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爱情小说 »合离最新章节列表 » 第25章 罗柔

第25章 罗柔

文/如花美眷  似水流年
合离 本章字数:8797 合离txt下载
推荐阅读:天罚神尊小小凡人修仙传网游之雷神降世官途网游之暴杀刺客网游之混迹虚实网游之混乱争霸超级兵王网游之幻想骑士凤殇神印王座特种教师无天魔躯天剑封魔
    六点多就叫醒她,两人打着哈欠穿衣,收拾妥当后赶忙朝罗家赶,天还未亮透,定来得及。

    “昨晚玩儿的开心么?”傅寒冷不丁地问。

    罗柔身子一僵,顿时心虚起来,不敢去看他,强自镇定道:“喝醉了。”

    牛头不对马嘴的一句话,傅寒冷哼一声,嘲讽地看向她,“别整天若有似无地展现魅力勾男人,陆家兄弟俩你最好别招惹。更别想有存备胎的心思,陆慎要是知道你这么吊着陆恺玩儿,他会做出什么来谁也不知道。”

    罗柔被他说中心思,一时有些恼羞成怒,她也是好面子的人,别说恋人了,哪怕是亲人这样指摘她也受不了,即使这指摘属实。

    当下硬邦邦地说:“我自己做的事自己承担,不用你操心。”

    你要不是我女人老子才懒得管你!傅寒这话在心里过了一圈,到底没能说出口,怒火憋的他心口不停起伏,又无处发泄,一脚踹在副驾座椅上,迁怒道:“老张,怎么这么慢?!”

    话音刚落,傅寒一头磕在车窗上。

    没等他再次发火,司机解释:“拐弯。”

    “拐弯你猛踩油门干嘛?!”傅寒没好气地说了一句,一手抚着被撞疼的后脑勺瞥了身旁人一眼,果然见她抿嘴偷笑,一时怒意更盛。

    他是不是过于自信了,总以为她一直追在后面,一颗心都吊在他身上就绝不会有别的心思,一心一意地爱慕着他。却忘了这个世界诱惑何其多,她又生成这副模样,要是有心,勾了她去也不是没可能……

    想到此,傅寒放软了声音,低声道:“我是为你好。”

    罗柔却不领情,淡淡的道:“交友自由,你无权干涉。”委屈涌上心头,他平日里和诸多女人打交道,公事私事,她虽生气却也从未拿到台面上讲,总觉得那样会伤了两人感情。而今他却因陆恺而大发雷霆,还是这样嘲讽的语气,多少让她有些心寒。

    “明天我要去陵城,这些天别来找我,没空出门。”罗柔觉得他们之间得冷一冷,好给彼此冷静的时间。

    傅寒皱眉,她明知道他也要去陵城,还说这样的话,分明是嫌了他。微微冷笑,正要开口,司机老张硬邦邦地说:“到了。”

    傅寒一口气憋回胸腔。

    **

    罗柔悄悄地上楼,没有被任何人发现。

    先去哥哥房间看了看,他正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呼呼大睡,罗柔见他连衣服都没脱就知道他昨天必定玩到很晚才回来,给他盖了盖被子,轻手轻脚的出去了。

    刚一开门就迎面遇上了家里的阿姨,“这么早就起来啦?”阿姨笑着说了一句,罗柔点了点头,她肯定以为自己是起床后来了哥哥方面,顿时松了一口气。

    不经意地一瞥,罗柔看到阿姨拿着的簸箕里竟是些碎玉石,玉雕美女的轮廓隐约可辨,心下一惊,薄怒染眉,冷声道:“怎么回事?”

    阿姨不防她突然变脸,一时有些诺诺,讪讪地解释:“刚才夫人让我去打扫房间,我进去的时候地上铺了一层碎玉,就扫了出来……”

    罗柔提着的心又放下,原来不是自己的那一座,上前拨了拨碎屑,疑惑地道:“好好的玉,怎么会摔碎了?”

