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爱情小说 »合离最新章节列表 » 第41章 罗柔

第41章 罗柔

文/如花美眷  似水流年
合离 本章字数:4522 合离txt下载
推荐阅读:杀神剑道独尊求魔傲世九重天天才相师将夜斗破苍穹遮天黄金王座重生之温婉如果遇见下一秒的你医道官途杀手房东俏房客校园超级霸主
    罗柔只觉自己骨缝里都透着冷意,多么和谐的一家,若是再把那女人接来,就更完美了。

    转身就走。

    顾榆一个闪神拉她不及,赶忙跟着跑出去,又哪里追的上她,等到了跟前,她已经发动车子扬长而去。

    罗柔发现,自己竟无处可去,她看了看扔在副驾的行李包,不禁咧嘴笑了笑,这下可好,彻底不用回去了,那里再也不是她的家。

    手机响了,罗柔以为是母亲,拿过来一看,居然又是傅寒。她才开机没多久,他居然这么锲而不舍,事情总要说清楚的,她手一滑,接通了。

    猛地一打方向盘,罗柔把车停在了路旁,身后的那辆居然擦着她的车身过去,罗柔一惊,下意识地看向那车的车牌,它却已很快驶入滚滚车流,消失不见。

    “你在哪儿?”傅寒语气不善,一回到酒店就不见了人,敲门不应,打电话不接,问前台说是客人一早退了房,他有些怒不可遏,却又无处发泄,只能一遍又一遍的打她手机,心里早已积攒了半天的怒火。

    “国内。”罗柔简短的答。“为什么不提前说一声?”傅寒冷冷的问,对她的不辞而别相当不爽。罗柔也不生气,只淡淡的反问:“我们什么关系?我凭什么要告诉你我的行程?”

    她总知道如何以最快的时间激怒他,傅寒咬牙切齿的道:“好,好!”话毕就挂了电话。

    罗柔却并不生气,她仰躺在座椅上,默默看着窗外各色灯火,一时竟生出凄凉的错觉,她是真的无家可归了。

    北燕山有一间屋,是她前年生日时妈妈送的,钥匙也在车上,罗柔重新发动车,朝那儿去了。

    过了约一个小时,顾榆来了,把打包好的东西放在餐桌上,又把女儿喊了起来,让她先吃饭。

    “都是你最爱吃的,吃完再睡。”顾榆柔声道,并不提及方才的事。

    罗柔默默地坐了,吃了两口,垂眸道:“妈,告诉我你和那个男人的事,我想知道。”

    顾榆叹口气,说:“小柔,我和陆华运认识十几年了,起初,我们只是对对方有好感。那时候罗鹤刚进门,每天我除了照顾你,就再没有其他事可做,我也不喜那些阔太太的应酬,闲暇时就爱到你锦姨名下的那间画廊坐坐,就在那儿,我第一次见到了陆华运。”

    事实上,京城早有关于陆华运的传说。陆家几代富贵,可家世却不甚清白。陆华运娶了徐家长女徐荣茹后,更是如鱼得水,连一干权贵在他面前都不敢托大,许多人都说,陆徐两家联姻,再没人动的了陆家这块黑石。当年陵城一向低调的蒋友松垮了,天子脚下的陆华运都能屹立不倒,可见其手段。

    初初顾榆并不识他,只一次陆华运先一步离开后,画廊工作人员小声说话被她听见了,方才反应过来,他就是名震黑白两道的陆华运。

    “你大概不知道,在你之后,我曾经流过产,也正因此,当年你奶奶恨我入骨,她本以为,我会因为你不愿离婚,就此一生牵绊在罗家,更会生下这个孩子。其实那时我确是这么想的,我看你爸爸整日地讨好我,我一皱眉他就面浮忧色,一发火他更是小心翼翼,我心里已经原谅了他九分。”顾榆说到这儿,勾了勾唇,却是无尽心酸,“可是后来,我发现你爸爸和那个女人还有联系,偷偷让张玉林打听她的下落,我彻底死了心,再不要这段婚姻。”

    罗柔小声地问了一句:“是自然流产,还是……”“人为的,”顾榆很是坦然,她看了看女儿的脸,“我自己去的医院,打掉了。既然这段婚姻注定破裂,我情愿他不曾到来。”

