐在床上,大眼迷蒙地看着他,说:“我要回家。”

    傅寒摸摸她的脸,不确定她醒没醒,说:“太晚了,明天我送你。”

    罗柔扑到他怀里,撒娇道:“奶奶会说我。”“不会,”傅寒轻抚着她的背,哄道:“我悄悄的,不让人发现。”

    手下是如玉般光滑的肌肤,傅寒一腔怒气无处发泄,她醉成这副样子,教训她也无济于事,又见她娇俏地偎在自己怀里,酥胸在宽大的衣袍里若隐若现,一时有些心猿意马,翻身把人压在身下。

    傅寒到底年轻,**又强,在床上似有无穷无尽的花样来弄她。罗柔大部分时候都顺着他,偶尔触犯她底线时却是抵死不肯,本就是玩儿的情趣,她既不肯,傅寒自然不强迫她,只是时日一长,难免有些意兴阑珊。

    此刻,她醉了。
(快捷键 ←)上一章:第23章 罗柔返回目录下一章:第25章 罗柔(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