    “是啊,新年第一天就摔碎了东西是有些不吉利,”阿姨显然想左了,反过来宽慰她,“不过也是岁岁平安呢,别放在心上。”又悄悄地道:“你也劝劝你妈妈,刚我看她的神情挺惋惜的,吩咐我打扫后就去了书房,心情不是很好。”

    “早知道昨晚我就去收拾了,省的今个儿一早影响心情。”阿姨有些懊恼。

    “是昨晚打碎的?”罗柔眉头攒的更紧。阿姨嗯了声,“挺响的一声,我当时想上楼看看,被你奶奶拦住了。当时还以为是瓷器,我天天去打扫,以往还从未见过屋里有摆过这玉像呢,想来是你妈妈刚从国外带回的,唉,可惜了。”

    阿姨没说的是,当时楼上还隐约传来争吵声,当时老太太还坐在客厅里呢,谁也不敢上楼。何况那争吵声只有一会儿,随后平静下来,众人都做无所事事样,当什么都没有发生,可那时候小柔已经回来了啊,怎会没听到?

    见她诧异的目光盯着自己,罗柔忙道:“大概是我在洗澡所以才没听到动静。”这才没穿帮。

    **

    正月里罗柔一直和母亲住在陵城外公家,这期间她和傅寒偶尔联系,只是从不见面,他自去会他的狐朋狗友,罗柔也有自己的小天地,两人似乎别着一口气,看谁先低头。

    这日傅寒打来电话,言辞中隐隐有着求和之意,罗柔得意之余不忘问他原因,熟料这厮竟说自己每晚欲\\\\\\\\\\\\\\\\火焚身,床榻冰凉,无比思念两人同枕而眠的日子,气得罗柔狂骂他一通,说:“难不成我对你来说就只是个暖床的?”

    傅寒不吭声,罗柔委屈地哽咽,说:“你根本不喜欢我,你只喜欢我的身体!高兴时就搂着我叫心肝宝贝儿,翻脸就嫌我碍你的眼。”末了又恨恨地骂一声,“混蛋!”

    这似嗔非嗔似怒非怒的语气总算搔到了傅寒的痒处,自恋爱以来,他俩还从未分开过这么久。平时联系两人都端着还好,谁也不肯犯贱先贴上。现在她这样的语气,他就受不了了,收线直奔顾家而去。

    和好如初。

    罗柔在学校的追求者依然甚多,且有越来越众的趋势,傅寒偶尔开车去接她,总会看到不少男人围着她转,因此除了上课之外,傅寒并不让她留在学校,生怕被人撬了墙角。

    两人一个工作,一个学习。傅寒接手傅氏以来,他的傅华年已逐步将权力下放给他,只待他站稳根基就顺利交班。傅寒白天公事忙,夜里私生活更忙,常常半夜才会到家。只是他虽爱玩儿,却绝不会在外留宿,无论多晚,只要罗柔在他的公寓,他就必定回去。

    罗柔也不是省油的灯,他玩儿的晚,她比他更晚,酒吧里火辣的热舞,钱柜邀一帮好友k歌,跟冯音怜一起参加各类派对,怎么疯狂怎么来。有一次傅寒凌晨两点跟人在酒吧喝酒,看到舞池里一女的身影特熟悉,仔细一瞧,可不就是罗柔,正跟冯音怜在那儿跳的带劲儿,顿时火冒三丈的把人拉出来,二话不说开车回家。

    没多久傅寒就改掉了这习惯,这丫头实在是太勾人,除非他在家,否则她可不会老老实实地待在家里。因此时日一长,傅寒夜里有了应酬就能推就推,再不熬夜。他那一群朋友惊讶之余又有些意料之中,见到罗柔时纷纷表示佩服,赞一声好手段,能把傅五少调/教成这般忠犬,当真厉害!

    **

    这天罗柔接到陆恺电话,对方邀她去他的生日派对。

    这两年来,因为傅寒介意,两人所见面的机会并不多。因欠他人情,罗柔反倒是不好再推辞,爽快地应了。

    等到了日子,陆恺亲自来接,车子一路疾驰。罗柔坐上了车才觉不对劲,微微诧异,问:“在哪儿摆宴?”陆恺笑了笑,答:“我家。”罗柔心里一紧,问:“那你父母在吗?”