    很快,罗祥彬知道了此事,两人大吵一架。顾榆直接把她找出的调查的刘阮照片甩在他脸上。罗祥彬说她遇到了麻烦,自己只是想帮帮她而已,顾榆嗤笑,怎肯相信,下定决心与他决裂。罗祥彬虽恨她自作主张,但内心也知道自己做错,因此除了懊悔亦再无别的话。

    倒是罗老太太,直道作孽,她的确重男轻女,可罗鹤毕竟不是顾榆所生,若是这个孩子平安降生,很可能是儿子儿媳关系缓和的根本,孰料儿子糊涂,竟再次因那女人搞得儿媳打胎,一时心灰意冷,再次离京。

    “爸爸知道你们的事吗?”罗柔静静地问。顾榆点了点头,说:“我和他从来都没有实质性的关系,以前更是连暧昧都不曾有,我知道他是陆华运后,更是避嫌。后来经常在画廊遇到,这才渐渐熟了。”

    沉默半晌,罗柔低声道:“他就那么好?值得您舍了现在的家?”顾榆苦笑,轻声道:“除了你,我还有什么?”阖了阖眼,又道:“至少,他愿意为了我,放弃所有的一切。”

    “他愿意,他老婆愿意么?”罗柔尖锐的指出这一点,想起那唯一一次的会面,徐荣茹狠厉的眼睛里一闪而逝的冷光,冷声问自己是罗祥彬的什么人,现在始知缘故。

    顾榆神情复杂,半晌才道:“岂止是她,你爸爸才难缠,我们是军婚,他不点头,我是离不了婚的。更何况,”看一眼女儿,又说:“妈不能不顾忌你,我可以一走了之,你又怎么办?”

    “妈妈,我知道,您都是为了我……”罗柔握住母亲的手,说了这么一句,又温婉地笑了笑,说:“您应该追求自己的幸福,我这么大的人了,能照顾好自己。”顾榆摇了摇头,叹气道:“并不只是为了这个,你不喜欢傅寒了吗?”

    罗柔敛了笑,自嘲的道:“傅家说不定已有了更好的联姻人选,未必会看的上我。”看母亲不解的模样,解释道:“罗家大概已不止我一个女儿了。”

    想起母亲方才的话,罗柔皱眉道:“妈,您刚才说爸爸找人查刘阮,这是怎么回事?”顾榆也不瞒着她,说:“你以为陈晨回来是要干什么,就是来找刘阮的。当年她嫁到国外几年,她那华裔丈夫一直对她家暴,后来回到京城精神很差,疯疯癫癫的不认人,刘家闭门谢客,没多久就全家搬迁,再不知下落。”

    “是家暴所致?”罗柔问,好奇那刘阮为什么不离婚。顾榆道:“我那时候发现你爸爸调查她,才知道原来是刘阮的丈夫偶然发现陈晨不是他的女儿,这才将她打的神经衰弱。”

    罗柔心想,怪不得她舍不得父亲,大概是离婚之后才晓得珍惜,再想挽回却已无法,却还执意生下父亲的孩子,若不是为了报复,大概是真爱了。只是下场着实有些凄惨,也难怪陈晨非要回京,原来不止为了她的身世,还为寻找她的母亲。

    “妈妈,你同情她吗?”罗柔小心翼翼的问。顾榆道:“不是同情,只是唏嘘而已,若不是她当年赌气离婚,也不会落得如此下场。刘家人应该只剩陈晨了,她外祖父母已过世,大概也没告诉她刘阮到底在哪儿,我想他们应该知道,只是不愿提起而已,怕影响了陈晨。”

    罗柔若有所思的点头,顾榆见她神色不似作伪,倒也不那么担心,只叮嘱她道:“近段时间,你不要再开车了,有事就让司机送你,我也放心些。”

    罗柔想起今晚擦车而过的瞬间,一时心有戚戚,点了点头。

    **

    过了些天,罗柔给顾晚打电话,问:“查的怎么样了?”顾晚嗯了一声,说:“东西我已经拿到了,真想不到,她一个女孩子居然这么歹毒。”罗柔笑了笑,并不说话。顾晚奇道:“难不成你早就知道她会找人……”罗柔打断她,“我只是猜测她会报复,并不曾想她会用这种方式。”

    “把东西发过去吧。”罗柔道,“小心些,让别人去做。”顾晚应了一声,又问:“为什么不直接发给你哥?他要是知道是那女人做下这事,绝对会让她死的很难看。”罗柔说:“直接交给他他未必不会怀疑,给了傅寒才会将他的怒气激到最大,你照我说的去做。”