    “我母亲在,她执意我邀亲朋到家里庆生,你别怕,没事的。”陆恺似是猜到了她在想什么,安慰她。

    罗柔听话话里话外都不曾提过自己的父亲,一时倒不好再问,只在心里暗道传言果真非虚,他父母感情不是很好,这两年接触下来,罗柔也甚少听他提起自己的父亲,大概父子关系也不是很好吧。

    一路上都在好奇,待到了陆宅门前,因有傅家锦苑的珠玉在前,罗柔没有对眼前的宏伟建筑有多惊叹,但感慨仍是有的,暗道陆家真当得起富甲一方这四个字,瞧这建筑的气势,满京城也找不出几个这么豪气的啊。

    陆恺的一众朋友早已到了,他领着罗柔进门,众人早围拢上来,正式开始。

    罗柔第一次见到陆恺的母亲徐荣茹,她对自己很客气,疏离的客气。罗柔仔细观察,发现她对每个人都这样,很有些冷淡的模样,倒也没怎么放在心上。

    只是,徐荣茹不苟言笑的模样很有些清肃,和这欢乐的气氛格格不入。罗柔觉得自从自己踏入了这房子便有一道目光焦灼在自己身上,待她回转视线那人却又收回,巧妙地不让她发现。

    “你就是罗柔?”陆恺把人介绍给母亲认识。

    徐荣茹目光犀利,眼风如刀,眼角平添的皱纹让她多了丝狠意,在她扫视之下,罗柔竟觉得有些狼狈,温温笑了笑,说:“伯母好,我是罗柔。”

    “罗祥彬是你什么人?”“是我爸爸。”徐荣茹沉吟半晌,末了挥一挥手,却是对小儿子道:“我乏了,上去歇了,你们好好玩儿。”

    陆恺怕她吃心,赶忙解释道:“我妈就这样,并不是对你有意见,你别往心里去。”罗柔听他这话说的奇怪,像是带女友第一次上门见家长被否决了一般,讨好地跟女友解释。因此只笑了笑,并不说话。

    一同离去的还有陆恺的大哥陆慎。他扶陆母上楼前朝罗柔看了一眼,就是那一眼让她反应过来,原来刚才一直打量自己的竟是他。

    这次见面不甚愉快。

    罗柔心宽,她和陆恺只是朋友,他的家人和她并没直接关系,因此受了冷落亦不曾生气,更不迁怒,对待陆恺一如当初。

    **

    晚上依偎在傅寒怀里,罗柔边看电影边道:“傅小五,你说,我到底要不要去上班啊。”

    傅寒一手捻着她小巧精致的耳垂,漫不经心地开口问:“想去哪儿?”“要说专业对口,肯定是投行更适合我,可我去面试时人力资源经理说会时不时地加班,我拿不定主意。”

    罗柔已经大三了,之所以在这个问题上这么犹豫完全是因为不想离开傅寒。“要是我去了,以后你工作我也工作,回来累成一滩泥,我肯定受不了得回家。”在一起几年了,两人都是十指不沾阳春水,大部分时间去餐厅,偶尔各回各家蹭饭,就连公寓里的清洁工作也是傅宅的佣人定期去做,两人都习惯了这样的生活,到时候下班累死了谁还有闲情逸致出去吃饭。

    傅寒给她顺着头发,沉吟半晌道:“不如你来傅氏,在我身边肯定不让你累着。”罗柔抬眼看他,惊喜道:“你肯吗?”傅寒纳闷,“为什么不肯?”

    双手环上他的脖子,罗柔娇笑道:“我还以为你会嫌我天天在你身边嫌烦呢。”又一脸兴味地道:“说说,你打算把我安排在哪个部门啊?”

    “公关部和人事部都行,你的意见呢?”傅寒知道她一向有打算,征询她的想法。罗柔想了想,道:“公关部吧,轻松一些,我在你这儿锻炼锻炼,回头还能接我妈妈的班,到时候她不知道该有多高兴。”

    顾榆手下经营着一家在业内极有名气的公关公司,她曾透露希望以后由女儿接权,罗柔却只一心想进傅氏,顾榆也不勉强,反正她还没毕业,多尝试尝试才会知道自己到底想干什么。

    罗柔去了傅氏倒是省去不少麻烦,学校有课时只用跟傅寒请假就好,不用看任何人的脸色。

    **

    这天上午大雨倾盆,罗柔上课被困在学校,一人待在宿舍无聊,自跑去找冯音怜玩儿。虽然就在同一层楼,罗柔还是锁了门,听说最近学校不太平,经常有人进来偷东西,小心一些总没错。

    傅寒打来电话时罗柔正和小怜还有一个女生杀的难解难分,敷衍地恩了两声,“我马上就回。”也不等那头说话就掐了线,继续专心致志□□。

    等回了宿舍,发现门锁开了还愣了愣,转而想到傅寒是有自己寝室的钥匙的,正要推门进去,里面却隐隐地传来说话声。

    门开了一条细缝,罗柔听到里面一柔柔的女声说:“上次谢谢你替我解围。”

    傅寒大概是没说话,因为罗柔根本没听到他的声音,又听那女声道:“等我赚够了钱就不会再去那儿上班了。”

    实在没耐心再听下去,罗柔推开门,站在那儿。

    屋里的陈晨一脸惊愕,见到她先是尴尬的笑了笑,随后赶忙解释,“因为天气不好,送水的没来,我那儿没水了,过来借杯水。”

    罗柔见她手里果然拿着茶杯,不吭声,气氛一度降至冰点。

    偏那陈晨还一副不知如何是好的表情看向傅寒,罗柔心头怒火更盛,语气很冲地道:“你给我出去。”

    陈晨惊也似的逃了,罗柔挥挥手,对一直站着的另一个人无力地说:“你也走。”

    傅寒皱眉,“她真的是来借水,你别多心。”罗柔冷笑一声,说:“我多什么心,我又有什么资格多心?!”自几年前罗柔知道陈晨在夜色跳舞时她就要求傅寒开除她,他却一直推脱不肯。那时她就直觉不妥,那是属于女人的特殊第六感,罗柔觉得陈晨是个威胁。

    听那语气,两人在夜色渊源不浅,罗柔此时却只觉无力,再怎么辛苦经营,不是你的,终究会被夺走。

    傅寒冷声,说:“又来了,你又准备跟我开火了是不是?我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做,这你都要疑心?”

    可是你的表情出卖了你,罗柔深深地注视着他,他自己大概没发现吧,刚才和陈晨在一起时,他的眸中有种别样地光彩,说明他喜欢和她待在一起。

    沉默着收拾东西,罗柔淡淡道:“走吧。”她不想和他在这儿吵架。

    “傅寒,如果有一天,你厌弃了我,请你一定要告诉我,我有自知之明。”罗柔倚在座椅上轻声说,此刻的她看起来煞是无神。傅寒心头一凛,伸手握住她的手。

    只是这一次,罗柔没再回握他。

    傅寒的心狠狠地揪了一下。

    **

    晚上回了家,不料又碰上不想见的人,陈殷殷也在呢,正和哥哥陪着老太太吃饭。

    罗柔借口身体不适,只和奶奶打了个招呼就上楼了。顾榆听到动静从书房出来,揽过女儿欢喜道:“宝贝儿终于回家啦,想吃什么,妈给你去做,出去也行,咱们娘俩儿好久没单独吃饭了。”

    “妈妈,只有您跟我一条心。”罗柔扑在母亲怀里,喃喃道。

    顾榆以为女儿看到下面的陈殷殷才觉得不舒心,哄她道:“你只当没看见好了,随你奶奶怎么对她。”又拎过手袋拉着女儿出门,只对老太太说出去逛逛,从始至终都没看向陈殷殷一眼。

    罗柔显然低估了陈殷殷的战斗力,这个女人就是要出现在她的生活中,让她不得安宁。

    更让人想不通的是,哥哥这次居然如此长情,中间倒是听说过他俩分手的消息,当时罗柔还拍手称快,舒心了好久。结果没几个月两人就又黏在一起,好的跟没事儿人似的,一年里总要分分合合那么几次,渐渐地,罗柔也见怪不怪了。

    初时因为她父亲落马的缘故罗老太太对陈殷殷有了成见,不成想哥哥的耳旁风如此厉害,竟劝得奶奶渐渐接纳了她,现在更是堂而皇之地进出罗家大门。

    只是陈殷殷想讨好顾榆却没那么简单,至今为止顾榆都没跟她坐在一起吃过饭,不是有应酬要出门就是身子不爽要休息,总之不愿和她接触。

    顾榆在外也有房产,母女两人一连数天不回家,只在外面乐的自在,权当散心。

    等到回了家,罗祥彬也出差回来了,罗柔在客厅看到张玉林,上前打招呼,“玉林叔,我爸爸回来啦?”