    末了,罗柔又淡淡的道:“晚姐,你放心,答应你的事,我罗柔定会做到。”

    五月份的时候,论文终稿已经交上去了,晚上罗柔回宿舍收拾自己的东西,拎了东西上车,恰在宿舍门口碰到陈晨。

    陈晨拦住她的去路,说:“我有话对你说。”罗柔笑了,似笑非笑道:“这么巧,我也有话要跟你说,上车吧。”司机今天临时请假,罗柔倒没放在心上,自己开车过来。

    路上,陈晨有些惊疑地问:“你要带我去哪儿?”罗柔笑了笑,讥诮地睨着她,说:“怎么,怕我害你?不是要找你母亲么?我带你去。”陈晨一听就皱了眉,说:“你怎么知道?”罗柔哼了一声,并不回答。

    看了看前面的路,罗柔道:“前面就出京城了,你到底要干嘛?”罗柔幽幽道:“放心,我惜命的很,不会跟你同归于尽。”又淡淡的说:“她在临市的精神病院。”

    罗柔眼角余光瞄到后视镜,见有辆车始终不远不近地跟着,顿时勾了勾唇角,想起陈晨那时候在电话里对自己的威胁,嘲讽地道:“让你的人撤了吧,不然的话,我可不保证会做出什么。”陈晨却一脸迷茫神色,疑惑道:“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罗柔始觉不对,前方恰是路口,她正准备左拐,左侧车道却猛地冲上来一辆车,车灯居然开的远光,刺眼的光让她睁不开眼,罗柔下意识地往右打方向盘,却再次撞上一辆大卡,天旋地转中,无数玻璃碎屑迎面扑来,罗柔趴在地上,剧痛之下,她闭上了眼。

    **

    罗柔的车被撞飞出一个完整漂亮的1080度大回旋,横扫整个路口,当场报废。

    罗柔脑部受到严重震荡,肺出血水肿,昏迷指数到12,脑压飙到50,做过脑断层扫描后,因尚有脑水肿现象,被立即送到加护病房。

    醒来时看到母亲红肿的双眼,痛感袭遍全身,她想去摸头,又想捂着胸,右侧脸也**辣地疼,罗柔奋力地挤出一丝声,却又因氧气罩的阻隔减弱了一半,她低哑的问:“妈,陈晨……她死……了?”

    顾榆忙摇头,眼泪滚滚而落,哽咽着道:“没有,没有。”罗柔这才安心,头轻砸在枕头上,她看着头顶的天花板,眼泪顺着眼角滑落,喃喃地道:“幸好……幸好……”

    要是陈晨因为她死了,他会恨死她。

    “他……来了吗?爸爸和……哥呢?”罗柔哑声问,见母亲不出声,她干裂苍白的嘴唇翘了翘,说:“一定在……守着……她吧,他们都爱她……”

    “不是的,不是的,”顾榆忙安抚她,“你爸爸在外地,现正赶过来,你别多想。”母亲只提到爸爸,却绝口不提另外两个,罗柔瞬时明白了大半,她再不开口。

    护士正在一旁收拾药品,回头来正看到她眼泪横流的模样,顿时焦急道:“罗小姐您快别哭了,不然的话脸上的伤会感染的!”见那纱布已隐隐地被浸湿,她忙道:“我去找医生重新来上药。”

    罗柔这才想起车祸时迎面飞来的无数碎玻璃,最后她的脸,压在了那玻璃上……

    一手颤抖的抚上自己的右脸,罗柔虚无的眼神看着上空,她刚才的那几句话用尽了全部气力,此刻几乎只是用气在发声,喃喃的道:“妈,她毁了我的脸,她毁了我的脸……”

    作者有话要说:

    真是够了,各种毫无理由的指责和质问,看清楚了,说的是改主角栏好么,本文是以女主为视角来写的,就由原来的两个变成一个,行文至此会改主角?!还有那些叫嚣着作者破坏了你心中完美主角形象却不敢登陆只会在别人评论下回复的所谓读者,作者从未说过主角完美,第一次提当你是真心建议,第二次当你是真爱而不满,第三次直接当你来找骂。

    再没心情看评论区,明日不更。
(快捷键 ←)上一章:第40章 傅寒返回目录下一章:第42章 傅寒(快捷键 →)