    张玉林的神情却又惊愕改为尴尬,他讪讪地道:“嗯,今早才到。”

    罗柔却没发现他的异常,“我去看看,是不是在书房呢?我都一个多月没见到他了……”

    转身准备上楼,罗柔脸上的笑意瞬间敛去,她皱眉问:“你怎么在这儿?”

    陈晨就站在中间楼梯上,嘴角含笑,一派温婉模样。

    **

    家里爆发罗柔记事以来的第一次大战。

    罗鹤不在,听说度假去了。

    妈妈很平静,爸爸很平静,奶奶很平静,歇斯底里地似乎只有罗柔自己。

    “谁能告诉我她究竟是谁?!”

    顾榆拉起女儿去卧室,亲口告诉女儿全部原委。

    末了,她轻抚女儿的面颊,说:“小柔,我要离婚。”语气坚定,下足决心。

    罗柔却尚未反应过来,她抓住母亲的手,呢喃道:“不,不会的,不会的,您和爸爸感情那么好,爸爸怎么会这么对你,不会的,不会的!”

    顾榆心疼地直掉眼泪,她揽住女儿的身子,一叠声地安抚道:“柔儿,你别这样,别这样……”

    二十多年前,顾榆为了所谓的爱情,不顾家里的强烈反对嫁给了她的大学恋人,一个踏实上进却又骨子里充斥自卑愚孝的凤凰男,顾榆心气儿高,断断不肯拿自己父母的钱财去喂那一家子白眼狼,她本以为自己能忍,结果在一家子十来口人到了陵城表示要长住时再忍不下去,连大门都没让进就找保安把人轰了出去,更利索地休了那个男人,这段婚姻不到一年就宣告结束,顾榆更是回家认错,求得父母原谅。

    此后很长一段时间顾榆都心灰意冷,拒绝周围所有异性的示好。直到一年后罗祥彬的出现,顾榆才慢慢地敞开心扉,重新相信爱情。

    当时的罗祥彬是外派到陵城的,一次朋友聚会时对顾榆一见钟情,随后展开柔情攻势,定要拿下美人不可。

    三十岁的男人正是最富有魅力的时候,更何况是罗祥彬这样多金又风流倜傥的成功男人。只是彼时的顾榆刚在感情上受过重创,罗祥彬又是上京有名的花花公子,对他始终态度冷淡,拒绝接受他的示爱。

    后来有朋友告诉顾榆,说是罗祥彬几年前离过婚,好像是因为他的母亲太强势,婆媳不和导致婚姻破裂,顾榆一听,更是把罗祥彬划为拒绝往来户,直言自己配不上,请他不要再做无谓的纠缠。

    罗祥彬是个有耐力的,谁也不曾想到他居然足足坚持了一年,无论顾榆怎样横眉冷目他都不肯放弃,顾榆这才渐渐被打动,两人开始交往。

    两人感情日渐稳定,罗祥彬提出结婚,顾榆不肯,闹分手。罗祥彬无奈,只能一直等下去。

    这一等就是四年,二十七岁那年,顾榆再婚。

    本以为幸福会如期而至,不曾想生活远远不是那般顺心遂意。

    **

    婚后第一年,顾榆产下一女,取名罗柔,夫妇俩对她煞是疼爱,顾榆更是觉得到了那刻方得圆满,誓要给女儿这世上最好的一切。

    女儿六个月时,罗祥彬有一次回家突然带回了个男孩子,顾榆惊讶,问其原委,他也没隐瞒,说是前妻刘阮的孩子,也是他的儿子。

    顾榆惊呆了,颤抖着唇问:“你们不是早就离婚了么?为什么……”罗祥彬叹气,说:“阿榆,你信我,事先我并不知情,她说是离婚那时候就有了。”

    “所以,你的意思是?”顾榆不想听他如何懊恼,她只想知道他想怎么解决。“她要再婚了,把孩子送了回来,”罗祥彬一直抽烟,末了,他说:“阿榆,我不能不养自己的孩子。”

    其时罗鹤高烧不退,家庭医生也束手无策,送到医院时人已经烧得有些糊涂了。后来虽然退了烧,可他却对以前的记忆模糊了,也不大认人。罗祥彬说:“阿榆,我会把他交给我妈抚养。”

    顾榆却只抱着女儿诱哄,不置可否。

    罗老太太也知道让儿媳抚养前妻的孩子实在是强人所难,因此二话不说就把孙子接走了,希望他们小两口的感情能恢复如初。

    可是感情一旦有了裂痕就再无法抚平。顾榆心伤难抑,她觉得自己刚从一个火坑跳出来转眼又栽进了深坑,这是这次,她再无法潇洒利落地抽身而去。因为她有了一个女儿,她那么漂亮,那么可爱,就像是一个落入凡间的天使。若是她独自抚养女儿,物质生活可以保证,可是精神上的呢?单亲家庭会让她的心灵受到伤害,她不能这么自私。

    更何况,那个女人如此咄咄相逼,顾榆又怎会让她称心如意?既然我苦受折磨,那么你也别想好过。不是想复婚么?慢慢想去吧!

    罗鹤年纪比罗柔大了几岁,对外只称是顾榆几年前生下的,一直养在国外。京城许多人都知道罗祥彬追这位陵城美人儿追了好几年,只以为那时二人并未结婚所以不便公开孩子的存在。因此并没人怀疑罗鹤的身份,他也得以免受流言蜚语的侵扰,快乐健康的长大。

    顾榆虽对这孩子不甚热络,更远远达不到待他犹如亲生的程度,但也从不曾亏待过他。因此罗鹤虽然知道母亲从小就偏疼妹妹,但奶奶也是更偏疼他,相比之下倒也不觉得不平衡。更何况他和妹妹感情极好,因而从不曾在这事上疑心。

    只是自此以后,顾榆再不像从前那般爱笑了,对罗祥彬也是淡淡的,她不曾大吵,也没有去闹,平静地接受了这一既定事实。甚至在罗鹤到了上小学的年纪丈夫提出要把他接回来时也不曾反对,她全部心力都扑在女儿身上,根本无暇顾及其他。

    罗祥彬显然是对女儿有所偏爱的,这偏爱或许是他本身宠爱女儿,或许是他对母女俩心怀愧疚想要加倍补偿,因此只要在家休息,手上必定是抱着女儿的。对此顾榆乐见之至,也不得不承认,他是一位好父亲,将女儿骄纵的无法无天。

    “您没想过,试着原谅父亲,恩爱如初吗?”罗柔本来一直沉默,听到这儿忍不住开口道。在她看来,这场变故中,父亲着实有些无辜,甚至于他一开始完全不知情,母亲当然可以迁怒,但既然决定不离婚,为什么不放手一搏争取后半生的幸福,在父亲低头示好时努力放下心结?

    “我努力过的!”顾榆声线突然拔高,有些激动,可转瞬就低沉下去,失神地道:“可后来的情况,跟我想象的不太一样……”

    罗柔警觉地问:“发生了什么?”顾榆却不愿多说,摇了摇头,淡淡地道:“都过去了,我不想再提。”罗柔见母亲语气虽平静,但眉目之间蕴着说不出的苦楚,心下大恸,哽咽地道:“妈妈,对不起,我知道你都是为了我……都是为了我……”

    “那陈晨是爸爸的……”罗柔终于把最大的疑惑问出口,若不是她的出现,家里应该还维持着表面的祥和。

    顾榆怔了怔,淡淡道:“她和你爸爸没有任何关系,她是刘阮的女儿。”刘阮是罗祥彬的前妻。

    “那爸爸为什么让张玉林对她处处照拂?”罗柔不解。顾榆嘲讽地道:“还能为什么,大概是有人托付了他不好推辞。”
(快捷键 ←)上一章:第24章 傅寒返回目录下一章:第26章 傅寒(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